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命案
    这几人脸上是满满的惊恐, 几乎是用爬着出来的。周嘉鱼本以为被吓成这样, 已经是很厉害了,谁知道片刻后,他竟是闻到了一股子尿骚味, 再低头一看, 才发现他右边一个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人,浅色的裤子上一片湿润……

    周嘉鱼:“……”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其实挺勇敢的,至少遇到这些事儿的时候没有到被吓尿的程度……

    “校长,校长您没事儿吧?”李锦江被这情形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扶起了面前狼狈无比的中年男人, 而从他的口中,周嘉鱼他们也猜出了眼前几个人的身份。

    “有鬼!真的有鬼!”校长死死的抓着李锦江的手,用力的有些过分, 甚至将李锦江的手臂上抓出了血红的印子,“救命啊!救命啊!”

    李锦江也有点虚,但还是耐下性子安慰了校长一番, 直到校长的情绪和身边的几人都稍微冷静了下来, 他才松了口气。

    其间林珏脸上充斥着无奈, 她抬头看着眼前的教学楼,嘴里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那话太小声,离她很近的周嘉鱼也没听清楚。

    着教学楼有三层高,从外观来看带着些古韵,想来应该是有些年岁了。地板是木制的, 走廊上开着昏暗的灯光,从门外望去,一眼看不到头。但可以隐约看到,走廊中间楼梯的拐角处,一个人影在慢慢,慢慢的往外爬。

    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仔细揉了揉眼睛之后,确定自己没看错,他轻声道:“师伯,那走廊里好像有东西。”

    林珏朝着周嘉鱼看的方向望去,面露讶异:“哎?还真有?”

    其他人听到说教学楼里有东西,纷纷都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特别是那个校长,几乎恨不得贴到李锦江身后了。

    李锦江表情有点痛苦,但又不好意思说,只能勉强忍了下来。

    “那是什么?”那东西越来越近,周嘉鱼看清楚后反而觉得不像个脏东西而像个人,“不是脏东西吧?你们有人没出来吗?”

    他这话一问,旁边有个人小声道:“张天师还没出来呢。”

    众人:“……”

    “哎哟,哎哟……”嘴里发出痛苦的.□□,那个吓人的影子一点点的蠕动到了走廊的出口。周嘉鱼这才借着黯淡的灯光,看清楚了走廊上的东西,那根本就是个人,穿着一身道服,狼狈的在走廊上爬动着,他搭在地上的右脚以一种不正常的角度弯曲着,看样子是骨折了。

    “张天师,张天师您没事儿吧?”出来的人见到此景赶紧上前。

    “腿,我的腿……断了,哎哟!”这张天师看起来年龄六十左右的模样,留着白色的山羊胡,穿着明黄色的道服,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他说,“快,快点扶我起来。”

    那人赶紧过去把张天师扶起来。

    张天师坐在走廊边缘,哎哎直叫,叹气说:“这鬼看来我是治不了了,太厉害了,太厉害了……”他说话的时候,把自己手里的桃木剑随手扔在了边上。周嘉鱼一看,发现那桃木剑已经断了一截,只剩下个把手,剑刃却是不知道去哪儿了。

    “您已经挺厉害了!”那人说,“要不是您,我们逃都逃不出来呢!”

    张天师说:“唉,不行了,老了,老了。”他说话的时候,却是在用余光观察着林逐水他们一行人,果不其然,片刻后,他便开口问道:“这几位是?”

    “这位是林珏小姐,这位是林逐水先生。”李锦江在旁解释,“他们都对风水这行十分精通!”

    如果这张天师真是懂这行的,就算没有听过林珏和林逐水的名字,也定然知道有个林家的存在,谁知道他听完李锦江的介绍,竟是直接摆了摆手,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不要去涉险了,这一行不是你们能碰的,这东西真真是极为凶险,必须得让大师出手!”

    周嘉鱼听到那声年轻人差点没笑出来,他跟了林逐水这么久,所到之处哪个不是对他毕恭毕敬,有谁敢叫一声林逐水年轻人?

