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线索
    听到周嘉鱼的问话, 祭八安静的站在龟壳之上, 表情非常的平静:“我只是一直三足金乌。”

    “这纸上的是什么?”周嘉鱼一想到刚才自己看到的画面,整个人就变得焦躁起来,“真的是未来?”

    “是未来。”祭八确定了这个事实, 它道,“但是周嘉鱼, 未来都是可以改变的。”

    周嘉鱼不说话了。

    “只是有的人成功了, 有的人没成功,你知道悬崖就在前面,可要避免自己掉下去, 却要适合的法子。”祭八低下头,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自己的羽毛, 它的神情里充满了肃穆的味道,好似在说一件十分神圣的事。

    “那林逐水的未来改变了吗?”周嘉鱼问,“你之前不是说过, 自从我来了,林逐水的未来就变了么?”

    祭八道:“我的确是说过。”

    周嘉鱼正欲松口气, 却见祭八又说了一句:“但是不到那一天,谁也不知道到底改变到什么程度。”

    周嘉鱼无话可说,他看着手上的牛皮纸,陷入了沉默。

    祭八道:“虽然你现在知道了些什么, 但是我得给你一个建议, 就是不要为了还未发生的事毁掉现在的生活,因为现在是为了未来而存在的, 或许你和林逐水的关系继续发展,就是改变未来的条件。”

    周嘉鱼还是不说话,祭八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它无奈的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嘴,叹气道:“这个徐惊火,真是不安好心,自己陷进去了,还不肯放过你。”

    周嘉鱼想起了徐氏的覆灭,显然,徐惊火口中预言到徐氏灾难的方法,就是他手上的这页牛皮纸。而从牛皮纸的状态上看来,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面撕下来的,若周嘉鱼没有猜错,这样的东西恐怕不止他看到的一页。

    “好吧。”周嘉鱼最后决定暂时放下这事儿,祭八说得话其实有道理,太在乎这东西反而会陷进去。

    于是他将那牛皮纸重新锁回了木盒中,躺到了床上。

    不过虽然如此,那些画面到底是如同烙印一般牢牢的印在了周嘉鱼的脑子里,他无时不刻不在想着仿佛要和火焰融为一体的林逐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

    平日里,周嘉鱼很少失眠,今天他却是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着,只在天亮的时候浅眠了片刻,但即便是在浅眠之中,梦境也是和林逐水有关的事情。

    当晚没睡好,第二天周嘉鱼的脸上便多了两个黑眼圈。

    他憔悴的模样把屋子里的人都给吓着了,沈一穷说周嘉鱼昨晚干啥去了,一副随时可能猝死的模样。

    周嘉鱼说他昨晚在思考人生。

    沈一穷说你思考什么人生。

    周嘉鱼说:“我在思考你的人生和三七这个数字的关系。”

    沈一穷闻言愤然离席,宣称周嘉鱼公开歧视单身狗,应该受到严厉的指责。这么一打岔,大家都忽视了周嘉鱼为什么没睡觉的事儿。

    吃完饭后,周嘉鱼又偷偷摸摸的给徐惊火打了个电话。

    徐惊火接通电话后直接问周嘉鱼看到了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别管我看到了什么,我只问你一句,未来可以改变么?”周嘉鱼捏着手机,语气有点焦躁。

    徐惊火从周嘉鱼的语气里也猜出了点什么,叹了口气:“当然可以,不然你以为我当时做了那么多事,是为了什么,周嘉鱼,在我看到的未来里,徐氏没有预测到灾难,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没了——现在,至少还留下了我,和几个孩子……还有你手里的小纸。”

    周嘉鱼闻言心中一动。

    “但我选错了要走的路。”徐惊火惨然道,“终是没能改变最想改变的。”

    周嘉鱼咽了咽口水:“那……”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徐惊火打断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逐水,现在想来我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这事儿告诉了徐老,如果我没有说,而是找其他借口将徐老骗出佘山,或许历史就改变了。”他说着苦笑起来,“当然,那时候我可能会成为徐氏的罪人,不过这又如何呢,总比……全族都覆灭了强吧。”

    周嘉鱼没应话,他觉得自己接收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一时间有些难以全部处理,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再做出决定。

    毕竟这个决定,关系到他和林逐水的未来。

    “就这样吧。”徐惊火说,“我只能给你这么多信息了。”

    周嘉鱼说了声谢谢。

    徐惊火没有再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周嘉鱼盯着手上的手机,慢慢的捂住了脸,他感到自己好像被拉入了一滩泥沼里面,身体在不断的下沉,越想挣扎,反而沉的越快。

    大约是受到了这件事的影响,周嘉鱼变得有些魂不守舍,最明显的是他在做饭的时候开始频繁的切到自己的手指,几天下来手上缠满了创可贴,还第一次因为走神把锅给烧穿。

    出现这样情况的结果就是,周嘉鱼还没什么反应,林逐水先不干了,直接宣布周嘉鱼这段时间都不准进厨房,刀子锅具一律不准碰。

    “先生,我没事的。”周嘉鱼还想挣扎一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握着他的手,声音冷得吓人:“一周切了六次手,还没事?你是不是非要把自己的指头剁掉了才是没事?”

