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枯骨
    经过检查,几人并未在三楼的厕所里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喜欢网就上

    这图书馆一共五层, 第四层是电子阅览和多媒体区, 第五层则是职员们的办公区域。

    几人到了四楼,打开了这一层的灯。

    “其他几个鬼呢?”林珏说, “我在楼下看到了老师的那个,用符纸帮她超度了。”

    林逐水稍作沉吟,向前几步, 选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方,将袋子里剩下的东西一一掏了出来。

    这些东西全是他们在操场上罐子里找到的物件, 已经确定属于那些被害死的学生。

    将东西放在地上后, 林逐水对着周嘉鱼招了招手。

    周嘉鱼上前一步走到林逐水身边,垂在身侧的手忽的被林逐水握住了, 周嘉鱼心中一紧, 正欲发问,便听见林逐水轻声道:“需要一点你的血。”

    周嘉鱼说了声好, 便看见林逐水不知从哪里取出来了一根细细的针, 在周嘉鱼的食指上扎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血珠从食指上冒了出来, 林逐水用自己的指尖沾了周嘉鱼的血液,开始在地板上画符阵。周嘉鱼不是第一次看见林逐水画符了,但他那流畅的手法依旧让人感到赏心悦目。符阵看起来和复杂, 周嘉鱼本来有些担心那么一点血够不够,但没想到林逐水还是轻轻松松的一笔画完了。被稀释的血液,呈现出的是淡淡的橙色,当最后一笔勾勒完成, 窗外忽的刮起了一阵大风。窗户被吹得哐当作响,连玻璃也哗啦啦的响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要从沉沉的夜色里挤进这个房间。

    狂风之后,安静的图书馆四楼开始响起一些怪异声音,那声音好像是从人的喉咙里硬生生的挤出来的,周嘉鱼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仔细想来,才发现这声音某部恐怖片里女鬼出现时的音效几乎有七八分相似。

    远处的黑暗里,开始有东西慢慢的朝着这里移动。

    周嘉鱼只能在心里庆幸这里是现实不是恐怖片,至少没有bgm应景。谁知道他刚这么想,黑暗里的东西突然现身了。

    那是五个模样狰狞的怨灵,她们有的爬着,有的站着,有的贴在天花板上面,但无一例外的,便是都穿着这所学校的校服。毫无疑问,她们便是失去了生命的受害者。

    林逐水轻声叹息,语气里带着些许怜悯的味道,他道:“结束了,离开吧。”他的话语落下的瞬间,周嘉鱼听到窗外响起了打更的声音。

    这更声一出现,周嘉鱼便立刻想起,自己魂魄离体时,曾经在那条街上听见过拘着鬼混的阴差打出过这样的调子,他没想到的事,林逐水的符阵竟是能将阴差直接唤来。

    更声的节奏非常特别,面前五个面目狰狞的怨灵似乎被更声吸引住,开始朝着墙边移动,但当他们的身体快要接触到墙壁时,却好像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无法再前进一步。

    林逐水走到了靠墙的位置时,手里多了五根钉子,那钉子有半个手掌长,呈现一种淡淡的金色,看起来倒是十分的漂亮。

    他握住钉子,一根一根的往墙壁里面扎去,本来坚硬的墙壁在林逐水面前却好像豆腐做的似得,五根钉子被轻轻松松的全部插.入,接着林逐水的手重重的在墙壁上一拍——

    “吼!!”图书馆里响起了剧烈的嘶鸣,这嘶鸣声听起来像野兽受伤后的咆哮,下一刻,图书馆的地面开始猛地摇动,仿佛地震了一样。

    周嘉鱼被吓了一跳,却是看见林逐水扎入钉子的墙壁竟是开始缓缓流下了黑红色的血液。

    林逐水道:“去吧。”

    五个站在原地的怨灵身体慢慢的穿透了墙壁,朝着外面去了。

    周嘉鱼回头,看见林逐水摆放在地上的那些物件全部变成了灰,看来这五个凶灵,的确是被林逐水从这图书管里解脱了出来。

    可既然如此,刚才他们听见嘶吼声又是什么呢,还有脚下的震动——周嘉鱼正在这么想着,却忽的注意到自己身边站着的李锦江表情有些奇怪。但李锦江平时一直很害怕这些东西,表情几乎就没有正常过,所以他也没有多想,而是想着是不是他不舒服,关心的问了句:“你没事吧?李锦江?”