    林珏闻言却是没有直接他撕破脸破,而是反问道:“张天师,您为什么这么说,这东西,有这么凶么?”

    “自然的。”张天师见他们没有反驳自己,表情松弛了一点,他道,“这鬼穿的是红衣,红衣乃是最凶的一种颜色,只要化成了,那就证明它手上至少有了十几条人命……”

    林珏道:“您真看见它了?”

    张天师怒道:“年轻人,你怎么如此不知好歹,我这是在劝你不要涉险,你却怀疑我的好心,罢了罢了,随你自己去吧!”

    林珏闻言笑了起来,她没有再多说什么,从怀里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张天师见到林珏的动作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林珏咯咯直乐,她道:“自然是为天师你叫救护车了,不然呢?你该不会……”她的话语停顿了一下,“该不会,你以为我要报警吧?”

    张天师表情凝滞片刻,很快又恢复了刚才的理直气壮,嘴硬道:“哼,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看你们就是外行人!还是什么都不懂的那种!”

    沈一穷听见这话也好奇了,凑过去说:“哇,天师你怎么看出来我们什么都不懂的?”

    张天师被突然冒出来的沈一穷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刚才我怎么没看见?!”

    沈一穷:“……”

    周嘉鱼实在是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沈一穷,我都告诉你别穿黑色的羽绒服了!”

    沈一穷表情瞬间扭曲。

    好在张天师没在沈一穷的肤色问题上多做纠结,不然周嘉鱼有理由怀疑,恼羞成怒的沈一穷很可能冲上去把他另外一只完好无损的脚打断。

    “说你们是外行人,是因为你们有个最重要的细节都没做好!”张天师骄傲的挺起胸,说出了一句周嘉鱼根本想不到的话:“干我们风水这行的,都是不带手机的!”

    大家:“……”

    沈一穷朝着周嘉鱼投来了目光,周嘉鱼把眼神移到林逐水身上,最后林逐水也没忍住,嘴角不太明显的往上勾了一下。

    只有林珏还一头雾水,说:“什么?不带手机?有这种说法的?”

    张天师冷哼:“这是当然,手机会扰乱人风水磁场,自然不能随身携带,这可是经过前辈们确认的。不过也不怪你们,知道这事儿的人都是内行,你们只知道些皮毛,不清楚也是很正常的事。”他的语气理直气壮,仿佛在说什么金科玉律。

    周嘉鱼憋笑憋的很痛苦,导致他整个表情都有点扭曲。

    沈一穷的神情和周嘉鱼差不多,还低声的说了句:“徐入妄知道他玩大了么?”

    周嘉鱼:“……我觉得可以告诉他。”

    沈一穷赞同的点点头。

    之前徐入妄用亡女这个马甲在网站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感觉已经有了不少的受害者,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里见到。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情的源头还是周嘉鱼自己,他要是不和徐入妄开这个玩笑,徐入妄也不会挂着个马甲跑去那论坛报复社会,还编造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张天师见他们的表情有些奇怪,以为是自己说话太重了,还安慰了几句,说年轻人不要气馁,这些细节都可以慢慢的调整过来,不用太受打击。

    就聊天的这会儿功夫,救护车已经乌拉乌拉的开到了学校里,有人抬着担架来了教学楼这边。

    张天师上了担架,就这样被抬走了,临走时还叮嘱他们千万别进去,教学楼里真的挺威危险。

    林珏还没搞明白手机到底和磁场什么的到底有啥联系,满脸都是莫名其妙。直到张天师离开后,沈一穷压低了声音把当时比赛时周嘉鱼和徐入妄瞎扯的事情说出来了。

    林珏听完之后眼睛瞪圆,满目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嘉鱼,显然是没有想到周嘉鱼还有这蔫坏蔫坏的一面。

    周嘉鱼无奈道:“我真的是开个玩笑……”

    林珏点点头,很认真的说:“这玩笑真挺好笑的。”

