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有一个箱子
    叶蓁的表现,让大家不由的都有些毛骨悚然,以至于气氛一直显得有些压抑。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叶蓁的异常到了极点,她吃了几口饭菜,就露出不满的表情,嘴里嘟囔着道:“怎么一点都不好吃,吃着胃里空荡荡的。”

    “想吃肉吗?”叶蓁的舅舅依旧坐在她的身边,说话的速度极慢。

    “吃肉……”叶蓁眼里流露出丝丝疑惑,随便放弃了思考似得,认真道:“对,吃肉,我想吃肉,吃好多好多的肉。”

    于是新鲜的肉,下一刻便端到了叶蓁的面前。这些肉类大部分都是牛肉,经过粗糙的烹调,没有酱汁也没有配菜,仿佛只是为了满足最原始的食欲,看起来并不诱人。但就是这样的肉类,叶蓁却是吃的津津有味,周嘉鱼大概估量了一下她的食量,她最起码七八斤的样子才停下了手,轻轻的打了个嗝儿之后露出满足的笑容。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没什么胃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蓁的身上,她也注意到大家的眼神,可却仿佛意识不到自己的异常似得,满目疑惑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怎么不吃……你们也想吃肉?”

    “不了不了。”沈一穷在旁边摆摆手,赶紧低头刨饭,生怕叶蓁一时兴起和他们分享食物。好在叶蓁也没那个心思,她现在一心扑在食物上面,完全没发现自己身上到底了什么。

    这顿饭大家都吃的有些艰难,最后叶蓁总离开时,大家也松了口气。

    “先生我们真的要在这儿住一个星期啊?”沈一穷没什么胃口,整个人都蔫嗒嗒的。

    “看情况吧。”林逐水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沈一穷哦了声,也没敢提出异议。

    到了晚餐,大家都有了经验,先没有上桌子,而是等着叶蓁解决掉了她心爱的肉,他们才陆陆续续开始吃自己的食物。

    “我今天下午查了一下叶家的事儿。”一边吃饭,沈一穷一边说,“之前就觉得叶蓁那个舅舅奇奇怪怪的,结果有人告诉我叶蓁母亲是独生女,叶蓁压根就没舅舅啊。”

    周嘉鱼一听:“那这个男人是谁?”这人不是叶蓁的舅舅?为什么一屋子的人都没有任何的表现,不过话说回来,他刚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叶宅这么大,住在这里的就只有叶蓁和她那个所谓的舅舅,居然看不见一个叶蓁的其他亲人,现在想来,这种情况的确是非常的不正常。

    “我哪儿知道。”沈一穷继续说,“而且叶蓁的父母失联了,这事情本来应该会闹得挺大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叶家压了下来。”

    林珏道:“压了下来?”

    沈一穷说:“对啊,这还算是秘闻呢,不过消失了那么久,再怎么压也有人发现了……”他吃了口米饭,含糊的说,“叶家的狗场应该是叶蓁爸爸开的,她只是继承,他们家都喜欢这玩意儿,搞不懂。”

    沈一穷给的信息太关键了,如此一来,叶蓁身边那个男人的身份现在是有大问题,周嘉鱼想起了他黄色的眼睛,脑子里有了个极为荒谬的猜测。

    “那我怀疑叶蓁的舅舅是叶蓁杀掉的一条狗。”周嘉鱼他们讨论的时候,林逐水一直没说话,这会儿他看向林逐水,“先生,您觉得呢?”

    林逐水只说了一句话,他说:“阴犬可以是狗,也可以是人。”

    这话一出,桌子上瞬间安静下来,林珏轻叹着气:“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她也怀疑笼子里那几十条怪狗里面,并不只有被叶蓁祸害的狗,而是掺杂了别的生物,比如……人类。

    如果林珏和林逐水说的是真的,那么岂不是意味着,那一笼子的怪狗里有人变的?那么这些人,是不是和失联的叶家人有所关联……?

