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2章 宴会中的意外
    nbsp; 广州城是岭南的经济中心,这里的商贸四通八达。

    陆路可直通湖广、江西和福建三省,沿着珠江流域而上则可到广西梧州,顺珠江而下则可入海远洋,地理位置极为优越。

    特别是福建的港口遭受倭寇重创,加上福建海禁政策收紧,这反而突显了广州城港口城市的优势,成为当下大明对外最为开放的窗口。

    亦是如此,这里渐渐会集了全国各地的精明商人,在这掘取着一桶桶的黄金,其中以闽商、江西商人和本地的粤商最为活跃。

    只是在二月这个极为平凡的日子里,他们却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去年夏天,他们就已经得知广东市舶司要重开的消息,朝廷亦是派人前来主持开海事宜。但重开的地点却是在数百里外的雷州府,对他们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亦是如此,他们都渐渐忘记了这件事,觉得重开的广东市舶司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一直没有丝毫动静的广东市舶司,却突然高调都在广州城亮相,广东市舶司提举林晧然设宴要邀请于他们。

    对于这种要收税的衙门,他们自然不会喜欢,隐隐觉得这次是来者不善。只是他们又不得不按时赴宴,毕竟这位是大明朝最有前途的新星,却不可轻易得罪于他。

    广东市舶司的衙门在撤掉之后,在废弃一段时间后,被布政司用于储存木料之用。重开市舶司的指令下达后,倒是将木料搬走了,但却留下一个败落的衙门。

    设宴的地点并不在广东市舶司衙门,而是在广东第一富商李云虎的宅子之中。

    李云虎家底原本就雄厚,是京城的三大书商之一。得益于《谈古论今》的销售火爆,创下单期高达二十多万册的奇迹,不仅让他成为整个大明的最大书商,更是坐实了粤商领头人的地位。

    他亦是刚刚赶回到广州城,虽然春节不能一家团聚,但对于清明节却不敢马虎,却是打算回来好好地拜祭一下祖宗。

    当然,这林晧然亦得拜上一拜。毕竟正是这人的提携,才让他赚得盆满钵满,让到书雅斋成为大明第一连锁书店。

    身穿着青色五品官袍的林晧然显得是意气风发,在李云虎和杨富贵等人的簇拥下,一并走出了花厅之中,径直来到首桌前。

    “提举大人!”

    “提举大人!”

    在林晧然出现的时候,在会厅的一众商贾纷纷起立,朝着恭敬地林晧然见礼。除去首桌,还有另外四张酒席,这时都坐满了人。

    “诸位请坐!”

    林晧然亦是朝着众人回礼,然后在首座坐了下去。

    随着他们入席,精美的菜肴亦是端了上来,而在前面的台子上,红色的帘子缓缓拉开,身穿着粤式服饰手持着红帕在那里款款而舞,助兴节目已然拉开序幕。

    只是很多人都无心于舞台之上,而中心点自然是在林晧然身上。

    “感谢林提举的盛情相邀,我等敬提举大人一杯!”杨富贵先是端着酒杯站起来,率先进行起哄,其他人亦是跟着进行敬酒。

    林晧然亦是站了起来,又遥遥对着其他四桌回礼道:“本提举奉旨回来重开广东市舶司,亦请诸位多加支持才是!”

    此话一出,倒是让气氛有些停滞,这精神支持还是可以的,但物质支持那就免谈了,而李云虎却是大声表态道:“提举大人无须客气!我李云虎能有今天,全拜大人所赐,需要我帮什么忙,您尽量吩咐便是!我若眨下眼,我就是龟孙子!”

    这些有些粗鄙的话,倒是表现出了这个小老头的性情。亦是让很多人意识到,这个林提举跟很多官员不同,不仅不是吸血鬼,而且还是一个散财童子。

    且不说李云虎借着《谈古论今》赚了多少银两,单是投靠于林晧然麾下的杨富贵等人,他们的财富亦是得到了迅猛的增长。

    却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时都是纷纷点头称是,表示配合着林晧然的工作。

    在敬酒之后,李去虎便是对着这首桌中的人物进行介绍道:“提举大人,这位是闽商的会长林荣华,跟你没准有些渊源呢!”

    林晧然知道,这个“会长”是名过其实,不过是在广州城的外地商人抱团取暖所推出来的代表,但脸上还保持着微笑地道:“久仰!却不知道林会长是福建那里人士!”

    “草民是福建莆田人,可不敢高攀提举大人!”林荣华显得不卑不亢,恭敬地回礼道。

    林晧然打量着他,不由得高看了几分。很显然,这是一个极为理智的人,知道自己是有所求,故而选择敬而远之。

    “这位是江西商帮的会长汪文辉,其身家恐怕很快就要超过我了!”李云虎又是介绍,但递给了林晧然一个眼色。

    “提举大人,莫要听他胡言!我不过是屡番不中,这才被迫做着瓷器买卖谋生,又怎敢跟李员外相提并论,以后还得大人多加提携才是!”汪文辉手持着画扇,显得熟络地拱手道。

    林晧然看着他偏于士子的装扮,只是身上并没有太多了儒雅之气,反得比一些暴发户更充满铜臭,只是不动声色地微笑道:“原来汪员外中得过功名?”

    “鄙人不才,虽考取生员的功名,但却不得寸进,故而被逼操此贱业!”汪文辉说得谦逊,但那“生员”两字咬得重,摆明有炫耀的意思。

    “这科举夺取功名不易!但诸位能够有些成就亦是不易,本提举对于诸位亦是存着敬佩之心!”林晧然借题发挥,举起酒杯站起来道:“来,共饮此杯!”

    在这个时代,商人的地位跟后世不可同日而语。很多商人到了衙门,亦是要比别人低上一头,致使一些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现如今,林晧然的这个举动,当即就令到一些人热泪盈眶。毕竟林晧然不是普通的官员,他是士林共认的文魁,大明朝最有前途的年轻官员。

    “这位是湖广商帮的副会长陈长寿!”在坐下之后,李云虎又是继续介绍道。

    陈长寿的皮肤黝黑,身体显得结实,只是穿得很朴素,头戴着一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