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魂魄
    重新回到街道上, 周嘉鱼才发现整条街都空无一人, 天空呈现出一种黯淡的灰色。依旧有雪花飘飘洒洒,有的落在周嘉鱼的发丝上, 有的落在他的手背上。雪花的触感有些奇怪,周嘉鱼抬起手看了看, 发现那雪花里夹杂着类似灰尘的东西, 这灰尘的模样让他想起了在前几天他们祭祖时, 烧掉纸钱后那种细腻的纸灰。

    这一条街上,一个人自己站着,心里难免会生出些恐慌的味道, 祭八让周嘉鱼冷静一些, 说林逐水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把他带回去的, 让他多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

    周嘉鱼随便找了个地形比较隐蔽的摊位, 坐下了。这些摊位和庙会上的一模一样,有些制作小玩意儿的机器甚至还开着。

    周嘉鱼看到一个棉花糖机没有关, 干脆苦中作乐去拿了个棍儿, 往里面撒了点糖开始缴棉花糖。

    祭八看的是目瞪口呆:“你还有这闲情逸致?”

    周嘉鱼:“……不然呢?”

    祭八:“……”好像也是。

    手上有点事情做,总感觉人也冷静了不少,周嘉鱼向祭八详细的询问了自己的处境。按照祭八的说法,就是这里是人间和阴间的交界地带,经常会有阴差压着需要去投胎的魂魄从这里走过。周嘉鱼是生魂,身上还带着人气儿,很容易被阴差发现,所以祭八才让他在额头上抹上了香灰掩盖气息。

    “我刚才看见的就是阴差?”周嘉鱼觉得刚才那几只黑影看起来怪怪的。

    “不是。”祭八道, “这里等于是蛮荒之地,不光有阴差,还有一些专门喜欢吃魂魄的脏东西。这些脏东西凶得很,有时候甚至会成群结队的袭击阴差,抢夺他们押送的魂魄……唉,说白里,这里比阴间还要危险,魂魄若是真的被吃了,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周嘉鱼听完之后觉得自己是应该要害怕的,但他的内心却没什么波动,甚至还吃了一口手上的粉红色棉花糖:“那我们去哪儿躲着?”

    祭八道:“你就在这附近,别走远了,不然林逐水不好找你。”看它的说的话语,显然是对林逐水抱有强大的自信,确定他肯定会来找周嘉鱼。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却是传来了打更的声音,那更声连续的敲击着,悠远绵长,让人生出一种昏昏欲睡之感。

    周嘉鱼闻声赶紧躲到了桌子后面。

    “梆梆梆——”更声连绵不绝,周嘉鱼缩在角落,看着他们越走越近。

    这些人大约有十几个,明明就站在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却看不清楚他们的脸,这些人走路的姿势非常的僵硬,仿佛没有神志一般,只有敲更的那个领头人,动作稍微灵便一些。这条街并不长,这十几个人很快就从街头走到街尾,马上要消失在周嘉鱼的面前。周嘉鱼心中正欲松口气,却见队伍却突然停了下来,领头的那个阴差慢慢的转过头,朝着他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周嘉鱼整个人都僵住了。

    那东西明显是在周嘉鱼所在的位置发现了什么,先是动作僵硬的扭过头,然后慢慢转身,往这边缓缓移动着。和周嘉鱼想象中的阴差不同,这种东西看起来反而像是没有神志的幽魂,隔得有些近了,周嘉鱼才勉强看清楚了他的脸。说是脸,倒更像是一张皮,皮上粗糙的安置着眼睛鼻子嘴巴,虽然五官齐全,却充满了扭曲的违和感,简直像是塑料做成的假人。

    周嘉鱼的手臂上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他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和祭八道:“他是冲我来的嘛?”

    祭八道:“好像是……”

    周嘉鱼说:“那我要不要跑?能跑过他吗?”

    祭八说:“在这里你肯定是跑不过的,等等……周嘉鱼……”

    周嘉鱼听出了祭八语气里的战战兢兢,他道:“怎么了?”

    祭八颤声道:“你、你别抬头啊。”

    周嘉鱼:“……”他本来不想抬头的,但是祭八这句话一出来,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颈项之上凉飕飕的,就好像,好像有东西搭在他的肩膀上。

    “是什么?”周嘉鱼整个人都快变成木头了。

    祭八道:“……很难形容。”

    周嘉鱼觉得自己太难受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极为缓慢的抬起了头。当他看到了自己头上的东西时,周嘉鱼甚至在内心庆幸自己现在是魂魄状态,不然他怀疑如果自己是人,魂儿肯定被吓飞了。

    只见在他脑袋的上方,漂浮着一条黑色的大狗,这大狗的脸却和人有七八分相似,只是眼眶之中的眼睛,却只有眼白。此时它正吐着舌头淌着口水,用那双白色的眼睛凝视着周嘉鱼,两只爪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周嘉鱼的肩膀。

    周嘉鱼被吓的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他捂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觉得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刺激——

