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 梦中的告白
    喜悦耗费了周嘉鱼大部分的力气, 他很快变得昏昏欲睡,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若此时林逐水能看见周嘉鱼的表情,定然会发现他的嘴角挂着笑容,满面幸福的模样。

    周嘉鱼的这一觉睡了很久, 醒来之后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哑着嗓子说:“我睡多久了?”

    祭八站在龟壳上哼着歌儿:“几个小时, 下午吃晚饭吧。”

    周嘉鱼从床上坐起来, 感觉自己手软脚软,浑身都没力气,不过他还是挺搞笑的, 说:“我好高兴啊,我做了个梦。”他说到梦的时候脸蛋红扑扑的, 鼻间上带了点汗水,眼角眉梢之间都是喜悦。

    “梦到什么了?”祭八心想你最期待的事情都实现了,还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儿么, 这么一脸刺激的模样难道是做了春梦?

    然后祭八就听见傻乐的周嘉鱼说:“我梦到先生和我告白了。”

    祭八:“……”

    “他还夸我可爱呢。”周嘉鱼说,“不过我一个大男人可爱是不是哪里怪怪的?”他一边说, 一边穿衣服,“这梦境太真实,我差点都以为是真的了。”

    如果这会儿周嘉鱼在看着祭八,大概会发现他脑子里的小鸟如同雕像一般的凝固了。不过他这会儿急着穿衣服下楼, 也没去管祭八的表情。

    祭八如果有张人脸, 那么此时他的脸肯定整张都憋得通红,但奈何没有, 所以它差点把自己活活憋死:“周嘉鱼,如果你能回到过去,我必须给你一个诚恳的建议。”

    周嘉鱼说什么建议。

    祭八说:“我建议你在上高中的时候找个机会早恋……”

    周嘉鱼听得莫名其妙的。

    他噔噔噔的下了楼,看见楼下已经摆了一桌子的好菜,看菜的品质肯定不是这一屋子的人做的,估计是林珏叫的外卖。

    “罐儿,你醒啦,感觉身体舒服点了没?”沈一穷正拉着小纸人他们在打斗地主,看见周嘉鱼下楼,开口问了句。

    “好多了。”打针吃药,又睡了一觉,周嘉鱼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又充满了力量,特别是在睡觉的还梦见了那么美好的事。

    “那你先吃点东西吧。”沈一穷说,“桌上的都是师伯给你定的,说要给你补一补。”

    周嘉鱼点点头,本来也有点饿了坐到桌边。

    桌上的饭菜都是适合病人吃的,口感温和,又很补身体,周嘉鱼心情好,连带着饭量也补大了许多,哼着小曲儿往自己的嘴里塞着米饭。

    祭八说:“周嘉鱼,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做好心理准备。”

    周嘉鱼听见祭八语气如此郑重,随口说:“你这么严肃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先生真的和我告白了?”

    祭八:“????”

    周嘉鱼说:“这个玩笑太假了,我自己都知道自己烧糊涂了。”

    祭八眼睛瞪的溜圆,气得连舌头都伸了出来,一副快要背过气的表情。

    周嘉鱼被它这狰狞的模样吓了一跳,小心翼翼的叫了声:“祭八,你没事吧?”

    祭八说:“周嘉鱼——我必须认真的告诉你,林逐水真的和你告白了,你不是在做梦。”

    周嘉鱼闻言哈哈大笑,说这玩笑都被我猜到了你就不能换一个么?

    祭八陷入了沉默。事实上它如果现在有实体的话,可能已经冲上周嘉鱼的脑门顶上一顿乱啄,想把这傻子给啄清醒。

    周嘉鱼笑眯眯的吃着饭,旁边打牌的沈一穷看见了问他怎么心情这么好。

    周嘉鱼说自己做了个美梦呢。

    沈一穷说你梦到什么了?

    周嘉鱼说梦到自己喜欢的人了。

    沈一穷听见这话一下子坐直了,眼睛里闪着星星,说你喜欢谁呀?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说你猜啊。

    沈一穷说你喜欢我吗?

