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骨屋后续
    年味浓起来之后, 天气也越来越冷。周嘉鱼简直像一头需要冬眠的熊, 穿的越来越厚,行动也越来越缓慢。不过他感觉自己到底是比去年强上不少,因为至少冷的时候, 可以凑在林逐水的怀里取暖了。

    年夜饭是周嘉鱼和几个徒弟一起做得,当然是周嘉鱼掌勺, 做的菜品都是大家最喜欢的类型。黄鼠狼的毛皮也换上了厚厚的冬装, 摸起来手感特别好,小纸很无耻的赖在它的身上天天薅它的毛。

    周嘉鱼开始还劝几句怕小纸又把黄鼠狼给薅秃了,但是见黄鼠狼自己都不在意, 就再没在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年关将近,来林家拜年的人多了起来, 大部分人都被拦在了外面,但也有能进来的,比如林珀的父亲, 林逐水名义上的哥哥,就过来了一趟。

    然而他来之后和林逐水的相处过程并不愉快, 林逐水全程把他当空气,林珏只好招呼了几句。林珀的父亲见到林逐水这态度也不高兴,可又不能发作,等要开饭的时候, 林逐水说了一句:“中午了。”

    这种情况下, 一般人下一句话大概都是留在这儿吃顿饭吧,可林逐水显然不是一般人, 所以他薄唇轻启,淡淡道:“请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这就要赶人,林珀的父亲脸色铁青,最惨的是一屋子的人里没一个敢打圆场的,连林珏都在假装玩手机没接话。

    于是最后林珀的父亲气呼呼的走了,周嘉鱼这会儿才小声的说了句:“大家来吃饭吧,我做了松鼠桂鱼还有红烧小羊排……”

    一听到菜名,屋子里凝固的气氛瞬间欢腾起来。

    关于林逐水和林家的关系,某天晚上林珏悄悄的告诉了周嘉鱼详细的原委。原来当年在发现林逐水的体质有问题之后,林逐水的父母想要争取时间,于是便去问林家讨要一块珍贵的阴性古玉。那古玉可以抑制林逐水的极阳体质,给他们多一些救林逐水的时间。

    谁知道林家听到夫妻二人的要求后竟是直接拒绝了,并且当时的林家家主表示林逐水的命根本不可能改变,用这块古玉纯属浪费。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逐水的父母铤而走险,使用了一种极为凶险的法子,改变林逐水的命运的同时,也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那法子到底是什么,我们至今都不知道。”林珏说,“这事情发生之后,就成了逐水心里的一个坎,和林家再也亲近不起来了。”

    周嘉鱼听完之后心里有点难受,林逐水的父母为了让他活过十八,显然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不知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能不能知道自己的愿望达成了。

    “没事儿就多往逐水那儿跑跑吧。”林珏道,“这边人太多了,也不好操做。”

    周嘉鱼惊了:“操作??”

    林珏显然是老司机了,一字一顿的把这两个字分开重重的念:“操、做。”

    周嘉鱼对着林珏做出了个抱拳佩服的手势。

    周嘉鱼在这方面到底没什么经验,他听倒是听过,可从来未曾实践,在林珏的提醒下私心想要多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于是悄咪咪的想去网上下载一些相关的影片,给自己培训培训。

    然而作为一个平时不怎么看片的人,周嘉鱼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入门的地方,无奈之下,他只能隐晦的问了徐入妄,徐入妄也是gay,肯定知道的比他多。

    徐入妄听到周嘉鱼想要的东西之后,问的第一句话是:“你和谁在一起了。”

    周嘉鱼说:“你猜。”

    徐入妄说:“卧槽,你别他妈的他告诉我你和林逐水在一起了。”

    周嘉鱼:“唔……”

    徐入妄发过来一排的感叹号,最后面竖起了个大拇指。

    周嘉鱼说:“所以,你有那个吗?”

    徐入妄道:“你要哪个国家的?”

