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告白了
    做了坏事儿的林珏显然是在心虚, 眼神表情都有点飘, 还好现在她看不见小金龙,不然估计更缩了。

    “我真不记得了。”林珏这么说,“我十八岁就出门游历, 快到三十才回林家,期间入川了好几次, 哪里能记清楚每一件事。”

    她这么说, 小金龙的眼神居然有点委屈,但还是坚持着傲娇的表情:“她撒谎,她肯定记得。”

    周嘉鱼说:“师伯, 小金龙说你肯定记得……”

    林珏有点焦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了, 吐了口烟之后,满目沧桑的说:“给点提示?”

    周嘉鱼看向小金龙。

    小金龙说:“提示,金色!”

    周嘉鱼帮它转达了话。

    “金色?”林珏挠挠头, “哇,金色的东西那么多我哪里记得呀。”

    周嘉鱼对着她投去了谴责的眼神。

    林珏也有点尴尬说你别这么看着我嘛, 搞得我像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一样。

    难道你不是吗?周嘉鱼注意到林珏说这话的时候,小金龙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终于挂不出了,嚎啕大哭道:“骗子, 你这个骗子——”

    那个带他们来这儿的男人一看到小金龙哭了, 立马慌了,道:“你别哭啊!”

    周嘉鱼还在想他为什么这么紧张, 下一刻就听到天上突然传来隆隆雷鸣之声,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瞬间布满了朵朵乌云,乌云之内电光环绕,一场倾盆大雨眼见就要落下。

    周嘉鱼:“师伯——”

    “我想到了!!!”林珏马上开口,“你是不是住在缸里的小金龙!”

    众人:“……”

    周嘉鱼痛苦的捂住了脸,心想师伯啊,你敷衍人家能不能敷衍得认真一点,这里谁不知道他是住在缸里的小金龙。

    果不其然,林珏撒的谎立马被识破,小金龙嚎啕大哭,瞬间大雨落下,他们全部变成了落汤鸡,连向来高冷的林逐水也不例外。

    如果说来这里时林逐水的气息接近零度,那么此时此刻,他的温度直奔着零下去了,连周嘉鱼都感觉他现在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林珏。”林逐水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林珏的烟被灭了,妆也花了,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不过这会儿大家都对她并不同情,毕竟看起来她是对着小金龙始乱终弃的那个。

    “我不是,我没有。”林珏哭丧着脸道,“我真不记得了——”

    小金龙哭的更厉害了。

    男人一脸痛苦,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你们这下知道我为什么要帮它寄快递了吧?不寄每次我一出门就下雨,还是雷阵雨,家里wifi都被劈坏了三次四。”

    周嘉鱼听完对他露出同情之色。不过现在他好像也没太多功夫同情别人,毕竟他们四个站在雨里的模样实在是没好到哪儿去。

    “金色,金色——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突然给了林珏灵感,她忽的灵光一线,“你是金竹宫里的小鲤鱼?”

    小金龙的哭声戛然而止,不过瞬息之间,原本阴云密布的天空瞬间放了晴,它收了眼泪,高高兴兴的在林珏的身边转着圈儿:“你终于想起我啦。”

    周嘉鱼重重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将脸上的水抹掉:“答案对了。”

    林珏长舒一口气。

    “我们先回去把衣服弄干吧。”因为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们身上都湿透了,林珏拧了拧自己的袖子建议。

    “好吧。”周嘉鱼说,“小金龙你要和我们一起去?”他见小金龙正摆着尾巴围着林珏转着圈飞,尾巴一个劲的摇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条狗子呢。

    “好呀好呀。”小金龙同意了。

    于是他们回到了男人住的地方准备换身衣服,回去的时候周嘉鱼才知道这人姓谭,叫谭飞星,今年二十五,从小就在这儿长大基本没去去过外地。

    “金竹宫是我们本地的传说。”谭飞星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这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周嘉鱼打了个喷嚏。

    “我们这里不是靠着江么?在一个码头上,楼梯是往水下走的,据说如果是有缘人,顺着那个楼梯一直往下,就会到一个宫殿里面,那宫殿是龙王爷的府邸,到处种满了金子做的竹子,于是就被叫做金竹宫。”谭飞星笑着解释。

    “师伯你去过那儿?”周嘉鱼问林珏。

    “不算去过吧。”林珏叹气,“我只是在游历的时候靠近过那楼梯,在楼梯上面遇到了一只金色的小鲤鱼,那鲤鱼好像被渔网挂住了,我看着它可爱,就悄悄把它放走了。不过金竹宫的传说我也是听过的。”

    “只是这样?”周嘉鱼有点不太信。

    “哈哈。”林珏干笑两声,“然后当晚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去了金竹宫,还在里面见到了金龙对我道谢,送了我一片龙鳞护身,让我几年后回这里……”

    周嘉鱼说:“那你回了吗?”

