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罐儿
    虽然不知道林珏口中的“宝贝”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周嘉鱼和沈一穷都知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有趣的玩意儿。

    林珏又把脑袋支出了窗外, 说:“它好像进了教学楼里,我们去楼梯看看?”

    李锦江已经整张脸脸色煞白,一副完全不能再受到惊吓的模样。连周嘉鱼都对他升起了些许同情之心, 李锦江哑声道:“什、什么东西啊?”

    林珏保存了自己最后仅剩的良心, 没有直接回答李锦江的问题, 而是道:“跳楼的是个女教师吧?还挺年轻的……”

    李锦江看表情差点哭出来,虽然林珏话语有些委婉, 但也说明了她看到了什么东西——就是几年前从这间办公室里跳下去的女老师。

    沈一穷也有点看不下去,“你别怕啊, 大家都在这儿呢, 勇敢一点!”

    李锦江依旧保持一脸要崩溃的模样。

    据说那东西已经爬进了教学楼,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爬到他们面前来,林珏还在计算她的爬行速度, 说不然咱们就在教室里守株待兔。

    周嘉鱼战战兢兢的问:“要是真守到了呢?”

    林珏说:“守到了?守到了就让你家先生出手把她烧了呗。”

    林逐水一直都没怎么说话, 听到林珏这一句, 薄唇轻启:“来了。”

    他这句话来了一出, 屋子里剩下的三个成年男人瞬间围成一团, 如果不是怕太过丢脸, 他们是真的想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走廊上果真传来了非常怪异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些濡湿的味道, 像是什么重物在地面上慢慢的爬行。

    林逐水表情不变,从怀中取出了几只纸鹤,然后随手放了出去。那纸鹤离开他手里, 便燃起了淡淡红色火焰,挥舞着翅膀从办公室里飞了出去。

    这画面周嘉鱼和沈一穷都不是第一次见,但李锦江却是神情恍惚,说:“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我为什么看见纸在飞?”

    周嘉鱼相当理解李锦江这种世界观崩塌的心情,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纸鹤飞了出去,很快他们便听到了别的声响,那是一个女人的惨叫,凄厉的让人毛骨悚然,还伴随着一些重重的撞击声。

    林珏站在门口,歪着脑袋看着走廊上,给他们播放战报:“哎呀,肉都烤糊了!”

    周嘉鱼还真他娘的闻到了一股子蛋白质被烧焦的味道……他痛苦的想,至少这半年内,他都对烤肉提不起兴趣了。

    “挺厉害啊。”林珏说,“逐水,你这几年又有长进了,不好,她要逃跑!”她说完这话,扭头看着屋子里的几人,问道,“我们追吗!”

    屋子里的三个大男人听到这句话心里都有点想哭。

    好在林逐水在这时开了口:“不用追,让她回去。”

    林珏道:“你做好记号了?”

    林逐水点头。

    林珏颇有些意犹未尽,说还以为他们能来一场精彩的大冒险。但她又看了眼三个静静的待在林逐水身边,像鹌鹑一样乖的三个男人后,仰天长叹:“这年头的男人胆子怎么都那么小啊——”

    周嘉鱼心想不是我们胆子小,是你的胆子大的有点过分了……不过这话他也没敢说出口,毕竟林珏看起来天赋异禀,总觉得得罪她不是什么好事儿,看看今天晚上的被吓的快要疯掉的李锦江就知道了。

    那东西被林逐水赶跑后,他们没急着回去,而是检查了一圈这办公室。据说这办公室原来有十几个老师在里面,后来出了事儿之后就调出去了几个,最后只剩下了个位数。

    周嘉鱼注意到了一张靠近窗户边缘的办公桌,那办公桌和其他的不太一趟,上面几乎是空的,只放着一些很陈旧的文具用品。他用手指抹了一下,看到这桌子上有一层厚厚的灰,看起来很久没有使用了。

    “这桌子是那个老师的?”周嘉鱼问李锦江。

    李锦江因为刚才那些事儿,整个人都看起来有些呆滞,他点点头,隔了一会儿后,才缓声道:“对,那个老师出事后,家属来学校闹过,学校为了安抚人心,就留下了她的桌子。一开始好像是说隔几个月就撤了,但是后来一直没人愿意动,便留了下来。”

    “哦……”周嘉鱼仔细看了看桌子,觉得这桌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鬼使神差,他忽的就伸手摸了摸抽屉的下面,却是意外的感觉发现抽屉下面贴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这是什么?”周嘉鱼被这东西吓了一跳,他没敢撕下来,弯着腰看向桌肚。

    那是一张黄色的便利贴,贴在桌子下面,一般人很难注意到。

    “什么东西?”林珏听见周嘉鱼的声音,走了过来,她比周嘉鱼不讲究多了,直接伸手撕下了那张纸条。

    “就这样撕下来没事儿吗?”周嘉鱼被她吓了一跳。

    “怕什么?”林珏似笑非笑,她道,“有你家先生在这儿,如果真是有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儿,他肯定会阻止的。”

    也对……对林珏的话感同身受的周嘉鱼朝着林逐水投去了目光,感觉自己内心平缓了许多。

    黄色的便利贴上也有灰尘,不知道贴上去多久了,林珏把便利贴翻过来,看到了上面写着的几个字:欢迎回来。

    林珏:“……欢迎回来。”她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欢迎回来?”周嘉鱼觉得这几个字其中暗示的含义实在是不太妙,“欢迎谁回来?”

