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9章 冤家路窄
    阴阳圩,这是属于平常百姓的“淘金”机会。

    只要你能够用竹子织出好东西,在这里并不愁没有销路。你完全可以将东西拿到阴阳圩上销售,可以借此换点钱补贴家用,这便成了一个人人都能够参与的圩市。

    杨老实打从爷爷那一代起,就用竹子编织着竹笠在阴阳圩中贩卖,成为了阴阳圩最典型的商贩子。每年亦是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从而为家庭增加一项副业收入。

    由于他编织的竹笠物美价廉,所以深使大家的喜爱,每年都得到很多的回头客,致使他的竹笠经常能够全部卖掉。

    跟着往年一样,他早早就在这里占了地方,还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子。倒不是担心下雨,毕竟下雨竹笠还会卖得更快,而是想给大家提供一下遮雨和遮阳的场所。

    他今年准备的竹笠很多,有着卖不完的风险。偏偏早上的生意很一般,不过中午才是最佳的交易时段,毕竟很多路远的人不会来得这么早,而路远的人购买往往会强烈很多。

    正在等着交易的时候,发现坡上的人群有些骚动。

    跟着往年不同,这里竟然出现了一支豪华的车队。对此,他亦是不由得多瞧了两眼,感觉到一种怪异,毕竟是鲜有的情况。

    虽然这阴阳圩的声名很大,但实质是在贫穷百姓间,很多富人并不屑于凑这个热闹。这里的竹制品之所以受欢迎,主要是他们卖得便宜,东西其实说不上多好,而富人通常不稀罕于这点便宜。

    不过,他亦是多瞧几眼罢了,毕竟那些跟他仿佛是不同世界的人。只要不是官差或地痞流氓前来收摊子费,哪怕是府尊大人亲至,亦跟他无关。

    “哥,这竹笠很结实哦!”

    没多会,一个身穿着淡蓝色襦裙的可爱小丫头来到棚子前拿起一顶小竹笠,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显得很是兴奋地道。

    这是一种很朴素的赞美,但落在杨老实耳中,却是最中肯的赞美。因为他编织的竹笠并不追求美观,而是追求经久耐用,不管多大的雨都不会有雨水渗到里面。

    林浩然对这种平平常常的竹笠并不感冒,上前一把将竹笠直接扣在虎妞的头上。却惊奇地发现这竹笠戴在这丫头身上,竟然煞是好看,让这野丫头有几分村娃风范。

    虎妞并不会嫌土气,兴致勃勃地对着小兔询问道:“小兔,这竹笠好不好看呢?”

    “戴在你的头上很好看!”小兔由衷地说道。

    虎妞很满意头上的竹笠,对着小兔等人道:“你们要不要也挑一顶!”

    “不要!”

    小兔、小猪和小狐意见很是统一,没有犹豫就摇头拒绝了,她们并不喜欢这种显得土气的竹笠帽,还是喜欢花姐姐送给她们的油纸伞。

    虎妞自然不会强求,将带子绑好后,仰起头望着林晧然问道:“哥,你要不要呀?”

    这竹笠土得掉渣不说,跟着他的身份明显不符,鄙夷地望着她道:“虎妞,你不觉得这跟你哥文雅的气质很不相符吗?”

    “跟气质有什么关系呀?喜欢就好了,我觉得你戴也很好看!”虎妞不以为然,挑了一顶竹笠道:“哥,这顶很结实,我给你买这顶!”

    说着,根本不理会林晧然同不同意,便仰头对着摊主杨老实脆声问道:“老伯,你这两顶竹笠一共要多少钱呀?”

    “我一般卖二十文一顶,但你那顶比较小,两顶就收你三十五文钱吧!”杨老实打量着这个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和蔼地笑道。

    林晧然深知这里的“竹市”能够兴起,很大程度是因为这里的摊主没有“房租”和“隐形商税”等负担,而摊主往往只是想用手艺补贴家用,所以有着极大的价格优势。

    只是听到摊主的报价,还是大出意外,远要比他想象的要便宜很多。要知道,江夫人那个女人弄了一个油纸伞作坊,单品售价就高达一两,甚至还有高得离谱的伞子。

    正在虎妞付钱的时候,几个年轻人来到摊前,却是让到铁柱几人当即就戒备起来。

    为首的年轻人脸上有一道刀疤,一看就非善类,他趾高气扬地指着堆放在棚子下面的竹笠问道:“你这竹笠多少钱一顶!价格合适的话,爷全部要了!”

    那棚子下面恐怕有二百顶竹笠,却不知道这是一个精明的倒爷,还是过来挑事的。

    “不管你要多少顶,我这都是二十文钱一顶,不二价!”杨老实憨厚地回答道。

    刀疤脸打量着那堆竹笠,眉头微微蹙起道:“你难道没听清楚我说什么吗?我是全部都要,十八文一顶卖不卖!”

    “二十文已经是最低了,这个价不卖!”杨老实摇头道。

    刀疤脸脸上涌起寒意,冷哼一声道:“真是榆林脑袋!你不卖拉倒,我到别家去!”

    林晧然看得出这个脸上带伤疤的年轻人是要欲擒故纵,假意要离开,其实心里恐怕是想着杨老实叫住他。只是他注定失望了,待他走了十余步,杨老实却仍然没叫住他的意思。

    他回头的时候,大概是发现林晧然亦是盯着他,刀疤脸冷哼一声,便真的领着人走向别处了。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扭头看到虎妞已经给过钱,却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微笑地询问道:“老汉,你是哪里人呢?”

    “我就是井尾坡的,我姓杨名实,但大家都叫我杨老实!”杨老实伸手充满老茧的手指着不远处的村子,露出憨厚的笑容道。

    林晧然顺着他指的地方望了一眼,然后打量着手中的竹笠,故作不解地道:“你的竹笠这般结实,用的带子又这么好,怕是赚不了几个钱吧?”

    “打我爷爷那一代起,就是这个价,现在确实是赚不得几个钱,搞得我儿子都不愿意跟我干这个。不过我家里还有十几亩水田,全家亦是饿不着!”杨老实倒着苦水,但旋即很是阔达地道。

    跟每个时代相似,官方货币总经历着一个贬值的过程。

    只是相对于那些被贬得一文不值的大明宝钞,大明的铜钱还算比较厚道,起码现在二千文铜钱还能换一两银子,贬值算不上太过于离谱。

    杨老实似乎对书生装扮的林晧然颇有好感,或者是将对虎妞的好感扩展到林晧然身上,又是补充着道:“虽然是赚得少,但我这用料和做工,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我可以保证,像我这么好又便宜的竹笠,在雷州府绝对是找不着第两家了!”

    林晧然又是检查了一下手中的竹笠,不由得微微点头同意这个说法,知道这确是个实诚的人,突然微笑地望着道:“杨老实,我们谈一笔买卖如何?”

    “什么买卖?”杨老实疑惑地问道。

    林晧然望着他纯朴的眼睛,微笑着说道:“我可以给你二十五文钱一顶,但我要二千顶,你可愿意?”

    “客官,你没有开玩笑吧?”杨老实的眼睛当即瞪起,有些难以置信地道。

    林晧然身上根本没带银两,将遮盖着虎妞脸蛋的竹笠揪高,对着这个东张西望的小丫头道:“你瞅哪呢?你的钱在哪!”

    “饭缸!”虎妞仰起肉墩墩的脸蛋,对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