    周嘉鱼说时间不早了,你洗洗睡吧。

    之前周嘉鱼睡觉的时候沈一穷怕小纸人打扰到周嘉鱼,一直抱着它,这会儿小纸人总算是又能爬到周嘉鱼的脑袋顶上和他亲热。小纸人撸着周嘉鱼脑袋顶上的毛,周嘉鱼撸着怀里的黄鼠狼,整间屋子里充满了快和又温馨的气氛——除了周嘉鱼脑子里已经气得开始拔自己毛的祭八之外,一切都是那么安宁祥和。

    林珏从外面进来,说她把谭飞星送到林家去了,林逐水已经收满了弟子不能在多收一个,谭飞星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好在天赋卓越,肯定进入这行以后也是大家抢着要的。

    “他一个人能撑这么大也不容易。”林珏道:“通常能看见脏东西的人也容易吸引脏东西,没人保护是很容易出事儿的,估计是因为那片地方住了条龙,才压下了那些邪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到龙这个字眼,林珏的表情莫名的有些不自然。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看见了,都没有提,继续假装认真做自己的事。

    吃完饭,又去园子里溜达着转了一圈,周嘉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睡觉。谁知道他进屋子时,却看见一盏漂亮的琉璃灯摆在自己的桌子上。

    这琉璃灯周嘉鱼很熟悉,是沈一穷当时在叶家拍卖会上拍下的那一盏,周嘉鱼看见这灯上面插了一柱短短的熏香,正在缓慢的燃烧。这熏香的香气周嘉鱼很熟悉,就是林逐水身上独有的那股子檀香气息,灯旁边还压了一张白色的纸条,上面是钢笔写下的漂亮字体:赠周嘉鱼。落款则是林逐水。

    周嘉鱼知道这灯的价格,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不能要,不过现在天色有些晚,去找林逐水好像不太合适,周嘉鱼便想着明天早晨再和林逐水解释一下,拒绝这份太过贵重的礼物。

    不过虽然灯不能要,但熏香周嘉鱼还是喜欢的,特别是这股和林逐水如此相似的气息,让周嘉鱼有种他在林逐水怀抱之中的错觉。

    “好好闻。”这香似乎有安眠的作用,周嘉鱼躺在床上很快就合上了眼,这一晚睡的极为憨甜还梦到了一些很是暧昧的画面,搞得周嘉鱼第二天早晨一起来就偷偷摸摸下楼洗裤衩去了。

    一大早起来,周嘉鱼就看见祭八羽毛凌乱的躺在乌龟壳上面,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他吓了一跳,洗着自己的裤衩发问:“你怎么了,祭八?”

    祭八说:“你昨天晚上梦到什么了?”

    周嘉鱼哼哼唧唧:“喜欢的人……”

    祭八说:“你就不能直白一点吗?还喜欢的人?你喜欢的人是谁还需要打哑谜?我可是你脑子里的鸟。”

    周嘉鱼老实道:“好嘛,我梦到林逐水了。”他洗着裤衩又乐了起来,“我梦到他又和我表白了,还亲了我。”

    祭八心态彻底崩溃,它说:“所以说我现在如果告诉你林逐水和你表白不是在做梦,你不会信我对吗?”

    周嘉鱼说:“哇,你太过分了吧,这种玩笑谁会信啊。”

    他说完这话,就看见祭八疯狂的把自己的脑子往乌龟壳里面钻,一副要和乌龟同归于尽的模样。周嘉鱼被吓一大跳,连忙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想不开。

    祭八说:“别和我说话!!”

