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失魂
    随着温度越来越低, 年味也浓了起来。

    沈暮四招呼着屋子里的人给整栋楼做了个大扫除, 又贴上了窗花对联,挂好了红色剪纸灯笼,给整栋楼冷清的气氛添了几分热闹。

    周嘉鱼本来想帮忙的,但是其他四人都纷纷表示他只要专心做饭就行, 其他的事全部不用他动手。

    周嘉鱼在心中感叹有一手好的厨艺无论在哪儿似乎都相当有优势。

    年货是周嘉鱼是几人一起出去买的, 本来可以让人送到家里来, 但沈一穷却坚持要出门,说这样年味才够足。沈暮四他们对于沈一穷的各种要求从来都非常的宽容, 见他坚持便也同意了。

    于是沈一穷开车带着周嘉鱼去采买年货。

    周嘉鱼刚坐上车时还没反应过来,等着沈一穷坐上驾驶座点了火, 他才猛然惊觉:“沈一穷, 你不是没满十八么?有驾照了?”

    沈一穷很直白的说:“没有啊。”

    周嘉鱼:“那……”

    沈一穷说:“你有啊?”

    周嘉鱼说:“我……也没有。”他的确没有驾照。

    得到了周嘉鱼的回答, 沈一穷心满意足的踩下了油门,一车飚了出去。

    接下来的一路上周嘉鱼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半路出来个交警把沈一穷给带走了。现在无照驾驶按照现在的法律还得拘留个十几天,十几天之后年都过了, 还买个屁的年货。

    不过沈一穷的车技倒是还不错的,开的相当稳,信誓旦旦的说他其实早就会开车了,只是年龄没到拿不到驾照。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啥。

    买年货的地方是个大市场, 里面的东西几乎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沈一穷撒欢似得花钱,买了一大堆有用的没用的, 看得周嘉鱼目瞪口呆。

    最后沈一穷要求买泡泡水的时候周嘉鱼实在是没忍住,说家里又没有孩子,你买这个做什么?

    沈一穷睁大眼睛:“怎么没孩子了?那纸人不是咱们的孩子吗?”

    周嘉鱼:“……”咱……们……孩子?沈一穷真把自己当干爹了啊。

    沈一穷说:“幼教这事情马虎不得,你瞅瞅,要是不小心养成徐惊火手里的那种不懂事的纸人,岂不是你天天睡觉起来都能看见它提着吧大砍刀站在你床头。”

    这句话导致周嘉鱼又想起了某些充满阴影的记忆,他息声了。

    没了周嘉鱼的阻止,沈一穷买的更加欢脱,把整个车的后备箱和后座全部装满,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周嘉鱼还是第一次买年货买成这样,本来以为到家之后沈暮四他们会说说沈一穷。哪知道他们却像是习惯了似得,很认命的把沈一穷买的那些东西往屋子里搬。沈一穷则拿着他的泡泡水拨浪鼓等等一系列小玩意儿去找小纸人玩去了。

    周嘉鱼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和谐的实在是有点诡异。

    小纸人来这里之后总是和黄鼠狼掐架。一开始还要吃点亏,后面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掐架的技巧,就贴在黄鼠狼的后脑勺上疯狂挠。黄鼠狼手短脚短根本无力反抗,周嘉鱼看着它扭成一朵花儿的样子甚至都怀疑他会不会当场变成人的模样把自己后脑勺上的纸人儿揪下来。

    不过这样有个问题就是,周嘉鱼很麻烦的发现黄鼠狼的后脑勺好像又要被小纸人给撸秃了……但是这事情他没敢告诉小黄,而是悄悄的把小纸人带回房间教育了一下,让它专注其他部位可千万不要再把黄鼠狼撸成地中海,不然黄鼠狼知道之后肯定得原地爆炸。

    过年真是让人太高兴,可以吃想吃的东西,见想见的人。

    除夕前一天林逐水让人送了头羊过来,于是周嘉鱼起了炉灶做了顿羊肉火锅。这羊肉不但新鲜,肉质也很好,周嘉鱼红烧了一些,熬了羊肉汤,还切了羊肉片准备做涮羊肉。

    吃饭的时候林逐水没过来,周嘉鱼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将一些饭菜盛起来,让沈一穷带着他过去给林逐水送饭。

    沈一穷说:“哇,这还是我第一次给先生送饭呢。”

    周嘉鱼道:“你们以前都没送过?”

