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祭品
    小米他们租下的, 是酒店这一层的会议室。

    房间很大, 中间是一张木制的长方形会议桌,旁边则摆放着整齐的椅子。他们来的时候,屋子里已经坐了几个人, 都是那天见过的熟悉面孔, 周嘉鱼数了数,看来还真没有一个缺席的。

    但这几人中却没有小米的身影, 沈一穷直接找了个人问道:“怎么没看见小米?”

    那人扬了扬下巴, 示意厕所的位置:“在上厕所呢。”

    “哦。”沈一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会议室里有内置的厕所,小米应该就在里面。沈一穷寻了个位置, 三人一起坐下,静静的等着小米出来。

    没过多久, 众人便听到嘎吱一声, 厕所的门开了,随即传来高跟鞋磕在地面上的声音。周嘉鱼听着这声响,脑子里浮出的却是直播时曾经看见过的小米的模样, 然而当小米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时, 他的呼吸却窒住了。

    小米身材高挑,模样秀丽,画着精致的淡妆, 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但周嘉鱼却轻轻处处的看到, 她的后背上, 好像驮着个什么东西, 起初他以为那只是光影,可是当小米走进到他的面前时,周嘉鱼才确定,小米的后背上,真的驮着一个脏东西。

    那脏东西像是个被头发包裹起来的人,静静的伏在小米的后背上,而小米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似得,对着他们露出甜美的笑容,道:“你就是沈富吧?”

    沈一穷显然也没有看到那玩意儿,因为他的神情丝毫没有变化,他道:“对,我就是沈富,你是小米吧,你可真漂亮,比直播时看见的样子漂亮多了。”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被夸奖,小米也不例外,她闻言咯咯直笑,语气也软了一些:“小弟弟你可真会说话,这是你的朋友?”

    沈一穷说:“是的。”

    小米扫了一眼林逐水和周嘉鱼,她的表现没有小粟那么明显,但看起来对他们也兴趣不大,微微冲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便算是打了个招呼。

    两人聊了几句,门口又进来了一个新人,小米道:“又有人来啦,我去看看他。”

    她说完转身去了门口,趁着她转身的机会,周嘉鱼将她背上的东西看了个清清楚楚,那真的头发很长的人形物体,跪在小米的肩头,脑袋贴在小米的头顶,它那双被红血丝布满的黑色眼睛从发丝里隐约露出,诡异的扫视着周围。

    周嘉鱼的弱智身份再次帮了他一把,这要是平时,被这东西盯着,或多或少脸上都会露出些异样。但因为他是弱智,似乎做出什么反应都不会让人奇怪,所以小米后背上拿东西的眼神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便无趣的移开了。

    小米一走,周嘉鱼便轻声道了句:“她后背上有东西。”

    沈一穷假装摆弄手机,低着头和周嘉鱼说话:“什么东西?”

    周嘉鱼道:“看起来像一个被黑色头发包裹起来的的人……”

    沈一穷闻言,竟是在这一刻有点庆幸自己没有周嘉鱼那么敏锐的“灵感”了。

    小米邀请的新人很快就来齐了,她看了看时间,打开手机便开始直播。

    沈一穷进了小米直播的那个网页,发现小米开直播的时候,直播间的人气值居然从零瞬间跳到一百多万。

    “这么多人?”沈一穷吓了一跳。

    周嘉鱼瞅了眼:“人数对不上吧,这么多人怎么一个弹幕也没有?”

    沈一穷这个傻货说:“那我发一个……”

    周嘉鱼:“……”

    说发就发,沈一穷还真的认认真真的发了个:“小米你真好看,我们都喜欢你。”

    周嘉鱼服了他了。

    没有弹幕,小米却依旧兴高采烈,她对着手机介绍着今天要玩的游戏,还有新来的伙伴们。

    “今天来的伙伴都很可爱呢。”明明直播间的画面非常的安静,小米却仿佛真的在和一百多万人互动,她用手机照了一圈会议室,态度热切的介绍着周围人的身份。

    “你们喜欢哪一个呢?”介绍完毕,小米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周嘉鱼一直在用余光观察着小米,在她说完这话之后,她身后的那团黑色东西猛地抖动了一下,仿佛像在为这句话感到兴奋一般……

