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图书馆
    如果林珏所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就意味着他们接手的这件事并不是巧合, 更像是刻意的计划。

    周嘉鱼忽的想起了什么, 看向坐在林珏身边,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李锦江:“李老师, 我想问问, 你是怎么认识我师伯的?”

    从言行举止来看,李锦江只是一个普通人, 就算遇到了什么事儿,也应该不太了解风水这行,又如何能直接联系上专业人士林珏的?

    李锦江闻言有些紧张, 他嗫嚅两句,但在林珏的目光瞪视下还是说了真话:“是、是有人给我发了邮件,说你们可以帮忙……”

    “邮件?”林珏说, “你之前不是说是我朋友给你的联系方式么?”

    李锦江露出无奈的表情:“那个人在邮件里说, 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可以这么告诉你……这样你才会过来。”

    林珏似乎没想到自己被骗了, 她冷冷道:“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说实话?”

    李锦江看起来挺想哭的, 甚至于声音里都带上了哽咽:“我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啊,我就以为只有一个鬼, 抓起来之后学校就没事儿了——”

    沈一穷道:“那你现在发现居然有七个, 有啥感想吗?”

    李锦江很耿直的说:“想辞职。”

    沈一穷:“……”

    林珏看起来有点心烦,看向李锦江的眼神也颇为不善,搞得李锦江的头越来越低,一副恨不得马上挖坑把自己埋进去的表情。

    “东西肯定还在学校里面。”林珏给出了最后的解决方案,“明晚我们再去学校一趟, 把那玩意儿找到,销毁之后应该就没事了。”

    “嗯。”林逐水淡淡的应了声。

    从两人的语气里,倒是听不出多少紧张的情绪。周嘉鱼和沈一穷才经历了整整一天的鬼敲门,这会儿也显得有些麻木。于是他们之中最害怕的人变成了李锦江,他坐在椅子上,随时一副可能要晕过去的模样。

    林珏微笑着:“李锦江。”

    李锦江打了个哆嗦:“啊?”

    林珏温柔道:“明晚吧,你本来可以不去的……”

    李锦江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点希望的火光。

    但这火光瞬间被林珏泼下去的冰水浇灭了,因为林珏说:“但是鉴于是你把我们牵扯进来的,所以这一趟,你就乖乖的和我们一起去吧。”她说乖乖的三个字时,刻意加重了语气。

    李锦江表情呆滞,一副被打击的快要厥过去的模样。

    林珏抬手看了看表:“好了,今天的会议时间结束,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吧,明晚见。”

    几人回到酒店各自回房休息。

    本来今晚林珏也询问了他们两个要不要去她和林逐水的房间将就将就,但沈一穷带着那黑眼圈说自己不习惯,还拉着周嘉鱼表示他们两个经过历练已经足够坚强,可以勇敢的面对风风雨雨。

    林珏看着沈一穷半晌没说话,最后长叹一声:“沈一穷,你真是活该单身。”

    沈一穷满头雾水,周嘉鱼则没敢吭声,他总觉得林珏这句话针对的是他……

    于是两个怂狗子又挤到了一张床上,并且在睡前发誓谁来都不开门——开门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开门,抓鬼又不会,就是怂一点才能维持生命,缩被窝感觉像回家一样,超喜欢在里面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的信念感染到了外面的鬼,那比农民工讨薪还要来得勤快的两只索命鬼,终于放弃了。

    第二天早晨,外面突然降了一场大雪。按理说此时春节已过,气温会逐渐回暖,可这一场雪下来,天空看起来格外的阴沉,明明是白天,却好像黄昏时分。

    周嘉鱼把黑仔沈一穷叫起来,叮嘱他晚上一定要穿浅色的羽绒服。

    沈一穷大早晨听到这话心态有点崩,说你能不能别叫我黑仔。

    周嘉鱼说:“那你能别叫我罐儿吗?”

