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7章 史书
    在严蒿告退后,床前的那面厚厚的纱幔被两名宫女拉了起来,这里显得空旷而敞亮。

    身穿道袍的嘉靖端坐在长案前,阅览着陆柄呈上来的一大叠情报,了解着全国各地的动态。锦衣卫所遍布全国,每日收集的情报数以万计,他自然是看不过来。

    故而,锦衣卫所的长官亦要进行小幅度筛选,汇集到陆柄手里再进行大幅度筛选,然后以轻重缓急进行排序呈到这里。

    放在俺答集结于边境的情报之后,便是江浙那边的动静,亦是他最为关心的事情。浙直总督胡宗宪跟汪直进行第二次会面,继续推进着招安的事宜。

    如果有得选择,他自然是希望能将这帮贼子直接灭杀干净,哪会跟这帮贼子谈什么条件。只是他却是明白,现在的国库空虚,招安才是最好的结果,最为符合大明的利益。

    只是他亦有所忧,若是开了这条先例,那些贼子会不会认为朝廷是软弱无能,从而反而变得更加猖獗,让东南永无安宁之日?陷入更被动的局面?

    在他心里,北边是一块心病,而东南却是一块更大的心病。

    北边倒还好一些,俺答看中的是大明的财物,这抢完就会策马离开。但东南却不一样,他们若真是做大,没准会有将他朱家取而代之的野心。

    正是如此,他一方面希望东南那边能少消耗一些军资,能够成功将汪直进行招安;一方面却又担心那些贼子举起反旗,效仿太祖的行径,占据留都南京为王。

    忙碌,亦是他生活的一部分。

    还没将手头上的情报看完,内阁便送来奏章。直浙总督吴宪宗的奏本排在第一位,却是奉请朝廷重开市舶司,以满足汪直接受招安的条件。

    内阁似乎出现了争执,票据的意见却是“请廷臣集议”。

    嘉靖顿时一阵头疼,很想驳回这个意见,不想看到群臣在殿内吵吵闹闹的场景。只是考虑片刻,他还是选择同意了这个方案。

    对重开市舶司的争端,其实从他关停之日起,几乎就没有停歇过。如今吴宗宪这道奏章传出去,必然又揪起轩然大波。

    既然两派要争执,倒不如让他们一次争吵个够,而他亦看看能不能争出一些新意。

    但在他心里深处,其实是不想重开市舶司。这里存在的变数太大了,若是事情往坏处发展,甚至可能危及大明的根基。

    直到今日,他都能想起被徐阶推举为状元的严东海那篇五开市舶司的策论,那时他是如何的气急攻心。亦是在那一刻,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不过他却是明白,这个态度现在还不能表露出来,要让下面的群臣认为他是个能听取各方意见的君主。

    中午,他移驾嘉明殿享用御膳,回来便感到了乏意。

    他有睡午觉的习惯,这跟着孔孟之道截然相背而行。据《论语·公冶长》记载:“宰予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于予与何诛?”

    宰予就是睡了一个午觉,结果被吵得狗血淋头。

    只是嘉靖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