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狗
    拍卖会上被这副十鬼夜宴图迷住的人不止周嘉鱼一个。屋中的寂静持续了片刻,随即爆发出惊呼。周嘉鱼被这声音吓了一跳,但见旁边坐着的沈一穷和林珏他们面容上都毫无惊讶之色,似乎对这情况早就预料到了。

    “这幅画名为十鬼夜宴图,出自林逐水林先生之手,有镇宅驱邪之效。”主持人笑道,“相信大家都清楚这幅画的价值,我就不多赘述了,底价一千万,各位客人请吧。”

    主持人话音刚落,整个拍卖会场就陷入了狂热的竞价,周嘉鱼第一次看见这种场合,都有点看呆了,这些人举着牌子好像钱只是个数字一样,一千万的价格蹭蹭蹭往上涨,几分钟就突破了一个亿。

    周嘉鱼小声道:“师伯,这画儿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啊?”

    林珏笑道:“奇特之处自然是有,但也没有奇特到这个地步,只是能坐在这儿的人大多出生豪门,这画的用途也不止是辟邪,反倒成了一种炫耀的资本。”

    周嘉鱼咂舌,觉得这真不是自己一个平民百姓能理解的。

    “脏东西其实都挺欺软怕硬。”林珏道,“只要是比它们厉害的,它们都怕,这十鬼夜宴图并不适合挂在家宅里,反而更适合挂在一些特殊的地方。”

    周嘉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经过一番厮杀,林逐水的画被人以一亿八千万的价格给拍下来了,能到达这个价位,拍下的人显然不止是想买幅画这么简单,更像是想搭上林逐水这条线。

    旁边还有人扼腕叹息,遗憾自己没能拿下这副特别的图。

    这幅画就是拍卖会的高.潮了,主持人面色潮红,兴奋的落下了手中的木槌,宣布了这幅画的最终价格。

    能看到这样激烈的价格厮杀,周嘉鱼觉得自己也不虚此行了。

    拍卖会散场后,林逐水和卖家见了面,当面交付了画卷。

    周嘉鱼看到买家是个年轻的漂亮女人,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从外貌上来看,两人有几分相似,似乎有血缘关系。

    “林先生。”女人自我介绍道,“我姓叶,叫叶蓁,久仰您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您的果真是气度非凡。”

    林逐水点点头,淡淡开口:“这画若要挂在家中,只能挂在客厅里,最好对准门口,切忌不能放在卧室。”

    叶蓁道点点头,犹豫片刻,还是将想说的话说出了口,她道:“林先生,实不相瞒,我家中出了点事儿,能否请您帮帮忙呢。”她似乎是觉得这样开口不太好,又补了一句,“若是您愿意出手,我们定有厚礼相赠。”

    果然,林珏说得不错,买画儿只是个委婉的迂回的法子,最后还是冲着林逐水本人来的。

    林逐水道:“你说来听听。”

    叶蓁简单的说了一下她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原来叶蓁很喜欢养狗,家中大大小小的狗养了十几只,而且全是名贵犬种。她家有个老仆,是专门喂养这些狗的,这老仆喂狗几十年,已经算是很懂狗了,可就在前些时候,他却突然被狗袭击,直接没了命。

    周嘉鱼一听,觉得这得找动物学家啊,关林逐水什么事儿。

    叶蓁轻叹:“我开始也以为是狗出了问题,但是后来没过几天,我发现了一件怪事……”

    林逐水道:“什么怪事?”

    叶蓁的表情有点恐惧,她重重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颤声道:“我发现,我家里的养的那些狗,开始长黑色的毛发,起初我以为他们是皮毛变了颜色,结果没几天,那些狗的毛发越来越长,看起来就像一个个蹲在地上披头散发的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话一出,周嘉鱼脑海里滑过了什么画面,这画面闪的太快,他一时间没能抓住。

    “不光如此,他们的面容也开始变得像人。”叶蓁似乎觉得有些冷,用手重重的搓了搓手臂。

    “那你怎么办的?”沈一穷在旁边随口问道,他显然不信叶蓁会什么都不做。

    “我杀了两条狗。”叶蓁低声道,“但是杀完,我就后悔了……”

    沈一穷说:“为什么?”

    叶蓁苦笑:“因为杀完他们之后,我天天做噩梦,梦到自己也变成了一条狗……”

    林逐水听完了叶蓁的话,只反问了一句:“你的兴趣只是养狗?”

    叶蓁抿抿唇,表情看起来有些为难。

    林逐水道:“若是现在都打算瞒着,那我恐怕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了。”

    叶蓁长叹一声,表情里充满了纠结:“不愧是林先生,一眼就看出来了,不错,我的兴趣不光是养狗,我还喜欢斗犬。”

    斗犬?听到这个词,周嘉鱼惊了一下,没想到面前这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子会喜欢那种暴.力的东西。斗犬周嘉鱼大约了解一点皮毛,就是让两条狗互相搏杀,通常情况下场面都极其血腥。

    “那东西有什么意思。”沈一穷倒是比周嘉鱼直白了,“血糊糊的倒人胃口。”

    叶蓁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这群有钱人里,兴趣各有不同,有人喜欢钱,有人喜欢权,还有人爱玩女人,当然,其中也不乏沉迷血.腥暴.力的。

    “得去你的犬舍看看才知道。”林逐水说。

    叶蓁道:“我家的犬舍就在隔壁省,若是林先生方便,我明天就能安排人接送您过去。”

    林逐水点点头。

    叶蓁见到林逐水应下了这事儿,连连道谢,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那画卷走了。

    带她走后,林珏有些奇怪,问林逐水为什么要管这事儿,说这不像林逐水的性格啊。

    “有用。”林逐水就说了这么两个字,但也没有具体说什么有用。

    今天的生日宴就这么结束了,沈一穷给他们在旁边的酒店里定好了房间,打算开车把他们送过去。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周嘉鱼却突然注意到门口旁边一辆车边上站了两个人,正是林逐水的侄女儿和之前威胁他的那个男人。

    “师伯……”周嘉鱼叫了一声。

    林珏说:“嗯?怎么了?”