    “还能有谁呢。”林珏摸了摸便利贴上的字,“当然是,离开的人了。”

    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显然大家都对这句话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林逐水走过来,从林珏手上拿走了那便利贴,放到鼻间轻轻的嗅了嗅:“一个男人写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他说到这里眉头忽的蹙起。

    林珏道:“怎么了?”

    林逐水摇摇头,没有说话,但周嘉鱼从他的表情里,却是感觉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杀意,那杀意很淡,几乎是转瞬即逝,可还是被周嘉鱼捕捉到了,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人让林逐水散发出了这样的气息。

    林珏也察觉出了林逐水的异样,她把那便利贴收了起来,拍拍手上的灰尘:“今天就这样结束吧,我也困了,咱们回酒店休息。”

    “好好好。”李锦江简直求之不得。

    锁好了办公室的门,几人离开了教学楼。

    周嘉鱼到楼下快要离开的时候,又朝着那扇窗户所在的地方望了一眼,发现那扇窗户又被打开了——明明他们离开的时候反复确认已经关上的。

    林珏顺着周嘉鱼的目光看去,却是不屑的笑了:“装神弄鬼,若是那么厉害,我们在上面的时候怎么不过来?”

    周嘉鱼想着好像是过来了呀,只是后面又被林逐水给烧回去了,当然这话他也就随便想想,毕竟说出来有点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李锦江给他们定的酒店就在学校旁边,环境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周嘉鱼本来和沈一穷一人一间房,但是沈一穷非要坚持和周嘉鱼睡在一起,说是晚上一个人根本睡不着。

    林珏见状还开玩笑:“哟,以前害怕不都是去先生那儿打地铺么?有了周嘉鱼总算是能睡床上了?”

    沈一穷一脸我不是我没有,但是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周嘉鱼叹气说:“行了行了,我们两个今晚将就将就吧。”他其实也挺怕的。

    在旁边站着的李锦江欲言又止。

    林珏瞅着他的表情咯咯直笑,说:“怎么?你不会也要和他们挤一挤吧?”

    李锦江小声的说:“可以吗?”

    林珏:“……”她表情凝固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开玩笑的一句话,会让李锦江当真。

    最后经过激烈的讨论,三个互相理解的大男人决定今晚挤一挤,林珏一脸见鬼的表情。

    不过虽然说着要和他们睡一张床,但李锦江最后还是没有过来,说是不太好意思。

    周嘉鱼和沈一穷劝了几句,见他态度坚持,也没有强求。

    两人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便聊了聊几天晚上看见的那些事儿。

    “这学校里的脏东西到底是什么啊?”沈一穷说,“还有给桌子上贴纸条的那个……”

    周嘉鱼说:“我也不知道。”他看着天花板,闭起眼睛开始回忆今晚整个过程,他忽的想起了自己进入办公室时闻到的那股味道,开口问沈一穷有没有闻到。

    “味道?”沈一穷说,“没有闻到啊。”

    周嘉鱼有点苦恼:“那气味我总感觉在哪儿闻到过,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

    沈一穷没应话。

    周嘉鱼又说了几句,等他再次转过头去时,却见沈一穷已经睡着了,还在小声的打着鼾。

    周嘉鱼:“……”年轻真好……好在他的睡眠质量也不错,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陷入了沉沉梦境。

    周嘉鱼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结果半夜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把他和沈一穷从睡梦中唤醒了。

    沈一穷迷迷糊糊的说:“罐儿,有人……”

    周嘉鱼缩在自己的小被窝里,“你去,我好冷。”

    沈一穷表示自己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周嘉鱼不能这么对他。

    两人叽叽歪歪了一分钟,最后石头剪刀布,周嘉鱼惨败,苦着脸披了件羽绒服去开门。

    “谁啊?”周嘉鱼先问了句。

    “是我。”李锦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他声音有点颤抖,“我能进来吗?我好害怕——”

    周嘉鱼这才开了门,果然看到李锦江穿着一身保暖睡衣站在门口,他抱着手臂,眉宇之间全是僵硬的恐惧,颤声道:“我能进来吗?”

    周嘉鱼道:“可以啊,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李锦江道:“谢谢你。”他慢慢的走进了屋子。

    沈一穷还躺在床上,问:“谁啊?”

