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祭品
    小米他们租下的, 是酒店这一层的会议室。 

    房间很大, 中间是一张木制的长方形会议桌,旁边则摆放着整齐的椅子。他们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坐了几个人, 都是那天见过的熟悉面孔, 周嘉鱼数了数,看来还真没有一个缺席的。 

    但这几人中却没有小米的身影, 沈一穷直接找了个人问道:“怎么没看见小米?” 

    那人扬了扬下巴, 示意厕所的位置:“在上厕所呢。” 

    “哦。”沈一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会议室里有内置的厕所,小米应该就在里面。沈一穷寻了个位置, 三人一起坐下,静静的等着小米出来。 

    没过多久, 众人便听到嘎吱一声, 厕所的门开了,随即传来高跟鞋磕在地面上的声音。周嘉鱼听着这声响,脑子里浮出的却是直播时曾经看见过的小米的模样, 然而当小米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时, 他的呼吸却窒住了。 

    小米身材高挑,模样秀丽,画着精致的淡妆, 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但周嘉鱼却轻轻处处的看到, 她的后背上, 好像驮着个什么东西, 起初他以为那只是光影,可是当小米走进到他的面前时,周嘉鱼才确定,小米的后背上,真的驮着一个脏东西。 

    那脏东西像是个被头发包裹起来的人,静静的伏在小米的后背上,而小米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似得,对着他们露出甜美的笑容,道:“你就是沈富吧?” 

    沈一穷显然也没有看到那玩意儿,因为他的神情丝毫没有变化,他道:“对,我就是沈富,你是小米吧,你可真漂亮,比直播时看见的样子漂亮多了。”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被夸奖,小米也不例外,她闻言咯咯直笑,语气也软了一些:“小弟弟你可真会说话,这是你的朋友?” 

    沈一穷说:“是的。” 

    小米扫了一眼林逐水和周嘉鱼,她的表现没有小粟那么明显,但看起来对他们也兴趣不大,微微冲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便算是打了个招呼。 

    两人聊了几句,门口又进来了一个新人,小米道:“又有人来啦,我去看看他。” 

    她说完转身去了门口,趁着她转身的机会,周嘉鱼将她背上的东西看了个清清楚楚,那真的头发很长的人形物体,跪在小米的肩头,脑袋贴在小米的头顶,它那双被红血丝布满的黑色眼睛从发丝里隐约露出,诡异的扫视着周围。 

    周嘉鱼的弱智身份再次帮了他一把,这要是平时,被这东西盯着,或多或少脸上都会露出些异样。但因为他是弱智,似乎做出什么反应都不会让人奇怪,所以小米后背上拿东西的眼神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无趣的移开了。 

    小米一走,周嘉鱼便轻声道了句:“她后背上有东西。” 

    沈一穷假装摆弄手机,低着头和周嘉鱼说话:“什么东西?” 

    周嘉鱼道:“看起来像一个被黑色头发包裹起来的的人……” 

    沈一穷闻言,竟是在这一刻有点庆幸自己没有周嘉鱼那么敏锐的“灵感”了。 

    小米邀请的新人很快就来齐了,她看了看时间,打开手机便开始直播。 

    沈一穷进了小米直播的那个网页,发现小米开直播的时候,直播间的人气值居然从零瞬间跳到一百多万。 

    “这么多人?”沈一穷吓了一跳。 

    周嘉鱼瞅了眼:“人数对不上吧,这么多人怎么一个弹幕也没有?” 

    沈一穷这个傻货说:“那我发一个……” 

    周嘉鱼:“……” 

    说发就发,沈一穷还真的认认真真的发了个:“小米你真好看,我们都喜欢你。” 

    周嘉鱼服了他了。 

    没有弹幕,小米却依旧兴高采烈,她对着手机介绍着今天要玩的游戏,还有新来的伙伴们。 

    “今天来的伙伴都很可爱呢。”明明直播间的画面非常的安静,小米却仿佛真的在和一百多万人互动,她用手机照了一圈会议室,态度热切的介绍着周围人的身份。 

    “你们喜欢哪一个呢?”介绍完毕,小米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周嘉鱼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小米,在她说完这话之后,她身后的那团黑色东西猛地抖动了一下,仿佛像在为这句话感到兴奋一般…… 

