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凶宅
    原来那江旭涛虽然自己是做凶宅生意的, 但是却从来不会住进凶宅里, 做的都是倒买倒卖的生意。

    “我其实是很怕这些东西的,但是那天实在是太不凑巧了。”江旭涛苦笑道,“我家里的水管突然爆了, 一屋子都浸泡在了水里,当时害怕家里的家具被泡烂, 就急急忙忙的寻了间比较近的屋子, 想着凑合着几晚上,等到把地板上的水处理掉,再搬回去。”

    屋子里的人都听着他说话, 林珏又捏着梅子放进口中,兴趣颇为浓郁的看着江旭涛:“不是说只住一晚上么, 怎么之后又搬进去了?”

    江旭涛道:“唉,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可谁知道我女儿一进去就喜欢上了那屋子的风格, 非要那儿多住几天,一开始我本来挺膈应的, 但是住了几晚上都没什么事,就想着可能只是自己想多了……”

    按照江旭涛的说法,他虽然卖的是凶宅,但大部分其实都没出事, 只是有些人可能心理上接受不了。比如有的人买房一定要错开四楼和十四楼, 单纯是觉得不吉利而已。

    “之后呢?”周嘉鱼问。

    “之后我们就在那房子里住了一个多月,想着先把家里被水泡坏的地板修好了再回去。”江旭涛说到这里的时候, 脸上的表情紧张了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坐直了,他伸手再次重重的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道,“谁知道那房子里的怪事就开始了。”

    “都有什么怪事?”林珏说。

    “那房子不是有三层么,起初是总听见有人在里面跑,楼顶上咚咚直响。”江旭涛道,“我开始还以为是我女儿在调皮,结果上楼了好几次,发现我女儿在屋子里睡觉,压根就没动。”

    周嘉鱼听见江旭涛提了好几次他女儿,有些好奇:“敢问江先生的千金几岁了?”

    “八岁了,正是调皮的年龄,我老婆身体不好,我们就生了这么一个……”看来江旭涛是很喜欢他的女儿了,一提起来眼神里就浮起笑意,不过这种笑容很快就被忧愁覆盖,他说,“她也被这些事情吓的不行。”

    先开始是奔跑的声音,接着家里的门开始无缘无故的自己打开,还有灯,柜子,窗帘。江旭涛说这内容的时候,时不时用手搓着手臂,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挺害怕了,手上的鸡皮疙瘩一个劲的往外冒。

    “简直就像是屋子里还住了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人。”江旭涛颤声道,“不,不止一个……可能有……好几个。”

    周嘉鱼道:“那搬不出去又是怎么回事?”这种遇到宅子情况不对劲第一个反应都是搬出来,江旭涛不存在经济问题,搬家也就是一天的功夫。

    “在发现宅子有问题之后,我们马上想的就是搬家。”江旭涛苦笑,“当天晚上就去旁边的酒店里凑合了一夜,谁知道……”

    “怎么了?”林珏探出身体,满脸好奇。

    “谁知道我晚上睡着之后,感觉有人在我屋子里到处乱跑。”江旭涛浑身一个哆嗦,“我当时根本动不了,能感觉那东西就在我的旁边,甚至还在我的耳边,说让我回去,如果我不回去,就杀了我全家。”

    他说到这里时,撸起了自己的袖子,周嘉鱼看见江旭涛的手臂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仔细看去,才发现是一个个被硬生生的掐出来的人手印。

    “……这手印有点怪啊。”周嘉鱼注意到了什么,“怎么只有四个手指?”

    “咦?”林珏也凑了过去,“的确是四个手指。”

    江旭涛脸色煞白,也不敢动,由着几人研究。

    “所以你就搬回去了?”周嘉鱼继续发问。

    “没有,我当时去了附近的一个庙,想求求那里的师父帮忙,那师父给了我的一个开了光的玉佛,可却一点用处都没有。”他掏出了自己颈项上挂着的玉佛。

    周嘉鱼看到那玉佛上面的确萦绕着淡淡的瑞气,只是这瑞气实在是太淡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想来效果应该也很有限。

    “我们在外面硬扛了几晚上,实在是没熬过去,只能回了那房子。”江旭涛说,“回去之后稍微好了点,至少身上没有再多这些印子。”

    “看起来挺疼啊。”林珏道,“你女儿他们身上也有?”

    江旭涛重重的点头,满目愁苦:“林小姐,求您救救我们吧,再这样下去我们全家都受不了了,那屋子里的东西闹腾的越来越厉害……”

    林珏想了想,道:“行吧,我们去看看吗,今天我们准备行李,明天出发行么?”

    江旭涛哪里敢说不好,连连答应之后高兴的走了。

    他走后,在场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家主林珀好奇道:“姑,这次你们怎么那么答应了下来?”

    林珏说:“听口音江旭涛是S市的人吧?”

    “对啊。”林珀莫名其妙的。

    林珏满脸笑容:“最近天冷,怕罐儿待得难受,咱们去S市度假去吧。”

    林珀:“……”他沉默三秒,“如果这江旭涛是北方人……”

    林珏哈哈大笑:“我开个玩笑啦,就算是北方人我肯定也会帮帮他的。”

    她这么说,林珀却听出了她的画外之意,帮是可以帮,但至于是不是亲自去,那就不一定了。也亏得江旭涛运气好遇到的是林珏,如果遇到的是林逐水,指不定连门都进不来。

    虽然是去看凶宅,但是屋子里还是充满了愉快的气息,唯一有点忧愁的就是沈一穷,他又开始研究他的防晒霜了。

    黄鼠狼见他们又要抛下自己去度假,很不开心的闹起了小情绪,蹲在沙发上拍着沙发垫子咔咔咔的直叫唤。

    周嘉鱼看着他犯愁,说我们怎么办呢,你这个保护动物又不能走托运。

    黄鼠狼哼哼唧唧,拿着自己油光水滑的屁股对着周嘉鱼。周嘉鱼一边安慰它,一边又没忍住上手撸了一把……

    结果他才摸上去,就被黄鼠狼用爪子揪出了,一副你摸了就要负责的表情。

    周嘉鱼面露无奈,觉得自己的确有点像拔吊无情的人渣,只能看向林珏:“师伯,这小黄有什么法子带过去么?”

