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乱葬岗
    日出和日落这两个景象, 乍一看虽然相似,但若是细究起来却是有很大的不同。日出的太阳更加光线更加刺眼,拍出的照片可以明显看出散发出的光芒呈现的是线条形状, 而日落的光芒却要柔和许多,且有霞光相伴。

    周嘉鱼仔细了那照片之后,确定了这是日落的照片而不是日出。

    沈一穷道:“所以……意思是这照片其实是他们进去的时候照的,但是那个小米非要骗粉丝说这是出来的时候照的?”

    周嘉鱼道:“应该是这样。”

    沈一穷道:“那岂不是说明那些参加活动的年轻人都可能出事了?”

    周嘉鱼道:“只是有这个可能性……”

    沈一穷道:“这事儿看起开有点麻烦, 希望徐入妄的师父徐鉴能小心点。”

    虽然沈一穷和周嘉鱼目前在跟进这件事情,但事实上他们都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只想知道点内料满足一下好奇心,然后安静的当个吃瓜群众。

    谁知道沈一穷这嘴却好像开过光似得, 说完这句话的下午,几人正坐在院子里聊天, 林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林珏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 随即接通了电话:“喂?”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林珏的气息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了起来,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握着电话连问了几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有生命危险吗?你现在在哪儿?”

    几人听着这问话, 明显感觉不对劲,都停下了话题,看向了林珏。

    “好,我们马上过去。”林珏说,“你在病房里守着,不要离开一步。”

    她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看向几人,语气沉重,“徐鉴出事儿了。”

    周嘉鱼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徐鉴?徐入妄的师父?”

    林珏道:“对,这电话是徐家给我打的,具体情况上飞机再说,我先去订机票,你们准备行李,我们连夜过去。”

    周嘉鱼点头说好,沈一穷眼巴巴的看着林珏:“师伯,我也要去啊?”

    林珏瞅了他一眼,道:“你当然要去了,你这个留守儿童不去,我们怎么打入内部?”

    沈一穷:“……”他为什么要没事儿找事儿啊。

    林珏做事的效率极快,一个小时候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带着几人上了车,除了沈一穷之外,其他几个师兄都有事儿得出去,所以他们这趟,还是四个人一起。

    他们上车的时候,林逐水已经坐在副驾驶上,他的手肘放在窗户边缘上撑着脸,表情也看起来并不轻松。

    林珏吩咐司机直接去机场,随后在车里简短的说了一下徐鉴那边的情况。

    果然如徐入妄告诉周嘉鱼的那般,徐鉴接受了官方的委托,开始调查这件事。只是调查的过程并不顺利,所有和小米有所涉及的人,都坚决对这件事闭口不谈,简直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徐鉴甚至还找到了直播时出现在画面里的那些年轻人,可那些年轻人的态度更是冷漠,对待徐鉴仿佛是在对待敌人一般,这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通,谁都不肯透露一句。

    “徐鉴什么情况?”林逐水的询问的话语很简短。

    “昨晚小米也直播了。”林珏道,“徐鉴就跟着去了现场,被人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昏迷了。”

    林珏蹙眉。

    “目前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但是醒不过来,看起来有些像魂魄离体。”林珏道,“可徐家使了法子之后,却没办法把他的魂魄招回来。”

    徐鉴在徐家的地位,有些像林逐水在林家的地位,几乎算得上是他们氏族里天赋最好,能力最强的那一个。而且徐鉴还是徐家的现任族长,他一出事儿,徐家直接慌了。

    徐鉴和林逐水虽然是竞争关系,但其实对对方都很尊重,属于亦敌亦友。况且徐家上一辈和林家关系也不错,林逐水父母那一代的时候,两家经常互相走动。

    一路上林珏都在接收徐家传来的资料,上了飞机之后开始为林逐水简述情况。

    官方之所以让徐鉴调查这件事,是因为已经出了好几起命案。这些命案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本来毫无联系的人,会在某天晚上突然出现在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然后发生意外,全部死亡。

    而这些地方,小米全都曾经进行过直播。

    如果说是直播时出现的那些人出了事儿,警方还能让小米以此担责,但是死掉的年轻人乍一看却和小米没有关系,所以警方也是束手无策。但是他们很快就注意到这些年轻人的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经加入小米的粉丝群,进行了一系列的恐怖游戏。

    这算突破,却又好像另一个迷宫。

    警方的人立马感觉这件事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于是走了特殊的渠道,找到了徐家。

    周嘉鱼听完又讶异道:“官方还有这方面的合作啊?”

