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祭品
多了点担忧的味道,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打算说什么,却见林逐水已经果断的出了门,随后咔擦一声把门合上了。 

    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 

    时间仿佛凝固一般,周嘉鱼开始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在下降,而且下降的极快。窗外忽的刮起了大风,这风从窗口灌入,吹的窗帘开始凌乱的飞舞。 

    会议室里落针可闻,大家都在等待着林逐水敲门的声音。 

    然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敲门声却始终没有响起。 

    那个男孩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带着哭腔道:“怎、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声音了?” 

    “是他出事了吗?”女生的情绪波动更大,她道,“我们要不要打开门看看?” 

    “都怪你!”小米的语气里带着怒意,“都说了该你出去,你怕什么,现在好了……” 

    她说完这话,又想起了自己还在直播,赶紧对着直播手机做出个可怜的表情,道,“怎么办呀,人家好害怕,这人是真的遇到脏东西了,还是只是在恶作剧?” 

    其他人或许没有注意到,一直关注着小米直播的周嘉鱼,却意外的发现小米的声音在发抖。开始看直播的时候,他们一直觉得小米语气发抖是因为害怕,可当来了现场,听了小米的声音,周嘉鱼却冒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猜想——小米不是害怕得发抖,而是兴奋得发抖。 

    她其实是在高兴?高兴灵异游戏又出现了纰漏?周嘉鱼脑海在这个瞬间掠过了许多想法。 

    屋子里的温度继续下降着,这次感觉到的不光是周嘉鱼,还有其他人。 

    女孩也开始搓着手臂喊着冷。 

    小米却像是丝毫不在乎似得,对着直播间的观众们撒娇:“大家快给我点建议呀,遇到了这样的事,大家说我们要不要开门看看外面有什么?” 

    她这话一出,周嘉鱼看见弹幕里大部分都在怂恿她开门。 

    “那我就开啦。”小米说完就去拉了门把手。 

    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人表情都紧了一下,咔擦一声,门被轻松的拉开,露出了长长的走廊,而走廊之上,本该站在门口的人却是不见了。 

    “人呢?”小米走到门外,左顾右望,“他是太害怕溜掉了?”没看到林逐水的身影,她似乎有些生气。 

    “啊啊啊啊!!!”然而就在这个刹那,屋子里却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发出叫声的是二号女孩,她的叫声凄厉极了,刺的人耳朵生疼,“有鬼,有鬼,救命——” 

    就在她说出有鬼这两个字的瞬间,周嘉鱼清楚的看到屋子里的光线暗了下来,他面前用手机播放的直播界面也出现了停顿,随即画面跟着黑掉了。 

    小米重重的摔上了门,道:“你在乱叫什么!” 

    “有鬼啊,有鬼——”女生指着窗外,瑟瑟发抖。 

    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表情都僵住了,只见窗户外面,飘着黑色的黑影,这影子乍一看像是树梢投下的阴影,但仔细想来,这酒店都到十八层了,哪里来的树。 

    “什么东西?”沈一穷胆子居然是里面最大的,他几步走到了窗户边上,用力的掀开了窗帘。 

    窗帘一掀开,大家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只见玻璃窗上,竟是被贴了无数个手印,这些手印密密麻麻,还在不停的增加,就好像窗外有东西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一样。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女生虽然对灵异游戏感兴趣,可是真正的脏东西却是第一次,情绪瞬间处于崩溃的边缘。 

    周嘉鱼居然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这样情况他居然没有太害怕。 

    “冷静一点!”沈一穷说。 

    “冷静,怎么冷静!”屋子里另外一个男人也有点崩溃,他说,“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这种时候只有弱智才冷静下来!”他说着还恨恨的瞪了眼脸上没啥表情的周嘉鱼。 

    坐在旁边啥事都没干的周嘉鱼无辜躺枪,心里有点气,心想傻子怎么了,傻子吃你家大米了? 

    “别怕,他们好像进不来。”沈一穷研究了会儿窗外的那些血手印,这么说了句。 

    结果他依旧是那张开光嘴,这句话他才说出来,大家就明显看到玻璃上出现了裂痕。 

    “哈哈,说错了。”面对众人的怒视,沈一穷尴尬道,“好像进的来啊。” 

    此时的会议室,和之前相比,完全就像是两个地方了。 

    灯虽然亮着,却透出一种灰色的死气沉沉,同时响起声音的不止是窗户,还有已经关上的门,待在会议室里的人们如同被怪物盯上的猎物,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有女孩彻底坚持不住,开始嚎啕大哭,“这些是什么东西?我们要怎么办啊!!” 

