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天灾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听到镇上居民关于佘山的说法时, 周嘉鱼还是感到了内心的震动。

    镇上的居民们和佘山徐氏的关系似乎很不错,说起这件事来,都是满脸遗憾。

    “前天晚上, 镇上的人都听到了一声巨响。”说话的是人招待所的大妈,她穿着厚厚的棉袄, 叹着气, “然后天空中就开始冒起黑烟,那时天色太晚,大家都没发现, 等到发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早晨了……”

    “火灾已经灭了吗?”林珏问。

    “应该是灭了, 之前还能看见明火现在都看不见。佘山离这里远,山路崎岖,就算着了火消防一时间也没办法上去。”大妈道, “现在上面到底是什么样了,也没人知道……”她说到这里, 摇了摇头,“现在下来了几个徐氏的人,可都在医院里,大部分都神志不清, 问不出上面的情况。”

    林珏又问了些消息, 最后同大妈道了谢,几人便匆匆赶去了镇上的医院。

    这小镇坐落深山之中, 医疗设施并不先进,只能做最基本的治疗。他们到医院后,看看到了大妈口中从山上下来的徐氏的人,这些人大部分年纪都比较小,最大的一个看起来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年龄。他们躺在病床上,全都陷入了昏迷之中。

    “医生说是吸入了有毒的烟。”林珏进来之前就以亲属的身份打听清楚了这几人的情况,她道,“来这里的应该不止我们,我听医生说之前也有几队人马来过。”

    “嗯。”林逐水说,“离这里比较近的人先到了,他们应该已经上了山。”他检查了一下几个看起来陷入昏迷中的徐氏族人,确定他们的确是因为吸入了有毒的烟,而不是中邪之类的情况。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们也去吧。”林珏说,“尽快赶过去,毕竟来这儿的人,可不是个个都那么好心。”徐氏的控纸之术在他们业内鼎鼎大名,之前他们实力强劲也没人敢动脑筋,可此时遭此大难,也难免会有人省出点邪门歪道的心思。

    “好。”林逐水同意了。

    于是他们当即决定不再等待,直接徒步上山。好在此时温度不算太低,虽然落了雪,但不至于阻碍行走。

    一行人匆匆做了准备,便开始往佘山上面敢。

    滚滚不断的黑烟成了目标地,一路上小纸人都缩在周嘉鱼的怀中,悲伤的低泣,听得周嘉鱼很是心疼却又无从安慰。

    山路很难爬,但他们却并不敢放慢速度,因为在路边他们发现了其他人来过的痕迹,显然此时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去了佘山。

    周嘉鱼在心中祈祷,希望佘山上面还有幸存者。

    上午出发,在下午快要天黑的时候,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当走到蜿蜒山路的尽头,看到曾经住的地方变成了一片废墟,周嘉鱼的脚步顿住,呼吸一窒。

    沈一穷和沈暮四之前也来过这儿,看到眼前的景象,均是露出不忍之色。

    “怎么会这样。”沈一穷呆呆道,“他们的纸不是烧不坏吗?怎么全没了……”

    原本应该可以轻易抵抗住火灾的纸房子,此时却变成了黑色的灰烬,白雪落在其上,和灰烬混合起来,形成了一种让人血液发冷的斑驳的颜色。

    唯一值得庆幸的,他们在灰烬里面,并没有看见徐氏族人的尸体。

    “既然没看见人,那就可能还活着。”林珏的表情复杂,转头对着周嘉鱼道,“嘉鱼,你问问小纸,看小纸有没有什么头绪。”

    周嘉鱼把他怀中的小纸抱了出来,小纸缩成一团,一个劲的抽噎着,看起来非常难过。

    “小纸。”周嘉鱼摸了摸它的头,安抚着它的情绪,“小纸,你能感觉到其他人在哪里么?”