    “当然有了。”林珏道,“你是不知道你家先生在官方的人气有多高。”

    周嘉鱼听着想笑,内心深处居然有点小小的自豪。

    飞机飞到了地点,徐家的人接到他们后,带着他们马上去了医院。

    “林先生。”接待的人是个徐家的后辈,看起来年龄不大,估计和沈一穷他们差不多,“辛苦您了。”

    林逐水随摆了摆示意不必如此。

    到了医院,他们去了徐鉴的病房,在那里周嘉鱼看到了徐入妄,还有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徐鉴。

    “林先生,林小姐,周嘉鱼!”徐入妄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

    沈一穷道:“你怎么不叫我?”

    徐入妄道:“卧槽,谁在说话!”

    沈一穷:“……”徐入妄他妈的故意装的吧,这病房灯光那么亮,最显眼的就是他了!不过他也就在心里骂一下,因为此时还有别的事要紧。

    林逐水迅速的检查了徐鉴的状态,他点燃了一根香,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点在了徐鉴的眉心。

    点燃的香冒出的烟气本来是垂着往上的,然而在林逐水做完动作之后,那烟气居然开始左右摇晃,并且越来越剧烈,最后香一歪,竟是直接断了。

    林逐水眉头蹙紧。

    “林先生?”徐入妄有点紧张。

    林逐水道:“他这不是一般的魂魄离体。”

    徐入妄道:“您的意思是……”

    林逐水点点头:“他的魂魄被人困住了。”

    他这话一出,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徐鉴的实力那么强,能够把他的灵魂困住,那东西该何种强悍?

    徐入妄面沉如水,对着林逐水就要跪下:“求求林先生救我师父一命——”

    林逐水上前一步扶住了徐入妄,淡淡道:“你不必如此,我若是能帮的,自然会帮。”

    徐入妄面露感激,随后咬牙道:“林先生,这事儿若成了,我们徐家可以答应您三个条件,只要不伤天害理,就算是您让我们徐家子弟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林逐水挑眉:“这事儿你说了能算?”

    徐入妄重重点头:“能算。”

    “你们在哪里发现的他。”林逐水掐算了一下时间,道,“晚上八点左右,带我过去。”

    徐入妄道好。

    现在还是下午,离林逐水要求的时间还有些时候,林逐水和徐入妄交换了一些信息,这时他们才知道,徐鉴被发现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坟地,而且是一块类似于乱葬岗的地方。

    沈一穷拿出手机,翻找了小米的微博,道:“没错,这个小米的确是去过这乱葬岗,肯定和她脱不开关系。”

    徐入妄道:“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

    林逐水对着沈一穷道:“微博有她的照片么?翻出来,给我一下。”

    小米的照片倒是很多的,沈一穷随便翻了一张,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林逐水。林逐水握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片刻,随即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照片上几个人?”

    沈一穷老实的说:“七个。”

    林逐水摇摇头。众人都没明白他摇头是什么意思,却见他张了张嘴,吐出一句话来:“哪里是七个,明明一个都没有。”

    这话一出,几人汗毛都有点炸。

    “您的意思是这小米已经不是人了?”徐入妄立马道。

    林逐水说:“很奇怪,他们像是介于阴和阳之间的东西,不能说他们是人,也不能说他们是鬼。”

    这描述着实让他们有些迷茫,但林逐水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说先去墓地看看再说。

    许久不见,徐入妄身上的变化倒是不少,头发长出来了,模样也变俊俏了不少,至少不像个刚出狱的服刑人员。

    沈一穷怀疑他是不是去整了容。

    徐入妄也没有反驳,就问了沈一穷一句话便将沈一穷打击惨了,他问沈一穷:“你怎么又黑了啊。”

