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度假时光
    把江旭涛家里的事情解决之后, 剩下就是美妙的度假时光。

    众人都换上了轻松的着装风格, T恤短裤人字拖,完全配合着这阳光灿烂的天气。周嘉鱼因为体质问题也比较喜欢夏天,众们定了个靠海的酒店, 就在里面住下了。

    不过住了一天之后,周嘉鱼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左思右想都没想起来, 只好开口问了大家。

    “少了什么?”沈一穷喝着冰镇的啤酒,瘫在沙滩椅上面,“想不起来。”

    “少了什么?”林珏则是趴着, “不知道……”

    倒是旁边正在玩水的小纸突然来了一句:“小黄呢?”

    众人:“……”

    林珏立马直起身体,表情颇为尴尬:“啊, 我记得呢,它也到了吧,我打电话去问问它在哪儿了……”

    然后周嘉鱼就看见林珏拿起电话剥了个号码, 嗯嗯啊啊一番后表情越来越尴尬,最后挂断之后满目愧疚:“我对不起小黄。”

    “怎么了?”周嘉鱼愣了, “它没事吧?”

    林珏道:“没事倒是没事,就是运过来的人以为它是普通黄鼠狼,给它吃了几顿猫饲料。”

    众人陷入沉默。

    周嘉鱼默默的移开了眼神,看向蔚蓝的海岸, 轻声道:“是我们对不起它。”

    几个小时后, 笼子里的小黄被送到了他们的面前,送的人还和林珏说这黄鼠狼脾气不好啊, 让林珏小心一点别被挠了。

    林珏连声应好,看着那人走后才把小黄放出来。

    “咔咔咔咔咔!!!”小黄一出来就开始大叫,如果它现在能说人的话,估计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对着他们骂脏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赶紧说:“小黄,不是我们忘了你,是情形太凶险了啊,我们怕你受伤,想着办完事再接你过来,对吧,罐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面对小黄狐疑的眼神,周嘉鱼很冷静的说:“是的,当时情形非常的可怕……沈一穷,你来告诉小黄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沈一穷本来正在往嘴里灌啤酒,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呛死,他猛烈的咳嗽几声,委屈的看着周嘉鱼和林珏,然而委屈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的师伯和师娘此时眼神都是冷血且无情的。

    “好吧。”沈一穷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来说说。”

    接着沈一穷就编了一个他们在骨头房子里大战脏东西的凶险故事,剧情之引人入胜,简直能写出一部万字小说。大家包括小黄都听得津津有味,最后沈一穷结尾的时候,林珏还说了句:“就没啦?”

    沈一穷说的口干舌燥,闻言怒摔杯子:“没了!!”

    “哦。”几人露出遗憾之色。

    虽然小黄被遗忘了几天,但沈一穷的故事抚平了它内心的伤痕,它没有再纠结自己被迫吃猫粮的事情,转身和小纸愉快的玩水去了。

    一黄鼠狼和一纸人在蔚蓝的海边嬉戏,这画面充满了治愈的感觉——当然路过的人看到是不是这么想的,周嘉鱼就不知道了。

    蓝天,白云,大海,沙滩,还有新鲜的海鲜和好喝的啤酒。

    周嘉鱼晚上一口气吃了五只芝士龙虾,最后腻的不行,一个劲的往嘴里灌酒。

    沈一穷则沉迷椒盐烤虾不能自拔,不过吃饭之余不忘叮嘱周嘉鱼,让他少喝点,毕竟周嘉鱼的酒量简直是个大问题。

    “我以前酒量可好了。”周嘉鱼已经喝得有点吐字不清,“白的能喝三斤,黄的随便来几箱……”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林珏也在旁边喝酒,撑着下巴笑眯眯的问。

    “我是公务员。”周嘉鱼含糊的说,“可、可厉害了……”

    大家听到这话,都默契的笑了起来,林珏也弯起眼角:“不错不错。”

    周嘉鱼显然是喝大了,整个人的表情越来越呆,最后握着手机宣称他想他家男人了,要给他家男人打电话。

    一直围观的林珏看着这个模样的周嘉鱼实在是忍不住,从周嘉鱼手里拖过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按下免提。

    “喂。”电话响了两声就被人接了起来,林逐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却带着柔和的味道,他叫他,“罐儿。”

    “先生,先生。”周嘉鱼一听到林逐水的声音就开始大叫。

    “嗯?”林逐水显然是非常敏锐的听出了周嘉鱼的状态不对,“你喝酒了?”

    周嘉鱼大着舌头说:“没、没喝……我就是想和先生说说话,说说话。”他说完这句,自个儿先傻乐起来,随后又有些委屈道,“好几天没看见先生了,怪想的。”

    林逐水闻言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随后语气里竟是带了一点宠溺般的无奈:“我明天就回来,你们是在S市,事情办完了么?这次有没有被吓到?”

    周嘉鱼自豪的说先生不在,他才不害怕呢。

    两人一问一答,空气中充满了恋爱的酸臭气。

    最后沈一穷先受不了了,走到角落里抱着小纸默默的垂泪,说他也想谈一场这样的恋爱。善解人意的小纸同情的伸手薅了几把沈一穷的头发以示安慰。

    林珏越听脸上笑意越浓,插了句:“你家罐儿喝醉了就一直说想你呢。”

    林逐水听到林珏的声音一点不意外,他道:“你拨的号码?”

