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盒子和
    周嘉鱼第一次知道,照顾人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事。

    他乐呵呵的和林逐水说了会儿话,见到屋子角落里的瓷瓶碎片还没打扫,赶紧去厨房拿了扫帚,想要扫干净怕伤到林逐水。

    之前摔的时候太过慌乱,这会儿周嘉鱼却注意到他摔碎的似乎是个青花瓷瓶,从碎片可以看出这瓶子的成色非常漂亮,而且上面纹了走兽,看起来品质颇为不凡。周嘉鱼捡碎片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说话的语气都带着点颤音,“先、先生,我不小心摔了个瓷瓶,这东西贵吗?”

    林逐水坐在床边,语气风轻云淡,他说:“靠窗的那一个?没事,赝品而已,不值钱。”

    周嘉鱼却没信,他没把瓷片扔了,而是在离开的时候悄咪咪的提着回了屋。

    沈一穷他们都还在,看起来挺担心周嘉鱼的,见他回来,上前问道:“罐儿,你回来了?手里提着什么呢?”

    周嘉鱼小声的说:“我打碎了先生的一个瓷瓶。”

    他这话一出,屋子里的气氛直接凝滞了,林珏倒还好,其他四人的表情都有点抽,沈一穷说:“哪、哪一个?”

    周嘉鱼没吭声,把袋子里提着的瓷片倒在在桌子上。

    大家围过来,开始研究到底是哪个瓷瓶碎了,沈暮四是第一个认出来了,他只说了三个字:“元青花……”

    周嘉鱼眼前一阵眩晕,虽然他对收藏不甚了解,但也知道,青花瓷里面以元青花最为名贵。当年他还看见过新闻,说是有一个元青花的瓷罐拍出了几亿的价格。

    “景德镇的东西吧。”沈朝三平时都不爱说话,这会儿也开了口,“嗯……估计还是官家用的。”

    周嘉鱼腿软,慢慢的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这是真品吗?”

    其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问得挺多余的,以林逐水的性格,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一个赝品。

    “哈哈,应该是吧。”沈一穷笑的挺勉强。

    大家都没说话,最后还是林珏无奈道:“好了,罐儿,别那么担心,就算是真的又如何?难不成你家先生会让你赔一个?”

    周嘉鱼心想我倒是想赔,可是我赔得起嘛。

    林珏眼神一转,咯咯笑了:“要真的想赔也可以啊,这里不是也有个挺值钱的罐儿么?”

    周嘉鱼开始还没明显林珏的意思,等到其他三个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才反应过来,林珏说的是他。

    周嘉鱼:“……”他真的值不了这么多。

    “好啦,想那么多做什么,不要为不能挽回的事情感到遗憾。”林珏道,“罐儿,这段时间就由你来照顾逐水的生活吧,后续补上的阵法肯定没有第一个效果好,你体质特殊,在他身边待着应该会有缓解的效果。”

    周嘉鱼点头如捣蒜。

    最后是林珏把瓷片全部收起来,说可以拿给专人看看,说不定还能补救一下。

    周嘉鱼看着心疼,心想他要是知道这瓷瓶那么贵,就用其他方式放血算了。不过林珏倒是挺会安慰人的,让周嘉鱼别多想,毕竟先生的命肯定比瓷片要珍贵,如果耽误了救治的时间,林逐水就这么出了事,那就不是一个瓶子能解决的。

    周嘉鱼听着这话,受到谴责的良心稍微好受了一点点。

    于是之后的一段时间,周嘉鱼每天都会往林逐水的住所跑,这次不用小纸人送饭了,他都是亲自送进去。

    而周嘉鱼也发现其实林逐水在吃这方面居然有些孩子气,胡萝卜和木耳是肯定不吃的,葱也不太喜欢,蒜只吃炒熟的,香菜必须和牛肉一起做才会吃一点。

    周嘉鱼拿了个小本子,把这些东西全部记下来了。

    进林逐水家里次数多了,周嘉鱼发现在他没来之前,林逐水吃饭都是相当的敷衍。这楼里是有厨房的,只是却没有食材,冰箱里面空空荡荡,居然只有放了几个周嘉鱼不知道是啥东西的罐子。后来周嘉鱼实在是没忍住,委婉的问了林逐水平时都吃什么,林逐水说:“不能吃就不吃。”