    小米也脸色惨白,她颤声道:“我听说,如果人被鬼杀掉了,是不能去投胎的……” 

    就好像要故意营造出恐怖的气氛一样,小米嘴里又冒出了一些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话,导致会议室里的氛围越来越紧张。 

    就算是成年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恐怕都会觉得可怖,更不要说这一屋子半大的孩子了,玻璃上碎裂的地方越来越明显,眼见窗外的东西,好像下一刻就要冲进来。 

    “我有办法!”就在此时,小米又说话了。 

    她像是做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得,道:“你们听说过守护灵吗?” 

    “守护灵?那是什么?”沈一穷摇着头。 

    “那是一种灵体,只要和守护灵签了契约,其他的鬼怪就不能伤害你了。”小米快速的解释着,“其实……我也有一只守护灵,如果大家和它签订了七月的话,我想大家应该就不用担心外面的东西了,守护灵会守护大家的。”周嘉鱼亲眼看见,小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后背上那团黑色的,被头发包裹起来的东西又开始抖动,看起来极为兴奋。 

    “怎么样?你们要不要签啊?”小米这么问。 

    “这东西没有什么别的后遗症么?”沈一穷显然是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屋子里就剩下他和周嘉鱼最冷静了,其他人都跟无头苍蝇似得。 

    “后遗症?能有什么后遗症。”小米冷冷道,“你如果不签,就只能等死……” 

    她似乎没想到沈一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情绪变得有些暴躁:“外面的东西就要进来了!” 

    “可是和这种东西做交易,不可能没有代价吧。”沈一穷倒是一点没有慌乱,因为他已经发现,小米似乎也在着急,并且这种急切之中,并未包含恐惧。 

    “那我就不管你了!”小米烦躁的咆哮着,愤怒使她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你一个人去死吧,你们呢?你们呢?”她转头看向屋子里剩下的人。 

    “我们……”其他人的态度显得有些迟疑,也不知道是不是沈一穷冷静的情绪感染了他们,他们似乎也感觉到,这契约不那么的好签。 

    “不签就会死!”小米说,“真的会死!”她说完这话,窗外敲击的声音便更加的剧烈,简直像是在催促他们似得。 

    “我签,我签。”终于有人受不了了,第一个妥协的,是那个二号女生,她满脸泪水,恐惧的看着窗外,哽咽着,“我签好不好?” 

    “好。”小米咧开嘴笑了,那巨大的怪异笑容挂在她的脸上,让她整张脸都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快来。” 

    她说着,正欲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铃声在寂静的会议室里显得有些突兀,小米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号码,迟疑片刻后,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怎、怎么了?” 

    她刚问出这话,在场的所有人,便清楚的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野兽一般咆哮的声音,即便是没有开免提功能,可大家依旧将声音听得很清楚,这咆哮之声他们从未在其他的动物身上听到过,反而更像是人类的吼叫。当然,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人类了。 

    在其他人耳中不过是咆哮的声音,在小米的耳朵里却仿佛有了别的含义,她的额头上开始溢出汗水,脸色真的开始变得惨白,她说:“我准备好了祭品,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就在隔壁呀……七个,整整七个……” 

    电话那头很安静。 

    “不可能没有的!”小米开始惨叫,她道,“不可能没有的——我亲眼看着——”她说着,竟是冲到了门边,要去开门。 

    众人见状,赶紧拦住了她,门外的东西还在继续拍打着门板,这一开门,不是把东西直接放进来了么。 

    “完了,一切都完了。”电话挂断了,小米呆滞的软倒在了地上,冷汗顺着她的下巴尖滴落在地板上,“一切都……完了。” 

    沈一穷见状,上前问了句怎么了。 

    小米重重的摇着头,竟是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见了,他们不见了。”她说着话时,周嘉鱼清楚的看到,原本趴在她肩头的那团黑色东西,竟是在慢慢的往下蠕动,眼见就要落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小米那一头茂密的黑发也开始一缕缕的往下掉。 

    这画面恐怖之中又有些莫名的好笑,周嘉鱼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个小米供奉的,难不成是个假发精?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