    “感觉好恶心。”沈一穷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道,“我现在一点也不关心叶家人,怎么了,我就想知道叶蓁如果真的怀孕,怀是谁的孩子,该不会是……”

    他没说那个关键的字眼,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他想说什么。

    “不可能吧。”沈暮四的表情也有点僵。

    他们正在说话,本来应该和叶蓁一起离开的那个男人,突然回到了饭厅。看到他,大家都安静下来,不再谈论。

    “林先生,谢谢你。”男人慢慢的走过来,找了个椅子坐下,和几天前相比,他说话的清楚了许多,也带了点语气。

    林逐水淡淡道:“客气,各取所需而已。”

    “叶蓁怀孕了。”男人继续说,“接下来的事就不需要林先生操心,各位明天就能回去。”太长的句子于他而言还是有些艰难,但好歹是说清楚了,“接下来,我可以照顾她。”在提到叶蓁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温柔的。若是光看表情,恐怕大家都会觉得他深爱着口中提及的女人。

    周嘉鱼到底是没忍住,轻声问了句:“孩子是你的吗?”

    男人点点头。

    他给出答案时,丝毫没有犹豫,似乎已经知道周嘉鱼他们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男人道:“她现在会辛苦一点,不过没关系,很快就能轻松了。”他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眼神之中全是满足,“我们会,很幸福。”

    没人说话,大家都在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

    林珏倒是松了口气,嘴里嘟囔了句:“好歹怀的是人。”

    男人闻言轻声道:“当然是人,人和狗,怎么能在一起,永远也不能。”

    周嘉鱼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冷漠的味道。

    “既然已经没事的,那就明天走吧。”林逐水淡淡道,“暮四,你准备一下机票。”

    沈暮四还没说话,男人便道:“林先生,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等孩子出生,你能不能,为他们取名字?”

    林逐水摇摇头:“名字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父母来的好。”他不出意外的拒绝了男人的请求。

    但男人看起来也并不失望,似乎早就料到了似得,冲着林逐水道:“好吧,但也谢谢林先生了。”

    话题到此结束,众人准备离去,可在周嘉鱼快要离开饭厅的时候,听到了男人最后一句话,他说:“忘了告诉你,我不姓叶,姓王,叫王黄羊。”

    他这句话,是对着走在最后的周嘉鱼说的,周嘉鱼脚步微微,听着这名字心中一叹,他的猜测彻底得到了证实,黄羊,狗的别称罢了。眼前坐在桌后面无表情的男人,似乎就是周嘉鱼梦中那条勇猛的犬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将自己变成了人,还将叶家人,一个个的变成了阴犬。

    不过既然如此,林逐水和那些阴犬所做交易的内容又是什么呢?周嘉鱼实在想不明白,便懒得去想了。

    第二天,林逐水他们离开了叶宅。

    叶蓁也没拦,她懒懒的坐在沙发上,靠着自己身边的男人怀里,似乎已经不在意两人的关系被发现,她道:“林先生,谢谢您了。”

    林逐水没说话,转身直接走了。

    周嘉鱼本来以为,知道自己怀孕的叶蓁,会有很大的反弹,但他显然想错了,因为此时的叶蓁正满目幸福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声的和身边的男人说着情话。周嘉鱼看着这一幕心情有点复杂,但他记得林逐水说过因果相随,种下什么因,就会结出什么果。叶蓁现在的情况,和她自己以前做得事,完全脱不开关系。

    之后他们便离开了。只是,周嘉鱼一直把叶家的事儿记在心上,十个月之后的某天,周嘉鱼的手机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短信上面写着一个邮箱和密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周嘉鱼登录了邮箱,看到了邮箱里的东西。

    那是一张张叶蓁的照片,她躺在病床上,身边的摆放着婴儿专门用来睡觉的小床。而比较让人注目的,却是着些婴儿床足足有五张,每一张上面,都放着正在睡熟的婴儿。

    周嘉鱼看傻了,他没想到叶蓁居然一口气会怀上五胞胎。

    叶蓁的表情是幸福的,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孩子到底意味着什么。而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温柔的看着叶蓁,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周嘉鱼居然从他们两人之间感受出了一种和谐的气息,就好像两人真的是普普通通相恋的人,此时喜迎爱子。他还看到了这两人给孩子起的名字,大白,二黄,三花……这些名字挂在婴儿床的床头,让他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融入人类社会,看到这些名字会是什么心情。

    不过周嘉鱼可以想象出,叶蓁肯定还会继续怀孕,叶家,大概也会变成了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族。

