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铺垫
    屋子里的其他人见林逐水要问问题, 都是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

    然而沈一穷和周嘉鱼却是十分好奇林逐水会问出什么问题来。

    林逐水的食指按在碟子上,薄唇轻启, 吐出了一个疑问句:“我会什么时候结婚?”这问题一出,周嘉鱼瞬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盯着那碟子。

    那碟子在纸上逡巡, 和之前沈一穷相比, 它的路径显得慌乱了许多,好像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一样。

    站在旁边的小粟见状脸上全是疑惑,似乎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

    林逐水神情之中多了丝丝的迷惑,小声说:“这碟子怎么了?”

    “别说话!”小粟的语气有点焦急,她烦躁道, “你问出了一个碟仙无法回答的问题——”

    她的判断果然是对的, 那碟子在桌面上越转越快, 最后竟是到了一个无法操纵的地步,所有人的手指都被迫离开了那碟子的后背, 但碟子却还是在桌面上疯转。

    这一突发现象, 让大家都有点惊讶,在惊讶的之后, 每个人的神情之中又都透出些许恐惧的味道。

    碟子转得越来越快,最后竟是咔擦一声, 直接碎成了几块。

    沈一穷见到此景很是没心没肺的笑着, 说:“哈哈哈,看来林哥你比我还惨一点嘛。”

    林逐水不咸不淡的看了沈一穷一眼,沈一穷赶紧收起了笑容,故作严肃, 道:“小粟,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

    小粟盯着桌子上的碟子碎片似乎在思考什么,沈一穷又叫了她好几声,她才猛地回神:“嗯?你说什么?”

    沈一穷道:“我问你我们怎么收尾呢?”

    小粟叹气:“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算了,先按照常规把碟仙送走吧。”

    她表情复杂的对着已经碎成几块的碟子道:“碟仙碟仙,请您回去,碟仙碟仙,请您回去……”依旧是重复了好几遍,只是这一次,碟子不会给她任何的回应了。

    处理完了碟子,小粟看向林逐水,语气有点不善:“你怎么回事,怎么会问出碟仙不知道的问题?”

    林逐水也是演技爆表,那张丧气满满的脸上是摸不着头脑,他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问问我什么时候结婚,谁知道那碟仙反应是这样,这是不是说明我以后都不会结婚了?”

    小粟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沈一穷在旁边打圆场,道:“小粟,你别生气了,他也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未来是这么的无常呢……”他停顿了一下,又非常认真道,“我觉得这碟仙不一定准,你看我像七十三岁才恋爱的人吗?”

    小粟没吭声,用一种幽幽的眼神看着沈一穷。

    沈一穷:“……”你过分了啊。

    不过虽然碟仙碎掉了,但这游戏也算不上特别失败,毕竟之所以他们聚集在这里,不就是想证明这世界上有超自然的力量么。现在也算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证明了……

    小粟吐了口气,对着屋子里的说:“你们先玩着,我去看看其他屋子什么情况了。”她说完就出了门,留下屋子里几人。

    说实话,看见眼前突然发生灵异事件,大家内心都是有些忐忑的,小粟走了,沈一穷便起了个头儿,聊了些关于小米的事。

    说到小米,众人的态度都非常热切,果然大部分都是冲着她来的。

    “小米太可爱了,我真想和她参与一次直播啊。”说话的是个年轻的男孩,只从外貌上看恐怕比沈一穷还要小,他说,“不过听说直播间被封了,这有影响吗?”

    沈一穷说:“什么影响?”

    那男孩道:“我也想上直播让大家看见我啊。”

    沈一穷哦了声,随口问了句:“你这么晚回去,你爸妈不担心你啊?”