    林珏干咳:“我那时候浪的可厉害了,压根没把这梦放在心上,当然是没回来了。”

    周嘉鱼:“……那龙鳞呢?”

    林珏眼神在飘,没敢回答周嘉鱼的问题。

    小金龙本来刚才还稍微高兴了一点,这会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又开始生闷气,两只小爪爪交叠在胸口,脸蛋也气得鼓鼓的。万幸的是好歹是没哭了,不然周嘉鱼怀疑他们又要被淋一场。

    在屋子里修门的沈一穷和渝小面看到他们四个狼狈的模样都惊了:“师伯你们去江里游泳了吗?”

    “沈一穷,你别说话。”林珏道,“逐水,你快点帮我们烤干吧。”

    回来的短短一条路,林逐水身上的衣服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他听到林珏的话,没理她,而是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过来。”

    周嘉鱼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下一刻,林逐水的身上就窜出一串火苗子,直接跳到了周嘉鱼的身上,周嘉鱼的衣服上面腾起淡色的白雾,随即变的干爽了起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烤干的衣服有点太硬了……不过这也比湿着好多了。

    林珏也知道林逐水在生气,只好在旁边等着,林逐水最后一个才帮她烤干。

    沈一穷他们问清楚了情况,然后感叹道:“原来真是缸逼的啊。”

    “对啊。”谭飞星苦着脸,“不然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闲钱给你们寄快快递呢……”

    “那小金龙,你从哪里找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提到快递,周嘉鱼想起了箱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奇怪啊。”小金龙说,“水里到处都是,我就随便找的。”

    “那眼珠子是什么的眼珠子。”周嘉鱼说。

    “鱼的。”小金龙很认真的说,“那眼珠子可好吃了,你们吃了吗?”

    周嘉鱼:“……”没有,谢谢,我们不但没有吃,还当天的晚饭也贡献出来了。

    这屋子里能看见小金龙的就只有周嘉鱼和谭飞星,林珏把衣服弄干之后赶紧补了个法阵,看见了她对不起的对象。

    法阵布下之后,所有人都能看见那可爱的小金龙了,林珏眼睛里冒着星星,直夸它可爱。

    小金龙说:“哼,我当然可爱了,那眼珠子你们喜欢吗?”

    林珏说:“喜欢死了呢。”

    在旁边站着的沈一穷面色阴郁,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周嘉鱼猜测他是在做心理斗争,毕竟刚才他还撸着袖子企图对始作俑者动粗,这会儿发现搞事的居然是条小龙,显然是有点接受不了。

    “那你为什么要在礼物里放点诅咒啥的?”沈一穷问。

    小金龙道:“不放诅咒你们会来吗?”

    周嘉鱼:“……”其实放了我们也不一定会来。

    “我等了你好久呢。”小金龙埋怨着林珏,“你都一直不来,还好我遇到了他。”它看了眼谭飞星。

    谭飞星表情有点痛苦,周嘉鱼猜测他估计是天天被小金龙骚扰。

    “嗯……所以你等我是为了同我道谢?”林珏说。

    “不,我等你是为了娶你。”小金龙认真道。

    这话一出,全场陷入了沉默。

    林珏瞪着小金龙:“你这么短,还想娶我——”

    小金龙:“……”

    旁边的三人非常有默契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假装自己没笑,但是抖动的肩膀却暴露了他们此时的表情。

    小金龙噌的一下就火了:“你嫌我短??”

