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骨屋后续
    年味浓起来之后, 天气也越来越冷。周嘉鱼简直像一头需要冬眠的熊, 穿的越来越厚,行动也越来越缓慢。不过他感觉自己到底是比去年强上不少,因为至少冷的时候, 可以凑在林逐水的怀里取暖了。

    年夜饭是周嘉鱼和几个徒弟一起做得,当然是周嘉鱼掌勺, 做的菜品都是大家最喜欢的类型。黄鼠狼的毛皮也换上了厚厚的冬装, 摸起来手感特别好,小纸很无耻的赖在它的身上天天薅它的毛。

    周嘉鱼开始还劝几句怕小纸又把黄鼠狼给薅秃了,但是见黄鼠狼自己都不在意, 就再没在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年关将近,来林家拜年的人多了起来, 大部分人都被拦在了外面,但也有能进来的,比如林珀的父亲, 林逐水名义上的哥哥,就过来了一趟。

    然而他来之后和林逐水的相处过程并不愉快, 林逐水全程把他当空气,林珏只好招呼了几句。林珀的父亲见到林逐水这态度也不高兴,可又不能发作,等要开饭的时候, 林逐水说了一句:“中午了。”

    这种情况下, 一般人下一句话大概都是留在这儿吃顿饭吧,可林逐水显然不是一般人, 所以他薄唇轻启,淡淡道:“请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这就要赶人,林珀的父亲脸色铁青,最惨的是一屋子的人里没一个敢打圆场的,连林珏都在假装玩手机没接话。

    于是最后林珀的父亲气呼呼的走了,周嘉鱼这会儿才小声的说了句:“大家来吃饭吧,我做了松鼠桂鱼还有红烧小羊排……”

    一听到菜名,屋子里凝固的气氛瞬间欢腾起来。

    关于林逐水和林家的关系,某天晚上林珏悄悄的告诉了周嘉鱼详细的原委。原来当年在发现林逐水的体质有问题之后,林逐水的父母想要争取时间,于是便去问林家讨要一块珍贵的阴性古玉。那古玉可以抑制林逐水的极阳体质,给他们多一些救林逐水的时间。

    谁知道林家听到夫妻二人的要求后竟是直接拒绝了,并且当时的林家家主表示林逐水的命根本不可能改变,用这块古玉纯属浪费。在这样的情况下,林逐水的父母铤而走险,使用了一种极为凶险的法子,改变林逐水的命运的同时,也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那法子到底是什么,我们至今都不知道。”林珏说,“这事情发生之后,就成了逐水心里的一个坎,和林家再也亲近不起来了。”

    周嘉鱼听完之后心里有点难受,林逐水的父母为了让他活过十八,显然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不知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后,能不能知道自己的愿望达成了。

    “没事儿就多往逐水那儿跑跑吧。”林珏道,“这边人太多了,也不好操做。”

    周嘉鱼惊了:“操作??”

    林珏显然是老司机了,一字一顿的把这两个字分开重重的念:“操、做。”

    周嘉鱼对着林珏做出了个抱拳佩服的手势。

    周嘉鱼在这方面到底没什么经验,他听倒是听过,可从来未曾实践,在林珏的提醒下私心想要多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内容。于是悄咪咪的想去网上下载一些相关的影片,给自己培训培训。

    然而作为一个平时不怎么看片的人,周嘉鱼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入门的地方,无奈之下,他只能隐晦的问了徐入妄,徐入妄也是gay,肯定知道的比他多。

    徐入妄听到周嘉鱼想要的东西之后,问的第一句话是:“你和谁在一起了。”

    周嘉鱼说:“你猜。”

    徐入妄说:“卧槽,你别他妈的他告诉我你和林逐水在一起了。”

    周嘉鱼:“唔……”

    徐入妄发过来一排的感叹号,最后面竖起了个大拇指。

    周嘉鱼说:“所以,你有那个吗?”

    徐入妄道:“你要哪个国家的?”

