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作死
    回家后的生活,是轻松且愉快的。

    每天做做饭, 画画符, 日子简直过得美滋滋。特别是现在有了周嘉鱼这个厨艺棒棒的人,吃饭的问题也解决了, 简直不能太美好。

    周嘉鱼发现他回来后,小纸人似乎变大了一点,他还在思考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就看见沈一穷拿着软尺过来,对着小纸人一阵比划, 说:“真长长了!”

    小纸人骄傲的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脯, 沈一穷又看向黄鼠狼,说:“给你也量量?”黄鼠狼闻言却是咔咔叫了两句, 硬生生用那双小眼睛甩了沈一穷一个白眼儿, 几个大跳就上了周嘉鱼的肩膀,继续假装自己是围脖。

    沈一穷对于黄鼠狼的傲娇无话可说, 心想你瞪我做啥啊, 你没长高难道赖我啊?

    周嘉鱼给小纸人取了个简单粗暴的名字——小纸。小纸倒是挺满意的, 黄鼠狼却是嗤笑几声,沈一穷在旁边凉凉的说:“你别笑人家了,你的名字不也是小黄么?”

    黄鼠狼:“……”

    现在小纸人和黄鼠狼掐架的次数减少了许多, 但是依然互相看不惯,所以经常在一些小事儿上面暗自较劲,说白了就是互相吃醋。

    周嘉鱼开始还会劝一下,后来见这两只其实是乐在其中没有太大的影响, 干脆也就由他们去了。

    春天的气息渐渐浓郁,寒冷的白色渐渐褪去,换上了亮目的淡绿,草木复发,树枝抽芽,寒冷的空气开始变得暖洋洋的。

    因为体质问题,周嘉鱼很难喜欢上冬天,他更喜欢温暖一些的季节。

    林珏最近好像也没有设么么事儿,也在林家住着,不过她没有住在周嘉鱼所在的这栋小木楼,据说是院子西南角有她专门的住所。

    林逐水找了个时间,把院子里道路变化的规律教给了周嘉鱼,这东西好像只能死记硬背,用科学一点的解释就是套公式,周嘉鱼学得着实有些费劲。

    沈一穷安慰周嘉鱼说自己努力了整整半年才把这规律背下来的,期间只能天天蹲在屋子里画符,让周嘉鱼不要太急。

    不过周嘉鱼画符的技术倒是有了提升,一些比较困难的转运符都能一笔勾出来了。他也问过林逐水这些符纸有没有副作用,林逐水说大部分是没有的,只会起一个辅助作用,但是如果环境特殊的话,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

    周嘉鱼听到林逐水这么说,立马想起了沈一穷这个惨痛的例子,心想还好当时及时发现了,不然要是真的到了无法扭转的地步,他岂不是得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小娘炮?

    晚上睡觉之前的,周嘉鱼一般会上上网。那风水论坛依旧火爆,在上面能看见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大部分都挺像那么回事儿的。

    周嘉鱼在灌水板块又看到了那个名字叫做“亡女”的id,一点进去发现只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风水知识。

    本来只是这样似乎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但当周嘉鱼看到了回帖内容时,整个人差点没从椅子上翻下来。

    只见回帖的人全部都在称呼楼主为“女神”,还说女神知道的真多啊,有几个用户甚至激动的表示自己没有使用手机之后的确神志清明了许多,甚至身体上某些疼痛都得到了缓解。周嘉鱼表情复杂极了,心想这几个兄弟怕不是天天低着头玩手机的导致颈椎不好……不过如果他们知道这所谓的女神是个一米八几光着头的彪形大汉,也不知道心情会是怎么样的。

    这亡女的马甲绝对是徐入妄的,周嘉鱼给他发了条私信,问他近况如何,是不是真的跑去东北那边深山里刻苦修炼了。

    私信一发出去,很快得到了回复,徐入妄说他要是真的去深山里肯定就早就断网,哪里有时间在论坛上叽叽歪歪,还说自己过得很不错,头发已经长了出来,问周嘉鱼想不想看看他最近的模样。

    周嘉鱼说看就看呗。

    于是徐入妄发了张照片过来,周嘉鱼看了照片想着头发果然是长起来之后气质没有那么彪悍,不过总感觉要是架上个墨镜再套个金链子还是挺能唬人的……

    “你呢,你最近怎么样?”徐入妄问周嘉鱼。

    周嘉鱼说我好着呢,他简单的表述了一下最近遇到的事儿。

    徐入妄听完之后啧啧称奇,虽然周嘉鱼的描述很简单,但他也能听出其中凶险之处,他又道了句:“对了,你应该有手机了吧?来交换个电话号码呗。”

    周嘉鱼开玩笑说你不是告诉他们用手机不好吗?