    林珏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还这么小。”她用手指头比了一下小金龙的长短,小金龙的确不长,可能有个十厘米左右的样子,看起来小巧玲珑相当的可爱了。

    小金龙说:“你嫌我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为什么总是像是在讲黄色笑话,还有你们三个,笑笑笑,笑个屁啊。

    小金龙显然非常的愤怒,它直接转身飞出了窗户,周嘉鱼本来不知道它要做什么,结果片刻后,他便看见小金龙的身躯在空中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期间还伴随着狂躁的龙鸣——

    这是周嘉鱼第一次看见龙,小金龙的身躯巨大无比,几乎遮盖住了天空,它的声音也从细细小小,变成了成年男子般的低沉浑厚:“林珏——”

    林珏打了个哆嗦:“我怎么好像听见有人叫我。”

    周嘉鱼:“……”完了师伯,你这是捅了龙窝了。

    林珏赶紧看向林逐水,说:“水啊,这咋办啊?”

    林逐水表情相当的冷漠:“还能怎么办,嫁了吧。”

    林珏:“……”

    周嘉鱼一直在告诉自己别笑。

    金龙在外面盘旋了一圈,表明了自己又长又粗,这才满意的重新回了屋子。林珏又点了根烟,开始抽。

    “怎么办。”林珏又问了一句,这次把目光投向了沈一穷和周嘉鱼。

    沈一穷和周嘉鱼默默的把眼神移开了,林珏长叹一声,吐了口烟:“金啊,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小金龙闻言暴怒:“你喜欢谁,我要吃了他——”

    林珏道:“哇,那我更不敢和你说了,不过感情这事儿得讲个先来后到,虽然你很可爱,但是人妖殊途……”

    小金龙开始磨牙。

    林珏说:“而且我也没有你想的难么好,我抽烟喝酒纹身,还逛夜店呢。”

    周嘉鱼对着林珏投去谴责的眼神,觉得她在教坏小朋友。

    小金龙陷入沉默。

    “所以,你适合更好的。”林珏说出了每个人渣必备的台词,“忘了我吧,我配不上你。”

    然而小金龙说:“你说得对。”

    它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惊了,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好糊弄,它说:“我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林珏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是解决了这件事。只有林逐水的嘴角挂着一抹冷冷的笑容,却是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小金龙说完这话,转身飞出了窗外,众人看着它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师伯。”沈一穷说,“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它还会给你寄礼物吗?”

    林珏说:“我哪儿知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事情仿佛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解决了,不知世事的小金龙惨遭林珏拒绝,再次回到了那个缸中,等待着永远不会来的有缘人。

    林珏一边感叹,一边问谭飞星,说少年啊,我看你骨骼清奇,要不要和我走,以后你必成大器啊。

    谭飞星很实在的说:“要不是他也能看见小龙,我可能会以为你们是搞传销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

    “不过我真的不是神经病耶。”谭飞星挺高兴的,只是说出的话却莫名的让人有些心酸吗,他笑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他们一直说我是神经病,现在看来居然有和我一样的人存在……”他看向周嘉鱼,眼神里是满满的激动。

    周嘉鱼拍拍他的肩膀,说他这样的人其实很多,只是他运气不好没遇到罢了。

    “你这样的在我们这圈子里都是争着要的。”林珏说,“你要是信我,就跟我走吧,我们可以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谭飞星犹豫片刻后,最终还是同意了和林珏一起离开。他现在好像是孤身一人,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虽说已经习惯了,但偶尔还是会感到孤独。

    能遇到和自己一样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一种幸福。

    打发走了小龙,还领个人回去,这一趟也算是不虚此行。

    只是周嘉鱼却注意到,林珏虽然看见小龙的时候一直在笑,但上车之后脸上却带了点疲惫的味道,眼神似乎也有几分黯淡,或许是因为看到旧景,想起了旧人。

    很久之后,周嘉鱼才知道林珏以前相恋的男友因病去世,两人相恋多年,本该终成眷属,但奈何世间之事,总不能件件如意。

    事情全部办完,他们也准备回去了。

    渝小面给他们买了几包本地的火锅底料,恋恋不舍的叮嘱他们下次有空再来玩。

    周嘉鱼吸着鼻子说好。

    “罐儿你感冒了?”上飞机后,沈一穷发现周嘉鱼的声音好像不太对劲。

    “好像是有点。”周嘉鱼今天早上一起来嗓子就挺疼的,鼻子也有点堵,“可能是昨天淋了雨?”