    周嘉鱼怀疑祭八青春期到了,不然情绪怎么这么大起大落的。

    到了午饭时间,周嘉鱼照例去给林逐水送饭,本来看他身体不舒服沈一穷想陪他一起,但是周嘉鱼却拒绝了。毕竟如果让沈一穷看见了林逐水送他的琉璃灯,他怕沈一穷会多想什么。

    周嘉鱼提着菜篮子,到了林逐水的门口,还没敲门,面前的木门便开了。

    林逐水站在门口,道:“进来。”

    周嘉鱼进了屋子。

    林逐水没和周嘉鱼说话,直接进了书房,他似乎正在画什么东西,桌子上摆着颜料和画卷。

    周嘉鱼站在门口没往太里面走,把饭菜摆在旁边的桌子上后,叫了声:“先生。”

    林逐水说:“以后叫我名字就好。”

    周嘉鱼一听就愣了,林逐水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他有点不明白,不过叫林逐水名字的总是有些不习惯,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大着胆子道:“可是……我还是觉得叫您先生比较合适。”

    林逐水手中的笔顿住了,他微微偏了偏头,眉头蹙起:“也不用称呼我为您。”

    周嘉鱼心中惴惴不安,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林逐水态度大变。

    他觉得今天的林逐水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不过他来这里的重点不是称呼问题,周嘉鱼把那盏漂亮的琉璃灯从篮子里取了出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摆放在了桌子上。他道:“先生,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林逐水直接放下了笔,他的下巴微微扬起,嘴唇也抿出一个不太愉快的弧度。

    周嘉鱼看见林逐水明显不太高兴,赶紧道:“先生,您……”他本来是想说您,但又想起了之前林逐水的话,赶紧改了一种说法,“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灯我真的不能要,太贵重了。”

    “为什么不能要?”林逐水转过了身,语气有点冷。

    周嘉鱼被林逐水的表情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自己的拒绝会让林逐水的反应这么大,以至于有些措手不及:“我只是怕自己把灯弄坏了……”

    “你后悔了?”林逐水问了句周嘉鱼没明白的话。

    周嘉鱼看了看灯,又看了看林逐水,不知怎么的心底就有点发虚,林逐水的表情太冷了,简直像是凝固的坚冰,让周嘉鱼不由生出瑟缩之意,他说:“先生……”

    “拿走。”林逐水说,“不想要就拿去扔了,不必还给我。”@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咽了咽口水,从这句话里,周嘉鱼终于清楚的意识到,林逐水的确是在生气,而且正处于一种很非常非常生气的状态。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怕林逐水一怒之下把灯真的扔进了垃圾桶,于是拿着灯慢慢的往外走。

    “周嘉鱼。”在他快要出门的时候,林逐水突然叫住了他。

    周嘉鱼抬目:“先生。”

    林逐水说:“算了,你走吧。”他似乎有很多想说的,但是最后却选择了沉默。

    周嘉鱼垂头丧气的路过了走廊,走廊上挂着的老虎又一次企图吓他,这次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心情糟糕的离开了。

    周嘉鱼怎么带着灯过来,又怎么带着灯回去。家里的人看见他沮丧的样子,都有点惊讶,林珏说:“罐儿你咋了,怎么一副被放了气的样子?”

    “我好像惹先生生气了。”周嘉鱼如实告知。

    “你?惹他生气?”林珏有点不可思议,“你还能把逐水惹生气,不会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周嘉鱼把林逐水送他琉璃灯的事情说了出来。

    沈一穷听完之后满脸不可思议:“先生送了你琉璃灯?”他思考片刻,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不过这灯的确是和你挺配的,之前先生不还给你纹了个游鱼莲花的纹身么?这纹身和灯倒是挺像的。”

    “但是这灯太贵重了,我觉得我不能要。”周嘉鱼说。

    林珏说:“你别急,我先去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逐水那性子一般都不会太生气的,除非是触碰了他的底线。”

    周嘉鱼一听心情更糟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然后林珏就出了门,留下一脸深思的沈一穷和蔫成腌黄瓜的周嘉鱼。

    林珏直接去了林逐水的住所,进去时看见她那个弟弟坐在屋子里生气,面前放了一副半成品的画,虽然只画了一半,但是林珏还是认出了画上的人是周嘉鱼。

    “怎么啦?怎么和罐儿闹脾气了?”林珏随手寻了个椅子坐下,也给自己倒了杯茶,“他性子温吞,你可别欺负人家。”

    林逐水表情冷冷的,没说话。

    林珏这才发现他是真的在生气,疑惑道:“你们两个到底怎么了?他来的时候还挺高兴,回去的时候就跟放了气似得,不就是一盏灯么,他不肯要就不给了呗,何必如何?”

