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罐儿
    虽然不知道林珏口中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周嘉鱼和沈一穷都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有趣的玩意儿。

    林珏又把脑袋支出了窗外, 说:“它好像进了教学楼里,我们去楼梯看看?”

    李锦江已经整张脸脸色煞白,一副完全不能再受到惊吓的模样。连周嘉鱼都对他升起了些许同情之心, 李锦江哑声道:“什、什么东西啊?”

    林珏保存了自己最后仅剩的良心, 没有直接回答李锦江的问题, 而是道:“跳楼的是个女教师吧?还挺年轻的……”

    李锦江看表情差点哭出来,虽然林珏话语有些委婉, 但也说明了她看到了什么东西——就是几年前从这间办公室里跳下去的女老师。

    沈一穷也有点看不下去,“你别怕啊, 大家都在这儿呢, 勇敢一点!”

    李锦江依旧保持一脸要崩溃的模样。

    据说那东西已经爬进了教学楼,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爬到他们面前来,林珏还在计算她的爬行速度, 说不然咱们就在教室里守株待兔。

    周嘉鱼战战兢兢的问:“要是真守到了呢?”

    林珏说:“守到了?守到了就让你家先生出手把她烧了呗。”

    林逐水一直都没怎么说话, 听到林珏这一句, 薄唇轻启:“来了。”

    他这句话来了一出, 屋子里剩下的三个成年男人瞬间围成一团, 如果不是怕太过丢脸, 他们是真的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走廊上果真传来了非常怪异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些濡湿的味道, 像是什么重物在地面上慢慢的爬行。

    林逐水表情不变,从怀中取出了几只纸鹤,然后随手放了出去。那纸鹤离开他手里, 便燃起了淡淡红色火焰,挥舞着翅膀从办公室里飞了出去。

    这画面周嘉鱼和沈一穷都不是第一次见,但李锦江却是神情恍惚,说:“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为什么看见纸在飞?”

    周嘉鱼相当理解李锦江这种世界观崩塌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纸鹤飞了出去,很快他们便听到了别的声响,那是一个女人的惨叫,凄厉的让人毛骨悚然,还伴随着一些重重的撞击声。

    林珏站在门口,歪着脑袋看着走廊上,给他们播放战报:“哎呀,肉都烤糊了!”

    周嘉鱼还真他娘的闻到了一股子蛋白质被烧焦的味道……他痛苦的想,至少这半年内,他都对烤肉提不起兴趣了。

    “挺厉害啊。”林珏说,“逐水,你这几年又有长进了,不好,她要逃跑!”她说完这话,扭头看着屋子里的几人,问道,“我们追吗!”

    屋子里的三个大男人听到这句话心里都有点想哭。

    好在林逐水在这时开了口:“不用追,让她回去。”

    林珏道:“你做好记号了?”

    林逐水点头。

    林珏颇有些意犹未尽,说还以为他们能来一场精彩的大冒险。但她又看了眼三个静静的待在林逐水身边,像鹌鹑一样乖的三个男人后,仰天长叹:“这年头的男人胆子怎么都那么小啊——”

    周嘉鱼心想不是我们胆子小,是你的胆子大的有点过分了……不过这话他也没敢说出口,毕竟林珏看起来天赋异禀,总觉得得罪她不是什么好事儿,看看今天晚上的被吓的快要疯掉的李锦江就知道了。

    那东西被林逐水赶跑后,他们没急着回去,而是检查了一圈这办公室。据说这办公室原来有十几个老师在里面,后来出了事儿之后就调出去了几个,最后只剩下了个位数。

    周嘉鱼注意到了一张靠近窗户边缘的办公桌,那办公桌和其他的不太一趟,上面几乎是空的,只放着一些很陈旧的文具用品。他用手指抹了一下,看到这桌子上有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很久没有使用了。

    “这桌子是那个老师的?”周嘉鱼问李锦江。

    李锦江因为刚才那些事儿,整个人都看起来有些呆滞,他点点头,隔了一会儿后,才缓声道:“对,那个老师出事后,家属来学校闹过,学校为了安抚人心,就留下了她的桌子。一开始好像是说隔几个月就撤了,但是后来一直没人愿意动,便留了下来。”