    周嘉鱼觉得他们之前的猜测,估计是□□不离十了。

    “今天我们玩的游戏呢,叫做开门游戏。”小米说着今天游戏的内容,她指了指那扇门:“这游戏是人越多越有意思,大家先抽从一到七的号码牌,随后由一号到七号依次开门出去,出去之后转身面对门,心中默数十下,然后再敲三下门,接着门内的二号给一号开门……”

    小米的语气变得阴森起来:“据说这样循环几次,某一号给某一号开门的时候,会发现有东西在那那人的身后站着……”

    现场的人有的露出恐惧的表情,有的却跃跃欲试。

    “如果看见了脏东西也不要着急。”小米道,“绝对不能直接把门关上,得屋子里的人一起对着外面的东西吹气,把它吹跑了,就没事儿了。”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画面,又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笑声莫名的有些渗人,周嘉鱼听着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那么,就开始吧。”小米微笑着说道。

    这会儿原本仿佛凝固的直播间终于有弹幕了,而且是非常多的弹幕,这些弹幕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密密麻麻的样子甚至盖住了小米直播的画面。弹幕的内容也乱七八糟,若要细究起来,大部分看起来都很莫名其妙。

    小米拿来了号码牌,让在场的七个人抽选。

    沈一穷拿了个一号,林逐水拿了个七号,小米和其他人则把其他号码分了。

    因为周嘉鱼身份特殊,所以其他人也不指望他来玩这个游戏,只想着他别给大家惹麻烦就行。沈一穷给他在会议室角落找了个位置,又帮他用手机开了直播,像哄孩子似得让他乖乖的坐在那儿看手机。

    小米还是有些不放心,狐疑道:“他不会到处乱跑吧?”

    沈一穷道:“不会的,他最喜欢看电视了,对吧,小鱼?”

    周嘉鱼还能说什么能,只能歪着头憨厚的傻笑两声。

    小米这才没有再管周嘉鱼,转身走了。

    游戏马上要开始,直播间的人气也在蹭蹭往上涨,周嘉鱼开始还觉得观看的人里大部分都不是人,可是当直播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却有点分不清楚看直播的到底是人还是脏东西了。

    而就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七人已经排好了队,准备开始开门游戏。

    沈一穷是第一个走出去的,他打开门,走到了酒店走廊上面,随后转身,面对着门,开始在心里默数十个数字。

    走廊上很安静,头顶上的灯光带着点橙色的味道,映照下来并不会让人觉得冰冷,沈一穷数到了十,敲了三下门。

    嘎吱,门开了,沈一穷看到了自己后面的二号,二号是个小姑娘,身材娇小,此时看起来有些紧张,她朝着沈一穷身后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十分明显的松了口气。

    沈一穷没说话,走进屋子后排到了队伍后面,而那小姑娘则出门后关上了门。

    这个游戏如此循环着,只能听到众人安静的呼吸声还有门被打开关上时那轻微的脆响。

    周嘉鱼坐在会议室里面,面前的桌子上房这正在播放直播的手机,他假装在看直播,实际上一直关注着前面开开关关的门。

    几乎每一个站在门前的人都有些紧张,明显是害怕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出现在屋子里外面人的身后。

    好在游戏轮换了两轮,都没有出现什么意外,就在众人的神经开始变得麻木的时候,周嘉鱼清楚的听到,敲门声先是响了三下,接着……便连续不断的传了过来。

    “咚咚咚咚。”这敲门声简直就是在刺激着开门人的神经,马上要轮换的是个年轻男孩,他重重的咽了咽口水,抖着手握上了门把手,他深吸一口气,还是鼓起将门打开了一个缝隙,看到了门外的情况。

    只有一个人站在外面,男孩见状明显松了口气,然而不过片刻,他脸上刚浮起的笑容,就凝固了,因为所有人都听见,敲门声还在继续。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这声音像是锤子一样,重重的砸在他们的心脏上面。

    “快出去!”小米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

    “可、可是……”那男孩怕了,“外面好像有东西。”

    “你要是怕了是会破坏规矩的。”小米厉声道,“我们都会死!”

