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楼顶
    小米显然被徐鉴的那一声秃子刺激的不轻, 提着手里的长刀便要往屋子里冲。 

    徐鉴见此情形也并不慌乱, 他从桌子上跳下,将手伸进衣兜里掏出了几个珠子模样的物件。 

    “去!”徐鉴手一动,那几颗珠子便被他扔了出去。 

    周嘉鱼本以为这些珠子是类似符纸之类的东西, 却没想到那珠子被扔出去之后居然没有落在地上, 反而像是被丝线牵着似的,在半空中划出了几道明亮的线条。 

    小米也不知道那珠子是什么东西, 所以并未躲开, 谁知道当珠子围着她绕了几圈之后,她的身体非常明显的变得迟缓起来,就好像半空中真的有看不见的丝线将她困住了。 

    “去死!!去死!!”小米整张脸都扭曲了, 配着她满脸的鲜血,看起来更是可怖, 她身后的几个黑影发出呜呜的声音, 好像也在着急。 

    徐鉴听到小米的声音,又仔细观察了片刻,非常明显的愣了一下:“你是那个直播的女孩子?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看来他也是认识小米的, 但是小米的外貌大变, 一时间竟是没能认出来。也对,谁能想到当时那个模样可爱的小女主播,现在却变成了个提着刀到处砍人的社会秃子了呢。 

    徐鉴小声的嘟囔了句什么。 

    周嘉鱼站在他旁边倒是听得很清楚, 徐鉴说:原来秃头真的影响挺大啊。 

    周嘉鱼:“……”徐大师, 都这时候了, 您关注的重点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小米如果这会儿眼神能杀人, 大概他们已经被砍死几百次了,当她的身体却被徐鉴禁锢在了入口处,再也不能上前一步,跟在她身后的黑影在她的头顶上盘旋,看起来也不打算进来。 

    “唉,作孽啊。”徐鉴叹了口气。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松了口气,想着总算不用被小米到处撵着跑了。两人从角落里走出来,仔细看了一下会议室里的情况。 

    粗略数了数,这会议室里至少有七八十个人,这些人均是神情呆滞,只会围着会议桌绕圈,乍看起来像是木偶似的。 

    周嘉鱼在人群里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容,这几人他似乎在小米的直播间里见过,都曾经和小米一起玩灵异游戏。 

    周嘉鱼道:“徐大师,这些人都是小米弄成这样的?” 

    徐鉴摇摇头:“她哪里有这个能力,她自己也是个傀儡罢了,这小米身后肯定还有别的东西在操作,只是那东西还没有露面。”他说到这里,忽的想起什么,仔仔细细的看了周嘉鱼和沈一穷,“不对啊,你们两个不是魂魄状态,怎么到这儿来的?”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被徐鉴的话吓了一跳:“什么?我们不是魂魄状态?可是手机里照不出我们的样子啊。” 

    徐鉴说:“看见这屋子里的这些魂魄了么?如果这会儿你们拿着镜子去找到他们的肉身,也拍不出他们的影像。” 

    徐鉴的这话,倒是让周嘉鱼想起了什么:“怪不得他们要在进去之前拍照……这出来之后再拍,估计一个人都看不见了。”他道,“那徐大师,我们这种状态有什么问题吗?” 

    徐鉴瞅了他一眼,道:“问题?问题很大啊,举个例子,把一个人分成十份,这屋子里的人是只进来了十分之一,而你们却是进来了十分之九。人若是少了一魄也是可以活下去的,只是身体会变虚弱……” 

    周嘉鱼听懂了,哭笑不得道:“意思是必要时候这屋子里的人能断尾求生,我和沈一穷被捅一刀就交代在这儿了?” 

    徐鉴非常实在的说:“是这样的。”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无话可说,之前祭八叫他掏手机的时候周嘉鱼还想着这魂魄离体这么高级啊,连手机都还在兜里,结果现在就被现实狠狠的打了一耳光。 

    “那徐大师,现在咱们怎么办呢?”周嘉鱼说,“就这么等着?” 

    徐鉴点点头:“等着吧,你师父既然来了,等他处理完了那边的事儿,应该就会来接你们回去。我一个人虽然只能护住这些魂魄,却断不开他们和那些东西签下的契约,所以才一直没有回去。” 

    几人正在说话,却发现在门口一直没怎么动的小米,又开始扭动身体,这一次,她扭动的方向却是门外…… 

    周嘉鱼看着她的动作面露疑惑之色,心想着小米怎么不尝试进来了,却忽的想起了一件事:“徐大师,和我们一起进来的好像还有几个年轻人!” 

    徐鉴道:“什么?” 

