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楼顶
    小米显然被徐鉴的那一声秃子刺激的不轻, 提着手里的长刀便要往屋子里冲。

    徐鉴见此情形也并不慌乱, 他从桌子上跳下,将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了几个珠子模样的物件。

    “去!”徐鉴手一动,那几颗珠子便被他扔了出去。

    周嘉鱼本以为这些珠子是类似符纸之类的东西, 却没想到那珠子被扔出去之后居然没有落在地上, 反而像是被丝线牵着似的,在半空中划出了几道明亮的线条。

    小米也不知道那珠子是什么东西, 所以并未躲开, 谁知道当珠子围着她绕了几圈之后,她的身体非常明显的变得迟缓起来,就好像半空中真的有看不见的丝线将她困住了。

    “去死!!去死!!”小米整张脸都扭曲了, 配着她满脸的鲜血,看起来更是可怖, 她身后的几个黑影发出呜呜的声音, 好像也在着急。

    徐鉴听到小米的声音,又仔细观察了片刻,非常明显的愣了一下:“你是那个直播的女孩子?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看来他也是认识小米的, 但是小米的外貌大变, 一时间竟是没能认出来。也对,谁能想到当时那个模样可爱的小女主播,现在却变成了个提着刀到处砍人的社会秃子了呢。

    徐鉴小声的嘟囔了句什么。

    周嘉鱼站在他旁边倒是听得很清楚, 徐鉴说:原来秃头真的影响挺大啊。

    周嘉鱼:“……”徐大师, 都这时候了, 您关注的重点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小米如果这会儿眼神能杀人, 大概他们已经被砍死几百次了,当她的身体却被徐鉴禁锢在了入口处,再也不能上前一步,跟在她身后的黑影在她的头顶上盘旋,看起来也不打算进来。

    “唉,作孽啊。”徐鉴叹了口气。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松了口气,想着总算不用被小米到处撵着跑了。两人从角落里走出来,仔细看了一下会议室里的情况。

    粗略数了数,这会议室里至少有七八十个人,这些人均是神情呆滞,只会围着会议桌绕圈,乍看起来像是木偶似的。

    周嘉鱼在人群里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容,这几人他似乎在小米的直播间里见过,都曾经和小米一起玩灵异游戏。

    周嘉鱼道:“徐大师,这些人都是小米弄成这样的?”

    徐鉴摇摇头:“她哪里有这个能力,她自己也是个傀儡罢了,这小米身后肯定还有别的东西在操作,只是那东西还没有露面。”他说到这里,忽的想起什么,仔仔细细的看了周嘉鱼和沈一穷,“不对啊,你们两个不是魂魄状态,怎么到这儿来的?”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被徐鉴的话吓了一跳:“什么?我们不是魂魄状态?可是手机里照不出我们的样子啊。”

    徐鉴说:“看见这屋子里的这些魂魄了么?如果这会儿你们拿着镜子去找到他们的肉身,也拍不出他们的影像。”

    徐鉴的这话,倒是让周嘉鱼想起了什么:“怪不得他们要在进去之前拍照……这出来之后再拍,估计一个人都看不见了。”他道,“那徐大师,我们这种状态有什么问题吗?”

    徐鉴瞅了他一眼,道:“问题?问题很大啊,举个例子,把一个人分成十份,这屋子里的人是只进来了十分之一,而你们却是进来了十分之九。人若是少了一魄也是可以活下去的,只是身体会变虚弱……”

    周嘉鱼听懂了,哭笑不得道:“意思是必要时候这屋子里的人能断尾求生,我和沈一穷被捅一刀就交代在这儿了?”

    徐鉴非常实在的说:“是这样的。”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无话可说,之前祭八叫他掏手机的时候周嘉鱼还想着这魂魄离体这么高级啊,连手机都还在兜里,结果现在就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耳光。

    “那徐大师,现在咱们怎么办呢?”周嘉鱼说,“就这么等着?”

    徐鉴点点头:“等着吧,你师父既然来了,等他处理完了那边的事儿,应该就会来接你们回去。我一个人虽然只能护住这些魂魄,却断不开他们和那些东西签下的契约,所以才一直没有回去。”

    几人正在说话,却发现在门口一直没怎么动的小米,又开始扭动身体,这一次,她扭动的方向却是门外……

    周嘉鱼看着她的动作面露疑惑之色,心想着小米怎么不尝试进来了,却忽的想起了一件事:“徐大师,和我们一起进来的好像还有几个年轻人!”

    徐鉴道:“什么?”