    沈一穷说:“不行的,罐儿。”

    周嘉鱼说:“那好吧,黑仔。”

    两人互相伤害着,想要让气氛轻松一些,但事实上一想到他们要去夜探学校,心里就跟压了什么似得根本轻松不起来。

    周嘉鱼整理着背包,把自己觉得能用上的所有东西都带着了,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今天晚上估计有一场硬仗。

    沈一穷要带的东西比周嘉鱼还多,在旁边幽幽的感叹说周嘉鱼来之前他以为自己下半辈子接触的都是风水这行,结果周嘉鱼来了之后,他开始觉得自己可以扩展业务去抓鬼了。

    周嘉鱼安慰他说技不压身。

    林珏和林逐水身上倒是看不出一点紧张的味道,吃饭的时候随口叮嘱了他们注意事项。说是注意事项,其实就只有一条,林珏说:“到时候遇到什么事儿,你们就往你们先生边上靠,靠得越近越好啊。”

    沈一穷点头如捣蒜。

    林珏见状补了一句:“沈一穷你不能靠太近。”

    沈一穷委屈的说:“为什么啊?”

    林珏道:“你不知道煤炭遇到明火是会被点燃的嘛?”

    沈一穷:“……”他在这一刻,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皮肤颜色,已经成了这群人玩的一个梗了,更恐怖的是他还没办法反驳,因为他的确是黑的有点过分,可肤色这东西本来就是天生的,他又没办法……

    下午三天,天色几乎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呼啸着的风夹杂着片片雪花,扑打在人的脸上,割的人脸颊生疼。

    整座城市的节奏也好像随之停止,街道之上看不见行人,只有偶尔驶过的汽车,在证明这座城市依旧活着。

    几人又来到了学校门口。

    学校的大门开着,门口亭子里的保安却不见了身影。他们从小门进了学校,周嘉鱼明显的感觉到校园里的气氛更加压抑了。

    “东西应该在西南方位。”林逐水说出了自己推演的结果,“有水木俱全之地。”

    “西南方?”李锦江说,“那里好像是学校的图书馆……”

    “那就走啊。”林珏催促着。

    这学校挺大的,各类教学设备也都相当齐全,根据李锦江的说法,图书馆和实验室是在一个方向,那里是学校修建好之后才扩张的建筑。

    “叮铃叮铃叮铃……”几人正在往前奏,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铃声,这声音尖锐刺耳,回荡在空旷的学校里。

    “这是学校的上课铃声?”周嘉鱼问道。

    李锦江点点头:“是的,这铃声放假的时候一般也不会关,根据平时的上课时间来。”

    周嘉鱼若有所思。

    大约是设定好的时间到了,道旁的路灯开始一盏接一盏的亮起来。灯泡发出滋滋的声音,传出类似电流通过的声音。

    去图书馆的路有些远,周嘉鱼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在路过他们之前上去的那栋教学楼时,看见楼里的那扇窗户里散发出微弱的光。

    但这光芒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周嘉鱼清楚的看到,一双手死死的抓在窗台上,那手的肤色惨白,显然不是人类所有。

    这情形大家都看得分明,但是却没一个人说话,林珏和林逐水就不说了,周嘉鱼他们三个脸上挺冷静的,一副“你终于来了”的表情。

    终于到了图书馆外面,李锦江掏出钥匙开了门。嘎吱一声,玻璃门被慢慢的拉开,露出里面黑洞洞的走廊。

    “灯好像是在右边。”李锦江这么说着,把手伸向了右侧的墙壁,结果他手一碰到墙壁,整个人就像触电似得跳了起来,嘴里骂了句脏话。

    “怎么了?”周嘉鱼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

    李锦江颤声道:“墙、墙上好像有东西……”

    周嘉鱼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功能,将光线照向右边的墙壁,光线一打过去,看清了李锦江所说之物,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开关所在的那面墙壁之上,附着着一块块用粗线缝纫起来的皮肤,那皮肤是肉色的,东拼西凑被缝成了一大块,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贴在墙壁上。

    “这是什么?”李锦江咽了咽口水,小声的说了一句,“人、人皮吗?”

    林逐水没说话,直接上前一步走到了那墙壁边上,直接伸手就按了上去,然后转身,语气冷淡的说:“猪皮而已。”

    听到不是人皮,三人都松了口气。但周嘉鱼却注意到,林珏的表情看起来并不轻松,她转头看向左边,毫不意外的发现左边墙壁上也贴满了这种东西,道:“这是挖好了陷阱,赌我们敢不敢跳进去?”

