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真假
    周嘉鱼看着地上蹦跶的那只手, 整表情都僵住了, 那手在地上蹦了一会儿,动作便缓慢了下来,像是失去动力似得瘫软在了地上。

    周嘉鱼被吓得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四周一片昏暗, 只有墙壁上的油灯投射出微弱的灯光, 五米开外几乎就看不见东西了。他身边没有林逐水,也没了之前那些奇怪的东西,陷入了一种怪异的寂静之中。

    万幸的是小纸人还在他的怀里, 扯着周嘉鱼的袖子继续道:“吃、吃……”

    周嘉鱼说:“吃?小纸,吃什么?”

    小纸道:“吃了你, 吃了你。”它似乎有些着急,抓着周嘉鱼的袖子往另外一个方向扯。

    周嘉鱼瞬间就明白了,他开始跟着小纸人的脚步, 朝着那个方向走去。小纸之前情绪如此激动,恐怕是因为他们眼前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 它口中的吃了你,显然是在告诉周嘉鱼那东西十分危险。

    周嘉鱼一边跟着小纸人往前走,一边在脑海里思考着刚才到底是什么时候拉错了手。他记得之前隧道里的油灯突然熄灭了,之后林逐水才朝着他伸出了手, 当时周嘉鱼也没有多想, 便想自己的手搭了上去。现在想来,可能他一开始牵的就不是林逐水, 而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怪不得那手质感有点奇怪。而且当时林逐水还让他把照明给灭了,现在想来这也不像是林逐水能说出的话,毕竟他家先生向来信奉胆子越练越大。

    想到这里,周嘉鱼看了自己的右手一眼,蔫嗒嗒的想着以后还是老实的递烟比较安全。

    隧道很长,小纸人似乎在为周嘉鱼领路,周嘉鱼小声道:“小纸,你要带我去哪儿?”隧道之内的景色几乎一模一样,周嘉鱼观察了一下油灯,甚至发现油灯上面残缺的部位都近似相同。他仿佛走进了一个圈,在不断的重复同样的道路。

    小纸道:“跑远点,跑远点。”它似乎在为身后的某种东西感到紧张,感觉这东西会威胁到周嘉鱼的生命,

    周嘉鱼道:“好,小纸,你等你下,我先烧张符纸。”

    小纸停下脚步,眼巴巴的看向周嘉鱼。

    周嘉鱼从怀里掏出之前林逐水给他的符纸,还有打火机,蹲下之后点燃,看着符纸在地面上化成了灰烬。符纸燃机你之后,散发出一种类似檀香的气息。这香气闻着十分熟悉,是林逐水身上独有的味道。

    周嘉鱼嗅着这气味,感到心情平静了下来。

    “走吧,小纸。”周嘉鱼牵着小纸的手,两人继续往前。

    周围重复的景色,让人的神经也越来越紧张,就好像在攀爬永远到不了尽头的楼梯,周嘉鱼的身体也生出了一种不适的感觉,他起初以为是自己太紧张了,但仔细研究之后,他很痛苦的发现,这种感觉似乎是缺氧。

    缺氧而死是非常痛苦的事,一般人都死状凄惨无比,脸部和喉咙都会被抓的血肉模糊,口鼻里面溢出血沫,最后尸体的肌肤还会呈现出一种怪异的蓝色。

    “呼呼……”周嘉鱼强迫自己调慢了呼吸的频率,但氧气却依旧越来越稀薄,以至于身体也跟着开始出现一种乏力感,原本快速的脚步开始迟缓,视野之中出现了大片大片的黑斑。

    “呃……呜……”周嘉鱼捂住了自己的喉咙,艰难的扶着墙壁。

    小纸人发现了周嘉鱼的异样,叫道:“爸爸,爸爸。”它似乎有些着急,跳到了周嘉鱼的肩膀上,开始用努力的用那双小小的手给周嘉鱼扇风。

    周嘉鱼忽的想到了什么,他艰涩道:“小纸,你能把我扛起来么?”他记得佘山徐老说过,纸人的力气都是非常大的。

    小纸闻言马上从周嘉鱼身上下来了,然后站在地上直接把周嘉鱼整个人硬生生的抱了起来:“爸爸?”

