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如同新生
    关于梦境,叶蓁的描述非常的简洁。但经过昨晚一夜,周嘉鱼却敏锐的感觉到她对梦境的内容有所隐瞒。

    “被狗吃了?怎么个吃法?”沈一穷问了句。

    “就是在斗狗场里失败了……被狗吃掉了。”叶蓁言语十分含糊,似乎并不愿意仔细描述其中内容。

    林逐水闻言却只是淡淡的嗯了声,其冷淡的态度,让桌子上的人都感觉出了点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蓁见林逐水不说话,面容上浮出些许焦躁之色,看来这要是遇到了一般的风水先生,估计她早就开始发飙。但奈何眼前的人却是她不敢动的林逐水,所以最后叶蓁只能勉强压下了心中的火气,挤出了一个不太甜美的笑容:“林先生,您看……这事儿什么时候能结束呀。”

    林逐水早餐只喝了一点桌上的粥,听到叶蓁的话,道:“吃完饭带我去你埋狗的地方。”

    叶蓁道:“埋狗的地方……?”她有些疑惑,“去那里做什么?”

    林逐水懒得解释:“去就是了。”

    叶蓁点头说好。

    “还有。”林逐水又想起什么,补了一句,“今天早晨记得给笼子里的狗喂一顿食,要喂最好的肉。”

    叶蓁听到这话,赶紧掏出手机给狗场打了过去,叮嘱他们一定要好好喂养笼子里的狗,那头的饲养员显然也有些害怕,叶蓁的态度却是相当不耐烦,她对着电话道:“你要是实在害怕就把东西丢在笼子边上,用棍子塞进去也行——再怕我就换人了。”

    狗场的人这才应下,叶蓁随手挂断电话,对着林逐水讨好的笑着:“林先生,我已经让他们去喂了,咱们什么时候能走?”

    “吃饱了再说。”林逐水的淡定倒是和叶蓁的焦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叶蓁这人很糟糕,但食物的味道倒是不错,周嘉鱼吃了一笼灌汤包,又喝了粥,啃了虾饺和几个银丝卷,这才饱了。他吃东西的时候一只注意着叶蓁旁边的舅舅,发现他也没怎么动桌子上的食物,看起来像是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兴趣的样子,喝了点粥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放下筷子陷入沉默。

    两人的目光偶尔交汇在一起,周嘉鱼在他的眼神里完全看不到昨晚的狂躁,里面只有夜幕一般深沉的黑色。

    “走吧。”快到九点半了,众人都吃得差不多,林逐水才开口提出要走。

    叶蓁如释重负的起身,道:“埋狗的地方就在狗场旁边,我们坐车过去,一会儿就能到,很近的……”

    林逐水点点头。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叶蓁口中所说的埋狗的地方。其实所谓埋狗的地方,实际上是一片环境非常糟糕的垃圾场,最近天气又热,还没靠近,就散发着让人作呕的恶臭。道路两旁的垃圾和污水,都让人不愿靠近这里。

    叶蓁眼神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厌恶之色,用手捂住抠鼻道:“林先生,就是这儿了。”

    林逐水从下车开始表情就很冷,这会儿语气更是冰的吓人:“你们连埋的功夫都省了?”

    叶蓁有点尴尬,她道:“嗯……因为死的狗比较多,埋的话,有些太麻烦。”她是这么找借口的,但只有周嘉鱼知道,叶蓁不埋狗的原因是因为狗的尸体根本就没法埋。骨头全被砸碎了喂了同类,只剩下一些残骸,哪里还需要挖坑那么麻烦,最后和生活垃圾堆在一起扔进垃圾场里也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

    林逐水还没说话,林珏对着叶蓁便是一顿冷嘲热讽:“见的人多了,我倒是越来越喜欢狗。”

    叶蓁脸上略微有些难堪,咬咬嘴唇没敢反驳,她也看得出来,真把林珏惹毛了,自己这事儿也得黄。

    这个垃圾场太恶心了,几人走进去之后,果真在里面发现了几条狗的尸体。只是这些狗的尸体都比较瘦小,身上也布满了伤痕,看起来像是被狗场淘汰下来的品种,因为太瘦弱没什么肉,也没有拿去喂食同类。

    林逐水一直在往前,直到到达了垃圾场的最深处,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枚拇指大小的珠子,用打火机点燃。