    沈一穷表情扭曲,差点暴起和徐入妄打一架。不过看两人身板的差距,估计沈一穷这个可爱的小黑仔能被徐入妄一只手直接给拎起来。

    几人随便聊了点什么,沈一穷的手机忽的震动了几下,他拿起来一看,道:“咦,他们邀请我去复试,还说表现的好,后天有机会上小米的直播。”

    “你还真打入内部了?”林珏实在是有点佩服沈一穷,“他们没怀疑你?”

    沈一穷憨笑:“谁叫我长得憨厚可人呢。”

    众人:“……”大家听着这话,都没吭声,默默的移开了目光。

    沈一穷说:“喂,你们这个反应是什么意思啊?”

    徐入妄道:“憨是可以有的,但是可人这两个字就别加了。”

    沈一穷:“闭嘴吧你!”

    虽然徐入妄在和沈一穷开玩笑,但周嘉鱼也能看出他有点故作轻松,毕竟出事的是他的师父。周嘉鱼稍微想了一下如果出事的人是林逐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迅速的打住了自己的念头。有些事情,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

    徐入妄询问林逐水需不需要带什么东西,林逐水吩咐他带上几柱香,还有一些红线。

    八点时间很快就到了,几人做好准备,去了找到徐鉴的地方。

    那块墓地位于远郊,非常的荒凉,事实上现在社会里面还有这种地方存在,其实挺不可思议的。

    据徐入妄说有几个房地产商都想过开发这儿,但是每次准备动工的时候都会出事,所以这一片就继续荒废着,附近没有住户,很少有人往这边来。

    “这乱葬岗也算是古代的遗留产物了。”徐入妄在徐鉴出事儿之后,马上去查了相关资料,“当时这里好像闹过瘟疫,所有死了的人就都往这边一扔,就用草席裹一裹,也不埋,长年累月下来,这里到处都是尸骨。”

    周嘉鱼道:“现在应该不像这样了吧?”

    徐入妄叹气:“建国初期这里修整了一次,把大部分露在外面的骨头都清理掉了,本来有条马路是打算从这儿过的,但是挖地基的时候发现地下全人骨头,而且工程屡屡出事,所以便改了方向,把这里空了出来。”

    听着徐入妄的介绍,周嘉鱼真心觉得,晚上跑到这种地方来玩什么灵异游戏的人,当真是条汉子。别说玩灵异游戏了,他晚上连路都不想路过这里。

    到了地点之后,果然如徐入妄所料那般,这一片到处都能看见乱七八糟的坟茔,这些坟茔有的还有墓碑,有的干脆就只是个土包,杂草丛生,到处都透着一股子荒凉的气息。

    周嘉鱼注意到,这些坟茔上面都萦绕着黑色的气息,而他在观察之后,惊讶的发现这黑气并不是没有规则的,而是像一个漩涡一样,约往里面靠,气息越浓。

    周嘉鱼把他看到的东西告诉了林逐水。

    林逐水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这件事。

    在进去之前,林逐水拿出了他让徐入妄准备的红线,然后缠绕在他们的无名指上面。

    周嘉鱼低着头,看着林逐水的手指挽着红线在他的无名指上绕过,耳尖悄咪咪的也跟着热了一下,还好这会儿天色太黑,别人也看不出他的异样。红线将他们两两连在一起,林珏和来接待他们的那个徐家小辈,徐入妄和沈一穷,林逐水和周嘉鱼。

    当然,沈一穷企图抗议,林逐水说了句:“不然你和林珏?”

    沈一穷看向笑眯眯的林珏,很弱气的怂了,他可不想和林珏走在一起的时候,突然被林珏问要不要看宝贝。

    “那、那我不能和罐儿一起走吗?”黑仔垂死挣扎。

    林逐水语气淡淡:“他什么体质你不知道?你和他走在一起,能护得住他?”

