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厮杀
    “咔擦”一声,巨大的笼子上套着的铁锁被叶蓁取了下来。她显然也很害怕笼子里面这些已经不像狗,反而更像是怪物的生物,眼角眉梢均是瑟缩的惧意。

    笼子里的狗似乎也听到了叶蓁取下锁的声音,开始慢慢的朝着这边靠近,它们的脸隐匿在黑色的发丝之中,借着昏暗的灯光,反而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周嘉鱼发现这些狗走路的姿势也有些奇怪,仔细看去,会发现他们的动作更像是蹲在地上的慢慢挪动的人,而不是犬科动物。难道这些动物真的要变化成人类的模样?周嘉鱼正在这么想着,就看到林逐水伸手拉开了栅栏,直接走了进去。

    虽然很清楚林逐水的实力,可是看到他做危险的事情还是不免有些紧张,周嘉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害怕惊扰了笼子里的狗。

    林逐水却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似得,他进了笼子,朝着角落里叶蓁所说的最先起变化的那条狗走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围的狗开始低低的咆哮,有的对着林逐水支起尖锐的牙齿,周嘉鱼甚至能看到有透明的唾液顺着它们嘴角往下淌,滴落在地上晕出黑色的痕迹。

    最里面的那条狗本来一直背对着他们,它听到了林逐水的脚步声,身体微微的抽搐了一下,但也没有转身。

    林逐水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狗,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笼子外面的人大气不敢出,观察着笼子里面的情况。

    隔了片刻,那条狗慢慢的扭过头,它的脸一转过来,笼子外面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说笼中的其他狗面容只和人类有个六七分相似,那么这条狗几乎和人类的长相相差无几了。只是这容颜却是十分的丑陋,眼睛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鼻子塌陷,嘴巴也很大,虽然看起来是个人,但五官却处处都在透着不协调。

    林逐水似乎打算直接走到狗的身边,谁知道他刚迈开脚步,屋子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哨声。这哨声一起,笼中的狗瞬间开始接连咆哮起来,情绪变得极为暴躁,甚至有几只开始朝着林逐水围过去,嘴巴大张,一副随时打算攻击的模样。

    “怎么回事?”林珏不满的发问。

    “傍晚到了……该喂食了。”叶蓁也有点紧张,她也在紧张,只是紧张的不是林逐水的安危,而在担心这些怪物会不会从笼子里冲出来,“每次喂食的时候饲养员都会吹哨子……”

    周嘉鱼忽的想到是什么,皱眉道:“你难道没有给他们喂吃的?”

    叶蓁嗫嚅两句,还是说了实话:“怎么喂呀,这些东西这么凶,都咬死人了……哪里还有人敢喂。”

    看来不光是不敢喂食,这屋子里的一群狗都被叶蓁放弃了,可以明显的看到笼子的另一个方向还有排泄物,之前周嘉鱼只以为她是不敢让人清理,谁知道她是连食物都不肯给了。笼子里面饿着的怪狗听到进食的哨声情绪都躁动了起来,慢慢的挪动脚步竟是想包围林逐水。

    林逐水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可在外面的周嘉鱼却有点急了:“不会有事儿吧?”

    林珏道:“应该没事,你先生自己有分寸的。”既然林逐水敢进去,那肯定是有把握,否则绝对不会以身犯险。

    几十怪狗将林逐水围了起来,眼看就要对林逐水发动袭击。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直蜷缩在角落里的那条狗发出呜呜的叫声,这叫声很轻也很无力,但刚一出口,那些想要攻击林逐水的怪狗们动作瞬间停住了。

    林逐水道:“你倒是聪明。”他显然是在对那条狗说话。

    由外人看来,此时陷入危机的人本该是林逐水,可他游刃有余的神情和那条狗紧张态度一对比,仿佛有危险的反而是企图袭击林逐水的狗。

    林逐水缓步走到了那条怪狗的身边。

    怪狗用眼神打量着林逐水,它的眸子全黑的,粗略一看,像两个黑乎乎的洞,它蹲在地上,目光显得死寂又冷漠,看不见一点独属犬类的忠诚和温和。

    林逐水竟是背对着外面的人半蹲了下来。

    他这个动作搞得周嘉鱼手心里浮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如果在这会儿旁边的狗真打算袭击林逐水,也不知道林逐水能不能反应过来。

