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打入内部
    徐入妄还不知道林逐水话语里的意思, 见沈一穷和周嘉鱼都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开口问了句:“怎么了?你们都这表情?”

    沈一穷丧气的说:“你觉得和罐儿一起玩灵异游戏会发生什么?”

    徐入妄听完直乐:“和周嘉鱼一起玩灵异游戏?干嘛要多此一举?”

    沈一穷把小米和那个组织的事儿都告诉了徐入妄, 徐入妄听完之后陷入沉思,道:“还有这一茬?不然我陪你们一起?”

    “算了吧。”林珏在旁边摆摆手, “你这样子, 那边敢要你?”徐入妄这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哪个传销组织敢收啊?

    徐入妄摸了摸自己头:“也对。”

    虽然心里已经怂成只狗子,但周嘉鱼为了不在林逐水面前露怯,还是挺直了自己的腰杆,表示自己其实是不怎么害怕的。

    林逐水道:“真的不怕?”

    周嘉鱼说:“哼, 真不怕。”

    沈一穷在旁边露出委屈的表情, 心想你就欺负先生看不见吧, 不怕别抓着我的手啊,我这么黑的皮肤都要被你抓红了。

    “好吧。”林逐水听完了周嘉鱼的话, 轻飘飘的来了句, “本来我还想陪你去的,既然你不怕, 那就算了。”

    周嘉鱼:“……”

    沈一穷:“……”

    林珏在旁边开心的笑着,道:“行啦, 你就别欺负他们了。”

    沈一穷赶紧说:“对啊, 先生,周嘉鱼是假装自己不怕,他掐的我可疼了。”

    周嘉鱼:“闭嘴!”

    林逐水唇边浮起淡淡的笑意,让周嘉鱼的心脏又开始很没出息的狂跳, 片刻后,便听见林逐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

    周嘉鱼和沈一穷都高兴极了,击掌欢呼,林珏在旁边泼了冷水:“当然,前提是黑仔你能说服那边的负责人,让先生和罐儿陪着你,如果说服不了……那我觉得你可能只有一个人去了。”

    沈一穷:“……”

    计划这种东西,是永远赶不上变化的。

    他们从乱葬岗回去之后,沈一穷就借了徐入妄的电脑,开始发挥自己社交小能手的技巧,为周嘉鱼和林逐水编身份。

    结果最后在沈一穷的嘴里,林逐水成了一个喜欢带着他玩的邻居家大哥哥,这大哥哥自幼父母就出了车祸,家庭条件很不好,又有一个智商只有三四岁,生活完全无法自理的智障弟弟——没错,这个智障弟弟就是周嘉鱼。因为弟弟和家境比较贫困的缘故,林逐水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女人结婚,就这么和弱智弟弟相依为命几十年。两人没什么亲戚,和邻居关系也一般,就算失踪了估计很久之后才会被人发现,可以说是相当的附和那群人的筛选标准了。

    而这个大龄单身男人,也对灵异方便的事儿比较感兴趣,听了沈一穷的介绍后,想和他一起来这个组织里参与活动。

    周嘉鱼真是服了沈一穷了,说:“你这么编不是得露馅么?先生这模样是大龄单身宅男?”

    沈一穷很小声的说:“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没错啊。”

    周嘉鱼:“……先生今年多大了?”

    沈一穷说:“三十。”

    周嘉鱼:“……”

    沈一穷说:“大龄,单身,有问题?”

    周嘉鱼无话可说,于是把话题转回自己身上:“那我为什么是智商方面有缺陷?”

    沈一穷道:“这不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哎呀,一个不重要的人设而已,你不要太在意嘛。”

    周嘉鱼真是觉得沈一穷的皮越来越厚了,他甚至开始好奇,这种奇葩的人设,沈一穷会怎么对林逐水说得出口。

    谁知道他显然低谷了沈一穷的神经粗细,这黑仔在成功欺骗了扣.扣群的负责人后,非常高兴的把这两个人设向大家宣布。

    众人听完后都挺沉默的,林珏更是对着沈一穷竖起大拇指。

    沈一穷得意的尾巴翘的老高:“怎样,我很棒吧?”

    林珏说:“你是很棒,这个是弱智。”她指了指周嘉鱼,“这个是大龄单身狗。”她指了指林逐水,“有想法。”她说完大笑起来。

    沈一穷这小王八蛋也跟着乐。

    周嘉鱼本来以为沈一穷这么搞会被林逐水无情的拒绝,谁知道他表情淡淡,竟是道了声:“那就这样吧。”

    周嘉鱼:“……”那他这个弱智岂不是失去了反驳的机会?

    不过他又想起了一件事,道:“那先生的眼睛怎么和他们解释?”

    林珏笑道:“没事,我有办法。”

    事情居然这么定下,沈一穷和负责人相约的见面的时间在明天下午,据说他们要一起先去聚餐联络感情,再一起玩玩有趣的游戏。

    周嘉鱼觉得这负责人的态度是不是太松懈了一下,沈一穷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好像有点急……对了,这和小米直播间被封是不是有关系啊?”

    “有可能。”林珏分析道,“那直播间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挺重要的,群里不少人都是因为看了直播才去加群的吧?”

