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枯骨
    经过检查,几人并未在三楼的厕所里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喜欢网就上

    这图书馆一共五层, 第四层是电子阅览和多媒体区, 第五层则是职员们的办公区域。

    几人到了四楼,打开了这一层的灯。

    “其他几个鬼呢?”林珏说, “我在楼下看到了老师的那个,用符纸帮她超度了。”

    林逐水稍作沉吟,向前几步, 选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将袋子里剩下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

    这些东西全是他们在操场上罐子里找到的物件, 已经确定属于那些被害死的学生。

    将东西放在地上后, 林逐水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

    周嘉鱼上前一步走到林逐水身边,垂在身侧的手忽的被林逐水握住了, 周嘉鱼心中一紧, 正欲发问,便听见林逐水轻声道:“需要一点你的血。”

    周嘉鱼说了声好, 便看见林逐水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了一根细细的针, 在周嘉鱼的食指上扎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血珠从食指上冒了出来, 林逐水用自己的指尖沾了周嘉鱼的血液,开始在地板上画符阵。周嘉鱼不是第一次看见林逐水画符了,但他那流畅的手法依旧让人感到赏心悦目。符阵看起来和复杂, 周嘉鱼本来有些担心那么一点血够不够,但没想到林逐水还是轻轻松松的一笔画完了。被稀释的血液,呈现出的是淡淡的橙色,当最后一笔勾勒完成, 窗外忽的刮起了一阵大风。窗户被吹得哐当作响,连玻璃也哗啦啦的响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沉沉的夜色里挤进这个房间。

    狂风之后,安静的图书馆四楼开始响起一些怪异声音,那声音好像是从人的喉咙里硬生生的挤出来的,周嘉鱼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仔细想来,才发现这声音某部恐怖片里女鬼出现时的音效几乎有七八分相似。

    远处的黑暗里,开始有东西慢慢的朝着这里移动。

    周嘉鱼只能在心里庆幸这里是现实不是恐怖片,至少没有bgm应景。谁知道他刚这么想,黑暗里的东西突然现身了。

    那是五个模样狰狞的怨灵,她们有的爬着,有的站着,有的贴在天花板上面,但无一例外的,便是都穿着这所学校的校服。毫无疑问,她们便是失去了生命的受害者。

    林逐水轻声叹息,语气里带着些许怜悯的味道,他道:“结束了,离开吧。”他的话语落下的瞬间,周嘉鱼听到窗外响起了打更的声音。

    这更声一出现,周嘉鱼便立刻想起,自己魂魄离体时,曾经在那条街上听见过拘着鬼混的阴差打出过这样的调子,他没想到的事,林逐水的符阵竟是能将阴差直接唤来。

    更声的节奏非常特别,面前五个面目狰狞的怨灵似乎被更声吸引住,开始朝着墙边移动,但当他们的身体快要接触到墙壁时,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无法再前进一步。

    林逐水走到了靠墙的位置时,手里多了五根钉子,那钉子有半个手掌长,呈现一种淡淡的金色,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漂亮。

    他握住钉子,一根一根的往墙壁里面扎去,本来坚硬的墙壁在林逐水面前却好像豆腐做的似得,五根钉子被轻轻松松的全部插.入,接着林逐水的手重重的在墙壁上一拍——

    “吼!!”图书馆里响起了剧烈的嘶鸣,这嘶鸣声听起来像野兽受伤后的咆哮,下一刻,图书馆的地面开始猛地摇动,仿佛地震了一样。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却是看见林逐水扎入钉子的墙壁竟是开始缓缓流下了黑红色的血液。

    林逐水道:“去吧。”

    五个站在原地的怨灵身体慢慢的穿透了墙壁,朝着外面去了。

    周嘉鱼回头,看见林逐水摆放在地上的那些物件全部变成了灰,看来这五个凶灵,的确是被林逐水从这图书管里解脱了出来。

    可既然如此,刚才他们听见嘶吼声又是什么呢,还有脚下的震动——周嘉鱼正在这么想着,却忽的注意到自己身边站着的李锦江表情有些奇怪。但李锦江平时一直很害怕这些东西,表情几乎就没有正常过,所以他也没有多想,而是想着是不是他不舒服,关心的问了句:“你没事吧?李锦江?”

