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佘山之行
    两人进了摩天轮的座舱之中。

    座舱并不算大, 周嘉鱼坐在林逐水的对面, 只要稍稍往前倾,两人的脸便能贴在一起。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半夜跑出来坐摩天轮,周嘉鱼的心中未免多了点惴惴不安, 而且他隐约感觉到,这个巨大的摩天轮里, 应该有别的东西存在。

    座舱缓缓上升, 两人并未交谈,好在气氛也不算太尴尬。周嘉鱼透过玻璃窗,看到了摩天轮之下整个游乐园的景象, 彩灯霓虹和回荡在园中的音乐,都让这个游乐场有了一种热闹非凡气氛。虽然没有人, 但并不显得寂静,所有的娱乐设施都在运行,周嘉鱼还看到有过山车从高处往下俯冲……当然, 吸引住他目光的并不是过山车,而是过山车最前面座位上好像坐着垂着头的白色身影。

    周嘉鱼悄悄的在心中捏了一把汗。

    就在他紧张的时候, 座舱不知不觉升到了最高处,接着咔擦一声,摩天轮竟是直接停了。

    周嘉鱼被这动静吓了一跳,立刻紧张了起来:“先生, 停了!”

    林逐水淡淡的嗯了声, 他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周遭的异样,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周嘉鱼身上, 他说:“周嘉鱼,我有事想对你说。”

    座舱在半空中停住,微微的摇晃着,最恐怖的是周嘉鱼透过玻璃看到了似乎有什么东西顺着摩天轮的铁架子在往他们的方向爬,这画面实在是太可怖了,要不是林逐水就在周嘉鱼的身边,恐怕他已经开始抓狂。

    “先生?”周嘉鱼声音微颤,不知道林逐水要说什么。

    “我喜欢你。”林逐水的语气一字一顿,仿佛怕周嘉鱼听不清楚似得,他还刻意加重了语调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周嘉鱼彻底愣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林逐水说得话,呆呆的啊了一声。

    “我想和你在一起。”林逐水这么说,“牵你的手,吻你,和你上床——”

    林逐水的脸近在咫尺,并且以一种严肃得根本不会让人觉得在开玩笑的表情说着上面的话,他说得非常清楚,根本不容人误会,周嘉鱼清清楚楚的明白了林逐水的意思。

    周嘉鱼心脏狂跳,出现了一种类似缺氧的感觉,他激动的不住喘息,正欲应下,林逐水的手指却轻轻的按住了他的唇。

    “想好再答。”林逐水说得很慢,“如果你答应了又后悔,我不会同意的。”他说完这话,伸手在座舱的墙壁上拍了一下。

    下一刻,周嘉鱼亲眼看着数不清的黑影从摩天轮上的铁架上忽的跳到了半空中,这些黑影的模样大多都十分狰狞,显然是什么脏东西。

    周嘉鱼正想着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便看到这群黑影竟是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围城了一个心的形。

    周嘉鱼惊了:“……”这他妈的不愧是林逐水的表白,抓个鬼都是爱你的形状??

    接着半空中炸开了漂亮的烟花,大红色的玫瑰花从黑影里面纷纷扬扬的撒下。周嘉鱼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有点想笑,但他又觉得不太合适,于是捂住脸微微抖动着肩膀。

    林逐水蹙眉:“你笑什么?”

    周嘉鱼:“……先生,这是谁教你的?”

    林逐水有点不高兴:“你笑什么?”

    周嘉鱼说:“唔……只是觉得这风格不像先生。”

    “林珏说的。”林逐水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了周嘉鱼的问题,他似乎也隐约感觉到表白的过程那里不太对,“你不喜欢么?”

    “不。”周嘉鱼笑着,“我喜欢死了,特别特别喜欢。”

    林逐水也露出浅淡的笑容。

    “我愿意和先生在一起。”周嘉鱼看着窗外炸开的一朵又一朵的烟花,他的表情温柔极了,眼神里溢满了浓浓的爱意,“非常愿意。”

    林逐水,忽的起身坐到了周嘉鱼的身边。

    周嘉鱼正在想他要做什么,就看到他微微偏了偏头,将唇直接印在了他的唇上。随后,便是一个缠绵至极的吻。两人唇.舌相接,周嘉鱼又嗅到了那股子类似檀香的气息,他的身体开始发软,脑子里仿佛真的有烟花在炸开,等到周嘉鱼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摩天轮已经开始再次旋转。

    林逐水和他十指相扣,他的脸上则挂着傻笑。

    “那么高兴?”林逐水说。

    周嘉鱼乐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我……喜欢先生好久啦。”

    林逐水闻言微微挑眉:“那我之前同你表白,你为什么答应了之后又后悔了?”