    周嘉鱼:“……”感觉自己像是个过分人渣父亲,在欺负自己瘦弱的儿子。不过现在他也没办法想那么多,因为小纸人不需要氧气。

    人呼出的二氧化碳是要比氧气更重的,所以隧道里面的顶层部位应该还会有一些残留的氧气,周嘉鱼被小纸人托着,靠近了隧道顶部的位置,感觉那种让人崩溃的窒息感被缓解了不少。

    “呼呼……”虽然如此,周嘉鱼却还是不敢大口的呼吸,害怕过快的把氧气消耗干净。

    小纸人见到周嘉鱼的情况缓解之后,也松了口气,抱着周嘉鱼就开始拔足狂奔。周嘉鱼第一次发现小纸人的速度居然如此的快,感觉自己骑了个摩托车似得,噌的一下就冲出去了,还得扶一下墙壁才不至于摔倒。

    他儿子可真厉害啊,周嘉鱼神情恍惚的这么想着。

    小纸人似乎认准了某个方向,一路向前就没有停过,周嘉鱼的神志却越来越模糊,他感到隧道里的氧气已经少到了无法维持他生命的地步,他的意识开始游离,身体也慢慢的软了下来。

    “爸爸,爸爸。”小纸人焦急的呼唤着周嘉鱼,想要让他保持清醒。

    就在周嘉鱼觉得自己要放弃的时候,他却是忽的注意到前方的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似乎是人形的模样。

    这种时候,无论看见什么东西,总会让人产生一点希望,那人影也在朝着周嘉鱼的方向移动,很快,当周嘉鱼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时,他猛地卸下了防备:“先生……”

    黑暗中站着的人,便是林逐水,他站在隧道的尽头,朝着周嘉鱼微微的招手。

    小纸人将周嘉鱼放在了地上,周嘉鱼急急忙忙的跑向了林逐水。

    “先生。”氧气似乎也有了,周嘉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道,“您去哪儿了?我一直在找您。”

    林逐水没说话。

    周嘉鱼觉得林逐水的表情有点奇怪,他道:“先生……?”

    林逐水说:“周嘉鱼?”他叫周嘉鱼名字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奇怪,竟是有些暧昧的味道。

    周嘉鱼敏感的察觉出了不对劲,他的眼神扫了扫地上,发现了一件有些悚然的事实。旁侧的油灯投射他们两人身上,可却留下了一个影子——林逐水的身后空空如也,本该在地面上出现的影子,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周嘉鱼开始慢慢的后退。

    林逐水瞬间便察觉出了周嘉鱼的退缩,他歪了歪头,竟是笑了:“你怕我做什么?”

    周嘉鱼急中生智:“先、先生,您的身后有东西。”

    林逐水说:“嗯?”

    周嘉鱼道:“您身后的墙壁上面……有东西……”

    林逐水闻言,居然真的转过身似乎想要看看自己身后有些什么,殊不知他这个动作彻底坐实了周嘉鱼的猜测——林逐水从来都不睁开眼睛,就算听到身后有东西,第一个反应也绝对不会是转身朝着后面看过去。

    周嘉鱼见到这情况,扭头就跑,小纸人似乎有些懵,不过还是乖乖跟在了周嘉鱼的身后。

    一口气冲出了这条隧道,周嘉鱼朝自己身后望了眼,发现那个人的确没有追过来,他正欲松口气,却听到自己右边传来一句轻声问候:“你跑什么?”