    周嘉鱼道:“都行。”他说完这话补充了一句,“先来委婉一点的。”一上来就太刺激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徐入妄嗯了声,给周嘉鱼发了几个网址,周嘉鱼缓缓将鼠标移上去,点开了那个网址。

    网页刷开,出现了一对坐在床上的男孩,随着进度条往前推,周嘉鱼的呼吸变得有些粗,耳根也跟着发红,他暂停了一下,抽了一根烟,然后才再回来屏幕前。

    那天晚上,周嘉鱼去了三趟厕所,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林逐水也在,他躺在周嘉鱼的身边,侧着身温柔的看着他。

    那双一直闭着的眸子也睁开了,黑色的瞳孔里,透出的是让人溺毙的温柔。周嘉鱼和他拥抱在一起,感觉身体仿着了火,他低低的叫着先生的名字,灵魂被灼热的温度融化。

    第二天周嘉鱼醒来时,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他赶紧下楼去洗干净裤子,结果在厕所里很不凑巧的遇到了起来晨跑的沈一穷。

    沈一穷也是个精力过旺的青春期少年,看见周嘉鱼在洗裤子就露出了然之色,说哟,昨晚和哪个小姐姐在梦里见面了。

    周嘉鱼幽幽的瞅了他一眼。

    沈一穷挠挠头后,恍然:“……不是小姐姐是小哥哥?”

    周嘉鱼还是没吭声。

    沈一穷的表情僵硬起来:“难不成是先生……”

    周嘉鱼愤怒的把裤衩一摔:“你再废话中午就吃你自己做的面条去。”

    沈一穷做了一个给自己嘴巴拉上拉链的手势,赶紧溜了。

    因为昨晚的梦,周嘉鱼看到林逐水时都觉得挺不好意思,虽然两人确定了关系,也直接过吻。但看到真人总会想起昨天晚上梦境里的林逐水,周嘉鱼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嘴里刨饭,完全不敢抬头。

    他正刨着,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周嘉鱼按下通话键:“喂。”

    “您的包裹到了。”居然是快递员。

    “包裹?”大概是之前小金龙给他们的阴影太深了,一听到包裹两个字周嘉鱼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他说,“别给我,我没买东西……”

    “是徐惊火先生送来的。”快递员补充。

    周嘉鱼一听到徐惊火这名字,表情凝滞片刻,还是松了口气:“那你放在门卫的那里吧。”

    “好的。”快递员挂断了电话。

    周嘉鱼把电话放下,迟疑道:“是快递员,说徐惊火给我寄了一个包裹。”

    显然大家都对着名字很敏感,还在吃饭菜的动作瞬间停了,林珏蹙眉:“徐惊火?他给你寄包裹做什么?”

    “不知道啊,我和他又不熟。”周嘉鱼说,“我让快递员把包裹放在门口了,我过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林逐水放下了筷子,站起来。

    周嘉鱼也没有逞强,毕竟万一包裹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林逐水肯定会先发现的。

    到了门口,周嘉鱼看到了快递员口中的包裹。那是一个很小的包裹,看起来像是一个笔记本。

    周嘉鱼拿在手里捏了捏,感觉是一个有点硬的盒子,林逐水对着他伸出手:“给我看看。”

    周嘉鱼把包裹递了过去。

    林逐水拿着包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没有脏东西,打开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得到了林逐水的允许,便将包裹的外皮拆了下来,外皮剥开后,露出里面一个小小的木盒,木盒四四方方,不过笔记本大小,看厚度也挺薄的。

    “是个盒子。”周嘉鱼研究了一会儿,在盒子的顶上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按钮,“里面好像放着东西。”

    林逐水道:“我来。”

    周嘉鱼把盒子递给了林逐水。

    林逐水手指微微动弹,按下了盒子上的那个按钮。咔嚓一声,盒子里面弹出了一个小小的抽屉,周嘉鱼看见林逐水将小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纸?”林逐水微微蹙眉,似乎也不明白这是什么。