    周嘉鱼无话可说。

    林逐水挨个把周嘉鱼手上的创可贴撕下来,上了药之后又换了新的。

    屋子里的一群人在林逐水面前也不敢反驳什么,不过一想到要吃自己做的面条之类的东西,就纷纷露出生无可恋之色,连黄鼠狼的表情都委顿了几分。

    “我真的没事,小伤而已。”周嘉鱼垂着头,看着林逐水的动作,小声说,“我觉得这一点伤和吃沈一穷做的面条比起来真的是小事……”

    沈一穷本来在旁边玩手机,听到这话立马从沙发上爬起来,怒道:“罐儿,你什么意思,我做的面有那么可怕吗?”他瞬间撸起袖子,指着厨房说,“我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不信我给你做一碗出来你尝尝!”

    “不了吧。”周嘉鱼赶紧要拦,结果还是没拦住,看着沈一穷冲进厨房去了。

    在场所有吃过沈一穷面条的人都露出颇为痛苦的表情,周嘉鱼也有点难过,不过他注意到沈一穷撸袖子的那个动作看起来很是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二十分钟后,沈一穷端着面出来了,面看起来挺正常的,上面还铺了蔬菜和一个金灿灿的鸡蛋——从沈一穷没把鸡蛋煎糊这一点上来看,他的确是有了进步。

    “来,尝尝!”沈一穷解开围裙,大声的说,“不好吃不要钱!”

    一屋子的人作者都没动,最机智的沈暮四已经在沈一穷进厨房的时候找借口溜了。

    沈一穷环顾众人,发现大家都默默的移开了眼神,怒了:“你们就不能给我一点信任吗?小金……小金,你品味最高,你来试试!”

    也就刚来的小金龙没啥经验,听见沈一穷这么说居然面无表情的说了声好,伸手端起了面碗。

    “吃。”沈一穷把筷子递给了他。

    小金龙拿着筷子,夹起了一筷子的面条,放在嘴里。

    众人无言的看着他,沈一穷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正欲询问味道如何,就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轰鸣的雷声,随即瓢泼大雨哗哗落下,将整个院子都笼罩了。春天里能下这么大的雨,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

    小金龙放下了碗,对着沈一穷说了一句:“你是想我死吗?”

    沈一穷热泪盈眶,掩面而泣,说你们太过分了,就不能给点面子吗。

    众人内心全然没有波动,毕竟给沈一穷面子这件事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周嘉鱼面露无奈,再一次体会到了自己在家里的重要性。

    当天晚上,林珏还是叫了外卖。

    吃完发后,周嘉鱼本来是想回房休息,却被林逐水叫住了。

    “陪我出去走走。”林逐水这么说。

    周嘉鱼当然没有不同意的理由,高高兴兴的跟在林逐水身后屁颠屁颠的出了门。

    此时寒冬已过,正临盛春,万物都散发出生机勃勃的气息,路边的草木均透生出新脆的绿色,仿佛空气也跟着清新了几分。

    林逐水和周嘉鱼并排走在院中的小道上。

    来林家这么久了,周嘉鱼还是没把整个院子逛遍,林逐水带着他往前走,周嘉鱼便跟着,不一会儿便看到了陌生的景色。

    院中是有活水的,但周嘉鱼却第一次见到活水的源头,那是一座漂亮的巨大假山,假山上怪石嶙峋,有草木有青苔,一眼泉水从中溢出,顺着挖好的沟渠流进了院中。假山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桥,天空之中明月皎皎,在凡间之物上撒上莹莹光华。

    林逐水的脚步停在的假山旁边,他微微偏头,面对着周嘉鱼:“你在苦恼什么?”

    周嘉鱼道:“我……”

    他刚说出一个字,林逐水便伸出拇指重重的在他的唇上摩挲了一下:“不准对我撒谎。”

    周嘉鱼哑然。

    “说话。”林逐水问。

    周嘉鱼却陷入了沉默,他想的是徐惊火给他的建议,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林逐水。

    林逐水似乎有些不满周嘉鱼的沉默,他道:“周嘉鱼,我不希望你有事瞒着我。”

    周嘉鱼咬了咬牙,不知道怎么开口。

    “难不成是和你之前收到的那件快递有关系?”周嘉鱼还未开口,林逐水的一句话便让他僵住了。

    “还真是。”瞬间抓住了周嘉鱼的气息变化,林逐水断然道,“周嘉鱼?”

    周嘉鱼有点无奈,心想自己一句话都还没开口,就被林逐水猜得□□不离十,他道:“先生……”

    林逐水听到这一声先生,挑了挑眉:“和我有关?”

    周嘉鱼:“……”他就叫了声先生,这都能被猜到?

    “周嘉鱼。”林逐水的语气里带了点无奈的味道,他道,“我只问你一句,若是我发现了关于你的事情却打着为你好的名义瞒着你,你会如何想?”

    周嘉鱼知道林逐水想说什么,他垂下眸子,心情有些复杂:“先生,我有点怕。”

    林逐水闻言直接握住了周嘉鱼的手,他温热的手心盖住了周嘉鱼略微有些冰凉的手背:“我在呢。”

    这一句我在呢,抚平了周嘉鱼心中的惴惴不安,他看着林逐水的侧颜,压抑了几天的情绪喷发了出来,他说:“先生,徐惊火告诉我,他给我的那张纸可以看到未来,我照着他说的做了。”

    “你看了什么?”林逐水问。

    “我看到你在火里。”周嘉鱼神情恍惚,慢慢的描述这几日纠缠着他的画面,“火焰围绕在你的身边,将你的身体点燃,你消失在了火中……”

    林逐水闻言道:“只是这样?”

    周嘉鱼说就是这样。

    林逐水说:“周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