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旧事
    关于隧道之中的监控录像是黑白色的, 并不清晰。但也看清行走在其中的人影, 渝壑点了点屏幕,道:“这人就是消失的工人。”

    林逐水闭着眼睛没说话,林珏倒是看得很仔细, 她注意到了录像里左上角的时间,道:“施工方晚上还在施工?”

    渝壑说:“对的, 这个地段的工程时间比较紧迫, 所以晚上也有施工。”

    林珏道:“都有人失踪了,还敢晚上施工?”

    渝壑无奈道:“起初失踪的几个是在白天,施工方也没放在心上, 连监控都没去查。”也这导致之前的监控全都被覆盖了,不能知道那几个工人是不是也是这么不见的。

    周嘉鱼坐在稍靠后的位置, 看到屏幕里的工人慢慢的朝着隧道深处移动,最后停在了那面墙壁面前。

    墙壁上面有一些缝隙,只是这些缝隙都非常的小, 最粗的也只有拳头那么大。

    “这到底怎么挤进去的。”周嘉鱼不可思议道。和语言相比,眼前的画面真实的让人毛骨悚然, 那工人先是伸出手,随后是头和身体,接着竟是硬生生的把自己挤进了小小的缝隙里面。

    监控比较模糊,工人把身体挤进去之后看不太清楚里面的情况, 录像也停下了。

    林珏道:“之后隧道里工程就停了?”

    渝壑道:“对, 看了这录像之后上面反应有点大,说得先把这事儿处理了再动工。”毕竟这条隧道是要经过闹市区的, 如果在修建竣工后通了乘客,而乘客因此出现什么问题,就是个大篓子了。

    “把你们地铁经过地点的地图拿过来。”林逐水开口。

    渝壑早就准备好了这些资料,地图居然还是特制的盲人地图,林逐水手指触碰在上面时,表情微微顿了一下,温声道:“渝老有心了。”

    渝壑道:“林先生,您太客气了,您愿意过来,就已经是给我们渝家面子。”

    林逐水的手指在地图之上摩挲,片刻后,问出了一句:“怎么会走这条线?”

    这句话说的不明不白,但渝老却好似懂了,他长叹一声,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无奈:“林先生,虽然我也知道,但件事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当时我就建议了他们别从这儿走,但是各种方案里这一块的地价是最便宜的,还不用考虑拆迁问题……”

    林逐水道:“那他们就应该做好这里会出事的心理准备。”

    “唉,事情都出了,总不能不管啊。”渝壑面带无奈。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听得云里雾里的,倒是林珏品出味儿了,道:“怎么?这地段有问题?”

    林逐水手指上在地图上点了点:“这防控洞问题很大。”

    “对。”渝壑道,“防控洞的确有些问题。”他叹着气,把关于防控洞的事儿慢慢的说了出来。

    这座城是民国时期战时的陪都,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外面的人想要进攻这里极为困难。敌人打不进来,便想出了更加恶毒的法子——轰炸。

    于是城中便经常出现携带者炸.弹的飞机,从天空中呼啸而过,投送出一枚枚威力巨大的炸.弹。因为这个情况,这座城市里修建了许多防空洞,一旦拉响警报,群众们就会携带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移到防控洞里。

    沈一穷听完道:“可是这防控洞不是救命的设施么?怎么会有问题?”

    “唉,这就说来话长了。”渝壑抱歉沉重,继续道:“你知道的,那时候抗战嘛,物资都紧张,建筑物修建的时候也没有特别标准的规范,然后有一次正好遇到了大轰炸……”

    为了躲避轰炸的人们全部聚集到了防空洞里,这空袭突然,导致人们全部去了最近的防空洞,而防空洞里面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人们聚集在门口,氧气被不断的消耗着。

    当洞中的人们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却是已经太晚了,出现缺氧症状的人们不断朝着洞口聚集,想要冲出去。然而这时候,防空洞里面致命的缺陷暴露了出来,防空洞的门,居然是由外向内推开的。

    洞中想要挤出去的人层层叠叠的堆在门口,这样反而导致门无法打开,就这么恶性循环着。

    虽然渝壑的话语很简洁,但在场的人都因为这寥寥几语感到毛骨悚然,周嘉鱼眼前也仿佛出现了一幅难以言喻的画面。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爷爷当年也在这儿。”渝壑说,“见过那场面,当时门一打开,出来的先是一团层层叠叠堆在一起的尸体,接着后面的幸存者一涌而出,跑出来的时候也死了不少人。”

    林珏道:“之后进行抢救了?”