    李锦江张了张嘴,说出一句极为小声的话。

    周嘉鱼道:“什么?”他上前一步,想要听得更清楚,站在他面前的李锦江却忽的伸出手,重重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随即,李锦江张开了嘴——无数的黑发从他的口中涌出,朝着周嘉鱼果了过来,周嘉鱼反应不及,整个人都被黑色的毛发裹成了一团。

    这些事情不过发生在片刻之间,周嘉鱼连呼救的话语都没来记得喊出,就感到自己的身体被迅速的吊起,随即猛然下落,他身下的地板,塌陷了——

    “这是什么东西?”周嘉鱼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叫着脑子里的祭八。

    祭八说:“脏东西……”

    周嘉鱼:“……”世界上不会出错的话,永远都是废话。

    “好了我开玩笑的。”祭八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似得,“你不要怕,我算过了,你命长着呢,死不了,怀里不是带着符纸么?捏在手里,那玩意儿敢对你动手动脚,就冲上去贴他丫的。”

    周嘉鱼:“……”为什么祭八说话的语气越来越社会了。

    被黑色的头发包裹起来,实在不是一件让人觉得舒服的事儿,特别是那种光滑的触感,总是让人有些不太愉快的联想。

    周嘉鱼往下坠落了大约三四秒,随后便被一个东西接住,整个人都被吊了起来。

    “好久不见。”有女人的声音出来。

    遮掩住周嘉鱼脸的黑发散开,他看到了一男一女。男人很高,穿着一件黑色的带帽风衣脸上戴着口罩,看不清楚没有。女人个头儿只比男人矮了不少,披着一头淡黑色的长发,模样非常的清纯,简直就像个邻家小女孩儿。

    周嘉鱼觉得这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可是一时间又没想起来,最后还是祭八提醒他:“你忘了吗?徐惊火啊!天天打电话骚扰你!”

    周嘉鱼这才恍然,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把徐惊火惹毛了:“你还没变回来啊?”

    徐惊火的表情非常明显的扭曲了一下,他走到周嘉鱼面前,伸手掐住了周嘉鱼的下巴,冷笑道:“我变没变回来关你什么事,周嘉鱼,你有想过有一天会落到我手里么?”

    周嘉鱼很坦白的说:“没有。”

    他和徐惊火说话的时候,用余光观察着周围,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密闭的空间里,这个空间的墙壁似乎就是缠绕在他身上的头发,这些头发隔绝了周遭的景色,让周嘉鱼不能判断出自己到底是在哪儿。

    “哼,林逐水,不过如此。”徐惊火语气不屑,“护了你那么久,还不是被我们得手了。”

    周嘉鱼注意到他说得是“我们”而不是“我”,看来身后那个男人,就是徐惊火的同伙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周嘉鱼道,“杀了那么多的人——”

    “闭嘴!”徐惊火听到这句话,竟是有些恼羞成怒,他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话!再废话,我就封了你的神志,把你变成白痴!”

    周嘉鱼没吭声。说实话,无论是徐惊火的形象,亦或者声音,都不适合威胁人,周嘉鱼甚至注意到,他捏着自己下巴威胁自己的时候,还很费劲的垫着脚尖……当然,这些内容周嘉鱼也就只敢自己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徐惊火绝对会恼羞成怒。

    徐惊火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周嘉鱼还以为他是给他同伙打的,谁知道过了一会儿,电话里竟是传出了林逐水的声音。

    “喂。”林逐水的语气还是很平静,好像丝毫没有因为周嘉鱼的意外而产生任何波动。

    徐惊火说:“林逐水!”

    林逐水没说话。

    徐惊火道:“周嘉鱼现在我手上,你赶紧把我变回去——不然,我就杀了他!”