    沈一穷闻言表情有些痛苦,他说:“你觉得,我把自己做的食物送给先生,他是会爱我还是恨我?”

    周嘉鱼:“……”很有道理。

    沈一穷很哲学的说:“有些东西,给予反而是对对方更大的折磨。”

    周嘉鱼回忆了一下沈一穷做的面条的味道,居然觉得折磨这个词用得相当精妙。

    到了林逐水住的地方,周嘉鱼敲了敲门。片刻后,门开了,露出林逐水显得有些冷淡的脸:“嗯?”

    周嘉鱼赶紧把自己手上放满了饭菜的篮子递上去,说:“先生,我把您送来的羊肉做好了,见您没过来,就给您拿了些过来。”

    林逐水接过篮子,点头:“回去吧。”

    周嘉鱼说:“嗯……”他其实还有些想说的话,可最后还是憋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

    晚饭的羊肉大餐,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那羊肉又嫩又鲜,无论怎么做味道都特别的好。涮羊肉是最合周嘉鱼口味的,薄薄的羊肉片一烫就熟了,再沾点芝麻酱,放进嘴里满口都是羊肉独有的鲜味,咀嚼起来也不塞牙,肉质柔韧又有弹性。

    一头羊出的肉足足有三十多斤,他们从七点吃到晚上十点,竟是解决的差不多。黄鼠狼也分到了一杯羹,在旁边很满足的啃着大骨头,小纸人儿则趴在周嘉鱼胸前的口袋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周嘉鱼浑身上下都热乎乎,脸颊上也泛起绯色,他喝了些酒,有些微醺,傻呵呵的笑着。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他很满足,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奢求。

    除夕那天,周嘉鱼包了饺子,林逐水晚上过来和他们一起吃了饭,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播放着热热闹闹的春晚节目。

    周嘉鱼怀里抱着黄鼠狼,身边坐着林逐水,他又嗅到了一股类似于檀香的气息,这香气很淡,周嘉鱼知道是从林逐水身上传出来的。这气味让周嘉鱼觉得格外的安心,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要更靠近林逐水一点。

    “走,出去放鞭炮吧!”沈一穷提议,“我还买了不少烟花呢。”

    “走啊,”沈二白最先站起来。

    于是一行人往外走着,周嘉鱼和林逐水走在最后。天空中飘洒着雪花,落在肌肤上有些凉凉的感觉,周围充斥着说话声,笑声,热闹极了。

    “初三有个庙会。”站在周嘉鱼身边的林逐水忽的开口,“一起去吧。”

    周嘉鱼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停顿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激动得不了:“好啊!”

    林逐水点点头。

    “哇,这是先生第一次约我出去耶。”周嘉鱼高兴的要命,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和脑子里的祭八说,“天啊,我好高兴!”

    祭八道:“恭喜你啊!”

    周嘉鱼直傻乐。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赶走了年兽,夜空中绽开的烟花,祈愿着新的一年的美好。

    初一,是祭祀的日子。

    早晨,林家的人早早的过来了,其中自然也有林珀,周嘉鱼吃完早饭之后才知道他们今天早晨得到山上去祭祖。

    林逐水却像是兴致不高的样子,一路上表情都很冷漠。

    林家的墓园是私人的,里面埋葬的全是林氏族人。墓园无论是环境还是风水,都是极好的,周嘉鱼一进去看到墓地里荡着一丝丝瑞气。这瑞气虽然淡但能在墓地出现也不是个普通的现象。

    林逐水上了香,便站在旁边,让剩下的徒弟一一对着祖宗磕头。

    周嘉鱼站在后面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到现在林逐水都没有明确他徒弟的身份,他不知道什么祭拜方式比较合适自己……正在这么想着,林逐水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扬起下巴,对着周嘉鱼道:“去吧,给师祖磕几个头。”

    周嘉鱼赶紧道好,从林珀手里领了香,也恭恭敬敬上前的磕了几个头。站在旁边的林珀看周嘉鱼的眼神有点复杂,周嘉鱼也说不出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但他明确的看出了里面有点压抑着的嫉妒……