    周嘉鱼:“……”为什么看见林珏的表情,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李啊。”校长见张天师被人送走了,之前一直处于惊恐状态的情绪这会儿终于平稳了下来,他道,“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你们……你们要是没做好准备,还是先别进去,这教学楼。”他犹豫片刻,寻了个措辞,“这教学楼不干净,你们别进去又出什么事儿了啊。”

    “不会的。”林珏笑着,“校长先生您先回去吧。”她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药包,递了过去,“这是安神的药,您要是晚上睡不着,可以喝一点。”

    校长对林珏的态度还是十分尊敬的,点点头,和其他几个学校里的领导低着头走了。

    周嘉鱼觉得他们也不能怪校长想溜,毕竟虽然大家都没有提,但浅色裤子湿了之后化出黑色的痕迹,还是相当明显的……

    李锦江见几人走的飞快,面露无奈,道:“林小姐,那我们是等白天再过来,还是进去看看?”后面一句进去看看他说的格外小声,显然也是有些害怕。

    “去啊。”林珏道,“要是真有鬼,那才有意思呢。”她说着看了身边的林逐水一眼,笑了起来。

    林逐水没说话,先走了进去。

    脚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嘎吱的声音,周嘉鱼透过门上镶嵌着的玻璃,看见了走廊两边空空如也的教室。

    学生们都走了,教室也空了下来,但依稀可见使用过的痕迹。

    “最新一起命案发生在三楼。”李锦江一进到这教学楼,声音就变小了,像是害怕惊扰了什么东西,“那女孩子读高二,学习成绩也挺好,本来重点培养的苗子,只可惜……”他叹了口气,神色之间透出些遗憾。

    这学校的整体氛围就有问题,教学楼自然也没有例外。周嘉鱼走进来之后,就非常明显的看到有黑气环绕在整栋楼里,只不过好像越往上走,那黑气越浓。这要是周嘉鱼单独进来,肯定是会被这黑气影响的,但现在林逐水站在他的身边,身边一点黑气也没有。

    他们在二楼的平台上,看到了摆好的一个香案,那香案上放着香炉和一些符纸,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来是已经去医院的张天师留下的。

    林珏扫了一眼,便为张天师的实力下了定义:“还真是半吊子门外汉。”

    林逐水淡淡道:“手上倒是没有沾染人命。”

    “也是。”林珏道。

    周嘉鱼在旁边安静如鸡的没敢吭声,虽然林逐水已经知道他不是骗子了,但原身到底是做过些伤天害理的事儿,这种场合他还是别说话的好。

    二楼没有什么异样,几人便朝着三楼去了。

    命案现场在三楼最右边的一个教室,旁边就是厕所,周嘉鱼注意到这楼好像只有三楼有厕所,便随口问了一句。

    “这是老楼了。”李锦江解释,“以前只有三楼有学生,底下都是老师的办公室,后来学校扩招,才三层都变成了教室。”

    周嘉鱼说:“那他们上厕所岂不是特别麻烦?”

    “是有些麻烦的。”李锦江道,“但是这楼有点特别,在我们学校被称为状元楼,大部分学生都想来这儿上课,用迷信的说法就是风水好……唉,你知道的,高三的学生嘛,为了考个好学校,什么法子都会想试试。”

    周嘉鱼点点头。

    据李锦江的说法,这楼里是学校高二到高三尖子班的集合,高一因为还没分科,所以也没有尖子班这回事儿。

    “就是这间教室了。”走到了那教室面前,李锦江掏出了钥匙,“自从出事儿之后,这教室就没有用过,补课的班也散了,唉……”

    教室的门上用的是那种最古老的挂锁,李锦江把锁拧开,嘎吱一声拉开了木门。

    周嘉鱼进入了教室,看到了命案现场。

    虽然已经经过打扫,但还是能看出出事的痕迹,头顶上原本有六把的风扇只剩了五把,地板上墙壁上,都能看到痕迹凝固的血迹,还有旁边的桌子,也有明显被撞击之后的破损。

    “风扇是直接掉下来的?”沈一穷走到那块空出来的地方,超头上看了看,“你们没有做安全检查么?”

