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告白了
    做了坏事儿的林珏显然是在心虚, 眼神表情都有点飘, 还好现在她看不见小金龙,不然估计更缩了。

    “我真不记得了。”林珏这么说,“我十八岁就出门游历, 快到三十才回林家,期间入川了好几次, 哪里能记清楚每一件事。”

    她这么说, 小金龙的眼神居然有点委屈,但还是坚持着傲娇的表情:“她撒谎,她肯定记得。”

    周嘉鱼说:“师伯, 小金龙说你肯定记得……”

    林珏有点焦虑,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了, 吐了口烟之后,满目沧桑的说:“给点提示?”

    周嘉鱼看向小金龙。

    小金龙说:“提示,金色!”

    周嘉鱼帮它转达了话。

    “金色?”林珏挠挠头, “哇,金色的东西那么多我哪里记得呀。”

    周嘉鱼对着她投去了谴责的眼神。

    林珏也有点尴尬说你别这么看着我嘛, 搞得我像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一样。

    难道你不是吗?周嘉鱼注意到林珏说这话的时候,小金龙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终于挂不出了,嚎啕大哭道:“骗子, 你这个骗子——”

    那个带他们来这儿的男人一看到小金龙哭了, 立马慌了,道:“你别哭啊!”

    周嘉鱼还在想他为什么这么紧张, 下一刻就听到天上突然传来隆隆雷鸣之声,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瞬间布满了朵朵乌云,乌云之内电光环绕,一场倾盆大雨眼见就要落下。

    周嘉鱼:“师伯——”

    “我想到了!!!”林珏马上开口,“你是不是住在缸里的小金龙!”

    众人:“……”

    周嘉鱼痛苦的捂住了脸,心想师伯啊,你敷衍人家能不能敷衍得认真一点,这里谁不知道他是住在缸里的小金龙。

    果不其然,林珏撒的谎立马被识破,小金龙嚎啕大哭,瞬间大雨落下,他们全部变成了落汤鸡,连向来高冷的林逐水也不例外。

    如果说来这里时林逐水的气息接近零度,那么此时此刻,他的温度直奔着零下去了,连周嘉鱼都感觉他现在是非常非常的生气。

    “林珏。”林逐水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林珏的烟被灭了,妆也花了,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不过这会儿大家都对她并不同情,毕竟看起来她是对着小金龙始乱终弃的那个。

    “我不是,我没有。”林珏哭丧着脸道,“我真不记得了——”

    小金龙哭的更厉害了。

    男人一脸痛苦,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你们这下知道我为什么要帮它寄快递了吧?不寄每次我一出门就下雨,还是雷阵雨,家里wifi都被劈坏了三次四。”

    周嘉鱼听完对他露出同情之色。不过现在他好像也没太多功夫同情别人,毕竟他们四个站在雨里的模样实在是没好到哪儿去。

    “金色,金色——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突然给了林珏灵感,她忽的灵光一线,“你是金竹宫里的小鲤鱼?”

    小金龙的哭声戛然而止,不过瞬息之间,原本阴云密布的天空瞬间放了晴,它收了眼泪,高高兴兴的在林珏的身边转着圈儿:“你终于想起我啦。”

    周嘉鱼重重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将脸上的水抹掉:“答案对了。”

    林珏长舒一口气。

    “我们先回去把衣服弄干吧。”因为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们身上都湿透了,林珏拧了拧自己的袖子建议。

    “好吧。”周嘉鱼说,“小金龙你要和我们一起去?”他见小金龙正摆着尾巴围着林珏转着圈飞,尾巴一个劲的摇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条狗子呢。

    “好呀好呀。”小金龙同意了。

    于是他们回到了男人住的地方准备换身衣服,回去的时候周嘉鱼才知道这人姓谭,叫谭飞星,今年二十五,从小就在这儿长大基本没去去过外地。

    “金竹宫是我们本地的传说。”谭飞星说,“没想到真的存在。”

    “这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周嘉鱼打了个喷嚏。

    “我们这里不是靠着江么?在一个码头上,楼梯是往水下走的,据说如果是有缘人,顺着那个楼梯一直往下,就会到一个宫殿里面,那宫殿是龙王爷的府邸,到处种满了金子做的竹子,于是就被叫做金竹宫。”谭飞星笑着解释。

    “师伯你去过那儿?”周嘉鱼问林珏。

    “不算去过吧。”林珏叹气,“我只是在游历的时候靠近过那楼梯,在楼梯上面遇到了一只金色的小鲤鱼,那鲤鱼好像被渔网挂住了,我看着它可爱,就悄悄把它放走了。不过金竹宫的传说我也是听过的。”

    “只是这样?”周嘉鱼有点不太信。

    “哈哈。”林珏干笑两声,“然后当晚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去了金竹宫,还在里面见到了金龙对我道谢,送了我一片龙鳞护身,让我几年后回这里……”

    周嘉鱼说:“那你回了吗?”

    林珏干咳:“我那时候浪的可厉害了,压根没把这梦放在心上,当然是没回来了。”

    周嘉鱼:“……那龙鳞呢?”

    林珏眼神在飘,没敢回答周嘉鱼的问题。

    小金龙本来刚才还稍微高兴了一点,这会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又开始生闷气,两只小爪爪交叠在胸口,脸蛋也气得鼓鼓的。万幸的是好歹是没哭了,不然周嘉鱼怀疑他们又要被淋一场。

    在屋子里修门的沈一穷和渝小面看到他们四个狼狈的模样都惊了:“师伯你们去江里游泳了吗?”