    李锦江张了张嘴,说出一句极为小声的话。

    周嘉鱼道:“什么?”他上前一步,想要听得更清楚,站在他面前的李锦江却忽的伸出手,重重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随即,李锦江张开了嘴——无数的黑发从他的口中涌出,朝着周嘉鱼果了过来,周嘉鱼反应不及,整个人都被黑色的毛发裹成了一团。

    这些事情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周嘉鱼连呼救的话语都没来记得喊出,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迅速的吊起,随即猛然下落,他身下的地板,塌陷了——

    “这是什么东西?”周嘉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叫着脑子里的祭八。

    祭八说:“脏东西……”

    周嘉鱼:“……”世界上不会出错的话,永远都是废话。

    “好了我开玩笑的。”祭八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似得,“你不要怕,我算过了,你命长着呢,死不了,怀里不是带着符纸么?捏在手里,那玩意儿敢对你动手动脚,就冲上去贴他丫的。”

    周嘉鱼:“……”为什么祭八说话的语气越来越社会了。

    被黑色的头发包裹起来,实在不是一件让人觉得舒服的事儿,特别是那种光滑的触感,总是让人有些不太愉快的联想。

    周嘉鱼往下坠落了大约三四秒,随后便被一个东西接住,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

    “好久不见。”有女人的声音出来。

    遮掩住周嘉鱼脸的黑发散开,他看到了一男一女。男人很高,穿着一件黑色的带帽风衣脸上戴着口罩,看不清楚没有。女人个头儿只比男人矮了不少,披着一头淡黑色的长发,模样非常的清纯,简直就像个邻家小女孩儿。

    周嘉鱼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可是一时间又没想起来,最后还是祭八提醒他:“你忘了吗?徐惊火啊!天天打电话骚扰你!”

    周嘉鱼这才恍然,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把徐惊火惹毛了:“你还没变回来啊?”

    徐惊火的表情非常明显的扭曲了一下,他走到周嘉鱼面前,伸手掐住了周嘉鱼的下巴,冷笑道:“我变没变回来关你什么事,周嘉鱼,你有想过有一天会落到我手里么?”

    周嘉鱼很坦白的说:“没有。”

    他和徐惊火说话的时候,用余光观察着周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这个空间的墙壁似乎就是缠绕在他身上的头发,这些头发隔绝了周遭的景色,让周嘉鱼不能判断出自己到底是在哪儿。

    “哼,林逐水,不过如此。”徐惊火语气不屑,“护了你那么久,还不是被我们得手了。”

    周嘉鱼注意到他说得是“我们”而不是“我”,看来身后那个男人,就是徐惊火的同伙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周嘉鱼道,“杀了那么多的人——”

    “闭嘴!”徐惊火听到这句话,竟是有些恼羞成怒,他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话!再废话,我就封了你的神志,把你变成白痴!”

    周嘉鱼没吭声。说实话,无论是徐惊火的形象,亦或者声音,都不适合威胁人,周嘉鱼甚至注意到,他捏着自己下巴威胁自己的时候,还很费劲的垫着脚尖……当然,这些内容周嘉鱼也就只敢自己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徐惊火绝对会恼羞成怒。

    徐惊火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周嘉鱼还以为他是给他同伙打的,谁知道过了一会儿,电话里竟是传出了林逐水的声音。

    “喂。”林逐水的语气还是很平静,好像丝毫没有因为周嘉鱼的意外而产生任何波动。

    徐惊火说:“林逐水!”

    林逐水没说话。

    徐惊火道:“周嘉鱼现在我手上,你赶紧把我变回去——不然,我就杀了他!”

    林逐水声音淡淡,但却能听出威胁的味道:“我若是你,就一定不会动他。”

    徐惊火冷笑:“那得看我的心情!”

    林逐水道:“让我和他说话。”

    徐惊火把按下免提的手机放到了周嘉鱼的嘴边。

    林逐水说:“受伤了么?”

    周嘉鱼道:“没有,先生,我挺好的……”除了被包成了一个茧子之外,也没啥大问题。

    “好。”林逐水说,“等着我,处理完了这边,我就来接你。”

    周嘉鱼说:“好呀。”

    徐惊火闻言暴跳如雷:“林逐水,你他妈的以为周嘉鱼是在上幼儿园吗?还来接他,他就要被我杀了——”

    林逐水闻言冷笑:“你舍得?”

    徐惊火瞳孔缩了缩。

    林逐水道:“徐惊火,你好自为之吧。”他说完这话,语气明显柔了下来,对着周嘉鱼道了句:“别怕,我很快就来。”

    听到林逐水这话徐惊火气得直接把手机摔了。

    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慢慢的开了口,他的声音有些沉闷:“走吧,我们拦不住他。”

    徐惊火不耐道:“我们这趟就白来了?”

