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魂魄
    重新回到街道上, 周嘉鱼才发现整条街都空无一人, 天空呈现出一种黯淡的灰色。依旧有雪花飘飘洒洒,有的落在周嘉鱼的发丝上, 有的落在他的手背上。雪花的触感有些奇怪,周嘉鱼抬起手看了看, 发现那雪花里夹杂着类似灰尘的东西, 这灰尘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在前几天他们祭祖时, 烧掉纸钱后那种细腻的纸灰。

    这一条街上,一个人自己站着,心里难免会生出些恐慌的味道, 祭八让周嘉鱼冷静一些, 说林逐水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把他带回去的, 让他多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

    周嘉鱼随便找了个地形比较隐蔽的摊位, 坐下了。这些摊位和庙会上的一模一样,有些制作小玩意儿的机器甚至还开着。

    周嘉鱼看到一个棉花糖机没有关, 干脆苦中作乐去拿了个棍儿, 往里面撒了点糖开始缴棉花糖。

    祭八看的是目瞪口呆:“你还有这闲情逸致?”

    周嘉鱼:“……不然呢?”

    祭八:“……”好像也是。

    手上有点事情做,总感觉人也冷静了不少,周嘉鱼向祭八详细的询问了自己的处境。按照祭八的说法,就是这里是人间和阴间的交界地带,经常会有阴差压着需要去投胎的魂魄从这里走过。周嘉鱼是生魂,身上还带着人气儿,很容易被阴差发现,所以祭八才让他在额头上抹上了香灰掩盖气息。

    “我刚才看见的就是阴差?”周嘉鱼觉得刚才那几只黑影看起来怪怪的。

    “不是。”祭八道, “这里等于是蛮荒之地,不光有阴差,还有一些专门喜欢吃魂魄的脏东西。这些脏东西凶得很,有时候甚至会成群结队的袭击阴差,抢夺他们押送的魂魄……唉,说白里,这里比阴间还要危险,魂魄若是真的被吃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周嘉鱼听完之后觉得自己是应该要害怕的,但他的内心却没什么波动,甚至还吃了一口手上的粉红色棉花糖:“那我们去哪儿躲着?”

    祭八道:“你就在这附近,别走远了,不然林逐水不好找你。”看它的说的话语,显然是对林逐水抱有强大的自信,确定他肯定会来找周嘉鱼。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却是传来了打更的声音,那更声连续的敲击着,悠远绵长,让人生出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周嘉鱼闻声赶紧躲到了桌子后面。

    “梆梆梆——”更声连绵不绝,周嘉鱼缩在角落,看着他们越走越近。

    这些人大约有十几个,明明就站在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却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这些人走路的姿势非常的僵硬,仿佛没有神志一般,只有敲更的那个领头人,动作稍微灵便一些。这条街并不长,这十几个人很快就从街头走到街尾,马上要消失在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心中正欲松口气,却见队伍却突然停了下来,领头的那个阴差慢慢的转过头,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周嘉鱼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东西明显是在周嘉鱼所在的位置发现了什么,先是动作僵硬的扭过头,然后慢慢转身,往这边缓缓移动着。和周嘉鱼想象中的阴差不同,这种东西看起来反而像是没有神志的幽魂,隔得有些近了,周嘉鱼才勉强看清楚了他的脸。说是脸,倒更像是一张皮,皮上粗糙的安置着眼睛鼻子嘴巴,虽然五官齐全,却充满了扭曲的违和感,简直像是塑料做成的假人。

    周嘉鱼的手臂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他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和祭八道:“他是冲我来的嘛?”

    祭八道:“好像是……”

    周嘉鱼说:“那我要不要跑?能跑过他吗?”

    祭八说:“在这里你肯定是跑不过的,等等……周嘉鱼……”

    周嘉鱼听出了祭八语气里的战战兢兢,他道:“怎么了?”