    周嘉鱼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们逃跑的时候,直接跑散了,剩下的四个年轻人应该还在这栋楼里,却是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还有人?”徐鉴蹙眉,语气有些沉重,“不能让小米找到他们,这几人和你们的情况应该也是一样的,如果被小米伤到了,极有可能丢掉性命!”他犹豫片刻,“我现在抽不开身,只能由你们去将他们寻过来了。”他说着从兜里又掏了几枚之前用来困住的小米的珠子,“这珠子很特殊,是用人骨制成,可以短时间的控制住她的行动,不过数量稀少,一定要在危机的时候再用。”

    周嘉鱼和沈一穷一人接了两颗。

    徐鉴又同他们说了一下使用方法,他的表情里带着迟疑,似乎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让周嘉鱼和沈一穷出去找人。

    沈一穷看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大大咧咧道:“徐大师您别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那小米动作那么慢,肯定追不到我们,就算追上了,不也有珠子么。”

    徐鉴轻叹一声,再次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

    周嘉鱼和沈一穷也没敢多待,怕自己去晚了,小米已经找到了那几个人。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么大一栋楼想要找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在这时候祭八给周嘉鱼出了主意。

    “整栋楼里只有你们几个处于阴阳交替的状态。”祭八这么给的建议,“你阴气太重了不行,这事情得让沈一穷来,你们去厕所里找一块镜子,让沈一穷戳破手指,然后用他的鲜血在镜子上画出这个寻人的阵法。”

    周嘉鱼看了眼祭八给他显示出的阵法,觉得之前练习画符果然还是相当有用,画的多了,自己也有了经验,看到新的阵法居然能轻松的看出其该如何下笔。

    “好。”周嘉鱼点点头。

    沈一穷还在苦恼,便看见周嘉鱼深色凝重的进了厕所,片刻后厕所里传来了镜子碎裂的声音。

    沈一穷道:“罐儿,你干嘛呢?”

    周嘉鱼道:“给我一点你的血。”

    沈一穷表情茫然,被周嘉鱼拉着手指在镜子的碎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随后周嘉鱼便用自己的手沾着沈一穷的血液,在镜面上画出了一个小且精致的符阵。画符之类的事情,果然是挺耗费心力的,周嘉鱼画完之后胸膛不住起伏,脸色也白了下来。

    沈一穷依旧一头雾水,正欲发问,却见镜子之中,竟是泛起了淡色的光芒,然后画面一闪。镜中出现了两个女孩子蹲在厕所里瑟瑟发抖的图像。其中一个女孩还是之前帮他们给了小米一椅子的二号姑娘。

    “哇,罐儿你好厉害。”沈一穷瞪圆了眼睛感叹,“从哪里学来的这符阵?”

    周嘉鱼撒了个小谎:“先生给的,我们先看看她到底在哪儿。”

    镜子里的画面并不十分完整,但周嘉鱼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从厕所的窗户望出去,外面似乎有植物的枝叶。酒店外面靠近马路的方向,的确是种着高大的银杏树,能看到银杏树,就说明这两个姑娘躲的地方肯定不是在高层,而且位于靠近马路的那边。

    “我们分开找吧。”周嘉鱼和沈一穷商量,“根据这个高度估计是三到五层的样子,你搜这一层,我去楼上,如果没找到,我们再一起往上面搜。”

    沈一穷同意了。

    周嘉鱼一个人便往楼上去了。说实话,这要是以前,周嘉鱼一个人可能还真的会有点怕,但是他现在也算是见多识广,内心基本没啥波动,甚至还能抽个空和祭八讲讲黄色笑话。

    四楼的情况和十八楼有点像,大部分的门都半掩着,周嘉鱼很快就找到了靠近马路的那边住房,开始一间间的搜寻,嘴里轻声的呼唤着:“有人吗?”

    在搜到某一间的时候,周嘉鱼注意到那间房间的厕所门被锁着,他伸手敲了敲,道:“有人在里面么?我是之前那个……”他本来想说自己的名字的,但是又担心这姑娘不认识他,停顿了一下无奈道,“我是之前那个弱智。”

    “……真的?”厕所里传来的声音,让周嘉鱼松了口气。

    是那个二号姑娘的声音,她说:“你真的是那个弱智?”