    那男孩无所谓的说:“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长期不在家,我十天半月不回去都没关系。”

    听到这话,之前沈一穷的猜想显然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这里的人几乎都是经过挑选的,和社会的联系极弱,属于那种出现了什么异常情况都不容易被人发现的人群。

    在小粟出去的这会功夫,沈一穷和屋子里的几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并且说好以后有机会再一起玩,有什么消息记得互相通知。

    而因为问出了不该问的问题,而导致碟仙碎掉的林逐水和表情智障的周嘉鱼,则成了屋子里最不受欢迎的两个人。

    林逐水坐在周嘉鱼的旁边,两人都挺安静的看着沈一穷在屋子中间表演。也不知道林逐水怎么想的,他坐了一会儿后,居然从兜里掏出来了一张丝巾,转身为周嘉鱼擦了擦嘴角,还小声的说了句:“弟弟,嘴巴合起来,别流口水了。”

    旁边的人闻言都露出厌恶之色。

    而周嘉鱼则用一副懵懂的表情看着林逐水,心里却有点委屈——先生,先生你怎么了,先生您醒醒啊,您为什么突然戏也那么多,难道是被沈一穷这个戏精给传染了?

    小粟刚进屋子,就看到了林逐水和周嘉鱼兄弟情深的一幕,当然,她的眼神里照常是满满的嫌弃。

    “小粟,你回来了。”沈一穷和她打招呼,“那边情况怎么样?”

    小粟摇摇头:“不太好,都没请到。”她看起来有点烦躁,“就只有我们屋子里的成功了。”她说着露出一个笑容,“看来大家挺有天赋的呀。”

    听着她的话,周嘉鱼在心里暗暗的想,这天赋,他宁愿没有呢。

    当然,其他人显然并不像他这么想,看起来都挺高兴的,沈一穷也很配合,说:“真的嘛?我们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小粟认真道:“当然了,能第一次就请到碟仙,其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然后她眼神不善的看了一眼坐在后面沉迷给周嘉鱼擦口水的大佬林逐水,语气阴沉下来,“只可惜被人破坏了……”

    沈一穷赶紧说:“好了算了吧,林哥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他想问问什么时候结婚这事儿不也挺正常的么?我也问了自己什么时候恋爱啊。”虽然碟仙这王八蛋给出的答案实在是让人生气。

    小粟冷笑一声:“自己什么样心里没点数么?”但她说完这话,显然又有些后悔自己说得太重,道,“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本来顺利的活动突然被打断,我情绪有些没有调整过来。”

    屋子里的人都站在小粟这一边,见她神情楚楚可怜,更是纷纷出言安慰。

    唯独沈一穷和周嘉鱼听得胆战心惊,也要换做平时的大佬,小粟可能已经变成小西米了。

    但是,林逐水是很敬业的,所以此时作为一个单身、贫穷,还有一个智障弟弟的宅男,他不过是面露尴尬,连声道歉,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是懦弱。

    周嘉鱼几乎都想给林逐水演技鼓掌。

    小粟道:“今天就这样吧,大概在后天晚上,小米也会进行直播,那时候我们会去其他的平台开一个新的直播间,具体地址会发在群里,你们想来吗?”

    屋子里人的自然纷纷响应。

    “不过名额有限呀。”小粟微笑道,“那来抽一次签吧?”

    大家都同意了。

    于是小粟转身,出去拿了抽签用的签筒,从他们准备的签筒就能看出,他们显然是经常进行这样的活动,抽签什么的估计都是常态。

    沈一穷跃跃欲试,第一个走到了小粟面前:“我先来!”

    小粟对沈一穷印象很好,微笑着点点头,拇指不经意间拂过了一根签,沈一穷心领神会,将那签直接抽了出来。

    “运气真好呢。”小粟微笑着。

    林逐水起身,硬是挤开了人群成了第二个抽签的,小粟看着他的笑容相当勉强。可林逐水哪里在乎这个,手一伸,直接捏住了一根签。小粟脸上一变,嘴唇微张似乎想要说什么,但鉴于林逐水身后还有那么多的人,她还是把话咽进了喉咙,眼睁睁的看着林逐水从签筒里抽出了一根短短的竹签。

    “我也中了。”林逐水很高兴的笑着,“运气真好。”

    周围有人发出嘘声,还有人说这次你可千万别问什么时候才结婚了。

    林逐水只笑,并不说话。

    名额一共有六个,除去沈一穷和林逐水,剩下的四人是两男两女。

    “名额大概定下了,如果临时有事不能来,一定要先告诉我们哦。”小粟微笑着,“剩下的朋友们也不要着急,除了小米之外,我们还有其他人会同时进行游戏呢。”