    “你怎么知道?”林珏疑惑。

    “他那么怂。”林逐水说,“就算喝醉了估计也不敢给我打电话。”

    林珏说那可不一定呢。

    于是下半夜里,其他人继续吃吃喝喝,周嘉鱼则抱着他的手机讲个没完,之前他和林逐水相处的时候一直因为紧张而有些拘谨,现在酒精麻木了神经,反倒是变得活泼起来。

    最后晚上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周嘉鱼把已经变得滚烫的手机躺在枕边,迷迷糊糊的对着电话那头的林逐水说自己困了。

    “睡吧。”林逐水道,“明天见。”

    周嘉鱼眼睛慢慢垂了下来,陷入深眠之中,直到他睡着的那一刻,林逐水的电话都处于通话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挂断的。

    第二天,周嘉鱼起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根木头,从头到脚都是麻的,他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的手机因为电量太低已经关机,而窗户外面阳光普照,显然时间已至正午。

    周嘉鱼隐约记得他和林逐水打电话的事情,但是后面具体说了些什么,却是全然不记得了。

    宿醉之后的头疼困扰着周嘉鱼,他洗漱完毕之后出了房门,看见林珏他们有的在泳池里游泳,有的则在旁边坐着开始晒太阳了。

    周嘉鱼走过去的时候,沈一穷正在让小纸帮他抹防晒霜,小纸认认真真的摸着,见到周嘉鱼过来了,高兴的叫了一声爸爸。

    “小纸。”周嘉鱼揉着头,“昨晚我们到底喝了多少啊。”

    沈一穷说:“六七箱吧。”

    周嘉鱼:“六七箱?!这么多?”

    沈一穷面露鄙视:“你喝三瓶就倒了,剩下的都是我们喝的。”

    周嘉鱼:“……”酒量不好,也不能怪他吧。

    不过喝醉的好像也不止他一个,至少从脸色上判断,沈二白和沈暮四应该也处于痛苦的宿醉的症状里。

    休假的时光就是这样,可以把脑子彻底放空,什么事都不去做,什么事都不去想,假装自己是一条没什么目标的咸鱼。

    周嘉鱼去了旁边的沙滩,挖了个把自己给埋了,就露出一张脸在外面,当然,为了防止晒伤,周嘉鱼还让小纸给他在头部的位置打开了一把伞,用于减少紫外线。

    沙并不冰凉,被阳光晒出了温热的温度,里面夹杂着的海水让沙变得格外柔软,贴着肌肤十分舒适。

    周嘉鱼躺着躺着,面前的阳光却突然暗了下来,他微微睁开眼,看见一个人逆光站在他的面前。

    那人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周嘉鱼。”

    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周嘉鱼的身体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触感从指间一直往上,直到电击到了他的心脏。

    “先生。”因为被埋在沙里,周嘉鱼一时间也不能爬起,只能开始慢慢的挣扎,想要从沙堆里爬出来。

    林逐水却慢慢弯下了腰,单膝跪在了沙地上,他道:“别动。”

    周嘉鱼停止了挣扎,他看到林逐水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只隔了几厘米的距离,林逐水的声音柔柔的,他忽的问:“你闭眼了吗?”

    “闭了。”周嘉鱼撒了个小慌。

    林逐水的唇下一刻就印了上来,先是额头,然后是鼻梁,最后便是沾染了海水味道的双唇。

    周嘉鱼心脏狂跳,他爱死了林逐水唇舌之间那股淡淡的檀香,香如其人,淡雅,温和,却又带着凌冽的冷意。

    吻渐渐加深,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乱了,周嘉鱼有些情动,手也从沙堆里挣扎了出来,但是手上全是沙子,他也不敢伸手抱住林逐水,只能微微用力支起身体,回应着林逐水的吻。

    一吻结束,林逐水的薄唇变成了漂亮的绯色,更将他的肤色衬托的白皙如玉,当真是一樽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玉美人。

    “你真的闭眼了?”林逐水又问了一遍。

    周嘉鱼不明白林逐水为什么要如此纠结这个问题,茫然道:“为什么一定要闭眼呢?”

    林逐水陷入沉默。

    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是道了句:“书里说睁着眼睛接吻会发现对方不好看。”

    周嘉鱼:“……”又是师伯给的书吗?他笑了起来,认真的说:“先生很好看,无论近看远看,都特别特别好看。”

    林逐水蹙起眉头,看表情似乎有些不信。

    周嘉鱼便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小声道:“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眼睛,鼻子,嘴……好像雕塑一样精致。”

    林逐水道:“从没有人对我说过。”

    周嘉鱼哑然,他倒是没有想到过这茬,林逐水自幼便失明,天赋奇高,性子冷清,身边的人为了讨好他哪里敢轻浮的夸他好看。或许他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容颜对于其他人到底有多强的吸引力,想到这里,周嘉鱼再一次觉得自己捡到大宝贝。

    “他们都很怕我。”林逐水说,“你一开始不也怕我么。”

    这倒也是,林逐水那冷如冰霜的气场,让人看了的确是有些畏惧,不过相处之后便会发现其实他的性子并不太冷,甚至于有些时候说得上可爱,周嘉鱼笑道:“现在不怕了。”

    林逐水点点头,伸手抓住了周嘉鱼的手臂,将他从沙堆里拉了出来,两人便一前一后回酒店去了。

    到了酒店,林珏笑眯眯的招呼他们,道:“回来啦?”

    “嗯。”面对林珏的笑容,周嘉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