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乱葬岗
    日出和日落这两个景象, 乍一看虽然相似,但若是细究起来却是有很大的不同。日出的太阳更加光线更加刺眼,拍出的照片可以明显看出散发出的光芒呈现的是线条形状, 而日落的光芒却要柔和许多,且有霞光相伴。

    周嘉鱼仔细了那照片之后,确定了这是日落的照片而不是日出。

    沈一穷道:“所以……意思是这照片其实是他们进去的时候照的,但是那个小米非要骗粉丝说这是出来的时候照的?”

    周嘉鱼道:“应该是这样。”

    沈一穷道:“那岂不是说明那些参加活动的年轻人都可能出事了?”

    周嘉鱼道:“只是有这个可能性……”

    沈一穷道:“这事儿看起开有点麻烦, 希望徐入妄的师父徐鉴能小心点。”

    虽然沈一穷和周嘉鱼目前在跟进这件事情,但事实上他们都没有要插手的意思,只想知道点内料满足一下好奇心,然后安静的当个吃瓜群众。

    谁知道沈一穷这嘴却好像开过光似得, 说完这句话的下午,几人正坐在院子里聊天, 林珏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林珏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 随即接通了电话:“喂?”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林珏的气息一下子就变得凝重了起来,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握着电话连问了几句:“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有生命危险吗?你现在在哪儿?”

    几人听着这问话, 明显感觉不对劲,都停下了话题,看向了林珏。

    “好,我们马上过去。”林珏说,“你在病房里守着,不要离开一步。”

    她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看向几人,语气沉重,“徐鉴出事儿了。”

    周嘉鱼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徐鉴?徐入妄的师父?”

    林珏道:“对,这电话是徐家给我打的,具体情况上飞机再说,我先去订机票,你们准备行李,我们连夜过去。”

    周嘉鱼点头说好,沈一穷眼巴巴的看着林珏:“师伯,我也要去啊?”

    林珏瞅了他一眼,道:“你当然要去了,你这个留守儿童不去,我们怎么打入内部?”

    沈一穷:“……”他为什么要没事儿找事儿啊。

    林珏做事的效率极快,一个小时候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带着几人上了车,除了沈一穷之外,其他几个师兄都有事儿得出去,所以他们这趟,还是四个人一起。

    他们上车的时候,林逐水已经坐在副驾驶上,他的手肘放在窗户边缘上撑着脸,表情也看起来并不轻松。

    林珏吩咐司机直接去机场,随后在车里简短的说了一下徐鉴那边的情况。

    果然如徐入妄告诉周嘉鱼的那般,徐鉴接受了官方的委托,开始调查这件事。只是调查的过程并不顺利,所有和小米有所涉及的人,都坚决对这件事闭口不谈,简直就像是中了邪一样。

    徐鉴甚至还找到了直播时出现在画面里的那些年轻人,可那些年轻人的态度更是冷漠,对待徐鉴仿佛是在对待敌人一般,这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通,谁都不肯透露一句。

    “徐鉴什么情况?”林逐水的询问的话语很简短。

    “昨晚小米也直播了。”林珏道,“徐鉴就跟着去了现场,被人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昏迷了。”

    林珏蹙眉。

    “目前生命体征是正常的,但是醒不过来,看起来有些像魂魄离体。”林珏道,“可徐家使了法子之后,却没办法把他的魂魄招回来。”

    徐鉴在徐家的地位,有些像林逐水在林家的地位,几乎算得上是他们氏族里天赋最好,能力最强的那一个。而且徐鉴还是徐家的现任族长,他一出事儿,徐家直接慌了。

    徐鉴和林逐水虽然是竞争关系,但其实对对方都很尊重,属于亦敌亦友。况且徐家上一辈和林家关系也不错,林逐水父母那一代的时候,两家经常互相走动。

    一路上林珏都在接收徐家传来的资料,上了飞机之后开始为林逐水简述情况。

    官方之所以让徐鉴调查这件事,是因为已经出了好几起命案。这些命案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本来毫无联系的人,会在某天晚上突然出现在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方,然后发生意外,全部死亡。

    而这些地方,小米全都曾经进行过直播。

    如果说是直播时出现的那些人出了事儿,警方还能让小米以此担责,但是死掉的年轻人乍一看却和小米没有关系,所以警方也是束手无策。但是他们很快就注意到这些年轻人的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曾经加入小米的粉丝群,进行了一系列的恐怖游戏。

    这算突破,却又好像另一个迷宫。

    警方的人立马感觉这件事不是他们能处理的,于是走了特殊的渠道,找到了徐家。

    周嘉鱼听完又讶异道:“官方还有这方面的合作啊?”

    “当然有了。”林珏道,“你是不知道你家先生在官方的人气有多高。”

    周嘉鱼听着想笑,内心深处居然有点小小的自豪。

    飞机飞到了地点,徐家的人接到他们后,带着他们马上去了医院。

    “林先生。”接待的人是个徐家的后辈,看起来年龄不大,估计和沈一穷他们差不多,“辛苦您了。”

    林逐水随摆了摆示意不必如此。

    到了医院,他们去了徐鉴的病房,在那里周嘉鱼看到了徐入妄,还有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徐鉴。

    “林先生,林小姐,周嘉鱼!”徐入妄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

    沈一穷道:“你怎么不叫我?”

