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有一个箱子
    叶蓁的表现,让大家不由的都有些毛骨悚然,以至于气氛一直显得有些压抑。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叶蓁的异常到了极点,她吃了几口饭菜,就露出不满的表情,嘴里嘟囔着道:“怎么一点都不好吃,吃着胃里空荡荡的。”

    “想吃肉吗?”叶蓁的舅舅依旧坐在她的身边,说话的速度极慢。

    “吃肉……”叶蓁眼里流露出丝丝疑惑,随便放弃了思考似得,认真道:“对,吃肉,我想吃肉,吃好多好多的肉。”

    于是新鲜的肉,下一刻便端到了叶蓁的面前。这些肉类大部分都是牛肉,经过粗糙的烹调,没有酱汁也没有配菜,仿佛只是为了满足最原始的食欲,看起来并不诱人。但就是这样的肉类,叶蓁却是吃的津津有味,周嘉鱼大概估量了一下她的食量,她最起码七八斤的样子才停下了手,轻轻的打了个嗝儿之后露出满足的笑容。

    桌子上的其他人都没什么胃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蓁的身上,她也注意到大家的眼神,可却仿佛意识不到自己的异常似得,满目疑惑道:“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怎么不吃……你们也想吃肉?”

    “不了不了。”沈一穷在旁边摆摆手,赶紧低头刨饭,生怕叶蓁一时兴起和他们分享食物。好在叶蓁也没那个心思,她现在一心扑在食物上面,完全没发现自己身上到底了什么。

    这顿饭大家都吃的有些艰难,最后叶蓁总离开时,大家也松了口气。

    “先生我们真的要在这儿住一个星期啊?”沈一穷没什么胃口,整个人都蔫嗒嗒的。

    “看情况吧。”林逐水没有给出准确的答案。

    沈一穷哦了声,也没敢提出异议。

    到了晚餐,大家都有了经验,先没有上桌子,而是等着叶蓁解决掉了她心爱的肉,他们才陆陆续续开始吃自己的食物。

    “我今天下午查了一下叶家的事儿。”一边吃饭,沈一穷一边说,“之前就觉得叶蓁那个舅舅奇奇怪怪的,结果有人告诉我叶蓁母亲是独生女,叶蓁压根就没舅舅啊。”

    周嘉鱼一听:“那这个男人是谁?”这人不是叶蓁的舅舅?为什么一屋子的人都没有任何的表现,不过话说回来,他刚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叶宅这么大,住在这里的就只有叶蓁和她那个所谓的舅舅,居然看不见一个叶蓁的其他亲人,现在想来,这种情况的确是非常的不正常。

    “我哪儿知道。”沈一穷继续说,“而且叶蓁的父母失联了,这事情本来应该会闹得挺大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叶家压了下来。”

    林珏道:“压了下来?”

    沈一穷说:“对啊,这还算是秘闻呢,不过消失了那么久,再怎么压也有人发现了……”他吃了口米饭,含糊的说,“叶家的狗场应该是叶蓁爸爸开的,她只是继承,他们家都喜欢这玩意儿,搞不懂。”

    沈一穷给的信息太关键了,如此一来,叶蓁身边那个男人的身份现在是有大问题,周嘉鱼想起了他黄色的眼睛,脑子里有了个极为荒谬的猜测。

    “那我怀疑叶蓁的舅舅是叶蓁杀掉的一条狗。”周嘉鱼他们讨论的时候,林逐水一直没说话,这会儿他看向林逐水,“先生,您觉得呢?”

    林逐水只说了一句话,他说:“阴犬可以是狗,也可以是人。”

    这话一出,桌子上瞬间安静下来,林珏轻叹着气:“我就是觉得不对劲。”她也怀疑笼子里那几十条怪狗里面,并不只有被叶蓁祸害的狗,而是掺杂了别的生物,比如……人类。

    如果林珏和林逐水说的是真的,那么岂不是意味着,那一笼子的怪狗里有人变的?那么这些人,是不是和失联的叶家人有所关联……?

