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7章 隐忍与鼓声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大人开恩,请让张氏候保出狱!”

    ……

    堂下的百姓呼啦地跪倒一大片,纷纷为着张敏求情。

    这时代的百姓总体还是善良的,心里亦有着一把称。一个如此真心待自己婆婆的妇人,怎么会是毒害自己丈夫的凶手呢?如今张氏已经身怀六甲,亦不好再呆在牢房那种地方。

    不说是堂下的百姓,连同堂上的衙役们都用请求的目光望向林晧然,心里都偏向于孕妇张敏,而不是那个好赌的仵作沈五。

    林晧然看着堂下跪拜的黑乎乎人群,亦是有些动容。

    这雷州府或许是一个罪恶横行的地方,甚至他还没上任就遇到两起惊天大案,但百姓总体还是纯朴的,都怀着一颗善良的心。

    咦?

    林晧然正要有所决断,只是目光望向远处,整个人顿时一愣。

    因为在人群的外围处,有一个鹤立鸡群的窈窕身影。那美妇人蒙着面纱,但体态婀娜多姿,身穿着一件锦绣长裙,肩披蓝色的翠水薄烟砂,成熟诱人的身段有一种高雅的气质,一双经过修饰而透露威严的长眉,跟着江夫人极为相似。

    咳!

    孙吉祥看着林晧然突然间失神,以为他是拿不住主意,便是轻咳一声,并朝着他点了点头。

    “按正常程序,本应该将疑凶张敏收监,但念及其有孕在身,可以候保出狱,退……!”林晧然回过神便朗声宣布,然后扬起惊堂木想要退堂。

    却是这时,堂下一个声音打断道:“大人,民妇觉得这毒妇可能是谎称有孕,别给她有机潜逃了,请安排太夫再查验!”

    啪!

    林晧然再三被人打断,心里仍着窝着火气,惊堂木趁势猛敲,冲着堂下的刘三妹怒道:“本官断案,岂容你这个妇人指使!来人,给本官掌嘴!”

    话刚落,两名衙差就向着那个多嘴的妇人走去,其中一个衙差将她擒住,另一个衙差用一尺长一寸宽的小板子猛抽。

    仅是“啪啪”两下,嘴巴就被打得像两根香肠,痛得刘三妹呜呜哽咽道:“别打了,民妇错了!”,只是衙差并不留情,又补上了八下。

    对于刘三妹的遭遇,大家却是没有同情,甚至算是大快人心。

    这个女人眼里根本没有是非黑白,一心只惦记着那点家财。如今知府大人都同意她嫂子回家养胎了,她却还想要多生枝节,竟然提议让丈夫复诊。

    林晧然握起惊堂木,看着虎妞似乎要出言,便是瞪了虎妞一眼,虎妞目光幽怨地撅起嘴巴,“啪”地一声,沉声道:“退堂!”

    虽然没有达到无罪释放的结果,但张敏亦是喜极而泣,又跟着瞎老太抱在一起痛哭。

    堂下的百姓看到想要的结果,显是很高兴,很多人直呼林晧然是个青天大老爷。

    或许是以前的知府太操蛋了,如今在他们的心里面,青天大老爷的标准已经降得很低,只要不作恶、听取民愿即可。

    “娘,这次多亏虎妞,是她帮媳妇申冤的!”张敏又拉着瞎老大,介绍虎妞道。

    “多谢小恩公,你是我家的大恩人!”瞎老太亦是感谢道。

    “哎呀,你不用多谢我,我都没做什么!”虎妞却是不居功,脆声地说道。

    退堂后,林晧然穿过恭寅门,向着后宅的方向而去。

    这起案件自然还不能算是结束,得让府里的仵作重新检验尸身。若证实刘兴死于蛇毒,那自然就能成功翻案,若证实刘兴死于砒霜,那张敏还得抓回来。

    “师爷,本官的表现如何?”林晧然的心情显得不错,对孙吉祥微笑着问道。

    “极好,大人当真是奇才!”孙吉祥跟在身后,竖起大拇指称赞道。

    林晧然回头睥了他一眼,哑然失笑道:“亏我一直觉得你不是拍马屁的人,没想到你也不能免俗啊!”

    “非也,我还真是有感而发。大人的才华自不必说,先前在翰林院修检厅创刊,如今的审案张驰有度、揭穿宋三的小把戏,这足见大人的能力非一般人所比拟!”孙吉祥由衷地感慨道。

    林晧然听到孙吉祥的这番话,虽然知道有故意讨好自己的意思,但心里仍旧如同吃了蜜一般,对自己的审案能力亦进行了自我肯定。

    在没有上堂前,他一直都是患得患失,毕竟从没有审理过案件。只是往着堂上一坐,又有官威加持,他突然发现审案远没有想象中复杂。

    这刚回到签押房,茶还没喝上两口,主薄韦忠国便前来求见。

    林晧然放下茶盏,在里屋接见了韦主薄。

    韦主薄是举人出身,如今又将近六旬,在官场明显没有什么人脉。若没有机遇的话,恐怕熬到死,都未必能当知县。

    林晧然亦是看出了这一点,知道这人必定想抱他的大腿,而这种人亦难生二心。只是他得先观察这人的能力,不能捧一个庸才上位。

    “下官韦忠国拜见府尊大人!”韦主薄恭敬地行礼,显得很是恭卑。

    林晧然微微点了点头,注意到他额头处有道伤痕,不由得直接询问道:“韦主薄,请坐,你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下官不小心嗑到的,不碍事!”韦主薄讪讪地摸了摸伤痕,然后便组织语言道:“府尊大人,下官听从您的指导,今日前去重整鱼市,但我们受到了一点阻碍!”

    “什么阻碍?”林晧然端起茶盏,眉头微蹙道。

    “一帮人阻止我们的人进入鱼市,还发生了一点冲突!”韦主薄低声说着,还小心地观察林晧然的反应。

    林晧然轻啐一口茶水,眼睛闪过一抹不满道:“你们是官差,这事还用我教你怎么做吗?”

    说实在的,他对乔主薄有几分失望。对付地痞流氓,那就要比他们更硬气,若是选择退缩的话,反而助涨了对方的嚣张气馁。

    “我原本是打算将他们捉回来的,但有一帮卫所的士兵在帮着他们,其中还有一名百户,所以我……才回来询问大人您的意思!”乔主薄亦感受到林晧然的不满,便老实地说出缘由。

    林晧然的眉头当即蹙起,在粤西这辽阔的土地上,大祖时期便设置了神电卫,而神电卫在沿海各处又添置下属卫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