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落日
    时间临近十二点, 街道之上空空荡荡,一辆路过的车都不曾有。

    几人在十字路口, 围着那一碗米饭, 静静的等着上面的香全部烧成灰烬。这个过程大约有个十几分钟, 期间小米一直在和直播间的观众们热情互动,观众们问小米怕不怕,小米表情楚楚可怜, 说有一点点怕呢, 不过她不是特别信这些东西,让各位观众就当她在破除迷信吧。当然这个过程里, 观众们的礼物依旧没有停, 此时已经快要深夜, 直播间的人气却越来越高, 周嘉鱼看着那三百万的人气值有点悚然:“有这么多人看吗?”

    “是不是直播间后台改了数据?”沈一穷问。

    周嘉鱼摇摇头:“没必要吧,这数据改不改,她都是第一啊。”

    此时大部分的主播都已经去休息, 明天又是上班日, 如果按照一般的情况,有个几十万的人气值已经是很高了,可小米的直播间的人气值却还在往上涨,从两百万硬生生的奔着三百万去了。

    “真有意思。”林珏冷冷道, “我看这数据倒像是真的,只是不知道观看的到底是人是鬼。”

    几人的表情都不太妙,甚至说得上凝重。

    小米的香已经燃到了尽头, 她笑起来,弯腰端碗,随后用筷子简单的将香灰和米饭搅拌了一下,让两种东西完全融合在了一起,道:“已经准备好啦,我们要开吃咯。”

    她把这个碗里的米饭分成了几分,然后递给了身边的同伴。

    同伴们接过了那碗,开始一个接一个的往嘴里塞白米饭,其中有个胆子相对较小的姑娘露出有些迟疑的表情,小米却是小声道:“如果不能接受的话,下次就不可以一起直播啦,毕竟我们也是和观众们说好的,要对观众负责嘛。”

    她这话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开始起哄,让那姑娘快点把饭咽下去。

    无奈之下,那姑娘还是吞咽了几口和香灰搅拌在一起的米饭,但她倒是其中吃的最少的。

    小米把剩下的米饭全吃了,然后将碗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道:“哎呀,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呢。”

    街道上安静极了,除了他们几个,看不到一个行人,也看不到一辆车辆。风却是很大,呼呼直吹,将小米的头发吹乱了。

    他们几人四处张望,好像真的想要看见什么脏东西,但从他们没什么变化的表情上看来,这种想法似乎失败了。

    “真没有呢。”小米这么说,“我就说这是封建迷信,大家一定不要随意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她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突然有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小米被吓的浑身一哆嗦,表情甚至变得有些狰狞:“你有病吗?叫的那么惨做什么?”

    那个发出惨叫的姑娘,就是吃米饭吃的最少的那个,她用手死死的捂着眼睛,整个人都蹲在地上,嘴里疯了似得叫着:“影子——影子——我们的影子——”

    小米皱着眉头,骂道:“神经病!”然而当她低下头,看向那姑娘所说的影子时,表情彻底的僵住了。

    周嘉鱼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浓浓的恐惧,此时镜头还没有转到影子上面,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听到小米嘴里便发出一声同样凄厉的惨叫。

    “卧槽,这是什么,我们的影子呢——”画面一下子抖动了起来,周嘉鱼只能隐约从几人惊恐的叫声里听出大致的内容,影子,影子怎么了?

    和周嘉鱼同样疑惑的,还有直播间的观众,只是向来重视观众反应和自己形象的小米此时已经无暇顾及。从镜头上来判断,他们似乎开始努力的朝着一个方向奔跑,摄像头直接从她的胸口垂落下来,画面非常的凌乱,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

    “我们在哪,我们在哪儿啊——”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随即周嘉鱼听到一声巨大的刹车和撞击声,画面直接黑了下来,直播中断了。

    就在直播中断的刹那,周嘉鱼注意到,直播页面右上方的数字在444.4万这个数字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几乎是一瞬间,就变回了一百多万的样子。