    林珏说:“带过去倒有办法,我约一下私人飞机,小黄,你不晕机吧?”

    黄鼠狼咔咔直拍自己的小胸脯,表示自己不晕机。

    见到小黄也要去,小纸和他抱在一起,像要出去度假的孩子似得。

    第二天,一行人准时出发。

    虽然林珏对江旭涛的说法是这次出去是为了给他看看凶宅的情况,但其实只要打开她的行李箱就会发现里面几乎全是旅游用的东西。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就不说了,还有度假专用的沙滩裙和各式泳衣。

    林珏吩咐人将小黄用私人飞机运了过去,自己则和江旭涛坐的商务舱。

    S市靠近赤道,一年四季温度都在二十度左右,非常适合休闲度假,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

    一下飞机,几人就换下了厚厚的冬装,穿上了T恤短裤,拿着地图开始研究去哪玩,完全暴露了自己是来度假的丑陋面目。

    江旭涛看在眼里,也不敢说什么,在旁边眼巴巴的叫了声林小姐,说已经安排好了车接他们去屋子。

    “行,那先去办正事吧。”林珏看了看表,“不是说那东西晚上才出来么,先去吃顿饭,然后看看情况。”

    林逐水不在,徒弟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众人在车上愉快的讨论着哪里的海鲜更美味,解决完事情怎么玩。

    周嘉鱼把小纸也掏出来了,小纸把自己的身体展开时,坐在副驾驶的江旭涛看着小纸眼睛都直了,战战兢兢的问这是什么?

    周嘉鱼说:“这是我儿子,可爱吧?”

    江旭涛昧着良心说可爱,天知道他的表情已经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想法,估计要不是周嘉鱼坐在旁边,他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掏出打火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晚饭就是在江旭涛家里吃的,他们也见到了江旭涛口中的妻女。

    江旭涛的女儿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看得出家里人很疼爱,她穿着可爱的小裙子,圆润白皙的脸蛋和漂亮的眼睛都格外讨人喜欢。

    “芽芽。”江旭涛叫着她的小名,“快来叫叔叔,阿姨。”

    芽芽躲在她妈妈身后,怯生生的看着来人,周嘉鱼注意到,她的手臂上似乎也有被抓过的青紫痕迹,只是和江旭涛相比,她手上的痕迹要淡很多,似乎已经快要愈合了。

    “芽芽。”江旭涛把她从妻子的身后牵出来,道,“乖,快点叫。”

    “叔叔阿姨好。”芽芽软软的叫了一声。

    “哎,乖。”林珏弯起眼睛笑了,“给阿姨看看手臂好不好啊?”

    芽芽犹豫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自己爸爸,在得到江旭涛肯定的眼神后,才伸出手臂,让林珏看了上面的印子。

    林珏握住了她的手腕,观察着上面的手印,“这手印弄出来多久了?”

    “上个月我们搬出去的时候被抓出来的。”江旭涛解释,“回来之后就开始愈合了。”

    林珏思量片刻:“先进屋子看看吧。”

    这凶宅是一层独栋的别墅,周围是花草繁密的园子,院子里还有一些雕刻成动物形状的园艺。院子不远处,就是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还有细密的白色沙滩,如果不提这里是凶宅的话,恐怕倒有些像吸引孩子的游乐园。

    不过周嘉鱼还是在屋子里周围发现了一些异样,屋顶上面的黑气似乎格外的浓郁,几乎如同云层一样照在上面,他抬头看了看,发现这别墅的楼顶是尖的,一般这种楼顶都有一间很小的阁楼。

    “我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大家先吃饭吧。”江旭涛必须是有求于人,态度相当的客气,“看房子的事儿……也不急于一时。”

    “也行。”林珏见到天色快黑了,也没有强求,反正这些玩意儿都得晚上才出来,一时间也急不出一个结果。

    晚餐是丰盛的海鲜,新鲜又美味,大家都吃的很开心。芽芽却有些怕生,吃饭的时候时不时朝着这边看一亮眼,似乎很不习惯家里有陌生人。

    江旭涛怕他们介意,还解释说芽芽这孩子性格很内向。

    吃完饭,便开始了正事,江旭涛现将芽芽送回了自己的卧室,然后才重新下楼和他们详谈。

    “江先生。”林珏说,“有件事重要的事,您一直没有告诉我们吧?”

    江旭涛道:“重要的事……林小姐,您是指什么?”

    林珏指了指楼上:“既然是凶宅,那这里肯定发生过命案,可您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过我们,这屋子里到底发生过什么,才会成为凶宅。”

    江旭涛道:“林小姐,您介意我抽根烟么?”

    林珏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江旭涛道:“实不相瞒,这屋子是我从一个老人手里买过来的,价格非常的低,这种地段,这样的房型,也才三百万。”

    这别墅临近景区,还是海景房,三百万这价格简直像是捡来的。

    “可是这房子却是远近闻名的凶宅。”江旭涛嘴里含着烟,“之前住在这里的十二口人,全死在了这栋房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