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斗篷
    “芽芽?”被自家女儿太过诡异的笑容吓了一跳, 江旭涛差点没抱住。

    “大哥哥找的就是这个。”芽芽这么说着, 挣扎着又要从父亲的怀里出来,这下江旭涛松了口,让她站到了地上。一落地, 芽芽就跑到了铁箱之前,想要伸出手拿过那个相框。

    周嘉鱼直接站起来没让她得逞:“大哥哥?芽芽, 你说的那个大哥哥是谁?”

    “就是大哥哥呀。”芽芽的目光仿佛凝在了周嘉鱼手里的相框上面, 她道:“如果不把相框给大哥哥,他每天都会来找我的。”

    周嘉鱼道:“他每天都会来你家?”

    芽芽居然点了点头。

    看着她的答案,江旭涛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脸色都白了,他道:“芽芽, 到底是怎么回事?”

    芽芽看了江旭涛一眼,没有应话。

    “我们去芽芽住的房间里看看。”林珏说。

    接下来一行人来到了芽芽的卧室。芽芽的卧室非常的可爱,墙壁是漂亮的粉色, 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地毯,无论是色调还是装饰, 都充满了温暖的味道。然而芽芽回到这里,却没有露出什么愉快的表情,在江旭涛的怀中表情看起来格外冷漠。

    “芽芽,你说的哥哥是从哪里来找你的?”周嘉鱼发问。

    芽芽犹豫片刻, 还是回答了周嘉鱼的问题, 她抬起手,竟是指了指床边的一面等身镜:“那里。”

    镜子?周嘉鱼闻言走到了镜子面前,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未在镜子上面发现什么异样的东西。

    江旭涛却是想起了什么,颤声道:“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为了防止芽芽吧半夜跑出去。我都不把她的房门给锁掉,但是第二天早晨她还是会出现在废墟里。”

    “芽芽的房间没有摄像头?”周嘉鱼想到了这茬,按照江旭涛他们的条件,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可能会想不到在芽芽的房间里安装摄像头。

    “有。”江旭涛有些无奈,“可是每次一到凌晨,那摄像头的画面就会直接卡住……换了好几款都没有用。”

    几人正在说话,林逐水却是走到了那面镜子旁边。

    周嘉鱼组横在想他要做什么,就见他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硬物,直接朝着镜子砸了过去。咔嚓一声脆响,镜面碎成了无数的碎片,在这瞬间周嘉鱼却是清楚的听到了类似肉体撕裂的声音,随即看见碎掉的镜面之上竟是开始冒出殷红的血液……

    看到这样一幕,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芽芽却是哭了起来,抽抽噎噎的喊着:“大哥哥碎了,碎了……”

    “这镜子是特制的,背面贴了一种特殊的符箓。”林逐水蹙眉,弯下腰,捡起了一块镜子的碎片,递给了旁边不明白为什么会碎片会流出血液的周嘉鱼。

    周嘉鱼接过来一看,发现这镜子里居然有夹层,夹层里夹了一些凝固的有些像血液的东西,此时这些东西接触空气之后,再次恢复成了液态,从镜子里面源源不断的流出。

    “镜子是通向阴间的大门。”林珏在旁边道,“我之前就见过,有人用镜子和阴间进行联系……不过能做这种事情的人并不多,大部分人进去了,也会迷失在里面的世界。”

    芽芽哭的累了,靠在了江旭涛的怀里低低的抽噎。

    江旭涛满目担忧,“林先生,这有什么办法找到这个人么?这人到底为什么会找上我们……”