    “为什么呢?”周嘉鱼实在是有些疑惑,如果说挑嘴的话,这未免也过了些。

    “食属火。”林逐水说,“吃了不舒服。”

    这个答案让周嘉鱼愣住了,他道:“师伯……”

    “她不知道。”好像知道周嘉鱼要问什么似得,林逐水声音淡淡的,“没必要让她知道。”

    周嘉鱼忽的心里有点难受,大约所有人都以为林逐水不吃东西只是因为不喜欢,殊不知是因为食物会让他感到痛苦,而若不是他体质特殊,做出来的饭菜也沾染了阴气,恐怕林逐水一辈子都不会感受到美食的美好了。

    “先生。”周嘉鱼心疼的厉害,又细细的问了林逐水喜欢的不喜欢的,然后计划着下一天的菜谱。

    能和林逐水在一起,周嘉鱼做啥都不觉得累,每天都美滋滋的,跟喝了蜜糖似得。

    小纸人也开始蹭蹭蹭的长大,一转眼就膝盖那么高,不过它还是热爱粘着周嘉鱼,有时候会偷偷的藏在周嘉鱼的衣兜里,周嘉鱼有时候没注意在衣兜里掏东西突然掏出个小纸人,还会被吓一跳。

    这天周嘉鱼照例去给林逐水做饭,到了林逐水住所后先打了个招呼,然后去了厨房,做好饭端着上楼的时候还没进屋子就听到了小纸那特殊的尖尖的声音,小纸在喊:“粑粑,粑粑,粑粑……”

    周嘉鱼没想到它又偷偷的跟着自己溜过来了,赶紧进了屋子,却看见小纸人趴在林逐水的肩头,哼哼唧唧的叫着。

    周嘉鱼惊恐道:“小纸!”

    小纸人听见周嘉鱼的声音,又顺着林逐水身边爬下来,屁颠屁颠的贴着周嘉鱼的腿开始转圈:“粑粑,粑粑。”

    “你怎么又跟来了。”周嘉鱼道,“先生……不好意思啊。”

    “没事。”林逐水坐在书桌面前,正在画符,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寻找措辞,最后居然说了句:“很可爱。”

    小纸咯咯的笑了起来,又爬到了周嘉鱼脑袋顶上兴奋的企图做窝,殊不知它现在已经几十厘米,周嘉鱼那点头发哪里够它搞的。

    周嘉鱼痛苦道:“做不成了,做不成了,爸爸头发太少……”

    小纸人似乎听懂了周嘉鱼的话,居然慢慢的伸脑袋朝着林逐水那边看过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为自己儿子胆大的程度感到震惊。

    不过林逐水的头发的确是比周嘉鱼长不少,大部分时候都用发绳束起来,现代男人留长头发都会显得有些奇怪,可这发型放在林逐水身上,却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美人,让人根本移不开眼。

    小纸人胆大包天,竟是看上了林逐水的头发,周嘉鱼赶紧揪着它让它放弃了这种想法。小纸人还委屈的哼唧了两声,周嘉鱼说:“乖啊,不闹。”

    林逐水说:“之前徐老给你的祖树枝干还在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周嘉鱼想起来有这么回事儿,点点头:“在呢。”

    “这纸人成年的时候能用上。”林逐水说,“纸也是风水这一行里很重要的载体,明天开始我教你如何役纸吧。”