    周嘉鱼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他们逃跑的时候,直接跑散了,剩下的四个年轻人应该还在这栋楼里,却是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还有人?”徐鉴蹙眉,语气有些沉重,“不能让小米找到他们,这几人和你们的情况应该也是一样的,如果被小米伤到了,极有可能丢掉性命!”他犹豫片刻,“我现在抽不开身,只能由你们去将他们寻过来了。”他说着从兜里又掏了几枚之前用来困住的小米的珠子,“这珠子很特殊,是用人骨制成,可以短时间的控制住她的行动,不过数量稀少,一定要在危机的时候再用。” 

    周嘉鱼和沈一穷一人接了两颗。 

    徐鉴又同他们说了一下使用方法,他的表情里带着迟疑,似乎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让周嘉鱼和沈一穷出去找人。 

    沈一穷看明白了他在想什么,大大咧咧道:“徐大师您别担心了,我们不会有事的,那小米动作那么慢,肯定追不到我们,就算追上了,不也有珠子么。” 

    徐鉴轻叹一声,再次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 

    周嘉鱼和沈一穷也没敢多待,怕自己去晚了,小米已经找到了那几个人。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么大一栋楼想要找人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好在这时候祭八给周嘉鱼出了主意。 

    “整栋楼里只有你们几个处于阴阳交替的状态。”祭八这么给的建议,“你阴气太重了不行,这事情得让沈一穷来,你们去厕所里找一块镜子,让沈一穷戳破手指,然后用他的鲜血在镜子上画出这个寻人的阵法。” 

    周嘉鱼看了眼祭八给他显示出的阵法,觉得之前练习画符果然还是相当有用,画的多了,自己也有了经验,看到新的阵法居然能轻松的看出其该如何下笔。 

    “好。”周嘉鱼点点头。 

    沈一穷还在苦恼,便看见周嘉鱼深色凝重的进了厕所,片刻后厕所里传来了镜子碎裂的声音。 

    沈一穷道:“罐儿,你干嘛呢?” 

    周嘉鱼道:“给我一点你的血。” 

    沈一穷表情茫然,被周嘉鱼拉着手指在镜子的碎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随后周嘉鱼便用自己的手沾着沈一穷的血液,在镜面上画出了一个小且精致的符阵。画符之类的事情,果然是挺耗费心力的,周嘉鱼画完之后胸膛不住起伏,脸色也白了下来。 

    沈一穷依旧一头雾水,正欲发问,却见镜子之中,竟是泛起了淡色的光芒,然后画面一闪。镜中出现了两个女孩子蹲在厕所里瑟瑟发抖的图像。其中一个女孩还是之前帮他们给了小米一椅子的二号姑娘。 

    “哇,罐儿你好厉害。”沈一穷瞪圆了眼睛感叹,“从哪里学来的这符阵?” 

    周嘉鱼撒了个小谎:“先生给的,我们先看看她到底在哪儿。” 

    镜子里的画面并不十分完整,但周嘉鱼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从厕所的窗户望出去,外面似乎有植物的枝叶。酒店外面靠近马路的方向,的确是种着高大的银杏树,能看到银杏树,就说明这两个姑娘躲的地方肯定不是在高层,而且位于靠近马路的那边。 

    “我们分开找吧。”周嘉鱼和沈一穷商量,“根据这个高度估计是三到五层的样子,你搜这一层,我去楼上,如果没找到,我们再一起往上面搜。” 

    沈一穷同意了。 

    周嘉鱼一个人便往楼上去了。说实话,这要是以前,周嘉鱼一个人可能还真的会有点怕,但是他现在也算是见多识广,内心基本没啥波动,甚至还能抽个空和祭八讲讲黄色笑话。 

    四楼的情况和十八楼有点像,大部分的门都半掩着,周嘉鱼很快就找到了靠近马路的那边住房,开始一间间的搜寻,嘴里轻声的呼唤着:“有人吗?” 

    在搜到某一间的时候,周嘉鱼注意到那间房间的厕所门被锁着,他伸手敲了敲,道:“有人在里面么?我是之前那个……”他本来想说自己的名字的,但是又担心这姑娘不认识他,停顿了一下无奈道,“我是之前那个弱智。” 

    “……真的?”厕所里传来的声音,让周嘉鱼松了口气。 

    是那个二号姑娘的声音,她说:“你真的是那个弱智?” 

    周嘉鱼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对啊,我就是那个弱智。 

    隔了一会儿,门嘎吱一声开了,周嘉鱼看到一张怯生生的脸从门缝里露了出来,她看到门外站的是周嘉鱼,明显也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快过来,和我去个安全的地方。”现在时间紧急,周嘉鱼也打算先把她送到徐鉴所在的位置,再去找剩下的两个。 

    “好。”二号姑娘和另外一个女孩都乖乖的点着头。 

    三人下了楼,直奔徐鉴所在的位置,徐鉴见到周嘉鱼回来的这么快,面露赞扬之色,道:“不愧是林逐水的徒弟,果然靠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