    小纸摇摇头,低声道:“都没了,都没了。”

    从到佘山开始,它似乎就在重复这句话,周嘉鱼张了张嘴,还欲说什么,林逐水却轻声打断了他。

    “去祖树看看吧。”林逐水说,“徐氏的人,就算牺牲性命,也会护住祖树的。”

    这倒也是,周嘉鱼点了点头。

    “你们留在这里,看看有没有别的人,我和周嘉鱼去那里看看。”林逐水吩咐道,“那边是徐氏的禁地,一般人最好不要进去,你们检查一下周围,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

    林珏说:“去吧,注意安全。”

    林逐水带着周嘉鱼便朝着祖树的方向去了,之前徐老带他们去祖树时,是让纸人拉着雪橇作为交通工具,现在没了纸人,林逐水便在旁边树林中找了几块枯木,然后从怀中掏出几张纸,叠成了纸鹤的模样。

    纸做成的纸鹤挥动着翅膀飞舞起来,然后飞到枯木之下,将枯木抬起,周嘉鱼则坐在木头上面,被他们一起抬了起来。

    “走。”林逐水一声令下,纸鹤便从冲了出去,它们的速度极快,周嘉鱼不得不弯下腰抱住身下的木头才不至于被摔下去。

    林逐水在他身后,两人一前一后,朝着祖树所在的地方赶了过去。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在木头上待了多久,反正木头停下的时候,他整张脸都冷木了,不住的哈着气用手搓着自己的脸颊。

    林逐水则迅速的检查了四周的情况,随即皱起眉头:“有人来过了。”

    周嘉鱼道:“有人进去了?”

    林逐不置可否,只是朝着前面走去。

    很快,两人便到了一年前徐老带他们去过的祖树所在的洞穴。刚到门口,周嘉鱼便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本来应该立在洞穴门口的那扇巨大的铁门,竟是已经被破坏掉。门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撞开,露出了一个不规则的足够两人通过的大洞。

    小纸一下子就从周嘉鱼的怀中跳了出来,朝着门内冲了进去。

    “小纸!”周嘉鱼没抓住它,眼睁睁的看着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往前跑去,周嘉鱼拔腿就追,也进了铁门之中。

    铁门后面是弯弯曲曲的隧道,周嘉鱼记得徐老曾经说过这些隧道是保护祖树的措施,若是走错了路,便再也出不去了。可小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不过眨眼的功夫,周嘉鱼就跟丢了它。

    “小纸!!”叫着小纸的名字,周嘉鱼心中焦急,声音在隧道之中回荡。

    一双手轻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林逐水的声音传来:“周嘉鱼。”

    “先生,小纸跑掉了。”周嘉鱼担忧道,“它会不会迷路?”

    林逐水说:“不会的,小纸是祖树的孩子,天生自有感应,不会迷路的。”他顺手牵起了周嘉鱼的手,“跟着我。”

    周嘉鱼心中一松。

    林逐水领着周嘉鱼往前走去,一路上,周嘉鱼并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徐氏的人,也没有外人,隧道寂静极了,只能听到他们踏在地上的脚步声。

    这里的环境相似性极高,到处都是岔路,如果不熟悉的人进来,肯定会迷失在其中。但周嘉鱼却对林逐水极有信心。他握着林逐水的手,跟随着的他的脚步,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块有些眼熟的巨大岩石进入了周嘉鱼的眼帘,周嘉鱼记得这块石头,似乎只要绕过去,就能看到生长在大坑里面的祖树。

    “小纸!!”周嘉鱼又叫了小纸的名字。

    然而当他慢慢的绕过巨岩,到达了本该生长着祖树的悬崖边上,眼前的场景,却让周嘉鱼愣住了。

    只见原本应该生长着祖树的深坑,此时空空如也,那粗壮的参天大树不见了,且周围没有留下一丝和它有关的痕迹。

    “祖树不见了??”周嘉鱼满目不可思议,他快速的奔跑到了悬崖边上,朝下面望去。

    悬崖之下依旧黑洞洞的,看不清楚里面下面的情况,但是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就是徐氏族人的命根子,那棵巨大的祖树,不见了。

    周嘉鱼呆立在了原地,一时间无法理解眼前的场景。

    林逐水也走到了周嘉鱼的身边,只是他却好像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悬崖下面,而是微微偏了偏头,眉宇拧出一个不太愉悦的弧度。