    “哦……”周嘉鱼仔细看了看桌子,觉得这桌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鬼使神差,他忽的就伸手摸了摸抽屉的下面,却是意外的感觉发现抽屉下面贴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这是什么?”周嘉鱼被这东西吓了一跳,他没敢撕下来,弯着腰看向桌肚。

    那是一张黄色的便利贴,贴在桌子下面,一般人很难注意到。

    “什么东西?”林珏听见周嘉鱼的声音,走了过来,她比周嘉鱼不讲究多了,直接伸手撕下了那张纸条。

    “就这样撕下来没事儿吗?”周嘉鱼被她吓了一跳。

    “怕什么?”林珏似笑非笑,她道,“有你家先生在这儿,如果真是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儿,他肯定会阻止的。”

    也对……对林珏的话感同身受的周嘉鱼朝着林逐水投去了目光,感觉自己内心平缓了许多。

    黄色的便利贴上也有灰尘,不知道贴上去多久了,林珏把便利贴翻过来,看到了上面写着的几个字:欢迎回来。

    林珏:“……欢迎回来。”她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欢迎回来?”周嘉鱼觉得这几个字其中暗示的含义实在是不太妙,“欢迎谁回来?”

    “还能有谁呢。”林珏摸了摸便利贴上的字,“当然是,离开的人了。”

    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显然大家都对这句话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林逐水走过来,从林珏手上拿走了那便利贴,放到鼻间轻轻的嗅了嗅:“一个男人写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他说到这里眉头忽的蹙起。

    林珏道:“怎么了?”

    林逐水摇摇头,没有说话,但周嘉鱼从他的表情里,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杀意,那杀意很淡,几乎是转瞬即逝,可还是被周嘉鱼捕捉到了,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人让林逐水散发出了这样的气息。

    林珏也察觉出了林逐水的异样,她把那便利贴收了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今天就这样结束吧,我也困了,咱们回酒店休息。”

    “好好好。”李锦江简直求之不得。

    锁好了办公室的门,几人离开了教学楼。

    周嘉鱼到楼下快要离开的时候,又朝着那扇窗户所在的地方望了一眼,发现那扇窗户又被打开了——明明他们离开的时候反复确认已经关上的。

    林珏顺着周嘉鱼的目光看去,却是不屑的笑了:“装神弄鬼,若是那么厉害,我们在上面的时候怎么不过来?”

    周嘉鱼想着好像是过来了呀,只是后面又被林逐水给烧回去了,当然这话他也就随便想想,毕竟说出来有点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李锦江给他们定的酒店就在学校旁边,环境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周嘉鱼本来和沈一穷一人一间房,但是沈一穷非要坚持和周嘉鱼睡在一起,说是晚上一个人根本睡不着。

    林珏见状还开玩笑:“哟,以前害怕不都是去先生那儿打地铺么?有了周嘉鱼总算是能睡床上了?”

    沈一穷一脸我不是我没有,但是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周嘉鱼叹气说:“行了行了,我们两个今晚将就将就吧。”他其实也挺怕的。

    在旁边站着的李锦江欲言又止。

    林珏瞅着他的表情咯咯直笑,说:“怎么?你不会也要和他们挤一挤吧?”

    李锦江小声的说:“可以吗?”

    林珏:“……”她表情凝固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开玩笑的一句话,会让李锦江当真。

    最后经过激烈的讨论,三个互相理解的大男人决定今晚挤一挤,林珏一脸见鬼的表情。

    不过虽然说着要和他们睡一张床,但李锦江最后还是没有过来,说是不太好意思。

    周嘉鱼和沈一穷劝了几句,见他态度坚持,也没有强求。

    两人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便聊了聊几天晚上看见的那些事儿。

    “这学校里的脏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沈一穷说,“还有给桌子上贴纸条的那个……”

    周嘉鱼说:“我也不知道。”他看着天花板,闭起眼睛开始回忆今晚整个过程,他忽的想起了自己进入办公室时闻到的那股味道,开口问沈一穷有没有闻到。

    “味道?”沈一穷说,“没有闻到啊。”