    前有阴差,后有大狗,周嘉鱼痛苦的想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可是就在此时,周嘉鱼却忽然感到自己胸口传来一股子热气,他低头一看,发现林逐水送他的那块游鱼玉佩竟然在散发出淡淡的热量。

    一把将玉佩从衣服里面掏出来,周嘉鱼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果不其然,玉佩一被拿出衣服,那狗就露出厌恶之色,没有再试图靠近周嘉鱼,转身跑远了几步。而奔着周嘉鱼来的阴差,在看到了奔跑出去的大狗后,便朝着那边追了过去,阴差的动作看起来并不轻便,但速度却非常快,一转眼就到了大狗身后。

    “嗷呜!!”大狗被阴差追上,可看起来却并不害怕,转过身一阵狂哮,他的脸虽然和人相差无几,但嘴巴咧开之后却是格外大,几乎快要占了整张脸的二分之一。

    那阴差见到这狗狂妄的态度,竟是慢下了脚步,态度看起来有几分迟疑,似乎在估量双方的实力。

    周嘉鱼本以为他们会打一场,谁知道阴差犹豫片刻后,竟然是转身回去,领着那十几个魂魄就这样走了。

    “为、为什么没打起来?”周嘉鱼有点无法理解。

    祭八道:“那狗应该是特别特别凶的凶灵,阴差也没有把握,反正凶灵看起来对灵魂兴趣不大,他也就干脆不管了。”

    周嘉鱼:“……”还有这种操作啊?

    阴差带着一队的魂魄走的匆忙,他似乎对条人面狗忌惮之心很重,看来这狗,真不是容易对付的东西。

    那狗见阴差走了,却没有要离开意思,而是开始绕着周嘉鱼躲的位置转圈,他的牙齿呈现尖锐的锯齿形,咧开嘴之后,还能看到挂在嘴角粘稠的口水。

    周嘉鱼注意到他眼神里充斥着贪婪,但他显然是在害怕什么东西,才没有朝着自己的位置靠近。周嘉鱼舔了舔嘴唇,死死的握着了他胸前的游鱼玉佩,尝试性的往前走了一步。

    果不其然,他才往前走,人面狗就往后退了一步,表情有些紧张。

    “他在怕我。”周嘉鱼松了口气,“或者说……”我胸前的玉佩。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原本有些光亮的天空却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的景物也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唯独面前这人面狗还在对他虎视眈眈。

    “不妙……”祭八道,“天怎么这么快就黑了,你得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周嘉鱼道:“刚才我们出来的庙怎么样?”

    祭八本来想说什么,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除了庙周嘉鱼好像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躲,于是便同意了周嘉鱼的提议。只是认真告诉他,这次进去之前得先问问里面的佛,要是它们不同意,周嘉鱼还是另寻庇所为好。

    周嘉鱼往庙那边走的时候,人面狗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周围好像不止这么一只脏东西。但因为雪越下越大,加上天色昏暗,他看不清周围的景色,所以也只能凭感觉猜测。

    “咚咚咚。”先很礼貌的敲了敲庙宇的门,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把门推开了个缝隙,小声道,“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了,各位……”他说到这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里面的佛像,纠结之后还是选了个比较大众的说法,“各位前辈,小辈的无意冒犯,只是想在这里过一晚上,等小辈的回到阳间,一定给你们多准备些祭品纸钱。”

    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庙宇之内寂静无比。

    祭八见状松了口气:“进去吧。”

    周嘉鱼这才小心翼翼的进了庙里。周嘉鱼一进去,身后的红色大门就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他被吓了一跳,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东西后,把憋在胸口的气吐了出来。

    “嗷呜,嗷呜——”跟在他身后的人面狗进不来,在外面咆哮呜咽。

    周嘉鱼有点慌,手里捏着那翡翠玉佩,往里面走了点。庙里的红色大门看起来并不厚重,甚至说得上单薄,就周嘉鱼自己看来,他一个人用点力气估计都能撞开。看那人面狗那么大的体型,如果真的打算撞门进来,肯定是时间问题。

    好在人面狗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它只是在门口叫了几声,便没了声音。

    周嘉鱼有点担心,左看右看之后,发现庙里侧面有一扇窗户,那窗户也没有贴窗纸,就只有几根木头栅栏立在上面。

    “我去看看那狗走没有……”周嘉鱼小心翼翼的走到窗户边上,朝外面望了一眼。他愕然的发现,不过是他进庙的这短短时间,外面的街道已经几乎全部黑掉了。天空中升起了一轮月亮,那月亮和周嘉鱼平时看到的有些不一样,投下的光芒隐隐带着暗红,让整条街道,都开始散发着淡淡的红色。

    周嘉鱼心里想着他还好进来的早,于是心中又对身后那几尊看起来很凶的佛像双手合十,很诚恳的鞠了躬。

    窗户能隐约看到门口的位置,周嘉鱼看了之后,确定那人面狗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周嘉鱼说,“还好啊……不然一直堵在门口,等等……”他刚庆幸完,就觉得好像有那里不对,用手重重的揉了揉眼睛,“这、这地上是什么?”

