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2章 倭寇
    十一月的雷州城,天气已经很冷。

    只是今年的雷州城跟以往不同,这座城如同冬日绽放的花朵,百姓则是辛勤的蜜蜂。经过将一个多月的努力,一条从雷州城镇洋门到雷州湾海岸的宽阔道路,已经初步扩建而成。

    几十个壮汉经过一番劳作,都聚到一个用芦苇搭建的蓬子前,正排着队领着午饭。

    午饭飘着诱人的香味,显得很是丰盛,除了雪白的大米饭,还有着猪肉和海鲜等菜肴。

    不论是普通的百姓,还是雷州卫的屯兵,对于这种丰盛的伙食都极为满足。跟着先前不着荤腥的粗米饭的徭役相比,这种待遇简直就是差若云泥。

    “段总旗,给!”

    一个皮肤黝黑的军丁盛好饭菜,讨好地递给一名总旗道。在这里服役的,除了周边的百姓,还有就是雷州卫的军户们。

    段大陆并没有客气,接过那个大饭碗盘坐在地上,夹起一块肥美的五花肉便塞进嘴里,扒着饭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人虽然不是魁梧的身形,但比一般人显得高大且结实,而他的眉目间透露着一股犀利,一看便知道是真正的狠厉角色。

    “段总旗,咱这知府还真是厚道人,天天都给我们大鱼大肉的!”一个小旗端着大饭碗过来,边吃边得意地说道。

    先前给段大陆送饭的军丁附和道:“对呀!这种日子比咱们以前收庄稼要强,比守在西城门亦要强,不过这路快要修好了呢!”

    “你还想一辈子修路不成?”小旗轻蔑地睥了军士一眼。

    “这有什么不好?”军丁扒着饭,不解地望着他反问道。

    “没出息!”小旗鄙夷地说了一句,然后扭头望向段大陆道:“段总旗,方才府台大人找你做什么?是不是咱再也不用受陈百户的鸟气,你要高升了?”

    段大陆抬头望向站远处的林晧然,却是悠悠地摇头道:“你别瞎说!这没有的事,我的军功根本不够,怎么可能升迁!”

    在大明朝,军户想要晋升,那就要砍人头,不然很难爬上去。特别大明建国近两百年,这世袭的指挥使都一大箩筐,没有赫赫战功便很难再上去了。

    “段总旗,你的军功怎么不够了?”那名军丁却是抗议,打抱不平地说道:“咱们雷州卫就你砍的人头最多,我看直接晋升千户都是绰绰有余!”

    “方才林府台告诉我!他让人到广东都司查了,我今年的军功已经给人冒领,所以我升任百户还不够资格!”段大陆苦涩地说道。

    “他奶奶的,是不是陈百户那孙子贪了你的军功?”那名军丁怒道。

    小旗是一个机灵人,摇着头说道:“这事恐怕不止他一个!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咱们普通军户的军功,都是上头或他们的亲信子侄领了去!”

    段大陆轻叹一声,心情显得很是郁闷。谁让他没有靠山,又没能投个好胎,哪怕受到了委屈,亦得默默地忍受着。

    对于如今大明的军队,他亦是知道问题所在。普通军丁拿着命拼来的是委屈,而那些关系户却惜命如金,亦难怪十几个倭人能够杀到南京城下。

    现在雷州卫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公平两字。若是无法保障杀首立功,或者拿人头换到足额的赏金,谁还会放着自家的老小不顾,傻傻地去拼命了?

    有人失意,便有人得意。

    在蓬子的不远处,原海康县主薄韦忠国身穿着正七品的官袍,已经成为了海康县的县丞兼代理知县。年过五旬的年纪代管一县,让他亦是极为满足。

    他前面正站着一位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身形如同松柏般挺直,以致他的身形微微地躬着。他心里有的是一种舒适,感觉正被一棵参天大树庇护着。

    之所以能够从主薄一举成为代理知县,他知道一切都拜这位府台大人所赐。而且他更明白,想要摘掉“代理”两字,更要依赖这位府台大人的恩典。

    在知道府台大人对这条道路的重视,他亦是天天地盯着,只希望不被这位大人挑出半点毛病来。

    林晧然看着这条可以并行三辆马车的大道,宽度倒让他满意,只是看着如同波浪起伏的道路,却是微微地摇了摇头。

    不过他亦是明白,这时代可没有机械作业,或是开凿隧道,或是将山丘移成平地。现在只能是顺着地势而建,如今这条道路绝对是达到优秀的标准。

    咦?

    林晧然这只是过来看看道路的修建情况,看着这里进展良好,便打算返回雷州城。只是正要离开之时,发现路的远方出现几个狼狈的身影。

    特别在看到他们之后,还加速着向这里跑来,隐隐预示着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却见一个年轻人跑到路前,被官差拦住后,却见他当即朝着韦国忠跪地嗑头道:“大人!请快去救救我们的乡亲,倭寇来了,倭寇来了!”

    韦国忠知道他根本无法作主,尴尬地望了林晧然一眼,却听到林晧然询问道:“你是哪个村的,倭寇大概有多少人?”

    “这位是府尊大人!”韦国忠看着年轻人有些困惑地望着林晧然,便拉着脸介绍林晧然道。

    “草民拜见府尊大人!小的是北河村人氏,倭寇从河口那边摸过来!我当时在北边种地,听到倭寇来了,我就先跑,但恐怕很多乡亲要落到那些倭寇手里了!”

    “你们怎么就没派个骑马的来报信呢?”韦知县当即埋怨道。

    “我逃跑的时候,听到南边有鸟铳的声响,不知是不是那些倭寇早安排人手伏击我们的人!”年轻人又是推测道。

    他心里亦是暗暗侥幸,按着以前的逃跑路线,肯定是从西村口的路前去南城门。只是想到这西城门的路几乎建好,所以才往着这边逃来。

    林晧然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看着他筋疲力尽的模样,知道他确实是拼着命在逃。只是那些体质比他弱的人,恐怕还落在半路上。

    “府台大人,他们会不会就是徐闻县那伙倭寇?”韦知县忧心忡忡地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