    林逐水淡淡道:“可能是因为你们运气不好住进了那栋骨屋。”他又蹲下,在地上选了一块还算完整的镜面,随即问江旭涛要了朱砂和香烛。

    周嘉鱼站在旁边看着他拿起之前在废墟里找到的照片,放在了镜面的旁边,然后用手指沾着朱砂,开始在镜面上画出一张形状特殊的阵法。

    周嘉鱼他们在旁边乖乖的看着。

    阵法画好后,周嘉鱼清楚的看见照片上面浮起了三个淡淡的黑影,三只黑影从形状上看就是照片上的一家三口,这三个黑影慢慢的飘到镜面上,随即像是被吸进了镜子里面。

    “仔细看着。”林逐水道。

    众人更加集中注意,看见那块碎镜子上出现了三个人影,其中一左一右的两个是黑色的,中间呈现出一个成年男人的形象。这男人的形态非常的特殊,他的双腿似乎有问题,坐在轮椅之上,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斗篷,这斗篷遮住了他的面容,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这个人的外貌太特殊了,周嘉鱼一下子就想起来他之前曾经见过这人——当时他和沈一穷被小米的灵异游戏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出去寻找沈一穷,结果却在酒店的顶楼,看到了这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是他!”周嘉鱼脱口而出。

    其他人没有周嘉鱼看得那么清楚,不过听到他说出的话也知道他肯定是认识这个男人的,林珏问:“怎么?你认识?”

    “那一次小米直播事件的时候,我在顶楼见过这人。”周嘉鱼道,“先生……这人就是当时在楼顶上见到的那个穿着斗篷的男人。”

    林逐水并不意外的嗯了一声。

    这男人的形象只出现了片刻便消失了,林逐水捏着照片:“他就是照片里面的人,这对夫妇已经不在人世。”

    众人陷入沉思之后。

    芽芽哭的累了,又把目光投到了林逐水手里的照片上面,她似乎对照片充满了渴望,只可惜大家都没有要把照片给她的打算。

    江旭涛听的云里雾里:“林先生,您的意思是,你们见过这人?”

    林逐水点点头,他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和江旭涛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向了芽芽。芽芽有些害怕林逐水,看见他朝着自己走来,不由自主的躲到了江旭涛的身后。

    林逐水伸手抓住了芽芽的手。

    “啊啊啊!!!”突然凄厉的叫起,芽芽被林逐水抓住的手臂竟然瞬间变黑了,像是无法忍受高温一样,两人接触的位置在眨眼之间开始出现一块块巨大的黑色斑点,仿佛碳化了一般。

    “芽芽!”江旭涛吓了一大跳,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将芽芽从林逐水手里夺过来,不过周嘉鱼赶紧上前拦住他,道:“江先生,您冷静一点,先生不会害芽芽的。”

    “啊啊啊——”小姑娘还在尖叫,她手臂上的黑色斑点开始蔓延到整个手臂,甚至开始朝着脸上和身上扩张。

    “好疼,好疼。”她哭叫着,想要从林逐水的手里挣脱出来,可是她的力气并没有林逐水那么大,挣扎了一会儿后力道开始变小,身体也软了下来。

    要不是周嘉鱼拦着,江旭涛可能直接冲上去攻击林逐水了,不过周嘉鱼也能理解,毕竟那是他心爱的女儿。

    “呕——”就在芽芽看起来要晕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呕吐。一块一块的东西从她的嘴里呕了出来,周嘉鱼仔细看了看,才发现那居然是被砍成了块状的骨头。这些骨头大的有拳头那么大,也不知道芽芽是怎么吞下去,又给完整的吐出来的。

    随着骨头一块块的从她嘴里呕出,芽芽手上的黑斑也开始消退,江旭涛见到此景,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没有再要往前冲了。

    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呕出来之后,芽芽的手臂上的黑斑也不见了,她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虽然眼睛还睁着,却充满了茫然的味道。

    “好了。”林逐水松了手。

    “芽芽,芽芽。”江旭涛冲过去,抱住了自己的女儿。

    “爸爸,爸爸。”小姑娘小声的哭了起来,她身上那种不正常的阴郁终于不见了,恢复了属于一个孩子的天真和柔软,她抱着江旭涛的手哭道:“爸爸,我怕。”

    “不怕不怕。”江旭涛摸着芽芽的脑袋,心疼的要命。

    虽然父女情深的画面是挺感人的,但是该问清楚的事,还是得问清楚。待芽芽情绪平静下来之后,众人询问了她一些问题,而芽芽也一一回答了。

    原来当初她找到阁楼里的那些指骨,是被一只老鼠引诱上去的,然而在进了阁楼之后,芽芽就成了那里常客,经常背着她的父母往里面跑,当然,这些事情,江旭涛他们全然一无所知。