    珠子被点燃后,散发出淡淡的檀香,这香气并不浓郁,却迅速掩盖住了垃圾场那浓郁的臭气,让周嘉鱼不由的松了口气。

    沈一穷在旁边也是一副吃了屎的表情,看向叶蓁的眼神像看苍蝇似得,连靠近她都不愿意了。

    珠子烧成的灰烬,也洒落在了被垃圾污染的土地上,林逐水嘴里轻声念着什么,片刻后,他的脚步忽然顿住,弯下腰用手轻轻的刨去了路边一个小小土包上的浮土。

    浮土尽去,下面竟是露出一个犬类的头骨,那头骨的颜色呈现出墨一般的黑,还带着些许光泽,乍看起来竟不像是骨骸反而更像是某种工艺品。

    “这是什么?!”叶蓁看到这头骨吓了一跳,脚下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林逐水表情依旧不咸不淡,伸手将那头骨从土里挖了出来,然后拿出帕子仔仔细细的擦干净。

    之前林逐水来这里的时候,就说明了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现在看来,这个头骨应该就是他口中所言之物。

    “逐水,这是什么?”林珏疑惑的问了句。

    “听过阴犬么?”林逐水说。

    “听倒是听过。”林珏道,“是那种传说在黄泉路上食人灵魂的恶鬼?”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嘴唇张了张,“可是这种犬……”她话说了一半就停住了,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叶蓁,随后重重的抿了抿唇。

    “林先生,就是这个东西在作祟吗?”叶蓁忐忑的问。

    林逐水漫不经心的嗯了声,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漆黑的头骨,竟是显现出一种怪异的美感。

    “那我没事了?”似乎是觉得过程太过容易,叶蓁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怀疑。

    “当然没有完。”林逐水道,“还有两件事需要你做。”

    叶蓁道:“什么?”

    林逐水说:“第一,撤掉狗场,以后不能参与任何和斗狗有关的事。”

    在性命面前,爱好被抛弃的倒是挺干脆,叶蓁连声称好,又问:“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林逐水却是说出了一句大家都没想到的话,他说:“杀掉笼子里的狗。”

    叶蓁听到林逐水这话瞬间瞪大了眼,她道:“可是我之前杀了几条,就一直做噩梦,这下要是把他们全部杀了,会不会……”

    林逐水说:“你若是不信,也可以把他们留着。”

    显然叶蓁也并不下留下那一笼子的怪狗,她的表情纠结极了,最后道:“林先生,我是相信您的,但是我的内心实在是有些不安,您可以再受累,在这里多住几天吗?”

    她提出这样的要求,周嘉鱼本以为林逐水会直接拒绝,却没想到他竟是直接应了下来:“可以。”

    叶蓁松了口气。

    这次连林珏脸上都有些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林逐水会这么好说话。

    叶蓁则是露出喜悦之色,道:“林先生,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快走吧,这里这么脏。”

    众人转身离开。

    沈一穷和周嘉鱼悄悄的咬耳根,说先生为什么会帮着叶蓁啊。

    周嘉鱼道:“你确定先生是在帮她么……”

    沈一穷说:“什么意思?”

    周嘉鱼说:“我倒是觉得,先生是和那群狗做了什么交易。”

    沈一穷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想起了昨天林逐水进狗笼子之后发生的事儿,林逐水的的确确蹲下了身,看起来像是和笼子里的狗进行了交谈。

    沈一穷道:“如果真是这样,我真是好奇先生和狗达成了什么协议。”

    不光是沈一穷,可以说他们这几个人都挺好奇的,但碍于叶蓁在场,也不好发问,只能憋在心里。

    回到叶宅之后,叶蓁便提出要去解决掉笼子里的怪狗们,她委婉的询问林逐水,用什么方法比较好。

    林逐水说:“电击吧,最好一击毙命,给予的痛苦越多,怨念残留的越久。”

    叶蓁说好,马上让人安排,又问林逐水要不要现场。

    林逐水点点头,示意可以去。

    林珏却是不乐意了,说:“逐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这天儿这么热,我才懒得跑呢。”她说着天热,其实内心大约是不想看见那些怪狗被处刑的场景。

    “好。”林逐水又问几个徒弟,“你们去么?”