    “回去吃点药吧,别严重了。”林珏叮嘱道。

    周嘉鱼也没当回事儿,觉得是小感冒而已。谁知道回家第二天他就不太行了,头疼鼻塞咽喉肿痛,脑袋都好像大了几圈。

    本来她是打算做早饭改善一下生活,但起来之后走路都有点飘,更不用说做早饭了。

    “罐儿你怎么了?”沈一穷被周嘉鱼的模样下了一跳。

    “感冒。”周嘉鱼说,他嗓子哑哑的,艰难的吸着鼻子。

    沈一穷说:“你吃药了么?”

    周嘉鱼摇摇头。

    沈一穷赶紧去拿了药过来,给周嘉鱼喂下去了,今天他们好不容易回来,本来是打算一起吃顿大餐的,结果厨师主力周嘉鱼倒下了,屋子里剩下几个被灶神爷嫌弃的人也没了法。最后周嘉鱼提出自己可以戴着口罩在旁边指导。

    “盐放一半勺就行了,嗯,别加太多水……”周嘉鱼戴着口罩,穿着厚厚的毛衣,把自己裹得跟个球儿似得。

    林珏担心他的身体,让他别这么劳累,周嘉鱼说没事儿,感冒而已,问题不大。

    但是事实证明有些事还真是不能不放在心上,当天下午,周嘉鱼的感冒就加重了,他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昏昏欲睡,沈一穷见他脸色不对,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发现他是在发烧。

    “罐儿,你额头怎么这么烫。”沈一穷吓了一跳。

    周嘉鱼说:“唔……头疼。”

    沈一穷扯下了周嘉鱼的口罩,发现他整张脸都烧得通红,“我打电话让医生过来一趟,你等会儿啊。”

    家庭医生来的倒是挺快,一量温度直接三十九度八了,医生说这情况最好直接打退烧针,不然怕温度下不来。

    周嘉鱼只能说好。

    于是屁股和手背上都挨了一针,周嘉鱼整个脑子都烧木了,躺在床上时整个人的表情都是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

    睡睡醒醒之间,周嘉鱼感觉有人坐到了自己的床边,随即一个冰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缓解了身体的燥热。

    周嘉鱼朦朦胧胧睁开了眼,却是看到了一个没有想到的身影:“……先生。”

    林逐水坐在周嘉鱼的床边,头微微的低着,虽然闭着双眸,却给了周嘉鱼一种在被凝视的感觉。

    “嗯。”林逐水说,“在呢。”

    “先生。”也许是人生病的时候情绪都会有些脆弱,周嘉鱼看见林逐水后,心里莫名的就浮起了一股子的委屈,“我不想发烧。”

    林逐水说:“乖,忍一忍。”

    “不想发烧。”周嘉鱼说话时都带着鼻音,他鼻子完全堵住了,感觉脑子因为缺氧而变得有些无法思考,“难受。”

    林逐水轻轻的捏了捏周嘉鱼的脸颊,声音轻轻的:“我陪你好不好?”

    周嘉鱼被林逐水捏的有点蒙,迟钝的脑子里还未反应过来林逐水的话是什么意思,便看见他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低下了头,将带着凉意的唇,轻轻的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两人嘴唇相接的那一刻,周嘉鱼瞪大了眼睛,他本来就很难思考的脑子这下子彻底的停工,眼前仿佛炸开了大朵大朵的烟花,身体因为林逐水突然如其来的动作僵成了一块木头。

    “周嘉鱼。”林逐水的声音就在他的耳边,如此近且清晰,他说,“我不想等了,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周嘉鱼没说话。

    “周嘉鱼?”林逐水没有听见周嘉鱼的声音,语调里带了点疑惑。

    周嘉鱼还是没说话。

    林逐水:“……”就在他开始怀疑周嘉鱼是不是晕过去了的时候,床上的小蠢鱼终于激动的给予了回应。周嘉鱼用力的抱住林逐水,激动的浑身发抖:“先生,先生,我喜欢您,我特别喜欢您。”

    “嗯。”林逐水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亲亲周嘉鱼柔软的发旋。

    “特别喜欢的。”周嘉鱼语无伦次,“您让我做什么都成,先生,您的意思是,您也喜欢我吗?”