    本来只是出去参加一下沈一穷是生日宴,却没想到却意外的遇到了叶蓁这事儿,大家回来之后都有点疲惫,缓了几天之后才缓过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缓过来之后大家都挺闲,于是干脆在一楼摆了桌麻将,愉快的搓了起来。

    其中林珏的牌技是最好的,周嘉鱼牌技最差,每次一上桌半个小时内绝对是输的底裤都不剩。

    沈一穷无情的嘲讽周嘉鱼,说黄鼠狼和小纸人的组合都比他强。

    于是最后变成了周嘉鱼腿上放着黄鼠狼,小纸人拿着个凳子坐在旁边一起打麻将。

    林珏看着这画面咯咯直笑,说周嘉鱼像不像拉着孩子一起赌博的坏爸爸。

    周嘉鱼被说的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说:“小纸啊,要不然你去干点别陪着我打麻将了。”为了纸人的教育问题,他还特意去买了几本适合小孩子看的百科书。

    小纸人插着腰说:“我不,我不。”它贴在牌桌上哼哼唧唧,“不要看书,要打牌。”

    周嘉鱼面露无奈。

    黄鼠狼倒是不属于孩子这个范畴了,据沈一穷的研究这黄鼠狼年轻估计他们里面最大的,毕竟是快成精的动物,没个三五十年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最后周嘉鱼对小纸劝说失败,三只还是继续坐在麻将桌上征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最热的时候总算是过去了,林逐水也不用天天待在屋子里,那些玉石做的阵法也一一拆除。

    没了事儿,周嘉鱼每天做做饭,和林逐水上上课,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他依旧和徐入妄有联系,这几天看见徐入妄发来的照片吓了一跳,问徐入妄怎么留了个小辫子。

    徐入妄苦不堪言的表示他师父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要让他把头发留长,还拿着林逐水做例子。

    周嘉鱼看见之后差点没笑喷,徐入妄这气质留长了头发倒是不像是牢里出来的人,反倒是像是社会闲散人员。周嘉鱼道:“哈哈哈哈你他妈的要笑死我了吗。”

    徐入妄说:“嗨,你他娘的别笑了,这段时间我一出去接活儿就有人小心翼翼的问,说师父,您还搞艺术啊,挺潮呢。”

    周嘉鱼笑的话都说出不来,捂着肚子浑身发抖。

    徐入妄说:“你说我师父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留个正常的短发,就那么难么。

    物极必反大概就是这样了,徐入妄的师父经过小米秃头事件深刻的领会到了头发的重要性,然后根据林逐水的发型突发奇想,让徐入妄也留了长发,企图让自家徒弟利用美色走上人生巅峰,殊不知道林逐水那长发哪里能随便驾驭。特别是徐入妄这种气质彪悍的人,估计出去没人会觉得他是搞风水的,大家都会以为他在玩重金属摇滚。

    徐入妄没好气的说笑笑笑,笑个屁,又问他最近有没有遇到点什么有意思的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擦干净眼角的眼泪,把叶蓁家的事情给徐入妄说了,当然他没提叶蓁的名字,只说了一下大概的事情。

    “还有这种操作的?”徐入妄听到叶蓁怀孕的事儿,也有点惊讶,“她真的怀了狗的孩子?”

    周嘉鱼说:“也不能算狗吧,都变成人了。”

    徐入妄说:“也对。”

    周嘉鱼道:“那你遇到点什么奇怪的事了?”

    徐入妄:“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就是最近天气热嘛,我们附近有个公墓出了点小问题。”

    周嘉鱼说:“什么小问题?”

    徐入妄说:“埋在土里的骨灰盒突然燃起来了。”

    周嘉鱼:“……什么原因。”

    徐入妄说:“唉,这事儿吧,我们研究了好久,从灵魂的角度到诈尸,最后终于找到了原因。”

    周嘉鱼说:“什么原因?”

    徐入妄说:“火葬场的员工报复社会在骨灰盒里藏了白磷。”

    周嘉鱼陷入了沉默。

    徐入妄说:“你咋不说话了?”