    林逐水冷笑一声。

    两人似乎都被这玩意儿激起了火气。

    周嘉鱼不太明白,还是沈一穷在旁边小声的解释:“这好像是个阵法,以生灵的皮肉为笼,可以限制很多风水师的能力。”

    周嘉鱼这才恍然。

    林逐水随手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图书馆一楼的灯全都亮了起来。不过虽然灯亮起,这光线却没有给人带来安心的感觉,反而将众人的脸颊映衬的惨白惨白的。

    “图书馆里到处都是木桌子,有木的地方挺多,但有水的地方应该很少,不出意外应该是在厕所里。”林珏看了一楼的门口的图书馆构造示意图后分析道,“这里厕所好像挺多的,咱们一间一间的找?”

    “太慢了,分开找吧。”林逐水说了这么一句。

    林珏笑了:“好呀。”她伸手就指了指沈一穷,“黑仔,跟着我走,李锦江,你也过来。”

    周嘉鱼一听到林珏的分组就开始紧张,他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可林逐水却好似已经猜到了他心里想的内容,不咸不淡的问了句:“怎么,不愿意和我一起?”

    周嘉鱼说:“没没没。”他哪里是不愿意和林逐水一起,他这不是怕自己暴露点什么嘛……

    “你们去二楼吧,我们先去一楼看看。”林珏这么说。

    林逐水同意了。

    按照李锦江的说法,这图书馆是很大,每一层至少有三个厕所,想要一一检查,得花费一些时间。

    图书馆里面有电梯和楼梯,但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还是选择了走楼梯。

    林珏带着两人走了,剩下了林逐水和周嘉鱼,周嘉鱼紧张的手心起了一层薄薄的冷汗,他想要和林逐水保持一点距离,谁知道林逐水却唤他靠近一点。

    “二楼可能有东西。”林逐水这么说,“别离我太远。”

    周嘉鱼赶紧点头。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独处了,可周嘉鱼却发现自己依旧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甚至在上楼梯的时候,他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对图书馆的恐惧才这么紧张,而不是由于自己身边这面无表情的林逐水。

    楼梯并不长,周嘉鱼和林逐水很快到达了二楼,二楼比一楼的范围还要更大一些,周围全是排列整齐的书柜。

    林逐水带着周嘉鱼往最近的一个厕所走去。

    二楼没有灯,周嘉鱼再次打开了手里的手电筒,林逐水本来就闭着眼睛,光线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但周嘉鱼就不行了,他要是关掉手电筒,估计整个人都能贴到林逐水身上去。

    再往厕所走的时候,周嘉鱼注意到图书馆两边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幅幅画像,按理说图书馆挂些名人的画像并不奇怪,但周嘉鱼借着余光稍微看了两眼,吓得自己一个踉跄。

    墙壁上哪里是名人的画像,那画里分明就是死者的模样,被镶嵌在相框里的人穿着校服,脸色惨白,用那空洞的眼神望着他。

    林逐水听到了周嘉鱼踉跄的脚步声,轻声问道:“怎么了?”

    周嘉鱼说:“……旁、旁边有画像,好像是那几个学生的。”

    林逐水闻言冷笑:“装神弄鬼。”他说完这话,随手挥了挥,下一刻,墙壁上面的画像便瞬间燃了起来。

    里面的人像开始变形,周嘉鱼起初还以为这变形是因为高温,但待他仔细看去,却看到相框里面的人像的的确确在扭动。

    林逐水面色如冰,继续往前:“周嘉鱼,记住,真正能要你命的东西,从来都不会费力气吓你。”

    周嘉鱼重重的点头。

    “只有废物,才会在这些事情多花力气。”林逐水几乎是在冷笑,“恐惧会消磨人的力量,你若是先怕了,才是给了那些东西可乘之机。”

    周嘉鱼觉得林逐水说得的确十分有道理,可是事实上,真的想要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根本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过周嘉鱼对林逐水的敬佩之心更浓,一时间觉得自己充满了决心。

    厕所所在的位置,略微有些偏僻,需要经过一个短短的狭窄的走道。林逐水走在前面,周嘉鱼紧跟其后。

    “滴答,滴答……”图书馆太安静了,周嘉鱼到了门口,还没进去便听到了里面传出滴滴水声。

    男厕所在左,女厕所在右,从外面望去,均是看不到一个人。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地点,想来若是真的在里面看到人影,也大概率不是活人。

    林逐水先进了男厕所。

    男厕所有八个隔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周嘉鱼的心并没有放下,因为他还能听到清晰的水滴落下的声音。