    毫无疑问,这个小米和她的朋友们,真的遇到脏东西了。

    屋子里挺安静的,大家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最后是沈一穷打破了寂静,道:“他们没事儿吧?我最后好像听到了汽车的声音啊。”

    “算了,回去休息吧。”林珏说,“现在担心也没用,明天天亮了,我叫人查一下。”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现在快要凌晨一点,着急也没有用。

    几人合计了一下,都回房休息。

    周嘉鱼睡之前又看了看那论坛,发现论坛上说的果然都是这事儿,还有徐入妄也给他发了私信,问他今天晚上看直播没有。

    周嘉鱼说他看了直播。

    徐入妄那边没有回信息,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有事儿没在电脑面前,周嘉鱼等了一会儿,没等到,自己便先去睡了。

    这一晚他睡眠质量还行,至少没有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一觉睡到了第二天。

    第二天早晨,周嘉鱼下楼做早饭。大约是昨天睡得有点晚,今天大家早晨起来时差不多都快九点了,周嘉鱼图方便,就用昨天剩下的鸡汤煮了点面条,又煎了几个荷包蛋,将就着吃了。

    他虽然是随便做的食物,但屋子里的几人却还是特别的捧场,面吃光了汤也没有留下。林逐水昨天有事情出去了,今天倒是和他们一起吃的早饭。

    于是趁着这个时间,林珏简单的把昨晚的事儿给林逐水说了一下。

    “我向来不救自己找死的人。”林逐水听完之后语气很冷漠,“我又不是普度众生的菩萨,哪里救得了那么多。”

    林珏虽然是面露无奈,但却好像对林逐水的答案并不奇怪,她道:“你说得倒是也有点道理。”做他们这行的,需要救的人多得很,大部分是无意中遇到这些事儿,但是却很少有这种故意拿自己生命去做游戏开鬼神玩笑的,她脾气不错看着也是一肚子的气,更不用说脾气没她好的林逐水了。

    “不过她好像没事儿啊。”沈一穷一口一个煎蛋,吃完之后看着手机,“今天还发微博解释呢。”

    “解释?”周嘉鱼有点好奇了。

    沈一穷把手机递过来,说:“哝,你们自己看。”

    周嘉鱼接过沈一穷的手机,发现小米还真是发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是关于昨晚意外的解释。

    “我们没有遇到鬼啦,只是突然当时有车从十字路口开过来,把我们吓了一跳,就跑开了,但是跑开的时候专门用来直播的手机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摔坏了,所以直播突然中止,大家别担心,我们好得很。”她的这条微博下面,是一张几人的合照,从合照背景上来看,似乎是天亮之后照出来的,人数也和昨晚直播时的对的上。

    奇怪了,周嘉鱼心生疑惑,把手机递给了其他人。

    林珏拿到手机后,直接把那微博念了出来,她说:“所以他们真的没事?”

    照片是很正常的,看不出什么端倪。

    “不知道。”沈一穷说,“不过我看到他们说过几天还打算继续直播啊。”

    “还直播?”沈二白摇着头,“他们到底是为了破除封建迷信,还是只是为了赚那些礼物钱?”

    周嘉鱼叹气:“估计两者都有吧。”

    就昨天晚上一晚,他大致看了一下观众们刷的礼物,粗略算下来估计都有五位数了,收益这么高,对于某些人来说冒险是值得的。

    “这都没死?”林珏表情里露出点狐疑,不过仔细想来,那么几个大活人如果真的出了事,警察局肯定会接到消息,既然这会儿还能淡定的发微博,应该说明他们几个没什么事儿,至少不是什么性命攸关的大事。

    林逐水对这事情兴趣不大,从头到尾都很冷淡,可以从他的态度里看出来,他对于那种没事找事的人非常不待见,甚至已经到了理都懒得理的地步。

    没出事,都还活着,那他们的担心似乎成了多余的。

    周嘉鱼看了看微博底下的评论,发现大部分人都还是比较担心主播的生命安全,还有在劝主播不要再继续了,当然,其中也不乏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甚至还在提供一些更加恐怖的法子,想让主播下一次试试。

