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幻觉
    小米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她依旧提着那把长刀, 整个人都看起来狰狞极了。

    只是周嘉鱼却注意到,她脑袋上原本盘旋着的几个黑影,此时却已不见了踪影, 不知道是消失了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杀了你,杀了你!!”虽然看见了林逐水, 但小米显然并没有将他看在眼里, 见到周嘉鱼站在原地不逃,举着刀就朝着两人冲了过来。

    虽然周嘉鱼对林逐水信心满满,可看到这一幕还是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他道:“先生,她力气特别大。”

    “恩。”林逐水语气淡淡, 随手一挥,面前便筑起了一道火焰构成的墙壁。因为惯性,小米来不及停住脚步, 一头扎进了那火焰之中。

    “啊啊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那火焰沾身便着, 包裹着小米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但很奇怪的是,小米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火焰灼烧的似乎并不是她的肉体,而是她的灵魂。

    “啊啊啊啊——”小米的叫声起初凄厉, 随后渐渐变得微弱, 最后彻底沉寂下来,在地上翻滚着的身体也逐渐不动了。

    周嘉鱼正想问她死了吗, 结果居然看到小米的身体像是被抽干了水分似得,开始快速的萎缩不过片刻之间就变成了一具枯骨。

    “这……”周嘉鱼吓了一跳。

    “她应该早就死了。”林逐水道,“先下楼去吧。”

    周嘉鱼说好。

    这次林逐水带着周嘉鱼坐的电梯,直接从二十层降到了三楼。

    徐鉴还在会议室里等他们,沈一穷也在里面,他的身边坐着四个瑟瑟发抖的人,就是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的那四个。看来是趁着这会儿功夫,沈一穷已经将剩下的人找到了。

    见到进门的周嘉鱼和林逐水,沈一穷面露喜色:“你们回来啦”

    林逐水点点头,随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他将布袋随手扔在了桌子上,说:“都在这儿。”

    徐鉴拿起袋子,打开后从布袋中抖出了几十块拇指大小的小木牌,周嘉鱼站得近,清楚的看到木牌上写着人的名字。

    徐鉴数了数:“没错,是六十九个。”

    林逐水说:“烧了?”

    徐鉴道:“好。”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话语落下,木牌上燃起了火焰,周嘉鱼清楚的听到,木牌在燃烧的时候,里面似乎隐约发出了小声的惨叫,好似燃烧的不是木牌而是被束缚住的灵魂。

    “那个小米一开始玩游戏也没出事儿。”徐鉴看着燃烧的木牌,轻声叹息,“后来可能是出了意外,被脏东西盯上了。”

    周嘉鱼道:“她和那东西签订了契约?”

    “对。”徐鉴说,“估计是那脏东西要求她继续玩游戏,可玩的过程中一旦失败,就需要付出祭品的生命作为代价,所以小米就找了两帮人,一帮人给她打掩护,一起出现在直播间,另一帮人则在暗处被献祭了出去。”

    “那这些人是……?”周嘉鱼看了这屋子的魂魄,木牌被烧焦之后都开始变淡,看起来似乎是要消失了。

    “这些人,也被那小米骗着签了契约。”徐鉴说,“不过总比丢了命好,烧掉契约木牌应该就没事了。”

    周嘉鱼说:“也对。”

    林逐水道:“我们走吧。”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直接烧掉。符纸的灰烬在空中飞舞,形成了一个门的形状,门中全是雾气,看不到尽头。林逐水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先走。

    那几个因为玩游戏被一起牵连进来的人先进了门里,不得不说,几人的表情都有点恍惚,看表情个个都一副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模样。

    周嘉鱼跨进门里,眼前黑了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身体有一种从水里面浮起来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托着,不断的上升,最后终于浮出了水面……

    “咳咳咳……”清醒过来的周嘉鱼咳嗽着,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地上,旁边还躺了几个一起玩游戏的人。

    这些人也刚刚醒来,反应和周嘉鱼差不多,都在不停的咳嗽。

    “呜呜呜,我再也不要玩这种游戏了。”屋子里的人缓过来之后,一种悲伤的情绪蔓延开来,有姑娘擦着眼泪,委屈的说自己以后要相信科学,再也不迷信,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旁边的男孩子深有所感,大家都心有余悸。

    沈一穷醒的比周嘉鱼晚一点,他睁开眼睛,看见周嘉鱼,咳嗽几声后叫着周嘉鱼:“罐儿。”

    周嘉鱼说:“你醒啦,黑仔。”

    沈一穷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说怎么没看见小米。

    周嘉鱼说:“好像是没看见……”

    他们正想着这事儿,门嘎吱一声开了,因为之前的后遗症,众人的头皮很明显的紧了一下,好在进来的人是林逐水而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走吧。”林逐水睡说,“都躺在地上做什么?”

    于是屋子里六个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哭哭啼啼的往外走,路过楼下的时候,酒店前台还对着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联想。

    出去后,周嘉鱼帮四人打了车,将他们送走之后才去和林珏徐入妄他们汇合。

    到了汇合的地方,徐入妄告诉他们刚才医院来了电话,说徐鉴已经醒了,又问他们事情进行的是否顺利。

    周嘉鱼把他们玩游戏的事情给徐鉴说了,还说小米变成秃子之后提着刀追了他们几层楼。

    沈一穷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神色恹恹道:“是不是战斗力都和头发多少成反比啊?”

    徐入妄说:“……我现在头发长出来了,你打击不了我。”

    沈一穷遗憾的叹气。

    “幕后主使呢?”林珏道,“让他跑了?”

