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草稿】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她想道,自己若是被拉了下去, 一个活人在地府要怎么生存。乐 文小说 ..。

    在鬼物眼中, 活人无疑是大补之物, 尤其是像她这样的瑶池弟子, 一身灵气精纯,正是最好的进补之物, 她要是从里面逃出来, 只怕还没有找到森罗大殿的出口, 就要被那些鬼物给吃掉了。

    他们才不会管她是不是瑶池弟子, 又或者是不是酆都鬼王看中的人, 商芸甚至自己都没明白鬼王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

    这世上真的有这么疯狂的一见钟情?

    商芸皱着眉正试图找到鬼王这么做的动机, 耳边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鹤鸣, 接着就感到腿上一重, 一个人凭空出现在了花轿里。

    商芸吓得差点叫出声, 然而出现在花轿里的人却发出了她熟悉的声音, 说道:“别叫,是我。”

    “哥?”商芸一把掀起了盖头, 果然看到了哥哥商宁,“你怎么来了?”

    这花轿里多出了一个人重量,明显重了几分, 然而周围抬轿的轿夫却不是活人,也不是鬼物, 而是由鬼王的法术驱动的纸人。

    纸人行走僵硬, 没有自主意识, 所以也感觉不到这增加的重量,兄妹二人挤在这里完全没有被发现。

    楚云非从妹妹腿上下去,滑到了一旁:“我怎么来了?我难得想来陪你过生辰,结果去了瑶池发现你不在,瑶池之主说你在酆都附近执行任务,那我就跟你过来了。”

    商芸想要说点什么,还没开口就被自己的哥哥打断了,听他说道:“谁知去了你最后出现的小镇上,那些人都在传说有个瑶池弟子被酆都鬼王抓走了,我就想,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被酆都鬼王抓走?”

    商芸:“……什么叫做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被酆都鬼王抓?”

    楚云非道:“就是说你最容易惹是生非的意思。”

    商芸:“???”

    只见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你自己说,是不是每次你从瑶池过来上昆仑来找我都一堆破事?哪一次你在路上不是惹是生非,身后跟着一群妖魔鬼怪过来?都不知道你是什么体质,老是招惹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他这样一说,商芸就想起了他们小时候,每一次自己出门都会惹到莫名其妙的人,总是一群妖魔鬼怪想冲过来要吃了她的样子。她哥哥在山脚下等她上来,结果每次遇上这些东西,昆仑首徒都打不过,要狼狈逃窜,拖到昆仑之主出来收拾场面。

    商芸也很气,她也心里苦,伸手去推自己的哥哥,说道:“我怎么知道?明明你跟我长得差不多。怎么就没有见你被其他人骚扰?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跟我挤一个轿子?”

    楚云非脱衣服的动作脱到一半停下来,清亮的眼眸看向她,靠在花轿上屈起了一条长腿踩在椅子上,然后将手臂放在上面:“你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良心,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商芸嘲道:“是啊,你不是总说自己很厉害吗?你不是昆仑首徒吗?你不是剑法了得吗?你怎么不从外面杀进来啊?”

    楚云非眼也不抬地在手中画着一道符,说道:“杀你个头啊,我只是昆仑首徒而已,又不是昆仑之主。我只是上昆仑学艺十七年,又不是七十年,怎么可能打得过酆都鬼王?现在出去,一个照面就被他给干死了。”

    剑符画成,他掌心一亮,与此同时,仙鹤身上也亮起了同样的蓝光,又缓缓消散。

    商芸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来搞笑的还是怎么着,她深呼吸了几下才去捶打自己的哥哥,说道:“我要你何用啊?”

    “闭嘴。”楚云非躲开她的拳头,催促道,“快,脱衣服。”

    商芸:“干嘛,干嘛要脱衣服?”

    楚云非已经把自己脱得只剩里衣了,伸手来替妹妹脱繁复的外袍,漠然道:“难道看着你嫁给酆都老鬼吗?当然是救你出去了,快点!”