    祭八颤声道:“你、你别抬头啊。”

    周嘉鱼:“……”他本来不想抬头的,但是祭八这句话一出来,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颈项之上凉飕飕的,就好像,好像有东西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什么?”周嘉鱼整个人都快变成木头了。

    祭八道:“……很难形容。”

    周嘉鱼觉得自己太难受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极为缓慢的抬起了头。当他看到了自己头上的东西时,周嘉鱼甚至在内心庆幸自己现在是魂魄状态,不然他怀疑如果自己是人,魂儿肯定被吓飞了。

    只见在他脑袋的上方,漂浮着一条黑色的大狗,这大狗的脸却和人有七八分相似,只是眼眶之中的眼睛,却只有眼白。此时它正吐着舌头淌着口水,用那双白色的眼睛凝视着周嘉鱼,两只爪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周嘉鱼的肩膀。

    周嘉鱼被吓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捂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刺激——

    前有阴差,后有大狗,周嘉鱼痛苦的想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可是就在此时,周嘉鱼却忽然感到自己胸口传来一股子热气,他低头一看,发现林逐水送他的那块游鱼玉佩竟然在散发出淡淡的热量。

    一把将玉佩从衣服里面掏出来,周嘉鱼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果不其然,玉佩一被拿出衣服,那狗就露出厌恶之色,没有再试图靠近周嘉鱼,转身跑远了几步。而奔着周嘉鱼来的阴差,在看到了奔跑出去的大狗后,便朝着那边追了过去,阴差的动作看起来并不轻便,但速度却非常快,一转眼就到了大狗身后。

    “嗷呜!!”大狗被阴差追上,可看起来却并不害怕,转过身一阵狂哮,他的脸虽然和人相差无几,但嘴巴咧开之后却是格外大,几乎快要占了整张脸的二分之一。

    那阴差见到这狗狂妄的态度,竟是慢下了脚步,态度看起来有几分迟疑,似乎在估量双方的实力。

    周嘉鱼本以为他们会打一场,谁知道阴差犹豫片刻后,竟然是转身回去,领着那十几个魂魄就这样走了。

    “为、为什么没打起来?”周嘉鱼有点无法理解。

    祭八道:“那狗应该是特别特别凶的凶灵,阴差也没有把握,反正凶灵看起来对灵魂兴趣不大,他也就干脆不管了。”

    周嘉鱼:“……”还有这种操作啊?

    阴差带着一队的魂魄走的匆忙,他似乎对条人面狗忌惮之心很重,看来这狗,真不是容易对付的东西。

    那狗见阴差走了,却没有要离开意思,而是开始绕着周嘉鱼躲的位置转圈,他的牙齿呈现尖锐的锯齿形,咧开嘴之后,还能看到挂在嘴角粘稠的口水。

    周嘉鱼注意到他眼神里充斥着贪婪,但他显然是在害怕什么东西,才没有朝着自己的位置靠近。周嘉鱼舔了舔嘴唇,死死的握着了他胸前的游鱼玉佩,尝试性的往前走了一步。

    果不其然,他才往前走,人面狗就往后退了一步,表情有些紧张。

    “他在怕我。”周嘉鱼松了口气,“或者说……”我胸前的玉佩。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原本有些光亮的天空却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唯独面前这人面狗还在对他虎视眈眈。

    “不妙……”祭八道,“天怎么这么快就黑了,你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周嘉鱼道:“刚才我们出来的庙怎么样?”

    祭八本来想说什么,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除了庙周嘉鱼好像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于是便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只是认真告诉他,这次进去之前得先问问里面的佛,要是它们不同意,周嘉鱼还是另寻庇所为好。

    周嘉鱼往庙那边走的时候,人面狗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周围好像不止这么一只脏东西。但因为雪越下越大,加上天色昏暗,他看不清周围的景色,所以也只能凭感觉猜测。

    “咚咚咚。”先很礼貌的敲了敲庙宇的门,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把门推开了个缝隙,小声道,“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了,各位……”他说到这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里面的佛像,纠结之后还是选了个比较大众的说法,“各位前辈,小辈的无意冒犯,只是想在这里过一晚上,等小辈的回到阳间,一定给你们多准备些祭品纸钱。”

    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庙宇之内寂静无比。

    祭八见状松了口气:“进去吧。”

    周嘉鱼这才小心翼翼的进了庙里。周嘉鱼一进去,身后的红色大门就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他被吓了一跳,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东西后,把憋在胸口的气吐了出来。