    “怎么可能没做。”李锦江无奈道,“之前都出了那么多起事故了,校领导的神经都绷紧了,今年暑假的时候就把线路和各种设备统统检查了一遍,这风扇当然也检查过。”然而现在事情都发生了,说这些话,好像也没有什么用。

    周嘉鱼观察着四周,注意到了头顶上的摄像头:“你们这里不是有摄像头么?当时情况怎么样?”

    一提到摄像,李锦江的表情就有点难看,嗫嚅半天,才哆哆嗦嗦的说:“就、就是因为这个录像,我们才确定了,这事儿,不是普通的事故。”

    林珏闻言一愣:“有录像?你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李锦江苦笑:“这不是校领导还想压着么?不过今天看到他们都跑去请道士了,估计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时候能给我们看看?”林珏显然是有点不太高兴。

    李锦江也看出来了,赶紧说:“随时都可以,u盘我随身待着呢,不然现在我们先去酒店,然后在附近找个茶楼……”

    “不用了。”林珏语气不咸不淡,“这教室里不是有多媒体设备么?就在这儿看吧。”

    李锦江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反驳的话来,低着头去开了多媒体设备。

    此时夜色已深,窗外的校园笼罩在黑暗之中。对面整齐并列的教学楼之上是一排排黑洞洞的窗口,大约是风吹的太大又忘记了关窗,周嘉鱼还看到窗口上面有窗帘在舞动。

    李锦江打开了电脑,众人都听到了短暂的开机音乐。

    “那个……我能不看吗?”李锦江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了,他搓着手,小声说,“太吓人了,我看着浑身难受。”

    “行啊。”林珏倒也没有为难他。她走上了台子,点开了李锦江u盘里的视频,录像的画面很快便投影到了他们面前的幕布之上。

    周嘉鱼看了林逐水好几眼,再心里想着要不要和林逐水描述一下画面,林逐水却好像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淡淡道:“不用管我。”

    周嘉鱼便把注意力放到了投影幕布上。

    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正在自习的教室,老师坐在讲台上批改试卷,学生们则埋着头认真的做做作业。画面很和谐,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处,直到进度条过半,周嘉鱼才发现了有那里不对劲,他道。“你们看,那把风扇好像在动……”

    沈一穷顺着周嘉鱼指的地方看去,发现一个座位上面的风扇,居然真的在动。一前一后,一前一后,就好像……什么东西坐在上面,慢慢的摇着。这种运动显然是不正常的,因为其他风扇都没有变化,而且风扇运作的时候都是转着圈,绝对不可能像荡秋千一样……

    然而教室里的学生和老师们,都没有发现这个变化。

    晃啊,晃啊,风扇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嘎吱嘎吱的声音,引起了学生们的注意,然而当他们抬起头,找到声音的来源时,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哐当一声巨响,风扇直直的落了下来,重重砸在坐在风扇之下的那个学生的头上。

    那姑娘的头直接被削掉了一半,甚至还能看到脑袋里面粉色的组织。受了这么重的伤,毫无意外肯定是当场死亡。

    尖叫声,跑动声,学生们疯了似得的冲出了教室。原本还在改作业的老师彻底呆住,随即也发出凄厉的惨叫,连滚带爬的冲出了教室。留下坠落的风扇,和没了气息的受害者,静静的躺在空荡荡的教室里。

    不得不说,看到这儿,周嘉鱼已经有些理解李锦江的感受了,在案发的教室里,看这样的录像,的确是有点刺激过头了。

    屏幕暗下来,周嘉鱼手臂上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咽了咽口水,正欲说什么,却见林珏面不改色的又点开了视频,打算再看一遍。

    周嘉鱼:“……”

    沈一穷有点痛苦的和周嘉鱼说:“你发没发现,干咱们这行的女孩子,胆子都贼大。”

    周嘉鱼说:“……我发现了。”

    当时比赛的时候谭映雪就是他们里面胆子最大的那个,现在见到林珏,周嘉鱼再次感到了自己的胆小。

    林逐水一直在旁边没怎么说话,直到林珏准备放第二遍的时候,他忽的道:“把视频拉到六分钟左右。”

    林珏点点头,鼠标一划,把进度条拉到了后面。

    六分钟左右,是风扇摇晃的最厉害,却还没有掉下来的那段时间。

    林逐水道:“停下。”

    林珏按下了暂停键:“有东西?”

