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作诗
    林晧然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大定,自然看穿了这些人的意图。只是他却无法真的为难人家,毕竟他同样有着同样的需求,只有合作才能互惠互利。

    他装着认真思索片刻,然后慎重地点头道:“这倒也是!”

    这无疑认同了他们的观点,在这方面达成了共识。

    听到这话,几个人眼睛微亮,脸上长痣的书生又急不可耐地说道:“不若你推掉那些人,跟我等四人一起结保,可好?”

    这便是他们这次急着寻找林浩然的原因,要跟他进行五人互保。

    原本他们已经有完整的五人互保,但奈何他那住在有朋来客栈的伙伴被火灾烧伤,所以他们便是缺了一个名额。

    只是这名额并不是找个阿猫阿狗就可以填补上,这五人是相互间作保,若是一人作弊,那其余四人都肯定完蛋。

    正是如此,他们选人很是谨慎。得听林晧然来了后,当即就兴奋地满城找林晧然,只是很可惜他们找遍了全城的客栈都没能将人找到。

    好在,他们跟每间客栈都打了招呼,故而林晧然这头刚入住,便有人通知了他们!只是谁能想到,林晧然竟然已经找到人结保了,故而让他们大为紧张。

    “这样不太好吧!”林晧然装着为难,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这哪是他的心里话,这一刻他很想点头同意,解决这个困扰他的大难题。

    贵公子似乎是清楚他优柔寡断的性子,当即合起扇子态度强硬地道:“林兄,这有什么好为难的,你不好去说,那我帮你去说便是!”

    “这……这倒不用!”林晧然继续装着呆头呆脑,却又是嘀咕道:“不过他们人很好,看着我没带文房,说会送给我一些!”

    “这是狼毫笔,送予你了!”一直不吭生的胖子书生掏出了一根毛笔,豪爽地塞给他。

    “我墨没带!”林晧然嘀咕。

    “这是上好的松烟墨,给你了!”那脸上长痣的书生掏出墨,忍痛递给了他。

    “砚台也……没带!”林晧然嘀咕。

    “这是端砚,给你了!”长得跟女孩似的少年书生轻声说道。

    “……”林晧然望着贵公子,但想半天却想不出东西来。

    “我知道你囊中羞涩,这个算我接济你的!”贵公子掏出了银两塞到了林晧然怀里,豪气得一塌糊涂。

    江荣华突然发现林晧然望着他,初是不解,但马上反应过来,当即气不打一气地说道:“你数数这里几个人!”

    林晧然认真地数了又数,当即明白过来,这货是跟其他人结保的,好失望呀!

    虽然没能从江荣华身上敲到好处,但得到这么多好东西,又将结保的事情解决,他总体还是挺开心的,这上门的四人简直就是活雷锋。

    次日一大早,四人便来敲了他的房门,跟他一共去见了担保的禀生。禀生会将他们结保的状子交到县衙礼房,只要核实情况无误,到时便会将他们添加在考生名单上。

    解决了这个心头之事,那位富家公子哥很是热情,当即就邀请大家去富贵酒楼饮酒。

    这个富家公子哥叫谷青峰,是本县米商的儿子,家境颇丰。脸上长着大痣的书生叫郑国志,石城县城人。那个长得跟女孩似的少年书生叫赵东城,一个颇有气概的名字,是本县布商的儿子。唯一的胖子叫张雷,石城县人。

    林晧然跟谷青峰和郑国志是同窗,其余二人则并不熟悉,不过四人都是青山书院的学生。郑国志的年纪最大,而赵东城的年龄最小。

    当到了富贵酒楼两楼,这竟然还有一拨书生在这里,当即十几个学子便凑到了一起。倒不知道是谁提议作诗,结果是一呼百应。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这诗的好坏,其实很难评论,作品到了一定高度后,人言占很重要的因素。故而大家早已经形成了默契,你帮我的作品吹捧吹捧,我也帮你的作品吹捧吹捧,彼此互惠互利。

    林浩然凑过去看了一下,虽然不懂得品鉴,但认为他们都写得很普通,倒是那个长得跟女人似的赵东城倒有几分模样,似乎有点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