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线索
    听到周嘉鱼的问话, 祭八安静的站在龟壳之上, 表情非常的平静:“我只是一直三足金乌。”

    “这纸上的是什么?”周嘉鱼一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画面,整个人就变得焦躁起来,“真的是未来?”

    “是未来。”祭八确定了这个事实, 它道,“但是周嘉鱼, 未来都是可以改变的。”

    周嘉鱼不说话了。

    “只是有的人成功了, 有的人没成功,你知道悬崖就在前面,可要避免自己掉下去, 却要适合的法子。”祭八低下头,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羽毛, 它的神情里充满了肃穆的味道,好似在说一件十分神圣的事。

    “那林逐水的未来改变了吗?”周嘉鱼问,“你之前不是说过, 自从我来了,林逐水的未来就变了么?”

    祭八道:“我的确是说过。”

    周嘉鱼正欲松口气, 却见祭八又说了一句:“但是不到那一天,谁也不知道到底改变到什么程度。”

    周嘉鱼无话可说,他看着手上的牛皮纸,陷入了沉默。

    祭八道:“虽然你现在知道了些什么, 但是我得给你一个建议, 就是不要为了还未发生的事毁掉现在的生活,因为现在是为了未来而存在的, 或许你和林逐水的关系继续发展,就是改变未来的条件。”

    周嘉鱼还是不说话,祭八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它无奈的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嘴,叹气道:“这个徐惊火,真是不安好心,自己陷进去了,还不肯放过你。”

    周嘉鱼想起了徐氏的覆灭,显然,徐惊火口中预言到徐氏灾难的方法,就是他手上的这页牛皮纸。而从牛皮纸的状态上看来,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面撕下来的,若周嘉鱼没有猜错,这样的东西恐怕不止他看到的一页。

    “好吧。”周嘉鱼最后决定暂时放下这事儿,祭八说得话其实有道理,太在乎这东西反而会陷进去。

    于是他将那牛皮纸重新锁回了木盒中,躺到了床上。

    不过虽然如此,那些画面到底是如同烙印一般牢牢的印在了周嘉鱼的脑子里,他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仿佛要和火焰融为一体的林逐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

    平日里,周嘉鱼很少失眠,今天他却是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只在天亮的时候浅眠了片刻,但即便是在浅眠之中,梦境也是和林逐水有关的事情。

    当晚没睡好,第二天周嘉鱼的脸上便多了两个黑眼圈。

    他憔悴的模样把屋子里的人都给吓着了,沈一穷说周嘉鱼昨晚干啥去了,一副随时可能猝死的模样。

    周嘉鱼说他昨晚在思考人生。

    沈一穷说你思考什么人生。

    周嘉鱼说:“我在思考你的人生和三七这个数字的关系。”

    沈一穷闻言愤然离席,宣称周嘉鱼公开歧视单身狗,应该受到严厉的指责。这么一打岔,大家都忽视了周嘉鱼为什么没睡觉的事儿。

    吃完饭后,周嘉鱼又偷偷摸摸的给徐惊火打了个电话。

    徐惊火接通电话后直接问周嘉鱼看到了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别管我看到了什么,我只问你一句,未来可以改变么?”周嘉鱼捏着手机,语气有点焦躁。

    徐惊火从周嘉鱼的语气里也猜出了点什么,叹了口气:“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我当时做了那么多事,是为了什么,周嘉鱼,在我看到的未来里,徐氏没有预测到灾难,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没了——现在,至少还留下了我,和几个孩子……还有你手里的小纸。”

    周嘉鱼闻言心中一动。

    “但我选错了要走的路。”徐惊火惨然道,“终是没能改变最想改变的。”

    周嘉鱼咽了咽口水:“那……”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徐惊火打断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逐水,现在想来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这事儿告诉了徐老,如果我没有说,而是找其他借口将徐老骗出佘山,或许历史就改变了。”他说着苦笑起来,“当然,那时候我可能会成为徐氏的罪人,不过这又如何呢,总比……全族都覆灭了强吧。”

    周嘉鱼没应话,他觉得自己接收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一时间有些难以全部处理,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再做出决定。