    徒弟们倒是没敢想林珏那么任性,但是脸上都有点不忍之色,特别年纪小的沈一穷,脸色臭的要命,但还是说自己要去。

    几人刚到狗场,叶蓁安排的杀狗的人也来了,看着他们严阵以待的样子,倒不像是在杀狗而是在捕杀什么大型食肉动物,从头武装到了脚。

    周嘉鱼到了笼子前,再次看到了笼中披着黑发的怪狗,也不知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和昨天比起来,这些狗身上少了一种戾气,反而透出平和的味道,好似完成了什么心愿似得。

    林逐水站在笼子门口,轻轻的用手指敲了敲栅栏,道:“安心去吧。”

    领头的那条狗慢慢的挪到了林逐水的面前,它用那双和人类一模一样的眼睛,静静的凝视着笼子外面的人,黑眸中沉静如水,竟是有几分深沉的味道。

    叶蓁根本不敢和它对视,她撇开了眼神,嘴里道:“林先生,可以开始了吗?”

    “嗯。”林逐水说。

    身旁的工人拿着高压电.击.枪,慢慢的走到了笼子面前,打开了笼子上的铁锁。叶蓁后退了几步,显然是在害怕笼子里的狗趁着这个机会冲出来。但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笼子里的狗们,情绪平静的近乎有些诡异,它们蹲在原地,神情冷漠看着靠近的工人,似乎一点也不打算反抗。

    叶蓁从这寂静之中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她微微转过头,看向了笼中的狗,却是刚好和它的目光对上了。

    那如深渊一般的黑色,让叶蓁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压抑着的恐惧一下子爆发了,她尖叫着道:“杀了他们,快点杀了他们——”

    工人们动手了。

    高压电.击.枪重重的击打在了怪狗们的身上,怪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便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片刻,瞬间没了气息。

    一条,两条,好似割麦子似得,几十条怪狗成片的倒下,直到临死前,他们都未曾动弹片刻,仿佛已经变成了没有生命的雕像,若不是那一声惨叫,恐怕都不像有生命的活物。

    不知何时,不愿看笼子里景象的叶蓁扭过了头,她的眼神之中并无一点慈悲或者怜惜,只能看见轻松。

    眼前这些变异了的大狗,于叶蓁而言只是负担,此时能将这些包袱甩掉,她高兴起来,似乎也是正常的事。

    最后一条狗也倒下了,屠.杀的场景从头到尾都是如此的安静,仿佛是一部默片。工人们想象中激烈的反抗也不存在,他们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心满意足的脱下了防护服。

    “林先生,这些尸体怎么处理呀?”叶蓁询问。

    “厚葬了吧。”林逐水道。

    叶蓁点点头,吩咐了下去,让人选一块墓地把这些狗全部埋了,她犹豫片刻,小声道:“林先生,这些狗能火葬吗?”

    林逐水道:“可以。”

    看来叶蓁还是不放心,以防万一想用最干净利落的方法把这些东西处理掉,既然都烧成了灰,那应该不会出意外了,她心满意足的想着。

    当天晚上,叶蓁担心的噩梦并没有来袭,她睡梦沉沉,好似已经被人从诅咒里拯救了出来。

    和她形成了对比的是周嘉鱼,他没有进屋睡觉,而是站在阳台上抽烟,白天的那一幕里,那些倒下的怪狗和他梦境里斗犬的身影交汇融合,让周嘉鱼内心莫名的生出了几分烦躁。

    “还没睡?”林逐水的声音居然从周嘉鱼身后传了过来。

    周嘉鱼惊讶的回头:“先生?”

    “在做什么?”林逐水缓步走到了周嘉鱼的身边。

    “没,我在想白天的事儿。”周嘉鱼说,“先生,那个叶蓁遇到这些情况,不都是她自找的么。”

    林逐水说:“自然是她自找的。”他顿了顿,随后一语挑明了周嘉鱼想说的话,“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帮她?”

    周嘉鱼说的对,他又道:“先生,其实昨晚,我做个了梦……”

    林逐水说:“梦见什么了?”