    男孩的表情看起来已经无法思考了,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生出几分同情,就在他迟疑着准备往前的时候,林逐水却上前一步,轻声道:“他既然怕,那就让我去吧。”

    小米没想到林逐水会突然发难,她道:“你——”

    “这游戏没有说不能打破顺序吧。”林逐水语气淡淡的,神色之间那种畏缩的气息却是几乎没有了,说出话语的语气让小米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那你就去吧。”小米冷冷道,“既然你胆子大。”

    那男孩听到林逐水愿意代替自己,眼前一亮,但表情又多了点担忧的味道,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打算说什么,却见林逐水已经果断的出了门,随后咔擦一声把门合上了。

    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

    时间仿佛凝固一般,周嘉鱼开始非常明显的感觉到屋子里的温度在下降,而且下降的极快。窗外忽的刮起了大风,这风从窗口灌入,吹的窗帘开始凌乱的飞舞。

    会议室里落针可闻,大家都在等待着林逐水敲门的声音。

    然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敲门声却始终没有响起。

    那个男孩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带着哭腔道:“怎、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声音了?”

    “是他出事了吗?”女生的情绪波动更大,她道,“我们要不要打开门看看?”

    “都怪你!”小米的语气里带着怒意,“都说了该你出去,你怕什么,现在好了……”

    她说完这话,又想起了自己还在直播,赶紧对着直播手机做出个可怜的表情,道,“怎么办呀,人家好害怕,这人是真的遇到脏东西了,还是只是在恶作剧?”

    其他人或许没有注意到,一直关注着小米直播的周嘉鱼,却意外的发现小米的声音在发抖。开始看直播的时候,他们一直觉得小米语气发抖是因为害怕,可当来了现场,听了小米的声音,周嘉鱼却冒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猜想——小米不是害怕得发抖,而是兴奋得发抖。

    她其实是在高兴?高兴灵异游戏又出现了纰漏?周嘉鱼脑海在这个瞬间掠过了许多想法。

    屋子里的温度继续下降着,这次感觉到的不光是周嘉鱼,还有其他人。

    女孩也开始搓着手臂喊着冷。

    小米却像是丝毫不在乎似得,对着直播间的观众们撒娇:“大家快给我点建议呀,遇到了这样的事,大家说我们要不要开门看看外面有什么?”

    她这话一出,周嘉鱼看见弹幕里大部分都在怂恿她开门。

    “那我就开啦。”小米说完就去拉了门把手。

    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人表情都紧了一下,咔擦一声,门被轻松的拉开,露出了长长的走廊,而走廊之上,本该站在门口的人却是不见了。

    “人呢?”小米走到门外,左顾右望,“他是太害怕溜掉了?”没看到林逐水的身影,她似乎有些生气。

    “啊啊啊啊!!!”然而就在这个刹那,屋子里却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发出叫声的是二号女孩,她的叫声凄厉极了,刺的人耳朵生疼,“有鬼,有鬼,救命——”

    就在她说出有鬼这两个字的瞬间,周嘉鱼清楚的看到屋子里的光线暗了下来,他面前用手机播放的直播界面也出现了停顿,随即画面跟着黑掉了。

    小米重重的摔上了门,道:“你在乱叫什么!”

    “有鬼啊,有鬼——”女生指着窗外,瑟瑟发抖。

    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表情都僵住了,只见窗户外面,飘着黑色的黑影,这影子乍一看像是树梢投下的阴影,但仔细想来,这酒店都到十八层了,哪里来的树。

    “什么东西?”沈一穷胆子居然是里面最大的,他几步走到了窗户边上,用力的掀开了窗帘。

    窗帘一掀开,大家的脸色却是更难看了,只见玻璃窗上,竟是被贴了无数个手印,这些手印密密麻麻,还在不停的增加,就好像窗外有东西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一样。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女生虽然对灵异游戏感兴趣,可是真正的脏东西却是第一次,情绪瞬间处于崩溃的边缘。

    周嘉鱼居然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也不知是不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这样情况他居然没有太害怕。

    “冷静一点!”沈一穷说。

    “冷静,怎么冷静!”屋子里另外一个男人也有点崩溃,他说,“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吗?这种时候只有弱智才冷静下来!”他说着还恨恨的瞪了眼脸上没啥表情的周嘉鱼。

    坐在旁边啥事都没干的周嘉鱼无辜躺枪,心里有点气,心想傻子怎么了,傻子吃你家大米了?

    “别怕,他们好像进不来。”沈一穷研究了会儿窗外的那些血手印,这么说了句。

    结果他依旧是那张开光嘴,这句话他才说出来,大家就明显看到玻璃上出现了裂痕。

    “哈哈,说错了。”面对众人的怒视,沈一穷尴尬道,“好像进的来啊。”

    此时的会议室,和之前相比,完全就像是两个地方了。

    灯虽然亮着,却透出一种灰色的死气沉沉,同时响起声音的不止是窗户,还有已经关上的门,待在会议室里的人们如同被怪物盯上的猎物,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怎么办,怎么办……”有女孩彻底坚持不住,开始嚎啕大哭,“这些是什么东西?我们要怎么办啊!!”