    祭八道:“……不知道。”

    就在刚才他们待过的那条街道之上,一块块黑色的砖石竟是开始慢慢的隆起,周嘉鱼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这变化太过明显,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块块黑色的砖石里面,挣扎着冒出来了一个又一个人的人形。

    说是人形,是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大概的廓落,看不见脸,也看不清身体。从砖石里出来之后,他们开始朝着同一个地方爬去,汇聚融合,最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人。

    周嘉鱼真的觉得他今天头皮麻的跟触电似得就没听过,他甚至不敢仔细看那个人长成什么样儿,赶紧蹲坐在了墙角下面,重重的搓脸。

    “我发誓,我再也不要往外看了。”周嘉鱼和祭八这么说。

    祭八说:“其实看看也没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窗外传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女人的声音,那声音非常的悦耳,轻轻的喘息着,哼叫着,还时不时发出小声的惊呼,这声音柔媚至极,很容易勾起男人那方面的的**。说实话,要是换个定力比较低的,可能就真的抬起头看出去了。

    然而周嘉鱼呢,他内心毫无波动,脸上全是冷漠:“别叫了,我又不喜欢女人,你换个男人的声音试试还差不多。”

    他也就自己随便说说,谁知道这句话一出,外面的声音居然停了下来。

    周嘉鱼在心里骂了句卧槽:“他们居然听得懂人话??”

    祭八说:“……生前都是人,不存在语言障碍吧。”

    周嘉鱼无话可说。

    外面安静了下来,周嘉鱼本以为这事儿就算这么完了。但是他显然低估了外面那些东西的决心……或者说是,低估了自己的肉.体对于他们的吸引力。

    当某种声音开始再次响起来的时候,最开始周嘉鱼是充满了不屑的。但当这声音让周嘉鱼觉得隐约有些熟悉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周嘉鱼疯了,“你听到了吗?”

    祭八说:“……我听到了。”

    “是我听错了吗??”周嘉鱼到这地方这么久了,第一次情绪开始有些崩溃。

    “没有。”祭八的语气有点沉,“是先生的声音。”

    周嘉鱼痛苦的捂住脸。

    “周嘉鱼。”那是独属林逐水的声音,有些冷淡,但是却是那么的熟悉,带着微微喘息,叫着周嘉鱼的名字:“周嘉鱼……”

    周嘉鱼:“……”

    这声音和林逐水实在是太像了,导致周嘉鱼的脑海里甚至浮现出了林逐水的面容。

    “周嘉鱼。”那个声音说,“你不想见我了吗?”

    周嘉鱼告诉自己这是假的。

    “你是来救你的。”声音说,“我那么努力的赶过来,你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周嘉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脏话:“看你麻痹。”

    “你不是喜欢我么?”这句话被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周嘉鱼整个人都点炸,他愤怒道:“我没有喜欢先生!我没有对先生有非分之想,我只是——我只是——”他想说他对林逐水有的只是仰慕之情,可是话语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周嘉鱼没办法自欺欺人了,他捂着耳朵,躲在窗脚下,说不出话来。

    “你别骗自己了。”声音道,“你明明那么喜欢我,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都不肯看我一眼呢?我就要走了,你要是再不过来,就得一个人被留在这儿。”

    周嘉鱼不吭声,重重的咬着牙,表情像只缩进龟壳的乌龟。

    那声音见周嘉鱼不回应,有些气急败坏:“周嘉鱼?你怎么不说话了?你胆小成这样,真的以为会有人喜欢你?”

    他这么说,周嘉鱼反而感觉好了一点,因为他知道,以林逐水的性子,是决不会说这种话的。他就算知道了自己龌蹉的心思,大约也不会骂他,而是就这样断了和他的联系。周嘉鱼的心里莫名的来了火气,骂道:“你快闭嘴吧你,声音模仿的这么难听,哪里像了?我要是你赶紧报个专业配音班进修一下,吃饭的专业技术都这么差,我真他妈担心你饿死在这儿。”

    外面:“……”

    周嘉鱼还想再骂几句,却感到自己脖子上冰冰凉凉的,他伸手一摸,发现自己颈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了几团头发,他条件反射的抬头看去,被窗户外面的景象吓了一个哆嗦。

    只见窗户的上方,紧紧的贴着一张惨白的脸,那脸被栅栏拦在外面,用那双黑洞洞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死死盯着周嘉鱼。而它脑后的头发,却不知何时顺着栅栏往里面延伸,已经缠绕上了周嘉鱼的颈项。

    周嘉鱼赶紧连滚带爬的往里面走了几步,用手把缠绕在自己颈项上的头发给薅了下来。这要是他再反应慢一点,他怀疑自己会被直接勒住脖子。

    那东西体型似乎很大,长着张人脸,它半蹲在窗户外面,歪着脸不断的想要从栅栏里挤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