    好在周嘉鱼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林逐水在地上大约蹲了四五分钟的样子,期间他似乎在低声说什么,交谈的对象显然就是他面前的那条怪狗。

    “林先生在和它说话?”叶蓁的表情有点怪怪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能吧。”林珏随口应了句。

    “不愧是林先生……真是厉害呀。”叶蓁称赞了一句。只可惜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林逐水身上,也没人理会她。

    几分钟后,林逐水起身朝着笼子外面走来。

    叶蓁态度殷切的冲了上去:“林先生,怎么样呀?”她倒是没忘记把那铁锁又挂在了笼子上面。

    “叶小姐。”林逐水的语气倒是挺温和的,只是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温柔了,“你应该高兴你只杀掉了两条狗。”

    叶蓁表情一僵。

    “如果这里的狗全死了,那你可能也没有机会来找我了。”林逐水说。

    叶蓁被林逐水的话吓得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所以你梦到什么了?”林逐水问。

    “我……”叶蓁的脸颊抽搐了一下,很小声的说,“我梦到自己也变成了一条狗……”

    林逐水挑了挑眉。

    “还人被扔进了斗场里。”虽然只是寥寥几语,但叶蓁脸上的恐惧,却在表明这个梦境于她而言有多么的可怕,“林先生,这个梦……不会成真吧?”

    面对叶蓁的询问,林逐水却没有回答,薄唇轻启,开口道:“今天天色已晚,先休息吧。”

    一般情况下,能迅速处理掉事情时,林逐水都不会拖延,今天他居然主动开口要求休息,倒是显得有些反常。

    叶蓁听到林逐水这么说,也不好意思再要求什么,勉强的点点头道了声好,说自己已经备好了饭菜和住所,让众人先好好休息。

    晚饭很丰盛,不过下午看到了那样的景象,大家都没什么胃口,连沈一穷这个完全不挑食的人也没怎么动筷子,更不用说林逐水了。

    住的地方没有安排在酒店,而是就近安排在了叶家老宅。周嘉鱼本以为叶家人口也应该挺多的,但是进去之后发现除了仆人之外,住在这里的似乎就只有叶蓁和她的舅舅。

    吃完饭,众人都回房休息。

    周嘉鱼的房间在沈一穷的隔壁,他睡觉之前跑到沈一穷那儿聊了会儿天。

    “这个叶蓁肯定还有事儿瞒着我们。”沈一穷怀里抱了包瓜子,躺在床上嗑,“那狗肯定不可能会没有原因就变成那样了。”

    周嘉鱼说:“这狗到底是有什么来历?我记得我当时灵魂离体的时候,在阴间好像也看到这种东西。”只是阴间的那种狗体型更加庞大,身上的气息也更危险。

    “阴间?”沈一穷这才想起周嘉鱼被人一巴掌拍的魂魄离体过,凑过来道,“对了,我都没问你,你在底下到底遇到了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说:“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然后沈一穷就听了个漫长的睡前故事,听完后天已经彻底黑了,周嘉鱼看着缩在被窝里只露出双眼睛的沈一穷,面露怜惜之色,说:“晚安,小宝贝。”

    沈一穷痛苦的说罐儿你变了。

    周嘉鱼说变得不是我,是世界,随后翩然离去,还不忘记关上门口的灯。脏东西见多了,免疫力也开始增强,也就沈一穷这个怂狗子还习惯不了……

    周嘉鱼上床的时候,还在为自己吓到了沈一穷感到自豪,结果等到他一入梦,就后悔了——他梦到了斗狗。

    那是一个喧闹的梦,周嘉鱼好像悬浮的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用铁笼之中死斗的困兽。他的眼前是两条身形巨大的狗,肌肉强健,牙齿锋利,此时正在相互攻击,扑杀腾挪,招招致命。伤痕、血液,刺激着周遭人的神经,有人在欢呼,有人的怒骂。

    周嘉鱼看到它们的眼白染上了红色的血丝,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已经彻底绷断了,其中体型稍大的一头斗犬猛地跃起,一口咬在了另一头的颈项之上,锋利的牙齿深深嵌入了肉中,被咬中要害的那条狗疯了似得挣扎,但随着窒息,它的力气开始变小,挣扎的力度也逐渐微弱。

    赢了,赢了!人群中有女人的尖声大笑,周嘉鱼看到了站在笼边的叶蓁。

    和今天见到的叶蓁相比,梦中的她几乎是两个人了,她脸上带着癫狂的笑意,用力的拍打着栏杆,嘴里发出刺耳的笑声:“给我咬死它,咬死它!!!”

