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斗篷
    “芽芽?”被自家女儿太过诡异的笑容吓了一跳, 江旭涛差点没抱住。

    “大哥哥找的就是这个。”芽芽这么说着, 挣扎着又要从父亲的怀里出来,这下江旭涛松了口,让她站到了地上。一落地, 芽芽就跑到了铁箱之前,想要伸出手拿过那个相框。

    周嘉鱼直接站起来没让她得逞:“大哥哥?芽芽, 你说的那个大哥哥是谁?”

    “就是大哥哥呀。”芽芽的目光仿佛凝在了周嘉鱼手里的相框上面, 她道:“如果不把相框给大哥哥,他每天都会来找我的。”

    周嘉鱼道:“他每天都会来你家?”

    芽芽居然点了点头。

    看着她的答案,江旭涛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脸色都白了,他道:“芽芽, 到底是怎么回事?”

    芽芽看了江旭涛一眼,没有应话。

    “我们去芽芽住的房间里看看。”林珏说。

    接下来一行人来到了芽芽的卧室。芽芽的卧室非常的可爱,墙壁是漂亮的粉色, 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无论是色调还是装饰, 都充满了温暖的味道。然而芽芽回到这里,却没有露出什么愉快的表情,在江旭涛的怀中表情看起来格外冷漠。

    “芽芽,你说的哥哥是从哪里来找你的?”周嘉鱼发问。

    芽芽犹豫片刻, 还是回答了周嘉鱼的问题, 她抬起手,竟是指了指床边的一面等身镜:“那里。”

    镜子?周嘉鱼闻言走到了镜子面前,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未在镜子上面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

    江旭涛却是想起了什么,颤声道:“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为了防止芽芽吧半夜跑出去。我都不把她的房门给锁掉,但是第二天早晨她还是会出现在废墟里。”

    “芽芽的房间没有摄像头?”周嘉鱼想到了这茬,按照江旭涛他们的条件,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可能会想不到在芽芽的房间里安装摄像头。

    “有。”江旭涛有些无奈,“可是每次一到凌晨,那摄像头的画面就会直接卡住……换了好几款都没有用。”

    几人正在说话,林逐水却是走到了那面镜子旁边。

    周嘉鱼组横在想他要做什么,就见他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硬物,直接朝着镜子砸了过去。咔嚓一声脆响,镜面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在这瞬间周嘉鱼却是清楚的听到了类似肉体撕裂的声音,随即看见碎掉的镜面之上竟是开始冒出殷红的血液……

    看到这样一幕,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芽芽却是哭了起来,抽抽噎噎的喊着:“大哥哥碎了,碎了……”

    “这镜子是特制的,背面贴了一种特殊的符箓。”林逐水蹙眉,弯下腰,捡起了一块镜子的碎片,递给了旁边不明白为什么会碎片会流出血液的周嘉鱼。

    周嘉鱼接过来一看,发现这镜子里居然有夹层,夹层里夹了一些凝固的有些像血液的东西,此时这些东西接触空气之后,再次恢复成了液态,从镜子里面源源不断的流出。

    “镜子是通向阴间的大门。”林珏在旁边道,“我之前就见过,有人用镜子和阴间进行联系……不过能做这种事情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进去了,也会迷失在里面的世界。”

    芽芽哭的累了,靠在了江旭涛的怀里低低的抽噎。

    江旭涛满目担忧,“林先生,这有什么办法找到这个人么?这人到底为什么会找上我们……”

    林逐水淡淡道:“可能是因为你们运气不好住进了那栋骨屋。”他又蹲下,在地上选了一块还算完整的镜面,随即问江旭涛要了朱砂和香烛。

    周嘉鱼站在旁边看着他拿起之前在废墟里找到的照片,放在了镜面的旁边,然后用手指沾着朱砂,开始在镜面上画出一张形状特殊的阵法。

    周嘉鱼他们在旁边乖乖的看着。

    阵法画好后,周嘉鱼清楚的看见照片上面浮起了三个淡淡的黑影,三只黑影从形状上看就是照片上的一家三口,这三个黑影慢慢的飘到镜面上,随即像是被吸进了镜子里面。

    “仔细看着。”林逐水道。

    众人更加集中注意,看见那块碎镜子上出现了三个人影,其中一左一右的两个是黑色的,中间呈现出一个成年男人的形象。这男人的形态非常的特殊,他的双腿似乎有问题,坐在轮椅之上,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斗篷,这斗篷遮住了他的面容,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这个人的外貌太特殊了,周嘉鱼一下子就想起来他之前曾经见过这人——当时他和沈一穷被小米的灵异游戏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出去寻找沈一穷,结果却在酒店的顶楼,看到了这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是他!”周嘉鱼脱口而出。

    其他人没有周嘉鱼看得那么清楚,不过听到他说出的话也知道他肯定是认识这个男人的,林珏问:“怎么?你认识?”

    “那一次小米直播事件的时候,我在顶楼见过这人。”周嘉鱼道,“先生……这人就是当时在楼顶上见到的那个穿着斗篷的男人。”

    林逐水并不意外的嗯了一声。

    这男人的形象只出现了片刻便消失了,林逐水捏着照片:“他就是照片里面的人,这对夫妇已经不在人世。”

    众人陷入沉思之后。

    芽芽哭的累了,又把目光投到了林逐水手里的照片上面,她似乎对照片充满了渴望,只可惜大家都没有要把照片给她的打算。

    江旭涛听的云里雾里:“林先生,您的意思是,你们见过这人?”