    周嘉鱼道:“都行。”他说完这话补充了一句,“先来委婉一点的。”一上来就太刺激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徐入妄嗯了声,给周嘉鱼发了几个网址,周嘉鱼缓缓将鼠标移上去,点开了那个网址。

    网页刷开,出现了一对坐在床上的男孩,随着进度条往前推,周嘉鱼的呼吸变得有些粗,耳根也跟着发红,他暂停了一下,抽了一根烟,然后才再回来屏幕前。

    那天晚上,周嘉鱼去了三趟厕所,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林逐水也在,他躺在周嘉鱼的身边,侧着身温柔的看着他。

    那双一直闭着的眸子也睁开了,黑色的瞳孔里,透出的是让人溺毙的温柔。周嘉鱼和他拥抱在一起,感觉身体仿着了火,他低低的叫着先生的名字,灵魂被灼热的温度融化。

    第二天周嘉鱼醒来时,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裤子湿了,他赶紧下楼去洗干净裤子,结果在厕所里很不凑巧的遇到了起来晨跑的沈一穷。

    沈一穷也是个精力过旺的青春期少年,看见周嘉鱼在洗裤子就露出了然之色,说哟,昨晚和哪个小姐姐在梦里见面了。

    周嘉鱼幽幽的瞅了他一眼。

    沈一穷挠挠头后,恍然:“……不是小姐姐是小哥哥?”

    周嘉鱼还是没吭声。

    沈一穷的表情僵硬起来:“难不成是先生……”

    周嘉鱼愤怒的把裤衩一摔:“你再废话中午就吃你自己做的面条去。”

    沈一穷做了一个给自己嘴巴拉上拉链的手势,赶紧溜了。

    因为昨晚的梦,周嘉鱼看到林逐水时都觉得挺不好意思,虽然两人确定了关系,也直接过吻。但看到真人总会想起昨天晚上梦境里的林逐水,周嘉鱼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嘴里刨饭,完全不敢抬头。

    他正刨着,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周嘉鱼按下通话键:“喂。”

    “您的包裹到了。”居然是快递员。

    “包裹?”大概是之前小金龙给他们的阴影太深了,一听到包裹两个字周嘉鱼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他说,“别给我,我没买东西……”

    “是徐惊火先生送来的。”快递员补充。

    周嘉鱼一听到徐惊火这名字,表情凝滞片刻,还是松了口气:“那你放在门卫的那里吧。”

    “好的。”快递员挂断了电话。

    周嘉鱼把电话放下,迟疑道:“是快递员,说徐惊火给我寄了一个包裹。”

    显然大家都对着名字很敏感,还在吃饭菜的动作瞬间停了,林珏蹙眉:“徐惊火?他给你寄包裹做什么?”

    “不知道啊,我和他又不熟。”周嘉鱼说,“我让快递员把包裹放在门口了,我过去看看。”

    “我和你一起。”林逐水放下了筷子,站起来。

    周嘉鱼也没有逞强,毕竟万一包裹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林逐水肯定会先发现的。

    到了门口,周嘉鱼看到了快递员口中的包裹。那是一个很小的包裹,看起来像是一个笔记本。

    周嘉鱼拿在手里捏了捏,感觉是一个有点硬的盒子,林逐水对着他伸出手:“给我看看。”

    周嘉鱼把包裹递了过去。

    林逐水拿着包裹,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没有脏东西,打开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得到了林逐水的允许,便将包裹的外皮拆了下来,外皮剥开后,露出里面一个小小的木盒,木盒四四方方,不过笔记本大小,看厚度也挺薄的。

    “是个盒子。”周嘉鱼研究了一会儿,在盒子的顶上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按钮,“里面好像放着东西。”

    林逐水道:“我来。”

    周嘉鱼把盒子递给了林逐水。

    林逐水手指微微动弹,按下了盒子上的那个按钮。咔嚓一声,盒子里面弹出了一个小小的抽屉,周嘉鱼看见林逐水将小抽屉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纸?”林逐水微微蹙眉,似乎也不明白这是什么。

    周嘉鱼接过那张纸,发现木盒中放的是一张很薄的牛皮纸,纸色呈现出一种陈旧的黄,似乎是从什么东西上撕下来的,还能看到边缘的凹凸不平。周嘉鱼上下翻找了一下,都没有看见什么特殊之处:“纸上什么都没有。”

    林逐水陷入了沉思,显然是在思考什么。

    周嘉鱼也不敢打扰他,就在旁边静静的站着,片刻之后,林逐水开口:“先回去吧。”

    “嗯。”周嘉鱼点点头。

    家里的人都挺好奇徐惊火到底给周嘉鱼寄了什么,在看到那张平平无奇的牛皮纸后,全露出满头雾水的表情。

    “为什么会寄纸?”林珏捏着纸研究了一圈,没有在纸上发现任何异样,这好像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纸张,没有别的气息。