    沈一穷彻底放弃。

    徐入妄在旁边大度的表示自己完全不嫌弃沈一穷,反正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沈一穷一进去他完全可以当做自己一个人。

    沈一穷无话可说,恨恨的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又给徐入妄记上了一笔。

    而周嘉鱼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全程表情正直且坦然,不过若是灯光稍微亮一点,大约会有人发现他的耳朵此时红的像是被煮过一样。

    “走。”林逐水说了一句。

    他说完话,几人便朝着乱葬岗深处走去,这一片土地非常松软,脚踩在上面,有种踩在棉花上的错觉。但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因为周嘉鱼几次踩到硬物,脑子里都会思考那硬物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是骨头之类的……

    沈一穷神经粗,没有周嘉鱼想的那么多,高高兴兴的走在最前面。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表情都挺凝重的。

    越往里面走,那种阴森的感觉越浓,不知不觉里,周嘉鱼发现他们身边已是黑雾弥漫,甚至有些看不清楚旁边人的面容了。但这黑气好像也只有他能看见,其他人的脸上并未露出任何异样之色。

    在这样的场景里,周嘉鱼本该是要害怕的。可他的鼻间嗅着身旁人那股淡淡檀香气息,心情却是意外的平静了下来。再一想到手指上绕着的红线,将自己和林逐水连在了一起,周嘉鱼暗戳戳的高兴着,连害怕都忘了。

    进去的时候,周嘉鱼还不明白为什么林逐水要给他们系上红线,直到越往里面靠,他发现身边的人形象越模糊,甚至在快要接近中心部位时,林逐水本就站在他的身边他都没办法看见。

    这样的情况并不止他一人,徐入妄小声道:“沈一穷,你在哪儿呢?”

    沈一穷开始还以为徐入妄是在故意说他黑,气的直跳脚:“我他妈的就在你后面呢,再乱说话,信不信我给你后脑勺一巴掌啊!”

    徐入妄说:“你到底在哪儿?”

    沈一穷也发现了不对:“等等,我怎么也看不见你了。”

    还好林逐水系的线起了作用,两人确定对方就在旁边,可入目之处只有一篇荒芜,身边人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掩住。

    林逐水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铜铃,轻轻的摇晃起来,道:“这边。”

    其他人听了铃声,才跟着他往前继续走。

    林逐水似乎在寻找什么,他的脚步构成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形状,在周嘉鱼的眼里,他离黑雾的中心越来越近,最后脚步停留在了一块粗糙的石碑旁边。

    林逐水蹲下,手指一寸寸在那石碑上滑过,最后将手指停留到石碑三分之一的地方,关节曲起,对着那石碑重重一敲。

    “咔擦。”看起来很坚硬的石碑,竟是直接被林逐水那白皙修长的手指硬生生的敲碎掉了。

    石碑碎掉的时候,周嘉鱼听到了周围忽的刮起了凄厉的风,这风仿佛是从四面八方灌进来,其声呜呜,好似众鬼哭嚎,听的人头皮发麻,风声之后,他们总算能看见身边的人了。

    林逐水蹙眉。

    徐入妄的心一直悬着,见林逐水表情不对劲,赶紧问:“林先生,出什么事儿了?”

    林逐水道:“你师父不是被人困住了。”

    徐入妄道:“啊?”

    林逐水的语气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他是自己不愿意回来。”

    几人听到这话,表情离都流露出些许不敢相信,徐鉴的魂魄不愿意回来,这是为什么?

    但这个问题的答案还没找到,周嘉鱼便轻声惊呼道:“这土里怎么冒血了?”

