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失魂
    随着温度越来越低, 年味也浓了起来。

    沈暮四招呼着屋子里的人给整栋楼做了个大扫除, 又贴上了窗花对联,挂好了红色剪纸灯笼,给整栋楼冷清的气氛添了几分热闹。

    周嘉鱼本来想帮忙的,但是其他四人都纷纷表示他只要专心做饭就行, 其他的事全部不用他动手。

    周嘉鱼在心中感叹有一手好的厨艺无论在哪儿似乎都相当有优势。

    年货是周嘉鱼是几人一起出去买的, 本来可以让人送到家里来, 但沈一穷却坚持要出门,说这样年味才够足。沈暮四他们对于沈一穷的各种要求从来都非常的宽容, 见他坚持便也同意了。

    于是沈一穷开车带着周嘉鱼去采买年货。

    周嘉鱼刚坐上车时还没反应过来,等着沈一穷坐上驾驶座点了火, 他才猛然惊觉:“沈一穷, 你不是没满十八么?有驾照了?”

    沈一穷很直白的说:“没有啊。”

    周嘉鱼:“那……”

    沈一穷说:“你有啊?”

    周嘉鱼说:“我……也没有。”他的确没有驾照。

    得到了周嘉鱼的回答, 沈一穷心满意足的踩下了油门,一车飚了出去。

    接下来的一路上周嘉鱼都心惊胆战的,生怕半路出来个交警把沈一穷给带走了。现在无照驾驶按照现在的法律还得拘留个十几天,十几天之后年都过了, 还买个屁的年货。

    不过沈一穷的车技倒是还不错的,开的相当稳,信誓旦旦的说他其实早就会开车了,只是年龄没到拿不到驾照。周嘉鱼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啥。

    买年货的地方是个大市场, 里面的东西几乎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沈一穷撒欢似得花钱,买了一大堆有用的没用的, 看得周嘉鱼目瞪口呆。

    最后沈一穷要求买泡泡水的时候周嘉鱼实在是没忍住,说家里又没有孩子,你买这个做什么?

    沈一穷睁大眼睛:“怎么没孩子了?那纸人不是咱们的孩子吗?”

    周嘉鱼:“……”咱……们……孩子?沈一穷真把自己当干爹了啊。

    沈一穷说:“幼教这事情马虎不得,你瞅瞅,要是不小心养成徐惊火手里的那种不懂事的纸人,岂不是你天天睡觉起来都能看见它提着吧大砍刀站在你床头。”

    这句话导致周嘉鱼又想起了某些充满阴影的记忆,他息声了。

    没了周嘉鱼的阻止,沈一穷买的更加欢脱,把整个车的后备箱和后座全部装满,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周嘉鱼还是第一次买年货买成这样,本来以为到家之后沈暮四他们会说说沈一穷。哪知道他们却像是习惯了似得,很认命的把沈一穷买的那些东西往屋子里搬。沈一穷则拿着他的泡泡水拨浪鼓等等一系列小玩意儿去找小纸人玩去了。

    周嘉鱼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气氛和谐的实在是有点诡异。

    小纸人来这里之后总是和黄鼠狼掐架。一开始还要吃点亏,后面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掐架的技巧,就贴在黄鼠狼的后脑勺上疯狂挠。黄鼠狼手短脚短根本无力反抗,周嘉鱼看着它扭成一朵花儿的样子甚至都怀疑他会不会当场变成人的模样把自己后脑勺上的纸人儿揪下来。

    不过这样有个问题就是,周嘉鱼很麻烦的发现黄鼠狼的后脑勺好像又要被小纸人给撸秃了……但是这事情他没敢告诉小黄,而是悄悄的把小纸人带回房间教育了一下,让它专注其他部位可千万不要再把黄鼠狼撸成地中海,不然黄鼠狼知道之后肯定得原地爆炸。

    过年真是让人太高兴,可以吃想吃的东西,见想见的人。

    除夕前一天林逐水让人送了头羊过来,于是周嘉鱼起了炉灶做了顿羊肉火锅。这羊肉不但新鲜,肉质也很好,周嘉鱼红烧了一些,熬了羊肉汤,还切了羊肉片准备做涮羊肉。

    吃饭的时候林逐水没过来,周嘉鱼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将一些饭菜盛起来,让沈一穷带着他过去给林逐水送饭。

    沈一穷说:“哇,这还是我第一次给先生送饭呢。”

    周嘉鱼道:“你们以前都没送过?”