    周嘉鱼道:“那个姑娘是先生的侄女么?”

    林珏顺着周嘉鱼目光望去,也看到了路边的正在亲热的两人,她说:“好像是吧,没怎么见过。”她似乎觉得这样说不太好,补充道,“你家先生的侄女儿太多了,我也认不太过来。”

    周嘉鱼:“哦,那个……她身边的那人好像是个骗子。”他提起自己以前自己做的事儿,实在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和我好像是同行来着。”

    林珏闻言挑眉:“你的意思是那姑娘被骗了?”

    周嘉鱼点点头。

    “行。”林珏也是个厉害的,听完周嘉鱼的话居然直接从副驾驶室里下来了,朝着那男人和姑娘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林逐水的侄女儿显然也是认识林珏的,见到她忙喊了一声:“林姑姑。”

    林珏道:“你在这儿做什么呢?这么晚了还不回去?”

    侄女儿估计是个旁系的,和林家关系也算不得太密切,不然林珏也不会连她的名字都记不得了,她听到林珏的话受宠若惊:“我和我男朋友打算去逛逛夜市……”

    “这是你男朋友?”林珏瞟了眼还穿着西装的男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男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也对着林珏问好:“姑姑好。”

    “谁是你姑姑。”林珏扬了扬下巴,神情冷淡高傲,“你是什么东西?”

    她这话一出,侄女儿和男朋友都露出尴尬的表情,侄女儿似乎打算说什么,林珏直接指了指还坐在车里的林逐水,道:“你叔叔让我来和你说一声,这男人要不得,卧蚕落陷,鼻有三弯,薄唇小耳——”

    侄女儿听到这话脸色立马变了。

    “你看相都学到哪儿去了?”林珏说,“赶紧分了。”

    “好的姑姑。”侄女儿居然也没有反驳,直接点点头,对着旁边的男人道,“我们分手吧。”她的态度竟是如此的果决,让坐在车上的周嘉鱼都看傻了。

    林珏说完转身就走,那男人气得都要爆炸了,但他也知道林珏的地位,不敢随意对她出手,可余光却注意到了坐在车里正在透过车窗当吃瓜群众的周嘉鱼。

    “草.你.妈的!”本来辛辛苦苦花了大力气设好的局被这么破掉,男人也失了风度,直接冲到车面前,对着一车人嚷嚷:“周嘉鱼,你他妈的卖我,你自己不也是个骗子吗?骗的人比我还少了——”

    周嘉鱼坐在车里听着这话,却反驳不了,心里噎的难受,他正欲说什么,却见后面一辆车里下来了几个人,竟是沈朝三和沈暮四他们,沈朝三块头大,一下车那男人就怂了打算往后退。但沈朝三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几步上前就揪住了男人的衣领,瞪着眼睛道:“你他妈的说谁呢?”

    男人两脚发软,差点倒在地上,还在嘴硬:“周嘉鱼就是个骗子!”

    沈朝三懒得说话,直接一拳揍了上去,男人惨叫一声,右眼直接青了。

    沈一穷在车里打电话,说:“对对对,这有个骗子,估计涉案金额挺大的,麻烦您派人过直接抓了吧。”

    男人没想到沈一穷会直接报警,吓的浑身哆嗦,嘴里却死咬着周嘉鱼也是骗子,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些人听到这句话会直接为周嘉鱼出头,而不是对周嘉鱼产生怀疑。

    沈暮四冷笑,“他什么人,还用得着你来废话。”

    周嘉鱼看到这一幕感动极了,其实他一直挺担心自己骗子的身份,总感觉除了沈一穷之外,和林逐水的几个师兄都稍有隔阂,没想在这种时候他们愿意为自己出头。

    沈一穷还在嚷嚷:“揍他揍他,把他揍的他妈都不认识。”

    沈朝三听着就开始撸袖子,不过他也就是故意吓吓这男人而已,没有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的意思。

    周嘉鱼看着沈朝三粗壮的手臂,想到了自己刚来时被打的妈都都不认识的模样,心中一阵唏嘘……

    警察来的很快,把男人直接带走了。

    沈一穷还招呼了两句,说这人得好好调查一下,肯定犯了不少事儿。这男人临走之前,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的恶意全部变成了惊恐,似乎是在说你到底使出了什么手段,让林家人这么护着呢。

    周嘉鱼在心里悄悄的乐。

    男人走了,几人继续往酒店里去。

    周嘉鱼把他和男人在厕所里的对话说给了他们听,林珏听完之后直接让周嘉鱼以后遇到这事儿冲上去就给他一套素质十八连,出了什么事儿还有先生兜着呢。

    周嘉鱼敲了眼旁边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林逐水,重重的点了点头。

    拿到了各自的房卡后,林珏叫住了周嘉鱼,周嘉鱼本以为她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却见到凑过到自己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我们早就知道了你是谁了,不用担心那么多。”

    周嘉鱼听完后满目不可思议:“知道了?”

    林珏说:“嗯。”

    周嘉鱼说:“什么时候?”

    林珏说:“你觉得要是你的身份没被发现,逐水会把你留下来?”

    周嘉鱼:“……”挺有道理的。

    林珏叹道:“不要低估他们几个的智商,沈一穷虽然粗心大意,但在某些事情上反而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