    林逐水点点头。

    他们起初还不明白林逐水口中所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直到沈一穷忽然灵光一现,说:“喂,你们看窗户外面,那边教学楼上是不是坐了个人?”他站在电脑屏幕前,用手指点了点某个地方。

    周嘉鱼看了眼沈一穷手指点的地方,发现透过窗户能看见有个白色的影子挂在窗台上,林珏没说话,把进度条往后拉了一点,更加确定了这东西之前都没有,直到录像进入六分钟的时候,才突然出现的。

    这影子一出现,那吊扇就开始大幅度的摇晃,看来两者之间,的确是脱不开关系……

    “就是这个玩意儿?”林珏道,“可一个脏东西,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能量。”

    录像发生的时间并不是午夜,而是一个普通的下午,虽然说外面天有些阴,看不见阳光就是了……

    周嘉鱼对这些不是很了解,他慢慢的走到教室的窗户边上,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你们快过来看!那边的灯亮了!”

    “灯?”李锦江站在周嘉鱼的身边,最先到,他透过窗户,也看到了对面教学楼里某扇窗户亮起的灯光,“怎么会?这么晚了,学校不可能有人的!”

    周嘉鱼没吭声,因为他已经发现,亮起灯光的那扇窗户,就是录像里有人影坐着的窗户……

    那窗户比教室里的窗户看起来要小一些,似乎是教室办公室的窗户,上面还放着几盆盆栽,乍一看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仔细观察,便会注意到,和窗户相邻的那面白色的墙壁上闪过了一些影子——就好像窗户里的房间里,有很多人一样。

    “过去看看?”林珏站在周嘉鱼旁边,看着窗户蹙眉。

    林逐水道:“可以。”

    李锦江表情难看的要命,连勉强的笑容都挂不上了:“真、真要过去吗?不如我们白天再去那儿看看吧……”

    “白天?”林珏道,“白天哪有那么容易找到脏东西,真想要早点把这事儿解决了,还是得晚上来。”

    李锦江说:“道理我都懂……”

    林珏打断了他:“不然你一个人在这儿等着,我们过去看完了再回来?”她明显是故意说出的这句话,因为这话一出,李锦江立马认怂,“别别别,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我和你们一起去好了。”

    林珏笑了:“好吧。”

    不得不说,这事儿真的不怪李锦江,因为看到这种画面的周嘉鱼和沈一穷也有些毛骨悚然。特别是对面那开着窗户的办公室里似乎人越来越多了,墙壁上投射出的阴影粗略数一数都能数出十几个来。

    他们正准备到那边去看看,都走到门口了,沈一穷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浑身一个哆嗦,骂了一句话脏话。

    周嘉鱼很机智的没有回头,而是问他怎么了。

    沈一穷脸色铁青说:“妈的妈的,我看见一双手伸出来,把那窗户关上了——”

    周嘉鱼:“……”

    林珏倒是很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真关上了,灯也灭了。”她似笑非笑的说了句,“这是怕我们过去还是怎么着?”

    周嘉鱼对林珏的淡定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几人继续往那边那栋教学楼走,下楼梯时,沈一穷小声的和周嘉鱼科普,说其实见到脏东西的时候骂脏话是有用的,而且他还知道一个不传秘法……

    周嘉鱼说:“不传秘法??”