    周嘉鱼有点苦恼:“那气味我总感觉在哪儿闻到过,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沈一穷没应话。

    周嘉鱼又说了几句,等他再次转过头去时,却见沈一穷已经睡着了,还在小声的打着鼾。

    周嘉鱼:“……”年轻真好……好在他的睡眠质量也不错,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沉沉梦境。

    周嘉鱼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结果半夜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把他和沈一穷从睡梦中唤醒了。

    沈一穷迷迷糊糊的说:“罐儿,有人……”

    周嘉鱼缩在自己的小被窝里,“你去,我好冷。”

    沈一穷表示自己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周嘉鱼不能这么对他。

    两人叽叽歪歪了一分钟,最后石头剪刀布,周嘉鱼惨败,苦着脸披了件羽绒服去开门。

    “谁啊?”周嘉鱼先问了句。

    “是我。”李锦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声音有点颤抖,“我能进来吗?我好害怕——”

    周嘉鱼这才开了门,果然看到李锦江穿着一身保暖睡衣站在门口,他抱着手臂,眉宇之间全是僵硬的恐惧,颤声道:“我能进来吗?”

    周嘉鱼道:“可以啊,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李锦江道:“谢谢你。”他慢慢的走进了屋子。

    沈一穷还躺在床上,问:“谁啊?”

    周嘉鱼道:“李锦江。”他浑身冷飕飕的,想赶紧爬上床去,谁知道他刚走过门口的拐角,靠在床头的沈一穷就惨叫起来:“周嘉鱼——你他妈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周嘉鱼听到这句话,身体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他没有往后看,而是直接朝着前面狂奔,直到拉开一定距离后,才朝着自己后面看了一眼。

    他身后根本没有李锦江,而是一个趴在地上的东西,那东西穿着件红色的长裙,头发披散着,身下是一地的血。

    沈一穷直接从床上窜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去翻东西,周嘉鱼急中生智,猛地想起了什么,伸手抓住了自己放在旁边的羽绒服,掏出了羽绒服里放得整整齐齐的符纸。这符纸里面什么类型都有,桃花符都有三四张,但此时情况危机,也由不得周嘉鱼细挑慢选。

    符纸被扔过去,真的起了作用,周嘉鱼看到它的身上燃起了火焰,这火焰是青色的,直接将它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起来。

    沈一穷这会儿也翻出了放在背包里的各种物件,疯狂的开始冲着那玩意儿撒糯米。

    周嘉鱼见火势大了起来,吼道:“有用——”

    沈一穷说:“快,快,你也别歇着,快骂脏话!”

    周嘉鱼:“……”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对这脏东西进行人身攻击,他真是觉得今天一天都把自己这辈子要说的脏话都骂完了,可那东西还在慢慢的朝着他们靠近,虽然速度跟乌龟差不多就是了。

    “怎么办!脏话没卵用啊!”周嘉鱼疯了。

    沈一穷说:“我他妈的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周嘉鱼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环顾四周,忽的有了想法:“现在它反正也动不了,不然咱们绕开它出去吧!!”

    沈一穷说:“可以!!”

    说着可以,两人却是都没有动弹,这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就是鬼片里最标准的那种女鬼,看得人浑身僵硬,头皮发麻。

    周嘉鱼知道这样不行,咬着牙从床上站起来,垫着脚想从它旁边绕过去。那东西趴在地上,也看不清楚脸,但隐隐约约可以从发丝之间,看出它惨白的皮肤。

    周嘉鱼直接冲到了门口,对着沈一穷招手:“快过!!它身上的火开始变小了!!”

    沈一穷看表情都要哭出来了,他把手上所有的糯米全部倒到了那鬼的头上,然后一闭眼,一咬牙,就想从这玩意儿身上跨过去。

    他迈出了一只脚,正打算把另外一只脚也抬过来,那东西确实猛地抬起头,露出一张鲜血淋漓的脸,然后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沈一穷的脚踝。

    “啊啊啊啊!!!”沈一穷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抓狂的蹬着腿,“罐儿——我要死了!!”