    周嘉鱼轻叹一声,慢慢的把昨晚自己看见的情形告诉了林逐水。在说到斗犬的尸体被做成了狗粮的时候,周嘉鱼竟是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憎恶,语气里也带了火气:“她不就是自作自受么?斗犬就算了,可是狗都死了,还这么对待他们的尸体——”

    林逐水说:“继续。”

    周嘉鱼满目怒火:“而且她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错了,看见怪狗之后想的居然还是她自己!”他说到这里内心竟是无法抑制的翻腾起了杀念,脑子里蹦出了一个想法——他希望叶蓁去死。就在这时林逐水伸手忽的朝周嘉鱼额头上拍了一下,这一拍让他愣了片刻,情绪也冷静了下来。周嘉鱼腾地发现自己的状态好像不太对劲。按理说以他的性格而言就算生气也不会愤怒成这样,甚至有些接近失去理智了。

    “我、我怎么了?”周嘉鱼捂着额头。

    “共情而已。”林逐水说,“你体质如此,特殊情况下遇到强烈的情绪,很容易被感染。”

    周嘉鱼咽了咽口水。

    林逐水对着周嘉鱼伸出了手。

    周嘉鱼盯着林逐水的手呆了片刻,急忙从兜里掏了掏,摸出一根烟放了上去。

    林逐水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随后用一种近乎叹息的语气说:“手。”

    周嘉鱼说:“手?”

    林逐水:“……你的手。”

    周嘉鱼这才反应过来林逐水的意思,赶紧把自己掌心里的汗擦了擦,小心翼翼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林逐水的手心里。

    林逐水握住了周嘉鱼的手。两人肌肤接相触,林逐水的手一如既往的有些冰,但这凉意很快转化成了源源不断的温暖,让周嘉鱼的身体也跟着放松了下来。

    “这世间,很难事事如愿。”林逐水声音依旧很淡,但却带着安抚的味道,“这是它们的自己的选择。”

    周嘉鱼道:“它们……是指那些变异了的怪狗?”

    林逐水点点头,他用两只手将周嘉鱼的手给包裹了起来缓慢且轻柔的摩挲,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就永远不会结束了。”

    周嘉鱼听得有些茫然,但感受着林逐水手心的温度,他内心的烦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内心深处全是一些不可名状的情感,他说:“先生,我有些困了。”

    “去睡吧。”林逐水放开了周嘉鱼。

    周嘉鱼的双手得到自由,却感到有些失落,他道:“先生晚安。”

    “晚安。”林逐水这么说。

    这一晚,周嘉鱼也没有再做噩梦,但睡眠质量却不太好,醒醒睡睡之间,天边已泛起晨光。

    第二天的早晨,和前日相比,叶蓁显得格外神采奕奕。她坐在饭桌前,似乎胃口极好,大口大口的吃着早餐,还笑眯眯的和周嘉鱼问好。

    周嘉鱼连表面的礼仪也懒得维持了,听到叶蓁的问好只是瞅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回。周嘉鱼这样温和的性格都是如此,更不用说旁边的林珏和沈一穷了。他们一点面子都没给叶蓁,全程把她当做空气。不过叶蓁倒是无所谓的模样,反正她最担心的事情已经解决,其他人理不理她,她一点也不在乎。

    然而早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正在吃面包的叶蓁突然捂住了嘴,喉头一阵上下蠕动,随后踉跄着冲进了厕所里。

    很快,厕所中传来了剧烈的呕吐声,这声音非常的大,连做饭厅的周嘉鱼他们都听见了。

    这要是正常情况下,周嘉鱼肯定会过去关心一下,毕竟是个女孩子,但现在大家都对叶蓁的印象差到了极点,所以从头到尾都没人过去问问到底怎么了。

    十几分钟后,脸色惨白的叶蓁从厕所里出来,她脸上还沾着水珠,应该是洗了脸。

    “怎么突然吐起来了。”叶蓁自言自语,“难道是饭菜有问题。”

    没人理她。

    叶蓁喝了口牛奶润润嘴巴,周嘉鱼本来以为她不会再吃东西,谁知道片刻后,叶蓁居然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吞咽,看起来饿极了。

    周嘉鱼隐约感觉出了一种违和感,他很快就找到了违和感的来源——坐在叶蓁身边的舅舅。平日白天从来没什么表情的他,正在以一种温柔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凝视着身边狼吞虎咽的侄女儿。

    似乎注意到了周嘉鱼的目光,他缓缓的扭过头,和周嘉鱼视线相接,在看到了他的眸子之后,周嘉鱼猛地呼吸一窒——那竟然是一双黄色的眼睛,非常的漂亮,但绝对不属于人类,反倒是像是某些犬科动物。

