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房
    天花板上的黑影看起来有些模糊, 但也能认出是一个个人形的模样。周嘉鱼立马道:“师伯, 天花板上有东西,朝着这边来了——”

    林珏立马掏出符纸,随手给他们一人一张让他们放在口袋里, 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些符纸是避鬼的,谁知道他一将符纸拿在手里, 本来模糊的黑影就现出了十分明显的形状。那是一个个歪着头的人, 他们脖子比常人看起来更长一些,扭曲的歪着,脸色呈现出一种酱色的青紫, 舌头也吐在外面,简直就是最标准的吊死鬼。

    周嘉鱼能看见他们的具体模样, 旁侧的的几人则能看到他们模糊的形态,最惨的是江旭涛,拿到符纸看见黑影之后吓的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 嘴里骂了几句本地人才能听明白的脏话。

    “师伯,这些人是屋子的吊死鬼。”周嘉鱼仰着头, 描述了一下他们的外貌特征,基本确定了这些人的来历。

    林珏闻言却是蹙起眉头,忽的说了句不对。

    周嘉鱼正想问她哪里不对,便看到她忽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塑料的口袋, 那个口袋里装了一些类似香灰的东西, 林珏手一伸,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香灰, 然后扔在了二楼的走廊上。

    那些吊死鬼并没有靠过来,而死远远的看着周嘉鱼他们,脚步在介于一楼和二楼只见的天花板不断的移动,画面古怪又可怖。

    林珏香灰一撒下去的下一刻,周嘉鱼就看到地上的那些香灰上面,迅速的出现了一些被人踩过的脚印,密密麻麻,仿佛这一层楼到处都是人。

    “哈,我就说不止这几个。”林珏拍掉手上的灰烬,点了根烟含着嘴里,然后顺手撸起了袖子——她做这些动作相当一气呵成,看起来似乎早已经成为习惯。

    “卧槽,怎么这么多人。”沈一穷站在林珏旁边,也看到了那些在香灰上面密密麻麻的脚印。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林珏说,“如果他们真的能在外面要了你们的命,为什么非要逼你们回来,还是说,他们想杀了你们有什么必要的条件?”她说着,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周嘉鱼他们,让他们人手一把,往走廊的各个角落里撒灰。

    周嘉鱼也抓了一把,认认真真的往右边的角落里去了,灰烬撒下去,不消片刻上面就浮起了凌乱的脚印——这二楼的走廊上面,当真挤满了阴灵。

    “全在二楼,这挤满了得有一百多个了吧。”林珏观察着四周,忽的想起什么,“你女儿呢?这么大的动静还在睡觉?”

    江旭涛战战兢兢道:“我叫她和她妈躲在屋子里,再大的动静也别出来……”

    “哦,哪间屋子?”林珏问。

    江旭涛说:“就是走廊右手的那一间。”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林珏大步走到了那屋子里,伸手敲了敲屋门,“有人么?出来啦。”

    隔了一会,屋子门嘎吱一声开了,江旭涛妻子的脸从门后露了出来,她满脸惊恐,颤声道:“解决了么?”

    林珏摇摇头,“你确定要待在屋子里不出来?万一里面有东西怎么办。”

    “不会的。”妻子小声的说,“那些东西只敢在外面,不敢进卧室。”

    “不敢进?”林珏道,“我想进卧室看看,可以么。”

    妻子和江旭涛对视一眼,她见江旭涛点了点头,便将门拉卡了一个缝隙,示意他们进去。

    周嘉鱼跟在林珏身后,也看到卧室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间非常的普通的卧室,除了那张过分大的床之外,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东西了。周嘉鱼看到江旭涛的女儿芽芽穿着睡裙坐在床上,表情之中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反而显得有些麻木,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家中这些过分的动静。

    虽然没有特殊的装饰,但是这卧室却让周嘉鱼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一进屋子,就有一种被许多眼神盯着的感觉,他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目光来源,只能顺手揉了揉手臂上的汗毛:“师伯,着屋子感觉不对呀,我怎么总是觉得有人盯着我。”

    “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林珏也有这样的感觉,她似乎也在寻找什么,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你们没有感觉到自己在被盯着么?”林珏问江旭涛的妻子。

    妻子挽起耳边的发丝,声音柔柔的:“有啊,可是那些东西都不敢进卧室的,总比待在外面好吧。”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被看着,总比被掐强。

    那些东西又开始在天花板上狂奔,咚咚咚的声音听的人浑身发凉,江旭涛已经有点受不了,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直喘粗气。

    周嘉鱼在屋子里没发现什么怪异之处,却忽的注意到躺在床上的芽芽似乎正在玩什么玩具。

    仔细看去,周嘉鱼却是看到那是一个芭比娃娃,黄色的头发,颜料绘成的五官和塑料制成的肢体都让它看起来非常的虚假。芽芽将芭比娃娃抱在怀里,小声的对着它说着什么。

    这芭比娃娃非常的普通,可当周嘉鱼注意到它时,却感觉这娃娃身上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周嘉鱼道:“江先生,这娃娃是你买给你女儿的?”

    江旭涛没明白周嘉鱼突然提到芭比娃娃是什么意思,点点头:“对的,她从小就喜欢娃娃。”

    “她一直抱着这娃娃睡觉?”周嘉鱼说,“我能看看那个娃娃么?”

    江旭涛道:“当然可以。”他并没有觉得芽芽手中的娃娃有什么问题,便上前道,“芽芽,把娃娃给爸爸看看好不好?”