    周嘉鱼看着留言,忽的注意到了其中一个用户,这个用户的头像有点熟悉,他点开大图后,发现这个微博是之前那个被吓的跑下楼,被小米叫做小舒的姑娘的。好奇心驱使,周嘉鱼点进了她的微博里。

    这姑娘的微博很清爽,大多是一些生活日常,从照片看来,她的生活条件应该不错。

    不过最吸引周嘉鱼注意力的,却是她的置顶微博,那是一个招人启事,说的是如果有其他愿意参与直播的人,可以和她联系,要求很低,一是胆子大,二是必须是本市的。

    周嘉鱼道:“这组织到底有多少人啊?”他看到这微博,仔细一想,发现两次直播小米身边的面孔好像都不太一样,但是当时他们都关注小舒去了,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其他人。

    “不知道。”沈一穷说,“他们好像有粉丝群,我加进去看看。”

    这个小米人气果然很高,千人粉丝群都足足有二十多个,沈一穷随便加了个最新的进去,发现群里挺热闹,大多数群友都是在聊一些和灵异有关系的事。

    周嘉鱼坐在沈一穷旁边,看着他的手机屏幕,道:“哎?你看看他群公告,好像有写怎么加入这个组织。”

    沈一穷点开之后,看见群公告上还真的有,写得很详细,条件也比微博上的多了一点,说是必须要填写资料,初审和复审之后,才能加入内部群。

    沈一穷道:“这么麻烦?不过看起来人应该不少……”

    周嘉鱼挺同意沈一穷的说法,这几十个群加起来足足得有上万人,那组织人再少估计也得有个几百个。

    “不然我们假造个身份也进去看看?”沈一穷提议。

    “随便你们吧。”林珏的兴致也冷了下来,看起来对这个群和主播的印象都不太好,也对,他们本来就是吃这行饭的,看着小米这样的人不顾自己生命安全哗众取宠,有些不高兴是正常的事儿。而且既然现在说没有出人命,那他们又何必去插一脚。

    周嘉鱼道:“行啊,看看吧。”

    于是他和沈一穷便商量着去搞一个假身份,混进去看看。这资料审核的挺严格,甚至还需要身份证的照片,沈一穷想了想,去下了美图秀秀,然后随便用自己的照片硬生生的p了一张身份证出来……

    周嘉鱼看得目瞪口呆,心想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沈一穷闻言长叹:“我十四岁来这里之前,可是一个网瘾少年,后来……后来就戒了。”

    结合沈一穷之前说的话,周嘉鱼想着沈一穷十四岁的时候日子应该是过的挺精彩的。

    他们两人在捣鼓电脑,其他人都散了做自己的事去了。过几天沈暮四和沈二白好像要出去买什么特殊的玉石,这是林逐水吩咐的任务,他们做起来自然是尽心尽力。

    林珏知道没死人之后,彻底对小米这个主播没了兴趣,按照她的说法就是既然没事儿那她就懒得参合了,至于会不会倒霉之类的,全是自找的事儿,她才懒得管呢。

    周嘉鱼和沈一穷就单纯是好奇了,林逐水也没有要管的意思,一副由着他们去的态度。

    这个群里审核的过程有点慢,不过期间周嘉鱼发现群里大部分时间都有人在聊关于灵异游戏的事儿,到了晚上更是热闹非凡,甚至还有群友主动文字直播玩灵异游戏,其中笔仙之类的游戏是最受欢迎的,因为需要的场地和工具都比较简单。

    周嘉鱼昨晚发给徐入妄的消息有了回复,徐入妄给周嘉鱼回了一条私信,说是出事了。

    周嘉鱼有点疑惑:“出事了?你是说直播吗?可是那主播不是今天还在发微博?人应该没事儿啊。”

    徐入妄没回话,给周嘉鱼发了一张图片过来,周嘉鱼点开图片,看清楚了上面的画面后倒吸一口凉气,那是一个惨烈的车祸现场,一辆货车撞到了的马路对面的墙壁上,墙壁几乎被货车撞塌了大半,旁边还能看到几个躺在地上满身鲜血的路人。

    周嘉鱼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这货车出事儿的地方他之前见过,没错,这就是昨晚小米直播的地点。

    “五死一伤,伤的那个人还在医院里,货车司机也没了,现在初步检查之后,说是刹车失灵导致的。”徐入妄又回了这么一句。

    周嘉鱼:“……什么时候发生的车祸?”