    “徐惊火。”林逐水突然出声。

    周嘉鱼听到这个名字,朝着林逐水面向的方向看去,居然真的在暗处,看见了一个慢慢显露出来的身影。

    “好久不见。”徐惊火的声音是嘶哑的,他逆光站着,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

    周嘉鱼厉声问道:“徐惊火,这一切是不是你干的?你把祖树弄到哪里去了?小纸呢?!”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怒意,甚至恨不得自己撸起袖子上去揍他一顿。

    徐惊火闻言却是大笑出声,只是这笑的比哭还难听,他说:“我徐惊火生是徐氏的人,死是徐氏的鬼,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对的起自己的徐氏。”

    林逐水道:“我信你。”

    周嘉鱼没想到林逐水会说出这句话,正欲发问,却听见林逐水继续道:“你若是背叛了徐氏,根本不会有再次复活的机会。”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原来如此,周嘉鱼隐约记得之前林逐水就说过这件事,只是他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就在几人说句之际,本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小纸却出现在了徐惊火的身后,它抱着徐惊火的腿正在抽抽噎噎的哭,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小纸——”周嘉鱼担忧的叫了它一声。

    徐惊火听到周嘉鱼的呼唤,伸手轻轻拍了拍小纸的脑袋,声音听起来竟是有些温柔,他说:“去吧。”

    小纸没动。

    “去吧。”徐惊火说,“祖树,已经没了,你爸爸那里还有仅剩下的枝干,足够支撑你长大……”

    小纸听到徐惊火的话,张开口又哭了几声,最后还是慢慢挪动着步子,朝着周嘉鱼走了过来。

    周嘉鱼赶紧上前接住它,牢牢的把它搂在怀中,说着没事了。

    “徐家不在了。”徐惊火说,“我早就料到了这一天。”他的目光投在了看不见底的深渊之下,“但是命运就是如此,你知道它会发生什么,却无能为力。”他说着,露出一个笑容,“人定胜天,真是笑话。”

    林逐水蹙眉:“徐惊火,你遇到了什么?”

    徐惊火道:“林先生,你算到了徐氏有此一劫么?”

    林逐水摇摇头。

    徐惊火道:“连你也算不出的劫,却发生了。”他道,“但是我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我告诉徐老,他也知道,可是他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他咆哮起来,“祖树再怎么重要,也不过是棵树而已,人没了,就全没了——就算徐氏不能控纸又如何呢?没了纸,就活不下去了么?”他的双肩剧烈的抖动,可以看出他此时的情绪极为激烈。

    “火种到底从而何来?”林逐水说。

    徐惊火道:“天降之火,天灭祖树。”他哑声道,“徐氏可以选择离开,但他们没有,他们要护住这棵树,最后却死在了这里。”他说到这儿,仿佛想明白了什么,“对啊,这是命理,是天道,也难怪无人能算出——”

    可这本该无人知晓的命运,却被徐惊火知道了。

    周嘉鱼听着徐惊火和林逐水的对话,感觉其中隐藏了太多的信息,一时间脑子都有些混乱。

    林逐水轻叹一声,他说:“徐惊火,对于有些氏族而言,失去根,便失去了一切。徐氏控纸百年,纸便是根。”他指了指在周嘉鱼怀中一语不发的小纸,“若是看见这些纸人在你面前化为灰烬,你会如何?”

    徐惊火表情凝固了许久后,才微微动了动嘴唇:“是我错了?”他看了看小纸,又看了看面前的深渊,整个人的气息开始变得极为虚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这打击甚至让他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

    “火从天而来,入祖树,焚徐氏。”徐惊火说,“人祸可免,天灾难避,寻制僵之法,鲛人之躯,阴灵之契,皆不可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蹙眉:“就算是为了解徐氏的祸,你手上也沾染了太多的人命。”

    “我知道。”徐惊火说,“我知道,我做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但是都没用,没用。”他说完这句话,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袋子,周嘉鱼看见那袋中全是黑色的灰烬,看起来像是纸张被火烧尽之后形成的。

    “我的纸人也没了。”徐惊火说,“他们跟了我二十六年。”他慢慢的弯了腰,把袋子死死的按在胸口,“我是徐氏最后一个成人,林先生,我有一事相托。”

    林逐水道:“你说。”

    徐惊火说:“请您看在徐老的面上,照拂一下徐氏剩下的几个族人,他们还小,能融入俗世……”

    林逐水道:“你要去哪儿?”