    “嗷呜,嗷呜——”跟在他身后的人面狗进不来,在外面咆哮呜咽。

    周嘉鱼有点慌,手里捏着那翡翠玉佩,往里面走了点。庙里的红色大门看起来并不厚重,甚至说得上单薄,就周嘉鱼自己看来,他一个人用点力气估计都能撞开。看那人面狗那么大的体型,如果真的打算撞门进来,肯定是时间问题。

    好在人面狗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它只是在门口叫了几声,便没了声音。

    周嘉鱼有点担心,左看右看之后,发现庙里侧面有一扇窗户,那窗户也没有贴窗纸,就只有几根木头栅栏立在上面。

    “我去看看那狗走没有……”周嘉鱼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上,朝外面望了一眼。他愕然的发现,不过是他进庙的这短短时间,外面的街道已经几乎全部黑掉了。天空中升起了一轮月亮,那月亮和周嘉鱼平时看到的有些不一样,投下的光芒隐隐带着暗红,让整条街道,都开始散发着淡淡的红色。

    周嘉鱼心里想着他还好进来的早,于是心中又对身后那几尊看起来很凶的佛像双手合十,很诚恳的鞠了躬。

    窗户能隐约看到门口的位置,周嘉鱼看了之后,确定那人面狗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周嘉鱼说,“还好啊……不然一直堵在门口,等等……”他刚庆幸完,就觉得好像有那里不对,用手重重的揉了揉眼睛,“这、这地上是什么?”

    祭八道:“……不知道。”

    就在刚才他们待过的那条街道之上,一块块黑色的砖石竟是开始慢慢的隆起,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这变化太过明显,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块块黑色的砖石里面,挣扎着冒出来了一个又一个人的人形。

    说是人形,是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大概的廓落,看不见脸,也看不清身体。从砖石里出来之后,他们开始朝着同一个地方爬去,汇聚融合,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周嘉鱼真的觉得他今天头皮麻的跟触电似得就没听过,他甚至不敢仔细看那个人长成什么样儿,赶紧蹲坐在了墙角下面,重重的搓脸。

    “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往外看了。”周嘉鱼和祭八这么说。

    祭八说:“其实看看也没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窗外传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女人的声音,那声音非常的悦耳,轻轻的喘息着,哼叫着,还时不时发出小声的惊呼,这声音柔媚至极,很容易勾起男人那方面的的**。说实话,要是换个定力比较低的,可能就真的抬起头看出去了。

    然而周嘉鱼呢,他内心毫无波动,脸上全是冷漠:“别叫了,我又不喜欢女人,你换个男人的声音试试还差不多。”

    他也就自己随便说说,谁知道这句话一出,外面的声音居然停了下来。

    周嘉鱼在心里骂了句卧槽:“他们居然听得懂人话??”

    祭八说:“……生前都是人,不存在语言障碍吧。”

    周嘉鱼无话可说。

    外面安静了下来,周嘉鱼本以为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外面那些东西的决心……或者说是,低估了自己的肉.体对于他们的吸引力。

    当某种声音开始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最开始周嘉鱼是充满了不屑的。但当这声音让周嘉鱼觉得隐约有些熟悉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周嘉鱼疯了,“你听到了吗?”

    祭八说:“……我听到了。”

    “是我听错了吗??”周嘉鱼到这地方这么久了,第一次情绪开始有些崩溃。

    “没有。”祭八的语气有点沉,“是先生的声音。”

    周嘉鱼痛苦的捂住脸。

    “周嘉鱼。”那是独属林逐水的声音,有些冷淡,但是却是那么的熟悉,带着微微喘息,叫着周嘉鱼的名字:“周嘉鱼……”

    周嘉鱼:“……”

    这声音和林逐水实在是太像了,导致周嘉鱼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林逐水的面容。

    “周嘉鱼。”那个声音说,“你不想见我了吗?”