    沈一穷闻言表情有些痛苦,他说:“你觉得,我把自己做的食物送给先生,他是会爱我还是恨我?”

    周嘉鱼:“……”很有道理。

    沈一穷很哲学的说:“有些东西,给予反而是对对方更大的折磨。”

    周嘉鱼回忆了一下沈一穷做的面条的味道,居然觉得折磨这个词用得相当精妙。

    到了林逐水住的地方,周嘉鱼敲了敲门。片刻后,门开了,露出林逐水显得有些冷淡的脸:“嗯?”

    周嘉鱼赶紧把自己手上放满了饭菜的篮子递上去,说:“先生,我把您送来的羊肉做好了,见您没过来,就给您拿了些过来。”

    林逐水接过篮子,点头:“回去吧。”

    周嘉鱼说:“嗯……”他其实还有些想说的话,可最后还是憋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

    晚饭的羊肉大餐,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那羊肉又嫩又鲜,无论怎么做味道都特别的好。涮羊肉是最合周嘉鱼口味的,薄薄的羊肉片一烫就熟了,再沾点芝麻酱,放进嘴里满口都是羊肉独有的鲜味,咀嚼起来也不塞牙,肉质柔韧又有弹性。

    一头羊出的肉足足有三十多斤,他们从七点吃到晚上十点,竟是解决的差不多。黄鼠狼也分到了一杯羹,在旁边很满足的啃着大骨头,小纸人儿则趴在周嘉鱼胸前的口袋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看起来特别可爱。

    周嘉鱼浑身上下都热乎乎,脸颊上也泛起绯色,他喝了些酒,有些微醺,傻呵呵的笑着。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他很满足,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奢求。

    除夕那天,周嘉鱼包了饺子,林逐水晚上过来和他们一起吃了饭,客厅里的电视开着,播放着热热闹闹的春晚节目。

    周嘉鱼怀里抱着黄鼠狼,身边坐着林逐水,他又嗅到了一股类似于檀香的气息,这香气很淡,周嘉鱼知道是从林逐水身上传出来的。这气味让周嘉鱼觉得格外的安心,甚至不由自主的想要更靠近林逐水一点。

    “走,出去放鞭炮吧!”沈一穷提议,“我还买了不少烟花呢。”

    “走啊,”沈二白最先站起来。

    于是一行人往外走着,周嘉鱼和林逐水走在最后。天空中飘洒着雪花,落在肌肤上有些凉凉的感觉,周围充斥着说话声,笑声,热闹极了。

    “初三有个庙会。”站在周嘉鱼身边的林逐水忽的开口,“一起去吧。”

    周嘉鱼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停顿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激动得不了:“好啊!”

    林逐水点点头。

    “哇,这是先生第一次约我出去耶。”周嘉鱼高兴的要命,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和脑子里的祭八说,“天啊,我好高兴!”

    祭八道:“恭喜你啊!”