    徐惊火没应声。

    林逐水似乎还欲说什么,隧道深处却是传来了人跑动的脚步声,周嘉鱼朝着洞口望去,看见几个穿着道士衣服的人出现在了洞口,这几人看见他们在里面,也露出惊讶的表情。

    “林先生。”领头的那人白须白发,手持拂尘,上前唤道。

    “张道长。”林逐水语气有些冷淡。

    “您的动作可真快呀。”被林逐水唤作张道长的人,缓步走了进来,也看到了周嘉鱼,“您可发现了什么?”

    周嘉鱼扭头看向徐惊火原本所在的地方,却发现本该出现在那里的他不见了。

    “没有。”林逐水说,“走了,嘉鱼。”

    周嘉鱼嗯了声,跟在林逐水身后。

    那张道人的目光却是转到了周嘉鱼的身上,他看到了周嘉鱼怀中抱着的纸人,眼神一下子炽热了起来:“林先生莫不是寻得了控纸之法?”

    林逐水随手指了指身后那断崖。

    张道人道:“林先生这是何意?”

    林逐水说:“跳下去就能找到了。”

    张道人:“……”他闻言表情一阵扭曲,显然是听明白了林逐水在故意嘲讽他。

    “林先生……”张道人还欲在说什么,林逐水却已经领着周嘉鱼走了出去,他虽然心中不满,但到底是不敢和林逐水硬来,只能悻悻的吩咐弟子们在四周检查,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关于徐家控纸的线索。

    周嘉鱼跟着林逐水出了祖树所在的洞穴,他道:“先生,留着那些人在里面没事么?”

    “嗯。”林逐水道,“祖树已经不见了,由他们去吧。”

    周嘉鱼道:“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林逐水道:“每当有古族世家倒下,都有些人如同盘旋上空的秃鹫,想要分食一份。这些人虽然讨厌,但都是无法避免的。”

    周嘉鱼听明白了,对里面那些人的印象一下子变得极差。

    林逐水带着周嘉鱼出洞穴之后,直奔和洞穴中地下暗河相连的河流。在快要冻结的河流之中。周嘉鱼竟是看到了徐氏族人们的尸体。

    当然,这些尸体的数量并不多,但周嘉鱼在里面看到了徐老,那个将小纸赠给他的族长。

    小纸在看到徐老尸体的那一刻,便趴在河边嚎啕大哭起来,它哭的极为伤心,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地上。离开徐氏时,小纸虽然自幼跟着周嘉鱼,但这一方土地,到底是它的源。

    周嘉鱼摸着它,没说话,他知道这时候语言都是苍白的。

    林逐水手里拿出了一张符纸,点燃之后直接扔进了河流之中。符纸入水其上的火焰居然没有熄灭,而是直接将河中的尸体点燃,随即将之烧成了灰烬。周嘉鱼看着那些灰烬并没有被水流冲走,而是慢慢的沉到了河床之下。

    林逐水的嘴唇抿起一条直线,神情之中充满肃穆,最后对着河里的灰烬所在之地,慢慢的点了点头。

    “走吧。”林逐水说道。

    周嘉鱼嗯了声。

    回去的路上,周嘉鱼问林逐水,说那祖树那么大,就算遇到了火灾,不应该也会剩下点什么残骸之类的么。

    林逐水只是说可行性很小,因为只要剩下了枝干,那肯定有相对于的纸人还活着,如果说纸人都没了,那祖树还存在残骸的情况也应该不存在。

    周嘉鱼闻言摸了摸小纸,心情有些复杂,他之前一直觉得徐老送给他的祖树枝干太过贵重,现在想来,他反倒是觉得徐老极有可能已经料到了今日徐氏灭顶之灾。

    只是他却不明白,徐惊火口中的天灾,具体到底是何种含义。

    他们离开了祖树,回到了徐氏所在的地方和林珏他们会合。周嘉鱼没想到等他们回去的时候,这山顶上竟是多了不少人,看这些人的穿着应该大部分都是一些风水世家,神色匆匆的模样显然是才赶过来。

    林珏正在和什么人说话,周嘉鱼看过去,发现徐入妄他们家居然也来了,林珏正在和徐入妄的师父徐鉴交谈。

    “回来了。”林珏见到他们,转身询问,“顺利么?”