    这声音如惊雷一般,炸的周嘉鱼后退了几步,他朝着右边看去,发现本该在他身后的人,此时竟是立在他的右边,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周嘉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跑什么?”明明是同样的面容,同样的声音,可眼前的人气质却和林逐水完全不同,他缓缓睁开了眼,露出一双黑色的眼眸,此时那某种带着某种邪恶的意味,正凝视着周嘉鱼,他说,“你不是喜欢我么?”

    周嘉鱼被那句喜欢击中了心脏,浑身微颤,他道:“你是什么东西?”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眼前和林逐水拥有同样皮囊的东西,慢慢朝着周嘉鱼靠了过来,周嘉鱼一步步后退,很快被他逼到了角落里。

    “我就是你喜欢的林逐水啊?”他用一种温柔的语气说着,“你不是喜欢我么,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周嘉鱼把手放在兜里,随时打算掏出自己的符纸,但这男人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直接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臂。他的速度极快,周嘉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死死的按住了肩膀。

    “呜……”这显然不是人类的力气,周嘉鱼被按着肩膀的那一刻,几乎感觉自己的肩胛骨要碎掉了,他咬牙道:“放屁,我就是喜欢他,所以才能看出你不是他!你算是什么玩意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想装成先生的模样!”

    他这话一出,眼前人的嘴角立马抿成了一条直线,显然是心情受到了影响。

    周嘉鱼继续出言嘲讽,因为他看到小纸人已经撸起袖子朝着这边冲了过来眼见就要一拳揍到这东西身上。小纸人的力气周嘉鱼是见识过的,如果这东西真的是人,肯定一拳就得被揍趴下。

    谁知道小纸人刚冲过来,那人就猛地转身,直接将周嘉鱼拎了起来,随后一脚踹出去。

    他的力量极大,竟是将小纸人直接踹飞了。

    “小纸!!”周嘉鱼担忧的叫道。

    “呜哇——”小纸哇的一声便哭开了,哭声委屈极了,嘴里叫着,“爸爸,爸爸——”

    周嘉鱼恨恨的瞪着前的人恨的牙痒痒,但奈何两人的力量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那人的手像钳子似得死死掐着周嘉鱼的肩膀,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你还在担心他?”男人道,“倒不如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他看着周嘉鱼咬着牙的表情,眼神里忽的就多了一种邪恶的味道,“你觉得林逐水,会接受你么?”

    周嘉鱼抿着唇,不肯说话。

    “说话。”男人伸手捏住了周嘉鱼的下巴,他轻声道,“你要是不说话,我就把你儿子宰了。”

    不得不说,这人用林逐水的脸做出这种表情,着实让周嘉鱼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他微微偏偏头,冷笑道:“接不接受我都乐意,你管得着么?”

    男人挑眉:“嘴硬。”他说着,松开了周嘉鱼的下巴。周嘉鱼松口气,却感到自己身体再次被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砸到了墙壁上,两只手都被扭到身后,被男人用什么东西捆了起来。

    “你做什么?”周嘉鱼吓了一跳。

    “你不是一直很期待这件事么?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男人这么说着。

    周嘉鱼感到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腰部,竟是要往里面伸进去,他被吓了一跳,疯了似得挣扎着:“你疯了吗——我是男人!”

    “我自然知道。”他这么说着,手却是已经撩起了周嘉鱼的衣衫。

    周嘉鱼脑子直接炸了,就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身体里里面有什么东西倾泻而出,身后的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一下子松开了周嘉鱼,周嘉鱼扭头看去,却是看见男人身上全是透明的水,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头淋到了脚,而周嘉鱼的脚下,也浮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洼,这水洼之中漂浮着墨色的莲花,莲花之下,几条游鱼从水中冲出,朝着男人刺了过去。

    这些游鱼极小极快,如同一支锋利的短箭,直接扎到了男人的身上,男人虽然躲开了要害部位,但是身上还是被扎中了几次,红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里流出,淌了一地。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冲了过去,对着男人就是一顿猛踹,这下他是一点力度都没有留,甚至没去考虑万一把人踹死了怎么办。