    周嘉鱼道:“李锦江。”他浑身冷飕飕的,想赶紧爬上床去,谁知道他刚走过门口的拐角,靠在床头的沈一穷就惨叫起来:“周嘉鱼——你他妈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周嘉鱼听到这句话,身体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他没有往后看,而是直接朝着前面狂奔,直到拉开一定距离后,才朝着自己后面看了一眼。

    他身后根本没有李锦江,而是一个趴在地上的东西,那东西穿着件红色的长裙,头发披散着,身下是一地的血。

    沈一穷直接从床上窜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去翻东西,周嘉鱼急中生智,猛地想起了什么,伸手抓住了自己放在旁边的羽绒服,掏出了羽绒服里放得整整齐齐的符纸。这符纸里面什么类型都有,桃花符都有三四张,但此时情况危机,也由不得周嘉鱼细挑慢选。

    符纸被扔过去,真的起了作用,周嘉鱼看到它的身上燃起了火焰,这火焰是青色的,直接将它整个身体都包裹了起来。

    沈一穷这会儿也翻出了放在背包里的各种物件,疯狂的开始冲着那玩意儿撒糯米。

    周嘉鱼见火势大了起来,吼道:“有用——”

    沈一穷说:“快,快,你也别歇着,快骂脏话!”

    周嘉鱼:“……”他深吸一口气,开始对这脏东西进行人身攻击,他真是觉得今天一天都把自己这辈子要说的脏话都骂完了,可那东西还在慢慢的朝着他们靠近,虽然速度跟乌龟差不多就是了。

    “怎么办!脏话没卵用啊!”周嘉鱼疯了。

    沈一穷说:“我他妈的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周嘉鱼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然后环顾四周,忽的有了想法:“现在它反正也动不了,不然咱们绕开它出去吧!!”

    沈一穷说:“可以!!”

    说着可以,两人却是都没有动弹,这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恐怖了,简直就是鬼片里最标准的那种女鬼,看得人浑身僵硬,头皮发麻。

    周嘉鱼知道这样不行,咬着牙从床上站起来,垫着脚想从它旁边绕过去。那东西趴在地上,也看不清楚脸,但隐隐约约可以从发丝之间,看出它惨白的皮肤。

    周嘉鱼直接冲到了门口,对着沈一穷招手:“快过!!它身上的火开始变小了!!”

    沈一穷看表情都要哭出来了,他把手上所有的糯米全部倒到了那鬼的头上,然后一闭眼,一咬牙,就想从这玩意儿身上跨过去。

    他迈出了一只脚,正打算把另外一只脚也抬过来,那东西确实猛地抬起头,露出一张鲜血淋漓的脸,然后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沈一穷的脚踝。

    “啊啊啊啊!!!”沈一穷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抓狂的蹬着腿,“罐儿——我要死了!!”

    周嘉鱼也崩溃了,抓着沈一穷的手把他往外拖:“别怕,我不会抛弃你的!!”他一只手拖着沈一穷,一只手开了门。

    然而门一开,周嘉鱼就愣住了,只见林珏站在门外,满目惊讶的看着他们两:“你们这么晚了做什么呢?叫的这么惨……”

    周嘉鱼说:“师伯,师伯!沈一穷被鬼抓住了!!”

    林珏道:“鬼?”她把门推开,直接进了屋子,走到了沈一穷面前,伸手捞起了一样东西,“这是鬼?”

    沈一穷和周嘉鱼定睛一看,才发现林珏手里的竟是一件白色长裙,那裙子的裙摆上沾着血迹,之前还裹在沈一穷的腿上。

    “这……”周嘉鱼愣了。

    “嗯……不过应该有东西来过。”林珏手里拿着裙子,似乎在思量什么。

    “我们刚才真看见了脏东西。”沈一穷还躺在地上,手软脚软的说话,“还是个女的,穿着红裙子,慢慢的朝着我们爬过来。”

    “红裙子?”林珏道,“能看见脸么?”

    “脸上全是血,看不太清楚,只能认出个大概的轮廓。”沈一穷心有余悸,“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障眼法么?”

    林珏却是没有答话,沉默片刻后下了决定:“沈一穷,你过来和我睡,周嘉鱼你去逐水的屋子里将就一晚上。”

    周嘉鱼还没吭声,沈一穷就激动了,说:“师、师伯……”

    林珏道:“不要想些有的没的,小心我生气了,再给你看看什么有趣的宝贝。”

    沈一穷:“……”他想到刚才那爬进来的女鬼,表情一阵扭曲,彻底激动不起来了,跟茄子似得蔫蔫的跟着林珏往外走。

    周嘉鱼跟在后面有点慌,说:“师伯,可是先生,不是已经睡了吗?我这么去是不是不太合适?”

    林珏背对着周嘉鱼,周嘉鱼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却能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明显的笑意:“他还没睡,怕什么,他又……不会吃了你。”

    周嘉鱼无奈之下,只好去敲了敲林逐水的门。

    果然如林珏所言那般,林逐水还没有睡着,他穿着件薄薄的毛衣,淡淡道:“进来。”

    周嘉鱼赶紧跟在他身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