    林逐水摇摇头。

    林珏叹一口气,知道祖树肯定也是出事了,她道:“怎么会这样……”祖树没了,徐家便是彻底的完了。这个氏族将会从风水大家的名册上划掉,控纸之法虽然民间还有流传,但最大一脉消失之事恐怕已成定局。再过些年头,那些神奇的纸人,恐怕只会成为后人们将信将疑的传说。

    “走吧,去镇上看看那几个孩子。”林逐水道。

    “好。”林珏点头。

    他们正准备走,却被徐鉴叫住了:“林先生。”

    林逐水道:“嗯。”

    徐鉴道:“林先生,我有一事想问。”

    林逐水说:“你问。”

    徐鉴道:“徐氏此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

    林逐水说:“天灾。”

    他的答案让徐鉴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他并没有想到徐氏竟是因为天灾灭了族,“林先生可否透露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天灾?”

    林逐水微微抬眸:“只能猜测一二,或许是天火。”不过现在到底是什么,也不重要了,他们总不能找老天爷寻仇。

    “原来如何。”徐鉴叹息,“实在是可惜了……”

    林逐水对着徐鉴点了点头,便打算离开。只是山上的人似乎都想询问林逐水些什么,起初几个辈分比较高的人找到林逐水,林逐水还勉强敷衍一下,后面的人再围过来的时候,林逐水直接冷着脸一语不发,带着几个徒弟继续往前走。

    林珏也被烦的不行,下山的路上一直在小声的咒骂,说吃死人饭也不怕遭报应。

    林逐水倒是没接话,只是吩咐林珏联系一下外面的医院,他要把剩下的几个未成年的徐氏组人转移出去治疗。

    林珏道了声好,只是有些担心山上那些人会不同意,毕竟这些人身上或许保存着徐氏最后的秘密。

    “我需要他们同意?”林逐水冷笑着,“我倒要看看,谁敢来拦我。”

    作者有话要说:周嘉鱼:乖,小纸不难过

    林逐水:我也不高兴。

    周嘉鱼:那、那我也帮先生摸摸?

    林逐水说:帮我摸哪?

    周嘉鱼脸瞬间涨红了。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格林伍德 的深水鱼.雷x1,谢谢大家!!

    感谢 妖妖抱着小鱼看西子 的火.箭.炮x2

    感谢 bourbonbird 的地.雷x1,手.榴.弹x2

    感谢 果罗鱼 的地.雷x1,火.箭.炮x1

    感谢 岁月琉光 的手.榴.弹x1感谢 十二 的手.榴.弹x1

    感谢 太白氏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夏目和铃丶 的手.榴.弹x1感谢 _kassykt_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有风自南 的手.榴.弹x1感谢 月夕节 的手.榴.弹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手.榴.弹x1感谢 10569871 的手.榴.弹x1

    感谢 小白兔乖乖 的手.榴.弹x1

    感谢 十七月 的手.榴.弹x1感谢 豆虫拉 的地.雷x3

    感谢 坑乔的pp鳝 的地.雷x2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2

    感谢 天天? 的地.雷x2感谢 南秋荷 的地.雷x2

    感谢 qiu>o 的地.雷x2感谢 一碗泡面 的地.雷x2

    感谢 你看有个柚子吖 的地.雷x1感谢 锦鲤 的地.雷x1感谢 阿九 的地.雷x1

    感谢 冯允在 的地.雷x1感谢 渺万里层云 的地.雷x1

    感谢 啦吟 的地.雷x1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1

    感谢 楠木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绿絮 的地.雷x1感谢 酒霄 的地.雷x1

    感谢 日记 的地.雷x1感谢 叶叶梧桐深 的地.雷x1感谢 雪川清柳 的地.雷x1

    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1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

    感谢 泎柒 的地.雷x1感谢 眼睛 的地.雷x1

    感谢 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的地.雷x1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