    周嘉鱼想起了之前林逐水手中放出的纸做的千纸鹤,点头称好。他也想多学些东西,免得以后遇到什么事了都得靠林逐水。

    夏天真是美好的季节啊,西瓜,冰棍儿,凉凉的汽水儿。

    傍晚凉快的时候还能搬个椅子一起去门口坐着唠嗑,讲讲鬼故事降降温什么的,美中不足就是天气太热的时候小黄就不让撸了,一碰就炸毛。

    那天傍晚,沈一穷和周嘉鱼摊在门口的椅子上,聊着天,旁边放着冰镇好的西瓜还有卤味,沈一穷穿了个白色的短袖,完美的和夜色融为一体,他摸着自己的手臂,嘟囔道:“罐儿,我怎么感觉自己又黑了。”

    周嘉鱼在打瞌睡,迷迷糊糊的回了句:“你不能再黑了,再黑我就看不见你了……”

    沈一穷:“……”

    “你做什么!”周嘉鱼被沈一穷突然凑近的大脸吓了一跳,他就看见两个白眼珠子飘在自己面前,一闪一闪的。

    “我要去找师伯要防晒霜。”沈一穷说,“再这样下去,我就找不到老婆了。”

    周嘉鱼:“……”他对沈一穷的思维跨度感到佩服。

    沈一穷也是个行动派,第二天就去找林珏问了防晒霜的牌子,甚至还借周嘉鱼的电脑上网看了攻略,研究了一下哪个牌子的防晒霜最好用,最后定下了XX品牌在网购网站上下了单。

    “应该明天就能到。”沈一穷说,“我觉得我能抢救一下。”他表情有点纠结,“下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了,我作为一个成年人,不能黑成这样。”

    一屋子的人都在默默的吃饭没回他的话,也不知道是觉得沈一穷不用抢救可以直接拖去埋了,还是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

    第二天,沈一穷的包裹如期到达。

    他高高兴兴的去门口拿乐快递,又高高兴兴的蹦跶回来,在客厅里宣布要开箱。

    屋子里其他几人都在自己做自己的事儿,没去理这个因为肤□□绪波动巨大的小师弟。

    周嘉鱼也在厨房里做饭,他刚打了个蛋,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叫声出自沈一穷之口,尖锐又凄厉好像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周嘉鱼被吓的手一抖,原本手里拿着的碗直接摔到了地上碎成了两半。

    “卧槽,卧槽,这是什么东西!!!”沈一穷原本是坐在沙发上的,这会儿连滚带爬的从沙发上滚了下来,跑出去好远才停下,“这什么东西?”

    众人闻声围了过来,周嘉鱼也放下手上的东西,去了客厅。他一进客厅就看到沈一穷的快递箱子倒在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撒了出来,而沈一穷则站在旁边的地上,满目惊恐的看着那个纸箱。

    “什么?”周嘉鱼朝着纸箱走去,很快便看清了箱子里撒在地上的东西。

    那些东西一片片的撒在地上,密密麻麻的,乍一看不知道是什么,但仔细看去,周嘉鱼的头皮直接炸了:“指甲?”

    “就是指甲!”沈一穷在旁边道,“我他妈的还看见指甲根上的血了!”

    这真的是一大片指甲,每一片似乎都是硬生生的拔下来的,指甲根上甚至还站着凝固的血液。从指甲的形状上来看,估计有男有女,因为周嘉鱼看见有几片指甲上面,还涂了艳丽的甲油。

    其他几人也围了过来,看见这一地的指甲盖,表情都不太妙。

    “怎么会是指甲?沈一穷你买什么东西了?”沈暮四发问。

    沈一穷哭都哭不出来:“我就买了点防晒霜啊,这指甲还能防晒的?”