    周嘉鱼也崩溃了,抓着沈一穷的手把他往外拖:“别怕,我不会抛弃你的!!”他一只手拖着沈一穷,一只手开了门。

    然而门一开,周嘉鱼就愣住了,只见林珏站在门外,满目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你们这么晚了做什么呢?叫的这么惨……”

    周嘉鱼说:“师伯,师伯!沈一穷被鬼抓住了!!”

    林珏道:“鬼?”她把门推开,直接进了屋子,走到了沈一穷面前,伸手捞起了一样东西,“这是鬼?”

    沈一穷和周嘉鱼定睛一看,才发现林珏手里的竟是一件白色长裙,那裙子的裙摆上沾着血迹,之前还裹在沈一穷的腿上。

    “这……”周嘉鱼愣了。

    “嗯……不过应该有东西来过。”林珏手里拿着裙子,似乎在思量什么。

    “我们刚才真看见了脏东西。”沈一穷还躺在地上,手软脚软的说话,“还是个女的,穿着红裙子,慢慢的朝着我们爬过来。”

    “红裙子?”林珏道,“能看见脸么?”

    “脸上全是血,看不太清楚,只能认出个大概的轮廓。”沈一穷心有余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障眼法么?”

    林珏却是没有答话,沉默片刻后下了决定:“沈一穷,你过来和我睡,周嘉鱼你去逐水的屋子里将就一晚上。”

    周嘉鱼还没吭声,沈一穷就激动了,说:“师、师伯……”

    林珏道:“不要想些有的没的,小心我生气了,再给你看看什么有趣的宝贝。”

    沈一穷:“……”他想到刚才那爬进来的女鬼,表情一阵扭曲,彻底激动不起来了,跟茄子似得蔫蔫的跟着林珏往外走。

    周嘉鱼跟在后面有点慌,说:“师伯,可是先生,不是已经睡了吗?我这么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林珏背对着周嘉鱼,周嘉鱼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却能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明显的笑意:“他还没睡,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

    周嘉鱼无奈之下,只好去敲了敲林逐水的门。

    果然如林珏所言那般,林逐水还没有睡着,他穿着件薄薄的毛衣,淡淡道:“进来。”

    周嘉鱼赶紧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子,林逐水虽然没出门,却好像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了,随口问了几个细节。

    周嘉鱼有的答上了,有的却不记得,问完之后林逐水便道:“休息吧。”

    周嘉鱼点点头,默默的爬上了床。

    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睡一张床上了,可周嘉鱼还是有些激动,大约是明白了自己心里对林逐水那些不可言说的感情,在林逐水躺到他身边时,他比上一次和林逐水同床还要紧张。

    “冷?”林逐水感觉到了周嘉鱼的僵硬。

    “没……”周嘉鱼把半张脸盖在被子下面。

    林逐水沉默了一会儿,周嘉鱼本以为他睡着了,片刻后,竟是感到身边温度似乎在慢慢的变高。和空调那种单纯的物理温度不同,身边的温度却好像是在温暖他因为受到惊吓而变得僵冷的灵魂和情绪。

    周嘉鱼觉得自己的身体舒服极了,好像漂浮在暖和的泉水里,他闭上眼睛,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周嘉鱼一觉醒来时已经上午十点了,原本睡在他身边的林逐水没了踪影,周嘉鱼用手探了探,感觉被窝已经凉掉。

    他慢慢吞吞的起床穿衣,准备回房洗漱。因为昨天的事儿,周嘉鱼进屋的时候还小心的左看右看,他发现虽然这东西不见了,可地板上面却还是有类似烧灼后的痕迹,至少这能证明,他和沈一穷的确不仅仅是出现了幻觉这么简单的事儿。

    “早上好。”沈一穷在一楼餐厅吃早饭,说是吃早饭,其实更像是在发呆,见到周嘉鱼下来,恹恹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怎么这么没精神?”周嘉鱼说,“昨晚没睡好?”