    旁边就是女厕所,周嘉鱼轻轻吸了口气,跟随者林逐水的脚步走了进去。

    滴答,滴答……有水从天花板上落下,在地面聚集起薄薄的一滩水渍,手机上的微光照射在上面,形成了小小的反光。周嘉鱼慢慢的将抬头,看向天花板,想要找出到底是哪里在漏水。

    谁知道当他抬起头,看清了水渍上方的东西时,整个人的呼吸都屏住了。

    “先生。”周嘉鱼的声音里带了点哭腔,“上、上面有东西……”

    那是个人形的脏东西,身体朝下,四肢却反向贴在天花板上,她的头发很长,垂在半空中,轻轻的晃着,青色的脸颊上嘴巴微微张开,露出一根猩红的舌头——这是个吊死鬼的模样女鬼。

    周嘉鱼告诉自己了很多遍不要害怕,但真的看见这东西,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开始发抖,乃至于手脚也跟着冰凉起来。

    “滴答,滴答……”唾液从那东西的口中滑落,跌落在地上,她也发现了周嘉鱼和林逐水,身体姿态有了些变化,咋看起来,竟像是要扑过来似得。

    周嘉鱼这下是真的顾不得自己心里的那些小旖旎了,他靠林逐水靠得紧紧的,不敢离开他身边半步。

    眼见脏东西一副要扑到他们身上的样子,林逐水却是伸手从自己的衣兜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袋子,随后将袋子里的一样东西拿了出来。他的动作不紧不慢,仿佛丝毫感受不到这紧张的让人窒息的气氛。

    片刻之间,林逐水的手里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白色发卡,那发卡只在周嘉鱼见过,是他们在操场上挖出的陶瓷罐里的东西。

    一看见这东西,天花板上的脏东西似乎就变得有些暴躁,开始在天花板上快速的移动,但却又迟迟没有落下来。

    一声带着怜悯味道的叹息,林逐水轻轻道:“去吧。”

    突然腾起的明黄色火焰,让白色发卡再林逐水的手心里燃烧了起来,他好像根本不怕烫似得,就这样握着火焰,直到那发卡燃成了灰烬。

    随着发卡的燃烧,脏东西也开始发出凄厉的惨叫,这叫声渗人极了,周嘉鱼听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一颗接一颗的往外冒。

    “啊啊啊啊——”脏东西从天护板上重重的落到了地面上,她的身体不断的扭曲,模样狰狞无比。

    周嘉鱼起初以为烧掉发卡是为了让这东西魂飞魄散,但他却很快发现,虽然她的叫声听起来很凄惨,身体也在扭动,但她却在一点点变回原来人类时的模样。

    林逐水嘴里小声的念着咒,身边荡开一圈又一圈金色的光芒。这场景周嘉鱼很熟悉,曾经在慧明超度桥上的怨灵时见过。只是林逐水的这种光芒里并没有莲花,反而是火焰的形状,仿佛要荡涤一切污秽之物。

    眼前的女鬼最终变成了一个蜷在地上的高中生,她穿着校服,披着长发,泪水一颗接一颗的从眼眶里溢出,在最后要消失之前,她说了两个周嘉鱼不明白的字——骨头。

    骨头?骨头什么意思?周嘉鱼正欲再问,她的身体却开始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化为了淡淡的光点,看样子,应该是投胎去了。

    “先生。”周嘉鱼说,“她说得话是什么意思呀?”

    林逐水微微挑眉:“话?”

    周嘉鱼一愣,没想到林逐水居然没有听到消失的灵魂说得话。

    林逐水却是语气很平淡的解释了一下:“这种被度化的怨灵,一般是不能说话的,就算说了话,通常情况下也听不到,大约你是体质特殊吧。”

    周嘉鱼面露无奈,如果可以选的话,他真不愿意自己是这种奇怪的体质:“她在消失之前,说了两个字……骨头。”

    “骨头?”林逐水慢慢的重复念了一遍,表情陷入沉思。

    他正在思考什么,门外却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叫声周嘉鱼很熟悉,声音的主人应该是沈一穷,也不知道他们在一楼看见了什么,导致他叫得那么凄惨。

    “下去看看他们吧。”林逐水也听见了,语气里带了点无奈的,“然后一起去三楼。”