    周嘉鱼接过那张纸,发现木盒中放的是一张很薄的牛皮纸,纸色呈现出一种陈旧的黄,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撕下来的,还能看到边缘的凹凸不平。周嘉鱼上下翻找了一下,都没有看见什么特殊之处:“纸上什么都没有。”

    林逐水陷入了沉思,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周嘉鱼也不敢打扰他,就在旁边静静的站着,片刻之后,林逐水开口:“先回去吧。”

    “嗯。”周嘉鱼点点头。

    家里的人都挺好奇徐惊火到底给周嘉鱼寄了什么,在看到那张平平无奇的牛皮纸后,全露出满头雾水的表情。

    “为什么会寄纸?”林珏捏着纸研究了一圈,没有在纸上发现任何异样,这好像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纸张,没有别的气息。

    “不知道。”周嘉鱼也不明白。他对徐惊火并不熟悉,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

    林逐水的手指点着桌面,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众人讨论了一圈了,他才道:“先留着,既然他寄给你这东西,应该有什么用处。”

    周嘉鱼想着只能如此了。于是他将纸又放回了木盒中,小心翼翼的锁进了自己房间里的柜子。

    这个包裹仿佛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插曲,并未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变化。

    年一过,林逐水又变得忙碌了起来,相请求他帮忙的人开始变多,有的人能拦下,有的人却不得不接待。

    比如这几天林逐水就在给一个年轻姑娘看相。

    “林先生,您能帮我看看姻缘吗?”那姑娘问出的是大部分年轻女孩都很担心的问题。

    林逐水轻轻的捏了一下姑娘的手,随即放开了:“你家里是不是养了什么动物。”

    “动物?”姑娘仔细想了想,“我喜欢动物,养的挺多的……猫狗都有。”

    “特殊一点的。”林逐水道。

    “特殊……”姑娘思来想去,忽的灵光一现,“哦!我养了一只白色的狐狸!”

    林逐水说:“把狐狸放了。”

    姑娘一听就有点不乐意:“但那狐狸我可喜欢了,长得漂亮又通人性……”

    林逐水说:“所以你要狐狸还是要男朋友?”

    姑娘又开始纠结,委委屈屈的说不能都要吗。

    林逐水不说爱护,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

    最后姑娘妥协了,说回去就把狐狸放生,随后又担心自己养狐狸养的太久会不会让它失去了捕食的能力,看样子是真喜欢这宠物。

    林逐水最后说了一句,他说:“狐狸必须放到野外,越远越好,以后也不要养这类动物了。”

    “为什么呢?”姑娘问。

    “因为他们会嫉妒。”林逐水道,“嫉妒的动物有时候比人更可怕。”

    姑娘闻言露出有些害怕的表情,点点头之后又问了些细节,才起身告辞。

    林逐水做这些事的时候,周嘉鱼就在旁边站着,多少能积累一点经验,这姑娘额头有漂亮的美人尖,眼角上扬是标准的桃花眼,按理说桃花运应该很不错,却没想到在被姻缘之事所困。

    “狐狸也招桃花。”在姑娘离开后,林逐水给周嘉鱼上了一课,“但这桃花多了,反而易成煞,凡事都要适量而至。”

    周嘉鱼点点头。

    从S市回来之后,林珏后续跟进了骨头房子那事。在报警之后,那房子被警方派专人拆除,一共找到了两百多具尸骨,这些尸骨被打散之后全部镶嵌进了墙壁里面,按照骨头的长短顺序排列,虽然没有看到现场,可光是听到这描述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事情太耸人听闻了,涉及的受害者数量也实在是太大,如果被媒体知道了肯定得闹出一个大新闻,好在警方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没有被曝,虽然在业内已经传开,但至少普通民众们是不知道的。

    详细的调查了房子里居住过的居民后,警方也得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