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云南比赛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就是当你背着人说坏话的时候,说坏话的对象突然出现在你身后。

    周嘉鱼急中生智,把沈一穷拖出来背锅:“林先生,是沈一穷看的!那天我一回来,他和沈二白就扒下了我的裤子——”

    在客厅里听着的沈一穷:“……”

    林逐水听完微微挑眉,道:“是么。”

    周嘉鱼说:“对对对。”

    沈一穷对着周嘉鱼恶形恶状的做了个口型:你死了。

    周嘉鱼回了个: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林逐水闭着眼睛,自然是看不见这两人的小动作,但他显然猜到了什么,似笑非笑道:“你们这么快就熟起来了?”

    沈一穷哼了声,嘟囔着:“我和他才不熟呢。”

    周嘉鱼笑了笑,也没把沈一穷的话放心上,其实他也能感觉出沈一穷孩子心肠不坏,如果是他遇到周嘉鱼这种骗子,估计态度还不如沈一穷呢。

    三人一起吃了午饭,周嘉鱼便又去了书房画符。经过几天的艰苦训练,他画符的技巧还是没啥进步,依旧跟狗爬似得,不过这事儿应该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还是得长期练习。也不知道林逐水这一手漂亮的符,练了多久。

    七月一到,气候便算是彻底的入了夏。

    但屋中依旧是十分的凉爽,和屋外的阵阵蝉鸣形成鲜明的对比。

    周嘉鱼问过沈一穷后才知道,他们住的地方原来还埋了阵法,阵法的作用便是保持屋子冬暖夏凉。周嘉鱼听后感叹这手法简直太环保了,要是能普及岂不是能减少不少二氧化碳……

    沈一穷说:“这阵法得根据山水地形布置,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

    周嘉鱼说:“我也就随便说说嘛。”

    沈一穷道:“没过几天估计我们就要出发了。”

    周嘉鱼问:“去哪儿?”

    沈一穷满脸充满了雄心壮志,双手紧握,表情激动不已:“当然是去参加比赛!”

    周嘉鱼闻言勉强露出个笑容,他一想到自己画的符心里就虚的要死,就这个水平去参加比赛。输的太惨会不会被林逐水直接叫人拖出去埋了?

    祭八还安慰周嘉鱼,说:“你别担心,林逐水不会那么残忍的,他决不会活埋你,在埋之前一定会先把你打死。”

    周嘉鱼:“……”他表示自己一点没被安慰到。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目前林逐水并未作出什么太过凶残的事情。但大约是第一次见面时他给周嘉鱼的印象太过无情,导致周嘉鱼幼小的心灵形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祭八知道这情况后瞪着它的黄豆大的黑眼睛说:“二十八岁的幼小心灵?”

    周嘉鱼:“就你话多。”

    虽然周嘉鱼内心忐忑不安,但该来的还是来了,七月初的某天,林逐水出现在了小楼里,告诉周嘉鱼明天早些起来,他已经订好了去云南的机票。

    沈一穷的反应比周嘉鱼还大,高兴的在屋子里上蹿下跳。

    周嘉鱼蔫嗒嗒的坐在沙发上,跟被晒焉了的白菜似得。

    沈一穷见他这样,问:“你为什么不高兴?”

    周嘉鱼说:“林先生的派出去的徒弟输太惨会怎么样?”

    沈一穷说:“哈哈哈哈别逗了,先生的徒弟怎么会输——”林逐水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收徒,距离今年已经参加过三次比赛,哪次徒弟输过。他说完之后看见周嘉鱼一副我是死鱼,你别和我说话的表情,笑容也渐渐僵在了脸上,“对哦,你这么弱……”

    周嘉鱼:“……”哥,你才发现我弱啊?

    沈一穷摸摸鼻子:“没事,反正你也不算先生的正式徒弟,门外汉输了就输了——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周嘉鱼:“???”不然呢?

    沈一穷冲过来,抓住周嘉鱼的肩膀摇啊摇:“周嘉鱼,你他妈的要是敢输了,先生不对你做什么我都要把你切片吃肉!!”

    周嘉鱼:“……”

    沈一穷:“我那么想去啊!再怎么样!我也比你强吧!”

    周嘉鱼说:“你别摇了,再摇我真的要吐了。”

    沈一穷冷笑:“吐了也给我咽回去。”

    周嘉鱼幽幽道:“我待会还要做饭,你不怕我吐锅里?”

    沈一穷的动作停了。

    周嘉鱼默默起身,默默去了厨房,那背影格外的沧桑。

    沈一穷的内心深处,居然对他生出了一点点的同情。

    吃过最后一顿饭,该来的还是来了。

    三人去了机场,坐上了去y城的飞机。

    云南位于边境,因为远离中原,反而格外神秘。就算是周嘉鱼这个什么都不清楚的门外汉,也听说过云南神秘的蛊虫。

    这次比赛的地点就在云南当地,具体比什么怎么比,周嘉鱼都一概不知。虽然他内心十分忐忑,但看林逐水和沈一穷两人,也似乎一点都不紧张。沈一穷不紧张大概是因为那比筷子还粗的神经,林逐水不紧张……或许是因为他已经准备好输了这场比赛?

    周嘉鱼没忍住,在飞机张很隐晦的问了句如果比赛输了会如何。

    林逐水却是笑了起来,温声道:“输了,你就只能被我们托运回去了。”

    周嘉鱼:“……”

    祭八说:“啊,林逐水就算是威胁人的模样,也好好看啊。”

    周嘉鱼说:“祭八,你别忘了你现在在谁的脑子里说话,我出事儿了,你也是被一起托运的那个。”

    祭八:“……对哦。”

    一时间一人一鸟都有点消沉,最后还是祭八打起精神,说我会努力帮你的,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

    周嘉鱼没吭声。

    七月份云南,天气非常凉爽,最高温只有二十八,完全算得上气候宜人。唯一美中不足便是常常下雨,他们到达时,机场便笼罩在一场细密的小雨之中。

    周嘉鱼下飞机后觉得有点冷,把之前准备好的外套穿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