    周嘉鱼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对啊,我就是那个弱智。

    隔了一会儿,门嘎吱一声开了,周嘉鱼看到一张怯生生的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她看到门外站的是周嘉鱼,明显也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快过来,和我去个安全的地方。”现在时间紧急,周嘉鱼也打算先把她送到徐鉴所在的位置,再去找剩下的两个。

    “好。”二号姑娘和另外一个女孩都乖乖的点着头。

    三人下了楼,直奔徐鉴所在的位置,徐鉴见到周嘉鱼回来的这么快,面露赞扬之色,道:“不愧是林逐水的徒弟,果然靠谱。”

    周嘉鱼被夸的挺不好意思,但内心深处又有些小高兴,觉得自己没丢先生的脸。他找到两个姑娘后,便打算去四楼看看沈一穷,然而当他到了四楼后,却在楼梯口处见到了溅射开的血迹。

    这血迹让周嘉鱼心中一紧,生出了些不妙的想法,他站在走廊上,大声的叫着沈一穷的名字,也顾不得这样会引来小米了。

    整层楼都回荡着周嘉鱼的声音,然而沈一穷却是始终没有给他回应。

    周嘉鱼仔细观察血迹之后,发现血迹是往上蔓延的,看起来像是有人受伤之后朝着上面移动。

    “沈一穷!!”周嘉鱼有些焦急,沿着血迹一直往上,让他非常担心的是,这些血迹不但没有变少,反而更多了,好似伤到了要害部位,血液无法止住一样。

    “一穷!”一口气爬到了十二楼,周嘉鱼累的直喘气,但他明显感觉到这一层楼的血迹是新鲜的,因为还湿润的浮在地面上,而楼下的则有一些干涸的痕迹。

    十二,十三,十四……一层又一层,在周嘉鱼已经快要挪不动脚步的时候,血迹终于不见了。而此时他却忽的想起了什么,如果这些血真的是沈一穷流的,那么他肯定死受了重伤,可受了重伤的他真的有力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爬二十层到达接近楼顶的位置?

    周嘉鱼心里生出些焦躁,手里握住了兜里的符纸和徐鉴给他的珠子。

    此时的他在二十一楼,这酒店一共就二十三层,再往上就是天台了。

    就在周嘉鱼有些犹豫继续往上爬还是老老实实下去的时候,他却听到楼下传来了尖锐的吱嘎声,这声音只有一个人会发——就是拖着刀的小米。

    周嘉鱼吸了口气,咬着牙继续往上爬。

    几分钟后,周嘉鱼到达了二十三楼,他看到楼顶上的门开着,隐约可以从缝隙里看见顶层之上种植着的漂亮绿色植被。

    这酒店的楼顶是个玻璃花园,此时又临近春日,绿草之中绽开着娇艳的花朵,倒是个楼里阴沉的气氛格格不入。

    周嘉鱼感觉不是很舒服:“祭八,我怎么觉得自己被骗了呢。”

    祭八道:“什么?”

    周嘉鱼说:“这血迹肯定不是沈一穷的,我觉得是有人故意要把握引到这儿来。”

    祭八说:“有道理,可是他引你来楼顶做什么?”

    周嘉鱼也想不出答案,他正在想着要不要干脆回去,便听到楼顶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两人对话的声音。

    周嘉鱼听到这声音便愣住了,因为其中一个声音,是属于林逐水的。

    林逐水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信你?”

    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周嘉鱼则很陌生,至少在他的记忆中,他从未听见过。

    “林逐水,你早就算到了,又何必自欺欺人。”这声音倒是挺好听,只可惜语气里却带着嘲讽的味道。

    “医者不自医,命者不自卦。”林逐水的语气很冷。

    “真的?”男人闻言笑了起来,“你当真没算过?”

    林逐水不语,他的沉默,似乎在表明另外一种答案。

    “我知道他很可爱。”男人压低了嗓子,语调之中带着蛊惑的味道,“若是我遇到了,我也忍不了的。一个在沙漠里要渴死的人,忽的遇到了水,换做我,我也不会放手的……”

    男人似乎还说了什么,只是声音压的太低,周嘉鱼却是听不清楚了。

    男人说完话后,林逐水冷冷的笑了一声。

    周嘉鱼实在是有些好奇,他慢慢的挪动身体,终于从门的缝隙里,看到了站在楼顶的两人。

    林逐水侧身对着门口,而在他的对面,则有两个人。

    一个是坐在轮椅上,浑身用斗篷裹起来的男人,另一个则站在男人的身后,扶着轮椅。这人戴着口罩,周嘉鱼总觉在哪里见过,仔细想了想,才恍然想起,这人不就是在学校里面,被林逐水杀掉的那个高个子男人么?虽然遮掩着相貌,但从气质和穿着上来看,两人非常的相似。

    这人不是已经死了?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周嘉鱼心中这么疑惑的想着,慢慢的移动身体,朝着门缝靠了过去,想要将里面的情形看得更清楚。

    但两人的对话却没有再继续,那男人最后说了一句:“既然如此,我便再给你一点考虑的时间吧。”便由身后的人推着他转过了身似乎打算离开了。

    林逐水冷冷道:“我让你走了?”