    林逐水点点头,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和江旭涛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向了芽芽。芽芽有些害怕林逐水,看见他朝着自己走来,不由自主的躲到了江旭涛的身后。

    林逐水伸手抓住了芽芽的手。

    “啊啊啊!!!”突然凄厉的叫起,芽芽被林逐水抓住的手臂竟然瞬间变黑了,像是无法忍受高温一样,两人接触的位置在眨眼之间开始出现一块块巨大的黑色斑点,仿佛碳化了一般。

    “芽芽!”江旭涛吓了一大跳,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将芽芽从林逐水手里夺过来,不过周嘉鱼赶紧上前拦住他,道:“江先生,您冷静一点,先生不会害芽芽的。”

    “啊啊啊——”小姑娘还在尖叫,她手臂上的黑色斑点开始蔓延到整个手臂,甚至开始朝着脸上和身上扩张。

    “好疼,好疼。”她哭叫着,想要从林逐水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她的力气并没有林逐水那么大,挣扎了一会儿后力道开始变小,身体也软了下来。

    要不是周嘉鱼拦着,江旭涛可能直接冲上去攻击林逐水了,不过周嘉鱼也能理解,毕竟那是他心爱的女儿。

    “呕——”就在芽芽看起来要晕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呕吐。一块一块的东西从她的嘴里呕了出来,周嘉鱼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居然是被砍成了块状的骨头。这些骨头大的有拳头那么大,也不知道芽芽是怎么吞下去,又给完整的吐出来的。

    随着骨头一块块的从她嘴里呕出,芽芽手上的黑斑也开始消退,江旭涛见到此景,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没有再要往前冲了。

    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呕出来之后,芽芽的手臂上的黑斑也不见了,她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虽然眼睛还睁着,却充满了茫然的味道。

    “好了。”林逐水松了手。

    “芽芽,芽芽。”江旭涛冲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爸爸,爸爸。”小姑娘小声的哭了起来,她身上那种不正常的阴郁终于不见了,恢复了属于一个孩子的天真和柔软,她抱着江旭涛的手哭道:“爸爸,我怕。”

    “不怕不怕。”江旭涛摸着芽芽的脑袋,心疼的要命。

    虽然父女情深的画面是挺感人的,但是该问清楚的事,还是得问清楚。待芽芽情绪平静下来之后,众人询问了她一些问题,而芽芽也一一回答了。

    原来当初她找到阁楼里的那些指骨,是被一只老鼠引诱上去的,然而在进了阁楼之后,芽芽就成了那里常客,经常背着她的父母往里面跑,当然,这些事情,江旭涛他们全然一无所知。

    “我看到阁楼上有好多好吃的。”芽芽说,“全是我喜欢的爸爸不让我吃的东西……之后我经常上去……”

    周嘉鱼听着芽芽的话心里有点难受,估计芽芽眼里看见的那些美食,就是这一地乱七八糟的碎骨头。看得人头皮发麻,。

    “林先生,芽芽已经好了么?”江旭涛激动的问。

    “我开几剂药,你给她按时喝了。”林逐水道,“身体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比一般孩子弱一些。”

    江旭涛闻言咬牙切齿的骂那始作俑者,说那人居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林逐水捏着照片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慢慢道:“没关系,他早晚会找上门来。”听林逐水的意思,这照片对于那斗篷人显然有着特殊的意义。

    周嘉鱼猜测照片上的夫妻就是斗篷人的父母,也就是他们当时建造出这一栋涉及了两百多条人命的骨屋。

    处理好了芽芽的事,众人便打算离开。

    周嘉鱼在回去的路上说徐惊火和那个斗篷人会不会有关系,毕竟佘山的时候,徐惊火也提到了阴灵之契的事情。

    “有可能啊。”林珏说,“我觉得徐惊火能干出那些事情,身后肯定是有人怂恿的,你说的斗篷人我没见过,逐水,他什么情况?”

    林逐水说:“徐惊火的确和他们在一起。”

    这话大约坐实了周嘉鱼的猜测,他仔细的理顺了思路之后,又发现了一件事:“我怎么觉得徐惊火干的那些事儿,好像都和复活有关系呢……”

    林珏一愣。

    “艳红岫被变成了僵尸复活了,学校里埋着可以复活人的鲛人骨头,小米游戏失误本该殒命,却因为和那些脏东西签订了契约活了下来……”周嘉鱼说,“难道斗篷人是想复活谁?”

    “会不会是他的父母啊?”沈一穷说,“照片上那对夫妻不都死了么。”

    但这个问题目前是没有答案的,只能由着大家猜测。

    今天忙了一天,大家都有些累了,便去了附近的酒店休息。

    周嘉鱼住在林逐水的旁边,本来开放的时候林珏开玩笑说你们两个就应该住一间大床房的,但是周嘉鱼哼哼唧唧半天还是没能厚下脸皮和林逐水蹭一间房。

    周嘉鱼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慢慢的睡了过去。

    “咚咚咚。”刺耳的敲门声将周嘉鱼从梦中唤醒,周嘉鱼朦胧之中睁开眼,看到了窗外深沉的夜色。

    “谁啊?”周嘉鱼问,他拿起手机看了眼,发现现在是凌晨一点,正值午夜。

    如果是之前,周嘉鱼估计已经到门口准备开门了,但是经历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