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欢与悲(加更)
    宴会的地点在潘仙酒楼,潘仙诗会的举办地。

    宋提学大人除了邀请四十名生员,还有教育体系的官员相陪,以及高州城的名望长者。位置安排跟诗会相似,宋提学大人等人在左,而四十名生员居右。

    宋提学显得很得和气,对这四十名生员仿佛都极是顺眼,包括那人被他点为案首的林晧然,甚至还特意说了些勉励的话。

    只是大家很是意外,在这个宴会中多了一个小身影,那个小女孩扶着筷子,品尝着案上的不同佳肴。时而皱眉,时而展眉,但都会咽到肚子里。

    林晧然仅是将这次当成了普通的宴会,虎妞说想要过来,他便带着她过来见见世面。只要这丫头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像昨天她说家里需要一辆马车,那他便是豪气地挥手,花了二百两买下了一辆漂亮的马车,成为这个时代的有车一族。

    只是在众人品尝着佳肴的时候,有人却在病床呻吟。

    陈学正?

    躺在病床上的江月白终于打听到了消息,原来是陈学正为着林晧然强出头,是他跟着宋提学拍了桌子,事情才发生了变故。

    在明朝的官场中,并没有太强烈的上下级关系。海瑞是怎么出名的,还不是见上官不拜,结果“海笔架”不仅没受到打压,反而从教渝升到了知县。

    只是他却不明白,这货啥时有这么强烈的正义感了。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呆子,竟然敢扬言要参宋提学大人,难道这是一个傻蛋不成?

    江月白对陈学正亦是恨得咬牙切齿,突然又是对床边的书童问道:“唐知府呢?有没有将那个呆子给捉起来!”

    “这……没有!”书童犹豫了一下,老实地摇头道。

    江月白刚欲发怒,结果疼得他直咧嘴,伸手却不敢碰腮帮。

    书童知道他是想要问原因,当即苦涩地说道:“唐知府说,这构不成犯罪!你……你当时确实是在妖言惑众!”

    “我……怎么妖言惑众了?”江月白听到这话,当即就要暴走,不过又是扯到了嘴,这次疼得他的眼泪都要飙出来。

    书童同情地望着他,无奈地说道:“林晧然名列榜首,你当时说他是要落榜的……所以确实是在妖言惑众了!”

    咯咯!

    江月白咬得牙齿咯咯作响,看来这一顿揍真的是白挨了,这让他极是不甘心,良久又是问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高升赌坊的孙掌柜在门外等候多时了!”书童又是犹豫了一下,指着门外说道。

    “他来做什么?”江月白脸上一寒,当即不悦地问道。

    书童望着他,吞吞吐吐地说道:“高升赌坊这次赔了数千两,现在赌坊就只剩下一个空壳,今天都已经歇业了!”

    “怎么回事?”江月白当即惊讶地睁大眼睛,这可是他们江府的重要产业之一,而高升赌坊是赌坊中的一面旗帜,怎么突然损失如此巨大?

    “这次院试案首不是林晧然吗?当时高升赌坊定的赔率很高,而孙掌柜收了很多的单子,又……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