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图穷匕见
    翌日清晨,天色刚亮敞。

    林晧然独自走出了酒楼,街道上的行人稀少,远处的楼宇被霜雾萦绕中。他脚踩着沾上晨露的青砖,沿着青云街向着东边而去,走上了那条有些历史的石孔桥。

    古代的城池多傍水而建,石城这座小县城也不例外。它依着一条名为濂江的河流,将濂江的河水引进护城河,然后又在护城河中折个来回。

    尽管天气尚早,但勤劳的妇人已经早早来到了河畔洗衣舂米,不知在聊着什么趣事,几个妇人突然笑作了一团。

    远处的河面雾气袅袅,一支竹伐仿若踏雾而来,一个老翁用竹篙有力地插在水中,站在竹排上的两只鸬鹚欢快地叫了几声,突然钻进了水底消失。

    林晧然站在桥上,沐浴着带着湿气的晨风,领略着这座古城清晨的美好。空气很是清新,哪怕带着的味儿也是粘着大自然气息的青草味。

    从桥上下来,他没有按着原路返回,而是顺着河道前行一小段路程,然后再折进了一条略显热闹的街道中。街道充斥着忙碌的身影,几处小吃摊飘起了香味儿,一口口铁锅在往外冒着白色雾气。

    林晧然选择了一对年老的夫妻档,点了一碟猪肠粉,却不知道是赠送还是搭配,老板在送上云吞的时候,还给了一碗咸菜。

    猪肠粉的粉皮薄如纸,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面的虾馅,配着老板自制的配料,一口便吃了一大段,而料汁令人口齿留香,咸菜并不咸,很脆口,咬得嘎嘎响。

    真美味!

    林晧然最后还忍不住舔了舔筷子,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似乎还能再来一碟。

    进入这个时代后,他发现饭量加大了不少,但却也学会了节制,因为他深知粮食的来之不易,故而留下钱便离开了。

    从街道离开,辨了一个方向,便往着半间酒楼而回。

    县试的时间已经定在本月十五,如今已经剩下不了几天了,所以今天他不仅要找间客栈住下,更迫切的是解决结保的事情。

    当回到酒楼时,一缕金灿灿的朝阳洒在街道上,那酒楼门前又铺上一层金色。

    咦?

    林晧然突然看到一顶轿子停在酒楼门前,一个瘦小的管家将红色的帘子揪起,一个肥胖的员外从里面艰难地挤了出来。

    在这个时代倒见过不少胖子,但能达到他这种程度,却上一个都没碰着。这个员外约莫四十出头,脸上无须,下巴低垂,五官被脸上的胖肉掩成小丑般。

    “老爷,小心!”轿子尾部高翘,瘦管家伸手扶着他缓缓跨出来,生怕拌着他的脚。

    随着那位胖员外走出轿子,那四个轿民纷纷累爬在地,似乎都不愿再动弹。

    胖员外却是视而不见,迈着八字腿,在瘦管家的掺扶下,慢慢地迈上台阶,向着酒楼的大门而去。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却是这时,里面传来了一声喝斥,正是聂云竹的声音。

    瘦管家用力扶住差点摔倒的胖员外,当即指着里面回击道:“休得对我家老爷无礼,信不信我将你家店子砸了?”

    聂云竹刚才将小六支使出去,如今酒楼就剩她一人,面对着如此的威胁,她的眼睛既是愤怒又是不甘,只是手里拿着门拴子确实没什么杀伤力。

    胖员外是个人精,那双细小的眼睛一转,暗地里给了瘦管家一个眼角,瘦管家当即变本加厉又是说道:“最近城中多处受火,你若惹得我家老爷不高兴,就莫要怪这里也会化为灰烬!”

    这无疑是一个**裸的威胁!

    聂云竹的身体微颤,因为先前的云霄酒楼失火,很多人猜测是这位陈员外干的。如今真若把他得罪,这人会产不会真会对他家酒楼放火,这事真是无法预测。

    陈员外看着火候差不多,正要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