    “我看到阁楼上有好多好吃的。”芽芽说,“全是我喜欢的爸爸不让我吃的东西……之后我经常上去……”

    周嘉鱼听着芽芽的话心里有点难受,估计芽芽眼里看见的那些美食,就是这一地乱七八糟的碎骨头。看得人头皮发麻,。

    “林先生,芽芽已经好了么?”江旭涛激动的问。

    “我开几剂药,你给她按时喝了。”林逐水道,“身体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比一般孩子弱一些。”

    江旭涛闻言咬牙切齿的骂那始作俑者,说那人居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

    林逐水捏着照片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慢慢道:“没关系,他早晚会找上门来。”听林逐水的意思,这照片对于那斗篷人显然有着特殊的意义。

    周嘉鱼猜测照片上的夫妻就是斗篷人的父母,也就是他们当时建造出这一栋涉及了两百多条人命的骨屋。

    处理好了芽芽的事,众人便打算离开。

    周嘉鱼在回去的路上说徐惊火和那个斗篷人会不会有关系,毕竟佘山的时候,徐惊火也提到了阴灵之契的事情。

    “有可能啊。”林珏说,“我觉得徐惊火能干出那些事情,身后肯定是有人怂恿的,你说的斗篷人我没见过,逐水,他什么情况?”

    林逐水说:“徐惊火的确和他们在一起。”

    这话大约坐实了周嘉鱼的猜测,他仔细的理顺了思路之后,又发现了一件事:“我怎么觉得徐惊火干的那些事儿,好像都和复活有关系呢……”

    林珏一愣。

    “艳红岫被变成了僵尸复活了,学校里埋着可以复活人的鲛人骨头,小米游戏失误本该殒命,却因为和那些脏东西签订了契约活了下来……”周嘉鱼说,“难道斗篷人是想复活谁?”

    “会不会是他的父母啊?”沈一穷说,“照片上那对夫妻不都死了么。”

    但这个问题目前是没有答案的,只能由着大家猜测。

    今天忙了一天,大家都有些累了,便去了附近的酒店休息。

    周嘉鱼住在林逐水的旁边,本来开放的时候林珏开玩笑说你们两个就应该住一间大床房的,但是周嘉鱼哼哼唧唧半天还是没能厚下脸皮和林逐水蹭一间房。

    周嘉鱼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慢慢的睡了过去。

    “咚咚咚。”刺耳的敲门声将周嘉鱼从梦中唤醒,周嘉鱼朦胧之中睁开眼,看到了窗外深沉的夜色。

    “谁啊?”周嘉鱼问,他拿起手机看了眼,发现现在是凌晨一点,正值午夜。

    如果是之前,周嘉鱼估计已经到门口准备开门了,但是经历了之前的那些情况,周嘉鱼躺在床上没动。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继续响着,刺的人头疼,外面的人不肯说话,周嘉鱼心里便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想了想,慢慢的爬起来,走到门边。

    “谁在外面?”周嘉鱼问。

    “你好。”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周嘉鱼说:“你有什么事?”他补充了一句,“我不需要特殊服务啊。”

    男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这句话把他噎着了,男人沉默了好久,才轻声道了句:“你是周嘉鱼么,我找你有些事。”

    周嘉鱼说:“什么事?”

    “我有东西落在你身上了。”男人的声音说。

    这句话,简直就是恐怖故事里面精句了,周嘉鱼没敢问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真怕男人说我把头掉你身上了。

    机智的用沉默拒绝了下面的对话,周嘉鱼回到床边拿起手机打电话。

    “喂。”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了林逐水的声音。

    “先生!”周嘉鱼的声音稍微有些紧张,他道,“我的屋子外面有个人,说来找我有事,我怕那是脏东西……”

    “等我。”林逐水说。

    电话并未挂断,周嘉鱼听到隔壁响起了开门的声音,随即是脚步声,林逐水似乎走到了他的房门门口,在电话里道:“出来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这才到门边开了门,他看见林逐水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之前那个和他说话的男声已经不见了。

