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犯讳
    静室中,身穿素白道袍的嘉靖盘坐在八卦蒲团上,面容略微凝重,静望着地上那精巧的黄金棺,眼睛透露着一丝哀痛。

    在这精巧的黄金棺中,静静地躺着一只赤色的兔子,兔子已经失去了生机,那双乌黑晶莹的眼睛紧紧地闭合了。

    嘉靖喜欢祥瑞,所以下面的官员都纷纷投其所好,从天下物色各种祥瑞进献到宫里,而他亦在西苑修建了一个灵兽园。

    麟凤五灵,王者之嘉瑞也。祥瑞五等,赤兔上瑞。这只赤兔很是温顺,故而嘉靖常让人抱来寝宫中,亦是产生了些许感情。

    但世事难测,今天却传来了噩耗,他所喜欢的赤兔死了。

    正在修玄的嘉靖亦是愣了半天,先是为着兔子的死感到难过,进而修道之心微微发生了动摇。这最喜欢的祥瑞已经归西,是否是上天的暗示?

    黄锦一直在静室侍候着嘉靖,看着他的样子亦很担忧,爬着过来轻声地说道:“主子,奴才求您了,先去用午膳吧?”

    嘉靖仿佛未有所闻般,待沉寂片刻,然后才淡淡地吐了三个字:“朕不饿!”

    声音低沉,还有些沙哑,更带着几分的萧索,反映着他此刻的落寂的心境。

    “主子,您早上只吃了几口斋菜,到现在都滴水未进。您不为龙体着想,亦要为江山社稷/为天下黎民着想,您就去用午膳吧!”黄锦眼睛呛着泪水,仿佛嘉靖这样下去可能会命不久矣般。

    嘉靖的眼睛微微闭上,不容置疑地吐了三个字:“朕不饿!”

    声音仍然低沉/沙哑,吐字更显得清晰,但却没有带着一丝感情波动。

    哎!

    黄锦听到嘉靖这三个字,便知道已经不能再继续劝下去了。

    圣上有时就像是一个倔强的孩子,而且动不动就会大动肝火,需要时刻遵循他的愿意,更要能领悟他真正的愿意,是天下间最难服侍的皇上。

    檀香袅袅,整个静室弥漫着一股清香。

    黄锦又呆了一会,这才缓缓地离开静室,来到外厅处,抬头望着外面的天色已对将近黄昏,脸上露出几分惆怅。

    咬了咬牙,便吩咐冯保到御膳房弄些斋菜过来。冯保当即领命,急匆匆地往着门外走去,若说嘉靖是黄锦的主子,那黄锦则是他的主子。

    正想要回去继续等候圣上,结果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进来汇报,说是吴尚书求见,

    黄锦的眉头微蹙,若是冯保定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这朝廷的礼部和吏部尚书都姓吴,所以吴尚书便是有两位,所以根本不知道指的是哪位尚书。

    在得知是礼部吴山求见后,他便亲自迎了出去,对着吴山便露出愁容道:“万岁爷早上至今滴水未进,吴大人若没有什么急事的话,咱家建议就别叨扰万岁爷了。”

    却不是要阻扰吴山,而是黄锦的一番好意,算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却亦不是什么紧要事,《谈古论今》第二期已经出了样本,下官想请圣上进行审阅!”吴山刚从翰林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