    周嘉鱼觉得他们之前的猜测,估计是□□不离十了。 

    “今天我们玩的游戏呢,叫做开门游戏。”小米说着今天游戏的内容,她指了指那扇门:“这游戏是人越多越有意思,大家先抽从一到七的号码牌,随后由一号到七号依次开门出去,出去之后转身面对门,心中默数十下,然后再敲三下门,接着门内的二号给一号开门……” 

    小米的语气变得阴森起来:“据说这样循环几次,某一号给某一号开门的时候,会发现有东西在那那人的身后站着……” 

    现场的人有的露出恐惧的表情,有的却跃跃欲试。 

    “如果看见了脏东西也不要着急。”小米道,“绝对不能直接把门关上,得屋子里的人一起对着外面的东西吹气,把它吹跑了,就没事儿了。”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画面,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笑声莫名的有些渗人,周嘉鱼听着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那么,就开始吧。”小米微笑着说道。 

    这会儿原本仿佛凝固的直播间终于有弹幕了,而且是非常多的弹幕,这些弹幕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密密麻麻的样子甚至盖住了小米直播的画面。弹幕的内容也乱七八糟,若要细究起来,大部分看起来都很莫名其妙。 

    小米拿来了号码牌,让在场的七个人抽选。 

    沈一穷拿了个一号,林逐水拿了个七号,小米和其他人则把其他号码分了。 

    因为周嘉鱼身份特殊,所以其他人也不指望他来玩这个游戏,只想着他别给大家惹麻烦就行。沈一穷给他在会议室角落找了个位置,又帮他用手机开了直播,像哄孩子似得让他乖乖的坐在那儿看手机。 

    小米还是有些不放心,狐疑道:“他不会到处乱跑吧?” 

    沈一穷道:“不会的,他最喜欢看电视了,对吧,小鱼?” 

    周嘉鱼还能说什么能,只能歪着头憨厚的傻笑两声。 

    小米这才没有再管周嘉鱼,转身走了。 

    游戏马上要开始,直播间的人气也在蹭蹭往上涨,周嘉鱼开始还觉得观看的人里大部分都不是人,可是当直播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却有点分不清楚看直播的到底是人还是脏东西了。 

    而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七人已经排好了队,准备开始开门游戏。 

    沈一穷是第一个走出去的,他打开门,走到了酒店走廊上面,随后转身,面对着门,开始在心里默数十个数字。 

    走廊上很安静,头顶上的灯光带着点橙色的味道,映照下来并不会让人觉得冰冷,沈一穷数到了十,敲了三下门。 

    嘎吱,门开了,沈一穷看到了自己后面的二号,二号是个小姑娘,身材娇小,此时看起来有些紧张,她朝着沈一穷身后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十分明显的松了口气。 

    沈一穷没说话,走进屋子后排到了队伍后面,而那小姑娘则出门后关上了门。 

    这个游戏如此循环着,只能听到众人安静的呼吸声还有门被打开关上时那轻微的脆响。 

    周嘉鱼坐在会议室里面,面前的桌子上房这正在播放直播的手机,他假装在看直播,实际上一直关注着前面开开关关的门。 

    几乎每一个站在门前的人都有些紧张,明显是害怕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出现在屋子里外面人的身后。 

    好在游戏轮换了两轮,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就在众人的神经开始变得麻木的时候,周嘉鱼清楚的听到,敲门声先是响了三下,接着……便连续不断的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这敲门声简直就是在刺激着开门人的神经,马上要轮换的是个年轻男孩,他重重的咽了咽口水,抖着手握上了门把手,他深吸一口气,还是鼓起将门打开了一个缝隙,看到了门外的情况。 

    只有一个人站在外面,男孩见状明显松了口气,然而不过片刻,他脸上刚浮起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所有人都听见,敲门声还在继续。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这声音像是锤子一样,重重的砸在他们的心脏上面。 

    “快出去!”小米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 

    “可、可是……”那男孩怕了,“外面好像有东西。” 

    “你要是怕了是会破坏规矩的。”小米厉声道,“我们都会死!” 

    男孩的表情看起来已经无法思考了,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生出几分同情,就在他迟疑着准备往前的时候,林逐水却上前一步,轻声道:“他既然怕,那就让我去吧。” 

    小米没想到林逐水会突然发难,她道:“你——” 

    “这游戏没有说不能打破顺序吧。”林逐水语气淡淡的,神色之间那种畏缩的气息却是几乎没有了,说出话语的语气让小米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那你就去吧。”小米冷冷道,“既然你胆子大。” 

    那男孩听到林逐水愿意代替自己,眼前一亮,但表情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