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徐鉴
挪不动步子。 

    “不对吧。”沈一穷喘气,“我体力没这么差啊,才十八层楼……还是下楼,不行了,爬不动了。” 

    周嘉鱼咽着口水,他也不太行了,道:“不然,咱们去这层里面躲躲?” 

    沈一穷看了一眼,见他和周嘉鱼是在第三层,便点点头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 

    于是两人离开了楼梯间,朝着三楼狂奔而去。 

    三楼也是客房楼层,走廊很长,周嘉鱼跑上去之后却是发现走廊上大部分客房的门竟然都半掩着,他道:“门怎么全都开着?” 

    沈一穷也看见了,他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喘着气道:“开、开着?” 

    的确所有的房门都开着,他们从旁侧路过,还能从缝隙里看到屋内的景色,周嘉鱼朝里面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你说我们到底是在哪儿啊。”沈一穷朝前面跑着,道:“怎么感觉好像已经不在原来的酒店里了。” 

    周嘉鱼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迟疑道:“等等,你记得徐鉴魂魄离体的事儿么?” 

    沈一穷说:“记得,怎么了?” 

    周嘉鱼观察着周围,语气里带了些狐疑:“你说……我们会不会已经魂魄离体了?” 

    沈一穷被周嘉鱼的话吓了一跳,但是仔细想想之后,周嘉鱼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毕竟如果是他们在现实世界的话,怎么会出现从一楼直接跑到十八楼的情况? 

    “那怎么确定呢?”沈一穷说,“不然我捅你一刀,看看你会不会流血?” 

    周嘉鱼惊了:“为什么不是我捅你?” 

    沈一穷很憨厚的笑:“因为我力气小啊。” 

    周嘉鱼:“……” 

    不过此时确定自己到底是在哪,倒是有一个相当方便的方法。 

    周嘉鱼在自己脑海里道:“祭八,祭八。” 

    没一会儿,祭八的声音传了出来,它似乎正在睡觉,慢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怎么啦?” 

    周嘉鱼说:“好久没听见你说话了,你在干嘛呢?” 

    祭八道:“我怀疑林逐水能听见我的声音……他要是发现你脑子里有个我,会不会把你送去解剖了?” 

    周嘉鱼:“……”脑子里有个黑色的祭八看起来的确挺恐怖的。 

    祭八道:“咋了,你们遇到啥事儿了?” 

    周嘉鱼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便询问祭八他们到底是在现实里还是已经魂魄离体了。 

    祭八道:“要判断这个?简单啊,你们随便找一面镜子,看看自己在里面有没有影子,或者身上有手机的话也可以对着自己拍照,看能不能照出自己的模样。” 

    周嘉鱼闻言从兜里掏出手机,准备打开前置摄像头。 

    沈一穷见到周嘉鱼的动作被吓了一跳:“哇,这时候你还自拍,罐儿你怎么这么自恋。” 

    周嘉鱼没好气道:“我这只是想看看我们是不是魂魄离体了——” 

    沈一穷说:“哦……” 

    前置摄像头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只见在摄像头里,却是空空一片,根本看不到站在走廊上的两人。本该出现的周嘉鱼和沈一穷,在画面之中,却仿佛隐身了一般。 

    虽然有心理准备了,沈一穷还是抽了口凉气:“我们是真的魂魄离体了?” 

    周嘉鱼点点头。 

    沈一穷看向周嘉鱼。 

    周嘉鱼道:“你看我做什么?” 

    沈一穷说:“你之前不是离过一次吗?应该是老前辈比我有经验了……我、我还是第一次呢。” 

    周嘉鱼:“……”你他妈的脸红个什么劲儿啊。 

    然而之前的经验并没有什么用处,周嘉鱼正打算和沈一穷说什么,就听到身后再次响起了那种利器拖在地上的声音。这声音在告诉他们——小米又来了。 

    沈一穷语气复杂的感叹了一句说他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追这么紧呢。 

    周嘉鱼:“……”沈一穷你闭嘴好吗。 

    两人合计了一下,正打算在这层里面和小米绕绕圈子,却是忽的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那脚步声是从他们楼上传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能制造出的声音,反而像是一群人在移动脚步。 

    “楼上有人?”周嘉鱼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我也听到声音了,会不会是他们。”沈一穷补充了一句,“和我们一起做游戏的……” 

    之前下来的时候周嘉鱼和沈一穷稍微走的慢了点,便和那群人分开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几个这会儿跑去了哪里。不过小米一直盯着他们追,那几人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周嘉鱼说:“上去看看?” 