    毕竟这个决定,关系到他和林逐水的未来。

    “就这样吧。”徐惊火说,“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信息了。”

    周嘉鱼说了声谢谢。

    徐惊火没有再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周嘉鱼盯着手上的手机,慢慢的捂住了脸,他感到自己好像被拉入了一滩泥沼里面,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越想挣扎,反而沉的越快。

    大约是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周嘉鱼变得有些魂不守舍,最明显的是他在做饭的时候开始频繁的切到自己的手指,几天下来手上缠满了创可贴,还第一次因为走神把锅给烧穿。

    出现这样情况的结果就是,周嘉鱼还没什么反应,林逐水先不干了,直接宣布周嘉鱼这段时间都不准进厨房,刀子锅具一律不准碰。

    “先生,我没事的。”周嘉鱼还想挣扎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握着他的手,声音冷得吓人:“一周切了六次手,还没事?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的指头剁掉了才是没事?”

    周嘉鱼无话可说。

    林逐水挨个把周嘉鱼手上的创可贴撕下来,上了药之后又换了新的。

    屋子里的一群人在林逐水面前也不敢反驳什么,不过一想到要吃自己做的面条之类的东西,就纷纷露出生无可恋之色,连黄鼠狼的表情都委顿了几分。

    “我真的没事,小伤而已。”周嘉鱼垂着头,看着林逐水的动作,小声说,“我觉得这一点伤和吃沈一穷做的面条比起来真的是小事……”

    沈一穷本来在旁边玩手机,听到这话立马从沙发上爬起来,怒道:“罐儿,你什么意思,我做的面有那么可怕吗?”他瞬间撸起袖子,指着厨房说,“我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不信我给你做一碗出来你尝尝!”

    “不了吧。”周嘉鱼赶紧要拦,结果还是没拦住,看着沈一穷冲进厨房去了。

    在场所有吃过沈一穷面条的人都露出颇为痛苦的表情,周嘉鱼也有点难过,不过他注意到沈一穷撸袖子的那个动作看起来很是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二十分钟后,沈一穷端着面出来了,面看起来挺正常的,上面还铺了蔬菜和一个金灿灿的鸡蛋——从沈一穷没把鸡蛋煎糊这一点上来看,他的确是有了进步。

    “来,尝尝!”沈一穷解开围裙,大声的说,“不好吃不要钱!”

    一屋子的人作者都没动,最机智的沈暮四已经在沈一穷进厨房的时候找借口溜了。

    沈一穷环顾众人,发现大家都默默的移开了眼神,怒了:“你们就不能给我一点信任吗?小金……小金,你品味最高,你来试试!”

    也就刚来的小金龙没啥经验,听见沈一穷这么说居然面无表情的说了声好,伸手端起了面碗。

    “吃。”沈一穷把筷子递给了他。

    小金龙拿着筷子,夹起了一筷子的面条,放在嘴里。

    众人无言的看着他,沈一穷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正欲询问味道如何,就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轰鸣的雷声,随即瓢泼大雨哗哗落下,将整个院子都笼罩了。春天里能下这么大的雨,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

    小金龙放下了碗,对着沈一穷说了一句:“你是想我死吗?”

    沈一穷热泪盈眶,掩面而泣,说你们太过分了,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众人内心全然没有波动,毕竟给沈一穷面子这件事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周嘉鱼面露无奈,再一次体会到了自己在家里的重要性。

    当天晚上,林珏还是叫了外卖。

    吃完发后,周嘉鱼本来是想回房休息,却被林逐水叫住了。

    “陪我出去走走。”林逐水这么说。

    周嘉鱼当然没有不同意的理由,高高兴兴的跟在林逐水身后屁颠屁颠的出了门。

    此时寒冬已过,正临盛春,万物都散发出生机勃勃的气息,路边的草木均透生出新脆的绿色,仿佛空气也跟着清新了几分。

    林逐水和周嘉鱼并排走在院中的小道上。

    来林家这么久了,周嘉鱼还是没把整个院子逛遍,林逐水带着他往前走,周嘉鱼便跟着,不一会儿便看到了陌生的景色。

    院中是有活水的,但周嘉鱼却第一次见到活水的源头,那是一座漂亮的巨大假山,假山上怪石嶙峋,有草木有青苔,一眼泉水从中溢出,顺着挖好的沟渠流进了院中。假山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桥,天空之中明月皎皎,在凡间之物上撒上莹莹光华。

    林逐水的脚步停在的假山旁边,他微微偏头,面对着周嘉鱼:“你在苦恼什么?”