    徐入妄理直气壮的说,本来就不好,又伤眼睛还浪费时间,他这是帮助他们戒掉坏习惯。

    周嘉鱼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不过最近我们这边又出了点事儿。”徐入妄忽的提起了什么,“据说有几个年轻人突然搞出来了一个组织……”

    周嘉鱼问:“什么组织?”

    徐入妄说:“他们是叫灵异真相探寻队,我倒是觉得他们挺像作死小分队的。”

    周嘉鱼说:“啊?什么意思?”

    徐入妄说:“这群人胆子简直肥的没边儿了,搜集了各种各样和灵异有关系的法子,一个一个的试,还在网上直播。”

    周嘉鱼之前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是现在经历了那么多事,看法的确是有些改变。对于未知的东西可以不信,但至少要保持着敬畏之心,像这样故意去作死的,就算没有弄出点什么脏东西,恐怕内心深处都会对自己产生点心理暗示,从而影响到现实的生活,比如遇到什么倒霉的事儿,都能往灵异方面靠。从这个方面来说,这种做法倒像是另外一个极端了。

    “他们胆子真大啊。”周嘉鱼说,“遇到过脏东西没啊?”

    徐入妄说:“暂时没有,不过我看他们继续这么搞估计也快了,我是无意中看到的,这段时间都在关注他们。”

    周嘉鱼道:“地址呢,发我一个,我也看看呗。”

    徐入妄把一个直播间的地址发给了周嘉鱼,周嘉鱼点进去看发现这直播间人气居然挺高的,有三十多万的订阅,已经比得上很多大主播。

    “一般他们什么时候直播啊?”周嘉鱼问。

    徐入妄说:“不一定,我昨天还看来着,但时间一般是晚上,九点开始吧……”

    周嘉鱼应下了。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便结束了对话。

    周嘉鱼关了论坛,上床睡觉。

    徐入妄发他的网址周嘉鱼也没怎么放在心上,直到几天之后,林珏某晚突然闹着要吃夜宵,周嘉鱼用刚到的鱼做了一顿烤鱼。烤鱼是果木炭烤出来的,果木碳比一般的碳烤的东西会多一股子清新的香气,鱼皮烤的酥脆,里面肉却是很嫩的,里面的配料也挺丰富,土豆豆腐什么的应有尽有。

    林珏把冰箱里的冰啤酒拿出来,给几人满上了,周嘉鱼虽然酒量一般,不过因为是在家里,所以就算喝醉了也应该问题不大,就也没有忌口。

    “哇,鱼肉太好吃了吧。”沈一穷吃了一筷子,激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鱼肉不但嫩,而且入味极了,还带着淡淡的果木香,吃起来回味无穷,鱼皮更是烤鱼的精华,刚好烤成漂亮的金黄色,放进嘴里嚼着满口生香。

    “对啊。”林珏咕咚咕咚把一杯啤酒灌下了肚子,道,“周嘉鱼你有不会做的菜吗?”

    周嘉鱼道:“很多啊,不过不会的话认真研究一下菜谱,估计也做出来□□不离十。”

    林珏点点头,对着他伸出了大拇指。

    几人聊着天儿,吃着鱼,气氛特别好,周嘉鱼这时忽的想起了几天前徐入妄给他发的那个网址,就把这事儿当做谈资说了出来。

    谁知道林珏听完之后表情不太好看,说:“他们这不是找死么?鬼神的事儿还能乱试?”

    周嘉鱼说:“估计都是年轻人,也不讲究这些……”

    沈暮四也道:“这简直是在找死啊。”

    周嘉鱼看了看时间,道:“现在刚好十点多,我去把电脑打开,看看他们没有直播?”