    “不知道。”周嘉鱼也不明白。他对徐惊火并不熟悉,也不知他到底在想什么。

    林逐水的手指点着桌面,一直没有说话。

    直到众人讨论了一圈了,他才道:“先留着,既然他寄给你这东西,应该有什么用处。”

    周嘉鱼想着只能如此了。于是他将纸又放回了木盒中,小心翼翼的锁进了自己房间里的柜子。

    这个包裹仿佛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插曲,并未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的变化。

    年一过,林逐水又变得忙碌了起来,相请求他帮忙的人开始变多,有的人能拦下,有的人却不得不接待。

    比如这几天林逐水就在给一个年轻姑娘看相。

    “林先生,您能帮我看看姻缘吗?”那姑娘问出的是大部分年轻女孩都很担心的问题。

    林逐水轻轻的捏了一下姑娘的手,随即放开了:“你家里是不是养了什么动物。”

    “动物?”姑娘仔细想了想,“我喜欢动物,养的挺多的……猫狗都有。”

    “特殊一点的。”林逐水道。

    “特殊……”姑娘思来想去,忽的灵光一现,“哦!我养了一只白色的狐狸!”

    林逐水说:“把狐狸放了。”

    姑娘一听就有点不乐意:“但那狐狸我可喜欢了,长得漂亮又通人性……”

    林逐水说:“所以你要狐狸还是要男朋友?”

    姑娘又开始纠结,委委屈屈的说不能都要吗。

    林逐水不说爱护,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

    最后姑娘妥协了,说回去就把狐狸放生,随后又担心自己养狐狸养的太久会不会让它失去了捕食的能力,看样子是真喜欢这宠物。

    林逐水最后说了一句,他说:“狐狸必须放到野外,越远越好,以后也不要养这类动物了。”

    “为什么呢?”姑娘问。

    “因为他们会嫉妒。”林逐水道,“嫉妒的动物有时候比人更可怕。”

    姑娘闻言露出有些害怕的表情,点点头之后又问了些细节,才起身告辞。

    林逐水做这些事的时候,周嘉鱼就在旁边站着,多少能积累一点经验,这姑娘额头有漂亮的美人尖,眼角上扬是标准的桃花眼,按理说桃花运应该很不错,却没想到在被姻缘之事所困。

    “狐狸也招桃花。”在姑娘离开后,林逐水给周嘉鱼上了一课,“但这桃花多了,反而易成煞,凡事都要适量而至。”

    周嘉鱼点点头。

    从S市回来之后,林珏后续跟进了骨头房子那事。在报警之后,那房子被警方派专人拆除,一共找到了两百多具尸骨,这些尸骨被打散之后全部镶嵌进了墙壁里面,按照骨头的长短顺序排列,虽然没有看到现场,可光是听到这描述看得人头皮发麻。

    这事情太耸人听闻了,涉及的受害者数量也实在是太大,如果被媒体知道了肯定得闹出一个大新闻,好在警方的保密工作做的不错,没有被曝,虽然在业内已经传开,但至少普通民众们是不知道的。

    详细的调查了房子里居住过的居民后,警方也得出了和他们差不多的结论,这栋骨楼是第一任主人,那对夫妇弄出来的。按理说要建造这样一栋别墅,随便怎么样都得搞出点动静,可是根据周围居民们的反馈,这房子建造的时候简直可以悄无声息来形容,不知不觉间就立起来了。而住在里面的那对夫妇更是从未有人见过。

    至于房产登记,房子建造的时候网络还不发达,警察发现房产登记记录上面两人的名字根本就是假名,不存在这样一对夫妻。

    “所以是凶手还没能找到?”周嘉鱼道,“这房子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像是用来镇压什么脏东西的。”林珏也说不好,“既然他们现在走了,就说明镇压的东西也不见了,唔……的确是有点奇怪。”

    周嘉鱼隐隐感觉这事情还没完。

    结果他的预感还真的准了,在离开了S市几个月后,江旭涛突然给林珏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林珏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出什么事了?”周嘉鱼问。

    林珏道:“你还记得江旭涛的女儿么?”