    听从主人命令的斗犬,缩紧了口中的力道,硬生生的将身下的同类咬杀致死。接着,它松开了口,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叶蓁身边,吐着舌头,摇着尾巴,渴求着主人的宠爱。

    叶蓁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也不在意它皮毛上面刚沾染上的血迹:“你真漂亮,我爱死你了。”她用脸颊蹭着斗狗湿漉漉的毛皮,满目爱意。

    斗犬也高兴的用舌头舔着主人的脸颊,好似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

    周嘉鱼看了这一幕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还来不及细想,梦境中的画面便出现了变化。又是一场恶斗,只是这次的败者,却变成了叶蓁之前表现出浓烈爱意的那头斗犬。

    它浑身上下都是伤口,奄奄一息的躺在囚笼之中,满怀期待的望着囚笼之外的叶蓁。

    然而这一次,叶蓁却没有上前,她的表情冷漠中带着厌恶,眼神只是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大狗便移开了。

    旁边的人在说话:“叶小姐,看来您的犬王也不行了呀。”

    “赢了三年还要怎样,不过你别得意,我新练出来的狗里可还有比这头还厉害的。”叶蓁冷笑着回应。

    说完这话,叶蓁随口吩咐旁边的人处理掉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大狗。

    周嘉鱼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看见周围的人拿着铁棍走向大狗时,心里还是有些不适的感觉。

    大狗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满是期望的眼神开始变得暗淡,它努力的移动身体,嘴里发出轻声的呜咽,似乎想要靠近叶蓁,让她再看自己一眼。

    可叶蓁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对于她而言,没有了战斗力的狗,和垃圾别无两样。

    铁棍被高高的举起,随即重重的落下,周嘉鱼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到这一幕情形。但耳边铁棍击打在肉体上和大狗悲伤的呜咽,都萦绕在周嘉鱼的耳边……

    本以为这样的行为,已经够过分了,可当周嘉鱼再次睁开眼时,却看到了无法理解的一幕。

    大狗的尸体竟然没有被掩埋,而是被拖回了狗场,剥皮之后用刀砍成了几块。接着,狗场的人将这些肉块全部煮熟,和一些饲料混合在了一起,随后作为食物分发给了狗场里的其他斗狗。

    进食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嘉鱼看着这一幕浑身发凉,他没想到叶蓁的狗场居然这么丧心病狂。

    “这狗吃了其他狗的肉,血性就会被激发出来。”有人在说话,似乎是叶蓁的声音,“这也算我们狗场的独门秘方了。”她笑着,“你瞅瞅,这几年的狗王都是从我们狗场出来的,哈哈哈哈厉害吧?”

    周嘉鱼在这一刻突然对叶蓁充满了厌恶,这个表面看起来温婉可爱的女孩,做出来的却是让人作呕的勾当。同类相食这种事本来只会出现在极端情况下,可叶蓁却把这个当做了独门秘方。

    那条巨大的斗狗死去前不甘心的眼神,再次浮现在了周嘉鱼的心头,他感到心中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暴怒充斥着。

    颈项之上突然有冰凉的感觉传过来,周嘉鱼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人也从梦境之中剥离开来。睁眼开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和窗户之外沉沉的夜色。

    这真的是梦吗?倒不如说更像是某种记忆吧,周嘉鱼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脸上全是汗水。

    “呼……”周嘉鱼呼出一口气,想去厕所里洗个脸。

    此时已经快要凌晨两点,屋中十分安静,只能听到水从罐子里流出来的哗哗声。周嘉鱼洗了个脸,感觉自己清醒了许多,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然而当他回到卧室里的床上再次打算入睡时,耳边却传来了一种非常怪异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啃食肉类。

    这声音离周嘉鱼很近,好像就在门后面。

    “什么声音?”周嘉鱼道。

    祭八也在睡觉,听到周嘉鱼的问话打了个哈欠抬抬眼皮:“吃东西的声音……”

    周嘉鱼:“……”废话果然是最有用的话。

    这声音给人的感觉很不妙,周嘉鱼闭上眼睛想要强迫自己忽视掉这个声音,但是越这么想,这个声音反而越响亮,在寂静的屋子里吵的周嘉鱼快要发疯。

    “我受不了了。”周嘉鱼从床上爬起来。

    祭八道:“出去看看?”