    周嘉鱼告诉自己这是假的。

    “你是来救你的。”声音说,“我那么努力的赶过来,你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周嘉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脏话:“看你麻痹。”

    “你不是喜欢我么?”这句话被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周嘉鱼整个人都点炸,他愤怒道:“我没有喜欢先生!我没有对先生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我只是——”他想说他对林逐水有的只是仰慕之情,可是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周嘉鱼没办法自欺欺人了,他捂着耳朵,躲在窗脚下,说不出话来。

    “你别骗自己了。”声音道,“你明明那么喜欢我,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都不肯看我一眼呢?我就要走了,你要是再不过来,就得一个人被留在这儿。”

    周嘉鱼不吭声,重重的咬着牙,表情像只缩进龟壳的乌龟。

    那声音见周嘉鱼不回应,有些气急败坏:“周嘉鱼?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胆小成这样,真的以为会有人喜欢你?”

    他这么说,周嘉鱼反而感觉好了一点,因为他知道,以林逐水的性子,是决不会说这种话的。他就算知道了自己龌蹉的心思,大约也不会骂他,而是就这样断了和他的联系。周嘉鱼的心里莫名的来了火气,骂道:“你快闭嘴吧你,声音模仿的这么难听,哪里像了?我要是你赶紧报个专业配音班进修一下,吃饭的专业技术都这么差,我真他妈担心你饿死在这儿。”

    外面:“……”

    周嘉鱼还想再骂几句,却感到自己脖子上冰冰凉凉的,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颈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了几团头发,他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去,被窗户外面的景象吓了一个哆嗦。

    只见窗户的上方,紧紧的贴着一张惨白的脸,那脸被栅栏拦在外面,用那双黑洞洞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死死盯着周嘉鱼。而它脑后的头发,却不知何时顺着栅栏往里面延伸,已经缠绕上了周嘉鱼的颈项。

    周嘉鱼赶紧连滚带爬的往里面走了几步,用手把缠绕在自己颈项上的头发给薅了下来。这要是他再反应慢一点,他怀疑自己会被直接勒住脖子。

    那东西体型似乎很大,长着张人脸,它半蹲在窗户外面,歪着脸不断的想要从栅栏里挤进来。

    周嘉鱼看的心惊胆战,生怕那几根看起来不太结实的木栅栏被挤断了。

    但这庙宇的地盘似乎有些特殊,几根薄薄的栅栏那东西挤了好久都一动不动,它似乎有些急了,嘴里开始发出些有些尖锐的叫声,乍一听起来有些像鸭子……

    周嘉鱼之前就从民间传说里听过,说鬼叫和鸭子类似,没想到竟是真有机会听见。

    见那东西进不来,周嘉鱼松了口气,他走到佛像前面的蒲团坐下,整个人都有点发软。

    这东西见没办法碰到周嘉鱼,便悻悻的转身离开,周嘉鱼看着它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一种落寞的味道。

    周嘉鱼:“……”你落寞个屁啊。

    而这东西,却只是这条街夜幕的序曲而已,窗外刮起了大风,这风里夹杂着浓郁的腥气,让人闻了非常不舒服。

    夜晚的街道并不安静,反而出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响声,周嘉鱼甚至隐约听到了利器砍在肉上面的噗嗤声,至于婴儿女人的这类啼哭,他几乎都要听麻木了。就算是坐在庙里什么都看不见的周嘉鱼,也真切的感受到了一股子血雨腥风的味道。

    按理说这要是一般人,早就吓的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但周嘉鱼心在的心思不在这儿,他和祭八说:“祭八啊,你刚才都听见了吗?”

    祭八本来蹲在乌龟壳上的,听见周嘉鱼这句话立马站了起来,警惕的说:“怎么,你要灭口吗?”

    周嘉鱼:“……我怎么灭口,把脑子挖出来啊?”

    祭八说:“也对哦。”它用一只小脚抓了抓尖嘴,道,“好吧,你想说什么。”

    周嘉鱼说:“那个啊……你觉得,先生要是发现了我的心思……”

    祭八很冷酷无情的说:“你听见外面的声音了吗?”