    “记得啊。”那女孩周嘉鱼印象颇深,自然是记得的。

    “她出事了。”林珏的语气有点烦躁,“之前那骨屋不是被拆了么?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江旭涛说他的女儿每天晚上都会偷偷摸摸的往那片废墟跑,第二天早晨才回来。”

    “……她是被魇住了?”周嘉鱼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

    “不知道。”林珏说,“估计我们还得过去看看。”

    “行吧。”周嘉鱼没有异议。

    林逐水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但他的在了解情况后显得很平静:“那就去看看吧,那房子应该有些特殊之处你们没有发现。”

    林珏道了声好,于是一行人火速再次回到了S市。

    和几个月前相比,江旭涛的精神状态看起来好了许多,虽然还是因为女儿的情况愁容满面,但至少身上没有那些青紫的痕迹,不会受到恐惧的困扰。

    他见到林逐水,露出欣喜若狂之色,连着叫了好几声林先生。

    “你女儿呢?”林逐水开门见山。

    “在屋子里呢。”江旭涛道,“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

    “你带我去就行。”林逐水倒也干脆。

    江旭涛点点头,又看到了站在林逐水身后的周嘉鱼,他迟疑片刻,小声道:“您也可以过来,小女很喜欢您之前送的纸鹤那呢。”

    周嘉鱼受宠若惊的点点头。

    接着两人跟着江旭涛进了屋中,看到了在房间角落里的芽芽。

    和几个月前相比,芽芽看起来瘦弱了一些,原本白皙圆润的脸蛋变得下巴尖尖。她沉默的坐在屋子里的角落,怀中抱着娃娃,低头坐着。

    “芽芽。”江旭涛轻轻的叫了一声。

    芽芽抬起头,看到了周嘉鱼和林逐水,在看到两人后,她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又把头低了下来。

    “芽芽。”江旭涛道,“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好不好,叔叔可以帮你解决的……”

    芽芽不说话。

    江旭涛又开口劝说了几句,就在周嘉鱼以为她会沉默到最后的时候,芽芽慢慢的开了口,她说:“他们想找一件东西。”

    “东西?”江旭涛疑惑道,“什么东西?”

    芽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埋在屋子的底下。”

    “黑色的盒子?”江旭涛满头雾水,“他们又是谁……”他还想再问,却被林逐水拦了一下。

    “直接带我们去房子的废墟看看吧。”林逐水说。

    江旭涛稍作犹豫,还是同意了林逐水的提议,将芽芽抱起,去了废墟。

    去的路上芽芽全程都不说话,表情看起来既不恐惧也不期待,反而有些麻木。

    周嘉鱼看着她这模样心中微微有些担忧。

    别墅那片地区自从出事之后就封锁起来了,不过江旭涛在警方应该有关系,和人打了就进去了。

    骨屋别墅已经被拆除,只余下一片废墟,在这残垣断壁之中,芽芽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吸引住,又想要往中心去。但江旭涛害怕她受伤,一直抱着没有撒手。

    “有东西,下面有东西。”芽芽叫着,一个劲的想要从江旭涛的怀中挣脱下出来。

    林逐水闻言缓步上前,走到了一块被翻开的泥地里,他随手捡起旁边的一块钢筋就开始掘土,周嘉鱼和沈一穷见了赶紧过去帮忙。

    土有些硬,掘起来有些费力,即便是几个大男人,也挖了的有些费劲。

    他们挖土时芽芽就在旁边期待的看着,脸上充满了兴奋的表情。

    半个小时后,几人身上都出了点汗,周嘉鱼拿出纸巾,动作自然的帮林逐水擦了擦额头和鬓角。

    沈一穷眼巴巴的看着周嘉鱼,被周嘉鱼无情的拒绝了:“自己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沈一穷面露幽怨之色,说你变了。

    周嘉鱼说我弯了。

    沈一穷:“……”

    他们已经挖的有点深了,若不是选择这地方的人是林逐水,恐怕周嘉鱼都会怀疑是不是挖错了地方。在他们又挖了十几分钟后,终于发现了点什么,周嘉鱼触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道:“有东西!”

    又往下挖了一会儿,一个精致的小铁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箱子——”周嘉鱼赶紧把铁箱从土里刨了出来,想来这就是芽芽要找的玩意儿了。

    铁箱上面挂着一把小锁,从外面锈蚀的痕迹上来看,已经有些年份。

    周嘉鱼用纸把铁箱上面的污渍擦干净,拿起来上下摇了摇:“不重……里面是什么?”

    “我来看看。”林珏道,“这锁是特制的,没有钥匙估计得用暴力拆除,不过里面里面会不会有危险物品,就这么拆了没问题?”