    她这话一出,周嘉鱼立马集中了精神,他感觉小粟这话很关键,其中隐隐约约含了某种信息。

    “虽然这部分不会直播,但是会和小米他们在同一个地方进行同一个游戏呢。”小粟笑容温柔仿佛在蛊惑什么,“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也可以见到小米。”

    剩下的人里,也有人开始举手想要报名,小粟却是摇摇头,表示这个名单他们之后才能决定,让大家保持手机畅通,他们会私下联系。

    这会儿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小粟说楼上有可以住宿的地方,如果不方便回去的话,可以在这里睡一晚上。

    这里大部分的参与者年龄都挺小,回去比较麻烦,所以多数人都选择住一晚。

    小粟也问沈一穷要不要住在这儿,沈一穷挠了挠头,说:“不用了,林哥开了车过来,可以送我回去。”

    “这样啊。”小粟倒也没有阻拦,点点头,“注意安全,后天见哦。”

    沈一穷和她告了别。

    小粟也就只是对沈一穷态度热切,根本理都懒得理林逐水和周嘉鱼,他们两个人也没去凑热闹,干脆的出门走人。

    开来的车停在小镇一个偏僻的角落,林珏和徐入妄两人缩在车里正在打瞌睡,见到他们回来,热情的招呼着:“情况怎么样?被发现了没有?”

    “没啊。”沈一穷说,“表演很完美,完全没有人察觉哪里不对。”他看了一眼周嘉鱼痴呆的表情,哈哈大笑,“毕竟是本色演出嘛。”

    周嘉鱼冲上去就给沈一穷来了一巴掌。沈一穷被拍的哎哎直叫,委屈的说:“你被先生擦口水的时候不是挺高兴么,这会儿打我打那么狠做啥。”

    周嘉鱼咬牙切齿:“沈一穷,你再废话今天怕是走不出这里了!”

    沈一穷给自己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这次潜入收获颇丰,不但可以见到小米真人,还知道了一些隐藏的信息,比如每次小米直播的时候其实现场都有两个团队,一个是暴露在观众们面前的小米,一个则是和小米他们玩同样灵异游戏的另一只队伍。

    根据这个线索,周嘉鱼抓住了重点:“所以每次小米直播结束之后,在现场发现的那些尸体,极有可能就是这些年轻人的?”

    “对。”林珏也在分析,“我觉得这些年轻人可能是替死鬼一样的存在。”

    “那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发现尸体?”沈一穷道,“这个小米玩灵异游戏也玩的挺久了吧。”

    “这就不知道了。”林珏摇摇头,“而且现在徐入妄师父魂魄离体,和小米的直播也离不开关系,你们约的时间是后天晚上?”

    沈一穷点头。

    “那就先去看看再说吧。”林珏道,“反正逐水也在,倒要看看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儿。”

    回去的路上,林珏给林逐水和周嘉鱼卸了妆,两人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但沈一穷却表示看惯了周嘉鱼弱智的样子,突然看见他正常了还有点不习惯。周嘉鱼冷笑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七十三岁才能结婚吗?就是因为你话太多了。”

    沈一穷受到致命一击,半晌没说出反驳话来,最后他只能委屈的找林逐水去讨公道,说:“先生,那碟仙是真的还是假的?”

    林逐水道:“真的。”

    沈一穷:“……那、那我真七十三才能恋爱?”

    林逐水很简短的给沈一穷胸口上又捅了一刀:“极大可能。”

    沈一穷直接疯了,嚷着说:“可是先生,您阳气这么重,什么碟仙胆子那么大敢跑到您面前来,也不怕被烤焦了吗?”

    林逐水说:“虽然民间习惯叫它碟仙,但其实这东西吸引的大部分都是阴魂,那个小粟不是正常人,她使用的碟子是特殊制成的,比一般的碟子更容易吸引脏东西。我使了点小手段,暂时压下了自己的阳气,最后这东西应该是被周嘉鱼吸引过来的。”

    沈一穷在旁边感叹自己的明智,说还好他给周嘉鱼选了个不用参加游戏的身份,不然如果真让周嘉鱼上了桌,鬼知道能招出点什么。

    “他们举行这种活动,应该是为了看参与者的体质。”林逐水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招出碟仙的。”

    沈一穷道:“那他们怎么确定是哪个人?”

