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未来
    都是血气方刚成年男人, 身体如此近的贴在一起, 自然起了些反应。

    周嘉鱼脑子有些乱,他并不介意此时和林逐水再进一步。事实上自从和林逐水确定恋爱关系的那一天起,周嘉鱼就在心底暗暗的期待着什么。

    林逐水也感到了周嘉鱼的动情, 他气息也变得有些灼热,却是轻轻的开口, 含住了周嘉鱼的耳朵, 在他耳边轻轻低喃:“今天不行。”

    “为什么?”周嘉鱼脱口而出,他低下头,把头抵在林逐水的胸膛上面, 道:“我想和先生在一起……”

    谁都知道在一起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什么准备都没有,你会受伤的。”林逐水咬着周嘉鱼的耳廓, “我不想对你那么随便。”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周嘉鱼的耳朵蔓延,他感受到了林逐水真诚的心意,甚至也感觉到了某种抵在自己大腿上的触觉……

    “好吧。”说之前的话, 已经耗费了周嘉鱼最大的勇气,他此时有些泄气, 道:“先生,你说的也有道理。”

    他正欲翻身离开,去洗个冷水澡让自己冷静下来,谁知道手臂却被林逐水拉住。

    “但是可以用手。”林逐水低语说, “我来帮你……”

    周嘉鱼看着林逐水动情的模样, 脑子一下子就炸了。

    那一天,林逐水和周嘉鱼都缺席了早餐。

    林珏满脸喜色, 一副儿子儿媳终于修成正果的表情,沈一穷满脸痛苦,又开始纠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谈恋爱,其他人则有些恍惚,总感觉林逐水谈恋爱这事儿实在是太接地气了。

    中午的时候,周嘉鱼才和林逐水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两人去干了啥,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来。

    周嘉鱼的嘴唇略微有些发肿,耳根下面带着一连串红色的印记,他神情恍惚,被林珏一把拉到了身边。

    “罐儿。”林珏很温柔的唤他。

    “师伯?”周嘉鱼被她的表情吓了一跳,“怎么了?”

    林珏说:“你能坐凳子吗?”

    周嘉鱼莫名其妙的:“有什么不能坐的?”他一屁股坐到了林珏旁边,表情动作都很自然。

    林珏看到这情况,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难不成是逐水……”

    她话只说了一半,就看到林逐水也在她对面坐下了,还对着她冷冷的扬起了下巴:“林珏,你脑子里到底都装的是什么黄色废料。”

    林珏:“……”她突然就想点根烟冷静一下。

    从这两人的姿势来看,他们肯定是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的,不然不可能姿势一点变化都没有。毕竟这而两人都是新手,技术方面肯定存在一定的缺陷。

    “唉。”林珏在想明白了这事儿之后仰天长叹,说她的红鸡蛋,什么时候才能送的出去。

    林逐水挑眉:“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

    林珏默默的点了根烟。

    从根源上解决掉了骨房的事后,众人便打算打道回府。这次他们在这边得到了很多重要的信息,其中之一就是那个身份神秘的斗篷男。拿到了关于他家的照片,不出意外花些力气,应该就能查出他的家世来历。

    林珏和林逐水对这事儿都挺上心的,回家之后就开始查找相关线索,想要尽快找出斗篷男的身世。

    不过斗篷男的问题还没解决,林珏就遇到了一个新的麻烦。

    某天早晨,门卫放进来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男人长得非常的英俊,模样是最标准的那种古典美人,虽然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但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古朴且厚重的历史气息。

    周嘉鱼看到见的第一眼,就隐约猜出了他的身份,因为他的身边,环绕着淡淡的紫气,这种紫气,周嘉鱼只在七星岗那边的那条小金龙身上见到过。

    林珏当时穿着睡衣,把刘海撩起来和他们快乐的搓着麻将,那人走进来后,本来在麻将桌上大杀四方的黄鼠狼突然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溜烟的跑掉了,眼神之中全是惊恐之色,看起来对着男人颇为忌惮。

    林珏莫名其妙,扭头看向自己身后,见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你哪位?”虽然没有认出这人到底是谁,但林珏非常敏锐的感觉出了不妙,她慢慢的站起来,“有什么事么?”