    “没人么?”周嘉鱼挠挠头,“刚才还在这里呢……”

    林逐水却是微微偏了偏头,道:“走廊有人。”

    周嘉鱼闻言朝着林逐水偏头的方向看去,居然真的在走廊尽头看到了一个人,还是一个熟人——那个之前他们还在讨论的斗篷人。

    他还是披着头蓬坐在轮椅上,斗篷掩盖了他的容貌和身体,让人无法清楚的辨识出他的年龄。

    “林先生。”他滑着轮椅,慢慢的过来了。

    林逐水的表情冷漠如冰,一语不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先生,我来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了。”男人这么说着,“您会还给我的吧?”

    他大概说的就是那张在林逐水手上的照片。

    林逐水的下巴扬起一个冷漠的弧度:“那你是不是要把你手上欠着的人命先还了?”

    “您真会说笑。”男人闻言却是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很好听,笑起来有种蛊惑人心的味道,“我手上沾没沾人命,您还不知道么?”

    林逐水冷笑起来:“何必自欺欺人?”

    “看来您是不打算还给我了。”男人似乎有些遗憾,轻轻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您就暂时帮我保管吧。”他说着转了身,似乎打算离开。

    周嘉鱼正欲上前拦住他,却见林逐水摇了摇头:“不是他本人。”

    男人滑轮椅,在快要拐过拐角的时候,突然停住了,扭头看向他们。

    周嘉鱼正在奇怪他要做什么,这男人竟是缓缓开口,似笑非笑的从嘴里冒出一句话:“林先生,您可知道您的徒弟对您抱了什么心思?”

    周嘉鱼愣住,林逐水挑眉。

    “他可是希望您吻他,抱他,和他干点男女之间的勾当。”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呆愣给了男人某种错误的信号,这男人笑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恶毒的味道,“您可得好好想想,当您手把手教导他的时候,他心里在想点什么。”

    周嘉鱼心里腾地升起一层火气,心想这人真是有够恶毒的,若不是林逐水对他有意,他对林逐水的心思突然被挑明,恐怕他和林逐水都会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不过万幸……周嘉鱼直接握住了身侧林逐水的手,侧过头对着他家先生下巴上就亲了一口,微笑道:“不劳你费心,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男人:“……”

    周嘉鱼明显看见他这男人的扶着轮椅的手青筋暴起。

    周嘉鱼还嫌不够,亲了林逐水的下巴之后又亲了亲林逐水的嘴唇,还伸手搂着林逐水的腰,道:“您慢走啊,下楼梯的时候小心点,我们就不送了。”

    男人咬牙切齿道:“林逐水,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林逐水的表情一直很淡,此时闻言却露出一个笑容,他没有理会那男人,而是伸手摸了摸周嘉鱼的脑袋,道:“走,回去了。”

    周嘉鱼嗯了声,接着两人牵着手回了林逐水的房间。

    在进房之前周嘉鱼又朝着走廊尽头看了一眼,看见本该坐在那儿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先生。”进屋后,周嘉鱼问,“您说不是他本人是什么意思啊?”

    “那只是一个幻象。”林逐水说,“你真当他真人敢出现在我面前来取东西?”

    倒也是,不过周嘉鱼还是有点不高兴,觉得那人真是够讨厌的,如果不是他和林逐水已经表白了心意,恐怕当时就想自我了断。而且周嘉鱼想起了那次他和林珏他们吃夜宵时进入幻象拒绝那个假徐入妄告白的事儿,他猜测这人应该就是这么知道他心思的。

    “怎么了?”林逐水也察觉出周嘉鱼心情不好。

    “没事。”周嘉鱼说,“我就是想着,若是先生对我没那方面的想法,又被这人强行挑明……会赶我走吗?”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闻言却是笑了:“这世间哪有那么多若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这是既定的事实,又何必去为没有发生的事情苦恼。”