    众人无言。

    “你确定这是你的包裹,没拿错?”沈暮四又问。

    沈一穷说:“今天就只有一个包裹到啊,我看见我的物流说已经到这儿了……”结果他刚说完,手机就响起来,他接了电话后,道:“啊?我的包裹到了?门卫那儿的?好,我过去拿……”

    其他人四人表情都挺复杂的,沈一穷干笑两声:“好、好像真拿错了。”

    不过虽然拿错了,这一箱子指甲显然并不寻常,沈暮四叹了口气,去旁边拿了扫帚表情冷静的把指甲盖全部扫进箱子里,把客厅整理了一下。

    “我们一般不收包裹的。”沈暮四一边整理一边和周嘉鱼解释,“除非是自己网上买的东西,也得掐着物流去拿。”

    “因为有人往这里寄包裹?”周嘉鱼领会到了沈暮四话中隐藏的含义。

    “对。”沈暮四说,“先生身份特殊,喜欢的先生的,不喜欢先生的,都很多,所以包裹里的东西通常都千奇百怪。”他收拾好了之后,把箱子随手往桌子上一放,“有的包裹里面甚至还放了寿衣,这种东西虽然拿了也没什么,不过到底心里会觉得不舒服。”

    周嘉鱼看着箱子,道:“这些人给先生寄这个是什么意思?”

    “那就不知道了。”沈暮四说,“不过我听过之前有人想请先生出山帮忙,被先生拒绝了,之后便怀恨在心一直往这边送包裹,当然,我们都没开,全给他退了回去。”

    看来今天要不是阴差阳错的沈一穷也要领个包裹,估计这包裹也会被人送回去。可有些事情当真就是这么巧,谁都想不到。

    “这包裹怎么办呢?”这么多指甲,总是给人一种不好的联想,周嘉鱼问道。

    “先让师伯看看吧,指甲不一定属于活人,也可能是死人身上拔下来的。”沈暮四果真不愧是大师兄,看见这些东西从头到尾都平静得很,“确定没问题,扔垃圾堆里就行了。”

    周嘉鱼点点头。

    林珏下午来这儿的时候也知道了指甲的事,不过她对这包裹兴趣好像不大,还先问了问沈一穷防晒霜到了没。

    沈一穷点头说到了到了,但是抹在身上总觉得有股子涂改液的气味。

    林珏笑着:“那也总比晒黑了好吧。”她随意在沙发上坐下,拉过放在桌角的纸箱,看到了里面小半箱指甲,“就是这个?”

    “嗯。”沈暮四点头。

    林珏蹙起眉头,伸手捏起了一片。

    “那是什么?”沈一穷问。

    林珏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说道:“嗯……应该是人的指甲。”

    “哇,那是死人还是活人?”沈一穷也缓过劲了,把脑袋支过来瞅着了眼箱子里面的东西。

    “都有?”林珏扫了一眼箱子,“啧,麻烦。”

    沈一穷已经后悔买防晒霜了,他要是不买防晒霜也不会去拿包裹,不去拿包裹更不会拿错,不拿错就不会……

    “行了行了。”林珏对着沈一穷摆摆手,“你这肤色真得用点防晒霜,不然我都害怕你哪天晚上突然就不见了。”

    沈一穷:“……”过分了啊。

    林珏记下了包裹上的单号,说让林珀查查这纸箱的来历,还让他们最近都别去拿包裹,谁他娘的知道那些包裹里都放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大家也没太放在心上。

    周嘉鱼还把沈一穷买防晒霜的事情告诉了林逐水,林逐水听完之后,嘴里居然说了句:“有那么黑?”

    周嘉鱼这才想起林逐水看不见东西,他笑道:“黑仔真的是特别黑。”

    林逐水说:“嗯……”他似乎正在想象沈一穷到底有多黑。

    周嘉鱼见状情不自禁的又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只要是和林逐水在一起,心情就会特别的好,无论说点什么都会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因为经常来林逐水的住所,周嘉鱼也逐渐对这宅子熟悉起来。这宅子虽然大,但却并不会让人感到害怕,反而有种静谧的气息。唯一美中不足,就是一楼走廊的旁边挂着几幅猛兽图,每次周嘉鱼从那儿过的时候,总感觉身后凉飕飕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些猛兽里有老虎,有巨鹰,还有蛟龙和螣蛇,他从那段路走过,都是一路小跑,直到上了楼梯才感觉好一点。

    本来周嘉鱼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结果某天他怀里抱着小纸人,颠颠的从那儿跑过的时候,突然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整个人都摔倒在了地上。接着自己的后背好像被什么东西踩了一脚,小纸人发出一声尖叫,跳起来就冲到了周嘉鱼的后背,似乎打算保护周嘉鱼。

    然而当周嘉鱼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却发现小纸人不见了,自己的身后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小纸?小纸?”周嘉鱼慌了,呼唤着小纸人的名字,四处寻找着,但小纸却不见了踪影,周嘉鱼直接冲到了楼顶上,对着书房里正在练符的林逐水颤声道:“先生,先生,小纸不见了!”