    “感觉好恶心。”沈一穷说出了大家的心声,他道,“我现在一点也不关心叶家人,怎么了,我就想知道叶蓁如果真的怀孕,怀是谁的孩子,该不会是……”

    他没说那个关键的字眼,但大家心里都清楚他想说什么。

    “不可能吧。”沈暮四的表情也有点僵。

    他们正在说话,本来应该和叶蓁一起离开的那个男人,突然回到了饭厅。看到他,大家都安静下来,不再谈论。

    “林先生,谢谢你。”男人慢慢的走过来,找了个椅子坐下,和几天前相比,他说话的清楚了许多,也带了点语气。

    林逐水淡淡道:“客气,各取所需而已。”

    “叶蓁怀孕了。”男人继续说,“接下来的事就不需要林先生操心,各位明天就能回去。”太长的句子于他而言还是有些艰难,但好歹是说清楚了,“接下来,我可以照顾她。”在提到叶蓁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温柔的。若是光看表情,恐怕大家都会觉得他深爱着口中提及的女人。

    周嘉鱼到底是没忍住,轻声问了句:“孩子是你的吗?”

    男人点点头。

    他给出答案时,丝毫没有犹豫,似乎已经知道周嘉鱼他们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男人道:“她现在会辛苦一点,不过没关系,很快就能轻松了。”他说到这里,笑了起来,眼神之中全是满足,“我们会,很幸福。”

    没人说话,大家都在消化这巨大的信息量。

    林珏倒是松了口气,嘴里嘟囔了句:“好歹怀的是人。”

    男人闻言轻声道:“当然是人,人和狗,怎么能在一起,永远也不能。”

    周嘉鱼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冷漠的味道。

    “既然已经没事的,那就明天走吧。”林逐水淡淡道,“暮四,你准备一下机票。”

    沈暮四还没说话,男人便道:“林先生,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等孩子出生,你能不能,为他们取名字?”

    林逐水摇摇头:“名字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父母来的好。”他不出意外的拒绝了男人的请求。

    但男人看起来也并不失望,似乎早就料到了似得,冲着林逐水道:“好吧,但也谢谢林先生了。”

    话题到此结束,众人准备离去,可在周嘉鱼快要离开饭厅的时候,听到了男人最后一句话,他说:“忘了告诉你,我不姓叶,姓王,叫王黄羊。”

    他这句话,是对着走在最后的周嘉鱼说的,周嘉鱼脚步微微,听着这名字心中一叹,他的猜测彻底得到了证实,黄羊,狗的别称罢了。眼前坐在桌后面无表情的男人,似乎就是周嘉鱼梦中那条勇猛的犬王,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将自己变成了人,还将叶家人,一个个的变成了阴犬。

    不过既然如此,林逐水和那些阴犬所做交易的内容又是什么呢?周嘉鱼实在想不明白,便懒得去想了。

    第二天,林逐水他们离开了叶宅。

    叶蓁也没拦,她懒懒的坐在沙发上,靠着自己身边的男人怀里,似乎已经不在意两人的关系被发现,她道:“林先生,谢谢您了。”

    林逐水没说话,转身直接走了。

    周嘉鱼本来以为,知道自己怀孕的叶蓁,会有很大的反弹,但他显然想错了,因为此时的叶蓁正满目幸福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小声的和身边的男人说着情话。周嘉鱼看着这一幕心情有点复杂,但他记得林逐水说过因果相随,种下什么因,就会结出什么果。叶蓁现在的情况,和她自己以前做得事,完全脱不开关系。

    之后他们便离开了。只是,周嘉鱼一直把叶家的事儿记在心上,十个月之后的某天,周嘉鱼的手机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短信上面写着一个邮箱和密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周嘉鱼登录了邮箱,看到了邮箱里的东西。