    沈一穷道:“对的!我告诉你啊,你特别害怕的时候脑子里想点黄段子,就感觉好多了。”

    周嘉鱼:“……”他服了。

    林珏听见了沈一穷说得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沈一穷委屈道:“师伯你笑我做什么,这本来就是真的嘛。”

    林珏点点头:“的确是真的,古代民俗传说里,就有不少人把鬼骂走的故事。”

    周嘉鱼之前还以为沈一穷开玩笑的,但见林珏真的这么说,满露讶异。

    “不过这也仅限于有神志的鬼。”林珏低低叹气,“对于已经杀了人的……是用处不大。”她的目光流转,在面无表情的林逐水身上停留了片刻,“不过想想黄段子什么的,我觉得还行。”

    林逐水似乎注意到了林珏的目光,眉头微微一挑。

    林珏低笑起来。

    周嘉鱼和沈一穷他们都被林珏的笑容搞得莫名其妙的。

    那栋教学楼在他们所在的楼层旁边,李锦江是对学校最熟悉的人,可他实在是太害怕,全程脸色都难看的要。

    “是第四层吧?”到了那教学楼底下,林珏抬头看了眼。

    “是。”李锦江小声道,“应该是……4-13。”

    “4-13?”林珏思量片刻,“都到了现在了,你总该告诉我们这办公室发生过什么事儿吧?”

    李锦江非常明显的沉默了,他犹豫了很久,才断断续续说:“那个教室,也死过一个老师。”

    “老师?”周嘉鱼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挺久了……”李锦江伸手重重的抹了一把脸,也不是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他觉得自己的脸和手都有些麻木,“是在我到这个学校之前发生的事儿,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有老师当时从那办公室直接跳了下去,当场就死了。”

    “你来这个学校五六年吧?”林珏若有所思,“那这事儿应该真的挺久了,如果要有什么,那也肯定是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为什么最近一年才出了那么多事儿。”

    林逐水淡淡道:“先上去看看。”

    林珏点点头,带头走进了那教学楼。

    这栋教学楼应该是新修的,风格新潮许多也安装了空调,不过根据李锦江的说法,学生们却大度都想去“状元楼”,因为大家都说那楼里风水好,容易考出好成绩。

    几人很快到达了四楼李锦江说的那个办公室,那里的门死死关着,从门缝里透出的光线来看,里面的灯已经熄灭了。

    周嘉鱼在这里闻到了一股气味,那气味有些很熟悉,但是他却又一时间没办法想起气味的来源。

    “里面没人?”林珏说,“你有钥匙么?我们进去看看。”

    李锦江赶紧摇头,说:“没有钥匙的,这是老师的办公室,还在使用中,我肯定不能就这样进去。”

    “是么?”林珏伸手推了一下门,又低下头仔细研究了那门上的锁,“a级十字锁,给我五分钟。”她说着动作自然的从兜里掏出来了一根小小的发卡,站在门口低下头握住了锁。

    李锦江看着林珏的动作,眼睛都直了,“林、林小姐,这,这不合适吧?”

    林珏无所谓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她扭头冲着李锦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难道你打算明晚再陪我们来这里一趟?”

    李锦江瞬间安静了。

    周嘉鱼看着林珏的动作心想你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咔嚓。”一声轻响,林珏面前的门开了一个缝,她收起了手里的工具,推开了面前的门,“请吧?”

    周嘉鱼和沈一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犹犹豫豫的没迈步子。李锦江更不用说了,周嘉鱼甚至怀疑他恨不得把自己全身都缩进羽绒服里。

    站在他们后面的林逐水一句话没说,先迈步走了进去,周嘉鱼紧跟其后。

    打开了墙壁上的灯,他们看到了办公室的全貌。

    这是一间七八人坐的大办公室,很宽敞,每张办公桌都离的挺远,桌子上大多都摆放着些教具之类的东西。

    “这里是理科组的办公室。”李锦江被恐惧消磨了大半的力气,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光线好,又宽敞,据说没出事儿之前人人都想往这里来,不过出事之后……”

    他虽然没有说出来剩下的话,但周嘉鱼也能想象出,因为突如其来的命案,这里显然是变成了被人嫌弃的办公室。

    林珏先大致的把整间办公室检查了一遍,随后根据办公室的位置,大致的寻找到了那扇他们在对面看到的发出光芒的窗户。

    这窗户是关着的,厚厚的窗帘也被拉了起来,想来是老师们离校时为了防止意外特意关好的。林珏研究了一下,发现窗户的插栓保持得好好的,她道:“有意思。”

    周嘉鱼站在她的旁边,看见她将插栓拉出,然后重重的推开了窗户。

    窗户一开,呼啸着的风便从窗口灌了近来,其中夹杂着片片雪花。

    林珏的头发被风水的飞舞起来,她在窗户边上站着,还将头探了出去。

    谁知带她刚做出这个动作,林逐水就忽的开了口:“小心点,有东西!”