    男人被周嘉鱼狠狠的踹了十几脚,开始还反抗一下,后面直接不动了。

    周嘉鱼冷静下来的时候,小纸正抱着他的腿委委屈屈的叫爸爸,它身上也沾了水,看起来有些脏兮兮的。

    周嘉鱼道:“小纸,快帮爸爸把绳子结开。”

    小纸点点头,认认真真的帮周嘉鱼解开了捆着他双手的绳索。

    周嘉鱼双手得到自由,将小纸抱了起来,然后用脚将浸泡在水中的男人翻了个身,想看看这人到底什么情况了。

    然而当他将男人翻身之后,才发现眼前的人模样很奇怪,皮肤已经浮肿,看起来已经死了些时候,而且面容也和林逐水没有相似之处,完全就是个陌生人的模样。

    这人是什么东西?周嘉鱼想不明白。

    小纸人缩在周嘉鱼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摸着周嘉鱼的手腕,问他疼不疼。

    周嘉鱼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在刚才挣扎的时候破了皮,伤口乍看起来有些狰狞,他摇摇头,道:“没事,不疼。”

    小纸人道:“揍、揍他!”

    周嘉鱼道:“好,打他。”他又踹了那尸体一脚。

    就在周嘉鱼低头踹尸体的时候,他却忽的发现脚下浅浅水洼开始流动,墨色的游鱼围着他的脚踝打转,偶尔轻轻的触碰他的肌肤,像是在呼唤他一样。

    周嘉鱼看着这些游鱼总觉得有些眼熟,仔细回忆了一下后,恍然发现这些游鱼的模样,和林逐水纹在他腰臀上的那纹身极为相似,简直好像是从他身上跳下来的。

    “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们?”周嘉鱼小声问着,尝试性的朝着水流流动的方向走了几步。果不其然,这些游鱼也开始朝着前边游动,偶尔回头看周嘉鱼几眼,看他有没有跟上来。

    顺着流水的方向往前走去,周嘉鱼注意到周围的景色逐渐产生了变化,墙壁上的泥土开始变得湿润,隧道之中似乎有新鲜的空气涌入。

    其他的不说,至少缺氧的问题是缓解了,周嘉鱼慢慢的往前走,在往右拐过一个弯后,他的眼前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周嘉鱼脚下的流水流进了这个巨大的坑洞之中。这坑太深了,周嘉鱼压根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他想了想,转身走到了旁边的墙壁上,取下了一盏煤油灯,然后将煤油灯朝着坑洞扔了下去。

    煤油灯翻滚着落下,其上微弱的光亮,让周嘉鱼勉强看清了坑洞里的情况。

    坑洞下面,居然是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堆在一起的尸体,这些尸体的模样看起来都十分狰狞,甚至有些缺手少脚,像是被人粗暴的扔进了这个巨大的洞中。

    不过周嘉鱼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便是这些洞里的人穿着打扮风格和现在差异很大,反倒是更像民国时期的着装。

    “好疼啊,好疼啊……”当坑里传出微弱的声音时,周嘉鱼开始还以为听错了,但这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让周嘉鱼根本无法欺骗自己这是他的错觉。

    “救命,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有人在惨叫,有人在呻.吟,有人在挣扎,眼前这些本该死去的人,却仿佛被再次赋予了生命,他们开始扭动身体,竟是试图从地上站起,从坑中爬出。

    想来眼前的大坑,和民国时期的窒息惨案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当时处理尸体的手法恐怕也是相当的粗暴,那些没人认领的尸体,大概都是被挖个坑填上生石灰就这么给埋了。

    周嘉鱼数不清楚,眼前的坑中到底有多少人,但那越来越大的惨叫和呻.吟声,在原本就不宽敞的隧道中开始回荡。

    当周嘉鱼注意到他们开始尝试性往上攀爬时,就觉得自己应该赶紧走了,这坑虽然深,但架不住人多,一层叠一层,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前增长着,看情况估计过一会儿就会有尸体爬上来了。