    嗯,能被林家掌门人嫉妒,也算是种本事吧,周嘉鱼这么安慰自己。

    林家是风水大家,祭祀的的方式却格外的简单,无非是子孙们上几炷香,摆放些祭品。林家嫡系旁系林林总总加起来两百多人,一上午就搞定了。

    午饭墓地这边已经备好,看起来相当的讲究,有些菜周嘉鱼都吃不出原材料。

    但无论外面的菜肴做的再精致,林逐水都是不太给面子的,这次周嘉鱼稍微注意了一下,发现他就只动了一筷子,而且就只夹了一颗面前的芦笋——看起来是敷衍都懒得敷衍。

    林珀的态度和之前也有些不同,他似乎知道林逐水的心情不好,说话非常的小心。林逐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表情冷漠的吓人。

    沈一穷今天也一反常态十分安静,上饭桌上都没敢唠嗑,把头埋在碗里吃着东西。

    这些异样,在下午的时候周嘉鱼才明白了原因。

    他们提前离开了墓地,林逐水却没有上车。

    “先生呢?”周嘉鱼压低声音问了句。

    沈一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车驶出了墓地,他才说:“先生去看师爷和师奶了。”

    周嘉鱼呆了片刻:“他们都……”

    沈一穷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沈一穷断断续续的讲了关于林逐水父母的事。据说两人门当户对,都是风水大家,初次见面便一见钟情,喜结联姻。

    而林逐水出生之后,两人的感情更加得到了升华,这种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林逐水的至阳之体逐渐显现出来。风水这行,最怕的便是阴私之物,因此至阳之体,在这行通常都会有极高的造诣。虽然这种体质会扰乱罗盘,但只要学会了九宫飞星之法,用手指掐算便可脱离罗盘的限制。但这种体质,却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便是短寿。

    沈一穷说:“当时业内盛传,林家祖宗为先生算了命格,说他活不过十八,所有人都信了,只是不知道先生的父母到底做了什么,竟是真的为先生逆天改命,让先生熬过了十八那个坎儿。”

    周嘉鱼听得有些难过。

    沈一穷叹着气,眉宇间也少有的出现了写忧愁的味道:“但是逆天改命终究是有违天道的,他们两人不久后就因为意外双双身亡,留下了年仅八岁的先生……”

    八岁,即便是林逐水这样的天才,也不过是个小小少年而已。突然痛失双亲,想来肯定是深受打击。

    “这事儿好像和林家也有关系。”沈一穷道,“所以先生不久之后就搬出了林宅,自立门户了。”

    周嘉鱼之前就一直觉得林逐水和林珀两人的关系有些怪怪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在里面。

    “所以每年祭祖之后,先生的心情都不好。”沈一穷缩在座位上,无精打采的。

    周嘉鱼感觉自己好像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有些怅然,嘴上念叨着:“那晚上回去我多做点先生喜欢吃的菜吧。”

    当天晚上周嘉鱼花了些力气,做满了一桌子的菜,等着林逐水回来。

    大约是看出他的忐忑有些心情,沈暮四好心的说:“别担心,先生肯定回来的,就是时间要晚一些,咱们再等等好了。”

    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谢。

    “先生每年这天心情都不好。”沈二白安慰,“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能做这顿饭挺好的,别想太多。”

    剩下的两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果然说的没错,晚上八点左右,林逐水才到家。听到门口的车声,周嘉鱼和沈一穷往外面跑去,屁股后面跟了只黄鼠狼和死皮赖脸非要骑在黄鼠狼后背上的小纸人。

    看着他们的背影,沈暮四笑道:“周嘉鱼来了,屋子里倒是多了几分人气儿。”

    沈朝三平时一直听沉默的,听了沈暮四这话,颇有深意的道了句:“只有屋子?”

    两人目光相接,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想要说的。

    “应该是好事吧。”沈暮四小声自语。

    几分钟,林逐水坐上了饭桌,几人开餐。和中午相比,他的胃口显然好多了,甚至还加了两次饭。

    屋子里的其他五人看在眼里,都挺高兴的。

    林逐水是个强大的人,也正因如此,当他遇到了些事情时,反而让旁人无从安慰。就好像说出怜悯的话语,是对他侮辱一样。

    好在现在多了一个周嘉鱼。

    饭菜很丰盛,吃进胃里,人也跟着暖和了起来,沈一穷说起了初三的庙会,说到时候肯定特别热闹。

    周嘉鱼应着他的话,也对此表示了期待。

    屋子里逐渐又热闹了起来,小纸人不知怎么的又把黄鼠狼给惹毛了,被黄鼠狼揪住一顿猛踩,好在纸人材质特殊,单纯的物理作用很难破坏。不过被欺负之后,它会委委屈屈的爬到周嘉鱼的手臂上,求着安慰。