    沈一穷抬手擦了擦眼角,很痛苦的说:“早知道师伯有那种爱好,我还不如去先生的屋子打地铺。”

    周嘉鱼闻言惊了:“那、那种爱好?”

    沈一穷没吭声,掏出手机给周嘉鱼看了眼。

    周嘉鱼看着沈一穷的相册里面的照片,陷入沉默:“……是……有点接受不了。”

    只见林珏穿着厚厚的毛衣躺在床上,手里拿着那条从他们屋子里发现的白色沾血长裙,要是一般人,拿着这裙子肯定会非常的忌讳,但她并没有,而是就这样拿在手里细细的研究,床头柜上还整齐的摆放着一些比较特殊的物件,周嘉鱼甚至好像还看到一个小小的头骨。

    沈一穷说:“我一晚上都没睡……总觉得那裙子会飘起来盖在我头上捂死我。”

    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能长叹一声,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他们两个昨晚被折腾的挺惨,李锦江却像是休息的不错,从楼上下来时很高兴的和他们打招呼。

    沈一穷幽幽的说:“睡得不错啊?”

    李锦江满脸莫名其妙:“怎、怎么啦?你眼圈怎么那么重?”以沈一穷这个肤色都能看出黑眼圈,那可以说睡眠质量是相当的糟糕了。

    周嘉鱼简单的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锦江,李锦江一听到有人冒充开门,脸上瞬间僵了:“其实……”

    周嘉鱼说:“什么?”

    李锦江干咳一声:“其实昨晚也有人来敲我的房门。”

    周嘉鱼:“啊?”

    李锦江有点尴尬:“我虽然听出是你的声音,但是当时实在是害怕,就假装自己睡着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

    李锦江见两人表情不妙,赶紧找个借口溜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两人沉默了好久,最后周嘉鱼说了句:“我发誓,我半夜再也不给其他人开门了,谁来都不开。”

    沈一穷说:“如果是先生呢?”

    周嘉鱼:“……”这天还能不能聊了。

    沈一穷很沧桑的说:“别说了,其实我也懂,毕竟这后宫三千,被先生临幸,总该要承受点风险,为了先生,见鬼又算什么呢?”

    周嘉鱼:“……”这孩子一天到晚的戏怎么那么多。

    在昨天遇到了那些事儿后,他们在下午又去了一趟学校。

    这次虽然去的时间是白天,可事实上空荡荡的校园加上阴沉的天气,至少在气氛上并没有让人感觉有什么缓和。

    林逐水这次有备而来,进了学校之后,便直奔操场而去。

    李锦江休息了一晚上,精神看起来好了许多,他们之中状态最差的那个反而变成了沈一穷。他眼睛底下挂着黑眼圈,一副随时可能睡过去的模样。

    学校操场很大,跑道是塑胶质地的。跑道旁边还有一些体育器材和场地,靠近墙壁角落的地方长着一簇簇灌木丛,不过此时叶子几乎都掉光了,上面还积压了一些白白的积雪。

    林逐水朝着墙角走去。

    周嘉鱼见他神情严肃,从头到尾都没敢吭声,直到他半蹲下,似乎在土里寻找什么。

    “是这儿?”林珏也在掐算。

    林逐水点点头。

    周嘉鱼的确感觉出这一片泥土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那黑气在这一片似乎要浓郁一些,而且带着一股子让人不适的腥臭。而此时的周嘉鱼,也终于想起了他昨天在办公室里闻到的气味到底在哪儿闻过——那次他们去筒子楼被林逐水锁在楼顶时,从水箱里爬出来的那个人形结合体身上就带着这种味道,这味道很奇怪,说是臭倒也不臭,反而有一点点木头的气息,可具体是什么木头,周嘉鱼又说不准。

    周嘉鱼也在帮忙刨土,他选了几个黑气特别重的地方,用树枝往下挖着。好在这里的土不算太结实,刨起来也不用费劲,他不过浅浅的刨了一层,就发现底下真的藏着东西:“我找到了!”