    林逐水说:“对,我也喜欢你。”他说得干脆,不带一点拖泥带水,给了周嘉鱼最大的信心,“你很好,很可爱,我很喜欢。”

    周嘉鱼的心脏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胀满了,他第一次知道,被喜欢的人告白是如此幸福的事。幸福的头脑眩晕,语无伦次。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不是在做梦吧。”周嘉鱼说,“先生……”

    “不是。”林逐水说,“我就在这儿。”

    周嘉鱼高兴的从床上直接跳了起来,感觉自己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发烧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他现在能冲出去跑个一万米。

    林逐水由着周嘉鱼高兴,他其实也能感觉到,在感情方面,周嘉鱼似乎没什么自信,做什么都很小心翼翼,这样的周嘉鱼让林逐水感到心疼,但心疼的同时,他也思考。思考自己对周嘉鱼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是怜惜,是疼爱,还是单纯师徒之间的喜欢,林逐水并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对周嘉鱼产生更大的伤害,所以在他确定自己的感情之前,他一直克制着自己。

    直到这次出行,他听到林珏说周嘉鱼手机里有某个人的照片。

    从那一刻起,林逐水就知道,他不想等了,周嘉鱼是他护着的人,他并不想看见自己的小蠢鱼,被别的人染指。既然如此,在小蠢鱼的身上打下记号,便是势在必行的事。

    林逐水冷静的思考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更加冷静的行动了。

    周嘉鱼对林逐水所思所想全然不知道,坐在床上傻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先生和他表白了,先生也是喜欢他的,先生,先生,先生。他满心欢喜,恨不得将自己的喜悦昭告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告白,不演小剧场。

    七星岗上清寺711公交和金竹宫全是重庆真实的民间传说。七星岗原名七星缸,就是因为那几口缸得名的,后来觉得缸字不雅才改成了七星岗。

    大突破,大突破,作者求一波营养液作为奖励的勒。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岁月琉光 的火.箭.炮x2

    感谢 贞琼 的火.箭.炮x1,地.雷x3

    感谢 付子忱 的火.箭.炮x1

    感谢 华水三千 的火.箭.炮x1

    感谢 玖珈路 的火.箭.炮x1感谢 Yggdrasil 的手.榴.弹x1

    感谢 梨子夏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高贵冷艳无名氏 的手.榴.弹x1感谢 种花家的月宝宝 的地.雷x3

    感谢 栅栏格子 的地.雷x3感谢 板栗旬 的地.雷x2感谢 veralv 的地.雷x2

    感谢 爀儿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

    感谢 举个栗子 的地.雷x2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

    感谢 淅淅晓丑 的地.雷x1感谢 25137735 的地.雷x1

    感谢 软绵子 的地.雷x1感谢 偏惊白头翁 的地.雷x1

    感谢 默默 的地.雷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

    感谢 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 的地.雷x1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

    感谢 qiu>o 的地.雷x1感谢 沫雅 的地.雷x1

    感谢 仙女小可爱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月刀 的地.雷x1感谢 汀宁 的地.雷x1

    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感谢 桃狩 的地.雷x1

    感谢 终觞 的地.雷x1感谢 陇上贡夏 的地.雷x1

    感谢 He. 的地.雷x1感谢 十里春风 的地.雷x1

    感谢 25113583 的地.雷x1感谢 寒月如雪 的地.雷x1

    感谢 Nine 的地.雷x1感谢 雪川清柳 的地.雷x1

    感谢 Menjiji 的地.雷x1感谢 弦羽柑 的地.雷x1

    感谢 24896097 的地.雷x1感谢 未来 的地.雷x1

    感谢 白白献身,死而后已 的地.雷x1感谢 肚叽枕 的地.雷x1

    感谢 鱼骨 的地.雷x1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1感谢 文文文鹿 的地.雷x1

    感谢 九九九感冒狸 的地.雷x1感谢 20879248 的地.雷x1

    感谢 泡腾片成精了 的地.雷x1感谢 白泽 的地.雷x1

    感谢 喵帕斯?^???^?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青宇家哒梦梦 的地.雷x1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

    感谢 街头买酒 的地.雷x1感谢 紫茎泽兰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寒酒白江 的地.雷x1

    感谢 豆芽innocence 的地.雷x1感谢 叶草 的地.雷x1

    感谢 老王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公主有腿毛 的地.雷x1感谢 冷漠 的地.雷x1

    感谢 叶阑哥快来吃我吧 的地.雷x1感谢 十三三biu(○` 3′ 的地.雷x1

    感谢 殷俊 的地.雷x1感谢 wspzmdlp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