    林逐水说:“简单,只要碟仙回应了那个人的问题,就说明这个人有这方便的资质。”他停顿了一下,“那个抽签水分很大。”

    说到碟仙的回应,沈一穷就想到了七三这两个数字,又开始生闷气。

    不过这碟仙显然还没有强到可以回答林逐水的问题的地步,林逐水一问出问题,它就直接碎成了渣渣。

    周嘉鱼这才恍然,他才不敢说他看到碟子碎了的时候,和其他人想法差不多,想的是——莫非林逐水这辈子都没法结婚了?现在想来,可能只是碟仙没法回答林逐水的问题,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几人回去之后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三点,便各自回房休息。

    两天后的聚会,乃是重中之重,那天林珏早早的给周嘉鱼和林逐水画好了妆,还特意为两人选了一套风格相近的衣服。

    “你晚上多看着点嘉鱼啊。”林珏叮嘱,“他那体质,你不在肯定得出事儿。”

    林逐水点头说知道。

    周嘉鱼莫名其妙有种自己真的是个弱智,马上要被家长领出去郊游的错觉,他张嘴道:“师伯,我不傻!”

    林珏看向周嘉鱼的眼神里满是慈爱:“对,我家小鱼才不傻呢。”

    林逐水也点点头:“嗯,不傻。”

    周嘉鱼:“…………”喂,你们能不能不要入戏那么快啊?

    之前周嘉鱼一直以为他们里面就沈一穷最戏精了,可现在仔细看来,却发现人人都有戏精的潜质,连徐入妄都凑过来满脸怜爱的说了两句:“罐儿最聪明了。”

    周嘉鱼:“……”你们差不多就行了,真的。

    弱智周嘉鱼最后被他的宅男哥哥领上了车,几人便准备往约定的地方去了。

    本来这次活动,小粟他们是不准备让周嘉鱼跟着的,但是在沈一穷的死缠烂打之下小粟最后还是勉强允许,但还是表示一旦因为周嘉鱼出现什么意外,他就会被立刻送走。沈一穷同意了他们的条件,毕竟周嘉鱼又不是真的弱智,还能出现啥意外啊。

    与此同时,沈一穷之前交换联系电话的一个男孩被小米他们选中,作为和沈一穷同时玩游戏的另外一个团的团员,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沈一穷,还说了很多细节。

    沈一穷道:“他们玩游戏的地方其实和我们一样。”这次他们要定下的地方,是当地一个比较有名的酒店。这酒店之所以出名,不是因为它的服务,而是因为有很多人死在同一层楼。自杀的,他杀的,还有意外死亡的。总而言之,只要是本地人,去那里住的时候基本都会避开那一层。

    沈一穷他们定的是18层走廊靠右的,而和沈一穷发消息的那个男孩,则表示他们在18层走廊靠左。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有多么危险,兴奋的问他们有没有机会见到小米,能不能在直播间露露脸。

    “小米直播又开了?”周嘉鱼看到这些消息后问了一句。

    “好像是吧。”沈一穷翻看手机信息,果真是找到了小粟给他发的直播网址。小米果然是另寻了一个直播平台,这个平台和之前的平台相比小了很多,而且只有app的端口,比较不容易被查封。

    周嘉鱼有点疑惑:“她为什么那么执着一定要直播呢?”

    沈一穷道:“这一点的确是比较奇怪,如果只是为了宣传什么,其他方式也可以吧,难道是因为直播才能送礼物?”

    说到礼物,周嘉鱼忽的想了什么,他伸手翻了翻手机,翻出了以前小米的直播时粉丝录下的视频,道:“哎?她的自定义礼物居然是纸钱……”

    以前的平台主播们都可以自定义自己的礼物,比如有个头发总是掉快要地中海的主播,自定义的礼物就是假发。

    小米的自定义礼物,居然是纸钱,这他们之前倒是没怎么注意。

    “她到底是人是鬼?”沈一穷想不明白。

    周嘉鱼道:“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也对,反正他们马上就要见到小米,以林逐水的实力,无论她是人是鬼,都该看得清楚。

    因为怕被人看见,所以他们开的车停在了离酒店挺远的地方。

    三人进了酒店,从电梯直奔十八楼。

    到了这楼层,电梯门一开,周嘉鱼便感觉到一股阴森的凉意扑面而来,这凉意实在是太过明显,让周嘉鱼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顿了一下。