    “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们要急。”沈一穷点点头。

    第二天下午,在出发之前林珏给他们几个化了妆。沈一穷是本色出演,完全不需要,而周嘉鱼和林逐水都被改变了一点相貌。开始周嘉鱼并没有觉得化妆会效果很好,谁知道林珏画完之后,周嘉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沉默了好久。

    镜子里的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不见了,眼角耷拉下来,鼻梁看起居然是平的,嘴角也往下扯,如果只从面容上看,真的挺像个智力有障碍的人。周嘉鱼没吭声,转头看向坐在他身边的林逐水,林逐水的五官非常精致,眼角眉梢都是玉器般细腻冷清的漂亮,而林珏只是给他微调了一下,他那让人惊艳的样貌竟是真的被压了下来,气质也有了变化,虽然神态和之前有几分相似,但是乍一看完全不会觉得他们是同一个人。而最最重要的是,林珏在化妆结束后,将一张符纸烧成了灰烬让林逐水吞了下去,吞下符纸后,周嘉鱼竟然看见林逐水的眼睛睁开了。

    周嘉鱼惊讶极了:“先生您的眼睛……”

    林逐水道:“障眼法而已。”

    林珏点点头:“对,其实他还闭着,只是你们看着像是睁开了似得。”

    周嘉鱼只能佩服道:“师伯您太厉害了……”

    林珏道:“那当然,你表情别做太夸张啊,闲着没事儿就歪歪嘴,流点口水什么的。”大概是实在是太好笑了,她没忍住又笑了出来,“反正你家先生就在旁边,流出来的口水他会帮你擦干净的。”

    众人都笑了起来,一时间屋子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周嘉鱼:“……”你们的恶趣味真的很可怕。

    林逐水则全程面无表情,平时这样的他像个精致的玉美人,此时的他却好像天天在家丧气得不行的孤独大龄青年。

    周嘉鱼对林珏的化妆技术简直佩服至极。

    沈一穷说:“出发!”

    于是几人便准备往沈一穷和那负责人定下的地方去了。

    他们约定的地方并不在市中心,而是离市区稍远的一个小镇上,当然,据负责人说选择这么一个地点,是因为他们要进行的活动情况特殊,在人多的地方反而不方便。

    周嘉鱼开玩笑说:“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搞传销呢。”

    徐入妄很无情的道了句:“周嘉鱼,你怎么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你可是个弱智,弱智哪儿有那么多的话。”

    旁边的林珏忍着笑点头附和。

    周嘉鱼:“……”你们这群人不要入戏那么深行吗?

    旁边的阴沉宅男林逐水倒是相当融入角色了,他本来就不喜欢说话,这会儿面无表情的模样简直是浑身上下都在散发出一股子厌世的潮湿蘑菇味,当真看不见一点违和感。

    周嘉鱼觉得先生不愧是先生,演什么都那么像……

    到了目的地,沈一穷和林逐水领着周嘉鱼下了车,下车之前林珏还不忘叮嘱周嘉鱼:“一定要装的像一点啊,不要露馅了。”

    周嘉鱼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傻子似得点点头。等他下了车,看着走在他面前的两个人的背影,忽然觉得有那里好像不太对……明明林逐水可以陪着沈一穷来的,为什么还要带上他呢?多他少他一个弱智的角色,好像完全没有什么影响。

    当然,在周嘉鱼察觉这件事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沈一穷已经屁颠屁颠的到了和负责人见面的地方,两人成功接洽。

    “这是我的朋友,他叫林水,这人叫林鱼。”沈一穷取名字的方式相当随便。

    “你是沈富?”那个负责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手上拿着一叠资料和他们一一对照。

    沈一穷点头。

    周嘉鱼听见沈一穷给自己取的名字时差点没破功笑出来,好在林珏给他化的妆容相当厉害,他要笑不笑的样子更像是智障了。

    接待的人看向周嘉鱼时眼神里全是厌恶,但他们可能是真的很缺人,所以瞅了一眼之后就竟是没有质疑什么,挥挥手让他们进去。

    这是一栋居民楼,应该是他们租下来的,他们进去时屋子里已经有七八个人在里面,有的在聊天,有的在低头玩手机。

    沈一穷虽然一直在被他们吐槽肤色,但其实也算得上是个健气又活泼的可爱黑仔,女人缘应该是不错的。果然他一进门,就有姑娘上前接待,笑着询问了一些情况后,又给他们安排了座位。

    “看你年纪应该不大吧?你可以叫我小粟。”小粟的目光全放在沈一穷身上,对他身后的弱智和宅男朋友显然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小粟?”沈一穷道,“你和小米关系很好吗?”

    小粟道:“嗯,我们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同学。”她道,“你多大呀?”

    沈一穷说:“我今年刚十七。”

    小粟点点头,她看了一眼沉迷饰演弱智的周嘉鱼和一直没说话的林逐水,道:“这是你的朋友?”

    沈一穷又介绍了一遍周嘉鱼和林逐水的身份。

    小粟迟疑道:“待会儿我们玩游戏他们也会参加吗?”

    沈一穷道:“林水可能会,林鱼的话……我怕他有点理解不了,还是算了吧,就让他在旁边站着好了。”

    小粟明显松了口气,显然她也不想让周嘉鱼参合进来,毕竟玩这些游戏,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出错,万一到时候准备把东西送回去的时候进行错了步骤,那岂不是得还得大家一起出事儿?

    周嘉鱼在这一刻,突然对沈一穷产生了怀疑,他开始认为沈一穷帮他弄出这儿身份是无意的,但是现在细细想来,沈一穷极有可能是故意让他扮演弱智,因为没人会让弱智去玩灵异游戏。所以其实一开始沈一穷就想明白了这事儿?

    沈一穷在和小粟聊着天,说是聊天,其实更像是互相的试探。小粟问的问题虽然隐晦,但大部分都涉及沈一穷的交际圈和他的家庭情况。

    沈一穷则打探着他们玩游戏的内容,以及和小米的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