    男人道:“白来?我们这次,本来就不是冲着林逐水来的,你非要多出事端。”他的语气里带了些不满的味道。

    “我多出事端,难道你他妈的要我保持这个模样一辈子?”徐惊火非常烦躁的吼出了声。

    周嘉鱼的确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们内讧的场景,不过也不知道林逐水到底对徐惊火做了什么,竟是硬生生的让他变不回原来的模样了。

    那个戴口罩的男人道:“不然你想怎么办?”

    徐惊火转头,恶狠狠的灯向周嘉鱼,冷笑着:“就算我不能弄死你,也不能让你太好过——”他说完这话,从手里抖出一条手指粗细的虫子,捏着周嘉鱼的下巴,硬生生的将那虫子塞进了周嘉鱼嘴里。

    周嘉鱼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徐惊火强迫他吞下虫子之后,便让黑色的头发将他放了下来。

    周嘉鱼趴在地上直作呕,他抬起头,看见徐惊火和男人都开始往外走,那男人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推上了一架轮椅,轮椅之上有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被放置在上面。周嘉鱼从那布包的形状和缝隙里,隐约看出……那好像是……一具骨架。只是形状有些奇怪,看起来比人类的骨架大了不少……

    周嘉鱼身体有些僵,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惊火和那个男人走远。随着他们的离开,身边的黑发也在逐渐的褪去,周嘉鱼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是一间十分破旧的地下室,里面还摆放着几张桌椅,而徐惊火和推着轮椅的男人正在往出口的方向走,两人已经打开了门,眼见马上就要消失在周嘉鱼的面前。

    周嘉鱼急的啊啊直叫,他看着徐惊火伸手握住了门把,往后一拉——“砰”的一声巨响,门外竟是涌入了青色的火焰,那火焰瞬间就点燃了徐惊火和男人的身体,包围了整间地下室。

    周嘉鱼被这一幕吓的目瞪口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要被烧死了,谁知道那火焰靠近他之后,他竟是没有任何的烧灼感,反而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徐惊火。”林逐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要去哪儿?”

    徐惊火和那男人都软倒在地上,看起来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徐惊火咬牙道:“林逐水!你怎么可能这么快!”

    林逐水不答,他站在火焰之中,仿佛一只涅槃的火凤,脚下步伐缓缓踏到了徐惊火面前:“我之前是不是告诉过你,别碰周嘉鱼?”

    徐惊火不说话,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那让周嘉鱼觉得格外温柔的火焰,在他身上却变成了折磨。

    徐惊火还想说话,只是他口中“你”字刚冒出口,林逐水便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踹了个踉跄,随后重重的踩上了他的后背。

    林逐水的语气还是很平淡,但此时的这种平淡之中蕴藏的杀意,却让人徐惊火心中颤抖不已,他听见林逐水说:“徐惊火,你说我就在这里把你们两个杀了可好?”

    他话语刚落,徐惊火身边的那个男人开始重重的咳嗽,那咳嗽的声音越来越响,简直好像被什么东西扼住了喉咙。

    徐惊火也是一副要背过气的样子,他艰涩道:“你、你不能杀我……”

    “为什么不能。”林逐水冷漠的反问。

    徐惊火道:“若是我死了,周嘉鱼也会……死。”

    林逐水闻言忽的笑了起来,这笑容灿若春花,却让徐惊火的心一点点冻结,因为林逐水说:“就凭你下蛊的功夫,也敢在我面前造次?”

    林逐水向来内敛,周嘉鱼很少看到他如此自傲的模样,可这样的林逐水却并不让人讨厌,周嘉鱼反而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甚至于他都开始怀疑自己这种过于激烈的反应是不是因为徐惊火喂他吃的那条虫了。

    徐惊火面无人色,说不出话,林逐水展现出的强大实力,让他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在这一刻,徐惊火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他和林逐水,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林逐水说:“但是,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

    徐惊火眼前一亮。

    林逐水继续道:“只要你说出,你身后的人。”

    徐惊火眼里的亮光瞬间暗下,像是瞬间没有了求生的**似得,他的嘴唇紧紧抿起,浑身上下都开始散发抗拒的气息。

    而他身边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却开始开口求饶:“我、我愿意说!”

    徐惊火骂道:“叛徒——”

    男人根本不理,他道:“我愿意说,放过我!”