    “沈一穷,你别说话。”林珏道,“逐水,你快点帮我们烤干吧。”

    回来的短短一条路,林逐水身上的衣服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他听到林珏的话,没理她,而是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过来。”

    周嘉鱼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下一刻,林逐水的身上就窜出一串火苗子,直接跳到了周嘉鱼的身上,周嘉鱼的衣服上面腾起淡色的白雾,随即变的干爽了起来。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烤干的衣服有点太硬了……不过这也比湿着好多了。

    林珏也知道林逐水在生气,只好在旁边等着,林逐水最后一个才帮她烤干。

    沈一穷他们问清楚了情况,然后感叹道:“原来真是缸逼的啊。”

    “对啊。”谭飞星苦着脸,“不然我哪里来的那么多闲钱给你们寄快快递呢……”

    “那小金龙,你从哪里找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提到快递,周嘉鱼想起了箱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不奇怪啊。”小金龙说,“水里到处都是,我就随便找的。”

    “那眼珠子是什么的眼珠子。”周嘉鱼说。

    “鱼的。”小金龙很认真的说,“那眼珠子可好吃了,你们吃了吗?”

    周嘉鱼:“……”没有,谢谢,我们不但没有吃,还当天的晚饭也贡献出来了。

    这屋子里能看见小金龙的就只有周嘉鱼和谭飞星,林珏把衣服弄干之后赶紧补了个法阵,看见了她对不起的对象。

    法阵布下之后,所有人都能看见那可爱的小金龙了,林珏眼睛里冒着星星,直夸它可爱。

    小金龙说:“哼,我当然可爱了,那眼珠子你们喜欢吗?”

    林珏说:“喜欢死了呢。”

    在旁边站着的沈一穷面色阴郁,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周嘉鱼猜测他是在做心理斗争,毕竟刚才他还撸着袖子企图对始作俑者动粗,这会儿发现搞事的居然是条小龙,显然是有点接受不了。

    “那你为什么要在礼物里放点诅咒啥的?”沈一穷问。

    小金龙道:“不放诅咒你们会来吗?”

    周嘉鱼:“……”其实放了我们也不一定会来。

    “我等了你好久呢。”小金龙埋怨着林珏,“你都一直不来,还好我遇到了他。”它看了眼谭飞星。

    谭飞星表情有点痛苦,周嘉鱼猜测他估计是天天被小金龙骚扰。

    “嗯……所以你等我是为了同我道谢?”林珏说。

    “不,我等你是为了娶你。”小金龙认真道。

    这话一出,全场陷入了沉默。

    林珏瞪着小金龙:“你这么短,还想娶我——”

    小金龙:“……”

    旁边的三人非常有默契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假装自己没笑,但是抖动的肩膀却暴露了他们此时的表情。

    小金龙噌的一下就火了:“你嫌我短??”

    林珏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你还这么小。”她用手指头比了一下小金龙的长短,小金龙的确不长,可能有个十厘米左右的样子,看起来小巧玲珑相当的可爱了。

    小金龙说:“你嫌我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珏:“……”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为什么总是像是在讲黄色笑话,还有你们三个,笑笑笑,笑个屁啊。

    小金龙显然非常的愤怒,它直接转身飞出了窗户,周嘉鱼本来不知道它要做什么,结果片刻后,他便看见小金龙的身躯在空中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期间还伴随着狂躁的龙鸣——

    这是周嘉鱼第一次看见龙,小金龙的身躯巨大无比,几乎遮盖住了天空,它的声音也从细细小小,变成了成年男子般的低沉浑厚:“林珏——”

    林珏打了个哆嗦:“我怎么好像听见有人叫我。”

    周嘉鱼:“……”完了师伯,你这是捅了龙窝了。

    林珏赶紧看向林逐水,说:“水啊,这咋办啊?”

    林逐水表情相当的冷漠:“还能怎么办,嫁了吧。”

    林珏:“……”

    周嘉鱼一直在告诉自己别笑。

    金龙在外面盘旋了一圈,表明了自己又长又粗,这才满意的重新回了屋子。林珏又点了根烟,开始抽。

    “怎么办。”林珏又问了一句,这次把目光投向了沈一穷和周嘉鱼。

    沈一穷和周嘉鱼默默的把眼神移开了,林珏长叹一声,吐了口烟:“金啊,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小金龙闻言暴怒:“你喜欢谁,我要吃了他——”

    林珏道:“哇,那我更不敢和你说了,不过感情这事儿得讲个先来后到,虽然你很可爱,但是人妖殊途……”

    小金龙开始磨牙。

    林珏说:“而且我也没有你想的难么好,我抽烟喝酒纹身,还逛夜店呢。”

    周嘉鱼对着林珏投去谴责的眼神,觉得她在教坏小朋友。

    小金龙陷入沉默。

    “所以,你适合更好的。”林珏说出了每个人渣必备的台词,“忘了我吧,我配不上你。”

    然而小金龙说:“你说得对。”

    它这话一出,其他人都惊了,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好糊弄,它说:“我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林珏长舒一口气,觉得自己总算是解决了这件事。只有林逐水的嘴角挂着一抹冷冷的笑容,却是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小金龙说完这话,转身飞出了窗外,众人看着它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

    “师伯。”沈一穷说,“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它还会给你寄礼物吗?”

    林珏说:“我哪儿知道。”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事情仿佛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解决了,不知世事的小金龙惨遭林珏拒绝,再次回到了那个缸中,等待着永远不会来的有缘人。

    林珏一边感叹,一边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