    周嘉鱼:“……听见了。”

    祭八说:“我猜那就是你的下场。”

    周嘉鱼:“……”他摸了摸胸口,再次失望的发现自己身上没带烟,真想抽一根啊。

    祭八其实还蛮理解周嘉鱼的心情的,因为毕竟哪个少男不怀春呢,可是问题是,它总觉得这怀春的场合有点不对,这人都死了,还担心自己的暗恋被发现会如何,是不是把重点搞错了啊。

    夜已经深了,街道却好像刚刚苏醒,各种鬼哭狼嚎充斥着周嘉鱼的耳朵,他甚至还注意到门口有血水溢进来。但神经崩久了,就好像皮筋一样失去了弹性,周嘉鱼一开始还紧张得要命,下半夜的时候整个人都面无表情,快天亮时还靠着佛像脚下的石台眯了一会儿。

    等到夜色散去,周遭再次安静了下来。周嘉鱼被祭八叫醒,他打了个哈欠,从蒲团上爬起来,冲着庇护了他一夜的佛像再次道了谢。

    “外面没东西了吧?”周嘉鱼站在门边有点犹豫。

    “不知道。”祭八说,“你开的时候小心一点。”

    周嘉鱼点点头,按照祭八的建议,很小心的打开了门。祭八的话果然是对的,门一开,就有东西顺着庙宇的门跌落进来,周嘉鱼一看,发现是一团看不清楚形状的烂肉。

    周嘉鱼:“……”他当做没看见,默默的回庙里拿了扫把,把这玩意儿给扫了出去。

    重新恢复了平静的街道还是能看见昨晚群魔乱舞的痕迹,但随着天越来越亮,那些残留的痕迹都逐渐消失了。

    周嘉鱼坐在庙门口没敢到处跑,心里正想着该怎么办,鼻尖却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味道。那是一种淡淡的檀香,气息清冽干净,和周围的诡异的气氛全然格格不入。周嘉鱼闻到这味道后立马站了起来,道:“我闻到了!!”

    祭八见他情绪如此激动,疑道:“你闻到什么了?”

    “先生的味道!”周嘉鱼道。

    祭八道:“先生的味道??”

    周嘉鱼这才觉得自己说得话好像有歧义,赶紧解释:“先生身上不是一直有檀香的香气吗?我之前就闻到过。”

    祭八颇有深意的哦了一声。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这气息变得越来越浓,周嘉鱼站起来,朝着香气的来源方向寻觅过去。他往街道尽头走了一段距离,四处张望片刻后,却听到自己的头顶上传来一阵水声。好似潺潺溪流,周嘉鱼仰头,愕然看见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头顶上,真的出现了一条小溪。

    那小溪由天幕之上向地面流淌,周嘉鱼这个角度,甚至能看到里面活泼的游鱼和漂浮在水面之上的翠绿浮萍。

    周嘉鱼看的眼睛都直了:“这是什么……”那檀香的气息,就是从溪水里散发出来的,他停住脚步,不再往前。

    “别走了,就在这儿等着。”祭八道,“应该是林逐水来接你了。”

    周嘉鱼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溪水果真是如祭八所说冲着周嘉鱼来的,很快便流淌到了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正在想该怎么从溪水里离开,就看到溪水之中本来不过拇指大小的鱼儿游到了他的面前瞬间变成牛犊大小,还冲着他摆着尾巴,甩了他一脸的水。

    “这是叫我上去么?”周嘉鱼有点懵。

    “应该是吧……”祭八思量道,“你试试坐上它的背?”

    周嘉鱼只好尝试性的爬到那鱼背上去。鱼背有些湿滑,他得整个人贴在上面才不至于落下来。在确定他坐好之后,大鱼纵身一跃,顺着溪流开始往上冲。

    “别回头。”林逐水是声音不知从何处飘来,但周嘉鱼却清楚的听见了。

    鱼儿起初游的很快,但当到了一个高度后,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周嘉鱼起初还以为它是游累了,但是很快就感觉到好像不太对劲——他的脚被一只手抓住了。

    周嘉鱼的身后明显有东西在阻拦着他的离开,可碍于林逐水的叮嘱,他压根不敢回头。身下的河水开始变得浑浊,像是砂砾被翻腾起来。周嘉鱼摸摸身下的鱼,手里握着翡翠坠子,嘴里开始念之前背诵的金刚经,他的和鱼儿的身上,都泛起淡淡的金。那鱼仿佛受了鼓舞,重重的甩尾,随即周嘉鱼听到了重物落入水中的声音。