    周嘉鱼说:“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自己听了一段走近科学。”

    徐入妄哈哈大笑了两声。

    没事情发生的生活,总是那么的美好,天天沉迷搓麻将的几人,基本是废了,连向来注意形象的林珏都开始瘫在沙发上一副自己在过中年退休生活的模样。

    然而有些人,却是注定无法享受平静的,之前林珏让门卫注意的包裹,再次送上了门。

    同样的电话,同样的地址,同样粗糙的包装方式。接到门卫电话的林珏心情复杂,放下了手里的麻将。

    沈一穷说:“咋了?上厕所?”

    林珏说:“还记得你买防晒霜时候误收的那个包裹么?”

    沈一穷说:“全是指甲的那个?怎么了?”

    林珏说:“我让门卫注意了一下包裹的地址,他们果然又送了一个过来。”

    沈一穷听完挺不乐意:“让他们送回去呗,这包裹开着真让人不舒服。”

    林珏道:“先看看吧,如果真的有事儿,既然咱们知道了,也不能不管。”

    她说着起身走了出去,看样子是拿包裹去了。

    沈一穷坐在桌子旁边悔恨的说:“我真傻,真的,要是我不长这么黑,就不会去买防晒霜,要是我不去买防晒霜,就不会拿错包裹,要是我不拿错包裹……”

    周嘉鱼丢出一张四条:“再废话晚上没饭吃。”

    沈一穷安静闭嘴。

    没过一会儿,林珏就抱着一个箱子回来了,这箱子并不大,看起来能装下的东西也不多,她将箱子放在桌上,道:“开了啊。”

    其他三人眼巴巴的看着,小纸人紧紧的抱着周嘉鱼的手臂,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兴奋还是害怕。

    林珏撕开了包裹上面的胶带,缓缓的打开了纸盖子,露出了包裹里面的东西。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包裹里的装着的东西时,周嘉鱼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见不大的包裹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圆形的球体,乍一看像是用来玩的小球,但是仔细观察之后就会发现,这哪里是玩具,分明就是一个个被完整的挖出来的眼球。

    沈一穷头皮直接炸了,控制不住的骂了句脏话。

    林珏蹙着眉头,伸手直接捏起了一个:“这是在挑衅我们林家?”白色的眼球上面的瞳孔已经扩散,球体后面还能看到粉红色的神经组织。

    周嘉鱼在这些眼球上面也见到了一些黑色的雾气,这雾气看起来带着不详的气息,让人根本不想触碰。

    沈暮四也在和他们一起打麻将,见到这一箱子的眼球,表情倒是挺平静的,他看了会儿,道:“师伯,这些眼球上被下了咒啊。”

    林珏说:“嗯,知道,你们别碰。”

    下了咒?周嘉鱼道:“师伯,这上面的是什么咒?”

    林珏道:“一点小恶作剧,接触的人很容易运势走低,白天丢丢钱包,晚上做做噩梦什么的。”

    周嘉鱼一听心想那和他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也没钱包可以丢。

    林珏捏着眼球还在研究,最后得出了结论:“这眼球不是人的吧。”

    “怎么看出来的?”沈一穷觉得大笑和人类的差不多。

    林珏道:“因为我看到有几个瞳孔的颜色不太对。”

    她这话一出,旁边三个大男人都对着她露出敬佩之色,能在一箱子眼球面前说出如此冷静的话,这一屋子里面大概就只有林珏了。自从入了风水这一行,周嘉鱼就完全感觉不到女孩子胆小这件事儿了……

    “看看,这还有颗红色的。”林珏把手伸进去,翻啊翻啊,翻出一颗大红色瞳孔的眼珠子,放在手心上直乐,“还挺好看的。”

    旁边三人陷入迷之沉默,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到底给我们寄过来做什么呢。”林珏思考着,“晚上和逐水商量一下吧。”

    周嘉鱼他们同意了,看着林珏放下了手中的眼珠子,总算是松了口气。

    晚上,林逐水过来吃饭的时候,林珏把那一箱子眼珠子的事儿告诉了他,作为诉说的人她倒是无所谓,反倒是旁边几个听她说话的莫名觉得眼前的饭菜有点难以下咽,都停了筷子。

    林珏还假装不知道,说吃啊,你们怎么不吃,今天的爆浆牛肉丸真是新鲜。

    周嘉鱼:“……”师伯你咋变成这样了。

    林逐水不愧也是林家人,面不改色的继续吃着饭菜,听林珏说完之后只问了一句话:“你摸完洗手了么?”