    周嘉鱼闻言一愣:“之前……表白?”

    林逐水道:“你发烧的时候。”

    周嘉鱼:“……”他听见这话,陷入了沉默之中,最后尴尬的问了句,“哪、哪一天啊,我那几天,天天梦到你向我表白。”

    林逐水:“……”

    最后两人都默契的决定还是跳过这个话题。

    从摩天轮上下来的时候,周嘉鱼被林逐水牵着走出了座舱,他心情还有些紧张,想着沈一穷他们看到了这一幕会是什么反应。

    谁知道沈一穷他们从座舱里下来之后扶着旁边的树就开始吐,吐完之后瘫坐在地上,沈一穷哭着说:“这是我这辈子坐过的最刺激的摩天轮——”

    后来周嘉鱼才知道,他和林逐水的座舱在最高处,沈一穷他们的则在下面,那些脏东西比心的之前全贴在他们的玻璃墙壁上面,于是沈一穷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一张张血肉模糊的脸在玻璃门上摩擦,一副随时可能冲进来的样子。

    几人吐完后,注意到了周嘉鱼和林逐水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

    其中沈朝三和沈暮四看起来都挺冷静的,沈一穷和沈二白则差点把自己的眼珠子瞪出来了。

    林逐水倒是从头到尾都很淡定,等他们吐完之后,说了一句:“我和周嘉鱼在一起了。”说完后补充了一句,“情侣的那种在一起。”——看来他对表白失败的事,阴影颇深,这都不忘补充说明。

    沈一穷哆哆嗦嗦,半晌憋出一句:“恭喜……”

    沈二白也说了句恭喜。

    但看两人失魂落魄的模样,显然没能如此迅速的接受这件事,特别是沈一穷从头到尾都有点懵。

    众人在摩天轮下面站了一会儿,林珏就开着游乐园里独有的观光车过来了,她看见周嘉鱼和林逐水牵上了手,脸上瞬间挂起笑容:“哟,终于在一起了?我放烟花的时机合适吧?”

    “很好。”林逐水给了林珏满意的评价。

    周嘉鱼在这么多人面前,又有点紧张,被林逐水牵着的手开始浮起汗水,不过林逐水丝毫不介意,牵着他就一起上了观光车。

    然后林珏就拉着他们离开了游乐园。

    回去到家里后,周嘉鱼和林逐水在门口互相道别,结果一进屋子,便看见林逐水的四个徒弟坐在沙发上,眼神全盯着他。

    沈一穷说:“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我先的,遇到先生也好,成为先生的徒弟也好……”他话还没说话,就挨了沈暮四一巴掌,沈暮四:“好好说话。”

    沈一穷揉着头冲到了周嘉鱼的身边,说:“周嘉鱼,你快教教我,到底是怎么勾搭上先生的,有勾搭先生这技术,我觉得我也能恋爱了。”

    周嘉鱼说:“首先。”

    沈一穷渴望的看着周嘉鱼。

    周嘉鱼说:“首先你要遇到个女的。”

    沈一穷:“……”他转头看了看这一屋子的雄性生物,“为什么小纸的性别都是男的?”

    周嘉鱼摊手。

    沈一穷崩溃了,他有预感之前七十三岁恋爱的那个预言会成真。

    周嘉鱼走到他们中间,坐到沙发上,轻声道:“你们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会尽量回答的。”他不想因为林逐水的事情和他们产生隔阂。

    沈一穷扭扭捏捏的开口:“那个……你有暗恋过我吗?”

    周嘉鱼沉默了好久,最后硬生生的憋出一句:“对不起,你是个好人。”

    沈一穷:“……算了你们聊我先走了。”

    沈暮四笑了起来,他道:“周嘉鱼,你真的不用太紧张,先生的私生活我们肯定不会置喙,先生喜欢谁,愿意和谁在一起,我们都是无条件赞同的。况且你人也不错,对自己有些信心。”

    沈朝三也点了点头:“你又不是那个骗子。”

    周嘉鱼感动极了,他本以为和林逐水在一起后,他们会对着自己投来异样的眼神,却没想到他们很轻松的就表示出了理解,甚至还出言安慰。

    沈一穷关注点永远是歪的,他呆呆的说:“那我岂不是以后要叫你师娘了。”

    周嘉鱼说:“徒弟乖。”

    沈一穷:“……”

    周嘉鱼哈哈大笑:“开个玩笑,以前该怎么叫,以后还是怎么叫。”他轻叹道,“我也没想到自己能和先生在一起。”就算是现在,他也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没事。”沈暮四说,“习惯就好。”

    天色已晚,众人又聊了几句,便各自回房休息。

    周嘉鱼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候忽的想起了什么,叫道:“祭八,祭八你还在么?”