    周嘉鱼恍然,觉得自己的确是有些患得患失,不过和林逐水在一起这件事,到底是太像梦想成真,总让他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晚上别回去了。”林逐水道,“就睡在我这边,不然他可能还回去骚扰你。”

    周嘉鱼听着林逐水的邀请,道了声好同意了。

    虽然之前两人已经同床共枕过,可在确定关系后,却是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

    周嘉鱼躺在林逐水的身边,本以为自己会有点紧张导致失眠,谁知道刚躺下去没几分钟就睡了过去,两眼一闭就陷入了深眠之中。

    这一觉周嘉鱼睡的极好,他最喜欢的那股子独属林逐水的淡淡檀香气息,一直环绕在他的身边,从头到尾一个梦也没有做。

    待他第二天醒来时,睁开就看到了林逐水的侧颜,他被林逐水搂在怀中,脸贴着那结实温热的胸膛。

    其实如果观看外表,周嘉鱼本以为林逐水的身体会有些瘦弱,但细致的接触之后,他才发现林逐水是典型的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无论是手上亦或者胸膛,肌肉分布都匀称且结实,周嘉鱼伸手戳了一下,感觉手感硬硬的。

    两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周嘉鱼觉得自己幸福的简直要晕过去了,他悄咪咪的亲了亲林逐水的下巴,又亲了亲他的脸颊,接着是睫毛,额头……

    周嘉鱼亲的起劲儿,没发现身侧的人呼吸开始变浅,待他亲吻到嘴角的时候,本来搂着他的手臂忽的一紧,将他带入了怀中,两人的身体毫无间隙的贴合在了一起。

    “先生!”周嘉鱼吓了一跳,“你醒啦……”

    林逐水说:“怎么不继续了?”

    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含糊的敷衍了两句。

    林逐水忽的道:“之前我一直不想让你再叫我先生。”

    周嘉鱼:“啊?为什么?”

    林逐水道:“因为听起来很生分。”

    周嘉鱼有些不明白,他自己是很喜欢这个称呼的。

    “不过现在倒也还好。”林逐水笑了起来,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周嘉鱼的唇,声音又低又哑:“因为我发现,先生这个称呼,还有别的意思。”

    周嘉鱼马上明白了。

    “再叫一声听听。”林逐水说。

    周嘉鱼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咬林逐水的手指,缓缓喊出一声:“先生。”

    林逐水的气息忽的有些重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七月半,中元节,我就不说节日快乐了(。

    还有刚发现最近几天丟营养液的读者名字全乱码了,我还在想咋这么多生僻字,是什么奇怪的组织还是什么新的流行趋势吗……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手.榴.弹x3

    感谢 柳橙奶昔 的火箭炮x1

    感谢 hydevive 的火箭炮x1

    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 的手.榴.弹x1

    感谢 王紫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石上胭脂 的手.榴.弹x1

    感谢 宫瑶 的手.榴.弹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2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

    感谢 小淤青 的地.雷x2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

    感谢 我想天天 的地.雷x1感谢 繁花 的地.雷x1感谢 同学Z 的地.雷x1

    感谢 弋千秋 的地.雷x1感谢 寒露 的地.雷x1

    感谢 请你吃咖喱 的地.雷x1

    感谢 天线宝宝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感谢 小黑 的地.雷x1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感谢 言若言言阎 的地.雷x1感谢 月夕节 的地.雷x1

    感谢 愣神二宝 的地.雷x1感谢 木越 的地.雷x1感谢 24631338 的地.雷x1

    感谢 话匣子 的地.雷x1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1

    感谢 不能咬狗 的地.雷x1感谢 鲨鲨 的地.雷x1

    感谢 太太今天开车了么 的地.雷x1感谢 杰小西 的地.雷x1

    感谢 作者家的余粮 的地.雷x1

    感谢 小青鱼Z 的地.雷x1感谢 千寻 的地.雷x1

    感谢 花城的骨灰 的地.雷x1感谢 蛋奶酥酥酥酥酥蘇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shirley 的地.雷x1感谢 Daniel 的地.雷x1

    感谢 小小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温水煮白粥 的地.雷x1感谢 团子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