    周嘉鱼摸摸它的脑袋。

    吃完饭,临走时林逐水对着周嘉鱼说了一声谢谢。

    周嘉鱼受宠若惊,摆着手说先生您太客气了,要不是您,我现在……他话说到这里赶紧住了嘴,因为他发现自己差点又弄混自己的身份。

    林逐水却是勾起嘴角,淡淡的说了句:“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吃香喝辣呢。”

    周嘉鱼:“……”

    沈一穷在旁边说:“对啊,对啊,周嘉鱼,你不知道你多有钱,我的妈呀,你海边别墅都有五六栋,不过现在都没啦,全补偿给受害人了。”

    周嘉鱼除了谢谢,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其他话可以说……

    就像小孩子期待节日那样,周嘉鱼也格外的期待庙会。初三那天,他早早的起了床,把昨晚备好的馒头包子放进蒸笼里,和几人一起吃了早饭。

    庙会的地点在城东头,还没下车,周嘉鱼就听到了鼎沸吵杂的人声。

    几人下了车,随着人.流靠近人庙会的那条街。

    虽然周围到处都是人,但林逐水却依旧非常的醒目,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半长款风衣,露出里面的淡灰色的v领毛衣。衣服遮的并不严,甚至能隐约看到漂亮的锁骨,修长的颈项线条优美,还有颈项中间那微微凸起的喉结,这些部位都在散发着一种极为吸引人眼球的气质。林逐水闭着的眼睛,让他冷淡的气质更加浓厚,可在这冷淡之中,却又透出另一种特别的味道,周嘉鱼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但他注意到,站在林逐水周围很多女孩子,都将眼神若有似无的投到了他的身上。

    周嘉鱼只看了一眼就莫名觉得有点脸颊发热,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好热闹啊。”沈一穷喜欢热闹,一路上都很高兴,“哇,我想吃糖葫芦,你们要不要?”

    其他人纷纷对他表示鄙夷,说那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我不管,我不管,你们得陪我吃!”沈一穷开始耍赖,“来庙会不就是玩游戏吃零食吗?周嘉鱼,来和我一起过来买。”

    他说完,根本没有给周嘉鱼拒绝的机会,硬生生的把他拖走了。

    这里的糖葫芦花样很多,有山楂有草莓还有葡萄猕猴桃的,沈一穷挑了五串,招呼着周嘉鱼走。

    周嘉鱼说:“不给先生买啊?”

    沈一穷惊了:“我倒是想买,你拿给先生吃?”

    周嘉鱼想了想,同意了。

    沈一穷付钱的时候感叹说周嘉鱼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以前那只看见先生就哆哆嗦嗦的小仓鼠去哪儿了。

    周嘉鱼说:“所以以后别叫我罐儿了……”

    沈一穷哈哈大笑,然后拒绝了周嘉鱼的要求。

    其他三个见到周嘉鱼把那穿草莓做的糖葫芦递给林逐水时,都露出了见鬼一样的表情。不过在他们看到林逐水居然真的将糖葫芦接过来之后,简直下巴都要掉了。

    “是草莓的。”周嘉鱼还解释,“我们选了特别饱满的那个,您尝尝味儿吧,不喜欢就给我吃好了。”

    林逐水点点头,张开口咬了一颗。草莓被含进口腔,使得脸颊微微鼓了起来,莫名的给林逐水添了几分可爱。

    当然,林逐水很可爱这想法周嘉鱼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

    “不错。”林逐水把那颗草莓咽下去之后,给了评价,“有点太甜了。”

    周嘉鱼说:“那您还吃吗?”

    林逐水说:“吃。”

    于是几人就亲眼看着林逐水吃掉了一整根糖葫芦。这画面大约是太稀奇,沈一穷好一会儿都没缓过来。

    庙会到处都人山人海,卖东西的,买东西的,演节目的,看节目的,乱七八糟热闹得不得了。

    周嘉鱼还在里面瞧见了个算命的,指给了他们看。

    沈暮四见着那人手里捏着个旗,旗上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大字,乐了:“你们说这人是腥局还是尖局?”

    沈二白随口猜道:“从这人面相上看,十有八.九都是腥局”

    周嘉鱼听得懵懵懂懂,沈一穷在旁边给他解释:“腥和尖都是江湖话,俗语说腥就是骗子手段,用来骗人的,尖儿就是自己有干货,至少读了些这方面的书。”

    周嘉鱼道:“哦!”