    他说出这话后,周嘉鱼清楚的看见,林逐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不是周嘉鱼第一次看见林逐水睁眼,只是上一次林逐水睁眼时光线实在是太过明亮,他什么都能没能看清楚。而这一次,他终于能看清林逐水的双眸……

    那是一双黑色的眼睛,纯粹的如同星海,深邃黝黑,仿佛能将人吸入其中。而在星海之中,却点缀着点点浅色的光点,好像真的有星河,被封印在了林逐水的眼睛里。

    男人似乎对睁开眼睛的林逐水非常的忌惮,眼神一下子沉了下来,屋顶上的气氛也开始变得紧张,一场大战好似一触即发。

    “林逐水。”男人说,“你这又是何必?”

    林逐水不语,周身的火焰却开始变色,由红到青,由青到紫。

    周嘉鱼知道这意味着那些火焰的温度在升高,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这么紧张的时候还走了个神,脑子里冒出的念头却是紫色的火焰温度得到五千到六千左右的样子。

    “你手上沾了这么多人命,就想这么走了?”林逐水冷漠道,“虽然我现在杀不掉你,但至少留下一具肉身吧。”

    男人似乎有些生气,张了张嘴,还欲说什么,林逐水周遭的火焰却好像有生命一般,直接朝着男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火焰过处,瞬息之间,面前的两个人加上身下的轮椅,都变成了灰烬。

    周嘉鱼紧张的连呼吸都忘记了,等到见到落在地上的灰烬时,才大口的喘息起来。

    林逐水却是微微偏过头,对着门口的方向道:“傻站着做什么,进来。”他的眼睛依旧睁着,且是在看着周嘉鱼所在的方向。

    在确认林逐水的确是在和他说话之后,周嘉鱼这才推门而入,乖乖的叫了声先生。

    “过来。”林逐水这么说。

    周嘉鱼闻言,走到林逐水的面前,他其实很想仔细看看林逐水的眼睛,但是又有些害怕自己某些情绪通过目光泄露出来,所以一直垂着头,没敢和林逐水对视。

    “害怕?”林逐水问了句,他的声音很轻,似乎真的在担心吓到像猫仔一样随时可能炸毛的周嘉鱼。

    “不,不是的。”周嘉鱼在心中努力的给自己鼓了鼓劲,深吸一口气后抬起了头,和林逐水的目光对上了。

    如此近距离的看见林逐水的眼睛,周嘉鱼的心中并无丝毫的害怕,心脏反而狂跳起来,最后甚至连自己都能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砰的声音。

    太不争气了……周嘉鱼对自己有点绝望,他真的有点害怕林逐水会发现他的异样。

    “红色的。”林逐水很慢又很轻的说了一句不明所以的话,“是很可爱。”

    周嘉鱼满头雾水,还没搞明白林逐水在说什么,便看见他眼睛再次闭上了。

    “走吧。”林逐水没有给周嘉鱼反应的机会,直接转过身,朝着出口的方向去了,“该回去了。”

    周嘉鱼有点茫然,等快要走到出口的时候,他才猛然醒悟林逐水话语里的意思——林逐水说的是他的耳朵尖,还、还夸他可爱。

    周嘉鱼:“……”他在意识到这件事时,脚下直接踉跄了几步,差点没摔倒。

    林逐水走在他前面,停下脚步:“怎么?”

    周嘉鱼稳住心神,强行找岔开话题:“先生,您的眼睛能看见呀?”

    林逐水微微摇头。

    周嘉鱼见状心中一紧,暗道自己太蠢了,居然说出怎么一句话。如果林逐水看不见,那他这话岂不是在往林逐水心口扎针么。

    谁知林逐水却说了句:“不过我有别的眼睛。”

    周嘉鱼说:“别的眼睛?”

    林逐水嗯了声。

    周嘉鱼道:“那您的意思是……”

    林逐水嘴角勾了勾:“我能不能看见,那得看我想不想看见。”

    周嘉鱼没料到这茬,眼睛都瞪圆了,瞬间想到了自己和沈一穷两人互相对口型的事儿,这要是林逐水能看见,岂不是……

    林逐水似乎知道周嘉鱼在想什么似得,慢慢道:“不要担心,那法子我也不常用,平时你们几个背着我做的坏事儿,我一件都不知道。”他说话时还刻意加重了不知道三个字的语气。

    周嘉鱼垂着脑袋没敢吭声,心里已经开始反省自己以前到底干过多少坏事儿。

    结果他还没想到明白,就又听到了小米拖刀的声音,之前若是听到这声音,周嘉鱼还要慌一下,但此时有林逐水在身旁,周嘉鱼觉得自己冷静简直像一只煮熟的鸡。小米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他还告了个状,“先生,这人提着刀一路追着我,差点把我砍了。”

    “好。”林逐水说,“帮你报仇。”

    周嘉鱼听到,站在旁边直傻乐,心想先生可真帅呀……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