    周嘉鱼直傻乐。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赶走了年兽,夜空中绽开的烟花,祈愿着新的一年的美好。

    初一,是祭祀的日子。

    早晨,林家的人早早的过来了,其中自然也有林珀,周嘉鱼吃完早饭之后才知道他们今天早晨得到山上去祭祖。

    林逐水却像是兴致不高的样子,一路上表情都很冷漠。

    林家的墓园是私人的,里面埋葬的全是林氏族人。墓园无论是环境还是风水,都是极好的,周嘉鱼一进去看到墓地里荡着一丝丝瑞气。这瑞气虽然淡但能在墓地出现也不是个普通的现象。

    林逐水上了香,便站在旁边,让剩下的徒弟一一对着祖宗磕头。

    周嘉鱼站在后面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到现在林逐水都没有明确他徒弟的身份,他不知道什么祭拜方式比较合适自己……正在这么想着,林逐水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扬起下巴,对着周嘉鱼道:“去吧,给师祖磕几个头。”

    周嘉鱼赶紧道好,从林珀手里领了香,也恭恭敬敬上前的磕了几个头。站在旁边的林珀看周嘉鱼的眼神有点复杂,周嘉鱼也说不出那到底是种什么感觉,但他明确的看出了里面有点压抑着的嫉妒……

    嗯,能被林家掌门人嫉妒,也算是种本事吧,周嘉鱼这么安慰自己。

    林家是风水大家,祭祀的的方式却格外的简单,无非是子孙们上几炷香,摆放些祭品。林家嫡系旁系林林总总加起来两百多人,一上午就搞定了。

    午饭墓地这边已经备好,看起来相当的讲究,有些菜周嘉鱼都吃不出原材料。

    但无论外面的菜肴做的再精致,林逐水都是不太给面子的,这次周嘉鱼稍微注意了一下,发现他就只动了一筷子,而且就只夹了一颗面前的芦笋——看起来是敷衍都懒得敷衍。

    林珀的态度和之前也有些不同,他似乎知道林逐水的心情不好,说话非常的小心。林逐水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表情冷漠的吓人。

    沈一穷今天也一反常态十分安静,上饭桌上都没敢唠嗑,把头埋在碗里吃着东西。

    这些异样,在下午的时候周嘉鱼才明白了原因。

    他们提前离开了墓地,林逐水却没有上车。

    “先生呢?”周嘉鱼压低声音问了句。

    沈一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车驶出了墓地,他才说:“先生去看师爷和师奶了。”

    周嘉鱼呆了片刻:“他们都……”

    沈一穷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沈一穷断断续续的讲了关于林逐水父母的事。据说两人门当户对,都是风水大家,初次见面便一见钟情,喜结联姻。

    而林逐水出生之后,两人的感情更加得到了升华,这种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林逐水的至阳之体逐渐显现出来。风水这行,最怕的便是阴私之物,因此至阳之体,在这行通常都会有极高的造诣。虽然这种体质会扰乱罗盘,但只要学会了九宫飞星之法,用手指掐算便可脱离罗盘的限制。但这种体质,却有一个极大的缺陷,便是短寿。

    沈一穷说:“当时业内盛传,林家祖宗为先生算了命格,说他活不过十八,所有人都信了,只是不知道先生的父母到底做了什么,竟是真的为先生逆天改命,让先生熬过了十八那个坎儿。”

    周嘉鱼听得有些难过。

    沈一穷叹着气,眉宇间也少有的出现了写忧愁的味道:“但是逆天改命终究是有违天道的,他们两人不久后就因为意外双双身亡,留下了年仅八岁的先生……”

    八岁,即便是林逐水这样的天才,也不过是个小小少年而已。突然痛失双亲,想来肯定是深受打击。

    “这事儿好像和林家也有关系。”沈一穷道,“所以先生不久之后就搬出了林宅,自立门户了。”

    周嘉鱼之前就一直觉得林逐水和林珀两人的关系有些怪怪的,没想到还有这么一茬在里面。

    “所以每年祭祖之后,先生的心情都不好。”沈一穷缩在座位上,无精打采的。

    周嘉鱼感觉自己好像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心里有些怅然,嘴上念叨着:“那晚上回去我多做点先生喜欢吃的菜吧。”

    当天晚上周嘉鱼花了些力气,做满了一桌子的菜,等着林逐水回来。

    大约是看出他的忐忑有些心情,沈暮四好心的说:“别担心,先生肯定回来的,就是时间要晚一些,咱们再等等好了。”