    几人都同意了。

    周嘉鱼上楼拿了他的电脑下来,打开网页之后输入了徐入妄给他的网址。网页很快就刷开,直播间的页面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这群人还真是在直播,周嘉鱼看到直播界面上面飞过无数的弹幕和礼物,左上方则显示出这个直播间的人气值,竟是有一百多万。当然,按照网站的算法,这里的观看人数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但至少也有个十万人的样子。

    周嘉鱼把屏幕放到最大,看见主播和他的几个朋友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正在和观众们介绍他们今天晚上要玩的游戏。

    “我们几天要玩的,叫做四角拍肩膀,这游戏在民间传播很广了,估计也有不少朋友玩过,今天我们要来尝试一下。”拍摄的人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儿,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年轻,她继续道,“这个游戏规则,是要在一个空白四角房间里进行,需要四个人,四人站在四个不同的角上,面对墙壁,然后其中一个朝着另外一个走去,拍拍前一个人的肩膀,被拍的人则以顺时针方向向下一个墙角走去,如果你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就需要咳嗽一声……”她说到这里,咯咯的笑了起来,“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是会有人一直咳嗽,因为始终会有一个人在往下一个地方走,而有个墙角会一直空下来,不过据说,走上几圈之后,就会出现没有人咳嗽的情况呢……”

    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制造出了一种阴森的气氛,“小米现在有点害怕呢,大家不刷波礼物安慰一下小米吗?”她做出一个委屈的楚楚可怜的表情。

    于是下一刻,直播间里飞满了各种礼物,周嘉鱼不太懂这些,不过看小米的表情,东西应该不少。

    “那么请大家看好,游戏这就开始啦。”主播小米笑着,把摄像头挂在了自己的胸口。

    林珏手上的筷子都停了,表情看起来有些生气:“这些年轻人真是够不要命的,连这些东西都敢全部试一遍?”

    沈一穷道:“对啊,也不怕招惹到什么厉害的东西。”

    周嘉鱼说:“这些民间流传的方法真的有用吗?”

    林珏道:“有没有用都没有明确的说法,简单这么解释吧,这些方法就好像是一个喇叭,在不停的呼唤那些脏东西过来,当然这些民间方法做成的喇叭效果都比较差,但是万一附近就有脏东西,听到声音真过来了,他们岂不是哭都哭不出来。”

    周嘉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想着现在的人为了博眼球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小米已经开始往前一步,开始了这个游戏。

    “哒哒哒哒”高跟鞋敲打在破旧的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屋子安静,只能听见人隐约的呼吸声,小米拍了拍同伴的肩膀,看着同伴往前走去。

    “咳咳。”不一会儿,四人便轮换了一次,周嘉鱼清楚的听到屏幕里传来一声重重的咳嗽,想来是有人到了空着的那个角落。

    瞬间直播间的礼物再次刷了起来,小米一边拍朋友的肩膀,一边低头看着手机,和观众们愉快的互动着,她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这个游戏出现什么意外,脸上全是笑容。

    一圈,又一圈,咳嗽的声音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因为不能说话,小米便在直播间打着字:哎呀,走了这么几圈还是没有变化呢,小米倒是感觉越来越害怕了。

    直播间的观众们很给面子的刷礼物安慰起她来。

    这时小米感到自己的肩膀上被拍了一下,她也没多想什么,往下一个墙角了过去,伸手拍了拍同伴的肩膀,然而还没过多久,她正低着头打字,忽的感到,自己的肩膀又被拍了一下。

    这次怎么那么快?小米脑子里隐约滑过了这么个念头。

    但显然,直播间的观众们,比她要敏感多了,很快一条条弹幕就刷了起来:怎么没有人咳嗽了,怎么没有人咳嗽了?

    小米看见弹幕的内容,表情明显僵了一下,嘴唇也紧绷的抿起,看不到刚才要礼物时的那种轻松洒脱。

    周嘉鱼看着这画面实在不舒服,道:“她们这是真的招来了?”