    祭八慢慢悠悠的从乌龟壳下面探出一个脑袋:“啥?”

    周嘉鱼挺不好意思的:“对不起,之前我应该相信你的,先生居然真的同我表白了。”

    祭八冷哼一声:“现在才说,晚了!”

    周嘉鱼又好好哄了它,才把躲在乌龟壳下面的祭八给哄好了,不过它的翅膀还是秃了一块,看起来是昨天压力太大的时候用小尖嘴啄的。周嘉鱼看了很是内疚,问祭八有没有什么可以补偿祭八的地方。

    祭八一脸老父亲看儿子的沧桑表情,说它不求太多,只求周嘉鱼和林逐水幸福快乐。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苦了你了,如同老父亲一般操心的祭八。

    虽然和林逐水正式确定了关系,不过两人的生活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变化。

    林逐水再次把那盏琉璃灯送给了周嘉鱼,这次周嘉鱼乖乖的收下了,还想着给林逐水赠一份回礼。至于送什么倒是个问题,林珏给他出了主意,说让周嘉鱼给林逐水亲手雕刻一枚挂坠,还给他提供了玉料,手把手的教着他雕刻的技巧。

    周嘉鱼作为一个初学者,技术实在是不太好,努力半个月雕出了一条看起来很粗糙的游鱼,这鱼和林逐水送他的翡翠吊坠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没关系的。”林珏安慰他,“这玩意儿就讲究一个心意,你家先生想要什么吊坠买不到?重点不是吊坠,是刻吊坠的人。”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周嘉鱼最后将吊坠送给林逐水时,林逐水果真很喜欢,当时就拿起来戴在了脖子上。

    于是第二天屋子里狗粮的香气更加浓郁,五个单身狗就看着周嘉鱼和林逐水颈项上面的情侣吊坠,深深的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就在周嘉鱼沉静在甜蜜的恋爱中时,却有一件大事发生了。

    平日里小纸人的情绪都很稳定,属于无论怎么逗弄都不会生气的那种,但是近几天它的情绪却变得游戏暴躁,也不撸黄鼠狼的毛了,就每天贴在门口,天天往外看。

    周嘉鱼敏锐的察觉了它不对劲的地方,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一听便蹙起眉头,道:“可能是佘山徐氏出事了。”

    结果当天晚上晚上,林逐水就来了趟他们这里,说让他们马上准备行李,他们要去佘山一趟。

    “出什么事了,先生?”周嘉鱼见林逐水表情凝重,也察觉出了事情不对劲。

    “佘山发生了火灾。”林逐水说,“那边说联系不上徐氏他们。”

    周嘉鱼闻言心惊,根据小纸人的反应和林逐水的消息,显然佘山徐氏此时的情况并不乐观,他们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才会一直联系不上。

    周嘉鱼和他们迅速的备好了行李,当天晚上就从家中出发。

    这几日正好入冬,前几日才落了一场小雪,也庆幸还好现在气温不算太低,不然等到大雪封山火车停运,恐怕他们也没办法去佘山。

    周嘉鱼很少在林逐水身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从准备行李到上车,几乎可以说是不发一词。

    周嘉鱼有点担心,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最后林逐水似乎察觉了周嘉鱼心中的不安,伸手指轻轻的勾了勾周嘉鱼的手心:“不怕。”

    周嘉鱼心中的忐忑奇迹般的被抚平了,只要林逐水在,就好像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因为这件事出得非常紧急,他们几乎是连夜出发,在午夜的时候就坐上了去佘山的火车。

    这次几个徒弟和林珏也一起跟着,小纸人躲在周嘉鱼的怀里,情绪看起来有些不稳定。

    周嘉鱼摸着它的脑袋安慰它会没事儿的,小纸却抽抽噎噎的说没了,都没了。

    周嘉鱼心中叹息,把它抱得紧紧的。小纸人靠在周嘉鱼的怀里,表情之中充满了悲伤的味道。周嘉鱼养了小纸人快要一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它难成这样。他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抚摸着它的后背,想让它好受一点。

    在火车上,林逐水一直在接电话,但从他的神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