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0章 安南世子
    nbsp; 满载而归,自然是令人感到喜悦。

    驾驾……

    虎妞那张肉墩墩的脸蛋都像是染了胭脂般,蛾眉轻轻地扬起,像模像样地做起了马夫。她朝着那匹黑马脆脆地喊了两声,马车缓缓地朝着雷州城而去。

    随着马车向前,她的眉间明显多了一抹兴奋,那双大眼睛亦是更明亮。她喜欢赶马车的感觉,喜欢风拍到在脸上。

    在走过那段山路后,便驶进了平坦的镇洋大道,这里的人流明显多了起来。

    这辆高大的马车是花映容送给虎妞的生辰礼物,原本就已经很是抢眼,现在更是令行人纷纷是顿足张望,看着虎妞赶马车的英姿。

    虎妞长得很有肉感,身穿着一套寻常的棉衣,衣服上还沾抓螃蟹所留下的泥土。整个身子的乡土气息很重,而她的举止又显得粗犷而萌呆,当真像是一个可爱的野丫头。

    吁……

    这一路上,有很多的马夫勒住马,让着虎妞的马车先过去。

    在当下的雷州城,没见过林晧然的人可能还会有很多,但不知道虎妞的人却是越来越少了。看着虎妞赶着马车过来,大多都选择礼让。

    这个礼让有着林阎王权威的原因,但亦蕴含着对虎妞的一种爱护,很多人是打心理喜欢这个正义感十足的可爱小女孩。

    坐在马车内的林晧然看着虎妞如此“胡闹”,早已经是对这个野丫头放弃治疗了,倒亦不担心自身的安全,正安心地坐在马车内闭目养神。

    在最初的时候,眼睛才刚刚闭起,他的脑海却是浮起了那张扣人心弦的绝美颜容,然后又是昨晚那个令他感到前所未有快乐的梦境。

    只是他的眼睛却猛地睁开,脸上涌现着一丝恼色。却不是要恼怒于谁,而是怪自己不争气,竟然被一个女人乱了心神。

    在这一世,他并不打算迷恋于女色,哪怕是花映容这种顶级尤物亦是不行。而他所要追逐的,则是这个时代的权力,譬如那高高在上的相权。

    当他再度闭起眼睛,果真将那蠢蠢欲动的心压抑住,认真思考着当下的难题。

    现在拦在他面前的,无疑就是盘踞于东京湾的红旗帮。这帮海盗一日不除,那他的开海就无法顺利施行,更别提他接下来的一项大计划了。

    只是在铲除红旗帮的路上,却是出现了一个新难题。据他最新得到的情报,廉州卫跟着红旗帮有着极深的瓜葛,甚至它是红旗帮的一把保护伞。

    而如今,红旗帮盘踞于龙门,那个地方出则是广阔的东京湾,退则是一大片的密林,甚至不需半日便可进入广西地界。

    且不说红旗帮的势大,帮众达数千之多,而想要一举围剿这帮红旗帮,唯有水陆并进,这才有机会将他们彻底剿灭。

    亦是如此,林晧然想要剿灭红旗帮,在倾力打造一支水上力量的同时,亦要将廉州卫争取过来,让他们充当陆路的攻坚力量。

    嗒嗒嗒……

    一阵急速的马蹄声传来,从他们的左侧快速穿过。

    “怎么回事?”

    林晧然的身体突然间往后仰,后脑勺重重地叩在车板上,让到他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与此同时,他听到外面虎妞大声喊着“你们站住,站住!”的声音。

    还没等到他弄清具体是怎么回事,不知虎妞对谁说了一声“你们看人有没有事”,话刚落,车速又是骤然加速,开启了飙车模式。

    “虎妞,慢点,慢点,你还要不要哥哥了?”林晧然一手捂着后脑勺,一手抓着扶把,对着外面的虎妞大声地问道。

    虎妞的声音亦是传来,但车速却没有下降,对着他解释道:“哥,刚才那些骑马的撞到路人了,我要抓住他们!”

    “你让铁捕头他们去追不行吗?”林晧然当即捏了一把汗,觉得这丫头蠢到家了,为什么事事都想着亲力亲为呢?

    虎妞的速度不减,给出了一个令人无法反驳的理由道:“哥,铁捕头他们还在后面呢?他们都没我快,当然是我去追了!”

    林晧然的手紧紧地抓着扶把,顿时是欲哭无泪,却不知道是责备铁捕头那帮人办事不力,还是夸赞这个丫头反应敏捷。

    好在,后面一阵马蹄声传来,铁捕头领着两名衙差拍马超过了他们的马车。毕竟马车纵使速度再快,实质不可能比得上轻骑。

    呼!

    林晧然从车窗看到一闪而过的铁捕头,悬着的心亦是放了下来。只是让他无奈的是,虎妞的赶车速度没降多少,仍然是快速都朝着雷州城而去。

    他有时真的不明白,这捉贼和伸张正义一点奖励都没有,为何这个丫头还会如此乐此不疲呢?

    出事地点到镇洋门大概一里路而已,只是他们赶到了城门口,纵马撞人的凶徒仍然没有被铁捕头等人拦下,便是径直到了镇中东街。

    “哥,我先去抓那个大坏蛋了!”

    虎妞到了街心口,便是勒马停车,将马绳交给了马夫。跟着林晧然打过招呼后,便是迈着小短腿,领着她的人风风火火地朝着联合酒楼那边抓拿凶徒了。

    林晧然揪开车帘,望着虎妞的小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雷州府衙,这里透露着一股威严,令到百姓不敢在这里逗留,门前常年都显得清闲。

    林晧然从马车走下来,先是望了一眼驶向西关的马车,然后才走向府衙的大门。他并没有朝内宅走去,而是走向了六房区域。

    虽然知府是最高长官,但通常只负责决策,而具体实行则要依靠六房。而想要掌握整个雷州府的局面,那首先就要掌控住六房,否则知府亦不过是空壳子罢了。

    其实知府这个层面还好点,毕竟经过了官场的磨练。像一些刚刚从圣贤书堆中走出来的知县,对具体的事务根本就一窍不通,权力被六房架空的情况亦是屡见不鲜。

    亦是如此,很多六房书吏欺上瞒下,恣意地捞取钱财,是一县之中最大的硕鼠。

    林晧然自然是不好糊弄,而糊弄他的人早已经被送进了牢房。现如今的六房,早已经被他梳理了一番,一些庸才亦被他踢掉了。

    工房的书吏正在忙碌着重修镇中东街的方案,看到林晧然走进来,都是吃惊地纷纷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站起来恭迎府尊大人。

    工房的头目叫丁顺,年过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