    林珏哈哈尬笑两声,“应该是洗了吧。”

    其他人听到应该这两个字眼睛都瞪圆了,表情里充满了惊恐的味道。

    在这些事情上,林逐水对林珏似乎也有点头疼,他轻叹一声:“你先去洗个手再和我说话。”

    林珏站起来转身进了厕所。

    周嘉鱼无话可说:“师伯还真没洗手?”

    沈一穷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别问我,我不知道,我不想知道。”

    有的女人,在人前显得那般的精致,让人觉得她的生活也是细致的如同小说里的女主角,但是如果深交之后才会发现,她其实邋遢的让人男人都感到恐惧。

    等林珏洗完手回来,除了林逐水的人都下桌了,奄奄一息的在旁边的沙发上坐着。

    “逐水,你看送这些玩意儿的人是不是挑衅我们?”林珏问道。

    林逐水说:“说不好。”

    林珏说:“怎么说不好?”

    林逐水很温柔的说:“怎么能是挑衅的,万一他其实是就是想让开包裹的人死呢。”

    林珏:“……”她居然说的很有道理。

    林珏无奈道:“水啊,你这是在生我的气吗?”

    林逐水放下筷子,淡淡道:“都背着我把箱子开了,还来问我这些做什么。”他说完这些停顿片刻,“以后要做这种事情你自己来,别带着他们。”

    林珏这才发现林逐水好像是在生气,赶紧解释:“我先检查了再开的箱呢。”

    林逐水说:“检查了就能上手捏?”

    林珏哈哈干笑。

    林逐水道:“最后一次。”

    林珏赶紧点头说好,并且保证下次开箱的时候一定找上林逐水,大家一起共享开箱的快乐。

    坐在旁边的四个徒弟加上周嘉鱼全都有点崩溃,心里大概都在想着这份快递还是让林珏独自享受比较好。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开箱开出一条缩在箱子里小鱼,把小鱼抱起来摸摸又亲亲。

    小鱼高兴的蹭了蹭先生的脸。

    哈哈哈哈想到想到了B站直播开箱零食,林珏也可以直播开箱,然后里面开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估计弹幕瞬间爆炸~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和手.榴.弹

    感谢 李有病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懿笙 的手.榴.弹x1

    感谢 蓝鲸 的手.榴.弹x1

    感谢 满熹 的手.榴.弹x1感谢 Alone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劉瀏鎏 的手.榴.弹x1感谢 王鲸鲸N 的手.榴.弹x1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

    感谢 瘾君子 的地.雷x2感谢 板栗旬 的地.雷x2

    感谢 顾一诺吖 的地.雷x2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极乐 的地.雷x1感谢 莫非 的地.雷x1

    感谢 老街旧人 的地.雷x1感谢 雪狐 的地.雷x1

    感谢 mi 的地.雷x1感谢 25130897 的地.雷x1感谢 煵信子 的地.雷x1

    感谢 七月 的地.雷x1感谢 王大人ya 的地.雷x1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感谢 yy小能手 的地.雷x1

    感谢 蛋奶酥酥酥酥酥蘇 的地.雷x1感谢 浮生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24631338 的地.雷x1

    感谢 墓暮阳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GY 的地.雷x1感谢 朕不举 的地.雷x1

    感谢 弦羽柑 的地.雷x1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1

    感谢 寒月如雪 的地.雷x1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

    感谢 为太太打call 的地.雷x1感谢 他对我邪魅一笑 的地.雷x1

    感谢 冬青 的地.雷x1感谢 Dz 的地.雷x1感谢 瑾瑜、卍 的地.雷x1

    感谢 云行简 的地.雷x1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地.雷x1

    感谢 郭郭学学 的地.雷x1感谢 栗子 的地.雷x1

    感谢 尘尘尘 的地.雷x1感谢 24957632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粥粥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执以迟暮戏流年 的地.雷x1

    感谢 企鹅不吃素 的地.雷x1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涂图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七禾页 的地.雷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地.雷x1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

    感谢 十三三biu(○` 3′ 的地.雷x1感谢 柚子先森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