    听见周嘉鱼的话,林逐水马上停下了笔,他道:“不见了?”

    周嘉鱼说:“对、对,就在楼下,我刚才不小心在一楼被绊倒了,然后小纸就不见了……”小纸天天粑粑、粑粑的叫,他也把这小东西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此时见到它不见了,自然是心急如焚。

    林逐水听完周嘉鱼的描述,却是露出了然之色,他叹了口气:“真不听话。”

    周嘉鱼还以为林逐水在说自己,哭丧着道:“先生,我听话,我听话,您帮我找回小纸,您说什么我都听的。”

    林逐水表情微顿,却是缓步走到周嘉鱼面前,动作自然的拍了拍他的头:“嗯,乖。”

    两人到了一楼,周嘉鱼还没说自己在一楼哪里被绊倒的,就看见林逐水直接走向了走廊,然后伸手对着走廊两边挂着的画像轻轻敲了敲:“放出来。”

    周嘉鱼顺着林逐水指着的画像看去,发现那副风格古朴的水墨画里,不知何时多了点格格不入的东西。一只和小纸一模一样的小纸人正骑在画中的老虎身上,一副沉迷撸毛的表情。

    周嘉鱼:“……”他是出现幻觉了吗?

    “快点。”林逐水蹙眉。

    他语气变得有些严厉之后,周嘉鱼听到了一声虎啸,接着,走廊之中狂风大作,周嘉鱼被风吹得睁不开眼,待他再次睁眼时,被眼前的画面吓了一大跳。只见走廊上竟是出现了一只吊睛白额猛虎,这虎毛发皆是水墨一般的黑色,身上的花纹略淡,那双瞳孔正竖起来冷冷的瞪着周嘉鱼。

    周嘉鱼条件反射的想要后退,却见林逐水一巴掌直接拍到了那老虎头上:“还来?”

    老虎的表情瞬间就委屈了,似乎在说我也是只老虎啊,你要我怎么样嘛。

    林逐水说:“不准吓他。”

    水墨颜色的老虎委委屈屈的的哼唧了两声,瞳孔也放大了,慢慢的趴下把脑袋放在前肢上,一副行行行,你厉害,你说了算的模样。

    小纸人从老虎后背上冒了出来,在它身上蹦蹦跳跳:“小脑夫,小脑夫。摸摸,摸摸。”也不知道它跟谁学的,看见毛茸茸的东西就想冲上去撸撸毛。

    周嘉鱼很没出息的眼馋了,他……也想摸摸。

    林逐水却已经猜到了周嘉鱼的想法,微微点头:“摸吧。”

    周嘉鱼道:“真的可以吗?”

    林逐水说:“嗯。”

    周嘉鱼撸起袖子就冲了上去。

    老虎:“……”它为什么要闲的蛋疼去吓唬人,这下好了吧。

    周嘉鱼摸着老虎的毛,眼睛里全是星星:“毛毛好硬啊,一点都不好摸。”

    老虎:“……”不好摸你住手啊!!