    林逐水吐出一个字:“拆。”

    于是众人带着铁箱直接回了屋,找到工具之后就开始拆锁。这份工作还是林珏来的,从那次去学校周嘉鱼就发现林珏对开锁这方面挺在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的这门手艺。

    在箱子被挖出来之后,芽芽的情绪就变得非常的平静,目光没从箱子上挪开片刻。

    这箱子上面的锁果然有些麻烦,林珏弄了快要一两个小时,众人都有点累了的时候,才听到咔擦一声轻响,上面的小锁应声落地——箱子开了。

    “开了。”林珏惊喜道。

    箱子移开,大家都围了过来,十分好奇箱子里面的物件。

    林珏掀开箱盖,看到了铁箱中的东西,她在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之后略微显得有些惊讶:“这是……相框?”

    的确是一个倒扣在里面的相框,林珏伸手将之拿起,翻了一面,让大家看清楚了相框的细节。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相框中镶嵌着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站在中间露出灿烂的笑容,一左一右则是牵着他的父亲和母亲,从他们的表情之中能够看出幸福的味道。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照片太过陈旧变了形,周嘉鱼总觉得照片里的人看起来有些鬼气森森,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感觉。特别是站在两边的父母,面容上都沾染上了淡淡的黑色斑点。

    “这是……”林珏的表情有点复杂,“别墅的第一任主人?”

    “好像是的。”周嘉鱼说,“不过他们不是一直说只有夫妇住在这屋子里么?怎么又多出来了一个孩子……”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没人回答周嘉鱼的问题,倒是一旁被江旭涛抱着的芽芽,在此时露出格外灿烂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小纸吃完东西之后肚子是会鼓起来的,就是一个圆圆的凸起,戳起来软软的,多戳几下它还会不高兴的把你的手挪开。扁扁的也能穿衣服呀,可以贴在身上嘛,也可以用两张纸黏在一起做,然后从头上套下去。不过小纸是男孩子,给它穿小裙子它会有小情绪的。

    现在没有营养液也没关系的,已开通小黄花呗服务,可以去找黄鼠狼先赊账,先抱再灌哈哈哈。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柳橙奶昔 的火,箭.炮.x1

    感谢 玖珈路 的火,箭.炮.x1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手.榴.弹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静大大 的手.榴.弹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3感谢 闲云野兔 的地.雷x2感谢 逆苏 的地.雷x2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感谢 付子忱 的地.雷x2感谢 杰小西 的地.雷x2

    感谢 裔紫嫣 的地.雷x2感谢 my19890504 的地.雷x2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西木子 的地.雷x1

    感谢 bourbonbird 的地.雷x1感谢 池汎 的地.雷x1

    感谢 二十一土 的地.雷x1感谢 一只妮 的地.雷x1

    感谢 曲池 的地.雷x1感谢 Yggdrasil 的地.雷x1感谢 天线宝宝 的地.雷x1

    感谢 Galina 的地.雷x1感谢 谢衣初七 的地.雷x1

    感谢 玻璃杯子渣 的地.雷x1感谢 好色之徒 的地.雷x1

    感谢 maybe 的地.雷x1感谢 陈程Y一语成谶 的地.雷x1

    感谢 小二AMIGO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感谢 阿萨斯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木易 的地.雷x1

    感谢 涵小莫 的地.雷x1感谢 琼九九 的地.雷x1

    感谢 噢噜噜 的地.雷x1感谢 四月十日 的地.雷x1

    感谢 我就是来看忘羡的 的地.雷x1感谢 24679087 的地.雷x1

    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感谢 瘾君子 的地.雷x1

    感谢 小妖 的地.雷x1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1感谢 苏玖夜 的地.雷x1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报社狂魔鱼鱼鱼鱼 的地.雷x1感谢 七月篱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种花家的小兔子先生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豆得儿压枝头 的地.雷x1感谢 悬翦 的地.雷x1

    感谢 上川遥 的地.雷x1感谢 成九 的地.雷x1

    感谢 应生 的地.雷x1感谢 阿越君 的地.雷x1

    感谢 苏冷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明石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蕃小茄 的地.雷x1

    感谢 21539929 的地.雷x1感谢 小汜 的地.雷x1感谢 默默 的地.雷x1

    感谢 豢猫 的地.雷x1感谢 24056124 的地.雷x1感谢 _kassykt_ 的地.雷x1

    感谢 *爱陌☆ 的地.雷x1感谢 虚老严陵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落英缤纷 的地.雷x1

    感谢 朕不举 的地.雷x1感谢 Ziz只只 的地.雷x1

    感谢 TaPon 的地.雷x1感谢 郭郭学学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