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2章 升官不快乐
    nbsp; 时间回到颁旨的一幕,众官员正伏首跪着台阶上的太监,听着这个如同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大家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或是同情,或是怜悯地望向汪柏。

    陈公公看着这个毅然已经失势的布政使,眼睛亦是不遮掩地流露出不屑的神情,显得傲慢地说道:“汪大人,接旨吧!”

    “不,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圣上要我采购龙涎香,亦只有我才能帮他采购到龙涎香,他不可能舍弃我的!”汪柏的脑袋一阵嗡响,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连连摇着头,不肯选择这个残忍的事实。

    陈公公的脸色当即一寒,盯着他大声喝斥道:“大胆,你是要抗旨不成!”话刚落,后面的几名护卫当即露出杀机,恶狠狠地望向汪柏。

    汪柏看着恶脸相向的陈公公,这时亦发现失态了,只能是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双手接过了圣旨,含着泪叩谢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官员们亦是心情低落,特别是依附在汪柏身上的官员,这次无疑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虽然不至于会丢官回家,但权势无疑会被削弱,甚至很难再得到提拔。

    只是有人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却是顾不得考虑这些后果了。他趁着汪柏手捧着圣旨发呆,当即就迅速转身,偷偷地遛回大厅之中。

    待汪柏收拾好心情走进大厅的时候,却见这帮官员纷纷向他见礼离开。

    汪柏自然不会拦着,只是走到桌面,却是忍不住咆哮道:“一群小人!一群小人!”

    却见先前争先恐后属名的弹劾奏本,这时已经像是落进墨池一般,被涂得一片漆黑。除了他自己的名字之外,上面再无其他人的名字。

    官场的世态炎凉,大抵便是如此了。

    他先前风光之时,都争着跟他一起上书弹劾那小子,支持他杀鸡儆王钫那只猴。但如今失势了,却谁都不敢再得罪于王钫,哪怕明知此举会得罪于他。

    消息如同一道飓风般,迅速就传遍了整个广东官场,这无亚于一颗深海炸弹。

    权倾一时的布政使汪柏失去了皇上的恩宠,其巡海道一职被剥掉,连同采购龙涎香这种差事亦言明不再需要他来负责。

    现如今,汪柏虽然还保留着布政使的职务,但简直是拔了毛的凤凰,跟先前的权势早就不可同日而语。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家很快便是知道一个惊人的真相。

    在背后给汪柏使拌的人,不是猜想中的两广总督王钫,亦不是按察使丁以忠,而是被誉为“林雷公”的雷州知府林晧然。

    只是大家以为林晧然就此青云而上,接替汪柏帮圣上采购龙涎香的好差事,从而成为整个广东的一位大佬,但结果却让大家大跌眼镜。

    林晧然当天亦是收到圣旨,但却不是什么职务任命,而是要让林晧然上书自陈。

    关于林晧然在春节期间火烧百姓祖宅一事,在整个广州城已经不是秘密,特别汪柏一度是想要借这件事发难,更是搞得人尽皆知。

    “都是年轻气盛给闹的,怎么就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

    很多人当即就感到一阵惋惜,觉得林晧然实在是自毁前程。

    若是没有这件丑闻,林晧然凭着替圣上采办龙涎香的差事,三司衙门的长官亦会敬他三分。但是如今,恐怕是要功败垂成了。

    香山,濠镜。

    这里的硝烟早已经散去,恢复了繁华的景象,甚至比先前还要繁华。一箱箱货物从码头的甲板经过,运上停泊着的一艘大船上。

    纵观整个世界,大明的生产工艺在诸多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特别是纺织、瓷器和治金,都令其他国家望尘莫及。

    江浙和福建实行严格的海禁,此举反而肥了对外呈拥抱姿态的广东。这里的商品齐全,当真是应有尽有,足可以满足这些外商的一切需求。

    “让一让!”

    一支队伍浩浩荡荡而来,簇拥着几个轿子而来,前面的官差驱赶着挡路的民众或商贾。

    大家纷纷退让,同时注意着那个官轿。官轿在前面停下,一个身穿着四品官袍的年轻官员走了出来,惹得大家一阵艳羡。

    “那是谁啊?”

    “你不知道吗?他就是雷州知府兼广东市舶司的林雷公,亦有人暗地里骂他是林阎王!”

    ……

    周围的人当即是议论纷纷,朝着那边的林晧然指指点点的。这位在雷州城除恶霸、剿海盗,今又对佛郎机人痛下杀手,已经杀出了赫赫威名。

    至于为何是四品官服,而不再是五品官服呢?

    自从雷州府增辖吴川、电白两县后,按着纳税的标准,雷州府应该脱去“地府”的头衔,上升至上中下府的下府。

    只是这个事情,却离奇地一直拖着。

    但如今,朝廷却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一般,给雷州府升级,而雷州知府亦是得到了小实惠,品阶由正五品上升到从四品。

    不过,对于这次升官,林晧然却是高兴不起来。除了俸禄涨了一点,却没有任何好处,他的职务却没有丝毫变化。

    在大明为官,从来都不看品阶的高低,而是看职权的大小。像汪柏的从二品布政使一职,其实还比不上他那个正四品的巡海道。

    巡海道看似职权小,但由于兼着帮嘉靖采购龙涎香的职责,他就敢对其他二司大佬直接指手画脚,甚至连王钫的面子都敢不给。

    像广东都指挥使司的陈指挥使为何这次会帮林晧然,虽然有着王钫的指令,但还是他憎恨汪柏,先前采购龙涎香就被汪柏强夺去了一大笔军费。

    言归正传,林晧然这次看似升职,但实质跟没升没有太大区别,他还是雷州知府兼着广东市舶司提举。

    从其中的一抬轿子中,竟然走出了一个佛郎机人。

    此人衣着很是考究,采用的是上等丝绸,胡子打量得很整齐,明显有着蓄须的习惯,身材很是高瘦,鼻梁与眉骨高挺,眼睛深邃,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矜持微笑。

    西方的审美观或许能归为美男子,但在大明人看来,简直就是二指脸,比其他的佛郎机还是惹人注目。

    “林大人,谢谢你的款待!”鲍里诺显得彬彬有礼,朝着林晧然行礼道。

    “鲍里诺先生,您不用客气,我大明会永远向你敞开环抱!”林晧然的场相更好,亦是风度翩翩地微笑着回礼道。

    “在临行前,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你怎么知道我跟加莱内尔并不是同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