    “嘿嘿嘿嘿,不过还是挺好玩的。”周嘉鱼傻乐,“我摸到老虎屁股了。”

    林逐水:“……”他薄唇轻启,“行了,你回去吧。”

    老虎如临大赦,周嘉鱼恋恋不舍,他大概不知道,如果自己不说刚才那句话,还能幸福的多摸一会儿。

    作者有话要说:周嘉鱼:喜欢摸老虎……

    林逐水:不准摸了。

    周嘉鱼:为啥QAQ

    林逐水:只准摸我。

    周嘉鱼脸红了。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昊昊hal 的浅水炸.弹x1,谢谢大家的厚爱=3=

    感谢 偃月刀 的手.榴.弹x1,火.箭.炮x1

    感谢 saber 的手.榴.弹x1,地.雷x6

    感谢 鬼鱼 的手.榴.弹x2

    感谢 咸鱼胖次 的火.箭.炮x1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手.榴.弹x1,地.雷x2

    感谢 乳糖 的手.榴.弹x1,地.雷x2

    感谢 蓝鲸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saici 的手.榴.弹x1

    感谢 九丫 的手.榴.弹x1

    感谢 十二 的地.雷x5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 的手.榴.弹x1

    感谢 四月十日 的手.榴.弹x1感谢 三禾九汐 的手.榴.弹x1

    感谢 忘羡 的手.榴.弹x1感谢 寒酒白江 的手.榴.弹x1

    感谢 悟之 的手.榴.弹x1感谢 打火机 的地.雷x3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感谢 kk 的地.雷x2

    感谢 糖醋鱼 的地.雷x2感谢 南秋荷 的地.雷x2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2感谢 钦倾 的地.雷x2

    感谢 肚叽枕 的地.雷x2感谢 小柠檬 的地.雷x2

    感谢 桑梓 的地.雷x2感谢 塵塵 的地.雷x2

    感谢 路人丙 的地.雷x2感谢 veralv 的地.雷x2感谢 淅淅晓丑 的地.雷x2

    感谢 你好小叽叽 的地.雷x2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2感谢 喵喵花霸王 的地.雷x2

    感谢 粥粥 的地.雷x2感谢 之之 的地.雷x1

    感谢 青柠檬 的地.雷x1感谢 横躺的猪腰子 的地.雷x1

    感谢 上川遥 的地.雷x1感谢 KK琪 的地.雷x1

    感谢 讨宠 的地.雷x1感谢 弗右君 的地.雷x1

    感谢 教主万岁万万岁 的地.雷x1感谢 湮吱吱 的地.雷x1感谢 撩妹小能手! 的地.雷x1感谢 飞翔的大大大西瓜 的地.雷x1

    感谢 小badbad 的地.雷x1感谢 Cat 的地.雷x1感谢 下一刻的微笑 的地.雷x1

    感谢 我zhui可爱 的地.雷x1感谢 叶叶梧桐深 的地.雷x1

    感谢 风瑾若蓝 的地.雷x1感谢 长安 的地.雷x1

    感谢 妳。 的地.雷x1感谢 山核桃榴莲班戟 的地.雷x1

    感谢 打麵涼 的地.雷x1感谢 二黑 的地.雷x1感谢 尘柒qi 的地.雷x1感谢 倦倚、东风 ° 的地.雷x1

    感谢 沐白若 的地.雷x1感谢 仲冬 的地.雷x1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感谢 绯晓 的地.雷x1感谢 黄粱 的地.雷x1感谢 酥酥 的地.雷x1

    感谢 Andintuition 的地.雷x1感谢 大雨雨 的地.雷x1感谢 春风草木香 的地.雷x1

    感谢 鬼点情 的地.雷x1感谢 团豆豆 的地.雷x1

    感谢 阿卡婷 的地.雷x1感谢 让让让让子 的地.雷x1感谢 娇弱的大蘑菇 的地.雷x1

    感谢 caicai417 的地.雷x1感谢 三治治 的地.雷x1

    感谢 一把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逝羽 的地.雷x1感谢 沅辜城 的地.雷x1

    感谢 蓝汪叽的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橘生 的地.雷x1

    感谢 まっちゃん 的地.雷x1感谢 寒禄云雨 的地.雷x1感谢 覱 的地.雷x1

    感谢 233333 的地.雷x1感谢 岚蚀 的地.雷x1感谢 鱼 的地.雷x1感谢 阿颜 的地.雷x1感谢 言若言言阎 的地.雷x1

    感谢 芽玖 的地.雷x1感谢 天天 的地.雷x1

    感谢 清影 的地.雷x1感谢 白桃乌龙 的地.雷x1感谢 21361570 的地.雷x1

    感谢 褚默 的地.雷x1感谢 念夏 的地.雷x1感谢 嗯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感谢 21593684 的地.雷x1