    周嘉鱼有点不好意思的道谢。

    “先生每年这天心情都不好。”沈二白安慰,“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能做这顿饭挺好的,别想太多。”

    剩下的两人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果然说的没错,晚上八点左右,林逐水才到家。听到门口的车声,周嘉鱼和沈一穷往外面跑去,屁股后面跟了只黄鼠狼和死皮赖脸非要骑在黄鼠狼后背上的小纸人。

    看着他们的背影,沈暮四笑道:“周嘉鱼来了,屋子里倒是多了几分人气儿。”

    沈朝三平时一直听沉默的,听了沈暮四这话,颇有深意的道了句:“只有屋子?”

    两人目光相接,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自己想要说的。

    “应该是好事吧。”沈暮四小声自语。

    几分钟,林逐水坐上了饭桌,几人开餐。和中午相比,他的胃口显然好多了,甚至还加了两次饭。

    屋子里的其他五人看在眼里,都挺高兴的。

    林逐水是个强大的人,也正因如此,当他遇到了些事情时,反而让旁人无从安慰。就好像说出怜悯的话语,是对他侮辱一样。

    好在现在多了一个周嘉鱼。

    饭菜很丰盛,吃进胃里,人也跟着暖和了起来,沈一穷说起了初三的庙会,说到时候肯定特别热闹。

    周嘉鱼应着他的话,也对此表示了期待。

    屋子里逐渐又热闹了起来,小纸人不知怎么的又把黄鼠狼给惹毛了,被黄鼠狼揪住一顿猛踩,好在纸人材质特殊,单纯的物理作用很难破坏。不过被欺负之后,它会委委屈屈的爬到周嘉鱼的手臂上,求着安慰。

    周嘉鱼摸摸它的脑袋。

    吃完饭,临走时林逐水对着周嘉鱼说了一声谢谢。

    周嘉鱼受宠若惊,摆着手说先生您太客气了,要不是您,我现在……他话说到这里赶紧住了嘴,因为他发现自己差点又弄混自己的身份。

    林逐水却是勾起嘴角,淡淡的说了句:“要不是我,你现在还在吃香喝辣呢。”

    周嘉鱼:“……”

    沈一穷在旁边说:“对啊,对啊,周嘉鱼,你不知道你多有钱,我的妈呀,你海边别墅都有五六栋,不过现在都没啦,全补偿给受害人了。”

    周嘉鱼除了谢谢,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其他话可以说……

    就像小孩子期待节日那样,周嘉鱼也格外的期待庙会。初三那天,他早早的起了床,把昨晚备好的馒头包子放进蒸笼里,和几人一起吃了早饭。

    庙会的地点在城东头,还没下车,周嘉鱼就听到了鼎沸吵杂的人声。

    几人下了车,随着人.流靠近人庙会的那条街。

    虽然周围到处都是人,但林逐水却依旧非常的醒目,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半长款风衣,露出里面的淡灰色的v领毛衣。衣服遮的并不严,甚至能隐约看到漂亮的锁骨,修长的颈项线条优美,还有颈项中间那微微凸起的喉结,这些部位都在散发着一种极为吸引人眼球的气质。林逐水闭着的眼睛,让他冷淡的气质更加浓厚,可在这冷淡之中,却又透出另一种特别的味道,周嘉鱼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但他注意到,站在林逐水周围很多女孩子,都将眼神若有似无的投到了他的身上。

    周嘉鱼只看了一眼就莫名觉得有点脸颊发热,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好热闹啊。”沈一穷喜欢热闹,一路上都很高兴,“哇,我想吃糖葫芦,你们要不要?”

    其他人纷纷对他表示鄙夷,说那是小孩子吃的东西。

    “我不管,我不管,你们得陪我吃!”沈一穷开始耍赖,“来庙会不就是玩游戏吃零食吗?周嘉鱼,来和我一起过来买。”

    他说完,根本没有给周嘉鱼拒绝的机会,硬生生的把他拖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