    他迅速的把上面的土刨开,让藏在泥土里的东西露了出来。那是一个黑色的罐子,用蜜蜡封住了口,周嘉鱼握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这东西很轻,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这是啥?”李锦江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学校操场里还埋着这个。

    “打开。”林逐水淡淡道。

    周嘉鱼闻言,小心翼翼的启开了蜜蜡的封口,用手将盖子拿起。

    “这是……头发?”沈一穷看到了罐子里的东西,道,“谁放这儿的?”

    那是一罐子的头发,将罐子塞的严严实实,周嘉鱼打开盖子后,这头发缓缓的往外面溢出,就好像挤不下了一样。

    林逐水忽的直接上前一步,从周嘉鱼手里接过了那个罐子。

    周嘉鱼起初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结果下一刻,那罐子里竟是爬出了几只黑色的飞虫,顺着罐子爬到了林逐水的手上。不过林逐水显然是这些东西的克星,因为黑虫和他肌肤接触的瞬间,便直接燃烧了起来,散发出蛋白质被烧焦的气味。

    林珏眉头皱的死死的:“头发?难道是那个老师的?”

    李锦江却是面无人色,他颤声道:“不、不应该是那个老师的啊。”

    “为什么不应该?”林珏反问。

    “当时那个老师自杀的事情闹的很大。”李锦江咽了咽口水,“家属闹得特别厉害,因此学校给也出了很丰厚的赔偿方案,但是条件就是老师的尸体必须先火化入土……”

    林珏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老师不可能留下头发?”

    李锦江确认的点点头。

    “那这头发是谁的?”林珏思考着。

    “还有东西。”林逐水却是开口打断了林珏的思绪,“继续挖。”

    周嘉鱼听到还有东西时吓了一跳,但的确如林逐水所说的那样,这片土里有很多个黑气特别浓郁的地方。他粗略数了数,至少有六七个的样子。

    其他人没有周嘉鱼这么灵敏的灵感,所以找起来有些麻烦,周嘉鱼挖出第二个罐子后,就给剩下几个黑气特别浓郁的点做上了标记。

    沈一穷在旁边感叹:“不愧是罐儿,找起自己的同类来这么顺手……”

    周嘉鱼:“……”沈一穷真是嘴越来越毒了。

    几人齐心协力,把这一片的土都翻了一遍,最后一共找出七个陶瓷罐。这些罐儿无论是大小还是模样都毫无二致,唯一有些不同的,便是它们入土的时间有些差别。

    “打开?”林珏问。

    林逐水道:“我来。”

    他拿起这些陶瓷罐,一个个的启开了封口。周嘉鱼本来以为剩下的陶瓷罐里,应该都塞着类似头发的东西,谁知道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放的东西各不相同,最普通的是一个白色的花朵发卡,最恐怖的是一截已经枯骨化的手指。

    “这里面是什么?”林逐水开的最后一个罐儿里,只有一撮白色的粉末。

    沈一穷本来想凑过去闻闻,结果鼻子刚往那边靠,林逐水便语气平淡的给出了答案:“骨灰。”

    沈一穷:“……”他赶紧把鼻子收了回来,心想自己还好没有用力一闻。

    “这里面的东西都好奇怪。”周嘉鱼仔细研究了一下,没发现什么规律。

    林珏却目光一转,将眼神放到了已经僵的快要变成石像的李锦江身上。

    “你知道这是什么吧?”林珏和李锦江的目光对上了。

    李锦江露出笑容,可这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他整张脸都在扭曲,甚至嘴角都开始抽搐。

    周嘉鱼被李锦江这个表情吓到了,昨天那么恐怖的时候,他都没有见到李锦江反应那么大。眼前的几个陶瓷罐,为什么会让他产生这样的神情?

    “我、我……”明明是寒冷的初春,李锦江的额头上却布满了冷汗,他伸手粗鲁的抹了一把脸,哑声道,“被淹死在厕所的那个学生,在尸检的时候,身体少了、少了一点东西……”

    他这话一出,周嘉鱼瞬间明白了李锦江的意思,他指了指其中一个罐儿:“她少了一截手指?”