    “怎么了?”沈一穷扭头问了一下周嘉鱼。

    周嘉鱼正准备回答,却见走廊上走过来几个年轻人,他怕被自己露馅,便歪着脑袋摇了摇头。

    林逐水却是没有再问他,竟是动作自然的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不怕。”

    几乎是瞬间,周嘉鱼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两人手心相接的地方,林逐水的手起初有些冰,但很快便开始散发出舒服的热度,暖和了周嘉鱼有些发凉的手心。

    周嘉鱼表情懵懂的跟着林逐水往前走,脸上带着傻笑,看他这模样,估计就算林珏没给他化妆,也挺像个傻子的。

    至于这层楼异样的气氛……周嘉鱼漫不经心的想,管他什么异样不异样的,先生牵着他耶!先生牵着他耶!先生牵着他耶!别说来什么小鬼了,就算现在贞子趴在他的面前,他都不一定带怕的!

    旁边的沈一穷看着周嘉鱼痴呆的笑容,脸上露出佩服之色,在心里肯定着周嘉鱼敬业的演技。殊不知此时自己身边的人,智商是当真下降到了两三岁,至于其他的智商,大约是被林逐水给吸走了吧……

    “小富,你来啦。”小粟依旧是接待的人,她站在门口见到一穷他们三人,微笑着打招呼,“小米就里面,快点进去吧。”

    “你不和我们一起玩游戏吗?”沈一穷好奇的问了一句。

    小粟笑道:“这游戏会这么少,我怎么好意思占用一个名额。”她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表,笑容更浓了,“快,去吧,时间要到了。”

    于是一个未成年,和一个领着弱智的单身大龄男人,走进了面前的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又被先生牵了,惊险又刺激!

    林逐水:牵手反应都这么大?

    周嘉鱼:那可不……呜!

    林逐水亲了亲周嘉鱼的唇,周嘉激动的鱼直接昏古七了。

    四川又地震了,希望四川的妹子们都平平安安,还有余震,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也是靠近这边的,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前桌的又靠着桌子在抖腿,给他来了一巴掌,然后他委屈又无辜的回头看着我,问我打他干嘛,然后才发现居然是地在摇,一群人一窝蜂的往下跑……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谢谢大家

    感谢 徒手杀十个 的手.榴.弹x2

    感谢 小洁癖审神 的火.箭.炮x1

    感谢 吃鸡腿么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手.榴.弹x1

    感谢 24718756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青楼怪客 的手.榴.弹x1感谢 帅絀 的手.榴.弹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跪下唱征服 的地.雷x2

    感谢 看我!看我!看我干嘛 的地.雷x2感谢 云想衣裳 的地.雷x2

    感谢 兆忆小掂 的地.雷x2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

    感谢 铭尘念莩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远行小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喵呜会说话诶 的地.雷x1感谢 和在梦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芽玖 的地.雷x1感谢 糖炒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冰珊瑚 的地.雷x1

    感谢 飞翔的大大大西瓜 的地.雷x1感谢 鸡蛋叔叔 的地.雷x1

    感谢 木鈴 的地.雷x1感谢 素锦 的地.雷x1感谢 非酋甘棠 的地.雷x1

    感谢 落泉 的地.雷x1感谢 深海 的地.雷x1

    感谢 raphael 的地.雷x1感谢 长安 的地.雷x1

    感谢 吃糖吗可甜了 的地.雷x1感谢 你怎么可以辣么萌 的地.雷x1感谢 18630876 的地.雷x1

    感谢 24787767 的地.雷x1感谢 小说真好看吧唧吧唧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germs 的地.雷x1感谢 柰墨轩 的地.雷x1

    感谢 九丫 的地.雷x1感谢 亚兰 的地.雷x1

    感谢 寒酒白江 的地.雷x1感谢 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闫美人啊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20872984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桃夭 的地.雷x1

    感谢 爱你比烟多 的地.雷x1感谢 吉祥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雅风 的地.雷x1

    感谢 伏小妖 的地.雷x1感谢 小汜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月城雪兔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下一站幸福 的地.雷x1

    感谢 云深雾重 的地.雷x1感谢 小淤青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