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0章 林晧然的獠牙
    nbsp; 王钫地位显赫,在两广地方官的眼中便是天。

    只是他心里却是明白,这马上就要任满三年。若是再无建树的话,别说在这个位置继续呆下去,极可能就要到南京养老了。

    在他的任期上,先是瑶民叛乱,后又是沿海倭患不断,今又是张链之流高举反旗。反观他在任上的所作所为,除去平叛瑶民还有几分功绩,其余两项却是平平无奇。

    特别是张琏这帮反贼已经成了气候,这条消息经由按察司上禀到朝廷,被朝廷所知悉。若是朝廷这时权衡他担任两广总督功绩的话,那绝对是下下等。

    至于他的去处,自然回不了北京了,定是到南京养老无疑。

    亦是如此,他现在最大的烦恼不是别的,正是这个突然声势浩大的张琏叛党。只有尽快将这伙叛党平息下去,他才能摆脱仕途的大危机。

    只是这粤东地区山高路险,毗邻着江西和福建两省,叛匪又已经达到了数万之众。若是要进行清剿,哪怕发动十万的军力前去,亦是要无功而返。

    看着面前这张地图,他隐隐有了一个似乎可行的清剿路线。但突然听到子弟的一声询问,便将他的思路瞬间打乱,致使他心里生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不过他亦是明白,现今的处境极是不妙,可能很快就得回南京养老,反倒需要依仗这些子弟,却不是任着性子胡来的时候。

    王钫转过身,压着用砖头敲死眼前这个子弟的冲动,保持着方才一副犯愁的模样,然后用平和的语气点头道:“是的!”

    “弟子有一策,或能为老师分忧!”刁来西没有察觉出王钫的怒火,一副眉飞色舞地拱手道。

    “哦,何策?”王钫亦是来了一点兴趣,但没有抱太高的希望,因为这个问题困扰他这么久,却仍然是一筹莫展。

    “弟子以为……可以对张琏进行招安!”刁来西先是顿了一下,然后眼睛充满着兴奋地说道。

    “招安?”王钫的眉头微蹙,这个计策是旧得不能再旧了,但狐疑地打量着自信满满的刁来西。

    “弟子有一个幕僚跟张琏恰好是发小,他对此事极有把握!”刁来西这才将底牌亮了出来,而在说这个话的时候,还示威性地朝着林晧然睥了一眼。

    林晧然看着他这般举动,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有多大把握?”王钫当即意动了,这无疑是最理想的解决方式。

    这种解决之道虽然有些软弱,但若能够促成这事,他当前的危机便是安危度过了。像胡宗宪对付徐海、汪直,都是采用了招安的计策,致使他浙直总督的位置如同是固若金汤。

    至于招安张琏会不会留下什么后患,那是下任继承者该头疼的事,他只要能度过当前难关即可。

    “我那位幕僚说了,起码有八成!”刁来西自信满满地说道。

    王钫是一个理性的人,先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之色,而是郑重地询问道:“那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想要让一个反贼头目归降,特别还是一个坐拥数万部众的头目,这里的代价自然不低,甚至是朝廷断然不会接受的代价。

    “三品武将加入一些财物!”刁来西微笑地说道。

    王钫听到这个条件,悬在心头上的石头当即落下来一般,脸上展露出笑容。只是正想要同意时,却发现林晧然站在一旁一直不吭声,便是随口和蔼地询问道:“若愚,你认为可好?”

    刁来西听着王钫询问于林晧然,虽然知道这其实是老师笼络人心的小手段,但还是不爽地睥了林晧然一眼。心里想着,能站在这里知晓这番大计已经是荣幸之至了,这小子哪还能有什么话说,自当是点头称赞了。

    林晧然的人生信条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看着刁来西骄傲的模样,却是感到一种不爽,便是朝着他微笑着询问道:“你这个幕僚索要了什么好处呢?”

    “我的幕僚乃正义之士,根本不贪名不图利,没有为自己提过任何条件!”刁来西的下巴微扬,当即就推举着他的幕僚道。

    “不贪名不图利,确实令人佩服!我怎么就没有这等好运气呢?”林晧然先是一副很羡慕的模样,然后又感叹地摇头道:“我遇上的幕僚,他们不是图前程,就是图钱财,要是让他们到贼窝里,非得要我将刀子架在他脖子才肯去呢!”

    “你这话什么意思?”刁来西的脸色微变,当即寒声地质问道。

    “我没别的意思,我这不是羡慕刁大人吗?”林晧然装着糊涂,接着又是询问道:“你的这位幕僚去见张琏不会空着手去吧?是带着钱财还是粮食……不会是给张琏送去粮食吧?我可是听说了,粤东那边去年地震了,当地的收成很不好,所以梅州的林朝晞、大埔的萧晚等贼头目才投奔于张琏。”

    只是几句话,当即就让到刁来西大汗淋漓,哪怕是他本人,亦是觉得那位积极性极高的新幕僚显得很是不妥。他偷偷睥了老师一眼,心里更是感到一种不安。

    王钫不是蠢人,方才只是病急才乱投医,这才差点就同意上当了。而如今,他亦是醒悟过来,这弟子的幕僚很可能,或者这个子弟就不安好心。

    林晧然微笑地看着这一切,心情亦是一阵大好。

    之所以笃定那位幕僚有问题,其实很是简单,他从一个“利”字分析问题。

    如今张琏坐拥着数万兵力,又据险而守,成为了真正的土皇帝。在没有朝廷的威胁,没有掐入于困境中,他怎么可能会轻意接受招安呢?

    特别他知道一些广东名人的生平,自然知晓这张琏的结局,故而断定这位幕僚肯定有些问题。

    王钫终究是官场的老油条,哪怕此时恨不得揪桌子,但亦能制止着自己,抬了抬手对着二人说道:“若愚、子谦,咱们过来坐着说话!”

    只是他话中的语气,还是透露出了对林晧然的亲切,而对刁来西则显得疏远。对于这一点,刁来西亦是看出来了,心里显得更是不安。

    茶送了上来,三人则是围桌而坐。

    林晧然注意着官场的礼节,等着王钫坐下,他会上前落座。

    只是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刁来西在看到王钫落座后,却是急着要在林晧然之前落座,从而确保他比林晧然更“尊贵的地位”。

    殊不知,是他过于肥胖,还是凳子有个问题。却见到那张圆凳子“咔嚓”一声,然后他整个人摔得四脚朝天,显得狼狈至极。

    扑哧!

    林晧然看到这里,差点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钫的脸色却是不好看,对这个子弟更是失望。原以为是个可塑之才,但几番接触下来,却是跟一个草包没多大区别。

    反观这个年轻的文魁君,表现着跟年纪不相符的精明。不仅是举止得当,而且行事显得谨慎,特别还颇有政治智慧,他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