    徐入妄道:“昨天晚上。”

    周嘉鱼看着图片的表情有点僵,沈一穷见状凑了个脑袋过来,说:“咦,这是什么?”他也看到了桌面上打开的图片,“这是……车祸照片?”

    周嘉鱼点点头:“对,这车祸是昨天晚上发生的。”

    沈一穷说:“昨天晚上?他们不是在直播么?还是说这是后半夜的事儿?”

    周嘉鱼没吭声,又问徐入妄出事的那几个人什么身份。

    “全是年轻人。”徐入妄道,“不过这六个人都没在直播里出现过。”

    周嘉鱼说:“六个都没有出现过?意思是他们和直播没什么关系?”

    徐入妄道:“不知道,剩下的那人在昏迷里,具体情况恐怕还得等他醒了才能知道。”

    看到这么多信息,周嘉鱼也明显感觉不对劲,徐入妄随口安慰了两句,说不用太担心,他师父已经接下了这个事儿,开始详细的调查。

    既然徐入妄这么说了,周嘉鱼便也没有太担心,毕竟徐入妄的师父既然能和林逐水一起当比赛的评委,那实力肯定差不到哪儿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米依旧出现在直播平台,直播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灵异法子,而因为那一晚的意外,她的人气也越来越高,很多人熬夜修仙也要等着看她的直播。

    周嘉鱼把徐入妄告诉他的信息也告诉了林珏。

    林珏听完之后沉吟片刻,做出了和周嘉鱼差不多的判断,既然徐入妄的师父徐鉴接手了这事儿,他们就不必太担心了。

    不过在知道周嘉鱼和徐入妄有联系后,林珏若有似无的问了几句关于周嘉鱼和徐入妄关系的问题,当然她问的比较委婉,周嘉鱼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当时和他一起参加了比赛。”周嘉鱼很老实的回答,“后来他用亡女这个名字在论坛上发帖,故意骗那群人不用手机……”

    林珏:“……”原来徐入妄就是那个恶趣味的马甲。

    虽然说林珏的意思是他们不用再管这事儿,但沈一穷的制造的假身份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打入了小米那个灵异组织的内部群。

    进去之后,沈一穷发现内部群里的人居然比他们猜测的多很多,已经到了千人以上了。

    审核的人看起来比较喜欢年纪小的,对沈一穷这个还差几个月成年的相当宽容,而在知道沈一穷编造出的留守儿童的家庭背景后,态度更加热切。

    周嘉鱼道:“这群居然有这么多人?”

    沈一穷说:“对啊,而且大部分年龄都挺小的。”

    周嘉鱼想了想昨晚出现在直播间里的生面孔,之前他没有注意,现在仔细想来,那些人年龄看起来都不大,想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小米他们看中的就是这类人年轻无畏?

    沈一穷跟着林逐水经历了那么多,早就没有了世界上不存在鬼的这种天真想法,让他出去玩灵异游戏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所以在看到群里面大型作死现场时,他缩在沙发上用小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怂成只狗子:“这些人胆子真的大。”

    周嘉鱼颇为赞同。

    沈一穷道:“今天还有十几个跑出去玩这类游戏的,换我……”他看了眼窗外暗沉的天色,很认真的说,“换我早躺进被窝里睡觉了。”

    周嘉鱼道:“他们没和小米一起玩?”

    沈一穷说:“没啊,组织人其实不止小米一个,只是小米在直播,所以能吸引不少粉丝,等吸引进来了,还有别的人带着玩呢。”

    周嘉鱼有点想不明白了:“所以他们到底图什么呢?”

    沈一穷道:“大概是图刺激?”