    不过这眸子很快就变回了黑色,周嘉鱼甚至以为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好饿啊。”叶蓁还在继续吃东西,她一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好久没有这么好的胃口了,林先生,真谢谢你,要不是你帮我解决了这件事,我真的吃不下饭。”@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逐水没说话,端起面前的牛奶微微抿了一口。

    本来应该会剩下一部分的早餐,却硬生生的被叶蓁吃完了,她吃完之后却仿佛还不满足似得,舔舔嘴唇嘟囔着怎么还有点饿。

    身边坐着的舅舅却好似猜到了这样的情况,缓缓对着旁边的佣人道:“拿上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佣人闻言,转身去了厨房,端出来一份五成熟的牛排,这牛排上面还挂着血丝,切开之后里面的肉也是粉色的,看起来倒是十分的美味。

    叶蓁看见肉,眼睛发光似得,脸上也挂上了笑容:“舅舅,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肉?”

    舅舅不答,只是道:“吃吧。”

    叶蓁拿起刀叉,开始吃肉。柔软的牛肉被切成碎块,用力的塞进了口中,叶蓁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桌子上的人,都察觉出了叶蓁的异样,林珏看向叶蓁的眼神里带着惊愕,但她也没开口,只等到叶蓁把一块盘子大小的牛排吃了个赶紧,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离席之后,才问了林逐水。

    林逐水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的点着,薄唇轻启,淡淡道:“不是什么大问题,怀孕了而已。”

    “怀孕了?”林珏不敢置信,“她怀的谁的孩子?”

    林逐水挑眉:“我怎么知道,这事儿自然得问问叶蓁自己了。”

    话虽如此,桌上的人都察觉出了不对劲,而周嘉鱼更是确信,叶蓁的异样,显然和那些被杀掉的大狗有脱不开的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拿过来

    周嘉鱼乖乖的把手递给林逐水。

    林逐水:我是说烟。

    周嘉鱼:…………

    林逐水:我开玩笑的,还是要手。

    周嘉鱼气成了河豚。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和手.榴.弹

    感谢 鸢语 的手.榴.弹x2

    感谢 成为一棵疯菜! 的手.榴.弹x1

    感谢 渊陌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手.榴.弹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2

    感谢 柠檬味可乐糖 的地.雷x2感谢 越壳壳 的地.雷x2

    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地.雷x2感谢 谢不九 的地.雷x2

    感谢 薄荷瓶 的地.雷x2感谢 六月解花雪 的地.雷x2

    感谢 飞 的地.雷x1感谢 summertrain 的地.雷x1

    感谢 上川遥 的地.雷x1感谢 风流书呆的粉丝 的地.雷x1

    感谢 我是一个清新脱俗的昵 的地.雷x1感谢 云深不知处 的地.雷x1

    感谢 clown 的地.雷x1感谢 16563746 的地.雷x1

    感谢 wifi 的地.雷x1感谢 boistst 的地.雷x1

    感谢 xueying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

    感谢 眷容 的地.雷x1感谢 黯瑕 的地.雷x1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1

    感谢 琴S形 的地.雷x1感谢 chara 的地.雷x1感谢 契子828 的地.雷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二九西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芣苢呀 的地.雷x1

    感谢 大麦监护人 的地.雷x1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1

    感谢 太太今天开车了么 的地.雷x1

    感谢 一只妮 的地.雷x1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

    感谢 酸奶瓜 的地.雷x1感谢 到爸爸这来 的地.雷x1

    感谢 陈玘777号 的地.雷x1感谢 胡半仙儿 的地.雷x1

    感谢 桃沢森烨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栁啾啊 的地.雷x1感谢 乾颜亦无言 的地.雷x1

    感谢 21196069 的地.雷x1

    感谢 绯晓 的地.雷x1感谢 雅蠛蝶 的地.雷x1

    感谢 雅正。 的地.雷x1

    感谢 北陌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执以迟暮戏流年 的地.雷x1

    感谢 桃兜兜 的地.雷x1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

    感谢 兔宝Same 的地.雷x1

    感谢 夏目和铃丶 的地.雷x1感谢 哦哦 的地.雷x1

    感谢 吃可爱多长大的栗子 的地.雷x1

    感谢 my19890504 的地.雷x1感谢 手可摘星辰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就是辣么可爱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一困大王 的地.雷x1

    感谢 温水煮白粥 的地.雷x1感谢 团子 的地.雷x1

    感谢 让让让让子 的地.雷x1感谢 柚子先森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