    “这江湖骗子啊,都是我们这行的大敌。”沈一穷站在周嘉鱼身边没动,沈二白却朝着那边去了,“要是有点干货还行,如果真的只是靠着江湖手段骗人,这旗子我们得给他折了。”

    周嘉鱼道:“因为他们骗人?”

    沈一穷说:“因为他们把风水卦限的名号毁了。”他们这行,最厌烦的就是骗子,因为那些人打着风水师的旗号,干的却是骗人的勾当。他们辛辛苦苦学艺二十年,却因为这些人干的那些龌蹉事儿被骂骗子,这谁都接受不了。

    沈二白已经到了那人的桌子面前,他直接坐下,道:“师傅,您给我算算呗。”

    那个算命的道:“您想算算什么?”

    沈二白说:“就算算我母亲的事儿吧。”

    算命的道:“借您左手一看。”

    沈二白伸出手去,算命的仔细观摩之后,叹着气说:“您母亲怕是病了一段时间了吧。”

    沈二白道:“您如何知道的?”

    算命的叹道:“您看您眉尖发黑,印堂有白线入鼻,发丝枯黄……这就是家母重病之兆啊。”

    周嘉鱼他们站在不远处听着二人的对话,沈暮四道:“是腥,先生,怎么办?”

    林逐水淡淡道:“让人查清楚之后再处理掉,今天就由他去吧。”

    短短几句话,他们似乎就断定了眼前人骗子的身份。

    周嘉鱼只当是因为那人说的不准,沈一穷却是解释:“你要是母亲没事儿,去算命的第一个问题会是问她如何了么?”

    这倒也是,算命问卦,问的通常都是自己心中挂念的事儿,能问出自己母亲如何,再根据问卦的人年龄进行推算,百分之八十都和病有关。

    “如果算错了呢?”周嘉鱼觉得这事儿也不全部靠谱啊。

    沈暮四道:“算错了就算错了,不收钱就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周嘉鱼若有所思。

    沈二白回来之后对那算卦的很不满意,说这些江湖人的手艺真是越来越粗糙了,想当年这些江湖人还没有没落的时候,那一手袋子金和翻天印的手艺都让人咂舌称赞,现在却得靠瞎蒙。

    周嘉鱼心里全是问题,但又不好意思当十万个为什么,想着还是回去自己翻翻书吧。

    庙会的尽头,是一座供奉着佛珠的大庙。看其间人来人往,便可是这庙定然是香火鼎盛。

    林逐水让他们买了点香烛钱纸,进去拜了拜再出来。

    这会儿正值正午,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周嘉鱼走在人群里,忽的听到有人大声喊了一句他的名字。

    周嘉鱼回头朝着人群里看了看,并没有找到喊他名字的人,但当他回过头去,却发现林逐水他们已经被人流挤到更远的地方了。

    周嘉鱼连忙要过去,有人却拉了拉他的脚,他一低头,看见了一个老太太坐在地上,唉唉的叫着:“好疼啊,好疼啊……”

    周嘉鱼见周围人这么多,这老太太还这么坐着,怕她被人踩踏,于是低下头道:“老太太,您没事儿吧。”

    “扶我起来,好疼啊。”老太太穿着一件花褂子,头上还带着一顶白花儿,虽然穿着有些奇怪,但身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气息。况且此时周围人山人海,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周嘉鱼这么想着,手上一用力,便将老太太扶了起来。

    “老太太,你家里人呢?是脚受伤了吗?”周嘉鱼询问着老太太的伤势。

    那老太太却是不说话,眯着眼睛看着他,周嘉鱼被她这眼神盯的很不舒服,正欲倒退一步,却见她极为迅速的伸出手,在他的背部用力的一拍——周嘉鱼耳边响起了她的声音,她说:“把我孙儿的命——还给我——”

    周嘉鱼浑身剧震,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好像漂浮了起来,周围的环境扭曲变形,他好像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待周嘉鱼缓过来后,他周围吵杂的声音,全部不见了,热闹的庙会街道上空空如也,只有天空上飘着的雪花,沙沙的落在地面上。

    街道上很安静,店铺里还开着门,炸圆子的小摊儿上腾腾的冒着热气,但却没有一个人在。

    周嘉鱼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不知所措的四处观察,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到了一个不太妙的地方。

    “快,周嘉鱼!!”祭八的声音突然响起,“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周嘉鱼被吓一跳,道:“怎么回事儿?”