    周嘉鱼说:“有点担心。”

    祭八道:“你担心什么,先生就在你旁边,真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肯定先解决了。”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这声音让人听着太不舒服了,如果不理会,估计一晚上都睡不着。周嘉鱼没有直接出去,而是先把门打开了一个缝儿,朝门外望了一眼。

    走廊上空空荡荡,原本近的好像就在门口的声音,仔细听去却会发现来源地其实是楼下。

    这下周嘉鱼有些犹豫了,他在想到底要不要一个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如去旁边叫先生一起?”祭八提议。

    周嘉鱼道:“这样可以吗?”

    祭八说:“有什么不可以的,先生又不会吃了你。”它眨巴着那双黑色的眼睛态度很真诚的提议着。

    这事儿要放在以前,周嘉鱼是肯定不敢去麻烦林逐水的,但是现在周嘉鱼不似开始时那般害怕林逐水了,犹豫片刻后,被这连绵不断的咀嚼之声吵的心底发慌的周嘉鱼,还是决定去敲响先生的门,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

    “咚咚咚。”小心翼翼的敲了三声,周嘉鱼站在林逐水的房门口前,表情略微显得有些局促。

    门嘎吱一声被打开,林逐水穿着睡衣出现在了周嘉鱼的面前,他声音里带了点沙哑的味道,听起来比平日里要柔软许多:“怎么了?”

    “先生。”周嘉鱼说,“我听见楼下有咀嚼声,想问您听见了没呀?”

    林逐水点点头示意自己听见了。

    周嘉鱼说:“我……”

    他话还没说话,林逐水就已然看透了他的心思,道:“走吧,陪你下去看看。”

    周嘉鱼面露喜色。有了林逐水,在恐怖的气氛里立个flag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了……

    这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仔细寻找后,周嘉鱼将目标锁定在了厨房里,越靠近厨房,那

    咀嚼的声音越响亮,站在门口甚至能听到里面传来重重吞咽的声音。

    林逐水看着在门口纠结的周嘉鱼,微微扬了扬下巴,示意进去。周嘉鱼见到林逐水这表情,心中一松,大胆的迈开脚步,进了厨房。

    然而当他看清楚厨房里面的情况后,却愣住了,只见叶蓁的舅舅坐在厨房里,大口的吞咽着一块鲜红的肉。这肉绝对是生的,周嘉鱼甚至还能看到上面滴下的血水,叶蓁的舅舅将肉抓在手中,表情狰狞的撕咬着,听到门口传来的声音,眼神狰狞的抬起了头……那是一种野兽进食时被打扰的表情,凶狠的仿佛随时会扑过来一样。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林逐水却是挑了挑眉,淡淡的道了句:“晚上好。”

    叶蓁的舅舅伸出手重重的抹干净了下巴上的鲜血,咧开嘴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晚、上、好。”说话对于他而言好像是很艰难的事情,努力了很久,才从嘴里挤出这三个字。看来叶蓁说他交流有问题,并不是在撒谎。

    “你是在吃夜宵吗?”虽然画面怪异无比,但好在出现在眼前的是人而不是什么奇怪的脏东西,周嘉鱼缓过来之后也没那么怕了。

    “呜……吃、肉。”他放下了手里的肉,拿纸将唇边被鲜血染红的部位全都擦干净了,“饿。”

    周嘉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道:“那……您继续吃?”

    叶蓁舅舅没说话,沉默的看着他。他眼神中的凶狠之意消退了,恢复了白日的平和,好像之前周嘉鱼见到的那一幕只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

    “走吧。”林逐水从头到尾的表情都很淡定。

    于是周嘉鱼又和林逐水回了二楼。

    “先生,他怎么一个人在厨房里吃生肉啊。”周嘉鱼小声的说着话。

    “他不是说饿了么。”林逐水道,“人饿了,总会想吃点什么。”

    也不知道是周嘉鱼想多了还是怎么的,他总觉得林逐水说这话时的表情颇有深意。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脏东西呢。”周嘉鱼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你做的不错。”林逐水突然开口,却是夸了周嘉鱼一句。

    周嘉鱼受宠若惊,道:“先生您夸我做什么……”

    “以后遇到这种事,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去,先来找我。”林逐水说,“记住了?”