    那是一张张叶蓁的照片,她躺在病床上,身边的摆放着婴儿专门用来睡觉的小床。而比较让人注目的,却是着些婴儿床足足有五张,每一张上面,都放着正在睡熟的婴儿。

    周嘉鱼看傻了,他没想到叶蓁居然一口气会怀上五胞胎。

    叶蓁的表情是幸福的,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些孩子到底意味着什么。而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温柔的看着叶蓁,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周嘉鱼居然从他们两人之间感受出了一种和谐的气息,就好像两人真的是普普通通相恋的人,此时喜迎爱子。他还看到了这两人给孩子起的名字,大白,二黄,三花……这些名字挂在婴儿床的床头,让他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些孩子长大之后融入人类社会,看到这些名字会是什么心情。

    不过周嘉鱼可以想象出,叶蓁肯定还会继续怀孕,叶家,大概也会变成了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族。

    本来只是出去参加一下沈一穷是生日宴,却没想到却意外的遇到了叶蓁这事儿,大家回来之后都有点疲惫,缓了几天之后才缓过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缓过来之后大家都挺闲,于是干脆在一楼摆了桌麻将,愉快的搓了起来。

    其中林珏的牌技是最好的,周嘉鱼牌技最差,每次一上桌半个小时内绝对是输的底裤都不剩。

    沈一穷无情的嘲讽周嘉鱼,说黄鼠狼和小纸人的组合都比他强。

    于是最后变成了周嘉鱼腿上放着黄鼠狼,小纸人拿着个凳子坐在旁边一起打麻将。

    林珏看着这画面咯咯直笑,说周嘉鱼像不像拉着孩子一起赌博的坏爸爸。

    周嘉鱼被说的居然有点不好意思,说:“小纸啊,要不然你去干点别陪着我打麻将了。”为了纸人的教育问题,他还特意去买了几本适合小孩子看的百科书。

    小纸人插着腰说:“我不,我不。”它贴在牌桌上哼哼唧唧,“不要看书,要打牌。”

    周嘉鱼面露无奈。

    黄鼠狼倒是不属于孩子这个范畴了,据沈一穷的研究这黄鼠狼年轻估计他们里面最大的,毕竟是快成精的动物,没个三五十年肯定是不行的。

    所以最后周嘉鱼对小纸劝说失败,三只还是继续坐在麻将桌上征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最热的时候总算是过去了,林逐水也不用天天待在屋子里,那些玉石做的阵法也一一拆除。

    没了事儿,周嘉鱼每天做做饭,和林逐水上上课,日子过得美滋滋的。他依旧和徐入妄有联系,这几天看见徐入妄发来的照片吓了一跳,问徐入妄怎么留了个小辫子。

    徐入妄苦不堪言的表示他师父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非要让他把头发留长,还拿着林逐水做例子。

    周嘉鱼看见之后差点没笑喷,徐入妄这气质留长了头发倒是不像是牢里出来的人,反倒是像是社会闲散人员。周嘉鱼道:“哈哈哈哈你他妈的要笑死我了吗。”

    徐入妄说:“嗨,你他娘的别笑了,这段时间我一出去接活儿就有人小心翼翼的问,说师父,您还搞艺术啊,挺潮呢。”

    周嘉鱼笑的话都说出不来,捂着肚子浑身发抖。

    徐入妄说:“你说我师父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他只想安安静静的留个正常的短发,就那么难么。

    物极必反大概就是这样了,徐入妄的师父经过小米秃头事件深刻的领会到了头发的重要性,然后根据林逐水的发型突发奇想,让徐入妄也留了长发,企图让自家徒弟利用美色走上人生巅峰,殊不知道林逐水那长发哪里能随便驾驭。特别是徐入妄这种气质彪悍的人,估计出去没人会觉得他是搞风水的,大家都会以为他在玩重金属摇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