    徐入妄道:“卧槽,谁在说话!”

    沈一穷:“……”徐入妄他妈的故意装的吧,这病房灯光那么亮,最显眼的就是他了!不过他也就在心里骂一下,因为此时还有别的事要紧。

    林逐水迅速的检查了徐鉴的状态,他点燃了一根香,扎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鲜血点在了徐鉴的眉心。

    点燃的香冒出的烟气本来是垂着往上的,然而在林逐水做完动作之后,那烟气居然开始左右摇晃,并且越来越剧烈,最后香一歪,竟是直接断了。

    林逐水眉头蹙紧。

    “林先生?”徐入妄有点紧张。

    林逐水道:“他这不是一般的魂魄离体。”

    徐入妄道:“您的意思是……”

    林逐水点点头:“他的魂魄被人困住了。”

    他这话一出,屋子里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徐鉴的实力那么强,能够把他的灵魂困住,那东西该何种强悍?

    徐入妄面沉如水,对着林逐水就要跪下:“求求林先生救我师父一命——”

    林逐水上前一步扶住了徐入妄,淡淡道:“你不必如此,我若是能帮的,自然会帮。”

    徐入妄面露感激,随后咬牙道:“林先生,这事儿若成了,我们徐家可以答应您三个条件,只要不伤天害理,就算是您让我们徐家子弟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林逐水挑眉:“这事儿你说了能算?”

    徐入妄重重点头:“能算。”

    “你们在哪里发现的他。”林逐水掐算了一下时间,道,“晚上八点左右,带我过去。”

    徐入妄道好。

    现在还是下午,离林逐水要求的时间还有些时候,林逐水和徐入妄交换了一些信息,这时他们才知道,徐鉴被发现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坟地,而且是一块类似于乱葬岗的地方。

    沈一穷拿出手机,翻找了小米的微博,道:“没错,这个小米的确是去过这乱葬岗,肯定和她脱不开关系。”

    徐入妄道:“这女的到底什么来头?”

    林逐水对着沈一穷道:“微博有她的照片么?翻出来,给我一下。”

    小米的照片倒是很多的,沈一穷随便翻了一张,然后把手机递给了林逐水。林逐水握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摩挲了片刻,随即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照片上几个人?”

    沈一穷老实的说:“七个。”

    林逐水摇摇头。众人都没明白他摇头是什么意思,却见他张了张嘴,吐出一句话来:“哪里是七个,明明一个都没有。”

    这话一出,几人汗毛都有点炸。

    “您的意思是这小米已经不是人了?”徐入妄立马道。

    林逐水说:“很奇怪,他们像是介于阴和阳之间的东西,不能说他们是人,也不能说他们是鬼。”

    这描述着实让他们有些迷茫,但林逐水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说先去墓地看看再说。

    许久不见,徐入妄身上的变化倒是不少,头发长出来了,模样也变俊俏了不少,至少不像个刚出狱的服刑人员。

    沈一穷怀疑他是不是去整了容。

    徐入妄也没有反驳,就问了沈一穷一句话便将沈一穷打击惨了,他问沈一穷:“你怎么又黑了啊。”

    沈一穷表情扭曲,差点暴起和徐入妄打一架。不过看两人身板的差距,估计沈一穷这个可爱的小黑仔能被徐入妄一只手直接给拎起来。

    几人随便聊了点什么,沈一穷的手机忽的震动了几下,他拿起来一看,道:“咦,他们邀请我去复试,还说表现的好,后天有机会上小米的直播。”

    “你还真打入内部了?”林珏实在是有点佩服沈一穷,“他们没怀疑你?”

    沈一穷憨笑:“谁叫我长得憨厚可人呢。”

    众人:“……”大家听着这话,都没吭声,默默的移开了目光。

    沈一穷说:“喂,你们这个反应是什么意思啊?”

    徐入妄道:“憨是可以有的,但是可人这两个字就别加了。”

    沈一穷:“闭嘴吧你!”

    虽然徐入妄在和沈一穷开玩笑,但周嘉鱼也能看出他有点故作轻松,毕竟出事的是他的师父。周嘉鱼稍微想了一下如果出事的人是林逐水,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迅速的打住了自己的念头。有些事情,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

    徐入妄询问林逐水需不需要带什么东西,林逐水吩咐他带上几柱香,还有一些红线。

    八点时间很快就到了,几人做好准备,去了找到徐鉴的地方。

    那块墓地位于远郊,非常的荒凉,事实上现在社会里面还有这种地方存在,其实挺不可思议的。

    据徐入妄说有几个房地产商都想过开发这儿,但是每次准备动工的时候都会出事,所以这一片就继续荒废着,附近没有住户,很少有人往这边来。

    “这乱葬岗也算是古代的遗留产物了。”徐入妄在徐鉴出事儿之后,马上去查了相关资料,“当时这里好像闹过瘟疫,所有死了的人就都往这边一扔,就用草席裹一裹,也不埋,长年累月下来,这里到处都是尸骨。”

    周嘉鱼道:“现在应该不像这样了吧?”

    徐入妄叹气:“建国初期这里修整了一次,把大部分露在外面的骨头都清理掉了,本来有条马路是打算从这儿过的,但是挖地基的时候发现地下全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