    林逐水薄唇轻启,从嘴里吐出林珏没想到的话,他说:“我表白了。”

    林珏:“噗——”她直接把茶水喷出了嘴里,然后开始疯狂的咳嗽。

    林逐水厌弃的离林珏远了点:“他答应了。”

    林珏还在咳嗽,边咳嗽边说:“这不是好事么?你们两个不就剩一层窗户纸,况且,你应该早就知道他是你命定的人?”

    林逐水道:“如果我现在告诉你,那条小金龙是你命定的人,你会如何?”

    林珏:“开玩笑——”她表情僵了一僵,“真的是开玩笑吧?”

    林逐水露出个冷漠的笑容。

    林珏莫名的有点虚。不过林逐水说的也对,就算是算出了自己命定的人,看见的第一眼肯定也不会是爱上他,而是先进入观察期,再思考一下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他,又或者是哪种喜欢。

    “别说我了。”林珏说,“然后呢,你表白了,他答应了,不是好事么?”

    林逐水冷冷道:“他又后悔了。”

    林珏:“……”

    屋子里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寂静之中。

    林逐水的声音很轻,但林珏能听出其中暗藏的气急败坏:“你非要说他喜欢我,我看他对我明明只是仰慕而已,你说,我要是对沈一穷说我喜欢他,他会不会答应?”

    林珏:“……”还真说不准。

    沈一穷肯定是直的,但是如果向他表白的人变成了林逐水,这结果可就说不定了。一个自己极为仰慕的人对自己表达出了爱意,林珏有理由怀疑沈一穷这货会残酷的把自己掰弯。

    林逐水说:“林珏?!”

    林珏:“……可是他的确是喜欢你的。”

    林逐水说:“他不肯叫我名字。”

    林珏:“……他真的喜欢你。”

    林逐水说:“他还称呼我为您。”

    林珏说:“他……”

    林逐水声冷如冰:“连定情信物都要给我退回来!!”

    林珏不说话了,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你也来一根?”

    林逐水接了过去。

    两人开始在屋子里抽烟。

    最后林珏忽的想起了什么,张口发问:“罐儿一回来就开始发烧,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表白的?该不会在他烧糊涂了的时候去说的吧?”

    林逐水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林珏痛苦的捂住了脸。

    “表白,知道表白有多重要吗?”如果林珏手里拿着教鞭,估计已经开始敲黑板让林逐水注意重点了,“一定要在互相清醒的情况下互相确认心意,最好也让周围的人知道你们的关系。”她语重心长,“你怎么能趁着罐儿快要烧成个傻子的时候表白……”

    林逐水陷入沉思。

    “你思考了这么几天就思考出这么个结果呀。”林珏说,“来,姐给你出个点子,咱出去玩一趟,包个游轮之类的特殊地放,然后布置一下,再声势浩大的表白,请务必,务必告诉全世界,你喜欢他。”

    林逐水眉头微微蹙起:“他拒绝我怎么办?”

    林珏说:“哇,周嘉鱼要是不喜欢你,我直播吃.沈一穷好吧?”那么明显的事情,也就眼前这两个感情白痴能搞得那么复杂。要是换了她来,估计孩子已经三岁可以打酱油去了。

    林珏撸起袖子开始和林逐水分析实战,林逐水被林珏认认真真的上了一课。

    周嘉鱼还在为林逐水生他气的这事儿感到伤心,结果当天晚上林珏从林逐水那里回来之后,就宣布他们要去一个游乐园玩。

    “为什么突然要去游乐园?”周嘉鱼听完这消息觉得莫名其妙的。

    “没事,就是你家先生自己想去。”林珏说着,“具体哪个游乐园还没定,时间定在后天晚上。”

    一屋子的人都挺奇怪的,游乐园这地方和林逐水的风格简直格格不入,他为什么会想去那里,难道有什么非去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