    周嘉鱼道:“我……”

    他刚说出一个字,林逐水便伸出拇指重重的在他的唇上摩挲了一下:“不准对我撒谎。”

    周嘉鱼哑然。

    “说话。”林逐水问。

    周嘉鱼却陷入了沉默,他想的是徐惊火给他的建议,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逐水。

    林逐水似乎有些不满周嘉鱼的沉默,他道:“周嘉鱼,我不希望你有事瞒着我。”

    周嘉鱼咬了咬牙,不知道怎么开口。

    “难不成是和你之前收到的那件快递有关系?”周嘉鱼还未开口,林逐水的一句话便让他僵住了。

    “还真是。”瞬间抓住了周嘉鱼的气息变化,林逐水断然道,“周嘉鱼?”

    周嘉鱼有点无奈,心想自己一句话都还没开口,就被林逐水猜得□□不离十,他道:“先生……”

    林逐水听到这一声先生,挑了挑眉:“和我有关?”

    周嘉鱼:“……”他就叫了声先生,这都能被猜到?

    “周嘉鱼。”林逐水的语气里带了点无奈的味道,他道,“我只问你一句,若是我发现了关于你的事情却打着为你好的名义瞒着你,你会如何想?”

    周嘉鱼知道林逐水想说什么,他垂下眸子,心情有些复杂:“先生,我有点怕。”

    林逐水闻言直接握住了周嘉鱼的手,他温热的手心盖住了周嘉鱼略微有些冰凉的手背:“我在呢。”

    这一句我在呢,抚平了周嘉鱼心中的惴惴不安,他看着林逐水的侧颜,压抑了几天的情绪喷发了出来,他说:“先生,徐惊火告诉我,他给我的那张纸可以看到未来,我照着他说的做了。”

    “你看了什么?”林逐水问。

    “我看到你在火里。”周嘉鱼神情恍惚,慢慢的描述这几日纠缠着他的画面,“火焰围绕在你的身边,将你的身体点燃,你消失在了火中……”

    林逐水闻言道:“只是这样?”

    周嘉鱼说就是这样。

    林逐水说:“周嘉鱼,在没有遇到你之前,可能我的结局是如此,但遇到你之后,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他停顿片刻,又道:“我同你说件事。”

    周嘉鱼仔细的听着,林逐水开口:“我的命中有两个劫,一劫是十八岁,另一劫在三十岁……”

    他声音淡淡,缓缓道来,却听得周嘉鱼浑身发寒,他今天第一次知道,原来他离失去林逐水这件事如此的近。

    三十岁,是去年的事,林逐水夏天时遇到玉石忽然裂开一事,果真不是意外。但好在,当时周嘉鱼在场,用自己的鲜血化解了危险,救下了林逐水。

    这事情林逐水一直未曾说过,大约是怕他们担心。

    周嘉鱼听着难受,请求林逐水以后若是有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先告诉他。

    林逐水同意了,但也告诉周嘉鱼,有事也不要瞒着自己。

    一番谈话之后,周嘉鱼感到自己心结解开了许多,有些事情他处理不掉,但林逐水或许会有法子,若是林逐水真有一天陷入了危险,他就算搭上自己这条命,也会救下他。

    之后几天,周嘉鱼总算是恢复了状态,切菜时不会被切到手了。

    而关于孟家,林逐水也得到了一些消息,说是孟家夫妇去世之后是分开葬下的,丈夫入了孟家祖坟,而妻子则没能进去。

    “孟家祖坟具体地点不好找,但是这个女人的坟应该很容易去。”林珏说,“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可以。”林逐水同意了林珏的提议。

    于是一行人再次出发,坐飞机往东北那边去了。

    孟家祖籍就是在东北,孟家三子虽然和家族决裂,但也没有离开那片土地。在下了飞机之后,众人直接去了据说三子妻子埋葬的地方,那是一片比较偏僻的墓园,从外表看起来颇为陈旧,门口没有守墓的人,到处都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杂草,看起来无比的荒芜。

    他们的车停在了墓园外面,徒步进了墓园之中。

    周嘉鱼注意到这墓园里居然很多墓碑都没有名字,或者可以说是因为太旧,导致墓碑上面的名字也模糊了。

    “这里没有人管理么?”周嘉鱼有点奇怪,“墓地这些不是地方挺赚钱的,为什么会没人管?”