    两人的目光交汇,都想起了某天晚上某些东西来敲他们门的事儿,刺激是真的刺激,就是他们脆弱的心脏有点受不了。

    周嘉鱼赶紧撸了两把黄鼠狼缓解内心的波动,

    沈一穷没有黄鼠狼可以撸,于是把自己的小被子裹的更紧了,嘴里嘟囔:“要见脏东西还不容易吗?陪你出去吃顿夜宵,这事儿不就齐活了……”

    周嘉鱼:“……黑仔你这样说很容易失去我的。”

    沈一穷说:“难道不是吗?”

    周嘉鱼:“……”回想一下过去发生的事,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办法反驳沈一穷。

    “不过他们离我们倒不是很远。”沈一穷道,“就在隔壁市,等我打入内部了,咱们说不定能和那个小米一起上次直播呢。”

    周嘉鱼看着沈一穷摩拳擦掌的模样,当即表示就算如此他也不会去的。

    沈一穷说:“啊,那我一个人去啊?”

    周嘉鱼道:“我这体质去玩那些东西,不是找死吗?”不玩都吸引了那么多,玩一次估计连尸体都回不来。

    沈一穷道:“倒是有道理……”

    然后沈一穷决定再观望几天,看看这群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不过沈一穷还没观望出个什么结果,小米那边就再次出了事故,这次是她们一群人在一栋旧楼里玩血腥玛丽,在直播的过程里,观众们听到了巨大的响声和几人的惨叫,随后直播中断。

    第二天,一条新闻上了报纸,说某准备拆迁的旧楼突然塌陷,结果有人在废墟里发现了几个年轻人的尸体……

    但让人觉得最不可思议的,却是本该被掩埋在废墟里的小米竟然依旧毫发无损,她发了一条微博,表示自己和伙伴们并没有受伤,在旧楼出事之前就逃离了,至于那几个死掉的年轻人,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而在保平安的微博下面,依旧配上了几人微笑着的合照。

    这合照的背景还是朝阳出现的画面,但周嘉鱼这次却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指着那照片,勉强说道:“沈一穷,你看这照片。”

    沈一穷说:“怎么了?”

    周嘉鱼道:“我怎么觉得这不像日出,而是……日落?”

    沈一穷的表情也僵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先生你怎么不吃饭?

    林逐水:饱了。

    周嘉鱼:吃什么吃饱的?

    林逐水:吃醋。

    周嘉鱼:……_(:3」∠)_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还有na看书专用亲的十四个深水鱼.雷,啊啊啊啊,非常感谢,疯狂啾咪!!

    感谢 所有远程都停手 的手.榴.弹x6

    感谢 满熹 的火.箭.炮x1

    感谢 晓晓 的火.箭.炮x1

    感谢 十指暹洛 的地.雷x7

    感谢 团子爱看书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雨丫頭 的地.雷x2感谢 星星 的地.雷x2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2感谢 甜饼是个大魔王 的地.雷x2

    感谢 被吃掉的格子 的地.雷x2

    感谢 崔中石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顾白白 的地.雷x1感谢 椅叶 的地.雷x1

    感谢 北方有痴汉 的地.雷x1感谢 24754682 的地.雷x1

    感谢 徒手杀十个 的地.雷x1感谢 知名不具 的地.雷x1

    感谢 24740365 的地.雷x1感谢 热烈 的地.雷x1

    感谢 夏&桃源 的地.雷x1感谢 桃沢森烨 的地.雷x1

    感谢 旋旋 的地.雷x1感谢 日记 的地.雷x1

    感谢 我是蕃小茄 的地.雷x1感谢 林逐水 的地.雷x1

    感谢 kokomi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21996105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小说真好看吧唧吧唧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小斯 的地.雷x1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丹青妙手 的地.雷x1感谢 方芳 的地.雷x1

    感谢 飞翔的大大大西瓜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玩丸 的地.雷x1

    感谢 吃鸡腿么 的地.雷x1感谢 温水煮白粥 的地.雷x1

    感谢 浅林 的地.雷x1感谢 渣渣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