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真假
    周嘉鱼看着地上蹦跶的那只手, 整表情都僵住了, 那手在地上蹦了一会儿,动作便缓慢了下来,像是失去动力似得瘫软在了地上。

    周嘉鱼被吓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四周一片昏暗, 只有墙壁上的油灯投射出微弱的灯光, 五米开外几乎就看不见东西了。他身边没有林逐水,也没了之前那些奇怪的东西,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寂静之中。

    万幸的是小纸人还在他的怀里, 扯着周嘉鱼的袖子继续道:“吃、吃……”

    周嘉鱼说:“吃?小纸,吃什么?”

    小纸道:“吃了你, 吃了你。”它似乎有些着急,抓着周嘉鱼的袖子往另外一个方向扯。

    周嘉鱼瞬间就明白了,他开始跟着小纸人的脚步, 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小纸之前情绪如此激动,恐怕是因为他们眼前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 它口中的吃了你,显然是在告诉周嘉鱼那东西十分危险。

    周嘉鱼一边跟着小纸人往前走,一边在脑海里思考着刚才到底是什么时候拉错了手。他记得之前隧道里的油灯突然熄灭了,之后林逐水才朝着他伸出了手, 当时周嘉鱼也没有多想, 便想自己的手搭了上去。现在想来,可能他一开始牵的就不是林逐水, 而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怪不得那手质感有点奇怪。而且当时林逐水还让他把照明给灭了,现在想来这也不像是林逐水能说出的话,毕竟他家先生向来信奉胆子越练越大。

    想到这里,周嘉鱼看了自己的右手一眼,蔫嗒嗒的想着以后还是老实的递烟比较安全。

    隧道很长,小纸人似乎在为周嘉鱼领路,周嘉鱼小声道:“小纸,你要带我去哪儿?”隧道之内的景色几乎一模一样,周嘉鱼观察了一下油灯,甚至发现油灯上面残缺的部位都近似相同。他仿佛走进了一个圈,在不断的重复同样的道路。

    小纸道:“跑远点,跑远点。”它似乎在为身后的某种东西感到紧张,感觉这东西会威胁到周嘉鱼的生命,

    周嘉鱼道:“好,小纸,你等你下,我先烧张符纸。”

    小纸停下脚步,眼巴巴的看向周嘉鱼。

    周嘉鱼从怀里掏出之前林逐水给他的符纸,还有打火机,蹲下之后点燃,看着符纸在地面上化成了灰烬。符纸燃机你之后,散发出一种类似檀香的气息。这香气闻着十分熟悉,是林逐水身上独有的味道。

    周嘉鱼嗅着这气味,感到心情平静了下来。

    “走吧,小纸。”周嘉鱼牵着小纸的手,两人继续往前。

    周围重复的景色,让人的神经也越来越紧张,就好像在攀爬永远到不了尽头的楼梯,周嘉鱼的身体也生出了一种不适的感觉,他起初以为是自己太紧张了,但仔细研究之后,他很痛苦的发现,这种感觉似乎是缺氧。

    缺氧而死是非常痛苦的事,一般人都死状凄惨无比,脸部和喉咙都会被抓的血肉模糊,口鼻里面溢出血沫,最后尸体的肌肤还会呈现出一种怪异的蓝色。

    “呼呼……”周嘉鱼强迫自己调慢了呼吸的频率,但氧气却依旧越来越稀薄,以至于身体也跟着开始出现一种乏力感,原本快速的脚步开始迟缓,视野之中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黑斑。

    “呃……呜……”周嘉鱼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艰难的扶着墙壁。

    小纸人发现了周嘉鱼的异样,叫道:“爸爸,爸爸。”它似乎有些着急,跳到了周嘉鱼的肩膀上,开始用努力的用那双小小的手给周嘉鱼扇风。

    周嘉鱼忽的想到了什么,他艰涩道:“小纸,你能把我扛起来么?”他记得佘山徐老说过,纸人的力气都是非常大的。

    小纸闻言马上从周嘉鱼身上下来了,然后站在地上直接把周嘉鱼整个人硬生生的抱了起来:“爸爸?”

    周嘉鱼:“……”感觉自己像是个过分人渣父亲,在欺负自己瘦弱的儿子。不过现在他也没办法想那么多,因为小纸人不需要氧气。

    人呼出的二氧化碳是要比氧气更重的,所以隧道里面的顶层部位应该还会有一些残留的氧气,周嘉鱼被小纸人托着,靠近了隧道顶部的位置,感觉那种让人崩溃的窒息感被缓解了不少。

    “呼呼……”虽然如此,周嘉鱼却还是不敢大口的呼吸,害怕过快的把氧气消耗干净。

    小纸人见到周嘉鱼的情况缓解之后,也松了口气,抱着周嘉鱼就开始拔足狂奔。周嘉鱼第一次发现小纸人的速度居然如此的快,感觉自己骑了个摩托车似得,噌的一下就冲出去了,还得扶一下墙壁才不至于摔倒。