    林逐水淡淡的嗯了声,“留倒是能留下,只是若是要留他,屋子里那六十多个年轻人的命就救不了了。”

    林珏闻言皱了皱眉,轻叹一声:“罢了,万事不能两全。”

    林逐水道:“等过段时间,再把这件事收一下尾。”

    收尾的意思大概是林逐水打算把那些人都一锅端了,只是不知道他要怎么找到他们,不过既然是林逐水,若是铁了心要动手,肯定有自己的法子。

    几人离开酒店后,直接去了医院,想看看徐鉴的情况。

    到了病房后,周嘉鱼看见徐鉴的确是已经醒了,坐在病床上休息,旁边坐了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徐氏族人。

    “师父。”徐入妄挺激动的,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您没事了吧?”

    徐鉴点点头,他的脸色显出一种重病之后的苍白,显然魂魄离体这种事儿无论谁遇上了都得大病一场:“嗯,没事。”

    徐入妄松了口气。

    “林先生,这次谢谢你了。”明明在魂魄的世界里,徐鉴还和林逐水表现的听熟络的,结果这一出来,又傲娇上了,“我们徐氏欠你了大人请。”他说这话的时候下巴还微微仰着,一副哼我又没叫你来救我,你既然救了我,我就勉强回报你一下的表情。

    徐入妄看的哭笑不得:“师父,林先生这次费了大力气,我之前替您做了主张,和林先生承诺若是救下了您,我们徐氏就应下他三个条件。”

    周嘉鱼本来还以为徐鉴会故意表现自己有点生气什么的,却没想到他叹了口气后,对着林逐水做了个抱拳的手势,都道大恩不言谢,谢谢这种字眼,说出来反而廉价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林先生有些事情想单独聊聊。”徐鉴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闻言都准备往外走,林珏出门之前还有点担心,补了句:“逐水,说话注意点啊,人毕竟是病人,真气出事儿了你岂不是白忙活了。”

    林逐水不咸不淡的嗯了声。

    徐鉴还说:“我会被他气出事儿?呵呵,别开玩笑了。”

    林逐水也没吭声,结果周嘉鱼他们刚出病房,还没走远,就听到病房里传出来一阵徐鉴的咆哮:“林逐水你他娘的说什么?你说谁不如你了?我告诉你——”

    后面的话周嘉鱼没听见,因为徐入妄扯着他们赶紧走了。

    四人站在医院外面,想着事情被处理掉了,都松了口气。

    周嘉鱼找徐入妄要了根烟,含在嘴里点燃:“我们现在去哪儿呢?”

    徐入妄提议说:“不然咱们去吃夜宵?”

    “不了不了不了。”沈一穷疯狂摇头,“罐儿这体质一吃夜宵准出事儿,百吃百灵。”

    “真的假的?”林珏有点不信玄,“有这么邪乎?”

    沈一穷举了几个例子,从吃菌子中毒到被强行碰瓷娶阴亲,吃夜宵导致的事故简直足以变成一部恐怖小说。

    结果他不说还好,一说林珏反而来了兴致,撸起袖子说:“你这么说我真的好想试试啊。”

    徐入妄说:“我也想看看能出什么事儿。”

    沈一穷说:“哇,你们有毒啊?这种也想试?”

    林珏说:“走走走,吃夜宵去,有火锅店吗?突然想吃火锅了。”

    徐入妄很配合的说他知道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味道不错,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还问要不要让林逐水和他们一起。

    “不说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在外面吃的东西。”林珏大手一挥,便定下了这件事。

    周嘉鱼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的机会,最后见他们都打算上车走人了,没忍住:“喂,你们不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吗?”

    “哦,你有什么想说的?”徐入妄问。

    周嘉鱼之前一直觉得沈一穷说他一吃夜宵准出事儿纯属玄学,没有科学依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真要去试了,心里居然有一点虚,说:“我觉得有点困了,能不去吗?”

    徐入妄看穿了周嘉鱼虚伪的灵魂:“那我们吃你在旁边打瞌睡好了。”

    沈一穷和林珏在旁边点头。

    周嘉鱼:“……”你们是人吗?是魔鬼吧。

    于是就这么不情不愿的,周嘉鱼被强行架上了车,蔫嗒嗒的坐在后面。

    林珏看着他这模样直乐,说:“哎,罐儿,你别这个表情嘛,妆还没卸呢,看起来太傻了。”

    她这么一说,周嘉鱼忽然想起了一茬:“等、等等,一穷,我们进那栋楼里被小米追杀的时候,我还是保持着现在的样子的?”

    沈一穷没有明白周嘉鱼问这个做什么,点了点头。

    周嘉鱼:“……”他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沈一穷见周嘉鱼这个表情,道:“怎么了?”

    周嘉鱼说:“没什么。”他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了,他和林逐水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对方,他却保持着弱智的模样,说实话,这个模样他自己看了都好笑,也亏得林逐水当时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

    浪漫是不存在的,周嘉鱼甚至都想象出了自己在林逐水眼里的模样——那是一个傻笑着的弱智,就差掏出丝巾给他擦擦口水。

    周嘉鱼心如死灰的瘫在后座上,也不想去管什么夜宵不夜宵的了。

    车里的剩下三人都莫名其妙的,感觉周嘉鱼这表情简直像是突然被放了气的塑胶娃娃,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一个丧字。

    “没事儿,可能是饿了。”沈一穷用母亲般怜爱的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