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画符和屁.股
    在飞机上,沈一穷没忍住,问林逐水:“先生,她会死么?”

    林逐水道:“不会。”

    沈一穷见林逐水说得如此笃定,便也知道阮云婕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他却是有些疑惑:“我见先生没有用之前那些祛除邪祟的法子,只是简单的祭拜了一下那些小鬼,他们的怨气为何如何轻易的被化解?”

    林逐水冷淡道:“为何要化解?他们本来就没打算要阮云婕的命。”

    沈一穷和周嘉鱼闻言都露出疑惑之色,并不明白那几只小鬼到底是什么意思。

    沈一穷稍作迟疑:“那既然小鬼不想要阮云婕的命,又为何剥了她肚子上的皮?”

    林逐水闭着眼,缓声道:“给她个警告罢了。”小鬼们警告阮云婕别想着动她肚子里的东西,阮云婕大概理会错了意思,真以为它们是想要自己的命。

    沈一穷这才了然,他和周嘉鱼心中依旧有些疑惑,但见林逐水的模样,却像是不打算再多说什么,这件事便就此暂时画上了休止符。

    接下来的几个月,沈一穷和周嘉鱼都有对阮云婕的消息多关注了一点。

    毕竟是影后,退出娱乐圈这个消息,也算是爆炸性新闻了。

    他们住的地方没电视,于是沈一穷拿着手机翻娱乐圈的消息还招呼着周嘉鱼一起来看。

    阮云婕果真坏了孩子,肚子渐渐鼓了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隔着屏幕,新闻上的阮云婕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面容红润,不似他们初见时那么惶恐不安。

    周嘉鱼见状,便真的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十月之后,他听到沈一穷说,阮云婕疯了。

    在医院产下一子的阮云婕,不顾自己刚刚生产的身体,直接从病床上爬了起来,哭着喊着说有鬼。最后医院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剂,才让她暂时冷静下来。

    沈一穷说:“她为什么会突然发疯?难不成是那个孩子有什么问题?”

    周嘉鱼没吭声,他想到了那三个跟在阮云婕身边的小鬼。

    阮云婕发疯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睿哥和阮云婕的经纪人死死压下了消息,只是说她产后抑郁,精神状态不佳。

    睿哥在孩子出生后,还是怀着迟疑的心情查了dna,万幸的是,那个孩子的确是他的。

    在孩子满月的时候,睿哥也给林逐水发了请帖。周嘉鱼本以为林逐水不会去,没想到林逐水却应了下来,还叫上他一起同行。

    于是周嘉鱼也亲眼看到了那个让阮云婕发疯的孩子。

    那是个可爱的男孩,继承了阮云婕的好相貌,虽然年纪还小,但也能看出是个美人坯子。周嘉鱼看他的时候,他还在睡觉,长长的睫毛像是扇子,在脸颊上投出淡淡的阴影,让人看着心都软了大半。

    “阮云婕怎么样?”林逐水问旁边的睿哥。

    睿哥没什么表情的说:“在疗养院。”

    林逐水淡淡道:“好歹保下了命。”

    睿哥却是冷笑起来,他道:“这样恶毒的人,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他和阮云婕八年爱情长跑,本以为马上要修成正果,却发现原来阮云婕早就跑到了别的轨道上去。在经历小鬼事件后,他去查了当年阮云婕打胎的事情,却有了新的发现。

    根本就不是胎心骤停,那个他一直念着的孩子,是个健康的娃娃,只是遇到了个心思狠毒的母亲。

    “以后他就是我唯一的儿子了。”睿哥说,“我也不打算再结婚,只想好好的把他养大。”他看向孩子时,眼眸中没了提到阮云婕时的冷淡和厌恶,充满了父亲般的慈爱。

    “也好。”林逐水说。

    叙了旧,林逐水便打算带着周嘉鱼离开。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玄关时,背对着周嘉鱼的林逐水,却轻轻的问了句:“你看到了吗?”

    周嘉鱼茫然:“什么?”

    林逐水抬手指了指天花板。

    周嘉鱼抬头,在看到了天花板上的东西后,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在客厅里孩子熟睡的婴儿车上方的天花板上,竟是倒挂着三个黑漆漆的黑影,他们的面容虽然有些模糊,但周嘉鱼却隐约能从他们的脸上感觉出喜悦。

    周嘉鱼说:“他们是在高兴……?”

    林逐水道:“嗯。”

    周嘉鱼说:“他们喜欢这个小孩儿么?”

    林逐水说了句颇有深意的话:“至少比孩子的妈妈喜欢。”

    周嘉鱼无言以对。

    不过那是十个月后的事情了,此时的周嘉鱼回到了那三层高的木楼里。

    沈一穷瘫在沙发上,周嘉鱼去做了简单的晚饭。

    周嘉鱼本以为回来会看到沈二白,却发现整栋楼空空的,看样子这几天都没人在,于是便顺口问了几句。

    沈一穷说:“应该也出去办事儿了。”他合计着,“马上就要到七月,他们都出去了,那岂不是只有我能陪着先生和你一起去比赛……”他说着脸上露出窃喜。

    周嘉鱼吃这面条,疑惑道:“那比赛到底是什么?”他一个外行人,什么都搞不明白啊。

    沈一穷说:“每年比赛的内容都不一样,反正都是些厉害的人,你嘛……”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周嘉鱼,面露嫌弃,“过个初赛估计就差不多了。”

    周嘉鱼再次感到差生在这里是没有人权的。

    林逐水显然也对周嘉鱼信心不大,第二天就来了木楼这边,让周嘉鱼去了书房。

    周嘉鱼还以为林逐水要对他进行魔鬼式的突击训练,结果林逐水就拿出一支毛笔一张符,让周嘉鱼对着这个符画。

    周嘉鱼惊了,说:“没什么技巧吗?”

    林逐水说:“什么技巧?”

    周嘉鱼说:“比如气沉丹田之类的……”

    林逐水说:“少看点武侠小说。”

    周嘉鱼:“……”他居然感到了羞耻。

    林逐水手指点了点桌面,道:“风水这行,一是看天赋,二是吃阅历,看得做得多了,自然也就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