    林珏道:“不知道,画面模糊又看不到全景,谁能知道她是不是招来了啥玩意儿。”

    然而屋子里,那本该清晰的咳嗽声,真的消失了,应该空出来的一个角落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不知名的人,它和小米一样,慢慢的踏着小步,往前挪动,再轻轻的将手放在自己前面人的肩膀上。

    小米在重重的吞咽着,之前还能勉强维持的笑容,此时只剩下了一片僵硬,连屏幕外面的周嘉鱼都能看出她的恐惧。

    看直播的观众们有的害怕了,有的却在骂主播作假,有的还在凑热闹,让小米他们继续……

    恐惧在不断的积累堆叠,袭击着参与者的理智。

    终于,其中一个姑娘受不了这寂静无比的气氛,发出尖锐的惨叫声,噔噔噔一路跑下了楼。

    小米听见这打破寂静的声音,明显松了口气,她强笑道:“看、看来,我们这次的实验,相当成功嘛,只是不知道,招来的阿飘是什么模样啊,哈哈,哈哈。”

    这笑容已经全然不见之前的甜美,连话语都是颤抖着的。

    “哈哈哈哈你们别紧张嘛。”其中一个男人开玩笑的开了口,“是我故意没咳嗽的,想吓吓你们。”

    小米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怒道:“你他妈的这个玩笑可不好笑!”她说完之后又想起自己在直播,赶紧补救,“你吓死人家了。”

    那男人尴尬的笑了几声。

    “好啦,今天的直播就到了这里了。”小米匆忙的做下了结束语:“看来小舒被吓得不轻,我还得去安慰她一下。”她故意想将这些话语说得十分俏皮,只可惜无论是僵硬和语气还是表情,都在告诉直播观众她此时内心真正的想法。

    毫无疑问,经过刚才的实验,使得原本不信鬼神的小米内心也产生了动摇。

    直播页面就这么匆匆忙忙的黑了下来,沈一穷喃喃道:“不对吧,那个男的明显是在撒谎啊。”

    周嘉鱼说:“是的。”

    他们都听出来了,那个说自己故意没咳嗽的男人,明显是在撒谎,因为每次走到空角落的人是不一样的,如果只有他一个人恶作剧的话,根本不会出现走了几圈都没有人咳嗽的情况。能解释这样情况的只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这四个人都私下里说好了要故意这么做,其二便是……屋子里真的多了一个人。

    而小米作为主播,观众们能看见她面前一直是有人的,所以这样一来,第一个情况便被否定了。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唯一剩下的那个,就是真相。

    周嘉鱼道:“所以……他们真的招来了脏东西?”

    林珏淡淡道:“很明显啊。”她喝了一口啤酒,语气有点烦躁,“这些年轻人也不怕出事儿!”

    “唉。”沈一穷叹气。

    几人原本很好的心情此时都有点糟糕,周嘉鱼道:“这种情况下危险吗?”

    林珏摇摇头:“不知道,隔着个屏幕哪能知道呢,至少得见了当事人才能说清楚吧。”

    周嘉鱼道:“好吧,我真不该看的。”眼不见心不烦,看着别人作死,真不是件让人舒服的事。

    好在周嘉鱼过几天又在网站上搜了搜关于这些主播的事儿,发现他们并没有因此出现什么意外。

    那个自称小米的姑娘还发了微博报平安,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几人应该不会再继续此类的游戏,谁知道当真是好言难劝要死鬼,几天之后,周嘉鱼竟是又在直播间的公告里,看到了他们要直播的内容预告——还是灵异游戏,而且玩的更大了。

    周嘉鱼知道这消息后,在吃饭时告诉了屋子里的几个人。

    “烦死了,这种人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林珏态度显得有些暴躁,大概是看不下这几个主播不重视的态度,“明明已经发现了问题,还要继续,不是找死是做什么?”

    “他们还想玩什么?”沈暮四倒是有些好奇了。

    周嘉鱼简单的说了一下他们今天要玩的游戏,竟是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选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将在满白米饭的碗上插上三炷香,待香燃尽之后,把米饭给吃了……据说如果这样做的话,就可以看见脏东西。

    沈一穷听完后做了个抱拳的姿势:“佩服佩服,想象力是真的丰富,我跟了先生这么多年了,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操作……”这人要作死,天是拦不住的。

    周嘉鱼说:“这法子有用吗?”

    林珏沉着脸色没说话,沈暮四轻叹一声:“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是说实话,他们这个时间点这么做,看见什么我都不奇怪。”

    周嘉鱼也觉得是这样,他无奈道:“就没有人劝劝他们么?”

    “肯定有啊,不过他们估计舍不得吧。”沈一穷说,“人气那么高呢。”

    那这事儿他们还真帮不上什么忙了。

    “那今天晚上咱们就再看看吧。”林珏说,“十二点对吧?”

