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9章 雷公之名
    啪!

    衙差当真没有客气,抡起那根长杖就砸了下去。由于长杖是毛竹材质,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在这个公堂中清脆地响起。

    这个声响传到堂下的百姓耳中,却没有同情,有的只是解恨。这位刁公子做了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竟然还想他爹帮他只手遮天,当真可恶至极。

    只是才打了三下,结果只能是戛然而止了。

    “我招!我招了!呜呜……”

    刁潮生本是细皮嫩肉的公子哥,这顿皮肉之苦已经超过了他能承受的限值。在知道他爹无法为他只手遮天,不能让他脱罪的时候,亦是老实地选择招供了。

    刁潮生和曹秀生在广州府相识,关系其实亦是一般,直到回到吴川城看到王氏的美色,他才千方百计地结交刚刚落榜的曹秀才。

    在轻信旁人说起王氏水性扬花,他当即设计灌醉曹秀才,便前往曹家将王氏给玷污了。

    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但他却没有想到,王氏的性情如此的刚烈,竟然选择投井自尽了,这着实让他感到很害怕。

    不过后来事情的发展,却将他摘得干干净净。宿醉归家的曹秀才成为最大的嫌疑人,最终更被他爹屈打成招,成为了杀害王氏的凶手。

    “完了!”

    刁南听着他儿子的这些供词,失魂落魄地瘫坐在椅子上,嘴里喃喃自语地道。

    他很想阻止眼前的一切,但发现根本无能为力。虽然他的官品高于这个年轻知府,且对雷州府的司法有监督之权,但却一点劲都使不出来。

    他手里根本就没有能令对方感到忌惮的东西,而这人偏偏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跟他一样沉迷于官场,这人怎么可能会放弃踩他上位的机会呢?

    要知道,电白县和吴川县归到雷州府管辖,雷州知府就该由五品升格为从四品,这事一直这么拖着,其实就缺少一个契机罢了。

    咳!

    林晧然看着书吏将供状记好,便是轻咳了一声,并朝他使了一个眼色,要他将状纸送到刁潮生的面前签字画押。

    有了刁潮生的供词和这份遗书,他不仅捏住了刁潮生的小命,更无惧于分巡道刁南。只要将事情捅到刑部,这对父子就必死无疑。

    虽然刁南未必会入罪,但在这起案件中却犯下过错,亦有包庇他儿子之嫌。不管如何,他要么丢掉乌纱帽,要么被调任闲职,仕途必然至此为止。

    跟着后世相似,有污点的官员将会退居二线,不再是官场的弄潮儿。

    “爹!”

    刁潮生手持着毛笔,亦是知道这事的严重后果,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求助地望向老爹。

    “林知府,可否借一步说话!”

    刁南更是清楚这事的严重后果,没有了先前的威风凛凛,这时流露着一丝哀求地望向林晧然。

    现在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哪怕是要倾家荡产,以后要惟林晧然马首是瞻,他亦要救下儿子,更不想退出官场的大舞台。

    “天理昭昭,岂能徇私枉法?”

    “林大人,请为贞妇王氏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