    李锦江慢慢的点头,他似乎真的有点扛不住了,就这样坐在了附着着薄薄积雪的湿润的泥土上:“这些东西……应该都属于,死去的学生的……”

    六个学生,七个罐儿,周嘉鱼说:“剩下一个……”

    李锦江崩溃道:“剩下一个,肯定是那个跳楼自杀的老师的!!”

    如此一来,数量倒是刚好对上了。

    “这是有人在施法?”林珏也察觉出这件事不是天灾,而是**,“那他的目的呢?这么做的目的呢?”

    暂时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林逐水倒是问了句:“你们学校打地基的时候,有没有挖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李锦江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来这个学校也不是特别长的时间。”他叹了口气,“本来以为在这儿升迁还算顺利,福利待遇也不错,下半辈子干脆就留在这儿了,现在看来……我还是早点辞职走人吧。”这学校邪乎成这样,前途再怎么光明,没了命也享受不了啊。

    “那你帮我问问吧。”林珏伸手挽起耳畔的发丝,笑道:“这时候辞职,大约是晚了一点,要是真的处理不好,估计这一学校的人都得受影响。”她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但是说出来的话,就让人没有感觉那么愉快了,“你看,昨晚上那东西不就来找你了么,虽然你这次没有给它开门,但是你总不能保证自己永远晚上不开门吧。”

    李锦江被吓的面无人色。

    周嘉鱼却从林珏的语气里,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他看了看在旁边沉默着的林逐水,心里感叹这姐弟二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是有着同样的基因,连吓起人来的语气都那么相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说情话呢。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喜欢先生的每个表情。

    林逐水:最喜欢哪个?

    周嘉鱼认真想了想,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感谢以下宝贝的地雷□□

    感谢 栗子好吃 的地.雷x9

    感谢 阙 的手.榴.弹x1,地.雷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6

    感谢 泠儇 的手.榴.弹x1感谢 lucky 的手.榴.弹x1

    感谢 言小宝 的手.榴.弹x1感谢 咿!尼大大 的手.榴.弹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手.榴.弹x1

    感谢 失去名字的妖怪 的手.榴.弹x1感谢 无二两米高 的地.雷x3

    感谢 墨橼 的地.雷x2感谢 紫衣 的地.雷x2

    感谢 米古月 的地.雷x2感谢 默NaOH 的地.雷x2感谢 郊宅君 的地.雷x1

    感谢 回梦望乡 的地.雷x1感谢 21336524 的地.雷x1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1感谢 hssamior 的地.雷x1

    感谢 楚楚君 的地.雷x1感谢 没钱买糖的念 的地.雷x1

    感谢 點點。 的地.雷x1感谢 蛋酥酥 的地.雷x1

    感谢 窝爱吃板栗 的地.雷x1感谢 旺仔牛奶 的地.雷x1

    感谢 我吃竹子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木鈴 的地.雷x1感谢 墨纸三千 的地.雷x1

    感谢 小汜 的地.雷x1感谢 夏&桃源 的地.雷x1

    感谢 无多皆我 的地.雷x1

    感谢 哈哈,有钱了 的地.雷x1感谢 寂寞繁华皆有意 的地.雷x1

    感谢 若相伴,不弃 的地.雷x1

    感谢 我是小霞yh 的地.雷x1感谢 花栀 的地.雷x1

    感谢 北方有痴汉 的地.雷x1

    感谢 叶讨雨 的地.雷x1感谢 翎殊 的地.雷x1感谢 方芳 的地.雷x1

    感谢 索索soso 的地.雷x1感谢 不学无术 的地.雷x1感谢 月杳 的地.雷x1

    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23828980 的地.雷x1

    感谢 仲冬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Dz 的地.雷x1感谢 20797481 的地.雷x1感谢 好坏的一块肉肉 的地.雷x1

    感谢 没关系就是有关系 的地.雷x1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

    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双子座的迷惑 的地.雷x1

    感谢 哦哦 的地.雷x1感谢 吃可爱多长大的栗子 的地.雷x1

    感谢 24781152 的地.雷x1感谢 困咔kk 的地.雷x1

    感谢 Tifa. 的地.雷x1感谢 Mone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若尔不归、 的地.雷x1感谢 凝号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