    感谢 弗右君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my19890504 的地.雷x1

    感谢 三宝 的地.雷x1感谢 吹呀吹呀我的骄傲放纵 的地.雷x1

    感谢 二徐呀~ 的地.雷x1感谢 厄命 的地.雷x1感谢 留着那个坑,让我跳 的地.雷x1

    感谢 saici 的地.雷x1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感谢 乐晓蚊zzz 的地.雷x1感谢 Cherry☆up 的地.雷x1

    感谢 橘子汽水 的地.雷x1感谢 极乐 的地.雷x1

    感谢 蓝汪叽的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薄暮秋阳 的地.雷x1感谢 祁墨 的地.雷x1

    感谢 小小 的地.雷x1感谢 小薇 的地.雷x1

    感谢 嘻嘻嘻嘻 的地.雷x1感谢 宅女零零柒 的地.雷x1

    感谢 花花 的地.雷x1感谢 奶油布丁 的地.雷x1

    感谢 木木扣 的地.雷x1感谢 能宛丹 的地.雷x1

    感谢 初见 的地.雷x1感谢 肚叽枕 的地.雷x1

    感谢 靡国不泯 的地.雷x1感谢 月陌 的地.雷x1

    感谢 潜意识? 的地.雷x1感谢 云嘉 的地.雷x1

    感谢 烦躁时来吃坨屎 的地.雷x1感谢 宁宁儿 的地.雷x1

    感谢 小仙女 的地.雷x1感谢 问道说惊蛰 的地.雷x1

    感谢 煮熟煎鸡蛋 的地.雷x1感谢 rinyea 的地.雷x1

    感谢 十弦惊梦 的地.雷x1感谢 胡作非为 的地.雷x1

    感谢 灯火回眸 的地.雷x1感谢 rainbilouise 的地.雷x1

    感谢 向未迟 的地.雷x1感谢 哎嘿嘿嘿嘿嘿 的地.雷x1

    感谢 十七 的地.雷x1感谢 栅栏格子 的地.雷x1

    感谢 阿阿阿阿橇啊 的地.雷x1感谢 喵呜 的地.雷x1

    感谢 ?小田鼠 的地.雷x1感谢 脑子有洞的唱子 的地.雷x1

    感谢 我就是来看忘羡的 的地.雷x1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

    感谢 yoominliu 的地.雷x1感谢 陆臻的小解放 的地.雷x1

    感谢 梦之痕 的地.雷x1感谢 鲨鲨 的地.雷x1

    感谢 XXX7 的地.雷x1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

    感谢 阿哒哒哒哒 的地.雷x1感谢 爀儿 的地.雷x1

    感谢 谒玄 的地.雷x1感谢 唐疏。 的地.雷x1感谢 痰口水 的地.雷x1

    感谢 陌上青鸢 的地.雷x1感谢 墨玄青 的地.雷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1感谢 19666232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Yggdrasil 的地.雷x1感谢 哥嫂有爱 的地.雷x1

    感谢 行云流水 的地.雷x1感谢 薯片mio 的地.雷x1

    感谢 澜宝>3 的地.雷x1感谢 19964075 的地.雷x1

    感谢 鱿鱼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西瓜橙子水 的地.雷x1感谢 豆芽innocence 的地.雷x1

    感谢 琉三千 的地.雷x1感谢 叶伍点ZZzz 的地.雷x1

    感谢 怀揣一只猫 的地.雷x1感谢 曜三青best 的地.雷x1

    感谢 獸受相交 的地.雷x1感谢 锦棠 的地.雷x1

    感谢 舰滿集 的地.雷x1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

    感谢 忘羡 的地.雷x1感谢 苏玖夜 的地.雷x1

    感谢 呜哈哈大人 的地.雷x1感谢 酱酱 的地.雷x1感谢 肉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枫柳钩月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街头买酒 的地.雷x1感谢 小清 的地.雷x1

    感谢 21676324 的地.雷x1感谢 白白白暮安 的地.雷x1感谢 水水 的地.雷x1感谢 retayi 的地.雷x1

    感谢 哼唧哼唧kyuri 的地.雷x1感谢 CDwulei 的地.雷x1

    感谢 naa夏 的地.雷x1感谢 山有扶苏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