    众人顺着的他的目光看去,发现石碑砸下来的地方,居然真的在往外面冒血,那血透过黑色的泥土,层层的往外渗透,看起来极为不详。

    林逐水的神情却很淡,他站起来,轻叹一声,报警吧。

    石碑断裂之后,周遭的黑雾也开始渐渐散去,徐入妄虽然满目莫名,可还是依照林逐水的说法报了警。

    这段时间这市里经常出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警察们神经也绷紧了,接到报警电话后,不过十几分钟,便出现在了现场。

    接着,警察在黑色的泥土里发现了几具新鲜的尸体。

    他们都没有料到这个发展,但周嘉鱼仔细一想,才惊觉几天前小米的确是在这里做过直播,也就是说又一次的,在小米直播的地方,出现了命案。

    市里的警察局长也赶了过来,他好像和徐入妄挺熟的,一过来就给徐入妄递了根烟,道:“你师父情况怎么样啊?”

    徐入妄摇摇头,没说话。

    这局长又把目光投到了林逐水他们身上,他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声道:“这位也是大师吗?”

    徐入妄道:“嗯,我师父的朋友。”

    “哦原来是徐大师的朋友,久仰久仰。”这局长立马来了精神,道,“大师,您看着这事儿什么时候能解决啊?”他指了指那正在被检查的尸体。

    林逐水语气依旧冷清,说出的话,却差点没让周嘉鱼他们被呛死,他非常非常淡定的说:“局长,我要举报有人宣扬封建迷信思想。”

    众人:“……”

    局长说:“啊?”

    “你们市不是有个叫小米的直播么。”林逐水说,“封了吧。”

    局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林逐水的话。

    其他人表情都有点呆,周嘉鱼说:“先生,还能这样啊?”

    林逐水道:“为什么不能?”

    好像也挺有道理的,那些脏东西都与时俱进知道利用手机和电脑传播些有的没的,他们直接走一波举报封了小米的直播间好像也挺合适的。

    “沈一穷。”林逐水忽然点了沈一穷的名字。

    沈一穷道:“先生?”

    林逐水说:“他们不是对你挺有兴趣么,那你就混进去看看。”

    沈一穷:“……”他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林逐水说的话,哭丧着脸道,“可是先生,我、我有点怕。”

    林逐水温声道:“没事,可以让周嘉鱼陪着你。”

    周嘉鱼:“……”等等,哪里不对?!

    沈一穷差点没哭出来,心想让周嘉鱼陪着他,他这不是更害怕了吗?!周嘉鱼什么体质,整个一招鬼wifi信号发射器,天天窝在家里都有脏东西来敲门的人啊——还不如他自己去呢!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套上了红线,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鱼了。

    周嘉鱼开始不好意思。

    林逐水咬了咬他红红的耳尖。

    大家想要玩角色的cos的话请只在这本文底下,不要去其他文下面,这样对其他作者和文都很不尊重的,谢谢大家啦。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咪咪菜花妞 的火.箭.炮x1

    感谢 华水三千 的手.榴.弹x2

    感谢 iris 的火.箭.炮x1

    感谢 喵木橙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无二两米高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不识 的手.榴.弹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2感谢 啊懒酱 的地.雷x2

    感谢 渊鱼风雨 的地.雷x2感谢 静 的地.雷x2

    感谢 caicaiyata 的地.雷x2感谢 吃鸡腿么 的地.雷x2

    感谢 抚桑 的地.雷x2感谢 塔西瑟 的地.雷x1

    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闇渡 的地.雷x1

    感谢 玘阿 的地.雷x1感谢 蟹黄饺子皮 的地.雷x1

    感谢 才不要吃哈密瓜 的地.雷x1感谢 周嘉鱼 的地.雷x1

    感谢 恶友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小臭喵喵喵喵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伏小妖 的地.雷x1感谢 我好方 的地.雷x1

    感谢 yiming 的地.雷x1感谢 方芳 的地.雷x1

    感谢 1号兔子(●—●) 的地.雷x1感谢 a拉 的地.雷x1

    感谢 noimie 的地.雷x1感谢 诡十一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感谢 槿祁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鱼鱼鱼 的地.雷x1

    感谢 佳佳最近有点不开心 的地.雷x1感谢 20503954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蕃小茄 的地.雷x1

    感谢 燕茕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1感谢 文青葵 的地.雷x1

    感谢 水水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somalu 的地.雷x1

    感谢 浅林 的地.雷x1感谢 花重锦官城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