    林逐水道:“你说。”

    男人道:“那个人的名字叫……”他的嘴唇动了动,刚做出一个口型,声音还卡在喉咙里,鲜红的血液便从他的口中大量涌出。

    “唔——”男人似乎全然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他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液,不到片刻气息便微弱了下来。

    在他旁边的徐惊火对着林逐水冷笑道:“看到了么?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

    林逐水冷冷道:“我看不到。”

    徐惊火:“……”他没想到这时候林逐水还会和他扣字眼,差点没被气个半死。

    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林珏和沈一穷也气喘吁吁的出现,他们进屋见到徐惊火之后均是面露讶异之色。

    “他们就是幕后元凶?”林珏很直白的说,“怎么已经死了一个了?”

    林逐水冷淡的嗯了一声。

    沈一穷注意到了周嘉鱼的情况,担忧道:“嘉鱼,你没事儿吧?”

    周嘉鱼心说你看我像没事儿的样子吗?当然,这话他也说不出口,只能干瞪眼睛。

    沈一穷说:“你别害怕啊。”他冲过去蹲下来把周嘉鱼扶起,左看右看,发现屋子的门口发现了一架轮椅,很高兴的说,“有轮椅!你等着,我给你推过来。”

    他夯吃夯吃的的跑到轮椅面前,看见了轮椅上用白布包着的东西,沈一穷也没多想什么随口便掀开了白布,被里面包裹起来的尸骨吓了一跳:“这儿有具骨架!”他看着骨架,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人类的,但当他仔细观察之后,愕然的发现这骨架下半身没有腿,反而是鱼骨一般的形状。

    “这……”沈一穷惊道,“这不是人类的骨架啊。”

    躺在地上的徐惊火冷笑:“这当然不是人类的骨架,你真是无知——”他表情里带着轻蔑,看样子正欲来一番长篇大论。

    谁知道沈一穷这货冲着骨架鞠了个躬,说了句前辈打扰了,就把骨架拿起来放到了地上,然后推着轮椅高兴去接周嘉鱼了。

    徐惊火简直要被沈一穷这举动气死,他道:“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道这骨架有多珍贵吗?”

    这骨架上身为人下半身是鱼的模样,脑袋上还带着一个螺旋状的角,看起来很像是传说中的鲛人。

    “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东西。”林珏站在旁边研究,“你们就是为了这骨架来的?”她思量片刻,有些惊讶,“难道传说里吃了鲛人的肉可以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传闻,是真的?”

    徐惊火闭了嘴,看起来对林珏的话题颇为抗拒。

    林逐水慢慢的走到了骨架旁边。

    徐惊火瞪着林逐水,道:“你要做什么?你该不会是要——”他话还没说完,便眼睁睁的看着那鲛人的骨架之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焰显示出的青色在告诉旁人其温度极高,虽然一时间骨架无碍,但被烧成灰也是时间的问题。

    “住手!!林逐水!!!”徐惊火要疯了,开始不断的挣扎。

    林逐水眼睛依旧闭着,可徐惊火却有种他居高临下冷漠的俯视自己的错觉,他疯狂道:“林逐水,这是鲛人的骨架,环已经完成了,只要再等些日子——”这个循环根本不需要周嘉鱼的鲜血,他只是想将他们骗入局里一网打尽,谁知道林逐水的实力竟是如此逆天,竟是连他逃跑的机会也没有。

    徐惊火以为被欺骗的是林逐水他们,现在想来,他们恐怕早就发现了自己不是李锦江,一直在演戏给他看,偏偏个个演技精湛,丝毫没有露出破绽。

    林逐水不语,鲛人的尸骨开始逐渐碳化,而躺在地上的周嘉鱼,再次听到了那种类似野兽的咆哮声,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这声音明显是从那骨架身上出来的。

    难道他们真的已经将鲛人复活,只差最后一步了?周嘉鱼心中愕然。但看其他人的模样,却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声音似得。

    沈一穷把扶起,让他坐在轮椅上,推着他到了门口,说:“周嘉鱼,是不是他欺负了你?想不想欺负回来?”

    周嘉鱼动不了无法回答。

    沈一穷说:“是你的眼珠子就上下摇一摇。”

    周嘉鱼眼珠子上下动了动。

    沈一穷摩拳擦掌:“没事儿,我推着你从他身上碾过去好不好?让他欺负你!”

    周嘉鱼:“……”沈一穷你黑仔很有想法啊。

    徐惊火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好不容易搞出来的鲛人化为了灰烬,又听到了沈一穷的话,气得浑身发抖,两眼一翻,居然直接晕了过去。

    沈一穷惊了:“我就吓吓他啊,怎么就晕了。”

    林逐水表情里透出丝丝无奈的味道,冲着沈一穷招了招手:“过来。”

    沈一穷推着周嘉鱼到了林逐水的面前。

    林逐水半蹲下,对着周嘉鱼道:“我要把你身体里的虫子逼出来,可能会有些疼,你且忍着些。”

    周嘉鱼的眼珠子上下动了动,示意自己完全没有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  林逐水:很疼,忍住。

    周嘉鱼激动的点头。

    三十分钟后,周嘉鱼脸红:嗯……啊……先生,您的技术真好。

    林珏:你们推个背戏怎么那么多??