    芽芽本来缩在被窝里,听到这话立马慌乱的摇了摇头。

    “芽芽?”江旭涛继续劝道,“你听话,只是看一看,爸爸不会动娃娃的,一会儿就还给你。”

    芽芽死死的抱着娃娃,还是不肯。

    江旭涛似乎拿固执的女儿有些手足无措,但见周嘉鱼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还是咬了咬牙,道:“芽芽听话,爸爸只看一会儿。”

    他说着,伸手将那娃娃硬生生的从芽芽的怀里拖走了。

    芽芽死死的抓着娃娃不放,但却抵抗不了江旭涛的力气,在娃娃被拖走之后,眼睛里开始迅速的积蓄泪水,随即嚎啕大哭起来。

    江旭涛只能硬下心肠装作看不见,把娃娃递给了周嘉鱼道:“您看吧。”

    周嘉鱼接过娃娃,心里点不好意思,毕竟如果这娃娃真的没问题,他总感觉自己有点欺负小朋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娃娃怎么了?”林珏相信周嘉鱼的灵感,知道他肯定是觉得有问题才会讨要这个娃娃。

    “不知道,感觉不太对劲。”周嘉鱼检查着娃娃的身体,“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但仔细看过之后,娃娃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旁边的芽芽还在嚎啕大哭,周嘉鱼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娃娃还给人家小姑娘。

    在旁侧的沈一穷忽的道了句:“这娃娃可以拆卸的吧?”

    周嘉鱼道:“我没玩过,可以吗?”

    沈一穷:“……你什么意思,我娘的也没玩过啊。”

    周嘉鱼说你别装了。

    沈一穷气得龇牙咧嘴。

    在和江旭涛确认之后,他说这娃娃的确是可以拆卸的,还可以换上别的手和脚,做出不同的姿势。

    于是周嘉鱼抓住娃娃的下半身和上半身,微微用力,娃娃便被拆成了两半。

    “啪嗒”一声,娃娃的身体刚一分开,就有一个短短的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落在了地板上面。

    周嘉鱼起初以为那是一根棍子,然而在林珏那把东西捡起来后,他却发现那不是棍子,而是一根骨头——一根纤细的指骨。

    “指骨。”林珏手里捏着骨头很确定的说,“女人的小指。”

    江旭涛完全没想到自家女儿的娃娃里面居然有这么个东西,脸色瞬间铁青,扭头看向还在继续哭的芽芽:“芽芽!!这是怎么回事!!”

    芽芽一个劲的哭,不肯说话。

    “芽芽,你哪里弄来的骨头——”江旭涛也是有点急了,伸手抓住了芽芽的手臂,“这东西能随便塞在娃娃里面么?你到底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老江,你把芽芽弄疼了。”妻子还算冷静,赶紧劝道。

    江旭涛这才冷静下来,松了口气对着芽芽连声说了对不起,但他的神情只见还是有些焦躁之色,对这截指骨的反应格外的强烈。

    周嘉鱼想起之前看江旭涛手臂上的伤痕时,那个手印似乎就缺了一根手指,估计追着他们的那脏东西和这截指骨有脱不开的关系。

    妻子哄着女儿,好一会儿芽芽才不哭了,但还是伸手要娃娃,林珏把娃娃检查了一遍确认娃娃里面没有别的东西了之后,才伸手还给了她。

    “娃娃,娃娃。”芽芽这么叫着,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娃娃的脑袋。

    “芽芽,你告诉爸爸,那骨头是从哪里拿来的?”妻子擦着女儿的泪水,细声细气的询问。

    芽芽垂着头不说话。

    好在妻子的耐心很足,又问了好几次,芽芽才终于开了口,她说:“阁楼上面。”停顿片刻后,说了一句让大家头皮发麻的话,“有好多呢。”

    “走,去阁楼看看。”林珏说,“把芽芽也带上吧。”

    江旭涛的表情此时十分复杂,显然是没想到自家女儿会和这事儿也扯上关系。妻子叹了口气,抱起芽芽道:“走吧。”

    芽芽表情还是怯生生的,缩在母亲的怀中看着周围的人,死死的抓住那个芭比娃娃。

    几人很快就到了阁楼,阁楼很小,而且看起来似乎很少人来,江旭涛掏出锁开了门,周嘉鱼注意到地板上全是铺的非常均匀灰尘,看样子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人进来。

    “芽芽,那东西在哪儿?”妻子继续发问。

    芽芽指了指角落。

    众人朝着她指的方向围了过去。

    阁楼是用来堆放杂物的,角落里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周嘉鱼看到了几幅画,一些不用的家具,周嘉鱼还看到了一个木箱,他本以为芽芽所说的东西就在木箱里,但是打开之后发现木箱里只有旧书。

    “没看到啊。”林珏找了一圈,也没见道芽芽说的指骨。

    “芽芽?”妻子又看向女儿。

    芽芽用柔柔的声音道:“在墙角里面……”

    周嘉鱼闻言,隐约间想到了什么,他直接放开所有杂物,看向了墙角,果不其然,在尖尖的墙角处,白色的墙壁剥落了一小块,露出里面灰色的水泥,而在水泥里面,有白色的东西镶嵌其中。

    周嘉鱼蹲下来仔细看后,发现那是一排排列的非常整齐的指骨。

    “这里!”周嘉鱼叫道。

    众人听见他的声音,都围了过来看到了那一排排镶嵌在墙壁里面的骨头。这些骨头由到大依次排列,粗略数了数就有十几根的样子,显然不止一个人的。

    “有锤子之类的东西么,我想再锤开一点看看。”周嘉鱼观察了一下这面墙壁,觉得墙壁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