    “林珏。”男人直接走了进来,对着她伸出了手,“你好。”

    “你好。”林珏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男人的手,结果她一握上去就后悔了,因为男人脸上露出了一种很微妙的笑容,“我是来找你要东西的。”

    林珏道:“什么东西……”

    男人弯腰,唇凑在林珏的耳边,低低的吐出了一句话:“我的逆鳞。”

    林珏本来就勉强的笑容彻底僵住,瞬间明白了男人的身份,嗷的一声就想要往后退,手却被男人抓住了。

    “嗯?”男人说,“你想要赖账?”

    林珏左右顾而言他,最后面露无奈:“对不起,逆鳞没了,我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男人道:“那怎么办。”

    林珏表情有些沮丧:“你想怎么办……”

    男人轻轻的哼了声,扬起下巴:“你赔吧。”

    林珏嘴唇嗫嚅着,苦笑道:“我倒是想赔,可这世间能赔的起逆鳞的东西,我暂时还找不到。”

    “没关系。”男人说,“我找到了。”

    他们两人正在纠缠,周嘉鱼赶紧去外面给林逐水打了个电话,说师伯出事儿了,被苦主找了门。

    林逐水的反应冷静说得上冷淡,他说,不管她,那是她自己惹得事。

    周嘉鱼说:“可是那是条龙啊,万一师伯把它惹毛了……”

    林珏道:“惹毛了又怎么样,最多下几场大雨而已。”

    结果他刚说完这话,天空中就开始电闪雷鸣,本来艳阳高照的天气瞬间被厚厚的乌云盖住了,周嘉鱼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气:“还真下雨了。”所以那小金龙又被惹毛了吗?也不知道屋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嘉鱼挂断电话后回到屋子里就看见林珏坐在沙发上心虚的抽烟,那金龙坐在她的对面,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周嘉鱼看着这一幕心想他家师伯还好不是个男人,不然他真的觉得找上门来的会变成抱着三岁孩子的小金龙……

    “林逐水同意我住在这里。”小金龙说,“你无权干涉我。”

    林珏噌的一下站起来:“我要和他理论,你别想住在这里。”她噌的一下站起来冲了出去,看样子是去找林逐水了。

    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他和小金龙面面相觑,小纸在沙发后面冒了个头儿出来,它似乎也感觉到了龙气,因而有些害怕。

    不过最后林珏的挣扎还是宣告失败,因为林逐水只对她说了一句话:“如果你能找到另外一条愿意住在这里的龙,我可以拒绝他。”

    林珏瞬间无话可说,这年头妖魔鬼怪的数量都在变少,龙都快成了神话里才能看见的东西了,她从哪里再去找一条龙来。

    “所以。”林逐水为这件事下了判决书,“认命吧。”

    林珏痛哭失声,表示自己真恨年轻的自己,她当时就不该收下那逆鳞,要是不收下那逆鳞就不会有今天要还的债。

    林逐水就安静的听着,等着林珏假哭完了,直接挥了挥手让她别来烦自己。

    就这样,他们之中又增加了一个成员,院中还因此多了几口大缸,缸里面装着水,就是金龙的住处。周嘉鱼开始还在想那岂不是每天都得给小龙换水,但他在仔细研究之后发现金龙一住进去,那缸就变成活水了,水中仿佛有泉眼一般水波翻滚。

    周嘉鱼看的叹为观止。

    据说龙气对人的身体很有好处的,长期以来身体会变得很健康,很多病痛都会自愈,也难怪林逐水如此大方的同意了小金龙入住的事,这种百年难遇的好事谁会拒绝呢。

    黄鼠狼起初还是很怕小金,后来发现小金对它没有恶意之后,才慢慢的控制了自己本能上的恐惧,又开始出来打麻将了。

    小纸对小金也很好奇,每天就在旁边悄咪咪的暗中观察,周嘉鱼有理由怀里等到小金和他们混熟了,小纸会兴奋的冲上去薅小金的头发。

    小金住进来这事儿,一屋子的人都挺高兴,当然,其中肯定不包含林珏。林珏这几天抽烟的数量急剧上升,连抬头纹都莫名其妙的变深了。

    沈一穷还是神经最粗的那个,前几天完全没有认出小金的真实身份,还招呼着他来打麻将。直到小金的那几口缸运到了院子里,他才懵懵懂懂的说:“这缸有什么用啊?泡咸菜吗?”