    林珏正想问有什么东西,表情就僵住了,因为她朝下望去时,真的看到楼下出现了一具破碎的尸体,那尸体趴在水泥地上,周遭全是红色的血液。而此时,这玩意儿正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抬起头,对上了林珏的目光。

    林珏:“……一穷,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沈一穷:“……”鬼才信啊!!

    他和周嘉鱼都很有默契的往后退了一步,林珏见到他们的动作还委屈上了,说:“你们不信我啊?这真是难得一见的奇观,可有意思了。”她说话的时候,那玩意儿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开始一扭一拐的往教学楼里面来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摆着手:“不了不了不了。”

    “啧。”林珏很是失望的啧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有点怕……

    林逐水:记得林珏的话吗?

    周嘉鱼:黄段子吗?等……等一下,先生你要干什么……

    林逐水:帮你想黄段子。

    基本都是每天十点更新,不更绝对会请假的,如果发现没有刷出来那90%都是晋江抽了,请直接从目录或者直接点下一章点进来。那个……大家有没有收藏一下勤劳的作者呀,就是点“西子绪”三个字进专栏,然后点收藏,这样你们就会获得一只操纵轮椅的老司机,突然害羞.jpg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特别感谢 奈尔尔尔尔 的深水□□x1,谢谢亲,大家破费了!!

    感谢 lucky 的□□x2,地雷x2

    感谢 咪咪菜花妞 的火箭炮x1

    感谢 寒露 的□□x1,地雷x2

    感谢 猫的alex 的□□x1,地雷x1

    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x1

    感谢 徒手杀十个 的□□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x1

    感谢 demeter 的□□x1

    感谢 花花的花花 的□□x1

    感谢 岁月琉光 的地雷x4

    感谢 抱木抱不住 的地雷x3感谢 方芳 的地雷x3感谢 我不要随机分配的数字 的地雷x2

    感谢 晚饭吃什么 的地雷x2感谢 mime 的地雷x2

    感谢 柱佳银 的地雷x2感谢 兰尼斯特有债必还 的地雷x1感谢 青柠檬 的地雷x1

    感谢 fbi 的地雷x1感谢 ⊙⊙苦夏 的地雷x1感谢 剌剌 的地雷x1

    感谢 【嘿 的地雷x1感谢 小散迷 的地雷x1

    感谢 22855307 的地雷x1感谢 连三朵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ooluhan 的地雷x1感谢 长白山大姑 的地雷x1

    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22044337 的地雷x1感谢 窝爱吃板栗 的地雷x1感谢 花花 的地雷x1

    感谢 问号君往喜欢的作者的 的地雷x1

    感谢 罄竹难倏 的地雷x1感谢 绾倾 的地雷x1感谢 阿萨斯 的地雷x1

    感谢 夜深人未静 的地雷x1感谢 8904421 的地雷x1感谢 s&x 的地雷x1

    感谢 许·小天使·逸 的地雷x1感谢 冉霖霖家的包子⊙▽⊙ 的地雷x1

    感谢 zr 的地雷x1感谢 一叶青丘 的地雷x1

    感谢 吃可爱多长大的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demi 的地雷x1

    感谢 沉迷于小说 的地雷x1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1

    感谢 秦狗蛋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saici 的地雷x1

    感谢 我爱学习 的地雷x1感谢 the inal sin 的地雷x1

    感谢 李莘玥是个小臭蛋 的地雷x1感谢 马甲战队 的地雷x1

    感谢 烛光 的地雷x1感谢 柯爹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