    祭八道:“先别问了,来不及了,快!!进面前的庙里,躲在佛像底下!!听见什么声儿都别冒头!”

    祭八的声音又尖又急,周嘉鱼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他这种语气了。他听完这话,赶紧跑进了庙前的庙宇。周嘉鱼一进去,就被眼前的佛像吓了一跳,之前庙里的佛像全都慈眉善目,此时这些佛像却全都变了个模样。横眉怒眼的瞪着来人,手里还捏着兵器,其栩栩如生的样子,简直像是下一刻就要从上面跳下来似得。

    佛像底下,有一些布幔制成的隔间,用来防止供奉的水果和贡品,周嘉鱼随便找了一间,就躲了进去。

    “到底怎么了?”周嘉鱼道,“我这事儿在哪?”

    祭八道:“嘘——先别说话,安静!”

    周嘉鱼只好闭嘴。

    哗啦……哗啦……哗啦……在周嘉鱼躲进布幔不久之后,有奇怪的声音响起,像是锁链拖在地上似得。那声音四边八方的传来,很快就靠近了周嘉鱼所在的位置。

    周嘉鱼屏息凝神,透过布幔的缝隙,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外面的景象。那是一个个漂浮在半空中的黑影,说是黑影,倒是更像人类,只是他们的脚都悬浮在半空中,脚踝上戴着黑色的锁链。脸也隐匿在黑暗里,看不清楚模样,就这样缓缓的飘进了庙宇里。

    “你闻到了吗?”有声音道,也不知是哪个黑影说了话。

    “我闻到了。”另一个黑影接话,“这里怎么有活人的味道,而且还那么香……”其中一个影子垂了头,似乎在寻找气息来源。

    这影子就站在周嘉鱼躲的布幔旁边,他一一低头,周嘉鱼便看清楚了他的脸。

    那根本就不是人类的脸,虽然五官和人类相似,但脸上却长满了黄色的毛发,眼睛像狐狸似得眯成了一条线,看不见瞳孔,整张脸颊,僵硬的好像一张诡异的面具,让周嘉鱼看了后背起了一层汗毛。

    “好像就在这儿,就在这儿。”那黑影慢慢的将脸靠近了周嘉鱼缩在的位置,他的脸和周嘉鱼,甚至只隔了一块薄薄的布。周嘉鱼看着他伸出手,那手上也长满了毛,指甲又尖又长,“是在这儿吗?”听到这句话周嘉鱼心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他眼睁睁的看着那手离他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掀起面前的布幔。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布幔的那一刻,嘴里却发出凄惨的叫声:“好疼——好疼——”

    旁边一个黑影道:“你碰祭品做什么!”

    “里面有活人气儿啊。”那黑影道。

    “你蠢吗?活人气儿到了这儿也得变成死人。”他们窸窸窣窣的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隔了一会儿后,才从门口又飘走。

    周嘉鱼这才松了口气,他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道:“祭八,我怎么了?”

    祭八无奈道:“那老太太好像不是人,你被她一巴掌把魂魄从身体里拍出来了……”

    周嘉鱼瞪眼:“这还能把魂儿拍出来?”

    祭八说:“是啊,这要是正常人最多被拍出一魂一魄,随便找个人帮你招招魂儿就解决了,但你这不是情况特殊么?”它说这话的时候,居然也露出愁眉苦脸的表情——周嘉鱼都有点惊奇一只鸟的表情为什么能那么丰富。

    “你本来就不是这具身体的魂魄。”祭八说,“所以也有些不稳定,估计她也没想到,能一巴掌把你的整个魂魄都完整的拍出来……”

    周嘉鱼:“……”他想抽根烟静静,“她说的孙儿是什么意思?”

    祭八道:“谁知道呢,感觉你好像也干掉不少人了。”

    周嘉鱼无话可说。

    “我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着吗?能不能找路回去?”周嘉鱼觉得他绝对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这里是阴间,那些黑影又是什么?”