    然后他就看见和他们一起搓麻将的男人在晚上变成了一条龙,住进了缸里。

    沈一穷被刺激的神情恍惚,几天都自言自语的碎碎念说他和龙打麻将了。

    周嘉鱼看的哭笑不得。

    不过大家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十几天后就已经完全习惯了小金的存在,周嘉鱼在做饭的时候还会问问小金忌什么口。

    而之前林珏和林逐水一直在查的关于斗篷人的事儿,也总算是有了回音。

    “是孟家的人。”林逐水拿到资料之后,直接和他们说了,“南城孟家。”

    “南城孟家?”虽然周嘉鱼对这些风水世家的事儿都不太清楚,但沈一穷他们却听说过,“他们家不是一族人都出事儿了么,怎么会还有人?”

    “孟家是比较特殊的一个风水家族。”大约是怕周嘉鱼不知道,林逐水解释,“他们一族都祭火,依火而居。”

    “依火而居?”周嘉鱼有点不明白,心想依水而居倒还能想象出住在河边,这依火而居是住在哪儿啊。

    “火山啊。”林珏点了点桌子,“他们全族人都住在火山边上,我记得是东北那边吧,十四座活火山连着在一起的活山群,他们就住在那儿。”

    周嘉鱼惊了,心想这些人真是一个玩的比一个刺激,住在火山边上也不怕出事。

    “这火山群在四十多年前喷发过,当时是最热的时候,孟家正好祭火,据说没一个逃掉。”沈一穷也了他知道的关于孟家的历史:“这事儿在风水界都挺有名的,毕竟那么大一个族群说被灭就被灭了,这人祸可避,天灾却是当真一点法子都没有。”

    据说孟家当时实力强劲,而且在世俗之中极有地位,他们家族的人阳性很足,碰上阴性的脏东西,几乎就是无往不利。

    可是这有一个家族,却莫名其妙的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火山喷发灭掉了。

    “火山喷发不是得提前有强烈的预兆么?”周嘉鱼着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说喷就喷了,孟家人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些事情是很难说的。”林珏叹气道,“就像徐氏……有时候有些东西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

    一提到徐氏,屋子里的空气就变得有些凝滞起来,周嘉鱼摸了摸躺在他怀中没说话的小纸,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

    “孟家祭火的事非常重要,所有嫡系子孙都必须到场。”林珏继续说,“也因为这个,当时孟家几乎可以说是被灭族了,只剩下一些接触不到核心技艺的外门族人……在事情发生后整个氏族都销声匿迹,这两年已经彻底听不到他们的名字。”

    “这人是孟家的?”周嘉鱼看向林逐水放在桌上的照片。

    照片里面的三人,都露出灿烂的笑容,无论是孩子还是父母,他们似乎都很幸福,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些笑容虽然灿烂,可却让人看着觉得不太舒服,特别是两个大人脸上的黑斑……让那种不详的感觉更加浓郁。

    “唉,其实当时还有一个说法。”林珏道,“就是孟家拿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宝贝,那宝贝具体是什么没人知道,但有人说这宝贝可以窥探天道,也因此,孟家才被天道覆灭。”

    周嘉鱼听着关于孟家的消息,其实觉得内心颇为沉重,有时候虽然说着人定胜天,可若是天道想让你死,你恐怕也活不下去。

    “我也听过这样的传言。”沈暮四道,“而且好像还有证据证明这事儿。”

    “什么证据?”林珏来了兴致。

    沈暮四道:“虽然孟家每年都要祭火,但其实并不会强行要求所有的嫡系弟子都到场。毕竟肯定有些人会有要紧的事没法回来,但据说四十多年前的那次祭祀,孟家给所有的嫡系子弟都发了消息,说是不回来,就会被孟家直接除名。”

    “直接除名?虽然祭祀重要,但也不至于严苛到这个地步吧。”林珏分析着,“还是说,他们除了祭祀之外,需要做点别的事?”

    比如全族人共同商议某件极为重要的大事,而这件事,和他们得到的宝物有关。

    “所以当时那场祭火的时候所有们孟家人都回去了。”沈暮四道,“嫡系子孙,照理来说应是无一幸免。”

    “那照片上的,是孟家什么人?”周嘉鱼疑惑了。

    “他是孟家人。”林逐水道,“但是,是一个被除名的孟家人。”

    这话一出,大家都有些愣住。

    “照片上的男人是孟家族长的三子,只是他和家中关系并不好,因为他喜欢的女人孟家不喜欢,他的父亲,孟家族长甚至威胁他,如果要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那他的名字就会从孟家的家谱里抹去。”林逐水语气淡淡,叙述着当年的事,“这事情当年还闹的挺大,但是后来又被人强行压了下来,知道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人知道。”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那个女人?”照片上的夫妇和孩子,已经说明了一切,周嘉鱼恍然:“他被孟家除名之后,没有去参加那场祭祀,因而躲过一劫?”