    摆脱掉了某些东西,鱼儿瞬间加快了速度,游的更快了。

    借着水面的倒影,周嘉鱼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自己身后的东西,那东西连怪物都算不上,就是凭空出现的一只只手而已,这些手不断的往前伸想要将他们拉回去,又不断的被带着微光的鱼尾击落在水里,如此循环往复。

    随着鱼离太阳越来越近,周嘉鱼的身体感到了一种疲倦的味道,开始他还能支撑一下,后来眼帘越来越重,实在无法眼皮只能慢慢合拢。但在最后昏睡过去之前,周嘉鱼却是注意到,他头顶上,一直散发着光芒的圆形物体竟然不是太阳,而是一个小小的出口。这个世界就好似一口井,掉下来了,便出不去了。而平日里只能透过那圆圆小小的井口,看着外面的光。

    周嘉鱼再也坚持不住,闭上眼睛睡了过去,身下的游鱼终身一跃,跃出了那窄小的通道。

    “周嘉鱼。”有人在用非常奇怪的语调叫他的名字。

    “周嘉鱼——”声音还不止一个。

    周嘉鱼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他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却无法动弹,努力了好久,才勉强的动了动手指。

    “动了动了!”声音的主人见到了周嘉鱼的动作,惊喜道,“终于回来了,太好了!”

    “唔……”又经过了不知道多久,周嘉鱼终于能睁开眼,只是他睁眼之后,瞳孔好一会儿才聚焦,勉强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

    沈一穷坐在他的床边冲他乐:“周嘉鱼,你终于醒啦,我还以为我们得下辈子才能见面了。”

    周嘉鱼:“……”

    沈一穷见周嘉鱼神情呆滞,惊了:“你怎么这个表情,别不是傻了吧??”他伸手在周嘉鱼面前用力的晃了晃,伸出几个手指,“这是几?”

    周嘉鱼有气无力:“七。”

    沈一穷说:“这明明是八……七是竖着的。”

    周嘉鱼有点崩溃,很想伸手打沈一穷两下让他别他娘的折腾自己了。

    好在沈一穷也就开个玩笑:“别这个表情嘛,我怕你又晕过去,等会儿啊,我去和先生说你回来了。”他一溜烟的往外跑,很快带了林逐水过来。

    林逐水身上那股子檀香气息浓郁的吓人,他人还没到,周嘉鱼便先闻到了。这气味却是让他觉得分外安心,感觉自己总算是回到了正常的世界。

    林逐水过来之后,也没有和周嘉鱼说话,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在底下在身体上抹了什么?”

    周嘉鱼恹恹道:“香灰……”

    “聪明。”林逐水点点头,却是间接的赞扬了祭八,“我本来还担心你熬不过那一晚。”

    周嘉鱼看着林逐水淡淡的面容,又想起了那蛊惑他的声音,心中暗道他这不是差点没熬过去么……

    “一穷,让你煮的药煮好了么?”林逐水发问。

    沈一穷点点头,说煮好了,随后端出来了一碗黑色的药水,递到了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发誓,他这辈子都没闻过气味这么恶心的药。

    “这里面放的什么药材啊?”周嘉鱼很虚弱的问了句。

    “喝吧,别问了。”沈一穷用父亲般怜爱的眼神看着他,“我怕你知道了,就更喝不下了。”

    周嘉鱼:“……”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他也不是什么柔弱的小姑娘,一咬牙,一狠心,捏着鼻子就把药咕咚咕咚的喝进了肚子,喝完之后周嘉鱼一阵恶心,差点没吐出来。

    沈一穷见状赶紧给他塞了一颗糖,说你千万别吐啊,这药找的可不容易呢。

    周嘉鱼强颜欢笑,含着糖感觉自己仿佛一个绝症患者。

    “我到底怎么了?”不过这药的效果还是很好的,喝下去之后,周嘉鱼那种无法控制身体的感觉明显被缓解了,他回忆起自己逛庙会时的清醒,心有余悸,“那个老太太到底是什么人?”