    周嘉鱼听到这话感动极了,重重的点了点头,点完头之后才想起林逐水看不见,又说了声好。

    “还怕么?”林逐水又问。

    周嘉鱼很老实的回答:“不怕啦。”

    “嗯,那回去睡吧。”林逐水的话语停顿了片刻,“若是害怕,可以来我的房间睡。”

    周嘉鱼听完这话立马有些后悔,他刚才就该回答怕的,这样能去先生的屋子里蹭一晚上觉,岂不是美滋滋。

    不过话已经出口,再后悔也没用了,周嘉鱼和林逐水告了别,自己回房休息。好在这下半夜里,他再也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情况,一觉睡到了天明。

    第二天,周嘉鱼又在餐厅里看到了叶蓁的舅舅,这次他坐在叶蓁的旁边,动作优雅的吃着早餐,全然不见昨晚啃食生肉时的狰狞模样。他看见林逐水和周嘉鱼,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昨天看到了那样可怖的场景,众人夜晚的睡眠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响。其中叶蓁居然是表现最明显的那一个,她皮肤白,挂在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非常明显,憔悴之色在告诉所有人她昨晚休息的很糟糕。

    见到林逐水后,叶蓁的表□□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轻声道:“林先生,我昨晚又做梦了。”

    “梦到了什么?”林逐水问。

    叶蓁咬咬下唇,道:“梦到……我变成了狗,然后……被其他的狗,吃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林逐水:表现的不错。

    周嘉鱼小声的哽咽着。

    林逐水:以后这种事,只能找我做,明白了?

    周嘉鱼眼角发红的呜咽着点头。

    快快快,来波营养液润滑一下,司机的车轮子要生锈了_(:з」∠)_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和手.榴.弹

    感谢 菇凉雯 的手.榴.弹x1

    感谢 none 的手.榴.弹x1感谢 二分法求方程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十二 的地.雷x4

    感谢 少天女友不棠 的地.雷x4感谢 寒禄云雨 的地.雷x3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绯烦兔 的地.雷x2

    感谢 渺万里层云 的地.雷x2感谢 啊吱 的地.雷x2

    感谢 ……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感谢 桃沢森烨 的地.雷x2

    感谢 栗子 的地.雷x2感谢 橱窗 的地.雷x1

    感谢 晶莹 的地.雷x1感谢 偏惊白头翁 的地.雷x1

    感谢 阳大御 的地.雷x1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

    感谢 这是一条咸鱼 的地.雷x1感谢 云深不知处 的地.雷x1

    感谢 Lien 的地.雷x1感谢 22688589 的地.雷x1

    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感谢 咖啡糖的星星 的地.雷x1

    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感谢 凌云 的地.雷x1

    感谢 陆仁贾 的地.雷x1感谢 20045686 的地.雷x1

    感谢 21593684 的地.雷x1感谢 言若言言阎 的地.雷x1

    感谢 弦羽柑 的地.雷x1感谢 我就是来看忘羡的 的地.雷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lucky 的地.雷x1

    感谢 奈何花落 的地.雷x1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1

    感谢 ( ;ω;`) 的地.雷x1感谢 镜框框 的地.雷x1

    感谢 天花月夜 的地.雷x1感谢 一世长安 的地.雷x1

    感谢 兆忆小掂 的地.雷x1感谢 Kyabia 的地.雷x1

    感谢 veralv 的地.雷x1感谢 19744974 的地.雷x1

    感谢 不会起名字 的地.雷x1感谢 las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夏目的小喵咪 的地.雷x1

    感谢 阿布不是抹布 的地.雷x1感谢 add 的地.雷x1

    感谢 杜若 的地.雷x1感谢 悟之 的地.雷x1

    感谢 腐女小雨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超可爱的小鲫鱼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十三三biu(○` 3′ 的地.雷x1感谢 伏贺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三宝 的地.雷x1

    感谢 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安 的地.雷x1感谢 黑子谷 的地.雷x1

    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感谢 小仙女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杯酒醉姑苏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团豆豆 的地.雷x1

    感谢 没边没沿 的地.雷x1感谢 24949692 的地.雷x1

    感谢 O.O 的地.雷x1感谢 夙世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