    周嘉鱼点点头。

    于是几人便约定好了,十二点在这里看直播,周嘉鱼去厨房做了几个下酒菜,又在桌子上摆上了几瓶啤酒。

    还没到十二点,直播间就开了,还是那个叫做小米的直播,笑嘻嘻的正和几个朋友做预热活动。不过周嘉鱼看了一下,发现之前那个被吓的情绪崩溃的小舒这次没来,而是换了几张新面孔,不过这些面孔都有一个特点,便是——年轻。

    都说人多壮胆,这几人看起来并不太害怕,坐在十字路口边上还叫笑话。

    随着天色的逐渐暗下,街道上的人流量也开始变少,最后快要到十二点的时候,几乎都看不到来往的车辆。

    这时候小米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米饭和香,对着几人做了一个准备开始的手势。

    于是这几个年轻人便围了过去,看见小米把香插到了米饭上面,用打火机的火点燃了。

    “游戏就要开始啦。”小米还在笑着,“大家觉得好看的话,记得……刷波礼物哦。”也不知道是信号不好,还是怎么的,她最后的一句话,竟是好像被电流扭曲了,乍一听起来,可怖极了,不过这种变化不过是刹那间,小米的声音很快就恢复了往日的甜美,她微笑着,弯腰将那碗米饭,放到了马路的中间,看着香一点点的往下燃,灰色的香灰缓缓垂落在白色的米饭上面。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今天先生没出场呢。

    林逐水:想我了?

    周嘉鱼嗯了声。

    林逐水亲亲他的脸蛋:没事,明天就来了。

    还不会那么快表白啦哈哈哈哈,先生目前对罐儿的情感还不是特别的明朗呢,会催化一波。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月牙 的火.箭.炮x1,深水鱼.雷x1,谢谢亲,非常感谢!!!

    感谢 徒手杀十个 的火.箭.炮x2

    感谢 √゛瞎子·ベ 的火.箭.炮x1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小肥啾要啾咪 的手.榴.弹x1

    感谢 20767776 的手.榴.弹x1感谢 啊哈哈哈好疼 的手.榴.弹x1

    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saici 的手.榴.弹x1感谢 柯洛 的手.榴.弹x1

    感谢 月亮 的地.雷x3感谢 茄药药药药! 的地.雷x2感谢 顾白白 的地.雷x2

    感谢 宝玉哥 的地.雷x2感谢 芮芮啾 的地.雷x2

    感谢 24754682 的地.雷x2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2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2感谢 柠檬汽水 的地.雷x1感谢 24752384 的地.雷x1

    感谢 鱼生淮南o_o 的地.雷x1感谢 言若言言阎 的地.雷x1

    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感谢 你家产灵大爷。 的地.雷x1

    感谢 23715197 的地.雷x1感谢 淡定的2~ 的地.雷x1

    感谢 甜饼是个大魔王 的地.雷x1感谢 李有病 的地.雷x1

    感谢 十八里拾春衔荒 的地.雷x1

    感谢 落笙浅歌 的地.雷x1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感谢 活着 的地.雷x1

    感谢 星星 的地.雷x1感谢 圈地自萌 的地.雷x1

    感谢 二九十八 的地.雷x1感谢 夏&桃源 的地.雷x1

    感谢 19216991 的地.雷x1感谢 彭蛋蛋 的地.雷x1

    感谢 是九爷不是阿九 的地.雷x1感谢 河神 的地.雷x1

    感谢 爸爸就是爸爸 的地.雷x1感谢 把朕的地.雷拿过来 的地.雷x1

    感谢 果冻 的地.雷x1感谢 咿!尼大大 的地.雷x1

    感谢 germs 的地.雷x1感谢 谢耳朵宝贝 的地.雷x1

    感谢 守石 的地.雷x1感谢 吉良吉影 的地.雷x1

    感谢 烦躁时来吃坨屎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胧玉与虞翊 的地.雷x1感谢 冬瓜子 的地.雷x1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感谢 梦枕星河 的地.雷x1

    感谢 墨秋沐尘 的地.雷x1感谢 22040211 的地.雷x1

    感谢 酱酱儒 的地.雷x1感谢 墨羽绘西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tapon 的地.雷x1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