    林逐水点了点头。

    “居然是这样……”周嘉鱼莫名的联想到了徐惊火,他也是自己家族灭亡之后仅剩的几名族人之一,想必在某些方面和那个孟家遗子充满了共同点。

    “有消息称孟家三子在二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尸骨埋在他们族里的祖坟。”林逐水道,“但是三子在临死前和自己的妻子诞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的行踪成迷,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个和徐惊火有联系的斗篷人。”

    “原来如此。”林珏闻言长叹,“也是一桩惨闻……可问题是,他鼓动徐惊火做那些事,到底是想做什么呢,难道是想复活孟家?”

    从目前的信息上来看,周嘉鱼觉得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很高。

    “我准备去孟家祖坟一趟。”林逐水忽的开口,“我要确定一些事情。”

    林珏闻言张口道:“可是当年孟家出事的时候他们家的祖坟不也跟着遭殃了么?现在还能找到旧地?”

    “只能知道一个大概的位置,如果孟家三子能葬在那里,祖坟就应该还有残余的部分。”林逐水的手指在桌上点了点,“是时候把这件事做个了结。”

    周嘉鱼在旁听着,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是感觉有点不安。

    他晚上回到卧室时,又拿出了徐惊火给他寄来的那张牛皮纸,研究了好久也没研究出其中玄机。

    “这到底是什么……”周嘉鱼有点迷茫,他思想想去,忽的突发奇想拿出手机,拨打了当时留在快递单上面的那个电话号码。电话响了十几声却还是没有人接听,周嘉鱼心中正在感到失望的时候,却是听到咔的一声,电话被接了起来。

    “喂。”电话里传出的居然真的是徐惊火的声音,他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疲惫。

    “徐惊火?”周嘉鱼吓了一跳,没想到电话居然真的打通了。

    “周嘉鱼,是你?”徐惊火也从电话里认出了周嘉鱼的声音,“你哪里来的我的电话?”

    周嘉鱼很老实的说:“你有在快递单上写啊。”

    徐惊火:“……”他沉默了三秒后,愤怒的骂了一句操,说那个弱智居然真的把他的电话号码写上去了。

    周嘉鱼哭笑不得,“难道快递不是你自己寄的。”

    徐惊火:“我住的地方哪能寄快递——”他说完这句话就转移了话题,“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

    “我想问问那牛皮纸到底有什么用处?”周嘉鱼手里还拿着那张纸,无论怎么看,这纸都像是普通的牛皮纸,除了是徐惊火寄来的之外,简直找不到任何的特殊之初。

    “把你的血滴上去。”徐惊火声音低低的,“你就能在上面看到你最在乎的未来。”

    周嘉鱼心中一惊:“你难道……”

    “是的,我也看见了。”徐惊火说,“我看到了我最在乎的……”他说到这里时,仿佛失去了说话的力气一般,声音低极了,“属于徐氏的未来。”

    周嘉鱼心情复杂道:“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

    但徐惊火并没有回答周嘉鱼的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忙碌的嘟嘟声,周嘉鱼的手心却是起了一层冷汗,原本单薄的牛皮纸,在他的手中却变得沉重了起来。

    世界上真的有能看见未来的东西么?周嘉鱼有点怀疑,可心里却明白,徐惊火没有理由要骗他。

    既然如此,便试一试?周嘉鱼这么想着,起身去抽屉里拿了一根针,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抹在了牛皮纸上面。

    就在血液接触牛皮纸的刹那间,周嘉鱼看到牛皮纸之上竟是浮起了一连串的图腾,这图腾仿佛古代时人们印刻在墙上的壁画,充满了抽象的概念。可即便如此,周嘉鱼还是注意到其中一个图腾的模样——那是一只鸟站在乌龟壳上的样子。

    鸟儿有着黑色的羽翼,三只嫩黄色的鸟足,它站在一只乌龟的背上,仿佛在朝着天空中的太阳鸣啼。周嘉鱼整个人都好似被拉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在这里他悬浮在空中,画面是扭曲的,只能看到模糊的景象。