    渝壑摇摇头:“抢救?抢救倒是抢救了,只是上面的人吩咐的话,下面的人也不爱听,据说过来抢救的人一点好事儿没干,有些还没断气的,被他们一拖直接给拖断气了,还有趁火打劫的,来防控洞的人身上都带着好东西呢,他们趁着人昏迷,一通搜刮……”

    这历史听起来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放在现在估计是不可想象的事。可战争时候的人命是最不值钱的,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当真有些道理。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是满脸唏嘘,林珏道:“这地儿出事之后没做法?”

    渝壑道:“当然做了,不做这地方不得出大事啊,这法事当时一个风水大家做的,只是现在那家落魄了……”

    林逐水道:“是李家做的?”

    渝壑点点头:“没错。”

    李家是这城里的大姓,甚至还有他们姓氏命名的地方,叫做李家坝,他们家也算得上风水名门,只是近些年后代们的能力一个比一个弱,却是逐渐式微了。

    从他们身上就能看出,对于风水传承最重要的便是天赋,收一个天赋好的徒弟,那跟中了彩票没什么区别。

    “你们修这隧道,没有去问他们的意见?”林逐问道。

    “自然是问了。”渝壑苦笑,“但是李老爷子去年才走,他们家现在连个管事儿的都没有,我虽然是问了,但是他们家也只能给建议说最好不修。”

    林逐水手点着桌面,没说话。

    周嘉鱼看着他的动作,知道他是心情不好了,虽然从表情上看不太出来。

    “我们也让那边尽量换个路线,可他们不信邪啊,这不,出了事儿才慌了。”渝壑也不太高兴,“我们也去检查了几次,找不到法子,无奈之下,只能请您出山。”

    林逐水说:“具体失踪几个了?”

    渝壑说:“六个了。”

    六个人不明不白的不见了,已经算得上大型事故,也难怪上面压不下来,被迫停了工程,不然继续修下去,恐怕还得有人失踪。

    林珏说了句:“钱赚着是舒服,可也得有命花,这六个人要是真出了事儿,估计因果还得作用在那负责人身上。”

    渝壑道:“管他呢,只要把人找到了,他怎么样关我什么事。”看起来他们对施工方的态度也不太好,不过那些工人是无辜的,总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晚上去看看吧。”林逐水说。

    渝壑道:“可是林先生,您这体质过去,那边脏东西会不会不出来。”

    林逐水闻言道:“没事,有它们喜欢的东西在。”

    他一说完这话,沈一穷和林珏就把眼神投到了周嘉鱼的身上,周嘉鱼:“……”

    “捕鼠器。”林珏指了指林逐水,“奶酪。”她又指了指周嘉鱼。

    沈一穷这小王八蛋不嫌事儿大的直乐。

    现在还是早晨,离晚上还有一天,看完资料之后众人决定去吃饭,渝壑说既然来了这里,那得吃点特产啊,不如去防空洞吃吃火锅?

    周嘉鱼惊了:“防空洞里吃火锅?”他突然想到脏东西带降温的效果,在这热气腾腾的天气里好像还挺省电费的。

    渝壑见周嘉鱼的表情,哈哈大笑:“当然不是那个出事儿的防空洞了,这里防空洞多,不用空调也凉快,我已经订好了桌子,一会儿就能过去。”

    然后中午的时候他们就真的去吃火锅了。

    林逐水照例一筷子都没动,沈一穷和林珏则表示复杂的看着面前翻滚的红汤。

    “这是微辣吗?”沈一穷问。

    “是微辣啊。”渝小面已经开始下筷子了,他吃了一口毛肚,嘴唇变得红艳艳的,招呼着沈一穷说,“吃啊,不辣呢。”

    沈一穷哆哆嗦嗦的下了筷子。

    然而川渝人名的不辣对于外地人简直就是无情的欺骗,沈一穷吃了一块之后眼泪马上就下来了,他用手捂着嘴:“不辣??”

    渝小面说:“真不辣。”他舔了舔了筷子。

    周嘉鱼比沈一穷聪明一点,没敢下筷,很虚弱的问了句:“那个……咱们能吃清汤么?”

    桌上的气氛瞬间凝固了,渝小面缓缓抬头,看着周嘉鱼,那哀怨的眼神看得周嘉鱼莫名其妙。

    “好嘛。”渝小面说,“吃鸳鸯。”他语气中怅然的味道,让周嘉鱼有种仿佛这是来自灵魂的妥协。

    他们那儿的清汤都是和红汤一边一半,但这家的清汤,却只有中间小小一个圆,不过好歹是能入口了,周嘉鱼心中松了口气。

    渝小面说:“你知道吗,我们这里有种辣度叫菊花开。”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臀部一紧。

    渝小面说下次我们可以试试。

    结果一桌子都没人理他的话,众人眼观鼻口关心,认真的吃着面前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