    感谢 归于言 的地.雷x1感谢 桃沢森烨 的地.雷x1

    感谢 伏小妖 的地.雷x1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

    感谢 七喜减一 的地.雷x1感谢 zizi 的地.雷x1

    感谢 黑白兔子君 的地.雷x1感谢 24846603 的地.雷x1

    感谢 地球君是欧洲御主 的地.雷x1感谢 傅于飞 的地.雷x1感谢 翎歌歌 的地.雷x1感谢 稚觉 的地.雷x1

    感谢 就是辣么可爱 的地.雷x1感谢 问道说惊蛰 的地.雷x1感谢 帅C 的地.雷x1

    感谢 25113583 的地.雷x1感谢 墙角的喵星人 的地.雷x1感谢 总攻大人 的地.雷x1

    感谢 二十一土 的地.雷x1感谢 zuozuo 的地.雷x1

    感谢 momomo 的地.雷x1感谢 帝空绯寒 的地.雷x1感谢 墨墨是呆瓜w 的地.雷x1

    感谢 WIFI 的地.雷x1感谢 Fonexy 的地.雷x1感谢 白毛嬷嬷 的地.雷x1

    感谢 九曲 的地.雷x1感谢 阿萨斯 的地.雷x1

    感谢 芥末豌豆 的地.雷x1感谢 阿阿阿阿橇啊 的地.雷x1

    感谢 工木澤良 的地.雷x1感谢 崔中石 的地.雷x1

    感谢 明石 的地.雷x1感谢 穿裙子的小香蕉 的地.雷x1感谢 木越 的地.雷x1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爱吃面包的羊驼 的地.雷x1

    感谢 温酒醉花 的地.雷x1感谢 何橙 的地.雷x1

    感谢 √゛瞎子·ベ 的地.雷x1感谢 杳河河河 的地.雷x1

    感谢 萌狐玲 的地.雷x1感谢 奥利玖 的地.雷x1

    感谢 腐女小雨 的地.雷x1感谢 我好穷哦 的地.雷x1感谢 25244915 的地.雷x1感谢 允或 的地.雷x1

    感谢 苏远笙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乱码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酒壶壶壶壶壶 的地.雷x1感谢 凝寒 的地.雷x1感谢 枞鹤 的地.雷x1

    感谢 原乐乐诶 的地.雷x1感谢 一个一 的地.雷x1

    感谢 二苟 的地.雷x1感谢 取名废 的地.雷x1感谢 椅叶 的地.雷x1

    感谢 你说忘羡在哪儿啪 的地.雷x1感谢 點點。 的地.雷x1

    感谢 20293401 的地.雷x1感谢 君君 的地.雷x1

    感谢 独舞 的地.雷x1感谢 22302538 的地.雷x1

    感谢 蕖清 的地.雷x1感谢 沉迷仙女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良辰媚景May 的地.雷x1感谢 奈何花落 的地.雷x1感谢 ( ;ω;`) 的地.雷x1

    感谢 Tassel 的地.雷x1感谢 末希 的地.雷x1

    感谢 我就不说? 的地.雷x1感谢 专注治愈三十年 的地.雷x1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感谢 肘枭菌 的地.雷x1感谢 七元 的地.雷x1感谢 24778412 的地.雷x1

    感谢 松子落 的地.雷x1感谢 早坂夏海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小清 的地.雷x1

    感谢 22139960 的地.雷x1感谢 粽哥哥QY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谒玄 的地.雷x1感谢 吃鸡腿么 的地.雷x1感谢 高贵冷艳无名氏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