    文章营养液有时候会有延迟的,可以过个一两天再看看,哇,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个榨汁机,疯狂榨取读者的液体(好像哪里不太对

    感谢以下宝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特别感谢 咸鱼胖次 的浅水□□x1,哇,谢谢胖次,亲亲你的嘟脸=3=,谢谢大家,大家破费了!!

    感谢 月亮 的火.箭.炮x2,手.榴.弹x3,地.雷x4

    感谢 兰因 的火.箭.炮x2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perfect 的火.箭.炮x1

    感谢 千里江流 的手.榴.弹x1感谢 阿离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感谢 啊哈哈哈好疼 的手.榴.弹x1

    感谢 岁月琉光 的地.雷x3感谢 蕖清 的地.雷x3感谢 y 的地.雷x2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2感谢 燕茕 的地.雷x2

    感谢 顾白白 的地.雷x2感谢 阿阿阿阿橇啊 的地.雷x2

    感谢 星星 的地.雷x2感谢 一困大王 的地.雷x2

    感谢 鸢语 的地.雷x2感谢 阿瑞 的地.雷x2

    感谢 24710270 的地.雷x1感谢 湮吱吱 的地.雷x1

    感谢 西江汀火残 的地.雷x1感谢 大菊菊 的地.雷x1

    感谢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的地.雷x1感谢 绾倾 的地.雷x1

    感谢 禀鞘 的地.雷x1感谢 曳止苏哟。 的地.雷x1

    感谢 菠萝和bye 的地.雷x1感谢 尘柒qi 的地.雷x1

    感谢 刘艳宁 的地.雷x1感谢 乐岫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二九十八 的地.雷x1

    感谢 酱酱儒 的地.雷x1感谢 小白菜 的地.雷x1

    感谢 猕猴桃牛奶 的地.雷x1感谢 false 的地.雷x1感谢 20727180 的地.雷x1

    感谢 此七十年 的地.雷x1感谢 smilemalfoy 的地.雷x1感谢 言若言言阎 的地.雷x1

    感谢 琴s形 的地.雷x1感谢 白川爱 的地.雷x1感谢 闫子闾 的地.雷x1

    感谢 伏小妖 的地.雷x1感谢 娇纵i 的地.雷x1

    感谢 雪原白狼 的地.雷x1感谢 23715197 的地.雷x1

    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

    感谢 哎嘿嘿嘿嘿嘿 的地.雷x1感谢 银冢 的地.雷x1

    感谢 豆豆 的地.雷x1感谢 云深不知归处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穿裙子的小香蕉 的地.雷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xxx7 的地.雷x1

    感谢 胧玉与虞翊 的地.雷x1感谢 19282343 的地.雷x1

    感谢 霍眉眉 的地.雷x1感谢 kokomi 的地.雷x1

    感谢 14937355 的地.雷x1感谢 吃货一被子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苏远笙 的地.雷x1感谢 借用耳机 的地.雷x1

    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感谢 山河同悲 的地.雷x1

    感谢 风息 的地.雷x1感谢 鱼骨 的地.雷x1

    感谢 夜深人未静 的地.雷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1

    感谢 雪絮 的地.雷x1感谢 放鹿青崖 的地.雷x1

    感谢 太湮 的地.雷x1感谢 20884804 的地.雷x1

    感谢 24830830 的地.雷x1感谢 闲啊 的地.雷x1

    感谢 嘻嘻嘻 的地.雷x1感谢 绛铃霜秋 的地.雷x1

    感谢 言言 的地.雷x1感谢 24787767 的地.雷x1感谢 空巢老鱼 的地.雷x1

    感谢 grace 的地.雷x1感谢 糯米 的地.雷x1

    感谢 rico 的地.雷x1感谢 悟之 的地.雷x1感谢 文荒之力 的地.雷x1

    感谢 七元 的地.雷x1感谢 桃子君~(~▽~~)~ 的地.雷x1

    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感谢 橙色波斯湾 的地.雷x1

    感谢 空山新雨 的地.雷x1感谢 茶茶月月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转落 的地.雷x1

    感谢 路人乙 的地.雷x1感谢 吃草莓的蛋黄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