    “墓地赚钱那是在大城市里,这穷乡僻壤的到处都能找地方埋了就不赚钱了。”林珏解释,“这里风水很一般,还需要收费,往里面埋的人本来就不多,近年开始推行火葬之后就更萧条了……”

    “所以具体是在哪儿呢?”沈一穷挠挠头,“这里虽然不大,但墓碑也挺多的,我们难道要一座一座的找?”

    “找吧。”林珏叹气,“信息肯定没那么精确的,我只知道埋在这儿具体哪个位置就不清楚了。 ”

    无奈之下,众人只好在墓园之中寻找了起来。

    这墓园虽然近来萧条许多,但也有几百座墓碑,这样找起来效率并不快。但好在他们运气不错,很快周嘉鱼发现了其中一座墓碑有些不同之处。这墓碑和其他墓碑的最大不同,便是它的周围非常的干净,看起来经常有人祭拜,且在祭拜之时将周围的杂草全部清除掉了。

    “找到了!”在看到墓碑上面刻着的章雅静三个字时,周嘉鱼才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他朝着周围的人唤道,“就在这儿。”

    大家都朝着周嘉鱼的方向围了过来。

    “的确是这个名字。”林珏在检查了墓碑之后,“看样子这里经常有人来祭拜啊。”她弯下腰,在墓碑上用手指抹了起来,确定墓碑上的灰尘很少,看起来是经常打扫的样子。

    “会不会是照片里的那个小孩儿?”周嘉鱼问。

    林珏摸了摸下巴:“不然我们等一等,这还有几天正好是清明,这人肯定会来上坟……”

    虽然守株待兔是笨法子,但是这会儿好像也只有这么干了。

    众人便在墓地附近的酒店住下,然后开始对墓园暗中观察。

    清明将至,这荒凉的墓地比平时热闹了一些,有不少人家都开着车带着祭品前来上坟。不过周嘉鱼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章静雅的墓上,很快,他们的等待就有了结果。

    周嘉鱼本来以为来上坟的会是斗篷男,谁知道出现的却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那老太太提着一个篮子,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墓碑前,开始拿出篮子里的东西打扫墓碑,看动作已经是非常的熟练了。

    “走吧。”他们蹲了这么几天,总算蹲出了结果,林珏微微扬了扬下巴。

    几人便朝着那老太太走了过去。

    “老人家。”林珏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温柔的叫了一声,“您是章静雅什么人啊。”

    老太太听到林珏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扭头警惕的看着他们:“你们是谁?”

    “是这样的,我们是章静雅儿子的朋友……”林珏编着故事,“他遇到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人不见了,我们很担心他怕他出事,现在在到处找他。”

    老人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你们真是小天的朋友?”

    小天?这显然就是那个斗篷人的名字了,林珏道:“当然了,我们上个月还和他在S市见了面呢,只是后来出了意外,我们和她分开了,想确认一下他的安全。”

    老人还是有些怀疑,但至少没之前那么警惕,她叹了口气,说她也不知道小天去了哪儿,他们都十几天快没有联系了。

    “是么。”林珏说,“那就太糟糕了……”她脸上露出忧虑之色,像极了正在担心老人口中的小天。

    周嘉鱼看到这儿,不得不承认他们林家人果真个个都是演技高手,连林逐水向来不喜欢露出表情的脸上都隐隐透着担忧。

    老人一听也有点急了,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抱歉,这个不太好说呢。”林珏苦笑,“老人家,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告辞了,您若是有什么线索,请一定要通知我们,我们怕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老人闻言,忙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是小天的姨妈,他要是出事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呀。”