    “我罐儿耶,你都要死了问题还那么多。”祭八说,“这里不算是正式的阴间,只是一个过渡的地方,你先出来,出来之后去扒点香灰,抹在太阳穴和额头上面,多抹点啊。”

    周嘉鱼左瞧瞧右看看,确定没有人后,赶紧从布幔里跑出来,按照祭八所说的,掏了点香炉里的灰出来。他掏灰的时候总觉得面前这尊佛像在瞪他,搞得他有点不好意思,道歉说:“对不起啊,我就用一点,登上去了我给您多少点香和纸,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也不知是不是周嘉鱼的错觉,他说了这话,看见那佛像的表情居然真的柔和了一些。

    周嘉鱼把自己抹的灰不溜秋,却是在心里叹息,想着这大过年的遇到这事儿真是够倒霉的,也不知道自己这回能不能逃过这次的劫难。

    作者有话要说:  周嘉鱼:想给先生做好吃的。

    林逐水:你过来。

    周嘉鱼:唔……?!

    林逐水:很好吃。

    上章改了个bug,周嘉鱼和沈朝三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修改了一下。

    作者还骑在轮椅上,评论区就已经开上玛莎拉蒂了,你们让我下去,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感谢以下宝宝的地雷□□

    感谢 雪宝宝 的□□x1,地雷x3

    感谢 江年年 的地雷x1,□□x1

    感谢 口口口口口口 的□□x1

    感谢 22105722 的□□x1感谢 萌谁谁便当君 的□□x1感谢 阿离 的□□x1感谢 芝麻糖圆 的地雷x3

    感谢 紫衣 的地雷x3感谢 取名太难了 的地雷x3感谢 喵帕斯?^???^? 的地雷x2

    感谢 aurora 的地雷x2感谢 霍眉眉 的地雷x2感谢 方芳 的地雷x2

    感谢 scorpion:d 的地雷x1感谢 张油纸 的地雷x1

    感谢 汐汐复息息 的地雷x1感谢 白君泽 的地雷x1

    感谢 木木 的地雷x1感谢 summertrain 的地雷x1

    感谢 把你融在我的骨血里 的地雷x1

    感谢 无法忘记的 的地雷x1感谢 蟹黄饺子皮 的地雷x1

    感谢 放鹿青崖 的地雷x1感谢 沫雅 的地雷x1

    感谢 lana 的地雷x1感谢 腐羊羊 的地雷x1

    感谢 谢衣初七 的地雷x1感谢 给你一颗糖 的地雷x1

    感谢 念梓 的地雷x1感谢 433169 的地雷x1感谢 愿1100 的地雷x1

    感谢 傻呆呆 的地雷x1感谢 莫邪-等一场千年雨歇 的地雷x1

    感谢 大总攻子车书白 的地雷x1感谢 我是小霞yh 的地雷x1

    感谢 向未迟 的地雷x1感谢 取名废 的地雷x1

    感谢 白河 的地雷x1感谢 霜降 的地雷x1

    感谢 是九爷不是阿九 的地雷x1感谢 啦啦啦 的地雷x1

    感谢 20668103 的地雷x1感谢 嘛哩嘛哩轰~~ 的地雷x1

    感谢 苏晓 的地雷x1感谢 红鲤溪云 的地雷x1

    感谢 二二 的地雷x1感谢 眉画远山长 的地雷x1

    感谢 颖 的地雷x1感谢 太白氏 的地雷x1

    感谢 藏莺 的地雷x1感谢 木鈴 的地雷x1

    感谢 送你一朵小发发 的地雷x1感谢 独爱大空 的地雷x1

    感谢 阿玄呀 的地雷x1感谢 管狐 的地雷x1

    感谢 demeter 的地雷x1感谢 寒江待舟。 的地雷x1

    感谢 长悦 的地雷x1感谢 绾倾 的地雷x1

    感谢 levelken 的地雷x1感谢 几弨 的地雷x1感谢 咸鱼胖次 的地雷x1

    感谢 吃可爱多长大的栗子 的地雷x1感谢 君修远 的地雷x1

    感谢 好饿 的地雷x1感谢 cp站队好困扰 的地雷x1

    感谢 往作者的大晋江 的地雷x1感谢 維維安娜妖樹 的地雷x1

    感谢 24713050 的地雷x1感谢 江树叶 的地雷x1

    感谢 白银箭羽 的地雷x1感谢 呜哈哈大人 的地雷x1

    感谢 一困大王 的地雷x1感谢 jin 的地雷x1

    感谢 o.o 的地雷x1感谢 失去名字的妖怪 的地雷x1

    感谢 保持微笑 的地雷x1感谢 流晓诺 的地雷x1
为您推荐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