    两人到底是兄妹,商芸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想做什么,他是想穿上新娘的衣服,留在花轿里顶替自己,换自己出去。

    商芸十分感动,然而拒绝了他:“不行啊,我身上有鬼王下的禁制,我一离开这里他就会发现了。”

    楚云非已经成功把她的外袍也脱了下来,被里面同样是大红颜色的里衣给刺瞎了双眼,皱着眉抬头看向她:“你怎么这么麻烦?”

    商芸刚想揍他,就被他一把抓起了右手,听他说道:“把周身诀窍都打开,跟着我说的做。”

    昆仑之所以是十派之首,除了剑法了得,还有就是他们特殊的修身之法。昆仑的修行法门能够将身体里的大小经脉通过特殊手段,连成两道,一纵一横,经由这两道经脉进来的灵气纯粹又量大,能像淬炼宝剑一样淬炼他们的身体。

    楚云非在这个世界的身体跟商芸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只要这样握住她的手,他身上的横脉就自然的将她手上的经脉也连通过来。

    两人天生灵脉相通,犹如一体,楚云非的心法一运转,就像直接在商芸的手腕上开了一个口子,形成了新的灵气流动。

    商芸体内凝滞的灵气一流动,酆都鬼王留下的禁制就发出了微微的光芒,判断她又要沟通神器,于是便顺着灵气流动的方向,朝着楚云非的身体游弋过来。

    商芸察觉到哥哥想做什么,体内的月净轮此刻也跟着要脱离她的丹田,令她震惊地道:“哥怎么办?月净轮也要朝你那边过去了!”

    楚云非却不放在心上,说道:“怕什么,过来就过来吧,等回去之后再把这玩意还给你。我们昆仑的神器比你们瑶池还要多一件,我在山上都扔着玩,还会夺你这一件不成?你想要,我把我那件给你都行。”

    如果不是现在两人灵脉相连,不能乱动,商芸又想揍他了。

    她怒道:“谁要你们昆仑的神器啊!”

    “不要就不要嘛。”把她惹急了,楚云非就消停了,“你专心一点好吗?快把灵气都催动过来。”

    兄妹二人此刻心意相通,都知道情况危急,不是拌嘴的时候。于是一个在那边牵引着灵气,一个在这边拼命把灵气往他那个方向推。

    鬼王所下的禁制跟商芸体内的月净轮一起向着楚云非的身体过去,两人额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片刻之后,总算大功告成,那禁制又附着在神器之上,在楚云非的身体里沉寂了下来。

    楚云非松开了手,随手擦掉额头上的汗,说道:“好了,快点,把衣服给我,然后换上我的衣服出去。”

    商芸照做了,一边在轿子里小心地起身把喜服脱下来给他,一边嫌弃道:“你怎么这么没长进,都这么多年了,还可以穿得上我的衣服。”

    楚云非坐在她的位置上,嗤笑一声:“你怎么不说你自己长得牛高马大,哪有哪个女孩子像你一样的?也不知道酆都老鬼是不是眼睛瞎了才看上你,我看你就干脆嫁给他算了,省得以后还要张罗着给你找婆家。”

    商芸:“闭嘴,掐死你啊信不信。”

    兄妹俩一边拌嘴。一边却动作不停地交换了衣服,紧张地在轿子里重新整理好。鬼王府邸就在长街尽头,很快就要到了,商芸身上穿上了哥哥的剑袍,楚云非身上穿上了新娘的喜服,拆散了刚束好没多久的头发,戴上她的凤冠,接着盖上了红盖头。

    隔了片刻——

    “等等,我盖这个干嘛!”楚云非莫名其妙,一把掀起了红盖头,拉过商芸的手,把自己刚刚在手上画好的剑符印在了她掌心里,说道,“神针在上面等着,你把这个符捏碎了,阵法就会发动,把你传送回神针背上。”

    商芸握紧了右手,点了点头,眼里透出了担忧看着他:“可是我传送出去了,你怎么办?”

    楚云非说道:“什么怎么办,我就跟他回府啊,然后走一步算一步了。”

    商芸咬牙:“哥你一定要撑住,我这就回去找师父,然后叫你师父一起来救你——”

    楚云非道:“别提我师父了,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