    林逐水声音淡淡,但却能听出威胁的味道:“我若是你,就一定不会动他。”

    徐惊火冷笑:“那得看我的心情!”

    林逐水道:“让我和他说话。”

    徐惊火把按下免提的手机放到了周嘉鱼的嘴边。

    林逐水说:“受伤了么?”

    周嘉鱼道:“没有,先生,我挺好的……”除了被包成了一个茧子之外,也没啥大问题。

    “好。”林逐水说,“等着我,处理完了这边,我就来接你。”

    周嘉鱼说:“好呀。”

    徐惊火闻言暴跳如雷:“林逐水,你他妈的以为周嘉鱼是在上幼儿园吗?还来接他,他就要被我杀了——”

    林逐水闻言冷笑:“你舍得?”

    徐惊火瞳孔缩了缩。

    林逐水道:“徐惊火,你好自为之吧。”他说完这话,语气明显柔了下来,对着周嘉鱼道了句:“别怕,我很快就来。”

    听到林逐水这话徐惊火气得直接把手机摔了。

    站在他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慢慢的开了口,他的声音有些沉闷:“走吧,我们拦不住他。”

    徐惊火不耐道:“我们这趟就白来了?”

    男人道:“白来?我们这次,本来就不是冲着林逐水来的,你非要多出事端。”他的语气里带了些不满的味道。

    “我多出事端,难道你他妈的要我保持这个模样一辈子?”徐惊火非常烦躁的吼出了声。

    周嘉鱼的确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们内讧的场景,不过也不知道林逐水到底对徐惊火做了什么,竟是硬生生的让他变不回原来的模样了。

    那个戴口罩的男人道:“不然你想怎么办?”

    徐惊火转头,恶狠狠的灯向周嘉鱼,冷笑着:“就算我不能弄死你,也不能让你太好过——”他说完这话,从手里抖出一条手指粗细的虫子,捏着周嘉鱼的下巴,硬生生的将那虫子塞进了周嘉鱼嘴里。

    周嘉鱼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徐惊火强迫他吞下虫子之后,便让黑色的头发将他放了下来。

    周嘉鱼趴在地上直作呕,他抬起头,看见徐惊火和男人都开始往外走,那男人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推上了一架轮椅,轮椅之上有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被放置在上面。周嘉鱼从那布包的形状和缝隙里,隐约看出……那好像是……一具骨架。只是形状有些奇怪,看起来比人类的骨架大了不少……

    周嘉鱼身体有些僵,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惊火和那个男人走远。随着他们的离开,身边的黑发也在逐渐的褪去,周嘉鱼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这是一间十分破旧的地下室,里面还摆放着几张桌椅,而徐惊火和推着轮椅的男人正在往出口的方向走,两人已经打开了门,眼见马上就要消失在周嘉鱼的面前。

    周嘉鱼急的啊啊直叫,他看着徐惊火伸手握住了门把,往后一拉——“砰”的一声巨响,门外竟是涌入了青色的火焰,那火焰瞬间就点燃了徐惊火和男人的身体,包围了整间地下室。

    周嘉鱼被这一幕吓的目瞪口呆,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要被烧死了,谁知道那火焰靠近他之后,他竟是没有任何的烧灼感,反而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徐惊火。”林逐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你要去哪儿?”

    徐惊火和那男人都软倒在地上,看起来身体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一样,徐惊火咬牙道:“林逐水!你怎么可能这么快!”

    林逐水不答,他站在火焰之中,仿佛一只涅槃的火凤,脚下步伐缓缓踏到了徐惊火面前:“我之前是不是告诉过你,别碰周嘉鱼?”

    徐惊火不说话,他的表情开始变得痛苦,那让周嘉鱼觉得格外温柔的火焰,在他身上却变成了折磨。

    徐惊火还想说话,只是他口中“你”字刚冒出口,林逐水便一脚踹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踹了个踉跄,随后重重的踩上了他的后背。

    林逐水的语气还是很平淡,但此时的这种平淡之中蕴藏的杀意,却让人徐惊火心中颤抖不已,他听见林逐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