    林逐水没说话,对着沈一穷做了个手势。

    沈一穷心领神会出了门,片刻后取进来一个笼子,那笼子里装着一只贼大的黄鼠狼。和家里的那只白白嫩嫩的相比,这黄鼠狼的皮毛虽然也是白色,但体型却是大了很多,而且胡须也挺长,看得出年纪不小了。

    它见到周嘉鱼醒来,咔咔直叫,随后爪子合十,给周嘉鱼鞠了几个躬。

    周嘉鱼:“……黄鼠狼??”

    “对。”林逐水道,“她本来只是想拍掉你一魂一魄吓唬你,但是没想到你直接魂魄离体了。”

    周嘉鱼:“……”

    那大黄鼠狼闻言瞬间缩成一团,黑豆大小的眼睛里透出委屈的味道。

    本来这样子看起来是挺可爱的,但是奈何周嘉鱼脑子里全是之前他见到的那个老太太的模样,实在是萌不起来,他说:“辛苦先生帮我招魂儿了……”

    林逐水却是道了声:“客气,周嘉鱼。”

    他这一声周嘉鱼微微的加重了语气,像是在强调什么。

    周嘉鱼缓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林逐水叫他名字的语调,竟像是以前澳门葡京网上娱乐以前他朋友叫他名字时的调子……所以,林逐水这么叫他,是在暗示他掉马掉的底裤都不剩了吗?周嘉鱼的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不想死,想和先生一起静静的吃草莓。

    林逐水:不想吃草莓。

    周嘉鱼:咦?

    林逐水:只想种。

    周嘉鱼脸红了。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和火箭炮

    感谢 满熹 的地雷x1,火箭炮x1

    感谢 浅羽 的火箭炮x1

    感谢 咪咪菜花妞 的火箭炮x1

    感谢 末希 的□□x1

    感谢 忘羡 的□□x1

    感谢 言小宝 的□□x1

    感谢 正经的榆木疙瘩 的□□x1

    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x1感谢 四月十日 的□□x1

    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蓝二哥哥! 的地雷x2

    感谢 木鈴 的地雷x2感谢 tedah 的地雷x2

    感谢 舒景 的地雷x2感谢 岁月琉光 的地雷x2

    感谢 焚书不坑儒 的地雷x2感谢 静jeans 的地雷x2

    感谢 龙微微 的地雷x1感谢 苏承安 的地雷x1

    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感谢 机智大张哥 的地雷x1

    感谢 欧氏咸鱼 的地雷x1感谢 lana 的地雷x1

    感谢 唐唐唐唐唐萌 的地雷x1感谢 樱凉 的地雷x1

    感谢 银蝶 的地雷x1感谢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的地雷x1

    感谢 催更狂魔 的地雷x1感谢 喃喃自语 的地雷x1

    感谢 夏&桃源 的地雷x1感谢 清瓶月 的地雷x1

    感谢 二食堂的包子⊙▽⊙ 的地雷x1感谢 花花的手 的地雷x1

    感谢 白河 的地雷x1感谢 草木惊堂 的地雷x1感谢 毒北 的地雷x1

    感谢 小浅牙 的地雷x1感谢 stillice 的地雷x1

    感谢 猫科少女 的地雷x1感谢 木杪 的地雷x1

    感谢 kokomi 的地雷x1感谢 大大更新了吗 的地雷x1

    感谢 请你放过我的晋江币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感谢 粉爪大白猫 的地雷x1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感谢 愿1100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niso 的地雷x1

    感谢 桃夭 的地雷x1感谢 爱你比烟多 的地雷x1

    感谢 红鲤溪云 的地雷x1感谢 mister银八 的地雷x1

    感谢 糊啦啦啦 的地雷x1感谢 352291 的地雷x1

    感谢 老程我是你大宝贝啊 的地雷x1感谢 管狐 的地雷x1

    感谢 雪宝宝 的地雷x1感谢 tifa. 的地雷x1

    感谢 小仙女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送你一朵小发发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我们小时候都是笨蛋i 的地雷x1感谢 winnia 的地雷x1

    感谢 呜哈哈大人 的地雷x1感谢 随便帅_, 的地雷x1

    感谢 好饿 的地雷x1感谢 玖條命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