    “周嘉鱼。”有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这声音周嘉鱼无法认不出,因为它属于林逐水。

    “周嘉鱼。”林逐水唤着他的名字,他轻轻说着,“我喜欢你。”

    周嘉鱼看到自己四周的画面一下子变红了,这红色的来源是火焰,模糊的画面中,林逐水站在他的面前,火焰在他的周围燃烧,随后蔓延到了他的身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周嘉鱼如坠冰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为之冻结,画面开始变得清晰,他看到林逐水站在眼里的火焰之中。

    “周嘉鱼。”林逐水声音依旧是温柔的,“忘了我吧。”他这么说着,慢慢的转了身。

    “先生——先生——”周嘉鱼疯了似得叫着,他踉跄着向前奔跑,却始终无法追上林逐水的身影,“先生——”

    周嘉鱼惨叫着,眼睁睁的看着林逐水的背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画面停顿,周嘉鱼在下一刻回到了现实,他回过神来过,才发现自己呆呆的坐在床边,手上依旧拿着那张牛皮纸。

    而此时,牛皮纸右上角突然浮现的一个小小图案,却在告诉周嘉鱼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个图案的模样,和周嘉鱼脑海里的祭八,几乎是一模一样。

    “祭八。”周嘉鱼哑声道,“你……到底是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走主线了,唔……虽然过程是曲折的,但是结局肯定是美好的。

    继续求投喂美味的营养液了噜~~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啊阿啊黑猫警长 的浅水炸.弹x1 谢谢大家啦!!

    感谢 柳橙奶昔 的火.箭.炮x2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幸运熊猫 的火.箭.炮x1

    感谢 梵非音 的地.雷x7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电竞萝莉秦狗蛋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水煮鱼 的手.榴.弹x1

    感谢 吸血腐蝉蝉 的手.榴.弹x1感谢 Yggdrasil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萝莉教徒 的地.雷x3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

    感谢 呼叫小馨?? 的地.雷x2感谢 吃屁 的地.雷x2

    感谢 青柠檬 的地.雷x1感谢 s2 的地.雷x1

    感谢 读者对作者使用了千年 的地.雷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

    感谢 渺万里层云 的地.雷x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禀鞘 的地.雷x1感谢 暖心 的地.雷x1

    感谢 LM-Proven 的地.雷x1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1

    感谢 西西 的地.雷x1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

    感谢 哇哦wow 的地.雷x1感谢 埼玉老师的女人 的地.雷x1

    感谢 南秋荷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蕃小茄 的地.雷x1

    感谢 my19890504 的地.雷x1感谢 王大人ya 的地.雷x1

    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感谢 祁墨 的地.雷x1

    感谢 秋天的翰 的地.雷x1感谢 覱 的地.雷x1

    感谢 三月鵨 的地.雷x1感谢 瘾君子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莫罗JJ 的地.雷x1

    感谢 19744974 的地.雷x1感谢 油果儿 的地.雷x1

    感谢 末鱼 的地.雷x1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

    感谢 滑子菇 的地.雷x1感谢 晨晨晨晨晨 的地.雷x1

    感谢 漓无银 的地.雷x1感谢 TaPon 的地.雷x1

    感谢 囧囧的面面 的地.雷x1感谢 奇遇 的地.雷x1

    感谢 偶仔 的地.雷x1感谢 月刀 的地.雷x1

    感谢 芽玖 的地.雷x1感谢 zhjiji 的地.雷x1

    感谢 yoominliu 的地.雷x1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感谢 清清竹叶 的地.雷x1

    感谢 阿哒哒哒哒 的地.雷x1感谢 爀儿 的地.雷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地.雷x1感谢 琥珀 的地.雷x1

    感谢 萧隐隐 的地.雷x1感谢 雪贩子 的地.雷x1

    感谢 初宴 的地.雷x1感谢 23264097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原乐乐诶 的地.雷x1

    感谢 17168056 的地.雷x1感谢 鱼生淮南o_O 的地.雷x1

    感谢 板栗旬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EMsstan 的地.雷x1感谢 肉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凉风.初夏 的地.雷x1

    感谢 九九九感冒狸 的地.雷x1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地.雷x1

    感谢 粥粥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风与喃 的地.雷x1感谢 但为君故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吉厨 的地.雷x1感谢 兰因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