    他儿子可真厉害啊,周嘉鱼神情恍惚的这么想着。

    小纸人似乎认准了某个方向,一路向前就没有停过,周嘉鱼的神志却越来越模糊,他感到隧道里的氧气已经少到了无法维持他生命的地步,他的意识开始游离,身体也慢慢的软了下来。

    “爸爸,爸爸。”小纸人焦急的呼唤着周嘉鱼,想要让他保持清醒。

    就在周嘉鱼觉得自己要放弃的时候,他却是忽的注意到前方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似乎是人形的模样。

    这种时候,无论看见什么东西,总会让人产生一点希望,那人影也在朝着周嘉鱼的方向移动,很快,当周嘉鱼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时,他猛地卸下了防备:“先生……”

    黑暗中站着的人,便是林逐水,他站在隧道的尽头,朝着周嘉鱼微微的招手。

    小纸人将周嘉鱼放在了地上,周嘉鱼急急忙忙的跑向了林逐水。

    “先生。”氧气似乎也有了,周嘉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道,“您去哪儿了?我一直在找您。”

    林逐水没说话。

    周嘉鱼觉得林逐水的表情有点奇怪,他道:“先生……?”

    林逐水说:“周嘉鱼?”他叫周嘉鱼名字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奇怪,竟是有些暧昧的味道。

    周嘉鱼敏感的察觉出了不对劲,他的眼神扫了扫地上,发现了一件有些悚然的事实。旁侧的油灯投射他们两人身上,可却留下了一个影子——林逐水的身后空空如也,本该在地面上出现的影子,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周嘉鱼开始慢慢的后退。

    林逐水瞬间便察觉出了周嘉鱼的退缩,他歪了歪头,竟是笑了:“你怕我做什么?”

    周嘉鱼急中生智:“先、先生,您的身后有东西。”

    林逐水说:“嗯?”

    周嘉鱼道:“您身后的墙壁上面……有东西……”

    林逐水闻言,居然真的转过身似乎想要看看自己身后有些什么,殊不知他这个动作彻底坐实了周嘉鱼的猜测——林逐水从来都不睁开眼睛,就算听到身后有东西,第一个反应也绝对不会是转身朝着后面看过去。

    周嘉鱼见到这情况,扭头就跑,小纸人似乎有些懵,不过还是乖乖跟在了周嘉鱼的身后。

    一口气冲出了这条隧道,周嘉鱼朝自己身后望了眼,发现那个人的确没有追过来,他正欲松口气,却听到自己右边传来一句轻声问候:“你跑什么?”

    这声音如惊雷一般,炸的周嘉鱼后退了几步,他朝着右边看去,发现本该在他身后的人,此时竟是立在他的右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周嘉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跑什么?”明明是同样的面容,同样的声音,可眼前的人气质却和林逐水完全不同,他缓缓睁开了眼,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眸,此时那某种带着某种邪恶的意味,正凝视着周嘉鱼,他说,“你不是喜欢我么?”

    周嘉鱼被那句喜欢击中了心脏,浑身微颤,他道:“你是什么东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眼前和林逐水拥有同样皮囊的东西,慢慢朝着周嘉鱼靠了过来,周嘉鱼一步步后退,很快被他逼到了角落里。

    “我就是你喜欢的林逐水啊?”他用一种温柔的语气说着,“你不是喜欢我么,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周嘉鱼把手放在兜里,随时打算掏出自己的符纸,但这男人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直接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臂。他的速度极快,周嘉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死死的按住了肩膀。

    “呜……”这显然不是人类的力气,周嘉鱼被按着肩膀的那一刻,几乎感觉自己的肩胛骨要碎掉了,他咬牙道:“放屁,我就是喜欢他,所以才能看出你不是他!你算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想装成先生的模样!”

    他这话一出,眼前人的嘴角立马抿成了一条直线,显然是心情受到了影响。

    周嘉鱼继续出言嘲讽,因为他看到小纸人已经撸起袖子朝着这边冲了过来眼见就要一拳揍到这东西身上。小纸人的力气周嘉鱼是见识过的,如果这东西真的是人,肯定一拳就得被揍趴下。

    谁知道小纸人刚冲过来,那人就猛地转身,直接将周嘉鱼拎了起来,随后一脚踹出去。

    他的力量极大,竟是将小纸人直接踹飞了。

    “小纸!!”周嘉鱼担忧的叫道。

    “呜哇——”小纸哇的一声便哭开了,哭声委屈极了,嘴里叫着,“爸爸,爸爸——”

    周嘉鱼恨恨的瞪着前的人恨的牙痒痒,但奈何两人的力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那人的手像钳子似得死死掐着周嘉鱼的肩膀,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你还在担心他?”男人道,“倒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他看着周嘉鱼咬着牙的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