    小米也脸色惨白,她颤声道:“我听说,如果人被鬼杀掉了,是不能去投胎的……”

    就好像要故意营造出恐怖的气氛一样,小米嘴里又冒出了一些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话,导致会议室里的氛围越来越紧张。

    就算是成年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恐怕都会觉得可怖,更不要说这一屋子半大的孩子了,玻璃上碎裂的地方越来越明显,眼见窗外的东西,好像下一刻就要冲进来。

    “我有办法!”就在此时,小米又说话了。

    她像是做下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似得,道:“你们听说过守护灵吗?”

    “守护灵?那是什么?”沈一穷摇着头。

    “那是一种灵体,只要和守护灵签了契约,其他的鬼怪就不能伤害你了。”小米快速的解释着,“其实……我也有一只守护灵,如果大家和它签订了七月的话,我想大家应该就不用担心外面的东西了,守护灵会守护大家的。”周嘉鱼亲眼看见,小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后背上那团黑色的,被头发包裹起来的东西又开始抖动,看起来极为兴奋。

    “怎么样?你们要不要签啊?”小米这么问。

    “这东西没有什么别的后遗症么?”沈一穷显然是感觉到了不对劲,这屋子里就剩下他和周嘉鱼最冷静了,其他人都跟无头苍蝇似得。

    “后遗症?能有什么后遗症。”小米冷冷道,“你如果不签,就只能等死……”

    她似乎没想到沈一穷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情绪变得有些暴躁:“外面的东西就要进来了!”

    “可是和这种东西做交易,不可能没有代价吧。”沈一穷倒是一点没有慌乱,因为他已经发现,小米似乎也在着急,并且这种急切之中,并未包含恐惧。

    “那我就不管你了!”小米烦躁的咆哮着,愤怒使她的面容变得有些扭曲,“你一个人去死吧,你们呢?你们呢?”她转头看向屋子里剩下的人。

    “我们……”其他人的态度显得有些迟疑,也不知道是不是沈一穷冷静的情绪感染了他们,他们似乎也感觉到,这契约不那么的好签。

    “不签就会死!”小米说,“真的会死!”她说完这话,窗外敲击的声音便更加的剧烈,简直像是在催促他们似得。

    “我签,我签。”终于有人受不了了,第一个妥协的,是那个二号女生,她满脸泪水,恐惧的看着窗外,哽咽着,“我签好不好?”

    “好。”小米咧开嘴笑了,那巨大的怪异笑容挂在她的脸上,让她整张脸都看起来格外的狰狞,“快来。”

    她说着,正欲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这铃声在寂静的会议室里显得有些突兀,小米拿起手机,看了眼上面的号码,迟疑片刻后,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怎、怎么了?”

    她刚问出这话,在场的所有人,便清楚的听到电话里传来了野兽一般咆哮的声音,即便是没有开免提功能,可大家依旧将声音听得很清楚,这咆哮之声他们从未在其他的动物身上听到过,反而更像是人类的吼叫。当然,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人类了。

    在其他人耳中不过是咆哮的声音,在小米的耳朵里却仿佛有了别的含义,她的额头上开始溢出汗水,脸色真的开始变得惨白,她说:“我准备好了祭品,真的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就在隔壁呀……七个,整整七个……”

    电话那头很安静。

    “不可能没有的!”小米开始惨叫,她道,“不可能没有的——我亲眼看着——”她说着,竟是冲到了门边,要去开门。

    众人见状,赶紧拦住了她,门外的东西还在继续拍打着门板,这一开门,不是把东西直接放进来了么。

    “完了,一切都完了。”电话挂断了,小米呆滞的软倒在了地上,冷汗顺着她的下巴尖滴落在地板上,“一切都……完了。”

    沈一穷见状,上前问了句怎么了。

    小米重重的摇着头,竟是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见了,他们不见了。”她说着话时,周嘉鱼清楚的看到,原本趴在她肩头的那团黑色东西,竟是在慢慢的往下蠕动,眼见就要落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小米那一头茂密的黑发也开始一缕缕的往下掉。

    这画面恐怖之中又有些莫名的好笑,周嘉鱼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个小米供奉的,难不成是个假发精?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