    林珏道:“是这样的……”

    然后林珏就编了个故事,其中小天成了他们的伙伴,为了救他们而失去了行踪,因为他们一直联系不上小天,所以便来这里想找些线索,看能不能联系上小天。

    老人越听越紧张,最后拉着林珏的手说严重吗,小天会不会出事啊。

    林珏安抚道:“老人家,不会有什么大事的,小天可厉害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里闪着泪水,一副小天随时可能牺牲,但是我们就不说的表情。

    吓一个老太太,实在是无奈之举,但林珏的话语显然是起了作用,老太太陷入了焦虑之中,说自己也不知道小天去了哪儿,不过现在是清明节,如果小天没出事的话,一定回来给他母亲上坟的。

    这话一出,周嘉鱼他们心里均是一松。

    “那就太好了。”林珏道,“老太太,我们是开车来的,若您不介意的话,我们送您回去吧,这山路不好走呀。”

    老太太略微显得有些犹豫,但最后在林珏的安抚下,还是同意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一行人把老太太送回了家。

    老太太住的地方环境并不太好,没有电梯,也没有保安,几人扶着她战战兢兢的上了六楼,看见她开门进去才欲离开。

    “你们要不要进来坐会儿。”这会儿老太太确认了他们似乎不是什么坏人,犹豫片刻后还是热心的做出了邀请。

    “就不麻烦您啦。”林珏拒绝。

    “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老太太说,“明明是你们那么老远把我送回来……”她道,“进来坐坐吧,也好久没有人和聊聊天了。”

    她这话让人有些无法拒绝,最后他们还是进了老太太的住所,坐上了里面那弹簧都坏掉的沙发。

    “小天一直是一个人,我还在担心他会不会被人欺负呢。”老太太一边倒茶一边絮絮叨叨,“看见有你们,我就放心多了。”

    听着这话,周嘉鱼心情莫名的有些复杂,显然,他们找对了目标,眼前的老太太,对于斗篷人而言,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对了,我有件事想问问你们。”老人家突然开口。

    众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觉得老人家可能问出什么比较沉重的问题。谁知道她小声的说:“小天,找对象了没啊?”

    林珏:“……”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家长。

    作者有话要说:周嘉鱼牵着林逐水的手说:你看看你,这么大了还不找对象。

    斗篷人:………………

    周嘉鱼:你长辈都担心死咯。

    斗篷人:闭嘴吧你!!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 感谢 小时光 的深水鱼.雷x1 小洁癖审神 的地.雷x1,浅水炸.弹x1 谢谢大家啦,破费了!!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火.箭.炮x1

    感谢 梨涡浅笑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鹿过没道理 的地.雷x3

    感谢 格氏哈士奇 的地.雷x2

    感谢 虾子 的地.雷x2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感谢 MARIO 的地.雷x2

    感谢 罐装炙烤芝士焦糖三文 的地.雷x1

    感谢 22498417 的地.雷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

    感谢 心中的迷迭香 的地.雷x1感谢 叶伍点ZZzz 的地.雷x1感谢 坂田银时嫁我 的地.雷x1

    感谢 斯文文 的地.雷x1感谢 我庄严宣布我不是腐女 的地.雷x1感谢 非酋甘棠 的地.雷x1

    感谢 梧桐 的地.雷x1感谢 苏苏苏苏白煜_ 的地.雷x1

    感谢 大肥啾啊蹦蹦跳哟 的地.雷x1

    感谢 陆臻的小解放 的地.雷x1感谢 鲨鲨 的地.雷x1

    感谢 水兵蓝 的地.雷x1感谢 付子忱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洛菱 的地.雷x1感谢 悬翦 的地.雷x1

    感谢 青江 的地.雷x1感谢 朱大肠 的地.雷x1

    感谢 当墟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粥粥 的地.雷x1感谢 祁墨 的地.雷x1感谢 翎刃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24835487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谒玄 的地.雷x1感谢 施舍君 的地.雷x1

    感谢 芙蝶掐掐掐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

    感谢 侦探的弟子 的地.雷x1感谢 高贵冷艳无名氏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