    沈一穷点点头。 

    小米似乎不打算换目标了,就拖着刀死死的跟在他们身后。至于原因周嘉鱼将之归到了沈一穷的身上,觉得如果不是沈一穷嘲笑小米秃顶,小米不会怀恨在心,然后死死的追着他们两人不放。 

    沈一穷也检讨了一下,说以后会尊重别人的缺陷,毕竟是个女孩子,被人说秃顶应该还是挺难过的。 

    周嘉鱼说是的,是这样的。 

    两人一边废话,一边绕开小米到了四楼。 

    四楼的气氛明显和三楼有很大的区别,走廊上面大部分的灯都关着,透着几分阴森。 

    周嘉鱼发现这楼走廊尽头居然也有会议室,而且可以明显的看到,会议室的门半开着。他朝那边望了望,道:“要过去看看么?” 

    沈一穷说:“嗯……去看看吧。” 

    两人意见达成一致,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离会议室还有一段距离,周嘉鱼便又听到了刚才在楼下听到的那种脚步声,这脚步声听起来说不出的怪异,就好像一群人在缓慢的移动脚步。 

    两人都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动作,走到开着的会议室门边上,然后朝着里面望了一眼—— 

    然而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周嘉鱼在看清楚了里面的场景后,还是被吓了一跳。只见会议室里,密密麻麻的站着无数个人,这些人围着会议桌缓缓的移动,而最让周嘉鱼惊讶的,却是会议桌中间盘腿坐着的——那竟然是徐入妄的师父,徐鉴。 

    徐鉴似乎察觉了周嘉鱼和沈一穷的目光,睁开眼恨恨的瞪了过来,他的目光犀利,即便是周嘉鱼这种问心无愧的人,也被他的眼神瞪的心中一颤。 

    “谁在那儿!”徐鉴厉声道。 

    周嘉鱼和沈一穷对视一眼,没有再隐藏,起身走入了会议室里,周嘉鱼叫了声:“徐大师。” 

    “你们怎么在这儿?”徐鉴问出的问题,倒是和他们想问的一模一样,他脸上出现出现点疑惑,似乎在怀疑周嘉鱼和沈一穷的真实身份,“你们真是林逐水的徒弟周嘉鱼和沈一穷?” 

    周嘉鱼乖乖点头:“是的徐大师,您魂魄离体,先生便应了徐家的委托,想要来寻您。” 

    徐鉴闻言,脸上出现了些许尴尬之色,但不过片刻又变成了理直气壮:“哼,我哪里需要他来帮忙!” 

    周嘉鱼心想你一个比徐入妄还壮的汉子就别傲娇了,傲娇起来真的一点都不可爱好吗。沈一穷估计和周嘉鱼想得差不多,表情都有点复杂。 

    “可既然是他来找我,你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徐鉴又想起了什么,“来了这里,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周嘉鱼道:“您也走不掉?” 

    徐鉴说:“我当然是走得掉,但是我不能走。” 

    周嘉鱼起初有点疑惑,但马上想到了什么,他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发现这屋中围正在围着徐鉴绕圈的人大部分都神情呆滞,看起来跟傻子似得。 

    周嘉鱼指了指他们,道:“因为这些人?” 

    徐鉴轻叹一声,点了点。 

    沈一穷说:“这些是人?我还以为是鬼呢……” 

    徐鉴简短的解释:“这些其实是被强行抽出一魄,他们少了一魄又和某些东西签订了契约,才会成现在这个模样。” 

    “人少了一魄会怎么样?”周嘉鱼问。 

    徐鉴道:“如果只是少了一魄倒是没什么,只是他们签订的契约是很麻烦的,如果想要废除,必须把被锁住的一魄寻回去。”他说完这个,醋了蹙眉似乎听到了什么,“你们两个把什么东西带过来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闻言都露出尴尬之色,因为他们看到徐鉴后都有点激动,险些把还追着他们的小米给忘了。 

    当然,他们忘了小米,小米可没有忘记他们,这提着刀马上就要过来了。 

    周嘉鱼赶紧把小米的情况告诉了徐鉴,问他能不能处理,不能的话他和沈一穷就换个地方再躲。 

    “当然可以。”徐鉴闻言很自傲的说,“你们可以躲在屋子里,我不能离开这里,但若是她赶紧来,我也保证她有来无回!” 

    周嘉鱼和沈一穷这才松了口气,进屋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 

    吱嘎……吱嘎……拖着刀的小米,慢慢走到了门口,她缓缓探头,似乎想要寻找周嘉鱼和沈一穷。 

    而屋子里的徐鉴看见小米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脏东西怎么是个秃子?” 

    他这话一出,周嘉鱼清清楚楚的看见,小米脸上的表情重重的扭曲了一下。 

    周嘉鱼:“……”您就别挖人家的伤疤了好吗。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