    周嘉鱼不想再看,转身就打算离开,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周嘉鱼。”

    周嘉鱼微微发愣。

    “周嘉鱼。”声音的主人属于林逐水,带着平日里那冷清的味道。

    在听到林逐水的声音时,周嘉鱼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是刚才那货又回来了,不过林逐水的声音还是让周嘉鱼产生了迟疑,他慢慢的扭过身,再次将目光投到了眼前这个巨大的坑洞里。

    这一次,他在坑洞里面竟是看见了火光,还有火光之中的林逐水。

    林逐水站在这个大坑之中,他的身上再次燃起了艳色的火焰,他微微的抬着头,闭着眼睛朝着周嘉鱼的方向,薄唇轻启:“周嘉鱼。”

    “先生……”如果是之前,周嘉鱼肯定直接就冲过去了,但是经历了刚才的假林逐水,让周嘉鱼产生了一点迟疑,他在思考眼前的人到底是真的林逐水,还是欺骗他的幻觉。

    “下来。”林逐水说道。

    周嘉鱼没动,眼神里透出犹豫。

    林逐水显然也察觉出了周嘉鱼的迟疑,他微微蹙了蹙眉头,但是却并没有继续说什么,而是右手轻轻一挥,那红的耀眼的火焰,便在坑中蔓延开开。

    火焰过处,坑里朝外面爬的尸体瞬间化为了灰烬,他们的痛苦终于结束了,离开了漫长的轮回。

    这一幕太美了,林逐水的火焰将整个坑洞都覆盖住,火光照亮了隧道尽头,但却并不灼热,反而是一种对于人类来说非常舒服的温度。

    林逐水又对周嘉鱼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这一次,周嘉鱼没有再犹豫,他慢慢的开始顺着坑洞试图往下爬。结果他刚踏入坑洞里,就有火焰直接将他托了起来,送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先生。”周嘉鱼这么叫着。

    林逐水道:“你看到了什么?”

    周嘉鱼莫名道:“什么?”

    “刚才你在隧道里,看见了什么?”林逐水又问。

    周嘉鱼想起了那个和林逐水一模一样的人,嗫嚅两句:“没什么特别的……”

    他撒谎的功夫显然是太过拙劣,林逐水一听便听了出来,但他并没有拆穿周嘉鱼,而是淡淡道:“走了。”

    周嘉鱼还在想走了是什么意思,就看到林逐水对着他伸出了手,在他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天旋地转。周嘉鱼感到自己整个人像是从水里出来似得,眼前的画面一下子扭曲起来,没了坑洞,没了隧道,什么都没了。

    当他再次看清楚身边的景色时,才发现自己居然坐在隧道的尽头,当然,这隧道的模样是现代的,头顶上还挂着电灯。他的身边坐在几个人,有沈一穷,林珏,渝小面,渝壑,还有身边,微微低着头,仿佛在凝视他的林逐水。

    “醒了?”林逐水这么问他。

    “嗯。”周嘉鱼爬了起来,小纸见到周嘉鱼醒了,似乎也非常的高兴,叫着爸爸,爸爸。

    周嘉鱼说:“先生,我们是做个梦么?”

    林逐水道:“或许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隧道上方挂着的电灯,发出噼里啪啦的电流声,这里很安静,可周嘉鱼的心,却平静了下来。

    “谢谢先生。”周嘉鱼弯起眼角,“谢谢先生救我出来。”

    “不。”林逐水却是这么说,“是你救了你自己。”

    周嘉鱼脸上露出些茫然的表情。

    “你看到了什么?”又是同样的问题,林逐水似乎对这个非常感兴趣。

    周嘉鱼轻声道:“我……我看到了先生。”他说完这话,便看到眼前人嘴角竟是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

    然后林逐水说:“我也看到了你。”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