    周嘉鱼点头如捣蒜。

    在离开厕所的时候,周嘉鱼往后望了一眼,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隐隐约约的感觉窗户边上好像站了个人影,只是林逐水没有说话,他便想着应该是自己看错了。

    回到一楼大厅,周嘉鱼看见沈一穷坐在沙发上,旁边躺着个不省人事的李锦江。

    林珏见他们下来,道:“一楼啥都没有,就只有一个鬼。”

    周嘉鱼:“……”你为什么能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啊。

    林逐水点点头:“二楼也是。”

    林珏道:“那我们去三楼吧,这个李锦江怎么办啊,一进厕所就吓晕了。”

    几人朝着李锦江投去了目光。

    沈一穷撸起袖子,说:“没事儿,我把他叫醒。”

    周嘉鱼:“……”

    于是他就眼睁睁的看着沈一穷冲上去,对着李锦江啪啪啪一阵打脸,李锦江昏昏沉沉的醒过来,看见沈一穷的第一句是:“救、救命啊——羽绒服在飞——”

    “噗。”虽然这气氛不对,但大家还是笑了出来,连带着林逐水也勾了勾嘴角。

    沈一穷差点没被气死:“是我!是我!什么叫羽绒服在飞?”

    李锦江听到沈一穷的声音,总算是缓了过来,委委屈屈的说:“沈一穷吗?我的脸好痛……”

    沈一穷冷酷无情道:“赶紧起来,不然我们就把你丢这儿自己上楼去了。”

    一听到会被单独留下,李锦江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林珏见李锦江醒了,满意的点点头,说:“走吧。”

    几人便朝着三楼的方向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心脏一直在狂跳,是因为先生在身边吗?

    沈一穷:不,是因为你头顶上挂了个啊飘。

    周嘉鱼:……

    感情戏肯定会有的,但是罐儿比较怂,先生又很内敛,情感发展肯定不会打直球,只能慢慢来,不然感觉有点崩人设噢。

    还有这文到达30w字啦,全订的宝贝们都应该有营养液了,趁热给灌一波嘛(作者激动的拉下了裤子拉链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手.榴.弹和火箭炮

    感谢 啊哈哈哈好疼 的地.雷x1,手.榴.弹x1

    感谢 saici 的手.榴.弹x1

    感谢 竫橦 的手.榴.弹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20800556 的手.榴.弹x1

    感谢 呜哈哈大人 的地.雷x3

    感谢 君子于岐 的地.雷x3感谢 豆虫拉 的地.雷x2

    感谢 徒手杀十个 的地.雷x2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2

    感谢 24985343 的地.雷x2感谢 八字开 的地.雷x2

    感谢 自然卷 的地.雷x2感谢 黑子谷 的地.雷x2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某小d 的地.雷x1

    感谢 众生 的地.雷x1感谢 此七十年 的地.雷x1感谢 宴九 的地.雷x1

    感谢 阙 的地.雷x1感谢 23045837 的地.雷x1

    感谢 泉榭雪 的地.雷x1感谢 日记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虎非喵 的地.雷x1感谢 没有牙齿的节操 的地.雷x1

    感谢 小仙女 的地.雷x1感谢 绵绵思远道 的地.雷x1

    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地.雷x1感谢 十二 的地.雷x1

    感谢 菠萝和bye 的地.雷x1

    感谢 高杉莲音 的地.雷x1感谢 抱紧我的河兔兔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饮茶 的地.雷x1

    感谢 19889082 的地.雷x1感谢 咿!尼大大 的地.雷x1

    感谢 尹晓初阳 的地.雷x1感谢 玘阿 的地.雷x1

    感谢 咪啾 的地.雷x1感谢 悟之 的地.雷x1

    感谢 s2 的地.雷x1感谢 wuli银河呐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萌悦 的地.雷x1

    感谢 樱桃鳄鱼 的地.雷x1感谢 sai16384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小清 的地.雷x1感谢 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安 的地.雷x1

    感谢 雕龙的狗子 的地.雷x1感谢 鹤君 的地.雷x1

    感谢 萝卜卜卜头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中二期未过 的地.雷x1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

    感谢 七禾页 的地.雷x1感谢 纯黑的二奶 的地.雷x1

    感谢 安然与臣 的地.雷x1感谢 柒言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